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风雨交加的德式老楼里,国税城南分局的张局长死于非命,上千万增殖税发票被盗…,如此惊天大案牵出了一连串爱恨情仇、恩怨是非的往事。

  满腔热情、海外归来的年轻税官项钧在分局税案发生后,受命于危难之际,为防止税金流失,项钧开始艰苦卓绝的调查。工作展开非常艰难,来自分局内部副局长侯生安的设计陷害和有涉黑背景冷彪的从中干扰,使项钧腹背受敌。然而,黑衣人的神秘出现更让整个事件扑朔迷离…作案嫌疑人是税务局内部的监守自盗,还是另有其人,张局长命殒谁手?

  作风硬朗、干练的项钧局长深深吸引了刚从税校毕业的青春、活泼的少女——肖潇,她是化工集团董事长肖海洋的女儿,两人看似天生一对,但另一女人的出现则又掀波澜,他正是项钧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严雪。而严雪此时已是冷彪的妻子。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的情感,一边是年轻漂亮的董事长的女儿,一边是昔日的恋人,项钧该做怎样的抉择?

  而令项钧剪不断的还有与哥嫂的亲同父母之情。哥嫂从小供其读书,项钧视兄嫂如父母,其嫂病重入院,急需巨款、及哥哥项铜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因意外的争执重伤牺牲,这一切使为官清廉的项钧陷入痛苦…

  在整个事件中,来去无影踪的黑衣人到底是谁?每次只在夜晚出现的他,白天披着什么外衣?项钧与这名黑衣人展开了猎人与狡兔的追逐…而这一切是否会因黑衣人暗杀了化工集团董事长肖海洋而渐露端倪…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雷雨交加的夜晚,连海市税务局城南分局的副局长张万有在值班时被一神秘的黑衣人杀害。当晚,被宏宇集团的老板冷彪派去偷发票的闵乐等人也与黑衣人擦肩而过,以为撞鬼,惊恐万分。与冷彪里应外和的分局保安队长罗顺达发现了张局长的尸体,而且发现放在库房的1000册增值税发票也不见了。

  这一离奇案件很快在连海市传得沸沸扬扬。刚从国外学习归来的税务局官员项均在机场被连海市税务局许局长的女儿肖潇误认为是流氓,两人在误会中相识。

第二集

  项均的哥哥项同是城郊税务所的所长,项嫂患尿毒症,一家生活十分拮据。项均得到老局长的推荐去城南分局当代理局长。而老局长正是项均初恋情人严雪的父亲。老局长这一举动让女儿严雪非常不理解,几年前她和项均谈恋爱时,正是父亲的横加阻挠,她才被迫嫁给了市长的弟弟冷彪,导致了一段痛苦的婚姻。

  冷彪没想到会发生命案,担心罪行败露,让公安局的内线干掉了闵乐。他带着情人颜如玉转移发票时惊奇地发现从城南分局偷来的袋子里竟然是成捆的白纸。

第三集

  城南分局办公楼因为张副局长的死而变得很阴森,闹鬼之事传得沸沸扬扬,局里上下人心涣散。在这个时候到城南分局上任,项均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严雪无法面对自己的初恋情人,为了避免尴尬,提出调出城南分局,项均极力挽留。两人在街边谈话时被冷彪发现。冷彪怀疑妻子和项均藕断丝连,妒火中烧。

第四集

  原代理局长侯生安以为冷彪会助他登上局长宝座,谁知道半路杀出个项均。侯生安把内心的愤懑全部发泄到了项均的头上,在工作中不断刁难项均。

  分局的人事科长周春天与候生安是死敌,他明里热心帮助项均安排局里的工作,暗里却有着他不为人知的阴谋。

第五集

  项均为了顺利展开工作,特地去侯生安家拜访他,侯生安却毫不领情。此时的城南分局人心惶惶,税务征收工作处于瘫痪,项均内外交困。他决定住在局里,看看老的办公楼到底有什么鬼会出现。就在他值夜班的晚上,办公楼里发生了一系列奇奇怪怪的事,项均愈发怀疑分局内部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秘密一定跟遗失的1000册增值税发票以及张局长的死有关。

第六集

  为了整顿局里懒散的风气,项均召集局里所有的干部开会。会上,只有项均的哥哥项同迟到,候生安借题发挥,项均十分尴尬。为了严肃纪律,他不问原因就对项同作了严厉的批评和处罚,项同心有不满。

  发票没有偷到手的冷彪,派手下向一个叫“华仔”的人购买发票应急。

  1000册增值税发票的真正去向和“黑衣人”仍旧是个谜------

第七集

  城南分局的税收工作越来越严峻,在项均最艰难的时刻,严雪选择留下来帮助他度过难关。在调查工作中,发现两家企业有严重的偷逃税行为,一个是市里赫赫有名的海龙集团,另一个是冷彪的公司。而海龙集团的老总肖海洋就是连海市税务局许局长的丈夫,面对这样的局面,项均感到分外棘手。

  警方在侦破过程中发现了另一个犯罪嫌疑人胡卫兵的尸体,有关增值税被盗张万有被杀一案的线索又一次断了。同时,警方又发现了在死者张万有的指甲里有少量血样,这极有可能是犯罪分子留下来的。于是警方决定对城南分局内部的人员进行DNA检验。

第八集

  周春天以支持领导工作为名说服项均,要求和他一同住在局里。项均夜以继日,工作终于有了起色,可尽管和严雪同在一个屋檐下工作,他却发现严雪总故意回避他。看着项均一天天在分局站稳了脚跟,侯生安愈发心生恨意。他趁许局长检查工作之时,恶意污蔑项均。

