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女子越剧方兴未艾,在越剧之乡嵊县城乡,女子戏班多达上百副。这其中,萧家村的彩凤班以拥有十一个漂亮的凤姑娘而闻名乡里。

  彩凤班排练新戏,准备远赴上海跑码头。一天傍晚,十一凤练完功到溪边玩耍,路遇黑风寨的强盗关大义。彩凤班头肩花旦萧丹凤与其巧妙周旋,使得关大义不得不遵守诺言放了凤姑娘们。年少轻狂的关大义亦被丹凤的美貌与机智打动,心底情愫暗生。

  关大义携兄弟来到一僻静山坳——桃花坳,寻找昔日情人棋儿。岂料桃花依旧,佳人不见。关大义怅然回到黑风寨,发现萧丹凤已被寨主仇叔抢上山来,欲做压寨夫人。

  关大义李代桃僵杀寨主,十面埋伏擒狗官,两次从恶人手中救下萧丹凤。丹凤的心底也喜欢上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强盗,但立志献身越剧的她,并未应承关大义的求婚,反而将这份感情压到了心底。

  与关大义一起在黑风寨长大的泼辣姑娘仇青凤,因嫉妒关大义对丹凤的一往情深,赌气下山学戏。她误打误撞进了彩凤班,成为第十二个凤姑娘。

  丹凤平安回到萧家村,彩凤班出发前往上海。关大义得知此事,带着兄弟们先行赶到上海,暗中保护彩凤班,并买下一座茶馆让彩凤班落脚。彩凤班的演出招徕了很多观众,但也遭到上海青帮流氓马日升的暗中破坏。关大义得知真相后,带着十二凤主动拜访马日升,意外获知马日升与自己的父亲原是同盟会的结义兄弟。彩凤班终于得以在上海立足,好色的马日升却觊觎丹凤美色,欲娶她为姨太太。

  关大义在马公馆见到了自己的昔日情人棋儿。原来棋儿是被马日升抢到上海,并已成为他的九姨太。情人相见,好不尴尬,旧情新怨,相对无言。这一切都被马日升看在眼里。马日升故意派关大义去码头接货,实则想借刀杀人,除掉关大义。因为马日升的内心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当年,正是马日升开枪打死了关大义的父亲,并将关家的财产据为己有。关大义成功脱险,而他的结义兄弟关仁却在混战时身中数弹,跌入黄浦江中。

  此时,彩凤班也陷入另一种困境,由于未能推出新戏,观众逐渐流失,茶馆门可罗雀。正当大家愁眉不展时,一个神秘的女人出现,出钱包戏,并送给丹凤一幅荷花图,嘱咐她认真唱戏,清白做人。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关大义父亲生前的红颜知己,被马日升赶出家门的原配夫人——窦男。

  关大义在进步人士郭云龙的帮助下,买下了长虹戏院,使彩凤班有了一个崭新的表演舞台。彩凤班锐意创新,丹凤遍看在上海舞台演出的其他戏种,吸收精华,改革越剧。彩凤班请来文学青年杨啸文做编剧及导演,排练新戏。新排的《梁祝哀史》在上海滩引起轰动。随着国内抗日形势的发展,彩凤班又排出新戏《花木兰》,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与此同时,马日升开始一步步实施霸占丹凤的计划。他企图认丹凤为过房女儿,并用金钱引诱丹凤。但是丹凤不为所动,认过房女儿之事亦在郭云龙的干预下成为一出闹剧,最终不了了之。马日升一计未成,又生一计,趁彩凤班演出之际,暗中派人绑架关大义,并重伤仇青凤,把青凤丢入了苏州河。在密室里,马日升的手下逼关大义写休妻书,但关大义宁死不屈。马日升无奈,只好放了关大义。关大义返回长虹戏院后,在郭云龙的提醒下,开始怀疑马日升,秘密住进红颜知己文馨家中,调查真相。

  正当关大义束手无策时,郭云龙带回了大难不死的关仁。关大义发现自己的好兄弟死而复生,一时悲喜交集;他获知马日升不但是绑架案的幕后主使,还是自己的杀父仇人,现在已投靠日本人做了汉奸,关大义痛下决心,要为国除害。可惜在马公馆门口刺杀未果。

