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自己的工作稳定顺心,丈夫才华出众,在公司倍受器重,夫妻俩恩爱如往,女儿聪明伶俐,乖巧懂事,温馨如所有美好的家庭,幸福如天下惬意的女人,幸福如张驰。

  但不是所有人的一生都一帆风顺,更没有波澜不惊的家庭。

  丈夫郑一鸣不满足于在现有公司的成就,另谋发展,对郑情有独钟的同事孟骄阳不堪分别,苦苦留恋,并单独设宴为郑送行,醉酒后郑一鸣将其送回家被张驰好友李小月撞见,之后又送领带给郑一鸣,落泪离去,令张驰心生疑虑。第二天早上因为这条寄放在楼下的千元领带,两个人发生口角,孟骄阳以电讯公司的名义敲开张驰家的门更是火上加油。祸不单行,化验室同事刘婷不满张驰抢尽风头,心存嫉恨,在杨秀珍一次化验失误后,与其串通将责任推给张驰。张驰的不幸遭遇让一直对她心存爱慕的周敬东苦不堪言,两个人借酒消愁,周敬东把喝得不省人事的张驰抱上床时被匆忙赶回家的郑一鸣误会。酒醒之后两个人大动干戈,张驰负气提出离婚,郑冲动之下答应。

  妹妹张硕嗜酒成性,原本深爱她的丈夫宁杰多次劝说无力,渐渐对其丧失信心。父亲张丙谦自视清高,瞧不起只知道柴米油盐的妻子牟桂荣,在认识烧烤店风情的伊老板之后夫妻之间的矛盾更是激化。

  离婚后郑一鸣到大连工作,孟骄阳紧随其后进了同一家公司。郑一鸣以吃饭为由把公司的男同事吕明扬介绍给孟骄阳,使她十分恼火,更升级了对郑一鸣的纠缠。

  张驰多次求职失败,又赌气不肯收郑一鸣的钱,只好去李小月介绍的迟教授家做保姆,在张驰的精心照顾下,迟教授温暖地度过余生,而最后留给张驰的遗产却使她麻烦缠身,又惹上官司。再次失去工作后,张驰举步维艰、内心痛苦甚至也有过动摇,但是倔强的性格使她无法低头转身,向李小月借钱登起了板车,每天起早摊黑,有时还被顾客欺负,轩轩自己在家点煤气不小心着火把房子全部点燃。

  郑一鸣对之前看到的周敬东和张弛在床上那一幕一直不能忘怀,却又心存疑虑,对女儿的牵挂更是无休无止,怀着这份希望能够释怀的心回到家中却看到了周敬东在家里与妻子女儿共进晚餐。郑一鸣忧心重重回到大连,去KTV唱歌,帮邻桌拉架,慌乱之中险些被刺,孟骄阳不顾一切地替他挨了一刀,并把救命之恩当作要挟郑一鸣的感情砝码。

  然而对张驰来说,真正的不幸才刚刚开始,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使她积劳成疾,轩轩半夜跑去买药的路上因心脏脆弱遇冷空气极度收缩导致心肌缺血,抢救无效死亡。郑一鸣悔恨交加,追问张硕那一万块钱,原来她把郑一鸣留给张弛的钱拿去开化妆品店陪了个精光。宁杰对她从厌恶到彻底绝望,张硕极度自责,同意了宁杰的离婚请求。牟桂荣知道轩轩的死亡当即倒地,在医院含恨去世。接连遭到重创的张驰再也无法振作起来,生无可恋的感觉让她彻底绝望,喝了整整一瓶的安眠药。

  庆功酒会上,郑一鸣回想往事心情郁闷喝醉酒之后迷迷糊糊,回到住处孟骄阳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重生使张驰有了新的生活勇气,在拒绝周敬东的表白之后在朋友的帮助下自己开了家书店,细心经营,生意很快红火起来。

  张丙谦身患绝症,术后出院,郑一鸣回家探望,孟骄阳随后也悄悄跟来,对张驰说了许多让人难以容忍的话并骗她说马上要跟郑一鸣结婚了,张驰回家后迁怒郑一鸣,冷眼相对,句句绝情,郑一鸣身心俱碎,黯然离去。

