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个极其特殊的家庭。它的长期成员只有两个人——退休的话剧团灯光师老段和儿媳——25岁的话剧团青年演员多多。多多是22岁嫁入段家的。结婚第二年,丈夫少刚就开始了漫长的留洋之旅,成了这个家中总是来去匆匆的“过客”。多多与少刚的婚姻更象“恋爱”,老段更象同一屋檐下的室友和哥们。

  老段与多多默契的生活着。一辈子在事业上毫无建树的老段却在生活里显现着他独有的达观与乐派,从不排斥现代玩意的老段与多多出奇的合拍——两人轮流“值日”,轮流做饭,奖惩有章。在老段与多多的生活里,有两个人是不得不说的。一个就是“仇虎”,“仇虎”,是多多与老段的生活里,每每第一个就会想到的“免费长工”。第二个就是邻居王大妈了。这个被多多和老段背后叫做“小喇叭”的王大妈,其实一直暗恋着老段。老段却对王大妈不感兴趣。多多是个思想现代,行为保守的女孩儿。与少刚的结婚、恋爱是她内心引以为豪的一页。

  平静的生活以少刚的归来被打破了。少刚是悄悄回到北京而未告诉多多的。接到儿子电话的老段来到了儿子住处,却发现,少刚已有了外遇。多多察觉了少刚的外遇。深夜无法入睡。多多平静的告诉公公,嫁给少刚是自己当初的骄傲,自己是不会因为一个外遇的女人而放弃经营多年的这份骄傲的。 老段与多多不谋而合的决定捣毁少刚的婚外恋。多多找到了少刚追求的女人,却发现自己的爱情原来那么轻如纸片。话剧团开始了最后一次低价公费资助买房。多多知道与儿子不再联系的老段拿不出钱来,多多找到做副导演的“仇虎”,求他帮自己和老段找些小角色在半年之内攒足缺少的3万块钱。夜戏现场的角落。多多告诉老段,自己昨天已经在离婚书上签字了,现在已经不是他儿媳妇了。多多被“仇虎”告之演一戏份贯穿的、旧上海的放荡女性,报酬优厚。难以放开的多多不断遭到批评。前来巡视的投资人纪晓东通知导演换掉多多。多多追上了纪晓东,恳求却遭到了回绝。多多愤怒的换下戏装,却被通知可以再试一次。多多告诉老段,剧组跟自己签约了。可以去交预房子订金了。老段写了一个借条,多多惊讶发现老段居然写的是30万。拍摄现场,多多和老段看见与投资人纪晓东一起前来的广告商代表竟是少刚。多多的戏拍完了。房子下来了。老段发现那个纪晓东也正式开始“接近”多多了。老段警告多多小心“那小子”。与纪晓东渐生情感的多多终于鼓足勇气,告诉纪晓东自己与少刚曾经的婚姻。“仇虎”召集朋友要给多多设宴。赶到饭店的多多却看见纪晓东坐在那里,误以为纪晓东是在等待自己,坐在了晓东面前。对话在尴尬中进行。“仇虎”提着蛋糕率众出现,多多发觉纪晓东的蛋糕不是为她准备的,跟随“仇虎”坐到远处的多多懊恼的看见姗姗来迟的女孩儿惊喜的打开了纪晓东的生日蛋糕。

  多多的离婚还是在院子里迅速传开了。多多难过的告诉老段,自己该离开这个家了。“仇虎”为多多找到了一个出租房。多多告诉老段,估计不出半年就可以搬出出租屋,嫁入大房子了。与纪晓东又一次戏剧性的意外相见,让多多的爱情似乎重见了阳光。老段再次将新房子的钥匙交给多多,对多多谎称少刚已给自己买了房子,自己要搬到少刚那里去了,房子归多多了。多多与老段又恢复了见面。知道多多感情挫折的老段找到纪晓东,纪晓东一丝动容。多多与纪晓东的情感渐入了佳境。王大妈的登门拜访,令多多惊讶。王大妈求多多告诉自己老段的地址,多多给少刚打去电话,发现少刚并不知道老段的去向。见面的日子,多多尾随着老段,看着苍老的老段蹒跚走进的大门竟是养老院。多多难过的叫了一声“爸——”,老段回过头来。纪晓东愤怒的质问多多,究竟跟自己隐瞒了多少事情?多多哑然。纪晓东愤怒离去。养老院给多多打来电话,告之老段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新家内,多多重新写好了奖惩章程摆在了老段面前,并依据章程让老段立即开始做饭。——曾经的生活似乎重回,偷着躲进厨房的老段老泪纵横。告诉她,不管他在不在,多多都一定要保证得到幸福。

  卡拉OK,多多拿着麦克告诉老段,自己答应老段要求。高兴的老段却感觉到了不适,借口上厕所离开座位的老段一头栽倒在地。医院,多多含着眼泪看着老段醒来。老段虚弱的伸出小拇指,知道老段是要自己保证永不停歇的多多伸出手,与老段拉勾。老段满意的昏昏睡去。……

