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七十年代初,荣家老大荣汉俊要把青松岭上美丽的姑娘姚来香娶到家里,可家里穷得连裤子都穿不上,老爹荣爷只好让他躺在炕上装病,等着媳妇进门。姚来香是荣爷用老二荣汉林换来的媳妇。荣汉林过继给姚家当姑爷,可他睡错了房,把姚来香当成其妹姚来芳,酿成荣汉俊的婚姻悲剧。新婚之夜,新娘姚来香在迷惑中疯狂地用剪刀扎伤了荣汉俊,荣汉俊从此惧怕这个美丽的媳妇。

  荣汉俊每天拼命到地里劳动,逃避这并不甜美的婚姻。队长鲍三爷的女儿鲍月芝看到荣汉俊家里贫困,给他出主意到镇北荒山种黑田,两人在偷种黑田时产生了爱情,却在民兵拉练时被梁家大儿子梁罗锅发现,善良的梁罗锅暗恋着鲍月芝,对荣汉俊与鲍月芝的秘密守口如瓶,可是时隔不久,邻村的人攀出了荣汉俊种黑地的秘密,就在荣汉俊想与妻子离婚娶鲍月芝之际,荣汉俊被革委会干事梁家二儿子梁恩华所抓,判刑入狱。

  鲍月芝顶着父亲鲍三爷的巨大压力生下了自己与荣汉俊的孩子,这竟是一儿一女的双胞胎,女儿取名鲍真,儿子取名鲍豆子。

  梁恩华对自己把荣汉俊投进监狱进行反思,于是开始农村调查。荣家有人逃荒被截悬梁自尽,荣爷率领族人搞了一场民变,梁恩华出面化解危机,并决定暗地里实施“借地于民”的冒险计划。

  “借地于民”在大旱之年挽救了蝙蝠乡,梁恩华又将荣汉俊提前释放出狱。“三中全会”后的联产承包责任制,使蝙蝠村终于迎来了历史上第一个丰收年,荣家和梁家庆贺丰收,搞了一个声势浩大的赛鼓会,梁家为鼓王世家,再次获胜,可是由于荣汉俊亵渎梁家神鼓,将梁丙奎老爷子气死,梁家与荣家再次结仇。

  荣汉俊准备跟姚来香离婚,将自己心爱的女人鲍月芝娶回家时,儿子小宝病死,姚来香思念儿子,眼睛突然失明,使荣汉俊束手无策。

  在荣汉俊被提拔为蝙蝠乡村村长之际,一个意外的悲剧又发生了。鲍豆子为抢救同学牺牲了。从没见过父亲的鲍豆子有个遗愿,请他的亲生父亲在他的骨灰盒前喊他一声儿子,这样就瞑目了。荣汉俊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不但没有承认自己就是孩子的父亲,还召集全村男人,让大家自首,鲍月芝悲痛欲绝,对荣汉俊彻底失望。

  荣汉俊开始办乡镇企业,搞皮包加工,疯狂地进行原始积累,后因为他感觉到要摆脱淘汰的命运,毅然决然地将假冒产品烧掉,离开了村庄到城里游荡。梁恩华当上了蝙蝠乡的副乡长,从城里找回了荣汉俊,使他重新树立决心,上马钢厂,开始了新的创业。

  鲍真与梁罗锅的儿子梁双牙产生爱情,迎接了丰收年之后,土地出现疲软,鲍真与荣汉林之女荣荣外出打工,在城里历尽坎坷,保住了自己的尊严,并在深圳做保姆期间有幸得到原始股挣了钱。

  三年过去,鲍真和荣荣回乡了。正当鲍真准备与梁双牙完婚的时候,荣汉俊遵照上级指示,重新调整村民承包田。售粮大户梁罗锅一家失去了很多土地,在秋天销售棉花的时候又被冯经理压级压价,气愤的梁罗锅一把火点燃了棉车。鲍真找到乡领导宋书记讨个公道,没承想冯经理是宋书记的舅爷。梁双牙为村民开垦荒地酬款,倒卖假麦种被警察逮捕,给梁家一个沉重的打击。鲍真和荣荣到城里为梁双牙聘请律师,打赢了这场官司。

  鲍真被推举为村长候选人,冯经理造谣,说鲍真和荣荣在城里卖淫,激怒了荣爷,在选举的关键时刻荣爷发难,使鲍真落选,并使梁双牙和鲍真的婚姻出现危机,梁双牙提出与鲍真退亲。蒙受冤屈的鲍真决定重新进城打工,这个时候母亲鲍月芝说出了她身世的秘密。鲍真震惊了,不相信荣汉俊就是自己亲爹。但是又不能不接受这个事实,她突然改变主意,决定留在蝙蝠村,和荣荣一起为了体现自己价值,用炒股的钱开垦了蝙蝠村的大片荒地。

