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北京什刹海旁的一个四合院里,老胡(郭达饰)独自拉扯大了女儿兰子(沈畅饰)。

  已经在北京混了三年的美国人金日子和美籍华人王亚萱,还有游历了世界很多国家,刚落脚北京的瑞典人谈谈,这三个身闯北京的外国小伙子经兰子的好友郑蓉介绍,成了这个四合院的房客。

  正当三人因找不到工作而拖欠兰子房租的时候,金日子在飞机上结识了旅居国外多年,现在回国创办双语刊物的北京美人温迪(蔡明饰)。在金日子超水准发挥个人魅力后,温迪同意了接纳三个年轻人。

  温迪是个做事挑剔认真的女人,举手投足的做派和风格都让谈谈联想起了自己在瑞典的爸爸。无巧不成书,原来谈谈的爸爸就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

  温迪办双语广告刊的策划案被谈谈的父亲否决,温迪还险些被解雇。

  令金日子他们大失所望的是温迪让她爸爸原来的老同事单未然做了双语广告刊的主编。金日子和王亚萱与这个他们觊觎已久的职位失之交臂。辞职在家的谈谈意外地被一个剧组选作了演员。面对制片人雪儿的勾引谈谈无动于衷,眼看就要失去的机会却因为剧组资金紧张而不得不请他这个“廉价”的新手而失而复得。记者采访谈谈的这天,金日子几乎为他买下了市面上可以看到的所有报纸。他抱着一大堆报纸坐上了单未然来接温迪的车,破坏了单未然想和温迪约会的计划。金日子把温迪和单未然带回了兰子的家。在兰子家里,温迪不自然地轻拂着每一件家具,好像似曾相识。单未然不小心打破了兰子小时候用过的奶瓶,温迪突然莫名地伤心起来,泣不成声。温迪的情绪突变和对兰子的百般讨好让郑蓉和王亚萱心生狐疑。

  金日子跳槽到一个中国老朋友珍妮的公司,她的丈夫戴卫是个暴发户。下了岗的王亚萱整日泡在兰子的大铡刀酒吧里,邂逅了澳大利亚女孩苏珊。有着中国人脸孔的美籍华人王亚萱假装成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做了苏珊的北京向导。三天后,苏珊在大铡刀酒吧意外地碰到温迪,两个人亲热的拥抱才让王亚萱恍然大悟,原来苏珊竟是温迪的女儿,在场的单未然也好不震惊。正在这时,老胡和金日子进来。面对眼前的温迪,老胡完全愣住了,脱口叫出:“莎莎,吴莎莎,真是你。”原来温迪就是二十年前抛弃老胡和兰子,跟着一个澳大利亚人跑到了国外的老胡的前妻吴莎莎,苏珊是她在澳大利亚生的女儿。

  二十年来,宽容乐观的老胡一直教育兰子“恨就多一个仇人,不恨就多一个亲人”,所以兰子对于抛弃他们的妈妈并没有恨意。在金日子、王亚萱和谈谈几个国际友人的撮合下,老胡一家人终于团聚,几个年轻人的情感也渐渐有了归属。同时,谈谈也公开了他长久以来对兰子的爱恋之情。兰子决定卖了酒吧,和谈谈一起周游世界。温迪提议把酒吧变成股份公司,大家都可以认股,成为股东,由她来自做董事长,在兰子不在的时候董事会可另外聘请一个总经理来经营。

  谈谈的爸爸却在这个时候突然从瑞典赶来向温迪求婚,原来他不仅是温迪那家公司的董事长,还是温迪一直不明其身份的网恋对象。往事又在这个四合院里重演了,面对含蓄而忠诚的中国男人和浪漫而自我的外国男人,温迪又将做出一次选择…

  一直对老胡有意思的街坊王大妈又给老胡送来了热腾腾的饺子……

分集剧情:
第1集

  金日子、谈谈和亚宣住进老胡的四合院三个月没付房租不说,擅自用烟熏法灭蟑螂差点引起火灾,老胡因救“ 火”感冒,加上谈谈上屋顶晒日光浴,引来四邻看热闹,老胡气上加气,让女儿兰子表态同意仨老外搬走。亚宣知道兰子对金日子有好感,恳求兰子去接机,想靠金日子的“美男计”拖欠房租。兰子赶到机场,却目睹了金日子向同机回国的温娣大献殷勤。兰子在气头上同意老爸清理门户。温娣被金日子的热情周到和一口流利的汉语打动,接受他的请求聘用三人到温娣的广告公司上班。金日子回到家不但送给兰子礼物,还把找到工作的消息告诉了兰子,厚道的兰子改变了立场,又开始替三个房客说好话。老胡无奈,晚饭不欢而散。