  孟骄阳慌称自己怀孕并以此为由让郑一鸣对她负责任,坚决要求结婚。大婚当前,孟骄阳脸部意外中风,婚期不得不推迟。

  大年三十儿,郑一鸣想着轩轩,无尽的凄凉,不自主地打电话给张弛,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却是失声的痛哭。郑一鸣连夜赶回长春,张弛离婚后第一次在郑一鸣前毫无保留地释放自己的感情,两人深深地拥在一起。一觉醒来,张驰不知去向,郑一鸣拿着张驰留下的字条无限悲伤。

  张丙谦再度昏迷不醒,郑一鸣在与孟骄阳结婚登记未果,接到张硕的关于张丙谦病危的电话,同时得知张驰怀孕,不顾一切去了机场,因飞机大雾折回却意外听到孟骄阳在通电话,说自己根本没怀孕。郑一鸣赶到医院张驰已经离开半天,在多方寻找几近绝望的情况下,郑一鸣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张驰,无意的一个转身,张驰看到了郑一鸣充满期待的眼睛,相视一笑,无限的深情与感慨,也许在经历了爱恨生死,伤痕累累之后才能真正读懂什么是理解与宽容……

分集剧情:
第1集

  顶级研磨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化验员张驰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郑一鸣才华出众,在公司很受器重,女儿轩轩聪明伶俐,乖巧懂事。张驰的母亲牟桂荣与丈夫张丙谦一辈子感情不合。而张驰的妹妹张硕原本有非常爱他的丈夫宁杰,然因张硕嗜酒成性,屡教不改,使宁杰对她很是失望。张驰的同事杨秀珍的丈夫瘫痪在床,全家每月仅靠其四百多元的工资维持生活。化验员刘婷不满于张驰抢尽了其风头而对张驰十分嫉恨。

第2集

  郑一鸣不满足于在现有公司的发展,在刚刚当上经理的情况下毅然辞职,同事孟娇阳对郑一鸣又情有独钟。杨秀珍在一次化验中失误,怕丢工作与刘婷串通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张驰。张驰被公司开除。张驰的同事周敬东对张驰一直心存爱意,化验员李小月劝慰张驰,郑一鸣也用百般的柔情力图不让张驰难过。孟娇阳单独为郑一鸣饯行,醉酒后说了许多伤感的话,郑一鸣送孟娇阳回家,被李小月看到。

第3集

  孟娇阳打来电话说郑一鸣的手机落她家了,在孟娇阳家,孟娇阳对郑一鸣做出了失控的举动,被郑一鸣拒绝而痛哭。宁杰请张硕在肯德基吃饭,劝张硕找个正经事做,张硕愤而离去。周敬东去看望张驰。郑一鸣领着张驰去山上散心。张硕再次喝得酩酊大醉,宁杰认为张硕已无药可救。孟娇阳送给郑一鸣一条领带后挥泪离去,恰被张驰看到。郑一鸣怕张驰误会,把领带暂寄存在超市,张驰路过超市时,超市老板又把领带给了张驰。早晨,郑一鸣解释,张驰却不听。

第4集

  李小月去看张驰,不经意间透露那晚曾见郑一鸣搀扶着孟娇阳走出饭店的情景。孟娇阳的朋友夏莉让孟娇阳找个理由见一见张驰,也好进一步占有郑一鸣的心。张驰因误会郑一鸣而与郑一鸣大吵,孟娇阳以电信公司的名义敲开了张驰的家门,走后张驰回忆起孟娇阳即是送给郑一鸣领带的那个人。张驰与郑一鸣因为孟娇阳的事情又发生口角,晚上周敬东请张驰吃饭,张驰喝醉,周敬东送其回家张驰吐了满床满身的脏物,周敬东为张驰擦去身上及脸上的脏物,被匆忙赶回家的郑一鸣撞见。

第5集

  两人大吵一架,张驰负气提出离婚,郑一鸣冲动之下答应了。张硕往张驰公司打电话,得知张驰已被公司开除。张硕去张驰公司,将刘婷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张丙谦跟伊老板关系逐步升级。张驰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自己首先签了字,让郑一鸣也签了字。张硕再次喝得大醉,早晨走进家门就跌倒在地昏然大睡。郑一鸣从收拾东西从家里搬出来,收拾东西时想起往日旧事,无限感伤。郑一鸣要去大连工作,临行前要给张驰留下五千块钱,被张驰拒绝。