  在大开发的经济热潮中,荣汉俊与外商在蝙蝠乡圈地,使梁家人再次失去土地,这个时候,鲍真被镇政府聘请为土地员,与荣汉俊滥用耕地行为做了艰苦斗争,清理了大量的空心村,使梁双牙等无地可种的农民回到土地上,梁双牙与陈秋兰离婚,想与鲍真重续旧好,但鲍真不同意,她要修复自己被土地和爱情带来的创伤。荣荣却在这个时候爱上了梁双牙。梁双牙发现心里想的是鲍真,躲避着荣荣,两个恋人双双陷入情感折磨的痛苦之中。

  荣汉俊的妻子姚来香到红螺寺出家之后,心里十分惦念着荣汉俊。鲍月芝为了女儿鲍真的幸福,把荣汉俊叫到当年种黑地的腰带山上,求荣汉俊出面成全鲍真和梁双牙的婚姻,荣汉俊不同意,决定给鲍真介绍一个钢厂技术员。荣汉俊想与鲍月芝重续姻缘,可是鲍月芝的心已经冷了,狠狠地拒绝了荣汉俊。在荣汉俊低沉的时候,弟弟荣汉林策动政变,想把荣汉俊整下台,荣汉俊得知后把荣汉林开除工厂,把家族式管理打碎,建立新型现代工业体制。

  入关之后的第二个秋天,梁大立种地累死了,梁双牙给大哥送葬,遇到村里放高利贷的荣汉林派人逼债,二人在灵堂前大打出手,一直爱着梁双牙的荣荣帮助梁家化解危机,使梁双牙父母心存感激。荣荣是荣汉林的独生女儿,希望父亲把梁双牙留下来,情绪低落的梁双牙接受了荣荣的爱,在村里搞起了为农民服务的经纪人协会,与恋人荣荣一起外出为村民卖粮食,梁双牙用自己超常的努力卖得了粮食,使他和蝙蝠乡经纪人协会声名大振。

  这时荣汉林扣留了经纪人协会卖出的粮款,并强行卖给农民劣质化肥,引发梁罗锅和乡亲们的反抗,梁双牙得知自己被荣汉林利用之后,毅然揭穿其阴谋,与荣汉林彻底决裂,使荣荣陷入情感痛苦。梁双牙的这一举动使鲍真感受到一个男人的魅力。这个时候,鲍真的现代农业理论和女人魅力征服了梁双牙,梁双牙反思自己走过的路,决定顶着压力与荣荣分手。

  乡里宋书记家里被盗,盗匪被荣汉俊所擒,荣汉俊决定“出卖”宋书记为蝙蝠乡除害,他把盗匪移交给了司法部门,宋书记被“双规”审查。

  鲍真大面积承包土地,引进德国免淘米生产线,将大米打进超级市场,真正地搞上了产业农业。

  小城镇开始繁华,鲍三爷、鲍月芝等人在痛苦中告别了蝙蝠乡进城,留在土地上的却是鲍真这样有文化的年轻人。鲍真发现,自己这一生爱的人梁双牙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在情感失利中继续寻找着爱情。

  2003年夏天,鲍真在蝙蝠乡搞起了新的农民经纪人协会。就在这个时刻,荣汉林因为放高利贷激怒了乡亲,荣爷在骂声中拿出了当年抗美援朝佩带在胸前的军功章,让乡亲们交给儿子荣汉俊,问问他还知道不知道啥叫土地,啥叫农民?

  荣汉俊回忆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终于在乡亲们的面前找回了当年的自己,把乡亲们的高利贷一笔勾销,并郑重地请鲍真,梁双牙这些新一代的农民重新带领蝙蝠村走向小康……

  鲍真,梁双牙等一代新的农民在这片赤热的土地上又开始了他们新的梦想和追求。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时候,蝙蝠村是个贫穷落后的地方,村里住着荣家和梁家、鲍家三大姓氏的几代人。这一年,鲍三爷当上了这个落后山村的生产队长。

  鲍三爷安排荣家老大荣汉俊在煤窑里挖煤,没想到自己的女儿鲍月芝偷偷喜欢荣汉俊,于是在小煤矿里对荣汉俊百般照顾。使得与荣汉俊一块挖煤的梁家老大梁罗锅非常生气。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丢了一条腿的荣二爷向来看不上号称鼓王的梁丙奎,直到老梁家的二儿子梁恩华从部队复员,当上了县里的干事,老梁家才在乡亲面前足足地骄傲了一把。

  煤矿爆炸时,荣汉俊不顾一切地救出了鲍月芝,死里逃生的鲍月芝在众人面前竟然一把就紧紧地抱住了荣汉俊。

  荣汉俊因为媳妇姚来香在嫁到蝙蝠村之前已经和自己的弟弟荣汉林有过那种事而耿耿于怀,虽然姚来香嫁过来不久就给荣家生了个儿子,但夫妻之间依然冷淡之极。

  那天晚上,一心只想种地的荣汉俊在鲍月芝的带领下偷偷爬上了腰带山,种起了黑地。

  在荣汉俊偷种的黑地上,鲍月芝和荣汉俊合伙种下了一棵纪念两个人情感的小桃树,在桃树下,荣汉俊暗下决心要和姚来香离婚,娶鲍月芝进门。

第二集

  年轻的荣汉俊和鲍月芝在腰带山上约会时,意外地被率领民兵上山训练的梁罗锅撞到。胆小怕事的梁罗锅碍着鲍月芝的面子,虽然没有将他在山上看到的事说出去,但荣汉俊在心里还是对梁罗锅产生了怨恨。