  老段是在一个鸟声啼叫的早晨离去的。……

  家中,多多接了一部电视剧,要离开北京了,房子的钥匙交给了物业,往事一幕幕的回映。多多拿起桌角上摆放的那张自己的照片,却发现相框后面露出了一个信角,多多打开相框,信封上写着“闺女,别忘了这个”。多多拆开信封,里面是老段写给多多的那张30万的借条。多多似乎依稀看见那个时候老段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多多潸然泪下。

  一年以后,重回北京的多多来到饭店,再次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纪晓东。纪晓东的面前再次摆了一大个的生日蛋糕。两人尴尬的目光相遇。多多告诉纪晓东,以自己的眼光他并不合格。纪晓东同样凑近了多多,告之“可他觉得我合格”。多多气恼的告之, 纪晓东真情流露的告之“我说的‘他’是——你爸”

  多多的眼睛蓦然湿润了,泪水滑落了多多的面庞。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这是一个特殊的家庭,它的长期成员只有两人,儿媳妇多多与老公公老段。两人同在话剧团工作,多多是团里年轻的小演员,老段则是团里退休的灯光师。儿子的出国,家中只剩下了原本生疏的两人,三年的共同生活,使多多与老段建立起了既象哥们,又象父女的关系。

  在他们的生活里,有两个人是至关重要的,一是“仇虎”,二是王大妈。仇虎是两人话剧的同事,当初追求过多多,现在成了老段和多多的免费长工。王大妈是多多与老段在宿舍大院的死对头,不过,谁都知道,王大妈是暗恋老段的,但是老段却对王大妈毫无感觉。

  这一天,一只老鼠入侵了家中,仇虎错抱了王大妈的猫,致使老段与多多躲到公园,苦恼该如何将猫还回去?多多硬着头皮去找孙秀梅帮忙。孙秀梅是多多后爸的孩子,与多多从小宿敌。孙秀梅借机奚落多多与少刚名不符实的婚姻。多多告诉老段,自己正是因为孙秀梅,才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家的,——才觉得现在的家,才是自己的家。

  多多偷喝了王大妈送给老段的鸡汤,气得老段“训斥”了多多。委屈的多多给少刚打去国际长途。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少刚此时正在国内,正在郁闷的看着电脑,被美国的同事告之,多多刚刚给他打过电话,“追查”他的行踪。街头,多多惊讶的发现了少刚的身影。不敢相信的多多释然的笑了。

第二集

  多多再次将路人当做了少刚,仇虎气恼的数落多多,说他真看不出少刚哪儿好啊?

  少刚给老段打来电话,老段惊讶得知少刚已经回国,可让老段惊讶的是,少刚并不打算让多多知道他的回国。不安的老段找到了儿子的公寓,竟然发现了女人的痕迹,少刚告诉老段,自己打算离婚,因为自己觉得跟多多的婚姻,不过是一种少年的冲动,三年的出国使原本并没有太多共同语言的两人,更加陌生。

  老段愤怒的打了儿子一个耳光。思念少刚的多多报名参加了英语补习班,内心歉疚的老段带多多去外吃饭,两人竟再次碰见了少刚。老段却对多多谎称,是多多看花了眼。再次面对了儿子,为多多求儿子回家。内心郁闷的老段与王大妈等发生了争吵,前来帮忙的多多与老段受到了居委会和单位的批评。

  老段终于告之多多,少刚已经回来,却将少刚的“外遇”隐瞒了下来。夜,公寓楼道内,少刚走来,惊讶发现,多多正咧嘴笑着,等待着他。多多的突然“袭击”中发现了女性的痕迹。少刚承认自己是回来离婚的,不过,自己并没有做出对不起多多的事情。

  清晨,多多与老段面对。多多哭泣的质问老段,是不是老段早知道了?多多委屈的告诉老段,自己一直把老段当做最好的朋友,在自己的内心,老段就是自己的爸爸。

第三集

  好友心如鼓动多多不要马上离婚,要给少刚点教训。仇虎突然来电话告之,正看见老段大马路上跟踪一“大姑娘”,预感到老段是在跟踪少刚“外遇”的多多连忙赶到。

  多多惊讶的发现,少刚的“外遇”竟然是孙秀梅。多多愤怒的告诉少刚,自己是绝不会离婚的。少刚惊讶得知,自己在QQ上认识的女孩儿海伦,竟然就是多多后爸的孩子——孙秀梅。老段找到孙秀梅,求她放过自己的儿子,因为儿子已经结婚了,孙秀梅气恼的告诉面前的倔老头儿,那他应该去找他的儿子谈谈。

