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二十世纪末的一次演习中,解放军北方某部赫赫有名的钢八连输给了另一支英雄连队——红三连,钢八连的糟糕表现引起上上下下一致关注。刚从国防大学毕业的硕士研究生江一帆临危受命,挑起了重整钢八连的重任。

分集剧情:
第1集

  20世纪末深秋的一个夜晚,步兵某部正举行一场相当规模的军事演习。 军长等首长们透过大屏幕观察着演习情况。 前沿指挥所,步兵三团团长和政委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八连和三连这两个连队。持续至翌日清晨的军事演习终于结束了,红三连的队旗率先在高地上空飘扬,钢八连明显地落在了后面。 总结会上,国防大学刚毕业不久的硕士研究生江一帆做了重点发言。他描述了八连存在的问题 并分析了症结所在,引起了军长的注意。 一天晚上,团政委通知江一帆到八连报到的决定,并说出了军长想把江一帆放在基层使用的意图。 在全连军人大会上,刚上任的江一帆虽然受到官兵们的冷落,但他心里明白,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能赢得大家的信赖。 刚上任的江一帆与连长魏东商量,决定以即将到来的这茬新兵作为契机,重打锣鼓,另开张。

第2集

  新战士们刚到营房就惹出了许多乱子,在第一次班务会上,一班长张家林对违反部队纪律的新战士黄强、张玉忠、贾明提出批评。 江一帆的妻子黄丽菲也来部队探亲,连长的未婚妻梁雨热情地接待了她。 黄丽菲向丈夫江一帆提出留在部队驻地打工的想法,被江一帆婉言劝阻。 训练场上,新兵黄强不愿吃苦,假装晕倒在地,被一班长识破,令其站起来继续训练。黄强还托词说自己有低血糖。 大学生战士王晓因两次没叠好被子,被检查内务的副连长尚清涛两次批评。自尊心受挫的王晓 当晚把整齐的被子原封不动地放在地上,自己却只盖着大衣睡觉。 食堂里,黄强不愿吃稀饭和馒头,副连长尚清涛当众批评了黄强两句。黄强摔掉馒头,并说这不是人吃的东西,扬言要吃面包和牛奶,引来众人的目光。 王晓从单杠上重重地摔在地上,被众人抬进了卫生队。此时王晓的女朋友大学同窗李丹来到军营探望...... 王晓在女朋友李丹的搀扶下 走回了一班宿舍。李丹试探着问王晓 离开学校当兵是否后悔,王晓表示目前还没有这种想法。 江一帆向李丹了解王晓当兵的真实想法,李丹说王晓只是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第3集

  黄丽菲休完探亲假准备回家,江一帆和梁雨去车站把黄丽菲送上了火车。让江一帆没有想到的是,妻子瞒着他 只坐了一站就下了车。黄丽菲连夜赶回城里,来到事先就找好的北方大酒店上班。 一天,炊事班长进城到北方大酒店偷艺,突然发现大厅里热情待客的黄丽菲。炊事班长把看到的这一幕偷偷地告诉了副连长。副连长又向连长做了汇报,并说他俩都被指导员耍了。 直肠子的魏东闷了几天,终于憋不住,当面质问江一帆。江一帆这才弄明白连长和副连长一段时间以来 对他疏远戒备的原因。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迅速地来到了北方大酒店。 正端着盘子给顾客上菜的黄丽菲突然发现了站在面前的江一帆,不由一惊,盘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江一帆主动找到团长,把黄丽菲背着他破坏部队纪律,滞留驻地打工的事做了汇报,并请求处分。江一帆把买好的车票重重地摔在黄丽菲的面前,让她马上就走。而黄丽菲偏偏是一个极要强的人,她不甘做一个附庸,寻找自己生命的价值,根本不承认自己这样做有错。江一帆说不通她,气得甩头离去。