  荣汉俊种黑地好景不长,不久就被人发现,梁罗锅连忙向鲍月芝和荣汉俊解释自己什么都没说。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梁恩华从公社带人来,要抓走荣汉俊。从来不吭声的姚来香突然一改常态,死死拽住荣汉俊不松手,使荣汉俊终于感受到了姚来香对他的感情。

  鲍月芝看到荣汉俊在村里被示众游行心里非常难过,她觉得是因为自己出主意上山种黑地才害了荣汉俊,于是愧疚不已,并暗中决定要把荣汉俊的孩子生下来。

  鲍月芝对鲍三爷说出了自己和荣汉俊的关系,鲍三爷情急之下,让鲍月芝嫁给在蝙蝠村下放改造的右派份子王长清。

第三集

  看到腰带山上荣汉俊种的黑地里被砍倒的庄稼,荣爷气愤之极!

  荣爷告诉梁恩华,这些黑地是以前队里扔下不种的,过去政策好的时候能打很多粮,荒了这么多年,本来就很可惜。要是这些庄稼不砍倒,等到秋收再割,少说也能养活几十口人……这个情况引起了梁恩华的注意。

  梁恩华将种黑地的农民绳之以法后主动留在村里,开始对农村的土地问题进行调查。

  其实梁家老大梁罗锅从小就暗恋着鲍月芝,荣汉俊被抓走后,他经常暗中注意着鲍月芝生怕她想不开。看到鲍月芝难过,自己也像丢了魂似的。

  为了见荣汉俊,鲍月芝不顾鲍三爷的阻拦独自离家出走,她要孤身一人到很远的劳改农场去找荣汉俊。

  谁知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了荣汉俊,可荣汉俊为了不牵连鲍月芝,张口就说不认识她,也不认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时绝望的鲍月芝想在火车站一死了之,却又被好心的劳改农场干部救了下来。

第四集

  一天夜里鲍月芝偷偷回到了蝙蝠村,她执意要将荣汉俊的孩子生下来。

  为了保住鲍家人的脸面,鲍三爷无奈在村外找了一座空房子,将鲍月芝赶出家门。

  鲍三爷赶来了一架毛驴车,用草把鲍月芝盖上后藏好,临走时,还逼着月芝答应与村里下放改造的右派分子王长清假结婚,并说,将来生出来的孩子也要算在王长清的身上。为了保住孩子,鲍月芝只好同意。

  梁恩华抓了荣汉俊,并没有感到高兴。他给县革委会写申请,要求留在村里继续作农民现状调查,正赶上春季大旱,蝙蝠村出现农民逃荒,一户被追回的农民回到家里生活无着,悬梁自尽。荣爷再次被激怒了,他要带领荣姓的族人罢收罢种,幸好梁恩华及时赶到,救活了那个农民,才避免了事态进一步扩大。

  梁恩华无意中在村外的空房子里见到了鲍月芝,鲍月芝对他冷潮热讽,说他抓荣汉俊是公报私仇……鲍月芝的骂,使梁恩华开始了更认真的思索,并连夜与鲍月芝的假丈夫王长清就农民的出路问题促膝长谈。

第五集

  梁丙奎怕农民闹事影响到梁恩华的前程,劝他赶快回城,没想到梁恩华却执意要给公社写信替老百姓说公道话,还根据自己长时间的调查研究的结果,正式向上级提出了“借地于民”的设想。这下可惊呆了梁丙奎和梁罗锅。

  王长清带领村民出村务工寻找生计,梁罗锅却风风火火地和民兵赶到村口阻拦,并扬言要抓王长清,这时,梁恩华从公社赶回,高兴地向大家宣布:公社已经同意乡亲们有组织地外出打工了。

  鲍月芝的孩子出生时难产,梁老爷子带领全家来到鲍月芝住的老宅子击鼓助产,鲍月芝终于在鼓声中平平安安地生下了一男一女龙凤胎,梁家祖传神鼓再次扬名。

  孩子生下后荣爷不认,鲍月芝不怪荣爷,让两个孩子随了母姓,大的叫鲍真,小的叫鲍豆子。

  实行“借地于民”后,梁恩华留在了蝙蝠乡公社。梁恩华打算救荣汉俊出狱,因为梁恩华认为荣汉俊是个大能人,当年他种黑地被抓是冤枉的,而今天救他出来,正是为了农村的发展。

  自小就没有爹的鲍真性格像个小男孩,什么都不怕。她每次追问鲍月芝自己的爹是谁,都被鲍月芝狠狠的骂回来。鲍真认为自己的爹出不了蝙蝠村,就带着弟弟鲍豆子坐在坐槐寺门前守着,看着村里来来往往的男人,猜测谁是他们的爹。