  家中,老段与多多沉默的打着游戏机。多多告诉老段,自己绝不会离婚的。多多找到了孙秀梅,却发现自己的爱情原来轻如纸片。湖边,多多难过的告诉老段,自己打算离婚了。多多跟老段约定,老段以后就是自己的爸爸,自己等老段死了再结婚。两人潸然泪下。

  邻居知道了少刚的回国,老段开始了不安。女友心如力求多多离婚索要钱或房子,提醒她,离婚以后,多多就不再有家了,就不能再跟老段住在一个屋檐之下了。

  多多和老段不得不面对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多多的离婚,会让他们再也不可能象父女般相处,多多将面临再一次无家可归。两人决定瞒过邻居,继续同一屋檐下的生活。

  多多意外的在仇虎处得知,老段竟向仇虎借钱。

第四集

  原来,为了让多多还可以住在家里,避免邻居的议论,老段决心在郊区买房。多多告诉老段,不必为自己搬家,老段谎称自己也想住住新房子了。为了尽快还钱,多多求助在摄制组做副导演的仇虎,与老段一起开始给电视剧跑龙套。

  多多告诉老段,自己已经在离婚书上签字了,老段潸然泪下。

  仇虎为多多争取到一个角色,谁知找不到感觉的多多被投资人纪晓东决意换掉。

  一心还钱的多多求纪晓东再给自己一次机。纪晓东拒绝。多多愤怒的说纪晓东无知,纪晓东琢磨的看向多多倔强的背影。多多被通知纪晓东同意留下了她。家中,多多高兴告诉老段,可以还仇虎钱了。老段写下一张“借”条,告诉多多,有一天自己不在了,让多多拿着借条找少刚,留下房子,多多触动。

  多多高兴的带着老段一起前来演戏,却惊异的发现,少刚竟然做为广告商,被纪晓东请来看她演戏。少刚目睹的一幕正是,老段扮演的老仆人带着多多去见初恋情人。而多多按剧中要求要与“初恋情人”拥吻。走廊,少刚醋意的与多多发生了争吵,多多气恼的提醒少刚,自己已经跟他离婚了。老段为儿子的醋意欣喜不已,觉得儿子可能要回头了。老段好心情的在院子里逮着了一只麻雀,并为麻雀取名多多。多多奇怪的看着老段“莫名其妙”的喜悦。

第五集

  多多被通知主演杨欢欢要请客。原来,杨欢欢正在追求纪晓东。卡拉OK内,杨欢欢已经几分醉意,多多跟心如耳语,告之想偷偷溜掉回家。

  卡拉OK内,百无聊赖的多多给老段打去电话,求老段帮自己撒谎,让老段给她打电话谎称家中有事,老段却不肯,告诉多多,多多只有多接触外面,才能跟上时代。多多郁闷的挂了电话,抬头看见了卡拉OK内的游戏厅,却意外发现纪晓东也躲到了这里。玩得忘了时间的多多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聚会已经结束了。多多搭乘了纪晓东的车。车子坏在了半路,等待求援的纪晓东与多多就这样聊了一夜。清晨,纪晓东送回了多多,多多告诉纪晓东“除了我爸,还没人愿意听我聊呢”。纪晓东笑着看向多多的背影。

  老段的麻雀“多多”被王大妈的猫吃了。原因是,好心情的老段自己招来了王大妈的猫,孩子气的希望给麻雀“多多”介绍个玩伴,却转眼之间发现猫嘴上挂上了鸟毛。

  为给老段出气,多多再次招来了王大妈的猫。王大妈愤怒的找上门来,原来多多将猫放进了鸟笼示众。与王大妈发生口角的老段,赌气的说出了即将搬家。

  多多赶到剧组,得知杨欢欢正为昨夜纪晓东的神秘失踪大闹剧组,听说杨欢欢追查的是一跟落在纪晓东车上的头发,多多在发廊内决心给自己的头发“来点儿颜色”。

第六集

  改变了头发的多多自鸣得意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却发现纪晓东正在家路口等待自己。

  王大妈为老段即离去伤心不已。多多拒绝了纪晓东共进晚餐的邀请,老段却看出了纪晓东这小子没按“好心”,多多逆反的当着老段的面,给纪晓东打去电话,告诉他,自己答应跟他去吃饭了。多多求纪晓东,不要告诉别人——昨夜是跟多多在车上呆了一宿,因为剧组只付了首付,自己不想剩下的钱因为杨欢欢而打了水飘。

  老段依旧在路口等待晚归的多多,却发现纪晓东正送多多回来。老段偷偷的望向院门口的两人。纪晓东向多多提起了少刚,以为少刚仅仅是多多前男友,纪晓东提出想与多多交朋友。因少刚而自卑的多多警告纪晓东,要想得到少刚的广告赞助,最好离自己远点儿。纪晓东哑然失笑。老段偷眼看着纪晓东的车略过了自己的身边,一丝忧郁爬上了面庞。