第4集

  休息日,三连双胞胎弟弟贾亮头顶着盆走在小路上练正步走,不小心一脚踢在团长的屁股上,吓得他谎称自己是八连的贾明。哥哥贾明替人受过,八连也无辜遭到团长批评。 这时新兵张玉忠的母亲千里迢迢来到军营看儿子,为了达到经常能见到儿子的目的,她索性在军营附近租了一间极其简陋的民房。 新兵黄强不但不参加训练,反而在军营外和一群小学生踢球,不巧他一脚把守门的小孩踢了个满脸花。见小孩哭叫着在地上打滚,他赶紧溜回了军营。 被黄强用球踢伤脸部的孩子家长找上门来。团长责令八连长和指导员赶紧带黄强前去赔礼道歉。 江一帆再一次劝妻子黄丽菲返家无效后,找团长政委开证明要求与黄丽菲离婚,被团长狠狠批了一顿。并说他是想推卸责任,让人同情,然后待机蒙混过关。江一帆有口难辩。 黄强越来越厌倦部队生活,终于做了逃兵。当他正想坐长途汽车逃走时,被指导员和连长堵个正着。 黄强虽被抓回但却给钢八连造成很坏的影响。团长更是恼火,针对钢八连连续出现的问题,决定给江一帆处分一次。 江一帆为挽救黄强,暂时没有把黄强退回,而是由一班长张家林负责日夜守护。 夜里黄强披上大衣悄悄地走出门,假寐的张家林急忙披上衣服跟踪监视,生怕黄强再次逃跑。 江一帆敢于为战士承担责任,忍辱负重的行为赢得了大家发自内心的敬佩。黄强更是对这一切有所触动,表示不会再偷着跑了,而是要正大光明地走。 张家林因夜里看着黄强,白天又照常训练,终于体力不支,从跨越障碍上摔了下来。装甲团和三团的足球比赛上,三团连续输了三个球,团长十分焦急。中场休息时,黄强走到团长面前要求上场,并说如果扳不回这三个球,把他枪毙了都行。

第5集

  足球场上,黄强在全团官兵的喝彩声中连续赢回三个球,并很快使三团反败为胜。大家开始对黄强刮目相看,黄强也由此转变。 梁雨把车开到连队引起魏东极大不满。梁雨委屈地来到北方大酒店一个人喝起酒来。梁雨的举动引起了旁边两个地痞的注意,并遭到两人的拉扯和辱骂。关键时刻,黄丽菲及时赶到,镇住了两个小流氓。新兵训练、考核的场面异常激烈。在红三连与钢八连的对抗比赛中,因贾亮的严重失误,拖了红三连的后腿。三连长丁雷把贾亮训哭了。

第6集

  不久,连队举行了隆重而又庄严的授衔授枪仪式,新兵们个个喜不自禁。 一直瞒着部队冒名顶替来当兵的肖立金担任轻机枪手。他把事情的原委偷偷地告诉了好友王晓,并请王晓帮他出主意。 刚把妈妈送走的张玉忠遭到了军营大门外小酒店女服务员的强拉硬拽,并被饭店雇佣的几个小流氓硬把兜里仅有的几十元钱抢走。 张玉忠委屈地走回营院,同班战友肖立金、黄强、王晓得知张玉忠的钱被抢,马上赶到了小饭店。和小流氓们话不投机,打成一团。有人及时向110报警,警车及时赶到,阻止了一场恶斗。 八连战士在外打架,引起团长的严重不满,团长责令江一帆严肃处理违纪战士。 江一帆再一次庇护了张玉忠等人,团长为此很不满意。江一帆却又一次赢得了战士们的尊敬和信任。 在北方大酒店打工的黄丽菲与来此就餐的某公司张卫国相识了。两人交谈中,张卫国很理解黄丽菲外来打工的艰难,终于,两个人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 连长魏东与未婚妻来到北方大酒店看望黄丽菲,正好碰到黄丽菲送张卫国出门,二人那种微妙神态,正好被魏东看在眼里。

第7集

  大学生王晓设计的两人用军用帐篷得到了团里的嘉奖。黄强对此心存不满,因为最初的设想是由他提出来的。 部队驻地一所中学暑期搞军训,一班长张家林负责初一(3)班。该班班主任杨玲被张家林深深地吸引,并义无返顾地爱上了他。张家林陷入了不能自拔的矛盾中,因为他清楚部队的纪律是不允许他在部队驻地谈恋爱的。 张家林以大局为重,不通人情地拒绝了杨玲。杨玲义无反顾地表示会一直等到张家林离开部队的那一天。

第8集

  黄丽菲因病住进了医院,江一帆提着一袋水果赶到医院。透过门缝,江一帆正看见张卫国坐在黄丽菲床前在给她擦汗。江一帆连门都没进,赌气返回了连队。 训练中,黄强经常偷偷地拨长途电话炒股。并经常因为要看电视股评而与其他战士发生冲突,并扬言要教大家理财的本领。杨玲父亲是位退休老工人,发现女儿爱上了一个大兵,便借着酒劲在军营大门口吵闹着要见团长。团长亲自劝走了杨父并责令严肃处理张家林。魏东不分青红皂白,狠狠批了张家林一顿。江一帆私下耐心做通了张家林和杨玲两个人的工作,希望他俩暂时埋藏爱情。