第6集

  轩轩肚子疼被老师送回家,哭着不让郑一鸣走,张驰将气出在孩子身上,郑一鸣不忍看着轩轩挨打,无奈离去。宁杰忍无可忍,待张硕酒醒后提出了离婚,争吵之中张硕说出了张驰被公司开除的事。牟桂荣去看望张驰,劝慰她不要上火。第二天张硕要宁杰陪她逛街,宁杰谎称中午有一患者要请客而与梅智慧在一起吃饭,两人聊得甚是愉快。郑一鸣临走之前再次回家看望张驰和轩轩,而张驰冷淡决绝的态度让郑一鸣很是伤心。他只好把五千块钱交由张硕转交,张硕私自留下了那五千块钱。

第7集

  张驰巧遇李小月,并把离婚的事告诉了李小月,李小月很震惊。郑一鸣在健身房锻炼身体,回忆起一家三口曾经的幸福时光异常伤心。孟娇阳让夏莉帮忙打听郑一鸣的下落。张硕追问张驰和郑一鸣的事情未果,张驰劝她好好珍惜宁杰。伊老板邀张丙谦一块唱戏并对其极力讨好。张丙谦将一副字挂在床头,与牟桂荣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冷嘲热讽。李小月打来电话让张驰去给一个姓迟的教授家当保姆。夏莉告诉孟娇阳郑一鸣现在大连东方公司当项目经理,孟娇阳决定追随而去。

第8集

  郑一鸣所在的东方公司钟总向郑一鸣等人介绍两名新来的同事,郑一鸣惊讶地发现孟娇阳正在其中。孟娇阳几度想接近郑一鸣,郑一鸣却极力回避且态度冷淡。张驰与迟教授相处得很好,迟教授感到很安慰。迟教授的女儿迟来及儿子迟道来看迟教授,态度非常冷漠。张硕与宁杰吵架,打了宁杰一记耳光。郑一鸣给张驰打电话问候,张驰漠然对待。张驰去迟来家试图说服迟来对老人好一些,迟来不屑一顾。

第9集

  张驰回到家中,面对一屋子的清冷分外忧伤。宁杰再次向张硕提出离婚,张硕不答应。迟教授因糖尿病并发心脏病晕倒在卫生间,张驰将其送到了医院。张驰打电话给迟道,希望他能来看看迟教授遭到拒绝。硕从朋友蒋芳嘴里得知张驰已和郑一鸣离婚。郑一鸣与钟总出差回来,孟娇阳做好了鱼汤等着郑一鸣,郑一鸣态度仍很淡然。张丙谦和伊老板从人文大戏院出来被邻居宋大娘看到。张驰早晨来到迟教授家,发现迟教授已死去多时。

第10集

  张驰找来了迟教授生前曾交待过的关律师,不曾想迟教授把十万元遗产全部留给了张驰,迟来和迟道不服,要告张驰杀人罪。张驰对是否该接受遗产犹豫不绝。郑一鸣回家看望张驰和轩轩,决定好好地和张驰谈一谈,消除两个人之间的误会,张驰对郑一鸣仍然极其冷漠,郑一鸣伤心离去。郑一鸣把一万块钱给了张硕,让她再转交给张驰,张硕追问离婚理由,郑一鸣回避。张驰被公安局以涉嫌杀人带走,张驰把轩轩交给了张硕,要她把轩轩送到李小月家。

第11集

  牟桂荣要与张丙谦偷偷把手续办了,张丙谦说牟桂荣不要脸。牟桂荣知道了张驰被抓以后焦急万分,因证据不足,张驰被放了出来,回到母亲家中,随即又晕倒在地。孟娇阳借给郑一鸣送文件的机会把织好的毛衣送给了郑一鸣。郑一鸣得知公司另一个年轻人吕明扬对孟娇阳有意,便约了吕明扬和孟娇阳一起吃饭,孟娇阳非常生气。李小月来看张驰,张驰把迟教授将遗产留给她的前前后后都说了,李小月很同情张驰,张驰说以后她再也不会去做保姆了。