  拍摄现场,纪晓东再次前来,多多有意避开纪晓东,以免让杨欢欢误会,纪晓东却故意在大家面前接近多多,并当众说出那天晚上是跟多多一起在车上过了一个晚上。多多愤怒的让纪晓东去跟大家解释,两人不欢而散。

  老段跟儿子见面,故意在少刚面前提及多多的优点,并有意告之纪晓东正在追求多多,少刚惊讶的望向父亲,老段一脸得意的看着儿子“吃醋”的反应,盼望着儿子能就此回头。

第七集

  少刚截住多多,告诉多多,他怀疑父亲是受他们离婚的刺激不太正常。得知少刚是依照“纪晓东在追求多多”的证据而推断出老段“不正常”结论,多多气恼的告诉少刚,纪晓东是在追求自己,并谎称纪晓东对自己好着呢。邻居路过,不愿意让人知道已离婚的多多连忙假装对少刚体贴有加,少刚在多多假意的体贴中竟然感觉到一丝让人留恋的温暖恍惚。

  杨欢欢告诉多多,她已知道广告赞助商段少刚是多多的男朋友,自己为过去的不礼貌道歉,并故意告诉多多——纪晓东已经接受了少刚的赞助。蓦然间失落的多多呆呆的坐在商场的沙发上,却再次遇到纪晓东。孙秀梅出现,纪晓东惊讶得知两人竟是“姐妹”。纪晓东故意在多多面前夸奖孙秀梅,多多气恼离去。家中,多多低落,老段告诉多多不必改变自己,不必羡慕孙秀梅,多多触动,多多让老段答应自己一定要活到100岁。

  化妆间,多多听见杨欢欢正在打电话质问纪晓东——昨天是不是跟一个叫孙秀梅的在一起?多多愕然。母亲给多多打来电话,告诉她弟弟孙雷雷即将来多多所在城市来玩儿,多多同时得知,母亲竟每年都能受到“她”给家里邮的钱。

  家中,老段承认是自己替多多给家邮的,多多气恼告诉老段,自从母亲改嫁孙家,自己早就没有家了。老段劝慰多多,雷雷毕竟是同母异父的弟弟。

第八集

  因弟弟孙雷雷的来到,多多、孙秀梅再次见面。餐桌上,纪晓东给孙秀梅打来电话,孙秀梅大悦,挑衅的告诉多多,自己不排除跟纪晓东发展的可能。

  孙雷雷一路跟随多多,好奇的追问多多住在哪里?多多与孙秀梅口中的段少刚又是谁?多多大怒,孙雷雷趁机卷走了多多200块钱。多多在路口给老段打去电话,告之自己忘带了钥匙。与儿子见面的老段却含含糊糊的让多多出去玩儿,自己一会儿再回去。少刚猜出了是多多的电话,对多多渐起留恋的少刚告诉父亲不必瞒着自己。老段却谎称多多正跟纪晓东出去玩呢,故意激起少刚对多多的关注。

  纪晓东堵住多多,真挚告之,自己是为了对了解多多而接触了孙秀梅。

  夜,路口,等待多多的老段看见纪晓东留恋的与多多告别。老段压低帽檐,与离去的纪晓东擦肩而过。家中,多多问老段上哪儿去了?老段不动声色的说自己就不能有点儿秘密?

  多多在居委会主任的嘴里得知老段最近神出鬼没,居委会主任替王大妈打听——老段是不是看上别的老太太了?多多追问老段的“秘密”,老段提出与多多交换“秘密”,多多哑然。

  心如警告多多尽快搬出老段家,告诉多多,继续住下去,老段可能为可怜多多,而失去儿孙绕膝的幸福。多多告诉老段自己决定跟老段交换秘密了,那就是自己跟纪晓东恋爱了。

第九集

  老段却告诉多多那不算,因为自己已经看出来了,老段借机挑拨多多萌芽中的新恋情。

  多多告诉好友心如,老段也许说得对,自己并不那么了解纪晓东。纪晓东出差,多多一直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担心纪晓东的多多打去电话,电话那端传来纪晓东安然无恙的声音。

  回家的路口,纪晓东正在等待多多,真挚的向多多求婚,纪晓东吻向了多多。送走纪晓东的多多回过头来,却发现少刚正看向自己。多多告诉少刚自己跟纪晓东恋爱了,醋意的少刚离去。家中,猜出是老段捣鬼的多多气恼的说老段是叛徒。房中,多多望着纪晓东的求婚戒指却为老段孤独的未来担忧。

  多多找到王大妈,鼓励王大妈追求老段。老段气恼的说多多才是叛徒。湖边长椅子,多多坐在了老段身边,老段告诉多多,自己的确一直自私的希望多多能与少刚和好,多多动容。老段疼爱的提醒多多这次不要再嫁错人了。少刚与多多见面,希望能跟多多重新开始,多多拒绝。少刚疑惑的看着出了茶馆的多多飞奔着追赶上一辆出租车。

