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49年十月,伴随着新中国成立的礼炮声,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新疆,在稳定了新疆的社会局势以后,驻疆部队响应中央的号召,一手拿着战斗的武器继续清剿反动和分裂势力,另一手拿起了生产的武器,开始了屯垦生产。为了稳定解放军指战员们的思想,使他们做好扎根边疆,长期屯垦戍边的准备,新疆军区决定从内地征召大批女兵入疆,解决驻疆部队指战员的婚姻问题。

  春铃和秋芳是正在内地读中学的女学生,两个人是同班同学,情同姐妹。由于卷入了一桩买卖婚姻之中,秋芳被迫要中断学业嫁给镇上的一个无赖。此时新疆部队正在镇上征召女兵,在春铃的鼓励和帮助下,秋芳逃到了征兵站,在最后一刻登上了女兵专列,而春铃也在匆忙之中忘了下车,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参了军,和秋芳一起来到了新疆。然而,在她们到部队以后,春铃和秋芳完全走出了两条不同的命运轨迹。

  秋芳被分配到师部工作,在师部医院当了一段护士以后,很快就同罗师长结婚,并得到了学习进修的机会。虽然起初她对自己的婚姻并不满意,但罗师长对她的宽容和细心关怀终于使她感动,她终于接受了罗师长,过上了幸福的家庭生活。

  春铃的命运则非常曲折多舛。她被分配到屯垦下野坡的三营,这里条件异常艰苦,每天都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但战士们在马营长的带领下战天斗地,他们以苦为乐,开垦荒地、修筑大渠,用自己的双手改变着大野坡的面貌。春铃在紧张工作之余,主动担负起了照顾烈士遗属翠莲的责任,她的漂亮和善良很快引起了三营很多官兵们的注意,成了男兵们集体暗恋的对象。

  老杨和胡铁几乎同时看上了春铃,一对战友很快就成了情敌,展开了对春铃的激烈竞争。老杨利用自己能经常外出买到东西的机会不断对春铃展开物质攻势,春铃对此不屑一顾,但是老杨却抢先在教导员吴大姐面前要求组织出面撮合,吴大姐答应了老杨的要求,做通了春铃的工作;不料胡铁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也立刻向吴大姐提出了同样的要求,万分为难的吴大姐不得不采用抓阄的方式来解决这个矛盾,结果幸运者是胡铁;老杨表面上接受了这个结果,内心则产生了深深的怨恨。

  正在春铃和胡铁已经开始准备结婚的时候,毫不知情的马营长向吴大姐表示了他对春铃的好感,吴大姐出于对老战友、老搭档的关怀,向他隐瞒了春铃已经与胡铁订婚的真相,又把春铃撮合给了马营长,胡铁不得不接受了组织上的安排,情绪低落,欲离开三营,马营长真挚的挽留使他又留了下来。

  然而,就在春铃即将与马营长结婚的前夕,春铃去师部看望秋芳后,在返回三营的途中被蒙面人强奸,现场证据显示胡铁有重大嫌疑,胡铁被捕入狱。遭受巨大创伤的春铃非常坚决地拒绝了马营长的结婚要求,伤心的马营长很快就和一直暗恋他的曾梅结了婚。老杨乘虚而入,赢得了春铃的信任,如愿以偿地和春铃结了婚。但婚后一、两年后,老杨又因为春铃没有生育而离开了春铃,与翠莲组成了新的家庭;正在这个时候,春铃发现强奸自己的蒙面人正是老杨。

  屡遭打击的春铃选择在远离营区的养猪场一个人孤独地生活着。在野外与正在劳改的胡铁的一次意外相遇,使她意识到胡铁蒙受着巨大的冤屈。为了给胡铁平反,为了让老杨得到惩罚,她开始上下奔走。在秋芳和罗师长的大力支持下,在马营长、居桩和翠莲等人的帮助下,案子终于真相大白,老杨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在下野坡迎来又一个大丰收的时候,无罪释放的胡铁终于和春铃在金黄的麦田边幸福地拥抱在一起。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解放初期,天山脚下的一座军营里,气氛异常凝重,大家都为刚刚发生的一件事感到震惊和气愤。原来一伙叛匪劫持了几名解放军战士逃走了。全营士兵纷纷请战。马营长保持着冷静,在师部罗师长的统一部署下,组织营里的一半士兵参与战斗,而把另一半留在营里继续农垦,继续为即将到来的新兵盖新房。

