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千万人之中,陈吟和刘黎这两个普通的未婚男女就这样相遇了。

  在报社做专栏记者的陈吟和男朋友高云翰相处了两年,恋爱关系不咸不淡,就是没有找到感觉。室内装潢设计师刘黎的出现,让陈吟重新开始审视爱情。在妹妹陈歌的婚礼上,陈吟对刘黎产生好感,并渐渐疏远了自己的男友高云翰,奇妙地与刘黎之间产生了某种化学反应。

  刘黎是一个带有典型艺术特质、个性分明的人。身为室内设计师的刘黎,常常见到那些新人和家庭从“牵手”变成“对手”。久而久之,刘黎对待爱情和婚姻这回事也就不抱任何希望了。刘黎厌倦把世俗的东西和单纯的情感纠缠在一起。他觉得感情就是感情,不要被房子、车子、票子这些琐碎的东西羁绊起来。即使在工作中,他也不愿因客户而媚俗,这使得他的设计室生意寥寥。

  和刘黎一样,陈吟是一个害怕结婚的人。陈吟眼看就30岁了,不但没有结婚的念头,就连对待恋爱这回事也是态度十分不明朗。和陈吟交往后,刘黎充满创作的热情。但无数个两人生活中不畅的细节堆积起来,逐渐地,陈吟被刘黎的小布尔乔亚做派搞得十分不快,追求完美的陈吟也感到了新的失落。

  在选择尝试着生活在一起之后,在不断经历感情的低谷的时候,在时常遇到这样或那样的诱惑处于感情游离状态的时候,两个人对婚姻的恐惧,不但没有愈演愈烈,反而越来越浓。

  最终,他们达成了共识:珍爱对方,就应该结婚。

分集剧情:
第1集

  陈吟一直不满意父母给她介绍的男友高云翰。虽然两人已经相处了很长时间,可是陈吟总觉得高云翰缺乏激情,并不是很适合她。陈吟的妹妹陈歌,和孙树明谈了三个月的恋爱便开始筹备婚礼。在一家人去看结婚别墅的那天,陈吟无意间认识了装潢设计师刘黎。刘黎对陈吟一见钟情,并大胆追求陈吟,刘黎出众的才华也使陈吟对他产生了好感。在婚礼那天,孙树明的前任女友黄晓甜大闹婚礼。刘黎为了保护陈吟而受伤。陈吟要求送刘黎去医院却被高云翰极力阻挡。就在陈歌为了黄晓甜一事和孙树明吵架时,青梅竹马的男友程恳给陈歌送来了结婚礼物,孙树明很不高兴。黄晓甜把刘黎从医院送回家后,对刘黎也产生了好感,刘黎却不以为然。

第2集

  高云翰得知陈吟单位“购房补贴”一事之后,便向陈吟提出结婚,陈吟却表示还没有和高云翰找到结婚的感觉。黄晓甜在失去住宿的情况下硬搬进了刘黎家。黄晓甜再次找到孙树明诉说苦情,孙树明无情地把一万块钱甩向黄晓甜,希望以后不要再纠缠他。黄晓甜受到委屈之后,悲痛不已,冲动之下,竟在刘黎家自杀。刘黎极力阻止,并安慰鼓励她。黄晓甜道出了自己并不光是贪图孙树明的钱,只是想找个能够依靠的男人。孙树明欣赏擦鞋工苏三妹勤快、敬业的素质,给了苏三妹五十块擦鞋钱,陈歌很是看不过眼。孙树明又提出在家请个保姆,让陈歌辞去工作,好好享受现代式生活,陈歌觉得孙树明把自己当花瓶,却也无奈,只好答应。陈吟告知刘黎自己将要购房,想让他帮忙设计装修。刘黎满口答应,当得知那可能是陈吟和高云翰结婚的新房,很是沮丧。

第3集

  陈歌回到娘家,巧遇程恳。孙树明却误以为两人偷着幽会,陈歌很是不满。刘黎介绍黄晓甜到朋友郝三峰的酒吧里工作。黄晓甜主动追求刘黎,却遭刘黎一口回绝。刘黎再次向陈吟表达心意,却得知陈吟已接受高云翰的求婚,失望之下,表示不再帮助他们设计装修。陈歌告诉孙树明,姐姐陈吟喜欢上了刘黎,孙树明为了自己房地产生意上的利益,巴结在规划局工作的高云翰,表示愿意帮高云翰断刘黎的财路。郝三峰认为刘黎不喜欢黄晓甜的原因是她缺少内涵,黄晓甜表示将继续追求刘黎。