  旅游景点,出差回来了纪晓东正在等待多多。林间,两人快乐的与一群半大的孩子们互投起松塔。快乐疲惫的两人刚刚在休息区坐稳,孙雷雷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原来刚才向两人扔掷松塔的就是孙雷雷和他的朋友。多多气恼的前去见孙雷雷。

第十集

  孙雷雷告诉多多,他已经知道段少刚是谁了,让多多别往心里去,说离就离了。多多气恼的让孙雷雷赶紧滚蛋。孙雷雷离去,多多惊讶的看见身后纪晓东正震惊的看向她。

  得知多多竟然离过婚,无法接受的纪晓东告诉多多,自己需要一段时间好好想想。多多哭泣的看着纪晓东离去。小酒馆内,多多难过的告诉老段自己和纪晓东不会再有故事了。回家的路口,老段拽着醉酒的多多,告戒她千万别大声嚷嚷纪晓东的名字,以防邻居听见。

  多多将结婚戒指交给心如,求她替自己还给纪晓东。

  老段来到剧组替多多拿回东西,等待仇虎的老段与纪晓东相遇,老段看着纪晓东走进了休息室。杨欢欢尾随纪晓东也走进了休息室,并转身锁上了门,老段震惊。

  休息室内,纪晓东挣脱杨欢欢,门外却已没有了老段的身影。纪晓东郁闷的告诉杨欢欢,她只是自己18岁的初恋,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杨欢欢告诉纪晓东自己一直后悔当初甩掉纪晓东,求纪晓东让他们重新开始。老段气恼的找到儿子,让他负起责任,对多多的将来负责,少刚郁闷的顶撞父亲,难道自己愿意,多多就愿意了吗?

  多多生日,老段一早起来给多多煮面,告诉多多已让仇虎等去给多多过生日。多多求老段同往,老段告诉多多,她应与同龄人多在一起,因为自己不能给多多过一辈子的生日。

  孙雷雷的电话打来,原来孙雷雷丢了钱包,被西点店扣在了那里,多多气恼赶到,坐在了孙雷雷的面前。

第十一集

  多多气恼的告诉孙雷雷,自己不喜欢他,因为家里也没人喜欢过自己,关心过自己,让孙雷雷有事应该去找孙秀梅。孙雷雷问起纪晓东,多多郁闷离去。

  等待仇虎的多多却意外看了纪晓东,多多向纪晓东解释——自己以为结过婚的事,纪晓东早就在孙秀梅那里知道了。纪晓东却神情恍惚的左右躲闪,多多惊讶的看见杨欢欢正满面春风的跟纪晓东招手,原来这一天也是杨欢欢的生日。卡拉OK内,多多与杨欢欢各自过着生日,纪晓东落寞。杨欢欢为跟多多一天生日酒醉郁闷,说可不想向多多一样倒霉——只做一个小演员,还离了婚,连纪晓东也把她甩了。纪晓东闻言触动。

  王大妈路遇少刚,得知少刚已经跟多多离婚,惊讶不已。多多已经离婚的消息在大院里不径而走。居委会主任告诉老段,大家都在议论多多还住在家里,恐怕不太合适。老段终于找到了独自难过的多多。夜,众人的议论中,老段与多多走进了家门。家中,多多含泪告诉老段,还是给仇虎打个电话,找房吧。

  多多难过的将东西打进了行囊,家中,老段与多多不舍的“分着家”,多多含泪问向老段——会去看她吗?老段哽咽。仇虎将多多的行李搬上了车,多多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了大院,离开了老段。老段难过的望着空荡的屋子,车上的多多大声的哭出了声。

第十二集

  简陋的出租房内,多多哭泣。仇虎告诉多多,以后没有老段,没有家了,要哭就哭吧。好友心如告诉多多应该开始新的生活了,老段和多多都要重新适应各自的生活。

  低落的多多走向出租屋,却看见老段正在路口等待自己。小饭馆前,多多告诉老段,自己其实还想回家,还想跟老段一起看电视,打游戏。老段告诉多多,新房子就要下来了,那时候多多就能回家了。心如惊讶得知多多还打算住回新家中,告诉多多那会让老段将来无法得到儿孙的快乐,多多触动。迪厅,心如拽着多多,告诉她,多多的新生活应该从这里开始。

  带着假发的多多去见老段,老段为多多的“新生活”担忧不已。

  多多意外与童年玩伴陈浩相遇。当年,彼此朦胧好感的两人因孙秀梅的介入而不再联系。陈浩问起孙秀梅,多多谎称不知道。老段告诉多多,新房子快要下来了。多多难过的告诉老段,自己不会再“回家”了,老段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陈浩找到了多多,多多向陈浩坦白了孙秀梅下落,陈浩却告诉多多,自己其实喜欢的一直是多多。老段惊讶得知已无心恋爱的多多打算接受陈浩。多多与陈浩的约会中意外与纪晓东再次相遇,纪晓东内心波澜。纪晓东等待旧房子的路口,向老段追问多多,对纪晓东误会的老段让纪晓东离多多远点儿。少刚堵住上班的多多,追问老段的下落。