第2集

  广告公司,亚宣、金日子、谈谈初来乍到就领教到温娣的厉害。接下来三个感性、浪漫且散漫的年轻人屡遭温娣的挑剔和训斥,三人抱怨工作辛苦。好不容易盼到周末,竟意外撞见在老胡家门外徘徊的温娣。为了掩饰尴尬,温娣随他们来到兰子酒吧。在这里,三个人看到更离奇的事情:温娣见到兰子就变了个人似的,莫名其妙地送手表给兰子。兰子误会三个房客利用老板来收买人心,对温娣很冷淡,温娣郁闷离去。次日,情绪反常的温娣吩咐秘书调查四合院主人的情况。三个老外担心自己闯了祸会被炒鱿鱼,结果谈谈反而受到老板的奖励。金日子和亚宣跌破眼镜,谈谈却心知肚明。编辑老单前来应聘,认出温娣就是当年追求过的莎莎。

第3集

  温娣向金日子打听老胡和兰子的情况。喜欢搞科研的谈谈在四合院里到处安装声控节能开关。美女郑荣追求浪漫生活,嫁给了法国丈夫,她来到酒吧在发小兰子跟前替温娣美言,兰子说不清为什么不接受温娣。老单进了公司继续追求温娣,配诗送花却弄巧成拙。谈谈终于说出公司总部老板是自己在瑞士的父亲。亚宣和金日子立刻开始扬眉吐气,故意约温娣出来摊牌。没想到温娣酒后吐真言,诉说孤独和漂泊的委屈,兰子制止三个房客故意灌醉女老板,大家不知道温娣住哪儿,只好把她抱回四合院。深夜,温娣在熟悉的环境里梦游误走进老胡房间,醉梦中的温娣和爱说梦话的老胡聊了起来。清晨,为了不违反老胡制定的不许带陌生女人回家的规定,众人引开老胡送走温娣。

第4集

  公司里,谈谈被老板父亲以亲属避嫌为由炒鱿鱼引起四合院的地震,大家纷纷推测温娣在此事件中的立场,老胡推测公司老板温娣是罪魁祸首。从小就愿意当兰子保镖的大铁来看兰子,老胡生计利用大铁让仨老外自动搬出四合院。巨人般的大铁把兰子从吧台里直接抱到吧台上,仨老外误以为女房东被欺负,金日子冲上去当护花使者,结果连大铁礼貌的握手都招架不了。公司里,狡猾的老单将金日子和亚宣的企划案据为己有,无端受到温娣的训斥。谈谈到处找新工作,遇到造型怪异的女制片雪儿。雪儿出奇的热情,让谈谈以为是个好机会。

第5集

  兰子担心谈谈和雪儿在一起,晚上焦急等谈谈回来。却被亚宣和金日子说成瞎操心。亚宣和金日子本想赶早上班亲自交计划书给温娣,却被老胡杜绝“浪费可耻”的说教耽误,又被老单抢了头功,主编和副主编都没当上。酒吧,众人施计让金日子对付雪儿以使谈谈脱身,却赔上了金日子。金日子回来告诉大家雪儿原来是个男的,让谈谈倒吸一口冷气。老胡阻止兰子跟金日子去看电影,让大铁搬家具向仨老外示威。亚宣点透老胡的心思,兰子感到很为难。晚上大铁又在四合院里上演了一出萝卜宴。

第6集

  公司里,亚宣、金日子因吃多了萝卜在客户面前出丑,受到温娣的斥责。谈谈安装的节水龙头,受到大家赞扬。老胡不懂使用方法,凉水浇身,生病发烧。紧接着由于节水装置的不完善,人人都成了受害者,也因此闹出了很多的笑话。温娣误以为大铁是兰子的男朋友,主动照顾大铁的健身房生意。于是公司职员都被请到大铁的健身中心,金日子和亚宣无意中戏弄了总欺负人的老单。二人为摆脱健身中心,商量如何对付大铁,首先从兰子嘴里探得了大铁的情况。