第9集

  八连战士贾明在营外路遇一个突然晕倒的病人,他立即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把病人送到医院抢救,直到病人家里来人才离去。在病人单位领导再三追问下,他犹豫地说自己是红三连的贾亮。 病人单位的人敲锣打鼓带着锦旗来到了红三连,连长丁雷非常高兴地接待了他们并收下了锦旗。 张母给儿子张玉忠寄来了一双布鞋,张玉忠把鞋他送给了班长,引起了战友们的一番嘲弄。张玉忠回到宿舍又悄悄地将班里所有战士的鞋样寄出,信中嘱咐母亲每人做一双。 江一帆再一次和黄丽菲不欢而散之后,找政委和团长,要求办理离婚手续,受到批评。江一帆被逼无奈,只好说出黄丽菲外边有人的事实真相,团长政委听后都大吃一惊。

第10集

  指导员闹离婚,八连战士们误以为嫂子黄丽菲傍上大款了,张家林带王晓、肖立金、黄强来到北方大酒店,想找黄丽菲问个明白,并劝她不要做糊涂事,弄得黄丽菲哭笑不得。 张玉忠的母亲重病缠身,但还是坚持把一班全体战士的鞋做好了。一班战士为此还搞了个隆重的授鞋仪式。 张卫国是个心细的人,为了黄丽菲的生日,特地在华北大酒店摆了一桌酒席等着为黄丽菲庆贺生日。 与此同时,张家林带领全班战士抬着一个大蛋糕来到北方大酒店。不明就里的黄丽菲忙热情招待。当打开蛋糕看到“丽菲嫂子生日快乐”的字样时,她激动地哭了。 这边张卫国也摆好了蛋糕,可等来的只是黄丽菲不能来的消息。

第11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在街心花园里,张卫国告诉黄丽菲,江一帆已找过他,并说江一帆仍然深爱着黄丽菲。黄丽菲表情复杂地坐在公园长椅上。梁雨发现黄强是个炒股好手,便用车把黄强偷偷地拉到了股票大厅,魏东发现后狠狠地批评了两人。除夕之夜,鞭炮声声,联欢会高潮迭起。战士们纷纷给家里打电话拜年。值班的肖立金走进荣誉室,发现江一帆独自一个人呆在荣誉室里。二人谈得很投机,肖立金总想说点心里话,却欲言又止。最后暗示指导员,如果做了什么对不起指导员的事,还请指导员多多原谅。北方大酒店黄丽菲也是弧零零地一个人过年。 王晓把要辞退学籍报考军校的想法告诉了女朋友李丹。李丹试图说服王晓,并说如果王晓两年后不返校就只能分手。

第12集

  夜晚,梁雨驾车回来,碰巧遇到公寓里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案,弄得小区人心惶惶。半夜里梁雨吓得睡不着觉给魏东打电话,魏东想出让黄丽菲搬过去和梁雨同住的主意。 王晓一个人站在八连烈士榜画像前,眼前浮现出抗美援朝的战斗场面。原来,画像里的一位英烈,抗美援朝时期的钢八连第二十一任连长王文清是他亲爷爷。 团里又进行了一次军事演习,肖立金担任了战斗小组组长。战斗小组历经种种困难,终于准时到达了指定区域,肖立金为此受到了嘉奖。 星期天,魏东和梁雨邀请江一帆到梁雨处吃饺子,一推门见黄丽菲在场,二人都很尴尬,魏东忙在一旁打圆场。

第13集

  八连竞选副班长的方案出台,经过严格考核,激烈角逐,肖立金、贾明等人被提为副班长。三连的孪生弟弟贾亮得知哥哥当上副班长后,也找到了连长丁雷,要求竞争副班长。却没想到丁雷对他发了一通火。 贾明分到二班担任副班长,同班战士余长春很不服气。一次,贾明批评余长春内务没有搞好,引起余长春极大不满,并与贾明发生了摩擦。 一天夜里,团里紧急拉动,余长春偷偷地将贾明的裤子套在了自己的身上。贾明找不到裤子,只好穿着线裤,背着背包最后一个跑了出来,不但在众人面前出了洋相,也挨了团长的严厉批评。 战士们重新躺下睡觉,黑暗中,贾明发现余长春在被窝里把裤子脱下,又悄悄地扔在自己的床下。 贾亮从哥哥贾明那里得知了事实真相,背着哥哥找到余长春,两人话不投机,动手打了起来。魏东让丁雷管好自己的兵,两人舌剑唇枪,电话里打起了官司。双方经调查才弄明白事实的真相。江一帆和魏东都对贾明顾全大局的做法夸奖不已。