第六集

  鲍真和鲍豆子因为没有爹,受尽了村里小孩的欺负。有一天,村里的小孩骂鲍豆子是野种,鲍豆子很伤心,正在坐槐寺的老槐树下哭泣时,见到了提前释放出狱的荣汉俊。

  荣汉俊出狱后,找到鲍月芝,鲍月芝说姚来香在这些年里替荣汉俊照顾老小,不容易,让他不要再想离婚的事了,自己一个人带着鲍真和鲍豆子过。

  无奈和失望之中,荣汉俊告诉鲍月芝,他不想在村里呆下去了,要出去做买卖。

  没多久,荣汉俊做买卖赚了钱又回到蝙蝠村,他弟弟荣汉林听说后连忙风风火火地把全家从山上搬下来落户到蝙蝠村。他和他的媳妇,姚来香的妹妹姚来芳两口子一心就只想着汉俊带回来的钱,使荣汉俊对他们很恼火。

  荣汉林的女儿荣荣和鲍真成了好朋友。鲍月芝虽然愿意让荣荣和鲍真成为好朋友,却不让鲍真出入荣家,这使小鲍真感到很奇怪。

第七集

  荣汉林死皮赖脸地找荣汉俊借了五千块钱去新疆倒卖毛驴,想回到村里卖,结果驴没卖成,钱也全赔进去了。

  荣爷只得当着乡亲们的面儿跪下来,求大伙儿帮着卖驴。

  一心只想挣了钱回村与鲍月芝结婚的荣汉俊见鲍月芝不理自己,作为权宜之计,只好“借驴下坡”先在村里开了全蝙蝠乡第一个乡镇企业——汉俊皮革厂,想等着鲍月芝原谅自己的那一天。

  皮革厂在副乡长梁恩华的帮助下有了很大发展,荣汉俊也感到自己一天天的开始在乡里有了势力,可不管荣汉俊有多少钱还是有多少势力,鲍月芝却始终拒绝荣汉俊的追求。荣汉俊因此向荣汉林说出自己心中的苦闷。

  乡里要举行赛鼓大会了,在赛鼓时,梁罗锅背着梁丙奎把荣汉俊的皮包广告贴到了自家的鼓上,惹怒了梁丙奎。

第八集

  梁恩华告诉梁丙奎自己推荐了荣汉俊当村长。梁丙奎一时想不明白。因为梁丙奎这老爷子最看不上荣汉俊那种一夜乍富的人,自己的大儿子梁罗锅没出息,跟着荣家后面乱张扬,更让他气不打一处来,于是梁丙奎老汉背着梁罗锅,带着大孙子梁大立和二孙子梁双牙偷偷将祖传的神鼓藏在了河边的泥铺子里。

  梁罗锅去找荣汉俊要广告费,机智的荣汉俊却告诉梁罗锅,如果能把泥铺子租给他,一个月给他五千元钱,于是,急于发财的梁罗锅背着梁丙奎将泥铺子租给了荣汉俊。

  梁丙奎回到泥铺子查看的时候,发现了荣汉俊和几个人躲在泥铺子里,正用梁家祖传的神鼓当桌子打麻将,这岂不是有意玷污他鼓王的名声吗!一气之下梁丙奎老汉报了案。

  荣汉俊因为赌博再次被抓了起来。

  泥铺子里,梁丙奎发现祖传的神鼓被捅漏了,而且,鼓里面藏了很多很多的钱。

  贪心的梁罗锅一时眼红,逼问梁丙奎将那些钱藏在哪了,梁丙奎矢口否认见过那些钱。经过一番思前想后,梁丙奎决定偷偷带着钱到县城公安局报案,谁知前脚走后脚村里就传出梁丙奎窝藏钱款的谣言。

  梁丙奎为了不让荣汉俊当村长和梁恩华发生冲突。在村里人的谣言压力下,梁丙奎独自住进了泥铺子,终日饮酒与鼓为伴,最后在击鼓中含冤而死。

  梁罗锅悲痛欲绝,发誓不再和荣家人共事。

第九集

  为了让全村人致富,梁恩华再次保荣汉俊出狱,不久,荣汉俊正式被任命为蝙蝠村村长。

  荣家情况越来越好,荣爷想要修房子,却被一心只想要离婚的荣汉俊阻止。

  荣汉俊为了和姚来香离婚,对姚来香越来越冷淡。荣家的二层楼盖好了,他们的孩子却因为发高烧病死了,从此姚来香在荣家更加沉默,最后失明了。

  荣汉俊对这个不言不语,每天就是打坐练功的女人感到厌烦。于是为姚来香请来了号称是“红螺寺的女法师”的胖女人,企图劝说姚来香出家。姚来香在“女法师”的劝说下,对荣汉俊心灰意冷,决定出家。

  荣汉俊还是想和鲍月芝结婚成家,又怕她这么多年不结婚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男人,就暗地里让钢厂门卫老孙跟踪,后来得知鲍月芝在外面并没有其他的男人。

  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那年村里下大雨,鲍豆子在学校抢救同学时被房梁砸了头,死了。临死前,鲍豆子留下的遗愿:想让自己的亲爹亲自己一下。荣汉俊为了弥补自己心里的亏欠,决定在村里给鲍豆子举行追悼会。