  此时,马日升虽深感杀机,还想占有萧丹凤。他出资举办越剧皇后评选,想一箭双雕,既博得萧丹凤芳心,又能引出关大义并乘机除掉他。丹凤凭借实力获得越剧皇后桂冠后,却当众毁坏凤冠,令马日升十分难堪,下不了台。

  马日升仍不死心,设下圈套将关大义擒获,诬陷他与棋儿有私情,并以将他们沉江相威胁。萧丹凤为关大义和棋儿求情,答应解除与关大义的婚约,保住了关大义和棋儿的性命。马日升安排棋儿和关大义住进彩凤班最初唱戏的茶馆,并派人监视关大义。关大义为消除马日升的戒心,佯装落魄为黄包车夫,等待复仇时机。仇青凤大难不死,隐姓埋名,暗中帮助彩凤班。

  为了让萧丹凤心甘情愿地嫁入马公馆,马日升派人到长虹戏院包戏,指名要丹凤演唱《马寡妇开店》。萧丹凤表面答应,收下巨额戏金,却在开台前一刻突然改换戏牌,上演《梁红玉击鼓》。马日升气急败坏,向丹凤摊牌,逼她嫁入马公馆。

  窦男和关大义决定利用马日升的婚礼,刺杀马日升。马公馆娶亲之日,关大义拉黄包车送“丹凤”进入马公馆。酒酣耳热的马日升揭开红盖头,赫然发现坐在床头的新娘不是萧丹凤,却是被自己抛弃的原配妻子窦男。窦男旧恨新仇,都在这一刻爆发,马日升企图逃命,被早已等在门外的关大义开枪击毙。

  关大义返回长虹戏院,在夜色中告别丹凤,义无返顾地随郭云龙离去,投入到抗日洪流中去。萧丹凤留在上海的舞台上,坚持着自己的越剧理想。彩凤班的其他凤姑娘也都各有归属:萧丹凤的妹妹萧晓凤在杨啸文的帮助下上了大学;仇青凤则与美凤一起参加了抗日宣传工作。

  多年以后,越剧渐趋成熟,萧丹凤终成一代名伶。一日,丹凤正在一个崭新的戏院里教几个少女学戏,分别多年的关大义忽然出现在戏院门口,有情人终获重逢……

分集剧情:
第1集

  青山绿水环绕的越剧故乡嵊州,在萧家村的“萧氏祠堂”住着一个戏班子“彩凤舞台”,有一群能歌善舞的姑娘。有一天,姑娘们在河边嬉水,巧遇从黑风寨下来的土匪。土匪们逼她们唱戏,一个叫丹凤的姑娘顶撞了关大义,关大义却看上了这个泼辣的丹凤。就在她们战战兢兢回村的路上,在森林里又碰上了土匪头子仇叔,他把丹凤抢回黑风寨。关大义回到山寨后得知,仇叔抢回来一个演戏的要做山寨夫人,他大吃一惊,跑过去一看果然是丹凤。和关大义青梅竹马的青凤威胁关大义,不可对这个女子动情,谁知关大义不吃这一套,依然想搭救丹凤。仇叔想用毒茶加害关大义,但被青凤识破。仇叔拔枪欲打关大义,却被关大义的两个兄弟击毙。青凤看见干爹被杀悲愤不已,警告关大义不能对丹凤生爱意,否则决不会让丹凤活着下山。青凤见关大义不理会她的争闹,痛苦离去。关大义要丹凤心甘情愿地跟着她,所以有意先放她下山,关大义出现在栓马处,和丹凤说明顿生情愫的缘由,原来关大义以前曾救过丹凤,丹凤发现关大义并不如想象那样坏,做土匪也是被逼无奈。关大义要丹凤等着他,躲在远处地青凤听到后非常失望。关大义回到房间和两个结义兄弟商量,分财后决定去上海谋生路。萧氏祠堂里乱成一团,请警官抓土匪救人,谁知还要两百个大洋。负气出走地的青凤在山寨门口,发现了上山找丹凤的李鸣玉,拉着二胡愁眉不展。青凤怂恿李鸣玉指名道姓地大骂关大义。