  一个叫杨德顺的班长没有能参与战斗,他觉得因为自己是收编过来的,没有得到其他人的信任,心里很不是滋味。

  与此同时,征兵工作在一座县城里火热的进行着。

  清纯质朴的少女春铃看到同学曾梅光荣的加入了解放军,不由十分羡慕,可是她不舍得离开一直照顾她的爷爷,不得不放弃了当兵的念头。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春铃情同姐妹的好友秋芳被家里人卖给了镇上的无赖薛家作媳妇。秋芳惊慌失措的向春铃求助。春铃给秋芳指出了她唯一的出路——参军。于是两个人在薛家人的穷追不舍下,匆忙赶往火车站,在火车就要开动的紧要关头踏上了即将运送新兵前往部队的火车。

  春铃为秋芳逃脱了薛家人的追赶而兴奋,却突然发现,火车已经开动,自己已经下不了车了……

第二集

  春铃急着想下火车,可同行的秋芳、曾梅都劝她留下来,跟她们一起去建设大西北。负责征兵的陈参谋也想方设法鼓励春铃参军。春铃犹豫了,陈参谋让她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多年前在她家养过伤的罗营长。春铃对这位英武的罗营长十分难忘,她觉得陈参谋好像就是那位罗营长,带着疑问,春铃重新上了火车,加入了参军的行列。

  马营长带着牛排长、胡铁等人执行罗师长布置的任务,途中找到了营里被劫持的翠莲等女战士。要么丢下战友不管继续执行任务,要么营救战友却可能打乱整个战场的部署。就在马营长面对这两难的选择难以作出决断的时候,叛匪嫌带着人质累赘,打算下毒手。

  没有犹豫的时间了,马营长当即展开了营救行动。一场激烈的战斗后,翠莲等战士被成功的营救出来,而牛排长则在战斗中受了伤,受到了翠莲悉心的照料。

  残余的叛匪向国境线方向逃窜,马营长急忙派胡铁向总部报告情况。胡铁在干路过程中坠马,又被两名叛匪追击,多亏一位名叫居桩的守林人相救,才脱离险境。为此,胡铁对居桩感激不尽。

  在枪林弹雨中出色完成任务的马营长万万不会想到,一幢不幸的事即将降临到他身上。他怀孕的妻子米脂不慎落入河中,被无情的河水卷走……

第三集

  米脂的离去给全营都蒙上了一层阴影。而负责照顾米脂的战士刘三则为自己没能照顾好米脂而深深自责。

  不知情的马营长在战斗结束后,没有赶回营里,反而带着部下去迎接新兵。

  春铃一行人下了火车才发现,她们要去的地方的艰苦程度远远超过她们的想象。下了火车还要走几十公里的路才能坐上运送新兵的汽车。而最让春铃生气的是,陈参谋好像根本不认识她。秋芳在其中调解,才发现这不过是一场误会,陈参谋根本不是当年在春铃家养上的罗营长。

  在分配单位的时候,秋芳和春铃被分开了。秋芳去了师部,而春铃和曾梅则一起被分配到了马营长所在的营里。

  马营长兴高采烈带着新来的女兵回到营里,却听到了米脂去世的消息。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立刻将这个铁骨男儿击倒。他不吃不喝,把自己锁在屋里发呆。

  米脂离去的消息给新来的女兵们也带来了不少触动,原来的欢迎会取消了,营里笼罩在一种悲伤的气氛中。

  几经周折,春铃在罗师长的安排下去了营部 医院当了护士。罗师长听说米脂离去的消息,亲自来到马营长所在的营里,以老朋友的身份鼓励马营长拿出勇气,活出个样来。

第四集

  罗师长在离开营部前,给营里负责婚嫁工作的吴大姐下了一条命令,一年内必须给马营长重新物色一个合适的媳妇。

  春铃慢慢融入了部队的生活,虽然艰苦,却有一种别样的滋味让她体会。

  在吴大姐的撮合下,牛排长和翠莲举办了婚礼,结为夫妻。在满地单身汉的军营里,这确实是一件大事。大家都在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迎来这么一天。

  青春活泼的春铃在翠莲的婚礼上尽情地跳舞,引起了胡铁的注意。而马营长却触景生情,想起了离去的米脂。吴大姐趁机劝马营长再娶一个,可马营长对米脂难以忘怀,根本没有心思想再婚的事。

  胡铁心里记挂着对他有救命之恩的居桩,带了自己亲手打造的匕首去看他。居桩一个人住在树林里,无亲无故,过着孤独的日子。这天他来到附近的乌苏镇吃饭,却看到一伙无赖在找老板娘苗子的麻烦。他出手制服了几个无赖。苗子对他产生了好感。