第4集

  孙树明在职介所巧遇待聘的擦鞋工苏三妹,便应聘她做保姆。刘黎的设计公司在众多投标者中一举中标,就在全公司庆祝之时,对方单位却取消了施工协议。与此同时,孙树明给刘黎十万元钱救急,条件是以后和陈吟断绝来往,刘黎毅然拒绝孙树明的要求。陈吟得知高云翰和孙树明的所作所为后非常恼火。刘黎又提出愿意帮陈吟设计新房,并与高云翰竞争陈吟,陈吟为之所动。高云翰也表示愿意接受挑战。陈歌整天无所事事,便提出要去工作,孙树明不答应。陈歌终于按捺不住,跑回原单位希望安排工作。黄晓甜对刘黎情有独钟,却再次遭到拒绝,伤心不已。

第5集

  孙树明死活不让陈歌回原单位工作。陈歌无聊之余,在大街巧遇程恳。两人在交谈时,陈歌调侃程恳,以前为什么不大胆追求她。程恳道出自己没有能力让陈歌过富裕的物质生活。当孙树明得知程恳和陈歌在一起逛街,又买鞋给陈歌时,醋意大发。陈歌却不以为然。陈吟对刘黎的感觉不断升温。高云翰也不甘示弱,努力维持着他和陈吟之间仅存的一点感情。陈歌找到了一份秘书兼司机的工作。当孙树明发现陈歌竟然在为侯总开车,觉得脸面无存,一怒之下,和陈歌大吵一架。陈歌受到委屈之后,跑回娘家,又遇程恳。程恳得知此事后,为陈歌打抱不平,把孙树明狠狠地教育了一番。

第6集

  黄晓甜为了让远道而来的母亲高兴,希望刘黎暂时扮演她的男友。刘黎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一日,刘黎带着黄晓甜一家去游玩,黄晓甜的母亲突然病倒,刘黎帮忙送去医院,结果耽误了他和陈吟的约定。高云翰看见陈吟为刘黎吃醋,便向陈吟道出心中不满,陈吟略有所思。某导演想请陈歌拍戏,孙树明不放心,并要求假装陈歌的经纪人去见导演。高云翰过生日与陈吟在一起吃饭,陈吟突然接到刘黎意外出了工伤的电话,高云翰要求吃完饭再去探望刘黎,可是陈吟焚心似火,高云翰大怒。两人在拉扯中,陈吟不慎伤了腿,借此机会与高云翰分手。刘黎得知此事后,激动万分。黄晓甜把一切看在眼中。

第7集

  陈歌和孙树明去见导演,孙树明存心坏事。陈歌大怒,想住回娘家,父母不应,于是找到程恳,意外发现程恳竟然也有写小说的爱好。程恳得知陈歌要在他家借宿时,大为吃惊。在陈歌极力要求下,程恳只好答应。陈吟搬进了新房,想把新房的另一半钱还给高云翰,便向陈歌借钱。陈歌这才发现,卡上的钱全被划走,便和孙树明大吵了一架。保姆苏三妹觉得是因为孙树明对陈歌缺乏信任,所以两人才总会吵架,孙树明略有所思。黄晓甜搬出刘黎家,临走时,仍对刘黎依依不舍。高云翰想挽回他和陈吟之间的感情,陈吟却把结婚戒指还给高云翰,并表示两人情缘已尽。刘黎介绍陈吟认识朋友郝三峰,三人总结出惧怕结婚的四个理由。

第8集

  程恳愿意凑出省吃俭用的二十万借给陈歌,来帮助陈吟还房款,令陈歌万分感动。同时,陈歌住进了程恳家才明白,家不仅是个物理概念,更应该是一个心理概念。而程恳却觉得陈歌久住他家很不合适,劝陈歌尽快搬离。陈吟和刘黎讨论他们目前的同居生活,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就有多部影视作品通过写同居来反映爱情、婚姻和人生的主题。两人约定同居要有相对自由的尺度。陈父到程恳家找回陈歌,陈父母带着陈歌又到陈吟新房,发现了刘黎。父母要求明媒正娶的传统观念,受到陈吟现代式同居生活观念的挑战,出现了两代人不同的婚姻观。街道居委会的大爷大妈直面指责陈歌,一个姑娘家住在一个单身男人家,是伤风败俗的行为,陈歌认为自己很纯洁,并没有违犯法律,不予理会。由此引发出道德与法律的思考。民警到程恳家劝说陈歌,应该自己解决家庭矛盾。刘黎只考虑到同居的自由,陈吟感觉没有得到刘黎在生活上的照料和情趣,两人在同居的认识和理解上出现了偏差。孙树明突然发现陈歌正在进行环保志愿活动,便上前阻拦,要求跟其回家,陈歌拒绝。两人来到妇女求助中心,咨询员劝说孙树明应该让陈歌工作,并指出爱情不是占有,不能强迫对方意愿。孙树明为了不让陈歌占上峰,还是不同意让陈歌出去自由地工作,陈歌一气之下又跑掉。