第12集

  迟道和迟来因为遗产的事情对张驰纠缠不休,张驰送轩轩上学,在楼道被迟来与迟道拦住,动手动脚逼其交出十万块钱,幸好有邻居大妈帮助才脱身。张硕把郑一鸣给张驰的钱全部用来开化妆品店。宁杰在街上偶遇曾对他谎称自己去日本的梅智慧,惊喜之余又很难过。为免纠缠,张驰和关律师商量把钱捐给了敬老院。张驰生活窘迫,又去找工作未果。无奈之下,向李小月借了钱买了一辆板爷车。牟桂荣不放心张驰去张驰家看她,在楼下看见张驰骑着板爷车,心酸落泪。

第13集

  张驰被乘客欺侮,咬着牙忍耐。牟桂荣做了一桌好菜,叫张驰和轩轩回来吃饭,望着轩轩狼吞虎咽,再次落泪。来大连工作的夏莉告诉孟娇阳郑一鸣离婚了,让孟娇阳树立追求郑一鸣的信心。张驰把轩轩送回家,一个人出去拉活,轩轩很害怕,恰逢周敬东来张驰家,一直陪着等到张驰回来。孟娇阳为郑一鸣炖了鸡汤,郑一鸣很真诚地劝孟娇阳不要把心思和时间再浪费在他身上,孟娇阳不听愤而离去。

第14集

  张硕的化妆品店经营很不景气。宁杰打算推心置腹地与张硕谈一次,无奈张硕不肯要孩子,两人再度不欢而散。郑一鸣反复回想与张驰的谈话,意识到应该好好回去与张驰谈一次。赶回家时,恰逢周敬东与张驰和轩轩在一起愉快地吃饭,郑一鸣不舍地抱了一下轩轩,绝望离去。轩轩为给张驰热饭,划火柴不小心家里燃起了大火。大火把房子里的东西烧得干干净净,张驰找不到轩轩,昏厥住院,所幸轩轩平安无事,张驰搂着她后怕地哭起来。

第15集

  郑一鸣与公司的人吃完饭后去卡拉OK,去邻桌拉架,混乱中险些被刺,孟娇阳不顾一切地替郑一鸣挨了一刀。郑一鸣在医院护理孟娇阳,孟娇阳握住了郑一鸣的手。宁杰再次提出离婚,张硕态度坚决,决定就这么跟他耗下去。张硕跟踪宁杰没有得逞。牟桂荣给张驰送炖好的牛肉,发现张驰家已被火烧一空,牟桂荣显些昏倒,把张驰接了回来。刘江飞和姜环去医院看望孟娇阳,孟娇阳坚持要郑一鸣留下护理她,郑一鸣护理孟娇阳,孟娇阳扑到了郑一鸣的怀里,郑一鸣尴尬而无奈。

第16集

  周敬东发现张驰家着了火,决定帮助张驰把房子修了,张驰推辞不过,把牟桂荣给的三千块钱交给了周敬东。张硕跟踪宁杰,发现宁杰与梅智慧约会,张硕打了梅智慧一记耳光后离去。郑一鸣往家挂电话,电话总是故障,给张硕打电话询问,张硕说家里一切都好,并谎称钱早已给了张驰。为了与孟娇阳有一定的距离,郑一鸣为孟娇阳请了一个保姆,孟娇阳很不高兴。张驰和轩轩搬了回去。孟娇阳将保姆打发走,特意为郑一鸣包了饺子,郑一鸣的反应却很冷淡。

第17集

  张驰在家里跟张丙谦面谈,希望他能对母亲好一些,张丙谦非常顽固。张驰找到宁杰希望能挽回他跟张硕的婚姻,但一切都为时已晚。晚上回家,张驰发起了高烧,轩轩穿着单薄的衣裳去买药,半路上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死亡。郑一鸣赶回来,心情万分沉痛,他追问钱的事情,张硕失声痛哭,说自己是个罪人,如果不是她把钱全赔了,轩轩就不会死,宁杰对张硕充满厌恶。牟桂荣要去给张驰送饭,被张硕挡了回去。张驰整天惶惶忽忽,去轩轩的幼儿园呆坐,被阿姨劝了回去。