第五集

  春铃迎来了一个休息日。她急不可待的收拾好东西,动身去师部看望秋芳。热心的老杨驾着马车把春铃拉到师部,对春铃表示好感。可不解风情的春铃以为老杨对她不过是战友之间的友情,完全没理解老杨的意图。

  春铃和秋芳见面,有说不完的体己话。秋芳告诉春铃,她喜欢上了陈参谋。春铃对这个消息多少感到有点意外,可是想到秋芳的幸福,她也就不再说什么。

  胡铁听说春铃用的坎土曼坏了,特意把自己珍藏的宝贝拿出来,用作材料,给春铃打了一个新的坎土曼。

  胡铁和老杨都有了心上人,可是彼此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喜欢的是同一个人——春铃。

  翠莲怀孕了,这个好消息同时也引来了一个叫王强的战士的风言风语。胡铁等人都对传闲话的王强感到非常愤怒,可牛排长却大度的原谅了王强。

  胡铁送给春铃的坎土曼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春铃对胡铁非常感激,更坚定了胡铁追求春铃的决心。

第六集

  罗师长负伤住进了医院。胆小的秋芳鼓足了勇气,完成了给罗师长打针的任务。陈参谋也为她感到骄傲。

  胡铁和老杨都展开了对春铃的攻势,一个打野鸡送她,一个买糖送她。可春铃把这些礼物都送给了怀孕的翠莲。胡铁渐渐取得了春铃的信任,而老杨则找到翠莲,想让翠莲帮忙撮合。

  胡铁和老杨对春铃的热情态度让春铃觉得困惑。本来她以为战友之间完全可以有这样的情谊,可是在外人看来,胡铁和老杨对她的感情可绝不仅仅是“战友情”这么简单。春铃心里虽然也喜欢他们两个,可还是觉得感情没到想嫁给他们的份上。

  终于,胡铁和老杨来找春铃时撞到了一起。他们这时才发现两人喜欢的是一个人,顿时非常尴尬。两人是患难的战友,可在这个问题上却谁也不肯让步。

  老杨和胡铁都找到吴大姐,请吴大姐帮忙撮合为他们和春铃的婚事做主,吴大姐非常为难。

  罗师长突然做了一个奇怪的决定,他命人准备一桌酒菜,要招待秋芳,这让秋芳和陈参谋都感到非常意外。接下来更让他们意外的是,罗师长竟然在酒桌上向秋芳求婚。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完全搅乱了陈参谋和秋芳之间的感情。陈参谋脑子立刻陷入混乱当中。

第七集

  秋芳希望陈参谋能勇敢向罗师长坦白他们二人之间的感情,可陈参谋念在罗师长对自己的恩情的份上,决定隐瞒这一切,并从中退出,这让秋芳异常伤心。

  吴大姐找到春铃,要她在胡铁和老杨之间做个选择。春铃的回答让吴大姐非常无奈,她说自己还不想嫁人。

  秋芳独自来到营部,找到春铃,向她哭诉陈参谋的无情。陈参谋赶来一面劝说秋芳,一面诉说自己的苦衷,却更激怒了秋芳。她一赌气,决定嫁给罗师长,让陈参谋难过。

  吴大姐向老杨转达了春铃的意思。老杨起初灰心丧气,可经过吴大姐的劝说,决定不放弃,用实际行动来感动春铃。胡铁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两人在这件事上较着劲,关系也变得紧张起来。

  老牛执行巡逻任务迟迟不归,翠莲在后方为此惴惴不安。原来,老牛在巡逻时遇上了暴风雪,整个队伍都在恶劣环境中艰难跋涉着。王强在路上差一点遇难,多亏老牛相救才捡回命来。想起自己曾经在背后说翠莲的坏话,王强非常惭愧。

  在巡逻归途中,队伍遇到了意外,一位战士被残余的土匪杀死。老牛命令其他人回去报告,自己则留下了追踪敌人的踪迹。

  马营长派胡铁等人去迎接老牛。胡铁他们很快与回来报信的队伍汇合,大家一同返回去寻找老牛。

第八集

  胡铁、老杨等一行人按照老牛做出的标记找到了残匪的老窝,却始终没有看到老牛本人。他们趁残匪出动的时机,一鼓作气端掉了残匪的据点。胡铁根据残匪俘虏说出的情况,急忙出发营救老牛。