第9集

  刘黎和陈吟约好晚上一起去看话剧,碰巧,心情郁闷的陈歌来找陈吟逛街聊天。陈吟为了安慰妹妹,撇下刘黎,和陈歌一起逛街去,这使刘黎感到非常不悦。陈吟认为作为男人应该学会宽容。高云翰在酒吧喝闷酒,无意间遇上了黄晓甜,两人同病相怜,互相安慰着对方。刘黎出差三天,走时也不打个招呼,陈吟怒火冲天。两人的同居生活开始出现矛盾。程恳写完了长篇小说,希望陈歌成为他的第一个读者。陈歌帮其打印手稿,程恳非常感激。孙树明终于受不了陈歌的又哭又闹,只好同意其工作,但却帮她请了个保镖。陈歌想尽一切办法避开保镖,两人上演了一场追逐好戏。陈歌责怪孙树明不给她私人空间,孙树明却表示,那是因为自己深爱着她。

第10集

  陈歌邀请程恳到家中做客,孙树明看见两人在一起,火冒三丈,警告程恳以后不许再和陈歌来往,这使陈歌感到非常气愤。两人又大吵一架。医生诊断陈吟患了急性胰腺炎,需要马上动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刘黎认为自己不是陈吟的直系家属,没有权利在亲属栏签字。刘黎只要爱情,不要责任的做法伤透了陈吟的心。陈吟开始对这种不要负责的同居生活产生怀疑,便提出要与刘黎分开一段日子。刘黎在思念中画了一幅陈吟的人像油画讨好陈吟,希望得到她的谅解。高云翰和黄晓甜在频繁的交往中感情不断升温,高云翰终于向黄晓甜表明自己心意。孙树明又碰见陈歌和程恳在一起,再也咽不下这口气,竟对陈歌大打出手。陈歌一怒之下,向孙树明提出离婚。

第11集

  孙树明让苏三妹打电话请陈吟到他家来劝陈歌。陈歌向陈吟表示,自己和孙树明离婚的主要原因是对方根本不愿了解她,只想主宰她生活中的一切,而她就像是一个木偶,任凭孙树明的摆布,并认为,人活着就应该有追求,有权利去争取自己想要的生活。陈吟一下子觉得陈歌像是变了一个人,懂事了许多,也就不再硬劝她。孙树明与陈歌办理完离婚手续后,伤心不已。高云翰租了一辆捷达车骗黄晓甜是自己买的,黄晓甜得知后,觉得自己受到欺骗,很不高兴。高云翰为了讨好她,买了一辆本田雅阁,满足了黄晓甜的虚荣心。陈歌卖了车,租了一间房,并在快餐店找了份工作。孙树明在快餐店巧遇陈歌,看到陪伴自己多年,一直过着舒坦悠闲生活的妻子,现在却落魄到打工做服务员的境地,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12集

  陈歌在吧台收银,成了猿人酒吧的偶像人物。心情郁闷的孙树明到酒吧喝酒解闷,无意间碰到陈歌,便上前搭话,为上次快餐店的闹事道歉,并感觉陈歌比以前精神,人也更有味道了。陈歌感觉自己并不适合酒吧的工作,想开办美容院或饭馆。郝三峰表示非常乐意出资帮助陈歌,认为孙树明并不懂得欣赏她。刘黎天天送花向陈吟表明心意,陈吟终于同意让刘黎搬回新房同居。刘黎要签订新生活的约法三章,陈吟表示最主要的是要找到爱的感觉。高云翰让孙树明筹钱,打点房产地皮的生意,孙树明给了高云翰三十三万,希望他能去把事情办妥。黄晓甜开车违反交通规则,出了车祸,与高云翰同时受伤,汽车报废,损失了二十万。