第2集

  李鸣玉在黑风寨大骂,丹凤在楼上听见了李鸣玉的骂声,骂累了的李鸣玉被安排在山寨吃早饭。李鸣玉拉着丹凤离开黑风寨,回到萧氏祠堂。青凤来到萧氏祠堂学戏,李叔劝青凤别唱戏,青凤拔枪威胁,丹凤劝说大家把她留下。晚上唱戏时县党部丁委员来看戏,而且还让她们唱堂会,李叔赶来圆场,总算暂时平息。谁知丁委员竟然想娶丹凤做三姨太,无奈李叔和于小兰商量,决定让丹凤出去躲避。丹凤来到尼姑庵找到师太,师太答允她留下,回忆起当年于小兰抱着婴儿相托的那一幕。萧氏祠堂外一片紧张,丁委员迎娶,居然不见了丹凤,拔枪相胁班主李叔。李叔只得软磨硬缠,恰好晓凤回来,丁委员看着晓凤上下打量,哪知晓凤利言讽刺丁委员,谁知勾起了丁委员对她的兴趣,遂决定改娶晓凤,并派人严加看管。富有正义感的青凤跑回黑风寨,请关大义下山相救,关大义召集人马连夜下山。丹凤和师太讲明缘由,因为丁委员强迫她做小妾,才逃到庵来避难的。晓凤决心为了大家甘愿做丁委员的小妾,师徒无奈之中感叹人生多难。师太准备了银两并交代了一番,迎庆的花轿到了萧氏祠堂,拿下盖头后居然是丹凤,她知道丁委员不会放过戏班,所以甘愿牺牲自己保全大家。贪得无厌的丁委员竟然要丹凤和晓凤一起嫁给她。这时从尼姑庵中走来一个风度翩翩的人,她就是师太。   下山后的师太发现了关大义,只见了他们劫持了丁委员押送的花轿。青凤和关信非常熟悉这一带的山路,抓住了狡猾的丁委员。丁委员百般就绕乘机逃跑,因此种下了祸根。戏班子庆幸晓凤她们被救,丹凤却还没回来。原来关大义把丹凤带到一个叫桃花坳的地方,回忆起往事,并承诺会继续保护彩凤戏班。

第3集

  关大义送丹凤回到萧家村,于小兰劝说彩凤班离开是非之地,去上海闯荡。班主李叔承诺带戏班一定要闯红上海滩,李叔和丹凤率大家拜完祖师爷,乘坐竹筏顺剡溪离去。到了上海滩十六铺码头,班主李叔让李婶和乐队留下看戏箱等贵重物品,自己带领其他人找明星大戏院,不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散了,只找到喜凤和紫凤。放下随身行李,李叔又去找其他失散的人。丹凤和晓凤走到一家戏院门口,恰好碰见关大义多年的好朋友郭云龙,原来他得到消息也正在找她们。鸣凤和金凤失散后,在金银首饰店碰见南北杂货店的老板严东山,严老板搭讪没有成功。青凤和紫凤走进了红楼,红楼姑娘劝说她们留下来。郭云龙带着丹凤和晓凤,找到李班主并说服他们暂时安置在一家茶馆里,并派人帮他们拿回行李。看戏箱的李婶和乐队的人碰上了一群来历不明的人欲把戏箱抬走,郭云龙及时制止了他们。红楼里的姑娘哄骗青凤和紫凤。看包的喜凤和美凤却被小流氓抢走了包裹。青凤在红楼唱完戏,老板娘甜言蜜语想把青凤她们留下来,青凤不从,拿枪威胁,郭云龙赶到,把青凤和紫凤救出。关大义帮助彩凤在上海立足,带着彩凤班的姑娘吃夜宵。李鸣玉看见青凤在玩乐器上前阻止,青凤想拜李鸣玉为师不成,扫兴离去,丹凤劝李鸣玉还是教青凤唱戏。班主李叔和笛子丁暗自庆幸,彩凤班的姑娘吃夜宵回来很开心,丹凤劝她们早点休息。李叔和丹凤商量尽早演出,不能在这里白吃白住,茶馆外摆上公告牌。茶园老板让彩凤班安心,肯定会有人看戏捧场。青凤看到丹凤在洗衣服,上前开导丹凤,她也希望关大义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表示不再计较他们的事情。关大义和两位兄弟喝酒,关信、关仁,替大义不平,说什么也要把丹凤她抢来,关大义不允许他们胡来。