  可是等他们找到老牛,老牛已经英勇牺牲了。

  老牛牺牲的消息传回营部,马营长非常难过,为了翠莲和她腹中胎儿的平安,他决定暂时向翠莲隐瞒事情的真相。

  马营长骗翠莲说他们派老牛去执行另一项紧急任务去了,所以不能见到老牛。翠莲相信了马营长的话,感到非常失落。

  春铃明知事情真相,却还要在翠莲面前强作笑颜,心里非常难过。

  翠莲顺利生了一个儿子。为了有人能照顾翠莲。马营长特意把春铃调到了离翠莲家很近的炊事班。

  居桩在乌苏镇与上次结怨的几个无赖狭路相逢。无赖有备而来,要找居桩的麻烦。居桩,这一次是苗子及时把居桩拉进了自己的店里,才使居桩摆脱了困境。苗子请居桩留下来,做酒店的男主人。

第九集

  心事重重的翠莲始终不出奶水,把大家都急坏了。胡铁和老杨都想尽各种办法,搞来了牛奶和奶粉。

  翠莲对老牛的去向越来越怀疑,也总感觉身边的人有事瞒着他,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精神开始恍惚起来,一次忘了盖炉盖,差点酿成大祸。这让春铃非常担忧。

  胡铁和老杨对春铃的热情不减,春铃也开始动摇。终于,她做出了决定。她找到吴大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谁愿意陪她一起照顾翠莲,她就愿意嫁给谁。吴大姐找老杨谈话,老杨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春铃的条件,马上就喜滋滋的买起了结婚用的东西。

  春铃心里分不出更喜欢谁,可是当吴大姐说打算撮合她和老杨时,她再看到胡铁,心里似乎有点失落。

  老杨把自己即将和春铃结婚的消息告诉了胡铁,本以为木已成舟,胡铁也只能接受现实。可他没想到,胡铁竟然半夜去和吴大姐论理,说组织的做法不公平。胡铁和老杨谁也不肯让步,吴大姐无奈之下想出一个没办法的办法——抓阄。

  胡铁抓中了,老杨懊悔不已。

第十集

  老杨不甘心,与胡铁打起架来,可这也没有帮他赢回春铃。老杨见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只好知趣的退出了。

  春铃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消息的人,她没有表现得多么惊讶,反而很平静的接受了现实。

  秋芳和罗师长结婚了,可春铃却因疏忽错过了秋芳的婚礼。婚后秋芳才得知,原来罗师长和前妻有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养在乡下,这让秋芳非常接受不了。为此,她和罗师长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罗师长见秋芳怒气不减,找陈参谋来劝说秋芳,让陈参谋非常为难。带着罗师长布置的任务,陈参谋找到秋芳,想劝说她接受罗师长的孩子,可秋芳却提起旧话,说到陈参谋对她的背叛。两人不欢而散。

  春铃对翠莲细心的照顾感动了马营长,让他想起了死去的米脂。不知内情的马营长对春铃产生了好感。他找来吴大姐,请她帮忙撮合。吴大姐想起师长布置的任务,便没有把春铃和胡铁已经订婚的事告诉马营长。

  吴大姐想观望春铃的态度,却在无意中向翠莲说出了老牛牺牲的消息。翠莲当即昏倒在地。

第十一集

  在春铃的陪伴和马营长等人的帮助下,翠莲熬过了最难熬的时光。

  吴大姐擅自作主,决定劝说春铃和胡铁退婚。春铃没想到自己的婚事又出变故,她觉得这样做对不起胡铁,所以不愿答应。可是吴大姐提醒春铃,当初她自己曾经说过婚事由组织安排。春铃无话可说了,心里非常烦躁。

  春铃把吴大姐的打算告诉了曾梅,因为她知道曾梅心里一直喜欢着马营长。曾梅虽然没说什么,可心里也觉得很别扭。

  不知情的老杨和胡铁还在为春铃的事闹着别扭。老杨醉酒之后说出了真心话,胡铁没想到老杨早已接受事实,没想到他还是这么不甘心。

  春铃给秋芳写信,说出了自己目前的困境。秋芳把春铃接到自己家里,姐妹俩互诉衷肠。秋芳为春铃的前途考虑,坚持认为她应该嫁给马营长。春铃百般思量,觉得自己不能再对不起胡铁,还是坚持自己原来的决定。