第18集

  张驰因为轩轩的死对当初跟郑一鸣的离婚后悔不已,张硕因为宁杰对离婚的迫不及待再次与其发生争吵。张硕在酒吧,得到了邱慎的安慰。牟桂荣生日,张驰谎称把轩轩送进了一家封闭式幼儿园。牟桂荣要去张驰家,在楼道里碰到了邻居赵大妈,赵大妈说漏了嘴,牟桂荣到张驰家逼问张驰,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牟桂荣当即倒地,在医院含恨离世,临死前交待不与张丙谦合葬。宁杰和张硕离了婚,宁杰要请张硕吃最后一顿饭,张硕苦笑着拒绝了。

第19集

  郑一鸣得知张驰住了院,去医院看望张驰,孟娇阳的电话紧随其到,张驰对郑一鸣再次冷淡,恰逢周敬东来看张驰,张驰冷冷地对郑一鸣说有周敬东的照顾,她什么都不需要。郑一鸣到楼下花园里的长椅上独坐,远远地看见周敬东陪着张驰在散步,回忆起以前一家三口在一起的幸福时光,百感交集。郑一鸣回到家里,问张驰需要不需要他留下来,张驰说不需要,郑一鸣打车去机场,路上泪流满面。回到大连住处,孟娇阳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祝贺郑一鸣的生日,郑一鸣心生感动。

第20集

  伊老板得知牟桂荣去世后,强行搬到张丙谦处,张丙谦很无奈。李小月带张驰出去散心,在滑冰场张驰又想到轩轩,泣不成声,滑倒在地。周敬东向张驰表达了想与她成个家的想法,张驰吓了一跳。张驰回绝了周敬东,劝周敬东找一个比自己更好的。天地工程公司的楚总欲挖走郑一鸣,郑一鸣不同意说他不能违背当初对钟总许下的诺言。张硕决定重新开始生活,应聘到一家售楼中心当售楼小姐,邱慎对此很赞同。张驰觉得生无可恋,吃掉了整整一瓶安眠药,被前去看她的张硕发现,送进了医院。

第21集

  郑一鸣接到张硕的电话得知张驰自杀的消息。郑一鸣赶到医院看望张驰,伊老板向张丙谦推荐一种一次性交纳十万元的保险,张丙谦不以为然。张丙谦在东湖边唱戏时感到胃部不适。周敬东从李小月处知道张驰自杀了。郑一鸣发自真心地对张驰说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他决定不再离开张驰,而恰在此时,孟娇阳追随着郑一鸣来到了医院,对张驰说她与郑一鸣已经买了房子云云……张驰再次心灰意冷,周敬东来看张驰,张驰对郑一鸣下逐客令。郑一鸣追问孟娇阳为什么一次又一次打扰他的生活。

第22集

  伊老板陪张丙谦去医院,得知张丙谦患了胃癌,却对张丙谦谎称是胃炎。郑一鸣去医院,张驰先一步出院,郑一鸣回到大连,钟总为拿下东川路二标开庆祝酒会。郑一鸣因心情郁闷而喝醉,刘江飞扶他回到住处以后,孟娇阳走了进来,在郑一鸣迷迷糊糊中,孟娇阳扯下了自己的衣服。梅智慧觉得对张硕有愧,要宁杰帮助张硕。张丙谦胃疼加重,伊老板说医疗本上没钱了,她帮张丙谦取钱。到了医院后,伊老板拿着存折却一去无踪,张丙谦也知道了自己其实患的是胃癌。

第23集

  张驰做了一桌菜和李小月及张硕吃饭,席间接到张丙谦的电话说自己被骗了。张驰和张硕陪张丙谦去医院看病,宁杰知道后非要代替张硕及张驰护理张丙谦。宁杰和梅智慧帮助张硕护理张丙谦,张硕看到两人幸福的样子,跑到酒吧问邱慎可愿意娶她,邱慎很郑重地答应了。张驰决定卖房开一家书店,周敬东知道后要借钱给张驰,要她不要卖房。孟娇阳要郑一鸣娶她作为负责的最直接方式,并以三天为限要求郑一鸣给她答复。