第九集

  公安局经过DNA排查,却发现城南分局内部无人符合,于是把侦察范围不在局限在城南分局了。

  许局长接到许多匿名信,都是举报项均的。而她又得知女儿肖潇居然对“叔叔辈”的项均一往情深。城南分局为完成税收任务,开展税务工作大检查。而海龙集团却拒不接受检查。

第十集

  海龙集团老总肖海洋因为偷逃税款的事焦头烂额,他的情人林雅倩让他把女儿肖潇作为一张牌,去做项均的工作,拉项均下水。

  严雪越来越无法忍受冷彪的种种恶行,执意要离婚;同时项均再一次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更让她方寸大乱……

  “华仔”因为在连海有了冷彪这个大客户,决定到城南分局骗更多的发票。他假扮年轻帅气小伙在网上与在城南分局工作的皮丽展开网恋,而单纯的皮丽却不知是计------

第十一集

  周春天几次想转移藏在分局的发票,都因项均的存在而没有得手。原来“黑衣人”就是他。

  潇潇来看值夜班的项均,没想到她的未婚夫夏猛却在侯生安的挑唆下来分局闹事,惊动了在分局蹲守的警察。

  警察的出现让周春天紧张万分。他知道警方仍旧怀疑是城南分局内部人员作的案。冷彪一伙也开始怀疑黑衣人就在城南分局的内部。

第十二集

  连日的蹲守和观察,警方怀疑发票就藏在分局内部,于是对分局进行了大搜查,可是一无所获。他们怀疑公安内部有人通风报信,决定派外省警员参与蹲守。

  项同妻子病危,需要到大医院治疗。项同不愿让项均因为嫂子的事分心,借口自己欠了赌债找项均借钱,项均信以为真,不肯借钱给他,项同有苦难言,狼狈离开。严雪深信项同的为人,觉得肯定家里有急用,并自己给项同送去一笔钱。项同为了给妻子凑治病的钱,工作时间出去卖鱼,被侯生安举报到市局。

第十三集

  项同卖鱼的事被项均误认为是哥哥为了还赌债,就对他作出停职检查的处罚决定。严雪痛斥项均办事草率。

  项同为了不连累弟弟,提出辞职。严雪去找项均,告诉他兄嫂的真实情况,项均十分难过,项均内心的脆弱唤醒了严雪的爱,两人的感情之火再次点燃。

  周春天趁项均出去看望兄嫂的时候,伺机再次转移发票。却没想到项均回来了。

第十四集

  严父向严雪坦白,说自己当时为了仕途,曾经与冷彪一起恶意诬陷项均,拆散他俩,请求严雪能够原谅他。严雪知道后,内心更加痛苦。

  周春天和他的一神秘同伙越发感觉时间紧迫,决定赶快将发票转移出去并脱手。于是他打匿名电话要侯生安送三十万给他,否则将把候生安干的不光彩的事公布于众。

第十五集

  项均找到了嫂子所在的医院,无意中听到了项嫂对项同的指责,越发感觉自己对不住兄嫂。

  肖潇为了表达对项均的爱,时时处处照顾项均,甚至帮他嫂子交住院费。肖潇率真的行为让项均不知如何拒绝,十分为难。

第十六集

  周春天感觉时间不多,于是给项均和侯生安的饭里下药。侯生安把饭给自己的狗吃了,结果狗昏迷不醒。侯生安觉得情况不妙,跑出值班房间,没想却撞到了“黑衣人”,以为又遇见了鬼,大呼小叫的招来了埋伏在四周的警察。警察发现了昏迷的项均和周春天,急忙将他们送往医院。面对项均的危机状况,肖潇情绪失控。肖潇的失态让严雪感觉很不是滋味。

第十七集

  严雪带领下属去宏宇公司查账,发现丈夫所提供的全是假账。更发现颜如玉和自己年幼的女儿妞妞在一起,十分气愤,便给冷彪下最后通牒,要求他两天之内拿出真账待查。

  海龙集团的老总肖海洋试图补足税款,可林雅倩告诉他,他们虚开了十几亿的增值税发票,犯下的是死罪。肖海洋彻底绝望。与此同时,项均也发现海龙集团有脱逃税款的嫌疑,决定深查,可屡屡无功而返。肖潇为了证明父亲的清白,主动带人去海龙集团查账。

第十八集

  肖潇设计骗到了账本,可反被海龙的人打伤了税官,抢走了账本。城南分局不但没有收获,却被海龙集团反咬一口,说是税务局的人弄丢了账本。

  肖潇对父亲的所作所为十分失望。

  税务检查越来越严峻,冷彪担心侯生安说出真相,决定派人干掉他。

第十九集

  侯生安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决定和项均合作,他写了举报信塞到项均办公室,可被保安队长罗顺达发现,他把信交给了冷彪。

  由于盯梢警察的疏忽,侯生安遇害。这一事件让刑警队长更加怀疑自己的手下李凯副队长是内奸。

  项均感受到了事件的严重性,提高了警惕,积极配合警方,希望早日抓到黑衣人。

第二十集

  深夜,项均在安装隐形摄像机时被黑衣人打晕。同时,严雪在家中听到冷彪和一个陌生人打电话,从他言语中感觉分局会出事,立刻赶到分局,发现项均已躺在地上。黑衣人的猖狂让所有人惊恐不已。

  项嫂需要一大笔钱做换肾手术。冷彪暗地替他们交清了手术费用。就在这个时候,项均正赶往冷彪的公司查账,严雪考虑再三,决定给冷彪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