第13集

  刘黎未经陈吟同意,就把他和陈吟的同居生活和感受,当作素材,写成长篇小说《没有婚姻的家庭》,发布到网上,点击率极高。陈吟得知后,非常气愤,认为自己的私生活被暴光,名誉权受到侵犯;刘黎只图自己痛快,不顾他人感受的做法,对她是一种伤害。出版社认为小说真实反映了他们的生活,很有典型意义。梁编辑找上门,预付十万元,希望能出书,却被陈吟一口回绝。梁编辑很欣赏陈吟的个性。陈吟买菜,巧遇苏三妹。苏三妹向陈吟讨教恋爱的感觉。

第14集

  郝三峰投资,租了间商铺给陈歌开美容美发厅。陈吟担心刚离婚的陈歌吃亏,提醒陈歌要防备郝三峰。刘黎认为陈吟太过敏感,就算郝三峰喜欢上陈歌也并没有错。刘黎找到网站运营官,表示自己要在网站上公开向陈吟道歉,运营官考虑到此举会影响到网站的声誉,表示愿意亲自做通陈吟的工作。陈吟感觉自己和刘黎并不适合柴米油盐的过日子,只适合无牵无挂地相爱。刘黎介绍陈吟认识运营官。谁知,运营官对陈吟一见钟情,并大胆向陈吟表明心意。陈吟对突如其来的表白不知所措。

第15集

  规划局的杨主任被“双归”。高云翰趁机借下孙树明的三十三万元钱。高云翰想要辞职下海搞经营,黄晓甜表示全力支持他。刘黎发现陈吟和运营官交往甚密,担心陈吟会变心,于是找到运营官,希望他以后不要再和陈吟来往。运营官却表示,只有具备掌控能力的人才有可能成功。苏三妹不甘心做一个小保姆,想出去多挣点钱,向孙树明提出辞职。孙树明发现苏三妹与保安吕国宾相恋,想到自己在感情上的挫折,有些失落感。孙树明到郝三峰处追问陈歌的住址,找到陈歌,诉说苦情。陈歌却表示,两人已经毫无关系,希望孙树明以后不要再纠缠她。

第16集

  陈吟得知刘黎找过运营官,觉得刘黎心胸狭窄,限制她和别人交往的自由。刘黎却认为这是爱的本能,同时感觉到了不结婚的危机感。高云翰告知陈吟,自己已经辞去规划局的工作下海经商。陈吟大为吃惊,怀疑高云翰是否适合经商,劝他好自为之。刘黎帮陈吟过生日,陈吟十分喜爱的银手镯掉在了健身房,要求刘黎陪她一起去寻找,刘黎认为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值钱的手镯,破坏他们的烛光晚餐,而陈吟却一定要去找回手镯,两人闹出不愉快。刘黎帮郝三峰和陈歌的美容美发厅设计装修。运营官约会陈吟,讨论现代爱情、婚姻观念,两人谈得非常投机。陈吟欣赏运营官的语言魅力,运营官认为,他和陈吟都属于互联网电脑式的类型,每天都有新的信息,他们俩在一起能够保持长时期的激情,再次向陈吟暗示追求她的心意。刘黎对陈吟与运营官的交往很是不满。高云翰成功地注册了一家公司,当上了老板,向黄晓甜提出结婚。黄晓甜则表示,要先等高云翰在事业上做出成绩。陈吟帮苏三妹介绍了一份送报员的工作。

第17集

  陈父母家的老房子要拆迁,拆迁费不够购买新房。陈吟得知此事后,要求刘黎为她父母解决经济困难。刘黎表示,现在自己一时拿不出钱。陈吟这才发现,原来刘黎只善于创作,并不擅长经营生意,建议他招聘管理人才。郝三峰在孙树明的逼迫下,又为了成全孙树明和陈歌,不得已把美容美发厅的股权卖给了孙树明。孙树明要把美容美发厅送给陈歌经营。陈歌不接受,表示许多事情一旦错过,就不可能再重来。陈歌对郝三峰不能勇敢地站出来维护她,感到非常失望。秃顶男人对苏三妹产生了好感,为了有更多的机会接近她,便主动租了一间房给苏三妹,并要求与他多说话,排除寂寞。程恳向陈歌坦言,虽然自己很快就要结婚,但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关心她,和她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第18集

  孙树明如愿以偿当上了美容美发厅的法人,陈歌要与他签订经营合同,明确职权。开张仪式上,陈歌不配合孙树明,但终于干到了自己想干的工作。刘黎接待外乡老板在洗浴中心找按摩小姐,两人被警察抓进派出所。陈吟以家属名义去保释刘黎,刘黎非常感动。秃顶男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纠缠苏三妹。吕国宾非法闯入他家,砸碎玻璃窗,带走了苏三妹,被抓进派出所。黄晓甜为了扩大经营,请刘黎设计广告。刘黎非常羡慕黄晓甜与高云翰夫唱妇随的生活,黄晓甜也感到自己特别幸福美满。苏三妹承包了报刊发行,找到孙树明做担保。孙树明暗示苏三妹帮助撮合他和陈歌复婚。苏三妹到一处处报摊,签订报刊发行合同。网站开通了《爱与婚姻》专栏,点击率很高。