  胡铁从工地回来,立刻就被吴大姐拉来。吴大姐劝他放弃春铃,惹火了性格暴烈的胡铁。

第十二集

  老杨听说了胡铁被劝退婚的事,不由幸灾乐祸。在他的挑拨下,暴怒的胡铁冲到营部,以匕首相威胁。紧接着,失去理智的胡铁绑架走了春铃,把她带到胡杨林里,强逼她立刻与自己成婚。刘副营长赶到,从胡铁手中救下了春铃。

  胡铁被关了禁闭。春铃想起事情不知不觉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不由伤心起来。刘副营长觉得事已至此,只能将错就错,瞒着马营长把事情解决了。

  经历了这件事,春铃也开始对胡铁的人品产生了怀疑,加上吴大姐的劝说,春铃也动摇了。

  胡铁认为春铃已经抛弃了他,对她恶语相向。两人决裂了。春铃做出了痛苦的决定:嫁给马营长。

  秋芳怀孕了,她把这个喜讯告诉春铃与她分享。多日愁眉不展的春铃终于破涕为笑。

  苗子与居桩过上了安稳的生活,可是没想到,一天客店里迎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他是苗子以为早就死了的丈夫老杜。他对苗子大打出手,咒骂苗子养野汉子。

第十三集

  胡铁知道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终于做出了让步。他向刘副营长请求调离,并递交了一份申请。

  马营长从师部开完会回来,对这段时间里因为他和春铃而发生的一系列事完全不知情,只是高兴的得知他和春铃的婚礼已经订好了日子。胡铁主动请求调离的申请引起了马营长的怀疑。在刘副营长和吴大姐的遮掩下,胡铁离开这里的真正原因才没有被揭穿。在马营长真诚的挽留下胡铁才同意留下来。马营长打算把自己的妹妹马兰介绍给胡铁。

  罗师长得知了秋芳怀孕的消息,没有高兴,反而劝秋芳不要为了生孩子而耽误学业。秋芳大感意外,又一次与罗师长翻脸。孤独的秋芳打电话给吴大姐,想把春铃接来跟她做伴。这一次又是老杨送春铃去师部。说起往事,两人心里都不是滋味。

  马兰被马营长的一封信骗到下野坡来,可是一见这荒凉的景象,气不打一处来。多亏马营长反复赔罪才勉强答应留下来住几天。

  经过反复考虑,秋芳觉得罗师长说的有道理,她也舍不得放弃学业,于是作了人工流产。

第十四集

  马营长交给吴大姐一项任务,就是劝马兰留在下野坡。

  一场大雨引起了山洪暴发,战士们正在修的大渠面临着严峻的考验。战士们全力投入到抢救大渠的行动中,这场面感动了马兰。可是无论大家怎样努力,大渠最终还是被洪水冲毁。马营长痛心的昏倒在地。

  罗师长没有责怪马营长,反而把责任归咎在自己身上。马营长鼓舞大家不要在失败面前气馁,要继续发扬拼搏精神,重新把大渠建起来。

  居桩来到苗子开的酒店,却被苗子拒之门外。苗子痛心的告诉他,丈夫回来了,他们两个以后不能再见面了。

  马营长不经马兰同意,就给她办了入伍手续。马兰跟马营长大闹了一场。

  春铃在秋芳家呆不住了,打算回到营区。可是在回去的路上,她遭到了一个蒙面人的袭击。等她醒来后,发现每个女孩最害怕的事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春铃的遭遇轰动了全营。马营长立刻开展行动调查罪犯。经过调查,全营里胡铁的嫌疑最大。这时,刘副营长和吴大姐也不得不把胡铁和春铃曾经订婚的是告诉了马营长。

第十五集

  秋芳得知春铃的事后,立即赶来把春铃接到了师部医院,并且叮嘱刘副营长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查出凶犯来。负责调查案件的人在犯罪现场找到了胡铁的匕首。马营长立刻下令逮捕胡铁。胡铁一口咬定,事情不是他干的。马营长把他移送师部保卫科。

  马营长决定把押送胡铁的任务交给老杨。老杨与胡铁暴发了新一轮冲突。

  胡铁的事平息下来后,大家不由想到了马营长的婚事。吴大姐劝马营长发生了这样的事,不要再娶春铃了。马营长不但不赞同吴大姐的主张,还坚持等春铃一出院就立刻举行婚礼。

  在医院里休养的春铃想了很多。她觉得遭遇了这样的事不是自己的错,可还是免不了别人的指指点点,她不想因此毁了马营长的前途,决定不和马营长结婚了。她毅然决然地了断了她和马营长之间的关系,并嘱咐吴大姐给马营长另物色一个。