第4集

  彩凤班首次登台演出,班主鼓励大家,第一次登台一定要唱好,茶馆老板也希望生意兴隆。大义想分财产给两个兄弟,但兄弟们不要,希望跟着关大义闯荡。茶馆老板大叫生意好,班主收到八十块大洋,笛子丁很激动。金凤迫不及待地要李叔发工钱,李叔答应和丹凤商量。上海滩名人马日升的五姨太棋儿独自在下棋,马日升欣赏着美人图。得知彩凤班没有来拜访过他,决定给彩凤班个下马威。彩凤班的姑娘们接下来几天准备继续演出,可是场内没有一个观众。茶馆老板担心得罪了什么人,鸣玉却不以为然。演出结束,一个带墨镜的黑衣人在下面鼓掌,小报记者张峰泼冷水,茶园老板忙塞钱给他。关大义带着兄弟赶来,彩凤班悄然离开茶馆店。及时赶到的关大义买下了这个茶馆,让彩凤班继续演下去。马日升的管家私自外出,秘密会见神秘人物窦男。张记者闻讯前来,碰到关大义。关大义请他到饭店喝酒,了解到原来是马日升从中作梗。关大义对班主李叔说,马日升是嵊州同乡,大家应该去拜访他。关大义安排十二凤一起去,由张记者带队。马公馆的梁管家将大家引荐给马日升,马爷和气地招呼大家,并承诺让丹凤唱红。马日升介绍内人时,发现独少了五姨太棋儿,让梁管家去找。

第5集

  关大义带着彩凤班的姑娘拜访马日升,大义请紫凤和鸣凤唱戏给马日升听,马日升高兴之下赏赐了她们,并让彩凤班的姑娘在园子里玩耍。关大义和马日升谈起往事,发现关大义原来是结拜义兄关庆复的儿子,那是救过他性命的大哥的儿子,承诺在上海滩帮他摆平一切事情。鸣凤和金凤在无意中,发现楼上的棋儿在沉思。新茶馆如期开张,马日升也来捧场,上海文艺圈名人文馨小姐也来光临茶楼,马日升交待关大义招待好这位贵客,并让关大义当茶楼经理,关大义点头称是。开场演出后,关信和关仁照料生意,马日升被丹凤迷住了,演出大获成功。演出结束后,他想和丹凤合影被拒绝,被关大义看在眼里。杂货店老板严东山来看金凤,在一边说悄悄话,并请金凤吃夜宵,被班主制止,严东山离去,青凤在练功,丹凤和晓凤鼓励她,丹凤让青凤帮鸣玉洗衣服,晓凤有些吃醋了。关大义再次拜访马日升,并带给每个姨太一只玉镯,关大义似乎与棋儿以前就相识,马日升有些怀疑,棋儿想和关大义下棋,被关大义拒绝,马日升让关大义陪她下棋,关大义只好应允。关大义和棋儿下棋,棋儿借故大发雷霆。马日升让关大义为自己去取走私货物,暗中却叫龙二通知警局抓捕关大义。

第6集

  彩凤班商量演出个新戏,让鸣玉教青凤唱戏,晓凤不高兴了。关大义嘱咐关仁和关信,他们为马日升做的事情不能让戏班的人知道。大义擦枪时给丹凤发现,丹凤愤怒劝说大义,她担心关大义冒险,让大义回绝这份差使,关大义无奈把抢柜的钥匙交给丹凤。夜晚,马府管家陪马日升下棋。关大义带着兄弟和巡捕发生枪战,龙二打了几枪就溜了,郭云龙叫关大义撤走,关仁不幸中弹死去了。龙二回来报告马日升,关大义给巡捕包围,估计可能死了,马日升感叹惋惜。丹凤跑入大义房间,发现人不在枪也不见了,走到路口寻找。大义和关信来到路口,刚好被她遇到。青凤要为关仁报仇,却被大义抱住,但发誓报仇。大义找到丹凤询问情况,大义忍耐不住哭了。关大义到马公馆请罪,马日升承认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反而他还立了大功,要他好好操办关仁的丧事,并备酒宴请关大义。班主李叔、笛子丁、丹凤商量是否回乡下,鸣玉说感觉大义是强盗,谁知被无意中的青凤听见,和鸣玉发生口角。班主李叔制止了离去的想法。大义和龙二喝得很醉闹事被管家制止。管家扶着大义回房,绕到后窗偷听,棋儿奉马日升之命来看大义,大义和棋儿演了出苦肉戏,棋儿大发脾气,怒斥马日升,并欲和马同归于尽。