  关于鲍豆子的亲爹就是荣汉俊的传闻越来越多,荣汉俊为了他当村长的前途,堵住流言,竟然煞有介事地在村委会召集全村的青壮年男人,当众审问谁是鲍豆子的爹。荣汉俊的做法惹怒了鲍月芝,鲍月芝告诉荣汉俊,从此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荣汉俊不甘心,在彻底绝望之后再次施展手腕,当众烧了皮包厂的假冒伪劣的皮包,为他在蝙蝠乡进一步扩大影响铺平了道路。

第十集

  荣汉俊送别姚来香到红螺寺出家后,心里却非常乱,想想这些年走过的沟沟坎坎,不由一声长叹。

  几年过去了,当年的小鲍真和小双牙都已经长大成了人。这年夏天,村长荣汉俊来告诉梁罗锅,现在,打工回乡的人多了,恐怕地是保不住了。把梁罗锅吓得连忙让双牙给荣汉俊送礼钱,好保住自己“产量大户”的荣誉。

  在拦截收割机的秧歌队里,几年来一直守在村里干活的梁双牙终于见到了从城里打工回来的鲍真和荣荣,梁双牙对鲍真的思念之情愈发强烈。

  听说鲍真和荣荣回村,梁罗锅又起了疑心,担心她们俩回来是为了分承包田,梁双牙给村长送完礼回家,在自己家里看到了日夜思念的鲍真,为了让梁罗锅放心,梁双牙憨憨地问鲍真是为什么回村的,鲍真笑着告诉梁双牙,这次回来就是要和他结婚的。

  荣荣和鲍真去看望荣汉俊,碰到了乡党委宋书记的小舅子冯玉民。这家伙,这些年来在乡里开公司,手里有几个破钱就到处乱折腾,一见到漂亮的鲍真,冯玉民又开始打坏主意了。

第十一集

  为了追回被“经济开发区”划分出去的土地,荣汉林提出利用鲍真亲近冯玉民,替村里人要回被占用的土地,没想到话音未落被荣汉俊大骂了回去。

  回乡的人开始抢秋了,梁双牙被派到玉米地里守着,整夜整夜的护秋。

  荣汉俊到梁家,告诉梁罗锅要收土地划分款,每户三千多块钱,梁罗锅非常生气,连连抱怨。

  荣汉俊非常支持鲍真,让鲍真将自己的存款存入信贷社,贷款开荒。还告诉她,由于冯玉民不断纠缠,使得他也很被动,如果鲍真肯替村里人多接近冯玉民,要回他霸占的土地,将来就可以多分给梁双牙家一些土地。

  鲍真听了荣汉俊的话,不由地想起自己和荣荣在城里打工时受尽了城里人的欺负,后来是靠卖股票赚了一大笔钱,才终于又回到了村里的,为了给梁家人要地,她答应荣汉俊陪冯玉民吃饭,临行前想了个计策嘱咐荣荣一番。

  梁双牙护秋,抓住了偷玉米的田凤兰母女,田凤兰的丈夫外出打工时受了伤,现在仍躺在炕上,听了田凤兰的哭诉梁双牙产生了同情心,并许愿以后有事尽管找他帮忙。

  荣荣急冲冲的来找梁双牙,告诉他鲍真被冯玉民带走了,梁双牙着急万分。

  冯玉民把鲍真带到一间办公室里,鲍真一边喝酒一边应付着冯玉民,让他把归还土地的合同签了。冯玉民不怀好意,一个劲儿和鲍真嬉皮笑脸,正在这时,梁双牙和荣荣冲进门来,猎枪走火,吓坏了冯玉民,双牙和荣荣救走了鲍真。鲍真和冯玉民的怨恨从此结下。

第十二集

  鲍真把占地契约交给荣汉俊,要求荣汉俊带她到土地上看看。鲍真看到久违的土地,激动不已。

  鲍真和荣荣商量将自己的存款存入信贷社,以存放贷,给村里开荒。荣荣同意了。

  鲍真和荣荣把自己存的二十万元钱用别人名字存入乡信用社,并让荣汉俊替她们保密。

  冯玉民从信用社得到消息,找到荣汉俊想要承包开发荒地。荣汉俊骂走了冯玉民。

  上级下达的冬小麦种植面积增大,麦种开始紧俏了。梁双牙想给村里人买点麦种,自己也好从中赚点钱开荒。于是,他通过邻村的王秃子,找到城里的一家希望公司,公司经理答应替他们调来麦种。