第14集

  一班长张家林接到了父亲病故的电报,去连部请假,正赶上张玉忠在连部哭泣。原来张玉忠的母亲病危,连长正张罗着送他返家。考虑到大演习临近,班里不能一块走两人,张家林只好把电报揣回兜里。 连里的战士知道张玉忠家里的经济困难,都自发地解囊相助,张家林一个人夜里在操场上,面向家乡,长跪不起,祭奠父亲,哭泣不止。 张母在最后的弥留之际终于见到了儿子,欣慰地笑了。费力地表示自己已经力不从心,给钢八连每一个人做一双鞋的愿望是无法实现了,她深深遗憾。因为钢八连对他们母子太好了,在儿子给他表演踢正步走中,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连日来,张家林忍受着内心的极大悲痛,但他仍然坚强地带兵训练。一天,在打靶场上,传令单发射击,可张家林的机枪子弹却一梭子全打了出来,连长跑过来怒斥他。

第15集

  肖立金因在部队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但因他自己的真名叫李大庆,喜报无法寄回家。懊恼之时,只好找王晓出主意。王晓,唯一的办法是找组织股说他爷爷奶奶在山东老家。 王晓终于考上了军校,大家向他表示祝贺。但王晓的女朋友李丹心中的梦想却破灭了,她指责连长指导员,为什么把报考军校的名额给王晓。这时的王晓突然拽着李丹来到了八连荣誉室,指着一张英烈的照片说:这个王文清烈士,钢八连第二十一任连长,1950年11月29日壮烈牺牲于朝鲜战场上,他,就是我的亲爷爷。在场的指导员和连长恍然大悟,李丹也很震惊。 李丹真诚地告诉王晓,对王晓和其他军人很敬佩,但敬佩不等于爱情,她不愿过两人分居的生活。在悲痛中,李丹踏上了返校的火车。 连里要选出三名两年兵留队转士官,经考核和群众投票选举,肖立金、贾明和通信员蔡新得票最多,连领导班子也认为他们三人最合适,可在这节骨眼上,团长将他们叫去,非要从他们当中拿掉一个,换上各方面表现一般的余长春。

第16集

  在全连军人大会上,黄强突然站了出来,慷慨陈辞:钢八连的荣誉是多少代钢八连人用鲜血、汗水乃至生命换来的,钢八连的大事小情决不容掺沙子。战士转士官,他不希望看到有掺沙子的事出现,否则他敢把钢八连这面旗子当众烧了。他的话赢得了全体在场官兵的热烈掌声。团长和政委虽很惊异,但也激动地鼓起掌来。 张玉忠和肖立金相互谦让,也表示主动放弃这次转士官的机会。在这次会议上,余长春的灵魂深处也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他当着团首长的面给曾在军区领导机关工作的三爷通电话,主动提出放弃转士官。重新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第17集

  江一帆又一次来到了黄丽菲的宿舍。黄丽菲在经过一番近乎歇斯底里的发作后,二人终于和好了。 江一帆又和张家林谈起个人终身大事,张家林表示,虽然也知道杨玲对他的感情是真诚的,但他保证,只要在部队一天,就不和杨玲联系。 以张家林为首的老兵们就要复员了,他们决定偷偷给连长和梁雨筹办婚礼。这个想法也得到了指导员和副连长的默许。 婚礼办得很热闹,面对这些心地真诚的战士们,连长魏东的眼睛湿润了,他激动地表示这个婚礼虽不具备法律意义,但他要把老兵们自制的结婚证书永久地珍藏...... 全军大演习开始了,漫山遍野的坦克,士兵和炮火交织在一起。

第18集

  在冲锋的途中,肖立金终因劳累过度,心脏病猝发,不幸牺牲。 经调查,肖立金是在演习前一天,为了抢救一位病人,无偿献血,导致心衰而死亡。师党委决定追认他为革命烈士,并为肖立金正名,改回他自己的真名李大庆。 李大庆的父亲从山东老家赶来参加儿子遗像安放荣誉室的仪式。临走前,他把儿子替人参军挣得的钱全部留给了部队。为了不给部队添麻烦,清晨,他一个人悄悄走在茫茫的旷野上。 荣誉室里,连长魏东宣布了复员老兵的名单之后,举行了摘军衔仪式,当叫到张家林和黄强时,他们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感情复杂的老兵已哭得泣不成声。杨玲接到了张家林临走前的最后一封绝情信,张家林考虑自己回到江西偏远而又贫困的老家,为了不耽误杨玲的前程而决定与她忍痛分手......杨玲读到此信后,百感交集,她表情木然地将张家林的信撕得粉碎。 老兵们迎着朝阳,背着行囊走在返乡的路上,他们时不时地朝那铁打的营盘依依不舍地回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