第7集

  五姨太棋儿逼马日升说出设计陷害关大义的原因。小老板严东山在金银首饰店巧遇金凤和鸣凤,买了金项链送给金凤。李叔劝鸣玉不要单相思。丹凤在茶馆遇到前来包场听戏的窦男,两人一见如故。龙二在马府门口被埋伏的大义击毙,闻讯赶来的马日升看出是关大义作的手脚,叫家丁把关大义押来。严东山约金凤去玩,花言巧语地哄骗她,班主李叔出来制止。大义回到茶馆,李班主告诉他要离开茶馆去别的地方唱戏。此时,马日升的家丁来把大义押走。在马府,马日升逼关大义承认了杀龙二的事,马日升怒斥关大义。

第8集

  马日升痛骂了关大义后,反而让他做了自己的心腹。彩凤班坚持要离开,关大义劝青凤也跟着他们一起走。省长的儿子廖庆来到文馨家,希望文馨能介绍丹凤给他认识。茶馆的原东家张老板来和关大义商量运一批货去宁波,想借彩凤班的人作掩护。大义准备设苦肉计把张老板的货给抢了。晚上,丹凤在和第一次和大义对坐的地方,回忆起来上海的往事,青凤劝丹凤别想大义了。丹凤离去后,青凤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鸣玉。第二天出发,青凤换了男装帮鸣玉拿东西,被李鸣玉奚落了一通。文馨来请丹凤和晓凤去家里唱戏,在文馨家中廖庆与丹凤相识。

第9集

  金凤和严东山约会,回来时正巧碰上丹凤和廖庆。第二天,鸣玉哭着跑来说戏箱被抢了。大家都责怪张老板和关大义。关信回来告诉大家,大义为了保护戏箱受了重伤。在大义疗伤的地方,丹凤拉着躺在床上大义的手痛苦万分,李叔劝丹凤不要难过。第二天,青凤带枪找到关信问明这件事的缘由。关信照顾着关大义,大义醒来后安慰他有睡着了。张老板求见马日升,请他为自己作主,马日升看出这件事是关大义所为,就给了张老板一笔钱应急。关信来通报马日升关大义的情况。李鸣玉找机会劝丹凤不要相信大义,谁知被丹凤拒绝了。棋儿突然来看大义,两人一起回忆了在桃花坳的往事。青凤通过关信把戏箱拿了回来,跑到大义疗伤的地方指责大义。第二天,关信陪关大义到马公馆拜见马日升说明事情的真相。马日升大发脾气,说关大义做了对不起他爹的事,也不把他当亲叔叔看。

第10集

  马日升叫关大义把钱还给张老板。为了安全起见,李叔决定彩凤班第二天回嵊州老家,丹凤来与关大义告别,两人都很伤感。在临行的那一天,金凤没有等到严东山,戏班的很多熟客听到戏班离去都很惊讶。彩凤班在回老家的路上得知自己已被安上了通匪的罪名。只能临时找个破庙暂避。马日升用关大义陷害张老板得来的钱买下了长虹戏院,并把它交给关大义管理。彩凤班在破庙里的生活非常艰难。

第11集

  棋儿来戏院找关大义,说自己想当戏剧的总经理,让大义当她的副经理。彩凤班在破庙里实在没有什么吃的,鸣玉也病倒了。在马日升的公馆里,马日升当着关大义的面告诫棋儿不要插手戏院的事情。李班主商量让丹凤去村里卖唱去赚一点钱来救急,被丹凤拒绝了。青凤知道戏班想靠卖唱维生后,潜入附近的了村子里,偷了两只鸡,被村民发现。她逃回到破庙后,班主和丹凤劝大家不要吃这偷来的鸡,鸣玉更是怒斥青凤败坏了彩凤班的名誉,争执中村民们找到了破庙,青凤向村民说明了情况,村民们了解了戏班的苦衷,表示不再追究。青凤却因为鸣玉数落她的话太伤人,而愤然离开。幸好鸣玉在庙外劝住了她。这时关信带着银元来到破庙,请大家回上海,告知大义买下了长虹戏院,等他们回去唱戏。