  由于冯玉民从中作梗,鲍真那笔“以存放贷”的开荒款没能拿到。鲍真不听荣汉俊的劝告,坚决不向冯玉民低头。

  梁双牙的麦种卖的很好,正在他高兴的时候,卖棉花却出了问题。

  原来是冯玉民故意对棉花收购压价压级,惹怒了梁罗锅。梁罗锅一气之下点燃了棉花车。

  鲍真带着梁家到乡政府门口要见宋书记,荣汉俊匆匆赶来,劝说鲍真回家。鲍真威胁如果不解决这件事情,就告到县里。

  入冬后,宋书记任命鲍真为村长助理,引来鲍月芝的不满。鲍月芝对荣汉俊的态度引起了鲍真的逆反心理,也使鲍真更加怀疑自己的亲爹到底是谁。

第十三集

  村里终于重新承包土地了,梁罗锅不像其他的村民一样喜气洋洋,他一直装病在家,气得媳妇玉环直跟他吵。

  梁罗锅看到这些年来自己精心伺候的土地都被打工回村的人分走,心里别提多难过了。他索性放弃了争取一块好地的机会。

  由于嫉恨鲍真,冯玉民经常到荣爷面前造谣生事,说鲍真和荣荣在城里的时候肯定没干好事,不然她们俩小丫头哪来的那么多钱?荣爷信以为真。

  到冬小麦出苗时村里人才知道,梁双牙的麦种是假的,卖麦种的钱也被王秃子给贪污了。梁双牙到城里找那家种子的公司,却发现公司早已没了人影。梁双牙在派出所报了案。可因为卖假种子,梁双牙又被警察抓走,让梁家人是去了主心骨。鲍真出主意,让梁大立去县城找梁恩华。

  荣爷听说了梁双牙的事,到梁家看望梁罗锅。他告诉梁罗锅,外面风传鲍真和荣荣在城里没学好。梁罗锅将信将疑送走了荣爷。

  荣汉俊到梁家告诉鲍真梁双牙是因为卖假麦种,所以被抓起来了。荣汉俊联想到自己当年被抓的事,决定为了鲍真也要救梁双牙。鲍真认为应该用法律救梁双牙出来。

  鲍真不甘心,亲自到深山里找王秃子了解情况,险些遭遇侮辱。

第十四集

  鲍真回到梁家,将梁双牙的情况告诉了梁罗锅。

  荣汉俊宣布了收土地提留款的决定,被鲍真看出了涨幅过大的破绽。

  鲍真正准备找宋书记反映提留款问题时,赵律师来到梁家,他说由于鲍真及时提供了情况,县里假种子公司的人已经被抓到了,梁双牙也属于被坑害的农民,马上就可以放出来了。过几天鲍真就可以去城里接梁双牙回家了。

  冯玉民又跑到荣汉俊家里提了想承包土地开荒的事。被荣汉俊拒绝。冯玉民想挑拨荣汉俊和鲍真的关系,没想到荣汉俊却替鲍真说好话,让冯玉民很费解。

  鲍三爷用红砂掌治好了梁罗锅的歪脖。

  乡里的王助理到蝙蝠村催提留款,鲍真宁可不当村长助理也要给村民讨个公道。宋书记只好亲自到蝙蝠村收提留款,也受到鲍真阻拦,一怒之下,宋书记免了鲍真村长助理的职务。

  大年二十九,鲍真到乡养老院找到了徐县长,汇报了村里多收土地提留款的事。徐县长让宋书记回乡以后立刻改正。鲍真在村里名望大振。

第十五集

  荣汉俊张罗着重新民主选举村长。鲍真的选票高出其他候选人,谁知荣爷从中作梗,当众说出鲍真在城里没做好事,在村民中引起骚动。选举结果无效,也没有人相信荣荣和鲍真的话。梁双牙恶血冲头,竟然当众打了鲍真。

  鲍月芝看到鲍真痛苦的样子劝她回城里,并在无奈之下说出了荣汉俊就是鲍真的亲生父亲的事实。鲍真听了之后大吃一惊,反而决定不回城里了。

  荣荣因为梁双牙不理解鲍真,在田里找到梁双牙,狠狠骂了一顿。

  荣荣找鲍真说不理会村里人的胡言乱语,自己开荒种地。

  在自己开荒的土地上,鲍真和荣荣感慨自己的不幸,两个人发誓“女人也要拥有自己的土地”。并把自己开出的地命名为“处女地”。

  荣汉俊到地里找到了鲍月芝,说自己想要娶鲍月芝。鲍月芝想起了死去的鲍豆子,拒绝了荣汉俊。

  鲍真一个人走在大平原上,遇到了曾经因为是右派,当年被下放到蝙蝠村里,做过几天鲍月芝假丈夫的王长清。

  1992年经济改革大潮。上级下达指标,让蝙蝠乡也承包了经济开发区,荣汉俊将梁家的地圈进去,梁家和其他农户一样再次无地可种了。

  无奈之下,梁双牙只和陈秋兰开起了小卖部。

第十六集

  红星轧钢厂被评为十佳明星企业。在挂牌仪式上,鲍三爷带着村民揭发钢厂的废垃圾污染了稻田。荣汉俊坚决不赔偿农民损失,惹怒了鲍三爷。

  这时突然传来消息说鲍三爷因为想不开喝农药自杀了,梁恩华马上赶到乡政府和宋书记等人商量解决办法。

  梁恩华到医院看望鲍三爷,说要通过打官司解决污染稻田的问题。在医院他听说鲍真就要回来了,这段时间里她一路走一路考察,写出了关于土地的报告,现在,她已经是县里的土地管理员了。