第十三集

  少刚告诉多多,因为多多的被迫搬家,老段已经不再理他了,而且,现在只听说父亲搬了家,可是自己不知道父亲去了哪里?新家内,多多告诉老段,自己不可能住过来了,但是在自己的心里这儿就是自己的家,多多劝老段不要为她而不原谅少刚,因为那样自己会自责,而老段也应该跟儿子住在一起。老段让多多保证过得好。

  多多接受了陈浩的约会,却再次与纪晓东相见,这一次,纪晓东竟叫来了孙秀梅,对陈浩一直难以忘怀的孙秀梅佯装扭脚叫走了陈浩。多多愤怒的质问纪晓东想干什么?纪晓东坦言无法忘记多多。老段惊讶得知多多竟与纪晓东和好,将曾经看见纪晓东与杨欢欢一前一后进休息室的事情告诉了多多。多多顶撞老段是出于自私而诋毁纪晓东。

  前去见纪晓东的多多看见了杨欢欢。纪晓东矛盾的告诉多多,上一次没有去找多多是因为患有高血压的母亲无法接受多多结过婚,多多黯然离去,两人再次无疾而终。

  老段找到多多,谎称已跟儿子和好,搬到了儿子家,新房归多多了,让多多不要再为房子而去找对象。

  迪厅,多多醉意的告诉心如——有了房子的感觉真好。醉意的多多甩来心如执意要去劝慰一个失恋者,却与少刚相遇。与醉意的多多对话中,少刚感觉到了失落与留恋。清晨,新家内,心如打来电话,酒醒的多多震惊得知,家中竟然有个男的刚才接了心如电话。

第十四集

  多多冲到客厅,发现竟是孙雷雷,原来不愿住在孙秀梅那里的雷雷昨晚给醉酒的多多打去电话,并打车接回了多多。多多拽起雷雷让他出去,孙雷雷威胁多多那就告诉别人多多昨晚的窘态。多多与老段见面,老段给多多做从书上抄来的心理测试,得出的结论竟是多多真心喜欢的是纪晓东。两人路口分手,多多让老段下次再带来点儿心理测试,说老段的心理测试挺有意思。老段略有所思。

  两人再次见面,多多望着老段孤独的背影,一丝难过,追上老段,告诉他如果老段没事儿可做,就陪自己相亲去吧。多多见的是一个有孩子的男人,男人提出让多多照顾孩子的种种要求,一旁的老段愤怒的与男人争吵。路口,多多气恼的与老段发生争执,多多灰心的告诉老段,自己离过婚,找得要求只能越来越低,老段难过。

  两人再次见面,老段送给多多一台笔记本电脑,让在网络上撒网恋爱的多多不要再去网吧。公共汽车上,两人分手,给孙雷雷打着电话的多多却看见——刚已坐车走了的老段又鬼鬼祟祟的回到车站,等待去往郊区的车。老段对多多谎称是去少刚公司的一个聚会。

  多多给老段打去电话,告诉他排练紧张不能去看他了。养老院,老段接着多多电话。多多隐约听出不对劲,老段谎称家里来了个小保姆。多多与老段见面,兴奋的告诉老段——自己在网上钓着了一个“发展对象”——一个名叫“你点着帅哥了”的网友。

第十五集

  多多告诉老段,“你点着帅哥了”天天上网她。老段问多多打算,多多告之,先不见“帅哥”,因为还有好几个网友等着见面呢。少刚与老段见面,殷勤讨好父亲,以求和解。老段却心不在焉,少刚得知,多多因结过婚,纪晓东与之分手,内心不安。少刚问老段多多是不是还在想着纪晓东?老段忧虑的告之,多多现在心里塞得快成一锅粥了。

  多多再次相亲,再次见着了纪晓东。陪多多相亲的仇虎气恼的告诉老段——多多见着纪晓东的时候竟然呆若木鸡,整个走神了,老段忧虑。多多断然否认见着纪晓东的窘态,老段却洞察出多多对纪晓东的留恋。

  老段找到纪晓东,告诉他——多多的婚姻不过是一个女孩儿一次冲动的恋爱,并告诉纪晓东自己并不是求纪晓东跟多多好。纪晓东不解,老段告诉他,如果纪晓东知道了这些,还是不能接受多多,那就证明纪晓东并不爱多多。纪晓东好奇的问老段——老段并不看好自己为什么要来找他?老段告之,现在的多多在找男朋友,可多多已经认为有没有感觉不重要,可老段觉得多多有感觉的人才会让多多得到幸福。纪晓东触动。