第12集

  马日升带着姨太太们来看彩凤班的演出。第二天,张记者拿着给丹凤拍的照片来马日升那里请赏,被棋儿听见,她唤来众姨太骂走了张记者。丹凤发现青凤好像喜欢上了鸣玉,晓凤提出由她来撮合两人。关大义对鸣玉老是劝丹凤离开自己很是不满,这被李叔看了出来。李叔要鸣玉和他一起离开戏院。鸣玉却主动找到关大义,说明自己只是希望一直能为丹凤拉琴,别无它求。于小兰来到上海看望彩凤班。夜里,她告诉了丹凤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丹凤是一个被有钱人家遗弃的千金。翌日,李嫂告诉于小兰,丹凤的父亲就是上海滩大名鼎鼎的老板罗喻亮,罗太太想认回丹凤,但是罗家嫌弃她是个戏子。于小兰把实情告诉了关大义,想请他帮忙。关大义得知丹凤真正的出生后,感觉自己和她身份相差太多。晚上,青凤看到了在舞台上酒后失态的关大义,忍不住训斥了他。

第13集

  青凤骂醒了关大义。关大义来找罗喻亮,罗喻亮提出可以认丹凤,但条件是她不能再唱戏。于小兰给丹凤梳头,想到即将分别,两人不禁潸然泪下。关大义来到排练场,鼓励大家好好唱戏。此时丹凤突然出现,众人惊讶。关大义把丹凤抱到房间,丹凤责怪大义答应了不让她唱戏的条件。大义告诉丹凤,这是因为他希望丹凤能过上好日子。丹凤决定留在戏班继续唱戏。梁管家来戏院找大义,说马日升要认丹凤作干女儿。大家都觉得这是马日升不怀好意。丹凤见躲不过,便愿意去马府。

第14集

  棋儿约关大义见面,大义求她能阻止马日升认丹凤作干女儿。他们的会面被张记者偷拍到。丹凤打电话给窦男,说明了情况。窦男让她放心,说自己会设法保护其安全。棋儿将丹凤接到马府,并设法通知了关大义马日升想娶丹凤的企图。关大义打给文馨求助。丹凤不肯收马日升送的礼物。马日升的众姨太们出来闹场,梁管家趁乱暗示丹凤打开礼盒。丹凤被礼盒里的蜥蜴咬伤。此时文馨赶到,带走了丹凤。鸣玉开始教青凤唱小生,张记者带晓凤娶电影厂,并找人假扮导演陪她吃饭。

第15集

  青凤来找鸣玉,两人相约一起把青凤的枪扔掉,以此来于青凤的过去彻底决断。张记者安排晓凤再电影里演了个小配角,演完后还请她喝酒。晚上,戏院就要开演,晓凤迟迟不归,这可急坏了李班主。关键时刻,青凤站出来要求顶替晓凤的角色,鸣玉也表示支持。此时,晓凤赶来,丹凤毅然决定让青凤上台。结果青凤的演出大获成功。晚上,丹凤在房间里斥责了晓凤。青凤找到鸣玉,将代表自己情义的玉佩送给了鸣玉。晓凤来找青凤,说她抢了自己的戏班头牌小生的位置,青凤却告诉她,就是她没有误场,自己迟早也会成为顶替她的位置。张记者有来找晓凤去拍电影,他们在片场遇到了文馨和电影公司的编剧杨啸文。

第16集

  丹凤去片场找人,正遇见晓凤和客串主角的杨啸文在演对手戏。晓凤回来后眉飞色舞得跟姑娘们说拍电影的事情。文馨派人来接丹凤去她家,丹凤到了那里却遇到了廖庆。廖庆送丹凤回戏院的时候被关大义看见。晓凤被张记者骗去拍色情电影。正遇被人非礼之际,杨啸文出现并为晓凤解了围。晓凤将杨啸文带到戏院,在众人的要求下,杨啸文做了彩凤班的编剧。经过杨啸文的努力,彩凤班开始排演改良后的越剧。