第24集

  周敬东为张驰送来了三万元钱,头也不回地走了。张驰的文海书店开业,众人前来道贺,张驰请大家吃饭,席间很感慨。张丙谦做了胃癌手术,手术很顺利也很成功,在张驰的细心经营下,书店的生意日渐红火。李小月在书店告诉张驰刘婷下岗,并说要给张驰介绍一个外贸局管审批的男人,张驰说自己早已心死。郑一鸣回来看望张丙谦,孟娇阳紧跟着也回来了,孟娇阳打电话约张驰在商务酒店见面,说她和郑一鸣马上就要结婚了。张驰回到母亲家,对郑一鸣说了许多尖酸刻薄的话,郑一鸣身魂俱碎地离去。

第25集

  郑一鸣回到住处,疯狂地吻着等在那里的孟娇阳。张硕与邱慎结了婚,张驰回到家中面对一屋子的清冷潸然泪下,白俊成来到张驰家要为张驰做两道菜,张驰发现白俊成过于小器仔细,很失望。孟娇阳和郑一鸣把婚礼暂定在四月十六日。张丙谦来到墓地,面对牟桂荣的遗像有了深刻的忏悔。孟娇阳的母亲邢淑芬和姐姐孟娇月打算到孟娇阳处过年,顺便看看郑一鸣并帮助张罗婚事。孟娇阳将此事告诉郑一鸣,并提醒郑一鸣不要说出自己是离婚的。

第26集

  大家在一起吃饭,郑一鸣说出了自己已离婚的实情,邢淑芬愤而离席。大年三十儿,张丙谦老泪纵横,张驰、张硕和邱慎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张驰回到家里,一个人凄凉地拿出轩轩生前的照片,将无尽的思念化作了滚滚泪水。张驰决定换个环境,把书店兑给吕博雅,要去哈尔滨开始新的生活。郑一鸣给张驰打电话,张驰离婚后第一次在郑一鸣面前毫无保留地痛哭,郑一鸣连夜赶回,与张驰拥抱在一起。一觉醒来,张驰已经离去,郑一鸣拿着张驰留下的字条无限悲伤。

第27集

  邢淑芬对郑一鸣离婚的事实始终不能接受,孟娇阳说如果不能够嫁给郑一鸣她宁愿一辈子不结婚。正在郑一鸣寻找张驰时,接到了孟娇阳打来的电话让郑一鸣必须马上回来,因为她已经怀孕了,婚礼定在了下个月二十号。张驰来到哈尔滨,住在吕博雅一个开书店的朋友家。一块儿逛完街,孟娇阳想在郑一鸣处住一夜,郑一鸣在沙发上一夜无眠。结婚前孟娇阳去新房收拾房间,大汗淋漓后打开窗子睡着,第二天醒来脸部中风,婚礼只好向后推。

第28集

  张驰感到恶心,到医院检查发现自己已怀孕。张丙谦让张硕给郑一鸣打个电话,希望他能和张驰复合,张硕生气地告诉他郑一鸣已经快结婚了。孟娇阳由于治疗效果不理想而与大夫争吵并迁怒于郑一鸣。张驰决定独自把孩子生下来,并独自抚养。夏莉劝孟娇阳先去结婚登记,以免总不显怀被郑一鸣怀疑。周敬东在哈尔滨找到张驰并再次表达了自己想要跟她在一起的想法,张驰告诉他自己怀孕了。张驰接到张丙谦病危的电话,连忙赶回。

第29集(大结局)

  郑一鸣与孟娇阳登记未果,回来的路上接到了张硕的电话,说张驰已怀孕并且张丙谦仍在昏迷中。郑一鸣不顾一切打车去了机场,因飞机大雾折回却意外听到孟骄阳在通电话,说自己根本没怀孕。郑一鸣赶到医院张驰已经离开半天,在多方寻找几近绝望的情况下,郑一鸣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张驰,无意的一个转身,张驰看到了郑一鸣充满期待的眼睛,相视一笑,无限的深情与感慨,也许在经历了爱恨生死,伤痕累累之后才能真正读懂什么是理解与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