第19集

  孙树明为了接近陈歌,有事无事经常到美容美发厅去看望,陈歌却不予理睬。在陈歌的认真经营下,美容美发厅生意见好。陈吟认为,虽然两人已经离婚,但孙树明对陈歌还是一往情深。苏三妹辛辛苦苦跑报刊发行,鞋底都磨破了,联系到四千多处报摊,订合同数四十万份。骑自行车无法送完,只能租旧面包车送报。同时,苏三妹住进地下室,过着艰苦的日子。吕国宾经常帮助她,两人感情不断升温。刘黎对陈吟经常与运营官约会,很有看法,认为陈吟精神出轨。陈吟为消除误会,讲明了在网站上设专栏,赚钱孝敬父母的真实原因。刘黎为关键时刻拿不出钱而自责,心疼陈吟干二份工作太过劳累,擅自找到运营官,要求调换他人主持专栏。陈吟得知后,一怒之下,把刘黎赶出新房。高云翰提出尽快结婚。黄晓甜表示非常乐意。就当他俩沉浸在幸福之中时,卖出去的专利产品由于质量有问题,遭到投诉。工商局和技监局的人上门处理假冒伪劣机器,黄晓甜慌忙将高云翰送去珠海躲避。刘黎回到自己家时,看到落魄的黄晓甜倦依在门口。

第20集

  刘黎将黄晓甜隐藏到远离城市的别墅之中,给她送去食品和水。苏三妹发行报刊顺利,增加了报社十五万份印数,拿到了第一期承包提成八万元钱,欣喜万分。吕国宾因进派出所被解雇,苏三妹出钱让他去学修电梯。刘黎苦闷中找到郝三峰喝酒,讨论到在两人的世界中没有原则可言,需要包容、原谅、忍耐,过分追求自由的代价就只可能是孤独。刘黎深夜敲门找陈吟,恳求搬回同居。警察拘留黄晓甜,并将刘黎一起带回作证词。陈吟打电话给刘黎,得知他在公安局,大为吃惊,急忙赶到工作室询问情况,见刘黎帮助黄晓甜,醋意大发。刘黎见陈吟很是关心他,非常感动。苏三妹与吕国宾为了节约成本,买下旧面包车,却不料是转手赃车,被公安局没收,损失了三万五千元,两人同遭甘苦,相依为命。孙树明和郝三峰不约而同到美容美发厅门口接陈歌。为了不得罪两人,陈歌只好打的回家。孙树明到美容美发厅追问陈歌,明确提出复婚要求。郝三峰对陈歌不能敢作敢为,陈歌感觉郝三峰是感情上的懦夫。

第21集

  陈吟在网站主持的专栏发表文章,侵犯了报社的著作权。运营官表示,愿意承担所有责任,并做适当赔偿。运营官怀疑刘黎告密。刘黎表示,自己绝不会做出不利于陈吟的事。刘黎搬回新房,拿出一张四十万的支票,让陈吟退还给运营官。运营官坚决不受。吕国宾想和苏三妹亲热。苏三妹表示,两人只有结婚后才能同房。苏三妹由于疲劳过度,天热中暑,差点出了车祸。吕国宾非常心疼,两人真情流露。黄晓甜和高云翰走投无路,找孙树明借钱还债。孙树明要求他俩分别去动员陈歌与他复婚。周围人都感觉孙树明已经学会了怎么爱陈歌。陈吟在家做饭时看到蟑螂,打电话让正在开会的刘黎赶回家扑死蟑螂。

第22集

  吕国宾因为没钱,只好买个假首饰向苏三妹求婚。苏三妹借钱给他,要求重买一个像样的钻石戒指求婚。陈吟巧妙地退还了四十万元支票,拒绝了运营官的追求。陈吟和刘黎同时感觉到,没有婚姻的爱情,其实只是一场没有规则的游戏。两人决定结婚。孙树明带了很多礼物让陈父母再做工作,陈歌也终于有了复婚的意思。高云翰和黄晓甜登记结婚,“高黄记”串烤店装修开张。四对年轻人在集体婚礼上,说出了最想说得一句话:“结婚吧,我会更加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