第17集

  彩凤班的改良越剧上演,马日升率众姨太前来观看,演出大获成功。丹凤跟杨啸文上街被棋儿看见。棋儿打电话告诉了关大义。同时被一旁的马日升听见。关大义和丹凤商量,为了不让马日升打丹凤的主意,两人决定订婚。他们来到马府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马日升,丹凤还告诉马日升,现在国难当头,她要演唱《梁红玉》来鼓动大家的抗日情绪。马日升反对,他告诉丹凤,在他的长虹戏院里不能演这种戏。丹凤愤然回到了戏院。关大义请来郭云龙实情,其实他们是想用马日升势力作掩护,在长虹戏院搞一些抗日活动。丹凤和关大义澄清了误会,两人来到排练厅宣布订婚的消息。

第18集

  丹凤和关大义宣布订婚让一旁的鸣玉十分痛苦。青凤给鸣玉送饭他也不理。张记者又来骗金凤去拍电影,金凤发现他不怀好意,拒绝了他。关大义和关仁去妓院,在门口被老鸨追打的青楼女子香兰,大义路见不平,拿出钱来给她赎身。这被追踪而来的青凤看见了。她回到戏院告诉丹凤实情。青凤来找李叔和李婶,说了她和鸣玉的事情,李叔和李婶都表示支持两人的感情。晓凤来找关大义,劝他请回杨啸文来帮他们排《梁红玉》,关大义同意了。棋儿带着众姨太太来戏院见丹凤,说马日升让这些姨太太来帮彩凤班演戏。张记者来到马府,把棋儿和关大义约会的照片给马日升,马日升大骂张记者,把他赶了出去。杨啸文回到戏院,彩凤班开始排新戏。

第19集

  马日升来戏院视察彩凤班排戏的情况。棋儿在舞台上练习击鼓,引来众人称赞。梁管家悄悄偷出了关大义和棋儿约会的照片,并照片交给棋儿。棋儿来到马日升的房间说明了那天的情况。《战金山》上演,此时一个男人来到关大义的办公室,声称是收丹凤未婚夫之托要见丹凤,在关大义的逼问下,这个男人说出是寥庆指使他这么作的。演出结束,马日升要请大家吃饭。这时有人来找关大义,这个人把带出了戏院,青凤觉得事有蹊跷,便尾随在二人身后。三人来到一个阴暗处,突然跳出几个黑衣人绑走了大义,两声枪响后青凤也不见了踪影。彩凤班的人赶到,认定青凤遭了毒手。众人悲痛欲绝,鸣玉听到噩耗更是晕了过去。丹凤看到了寥庆留在关大义办公室的字条,认定这件事情与寥庆有关。此时,马日升赶到,他把丹凤接到家里,并声称一定会把事情查清楚。

第20集

  马日升打电话给警察局长问情况。戏院里,彩凤班的姑娘们还在为青凤的死愤怒不已,杨啸文决定去走访各家报社,将事件的真相公布出来。丹凤来到文馨家求助,文馨打电话给寥庆。寥庆却说这件事情与他毫不相干,并推断出是有人借他的名义在背后搞鬼。马日升打电话告诫他的手下不可放了关大义。丹凤回到戏班,她决定坚持演出。晚上,彩凤班的姑娘决定上街游行为青凤伸冤。棋儿来找马日升,告诉他自己要和彩凤班一起上街游行,还告诫他不要把彩凤班逼上绝路。关大义被放了出来,丹凤带着他来到马日升的府上表示感谢。窦男打电话给丹凤,说绑架关大义的幕后人就是马日升。

第21集

  鸣凤来看丹凤,第二天把金凤也带来了。严东山许诺休妻后娶金凤。关大义来找马日升商量是谁策划了绑架的阴谋。马日升故意把现已嫁获到寥庆身上。日军兵临城下。马日升接到国军司令的电话,要他带着他的家丁一同上前线杀敌。窦男秘密约见关大义和丹凤,窦男告诉关大义是他爸爸原来是被马日升害死的。马日升宣布率家丁上前线,其实自己躲到了妓院里。关大义乘马日升回府的时候刺杀他。这些都被窦男拍了下来。越剧工会要选举越剧皇后的义赛,丹凤报名参加。马日升则计划用这个机会引出关大义。结果,丹凤获得越剧皇后的头衔却扔掉了桂冠。马日升盛怒之下决定报复彩凤班。