  在吴大姐的反复劝说下,曾梅答应嫁给马营长。

  秋芳为春铃打抱不平,可春铃却一再说,这些都是她自己的主意,不能怪别人。她不仅不生气,还为曾梅高兴呢。

第十六集

  马营长和曾梅在预定的日子举行了婚礼。可是新婚之夜,马营长却以工作忙为由,去了大渠工地,把曾梅一个人抛在了洞房里。

  春铃在医院里呆不住了,打电话给吴大姐,请她派人来接她。老杨赶着马车来了,马车上还特意系着红花,这让春铃十分感动。

  春铃回到营区,看到已经来了新的铁匠顶替胡铁,物是人非,让春铃心里不免几分伤感。曾梅见到春铃,觉得很对不住她。可春铃却真心为她高兴。曾梅十分感动。

  春铃回来后,大家都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安安静静过自己的日子。只有马兰耐不住性子,戳破了窗户纸,把马营长对春铃念念不忘的真心话告诉了春铃,让春铃十分难过。

  曾梅觉察到了马营长对春铃和对自己态度的不同,顿生醋意。她毫不掩饰的把心里话告诉了春铃。

第十七集

  春铃承受不了周围一些恶毒妇人的议论,感到非常孤独。翠莲劝慰她,告诉她老杨心里还装着她呢。可春铃的心理还很脆弱,再经不住什么事,所以暂时没有嫁人的打算。

  曾梅对马营长百般温柔,可马营长还是那样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丝毫没有爱的感觉,这让曾梅非常接受不了。她跟马营长为此争吵,却没有任何结果。伤心之下,她提出要跟马营长 离婚,重新成全马营长和春铃。马营长一口回绝。

  王强因为帮了春铃的忙而受到妻子的训斥,春铃受不了王强妻子赤裸裸的羞辱,终于忍无可忍,出手打了王强妻子。虽然组织站在春铃一边,可春铃还是遭受了一些人的白眼和非议。

  曾梅看出了春铃的困境,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拿她和马营长的事来烦她,于是姑且把这件事放下不提。

  吴大姐觉得总不能让春铃长期这样下去,于是想把她嫁出去,可物色到的却是营里人品最差的老歪。老歪得意忘形,立刻就去找春铃对她动手动脚。春铃用胡铁以前送给她的匕首自卫,保护了自己。

  经过了这几件事,营里的男兵不知该拿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春铃,于是干脆见了她就躲。春铃的处境非常难堪。

第十八集

  胡铁被宣判了十二年徒刑,春铃听了,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她受不了周围人的目光,向吴大姐申请了一份不用见人的工作——去养猪。

  秋芳突然出血,被罗师长送往医院。医生告诉他们,秋芳以后再不能生育了。秋芳受到很大的打击,不问青红皂白的跟罗师长发起脾气来。罗师长劝慰她说,生不了孩子也不要紧,他们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可秋芳一下子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马兰学习归来,她热情洋溢的打算把《王贵与李香香》排成话剧,演给战士们看。她的这个想法得到了马营长的肯定。可是她又提出让春铃出演李香香立刻遭到马营长的否定。马兰不死心,又来找春铃本人商量,得到了同样的答复。

  在秋芳的努力下,春铃收到了调往师部的调令。她虽然舍不得翠莲等人可再也受不了周围人对她一样的眼光,心里很矛盾。

  就在秋芳马上要上路的时候,老杨突然出现了,他请求春铃嫁给他。春铃不再害怕,答应了老杨的请求。两人很快举行了婚礼。

  马营长为了改善跟曾梅的关系,充满诚意的向曾梅道歉,感动了曾梅。

第十九集

  罗师长把两个孩子接到了家里。秋芳看到罗师长跟孩子亲密的样子,想到自己以后再也不能生育,心里很不是滋味。罗师长派陈参谋来劝解秋芳。经历了这些事以后,两人都成熟了许多。他们不再动不动就吵闹,而是能平静的谈一些事。

  胡铁就被关在离营区很近的一所劳改营里,在那里他受到其他囚犯的欺负,却靠自己的方式赢得了他们的尊重。

  春铃和老杨经常以干妈干爹的身份去看望翠莲的儿子铁军。老杨看着人家的孩子,不由心痒,他也想有自己的孩子。

  曾梅也怀孕了,这更触动了老杨。因为春铃不怀孕,夫妻两人的关系渐渐紧张起来。

  在荒野参加劳改的胡铁看到了春铃,他请求春铃为她向上级递一个申诉材料。春铃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材料就被怒气冲冲的老杨撕毁了。情急之下,老杨说出了很多伤人的话,让春铃非常震惊。在翠莲的劝解下,两人才和好。