  电影院,多多发现“你点着帅哥了”竟然是少刚。老段发誓绝对不是自己的“黑手”。多多气恼、郁闷。马路,多多与老段分手,发现一辆车正尾随自己。纪晓东从里面探去头来,与多多搭讪。多多惊讶的望向纪晓东。

第十六集

  多多感冒,打着喷嚏,告诉老段自己遇到纪晓东转身跑了。老段着急的训斥多多跑什么?老段发现多多发烧,拽她去医院。从医院出来,两人看到了话剧团的同事,连忙分开,马路两侧两人偷偷摆手告别。多多回到新家楼下,发现王大妈正在等待自己。原来王大妈一直没有老段的消息,找到了多多。多多告诉王大妈老段一直住在少刚那里。王大妈疑惑,说少刚说并不知道。多多找到少刚,发现老段并没有住在少刚那里。多多惊讶。

  见面的日子,老段如期而至,多多看着老段撒谎心中难过。多多拒绝再做心理测试,谎称这天有事儿,打车跟在了老段的身后。多多看见老段蹬上了去往郊区的公共汽车。

  多多一路尾随,发现老段去的竟是养老院,多多哭泣的在背后叫着“爸——”,老段惊讶的回过头来。养老院内,老段否认是为多多有房住才来这里的,老段谎称是怕寂寞,而这里有好多可以聊天的同伴。

  多多找到少刚,告诉他老段去了养老院。少刚急切的欲接回老段,多多告诉他,少刚应该再结婚了,这样才能让老段幸福,多多告之,自己会尽快腾出房子。

  为腾房子,多多再次开始了相亲,却神情恍惚。纪晓东出现在多多的面前。多多告诉纪晓东现在自己只谈结婚,纪晓东让多多再给自己点儿时间。陈浩同样找到了多多,多多同样告之——现在只谈结婚,陈浩却一脸惊喜的告之——只要多多愿意,随时都可以,多多惊讶。

第十七集

  养老院,多多告诉老段自己打算结婚了。老段得知多多同时在考虑纪晓东与陈浩,大为不安。多多告诉他,谁肯跟自己结婚才是真的呢。老段告诉多多不要为了房子,自己可以住袄少刚那里。多多告诉老段,自己早晚是要搬的,少刚应该回来,那才是老段的家。

  为了“考察”陈浩,多多威逼利诱孙雷雷说出孙秀梅与陈浩的交往。孙雷雷告之多多,是姐姐孙秀梅追求陈浩,而陈浩并不动心。多多把“侦察”到敌情告诉老段,老段着急的询问多多——不是喜欢纪晓东吗?多多伤切告之老段,纪晓东难道真的喜欢自己吗?已不信任纪晓东的多多告诉老段,自己不想再等谁了。

  多多给陈浩的电话打到了纪晓东的手机上。赶去见陈浩的多多惊讶的看见纪晓东正在等着自己。多多承认的确是想与陈浩结婚了。纪晓东气恼的告诉多多,自己一直都是真心的。

  内心依旧爱恋纪晓东的多多决定听从内心,回绝陈浩的感情。孙雷雷却跑来,告诉她不用等陈浩了,因为孙秀梅因陈浩离去,而自杀未遂,陈浩已赶去。多多大惊。

  孙雷雷收拾行李离去,多多内心懊悔。孙雷雷大人般的让多多长点儿“教训”,告诉她其实纪晓东挺好的。多多触动。多多终于再次面对了纪晓东,杨欢欢却突然来到。

  纪晓东向多多袒露过去,告诉她——杨欢欢是自己的初恋,不过那已是少年的往事,当年杨欢欢早已离开了自己。

第十八集

  多多告诉纪晓东,可自己觉得杨欢欢没有觉得那是过去。纪晓东苦恼的向多多求婚,告诉她,自己不想再等谁了。多多惊慌的赶到养老院,院方人员告诉多多,老段有心脏病,昨晚险些出事儿。老段告诉多多不用担心,说自己是因为做噩梦闹的,说梦里跟多多打游戏,跑去救多多,着急弄的。多多触动的告诉老段,这世上只有老段这个父亲才是真正对她好。

  多多告诉纪晓东同意结婚了,纪晓东惊讶于多多不再在乎他向家人隐瞒多多结过婚的“历史”了。已对爱情失去信心的多多佯装快乐的告诉纪晓东只要能结婚,什么都不在乎。

  多多告诉老段,自己准备结婚了,让老段准备搬回家中。怀疑多多是为了腾房,老段急于说明,却被多多按回了出租车。心如惊讶的出现在多多身后,多多尴尬向前走去。

  心如警告多多——这样与老段接触,是对与纪晓东关系的冒险,因为杨欢欢正在四处打听多多,多多担忧。医院,多多匆忙赶来,原来老段的心脏再次犯病。多多接出了老段,老段惊讶的发现出租车竟驶进了新家小区。多多告诉老段,自己绝对不会再让老段回养老院了,厨房内,老段潸然泪下。