第7集

  亚宣、金日子鼓动大铁向兰子求婚。大铁先征求老胡的意见,误打误撞以为得到了老胡的认可。大铁在亚宣、金日子的怂恿下正式向兰子求婚,却还是被离不开儿子的大铁妈搅局。在场的温娣站出来帮兰子说话与大铁妈发生口角,反而加深了兰子的误会。老胡从亚宣、金日子口中得知是温娣气走了兰子,决定找这个女老板讨公道。电话里,温娣听出是老胡,故意用英语打岔,老胡让谈谈帮忙翻译,结果越翻越糊涂。温娣带公司重要客户珍妮参观,遇到金日子,珍妮分外惊喜。

第8集

  温娣看出珍妮和金日子非同一般的关系,要金日子不惜一切签下和珍妮公司的合同。老胡家,亚宣把金日子和珍妮的事告诉了大家,兰子欲找金日子算账,金日子却抱回了叫千金的女婴。众人误会千金是金日子和珍妮的孩子,金日子有口难辩。仨老外不会照顾千金,老胡出奇耐心地照看着千金。王大妈找老胡开街道会,千金推来推去推到兰子怀里。兰子接到珍妮电话,又听到王大妈的议论,抱千金找到金日子公司算账,温娣见到兰子,兰子认为全是温娣的主意,大发言辞离去。

第9集

  亚宣、金日子分析公司刊物要改版的消息,不得其解。公司里,亚宣、金日子无意中看到老单写给温娣的情书,于是假借温娣之口给老单回信。老单收到“情书”向温娣表白,没想到温娣因戴耳机没有听到。老单郁闷醉酒吐露心声。亚宣、金日子怂恿谈谈改装窃听器继续打探,刚听到支言片语,窃听器被清洁工扫走,窃听器里保安和清洁工的暧昧言语被亚宣、金日子误以为是老单和温娣的声音。

第10集

  打探来的消息越分析越复杂,亚宣、金日子怂恿谈谈参与进一步打探。三人“武装”夜探温娣办公室,意外发现温娣年轻时和房东老胡的照片,猜测出二人的夫妻关系。为了进一步证实,三人分别多方试探温娣和老胡。深夜里亚宣梦中发现房头老爷爷,醒来却发现千金躺在身边。为了睡懒觉,骗谈谈照看千金。谈谈带千金出门,老胡不放心孩子,让亚宣出去找千金,孩子没找到,亚宣却从房顶捡回一个患老年痴呆症的会唱戏的爷爷。

第11集

  老胡家,众人陪老爷爷吃炸酱面。谈谈带“千金”回来,老胡发现千金变成了男婴,立即报案。警察闻讯赶到,部署大家寻找千金。谁都没想到老爷爷找回了一车孩子。大家终于认回了千金。珍妮出差回来抱走千金,老胡突然感到失落,听说谈谈要去演戏,毛遂自荐当谈谈的助理。公司里,温娣告诉老单不要再插手寻找孩子的事,老单却跟踪温娣和郑荣来到兰子酒吧。

第12集

  谈谈、老胡带着收养的流浪狗“不一定”来到片场化装间,化装师给不一定化装,把谈谈晾在一边。老胡意外地客串了一回群众演员,却上演了一出“诈尸”的闹剧。公司里,老单告诉温娣她的女儿怀孕了,温娣信以为真,在胡同里等待兰子,奇怪的行为令兰子误会越来越深。“不一定”被留在剧组,谈谈很伤心,兰子到剧组找回了“不一定”。公司的杂志要改成全中文版了,温娣找来老单商量如何解聘双语编辑金日子和亚宣。

第13集

  老胡批评三个房客警惕性低,老爷爷关键时刻帮三人找回被骗的钱。亚宣结识澳大利亚姑娘苏姗,现学现卖,带苏姗游览北京。酒吧,苏姗扑进温娣怀里,母女关系被揭露。郑荣被跟踪,兰子请三个房客帮助郑荣。金日子发现原来跟踪者是老单,决定来个彻底“整治”。老单被麻袋蒙头吓得半死立马招供:温娣是当年追求物质生活抛弃老胡父女的吴莎莎,她在澳洲生有一女,此次回国是思念孩子!谜底揭晓,三人决定帮温娣和兰子母女相认。