第二十集

  老杨几乎每天都在等着春铃怀孕的消息,给春铃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老杨几乎每天都在埋怨春铃不能怀孕的事,对春铃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怀孕几乎成了他们夫妻二人间唯一的话题。春铃自己也觉得很对不住老杨。

  大渠终于建设成功,整个营都一片欢腾。可马营长却在罗师长那里得到了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部队将改制为农垦军团,这意味着他们将脱去军装。

  部队改制的消息在营区里引起了强烈反响,很多人都一时难以接受。可马营长带头做了表率,即使脱去军装,他们仍然保持着同样的精神面貌。

  铁军得了急病,营区的医务室条件不够无法救治,翠莲只好求老杨把铁军送到师部医院去。铁军的病情很严重,多亏了老杨的帮助才没有酿成大祸。翠莲越来越感觉到,做一个单身母亲的艰难。她希望家里能有一位男人帮她支撑起这个家来。

  罗师长的孩子与别人打架被罗师长罚站。秋芳向孩子们问清了事情的来由,并帮助他们和与他们打架的孩子建立了友谊。秋芳因此获得了孩子们的敬重,秋芳也很兴奋,体会到了一个做母亲的快乐。

第二十一集

  营里的刘三被派往监狱工作,他意外地发现,胡铁就在自己管辖的监狱里。胡铁请求他出面,帮他洗清罪名,可刘三还是坚持认为,胡铁不是无辜的。

  春铃因为怀不上孩子又开始听到人们的闲言碎语,精神上承受着很大的压力。而曾梅顺利生下一个儿子,马营长兴奋不已。老杨眼红,回家对春铃发起脾气来。

  秋芳收到老家来信,说家里遭了灾,一家人都流离失所。罗师长主动站出来,答应为秋芳家修一幢房子。秋芳感激不已。

  老杨渐渐对春铃失去了信心。一天他趁着酒醉,向翠莲说出了想和春铃 离婚,娶翠莲的想法,让翠莲很惊讶。见翠莲没有一口回绝,老杨更大胆了。他索性回去找春铃商量离婚的事。不用老杨说,春铃已经猜出老杨想娶翠莲。她平淡的答应了老杨,让老杨都深感惊讶。翠莲心里觉得虽然对不住春铃,可自己一个人带孩子的日子也确实难以维持,于是便同意了老杨的计划。

第二十二集

  马兰排的《王贵与李香香》大获成功,收到了战士们热烈的欢迎,在各团巡演。她遇到了正在基层锻炼的陈参谋。

  老杨要与春铃离婚的请求遭到了马营长的坚决反对,可无奈春铃本人也坚持要离婚,只好勉强答应。马营长和曾梅都感到,春铃总是在为别人考虑,却从来不为自己的未来着想,可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子,却遭受了这么多的不幸。他们不禁为春铃感叹起来。

  翠莲和老杨结婚了,考虑到春铃的感受,他们没有大办,只是自己在屋里准备了几样酒菜。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陈参谋对马兰产生了好感,他为此特意来找吴大姐,请她帮忙撮合。马营长对陈参谋挺满意,可马兰本人听说了这个消息却觉得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她对陈参谋不过是同志间的友谊,没有别的特殊感觉。

  老杨虽然与春铃离了婚,可还是旧情不忘,但遭到了春铃的拒绝。一天春铃整理留下来的东西,突然发现了她以前丢失的镯子。她想起,这个镯子就是在自己被强暴那天丢失的。春铃这时才意识到,原来老杨才是真正的罪犯。

第二十三集

  春铃拿着镯子与老杨对证,老杨却死不承认,坚持说镯子是从居桩那儿买来的,并且从春铃手里抢走了镯子。

  翠莲为了维护家庭的完整,毫不犹豫地站到了老杨这边。她坚持认为春铃是嫉恨老杨抛弃她,才故意栽赃陷害。她和春铃发生了几次冲突,这让春铃非常伤心。

  孩子在学习上遇到了困难,秋芳又一次出面帮孩子解决了问题。她越来越感到作母亲的荣耀。而罗师长也越来越赞赏秋芳教育孩子的方式,他也参与进来。

  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春铃开始了自己的调查之旅。她去看望胡铁,让胡铁非常意外。为了证明老杨的话是否真实,她从胡铁那里打听到了找到居桩的方法。可是居桩的住所在树林深处,胡铁虽然一再阻止,可春铃决心已下,非要找到居桩不可。