  稻田污染案开庭了,梁恩华的一番表白赢得了大家的敬意。

  村里闹蝗灾,梁双牙和未婚妻陈秋兰到城里进灭蝗药。路过梁家以前的承包田时,梁双牙在荒废的田里挖了一棵仅存的麦苗回家,种到了陈秋兰的君子兰的盆里。

  鲍三爷自己在山上开荒种地,得到了梁双牙的敬重。

  梁双牙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说到底是个农民,还是应该种地,于是他找到在山上帮着鲍三爷开荒的鲍真,打算租种韩国老板买下的经济开发区的地。

  梁双牙回到家里说了要种地的事,他娘玉环拿出多年的积蓄让他请韩国老板吃饭。

第十七集

  梁双牙在荣汉俊等人的安排下见到了金老板,在饭桌上,金老板百般刁难梁双牙。梁双牙一怒之下用刀划破了自己的胳膊,赢得了种地的权利。

  陈秋兰要在城里开洗头房,听说梁双牙要回去种地两个人吵翻了。

  鲍真和荣荣到田里找到梁双牙,梁双牙告诉她们他和陈秋兰完了。荣荣对梁双牙产生了感情。

  陈秋兰在城里和她的表哥不干不净的,让梁双牙产生了退婚的念头。玉环为梁双牙的婚姻着急。

  鲍真告诉梁双牙,现在耕地越来越少,为了解决土地问题,要开始整理长年没有人住的“空心村”了。梁双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

第十八集

  荣汉俊和土地管理员鲍真在村里讲清理空心村的重要性并宣布开始清理。

  梁双牙要带头推自己的老宅子,没想到遇到梁罗锅的阻止。就在梁双牙为难之际,玉环出来替他解了围。

  没想到,村里清理出来的那一小片土地还是没分给梁家,梁双牙想起自己这些年的情况,痛苦万分,想和鲍三爷一样到山上开荒种田,鲍真就主动陪着他到山上找到了鲍三爷。

  玉环叫梁双牙回家吃饭,告诉梁双牙村长杨广田让梁双牙去城里拉粮食,梁双牙心想可以借机找陈秋兰把两个人的事情解决了。

  梁双牙到城里的洗头房找到陈秋兰,两个人说好分手。

  面对进口粮食,祖祖辈辈靠种粮为生的村里人谁也不想领,梁双牙手里捧着进口粮说:“我们可都是种粮的呀!”一句话感动了村民和荣汉俊。

  梁双牙到鲍真家找鲍真,两人重归于好。梁双牙决心要娶鲍真。两个人亲热的时候被荣荣撞上,荣荣很生气的走了。

  梁双牙和鲍真到山上找可以开荒的土地,却被泥石流困在山洞里。

第十九集

  五天五夜,村里人终于救出了被困在山上的鲍三爷和被困在山洞的梁双牙和鲍真。三个人被送到医院抢救过来。

  荣荣知道梁双牙和鲍真这下子可真是生死之交了,在家里大哭,跟他爹荣汉林说,怎么大雨没把我关在山洞里五天五夜呀!

  梁双牙租种的开发区的土地眼看就可以收秋了,谁知金老板却要收回土地。

  荣汉俊为了帮梁双牙再争取点儿时间,让韩国人等秋收之后再开工,与鲍真一起请开发区刘主任吃饭,没想到刘主任一口一个破坏改革的大帽子,根本没把农民的血汗当回事,气得荣汉俊差点和刘主任打了起来。

  最后梁双牙决定不能失信,答应让金老板收回土地。

  铲掉庄稼那一天,梁双牙登上了开发区的楼上最后看了一眼他种的地。

第二十集

  这一年的冬天,荣汉俊从县里开会回来。他告诉梁双牙,刚刚结束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决定要进行第二轮土地承包,还要推行农村税费改革。让梁双牙和鲍真别再山上开荒了。

  梁双牙把这件事情告诉梁罗锅和鲍家的人,大家都非常高兴。

  梁双牙看到金老板收回土地后,并没有立刻开始施工,土地荒废了。梁双牙非常伤心。

  第二次土地承包结束后,梁家和鲍家都得到了应得的土地。

  可就在这时,宋书记又来告诉梁恩华,荣汉俊被山西煤矿的人带走了。梁恩华四处找人凑钱要去山西救荣汉俊。

  荣汉俊被抓后自己逃跑,脱身时却意外受伤了。梁恩华把钱交给债主,把荣汉俊送到医院。荣汉俊拉着梁恩华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

  冯玉民手下的人到轧钢厂催债,抢走了荣汉俊的桑塔纳。

  梁恩华组织轧钢厂的工人开股份制改革的会议,却意外的了解到了轧钢厂正面临破产,荣汉俊只知道利用家族管理,却没注意他自己的亲弟弟荣汉林……

第二十一集

  鲍三爷租了村里人的地,村里的人在为鲍家干活。

  荣荣早上找梁双牙去城里卖粮食,被睡梦中的梁双牙当成了鲍真,荣荣心底对梁双牙的感情再次被梁双牙挑起。

  梁双牙和玉环到鲍家领奶牛。鲍真和梁双牙约定好梁双牙先帮鲍家干两个月的工。鲍真对梁双牙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希望梁双牙能帮她。