第22集

  李叔和笛子丁商量回家的事情。这个间隙,马日升派手下偷走了彩凤班的所有行头和戏服。眼看戏班可能撑不下去,马日升又派人把彩凤班的人软禁在长虹戏院。日军空袭上海,金凤被锁在了戏院外面,严东山把她带回了家里。马日升的手下发现棋儿去文馨的家,就跟踪了她。发现原来关大义藏在了文馨的里。马日升授意打手绑架丹凤,被棋儿听到。棋儿找到关大义说出马日升的计划。大义和棋儿去找丹凤,不想中了马日升的圈套,被马日升抓住。马日升给关大义看棋儿和关大义约会的照片。丹凤不相信两人有染。第二天,马日升来到戏院告诉丹凤他逮到了关大义和棋儿偷情,要她去看看。丹凤到了江边,看到关大义和棋儿被绑在一条船上,正准备被沉江。

第23集

  丹凤在马日升的逼迫下签了与关大义解除婚约的证明。棋儿卖了茶馆与关大义回桃花坳。关大义说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关大义。马日升派人送钱给彩凤班,被丹凤拒绝。棋儿去戏班找丹凤,邀丹凤去她的茶馆落脚,丹凤也婉拒了,棋儿决定回桃花坳,她希望丹凤能回到关大义的身边。青凤并没有死,她从绑匪手中逃脱,乔装打扮守卫在彩凤班附近。

第24集

  关大义找郭运龙商量对策。紫凤回家的路上被马日升的手下非礼。张记者正巧路过,拍了几张照片。第二天,他把照片寄给马日升,并写信敲诈。晓风来找张记者,求让他写篇文章伸冤。不料,张记者生了歹念,侮辱了晓风。窦男打电话给马日升借丹凤之事刺激马日升,马日升果然被激怒。马日升来到戏院,劝丹凤恢复演出。晓风搬来和张记者一起住,张记者对她爱理不理。金凤回到戏院,她告诉丹凤自己想嫁给严东山,丹凤虽然有点惋惜,但还是同意了金凤离开戏班去结婚。丹凤来到排练厅,她同意解散戏班,但喜欢能为大家筹到一点路费。青凤发现了关大义的行踪,但也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第25集

  马日升迫使大义与丹凤解除婚约,彩凤戏班面临即将离开上海的危机。痴情的晓凤向张峻提出结婚遭到拒绝。神秘包戏人出现,专点恶俗的《马寡妇开店》,开价一场五百大洋,点名让丹凤主演;在戏班成员纷纷表示拒绝之后,丹凤却出人意料地答应出演,并开价五千大洋。棋儿与大义来到戏院门口看到演出公示,都不敢相信丹凤会答应这种事情。表演前夕,原来丹凤另有打算,临时换戏为“梁红玉击鼓”,将五千大洋捐作抗日费用。顿时,剧院座无虚席,全场观众的抗日斗志昂扬。马日升得知此事,勃然大怒,质问丹凤并向她摊牌,告诉她之前戏班遭受到所有的风波都是他一手炮制的。丹凤为了戏班无奈答应嫁给马日升,但要求他放过戏班。马日升提出让关大义护送丹凤嫁到马府,以此羞辱关大义。棋儿劝说关大义气除掉马日升,大家才有希望。在郭云龙的鼓励下,彩凤班决定留在上海,继续唱进步的爱国戏。

第26集

  晓凤又意外发现自己怀孕。又在张峻的床上发现别的女人的长发;晓凤痛不欲生,青凤得知此事,替晓凤教训张峻。严东山的老婆找到他,表态可以接受金凤只要严东山不抛弃她。金凤门外听到真相后,看清严东山的真面目,毅然选择和他分手。窦男与关大义、梁管家密谋除掉马日升。出嫁那天,丹凤绝望地穿上新嫁衣。戏院门口,关大义护送新娘上车,马日升在马府门口看见喜车前来喜形于色,得意的他让关大义也进了马府。洞房内,马揭开新娘盖头,不料盖头下的女子竟然是他的原配夫人窦男。马日升大惊失色,窦男痛陈二人恩怨。争执之间,已埋伏好的关大义一枪击毙马日升。舞台上,“梁红玉击鼓”再次唱响。棋儿遁入空门,与青灯古佛做伴。关大义飞奔回戏院,与丹凤依依惜别。之后关大义跟随郭云龙投入到抗日队伍中,二人相约抗战胜利后再相会。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