第14集

  酒吧,金日子为苏姗的生日大肆铺张。亚宣吃醋动手,谈谈赶来劝架,听到金日子说对兰子好只是出于想拖延房租,谈谈的拳头也打向金日子!经金日子点醒,谈谈才明白自己是喜欢兰子的。三人冷战,互不理睬。老胡借房客的DV拍街道风貌。王大妈正好来找老胡,二人误以为DV出了问题,放置一边,二人遂练习交谊舞,说心事,却不知这一切都被录在机器里。仨老外看到,乐成一团,又看到往日拍摄的大家在一起的片段,和好如初。

第15集

  老胡不明就里接到电视台的邀请,兰子陪老爸来到台里。演播室在播放以兰子一家为原型的动画短片,温娣在后台焦急等待。终于等到相认时刻,老胡见到温娣,惊讶晕倒。温娣守候老胡醒来。大家强行拉走王大妈创造机会让老胡三口单独相处,兰子抱抵触情绪。谈谈演戏赚钱买了辆自行车,金日子试骑撞倒王大妈的孙子丁丁。谈谈主动提出在医院照顾丁丁。温娣拿出从小到大给兰子买的衣服,兰子不领情,并告诉温娣现在最需要关心的是老胡。

第16集

  同母异父的兰子和苏姗分别鼓励老胡和温娣重新争取幸福。温娣来兰子酒吧亲近兰子,放下身段当服务员,但是多年的委屈让兰子无法释怀。王大妈在老胡面前夸兰子和谈谈在医院照顾丁丁,引起老胡警惕。亚宣带苏姗来见老胡,老胡像父亲一样给她做好吃的,苏姗感动地叫他“爸爸”,让兰子吃醋。温娣有网上交友的嗜好,她和网友约在兰子酒吧见面,没有料到出现在她眼前的竟是谈谈的爸爸、总部老板。温娣想到以前对老板的诸多微词,提出辞职。

第17集

  丁丁是单亲家庭,兰子和谈谈设计调来他的父母,想不到他们互相推卸责任。兰子触景生情,激烈地批评了丁丁父母。谈谈安慰兰子,兰子对谈谈产生好感。老胡生病,家里没人打理,温娣帮忙请了个保姆。王大妈来看老胡,听说保姆是温娣请的,逼老胡辞退。酒吧里老单和老谈先后向温娣表白感情,兰子见情况紧急,鼓励老爸出面干预。兰子制造机会让老爸和温娣见面。老胡家,苏姗和兰子姐妹俩互诉亲情。酒吧里,温娣老胡回忆过去,互表心声。

第18集

  饭后,老胡温娣一块儿出门,被四邻议论。谈谈欲对兰子表白,却错过时机闹出对树表白的笑话。幸好坐在树叉上的老爷爷传话,谈谈如愿以偿。温娣带老胡见客户,老胡的行为令温娣尴尬不已。谈谈和兰子终于开始了恋情,可是每当二人亲近时,都被适时出现的老胡制止。老胡坚决反对两人在一起,父女俩起争执,兰子赌气不吃饭,老胡心疼女儿,给兰子煮好鸡蛋放在窗台上。

第19集

  老胡一气之下给仨老外下了逐客令。巧逢亚宣接到奶奶从美国打来电话,她要来北京。宣奶奶不住大宾馆,执意要和孙子一起住四合院,老胡没有办法。宣奶奶看到墙上挂着老明星照,认出了亚宣过世的姨奶奶。她请老胡帮忙给亚宣姨奶奶“找家”,原来宣奶奶是带着往生人的嘱托回国的。老胡和温娣商量,大家到什刹海上放河灯为亚宣的姨奶奶照亮回家的路。宣奶奶了却心愿满意离开。老胡还是不同意谈谈和兰子的事,兰子无奈之下求助温娣。

第20集

  兰子力促父母复婚,当大家在酒吧等待好消息的时候,温娣告诉大家老胡失约。这时,老胡和老谈同时出现,二个人愿意亲耳听到温娣的选择!关键时刻王大妈赶到,以为老胡和温娣已经复合,说出一串肺腑之言。温娣再次作出选择, 故事暂且讲到这里,接下来是各自之后的情况。演播室里,老胡接受采访讲述后来的故事;老谈请王大妈剪头发,坐三轮车胡同游;公司里,金日子和老单学会和平共处;酒吧,兰子终于扑进妈妈的怀里。老胡家的四合院,在老爷爷带领下,中外友人合唱京剧迎接艳阳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