  杨欢欢堵在多多新家的楼下,多多告诉杨欢欢自己不会放弃纪晓东的。杨欢欢气恼的准备离去,却意外的听见有人再喊老段,杨欢欢顿时疑惑这对“父女”——为什么多多姓曲,而老段姓段?杨欢欢堵住了仇虎。

第十九集

  杨欢欢逼问仇虎——老段是谁?多多现在住的地方到底是哪儿?仇虎装傻,杨欢欢气恼的告之别以为她不知道,杨欢欢准确的报出了多多的新地址,以为杨欢欢要向多多动粗的仇虎立刻妥协,表示一切好说。

  多多告诉少刚自己马上要结婚了,让少刚在她搬走后尽快回家照顾老段。少刚难过。

  杨欢欢满面春风的堵住纪晓东。纪晓东告诉她自己就要结婚了,杨欢欢追问是跟曲多多吗?问他不想了解了解曲多多吗?纪晓东大愕。得知了老段竟是多多老公公,而非父亲的纪晓东愤怒的面对多多,多多解释只是暂时住在了老段家,纪晓东愤然离去。心如追问多多不是打算一直赖在老段家吧?那恐怕只有少刚能接受她了,多多若有所思。

  家中,多多告诉老段自己已与纪晓东分手,已跟少刚和好了,老段大惊。

  老段告诉多多,自己跟王大妈开始约会了,目的是不想让多多再为自己担心而放弃她的追求,多多动容,老段求多多要为自己活,多多触动。老段找到儿子,让他离开多多。

  少刚告诉多多,自己又将去美国了,告诉她是父亲让他走的,因为父亲觉得他不值得信任,而多多的未来不是靠“也许”赌博。少刚告诉多多,自己也想通过半年的离去,去看看自己对多多的感情是否值信任。

  机场,少刚留恋的望向多多,并请求她照顾老段。老段和多多看着少刚的身影远去。

第二十集

  老段再次向多多谈起纪晓东,多多有意回避。

  仇虎堵住上班的多多向她道歉,发誓是杨欢欢利用了自己套着的真相,多多对仇虎不理不睬,仇虎郁闷。心如告诉多多,纪晓东就要结婚了,是跟杨欢欢结婚,多多出神。心如力劝多多再与纪晓东好好谈谈。多多与纪晓东面对,纪晓东告诉多多,心如已经告诉了他有关多多与老段父女般的感情,可自己还是无法接受,内心矛盾的纪晓东问多多,是否可以搬离老段家,以后永远不再接触老段家,多多哑然。

  老段在仇虎处知道了纪晓东即将结婚。家中,老段难过的向多多提及却发现多多早就知道了。老段知道多多内心依旧爱恋着纪晓东。

  老段找到纪晓东,告诉他以前并不是有意骗他,因为自己的确一直把多多当成女儿,房子也是自己骗多多去住的,希望纪晓东不要介意,能与多多重归于好。纪晓东告诉老段自己喜欢单纯、简单的生活,矛盾的告诉老段自己也许并不象老段想象的那样爱多多。老段愤怒的告诉他那就请他永远离自己的女儿远点儿。老段伤痛离去。

  对生活开始心灰意懒的多多开始躲在家里无所事事,为躲避与老段的争执出去与仇虎逛街,对老段谎称相亲,却路遇纪晓东,情绪失落。老段发生多多已经失去了对生活的追求,与多多发生了争执。

第二十一集

  老段为多多对生活的慵懒、放弃,难过不已。多多告诉心如她打算与仇虎“对付”了。心如告诉多多自己一直喜欢仇虎,如果多多并不爱仇虎,请多多放过仇虎吧。

  家中,多多开始翻看迷信书,告诉老段自己不打算出去相亲了,原因竟是迷信书上说不宜出门。老段痛心的与多多发生了争吵,多多难过的顶撞老段——难道自己去见面,就有人肯跟自己结婚吗?老段难过的回到房间,多多低落的告诉老段,她知道老段是担心她的今后。老段让多多保证不管什么时候多多都不要放弃生活。

  多多带老段去卡拉OK,向他保证自己对生活不再放弃。老段却心脏病发作。医院内,老段让多多回家,告诉她自己想看与多多经常玩的那个电子游戏的结局。打通游戏结局的多多跑到医院,老段却永远的离开了。家中,多多收拾行囊离去,回想着与老段相处潸然泪下。

  一年后,重回旧地的多多给仇虎打电话,笑着告诉仇虎,自己会继续找下去——就象曾经答应过老段那样。

  纪晓东再次出现在多多面前,并告诉她老段曾找过他。纪晓自己等了多多整整一年。多多拒绝,告诉他自己记得纪晓东不喜欢复杂,而自己这一年已经谈过恋爱了,说他们彼此并不合适。纪晓东告之,可老段觉得他们合适,纪晓东按照老段的嘱咐为多多唱起了生日歌,多多不尽再次潸然泪下。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