  第二天天刚刚亮,春铃就踏上了寻找居桩的旅程。她的失踪引起了曾梅的不安。夜里还是不见她的踪影,曾梅终于觉得事情蹊跷,于是让马营长带了人去寻找春铃的踪迹。

第二十四集

  天亮时分,马营长终于把春铃找回来了。显然这一次她没有什么收获。

  于是她又一次去找胡铁。胡铁想到了第二个办法,他想起居桩曾提起过一个住在乌苏镇的女人,找到她也许就能找到居桩。按照胡铁的指点,春铃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苗子。可苗子似乎对居桩这个话题非常忌讳,显然她为此挨过不少打。

  就在春铃走后不久,苗子发现了一件蹊跷的事,一个政府正在通缉的土匪逃犯竟然和丈夫老杜有联系。苗子发现他们把一包东西藏在了酒店的地窖里。

  春铃的行动搅乱了翠莲一家人的生活,尤其老杨为此整天愁眉不展闷闷不乐。翠莲感觉到老杨的态度很可疑,于是向老杨逼问真相。老杨在几次否认之后,最终还是说出了真相,确实是他强暴了春铃。翠莲为此感到非常震惊,她一怒之下把老杨撵出了家门。可是翠莲想到这件事给铁军带来的影响,她打算帮着老杨掩盖事实真相。

  春铃开始向组织反映情况,以解救被冤枉的胡铁。组织也非常重视,立刻开始重新着手调查此事。可老杨和翠莲都对镯子的事矢口否认,调查陷入了僵局。

第二十五集

  因为证据不足,老杨很快就被解除了隔离审查。而春铃也几乎担上了破坏别人家庭的罪名。

  春铃为了给胡铁洗刷罪名,承受了很多痛苦。一次一次的挫折并没有让春铃气馁,她坚持一定要找到证据,为胡铁洗刷罪名,让真正的罪犯承受应有的惩罚。胡铁被她深深感动了。两人之间的感情在一步步加深。

  春铃向秋芳和罗师长求助。罗师长下命令重新调查此案。春铃又一次看到了希望。这一次陈参谋亲自来负责调查,春铃感到非常欣慰。她兴奋得向胡铁转述这个好消息。胡铁也觉得自己出狱似乎指日可待了。可是无论陈参谋怎么调查,都找不到任何有说服力的证据,翠莲和老杨一口咬定,镯子的事完全是春铃为了栽赃,自己捏造出来的。

  苗子终于鼓起勇气打开了那个丈夫藏在地窖里的包裹,发现里面藏的竟然是军火。而老杜发现自己的罪证被苗子发现,把苗子捆起来,关在了地窖里。

第二十六集

  罗师长因为胃病住进了医院,秋芳悉心照料,让罗师长感受到了秋芳对他的感情。一家人相互间的信任和了解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秋芳很高兴得看到,两个孩子和她跟罗师长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很有家庭的氛围了。

  就在老杜打算对苗子下毒手灭口的时候,苗子奋力挣脱了绳索,逃了出来。她不知该去何处,于是找到春铃,向她求助。春铃认为这事必须向政府报告,不能再包庇下去了。

  老杜被逮捕了,苗子与居桩重逢了。苗子请求居桩帮助处于困境中的春铃,居桩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陈参谋找不到有力的证据,无功而返。胡铁则要在监狱里继续呆下去。

  春铃为了救落水的铁军毫不犹豫地跳入冰水中,为此发起了高烧。狱中的胡铁听说春铃生了重病,再也呆不下去了。他逃出监狱,把春铃带到胡杨林里,请周围的树木作证婚人,和春铃举行了圣洁的婚礼。胡铁被带回了监狱,可春铃却怀上了胡铁的孩子。

  几个月过去了,春铃再一次为了胡铁来求罗师长。罗师长觉得再用以前的办法还是不会有结果,于是破例下达了一道搜查令。

  老杨听到风声紧,急忙悄悄溜走打算处理掉镯子这个证据,却被尾随而来的居桩抓住。居桩押着老杨当众揭穿了他的罪行,此时翠莲良心发现,也出面作证证实了居桩的话。一切终于真相大白了。胡铁被无罪释放。

  春铃和胡铁历经了无数的磨难,终于盼到了相聚的这一天。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