  鲍月芝让荣汉俊上山来看姚来香,姚来香告诉荣汉俊荣汉林的阴谋。荣汉俊带病回到厂里,改换厂里的领导班子,开除了荣汉林。

  梁双牙熬了几天给鲍三爷设计的种植格局方案被鲍三爷否定了。梁双牙受了打击。鲍真看到地上被撕碎的方案书找到梁家,却没碰到梁双牙。

  鲍月芝明白鲍真的心思,鼓励她和梁双牙再和好,她把荣汉俊约到腰带山上的桃树下,想让荣汉俊同意鲍真和梁双牙的婚事,没想到荣汉俊还是提起想和鲍月芝重归于好的事。

  荣荣告诉梁双牙,给鲍家打工的几家人密谋要合伙给鲍家使坏。梁双牙趁天黑,给鲍家送了信。第二天一大早就和荣荣到城里卖剩余粮食了。鲍真得知了梁双牙和荣荣一起进城的消息,在梦里喊出了责怪梁双牙的话。

  中国即将入世的消息让鲍三爷坐立不安。他打算把土地转让出去了。

第二十二集

  鲍三爷将土地退给村里人,村里人怕赔钱不愿意接。梁双牙提出自己要承包所有的土地。

  由于王长清帮助,梁双牙很快将村里的余粮卖掉,一度又成为村里的红人,双牙的哥哥梁大立也求梁双牙帮他把囤积的粮食卖了。梁双牙在回乡的路上被小偷偷了钱包和身份证。在火车站,被警察当作三无人员抓起。

  等梁双牙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清楚被释放时,又得知哥哥梁大立因为心脏病猝发突然去逝了。

  梁双牙回到家,却被荣荣拦在村口,说新村长荣立伟靠着荣汉林的势力,堵在他们梁家催缴梁大立生前欠下的土地提留款。

  荣汉林的手下在梁家大打出手,被荣荣阻止。

  梁家为了还债,逼着梁双牙娶梁大立的媳妇,梁双牙为了不娶大嫂,并且能够利用荣汉林的钱把农民经纪人协会办起来,无奈之中答应和荣荣结婚。

  荣汉俊告诉鲍真梁双牙已经和荣荣好上了,鲍真不信。到了梁家,正好碰见荣荣趴在梁双牙的肩上哭。鲍真误会了梁双牙。梁双牙赶到鲍家,鲍真不见他。梁双牙失望之下,和荣荣真的好上了。

  梁双牙的大嫂找来娘家人把粮食拉走了。

  梁双牙的经纪人协会成立了,梁双牙和荣荣去到郑州卖粮食。

第二十三集

  梁罗锅告诉梁双牙荣汉林克扣农民卖粮回收款和强迫农民买假化肥的事。梁双牙找荣荣对证,荣荣不信,受害的农民围住了经纪人协会的办公室。

  荣荣和梁双牙把假化肥的事投诉到了工商局。

  鲍真找到梁双牙肯定了他对农经会的认识,说出了自己想在乡里成立一个正规的农经会的想法,梁双牙同意帮忙。

  梁双牙到医院看望梁恩华,俩人说起了梁罗锅的一辈子,梁恩华对梁罗锅的一番评价启发了梁双牙。

  鲍真和梁双牙在乡里的农经会办起来了。他们的工作得到了领导的肯定。

  可是没过多久,美国的软红小麦进入中国市场,国产小麦受到价格冲击。梁双牙代替农经会签的卖粮合同全部作废,梁双牙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梁双牙和荣荣提出分手,因为和荣荣分手,被荣汉林的人给打了。

第二十四集

  宋书记解散了乡农民经纪人协会。

  梁双牙回到家里,碰见了来看望梁罗锅的梁恩华。梁恩华告诉梁双牙,入世后,有十几个输出劳务的名额去挪威,梁双牙决定出国。

  梁双牙找到鲍真,告诉她他要出国了。

  宋书记家再次被盗。宋书记让荣汉俊帮他抓贼,他的恶劣态度让荣汉俊厌烦。荣汉俊帮宋书记抓到了盗贼,同时也把宋书记的受贿的证据交给了乡纪律检察委员会。

  在送梁双牙出国的欢送会上,梁双牙把鲍真约到两个人一起开办的苹果园里,说出了自己这些年的感想。

  荣汉俊告诉鲍真母女,乡里搞小城镇建设,村里的人可以搬到镇上住。

  王长清回到了蝙蝠村,再次见鲍月芝,并鼓励鲍真他们这一代人给蝙蝠村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城镇开始繁华,鲍三爷、鲍月芝、梁罗锅、玉环、还有从红螺寺出山的姚来香等人,他们告别了蝙蝠乡住进城里去了,留在土地上的却是鲍真这样有文化的年轻人。

  荣汉俊回忆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终于在乡亲们的面前找回了当年的自己,把乡亲们的高利贷一笔勾销,并郑重地请鲍真,梁双牙这些新一代的农民重新带领蝙蝠村走向小康……

  鲍真,梁双牙等一代新的农民在这片赤热的土地上又开始了他们新的梦想和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