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一个真实又鲜为人知的故事。

  1931年,日军入侵山海关,华北形势告急,故宫博物院决定将馆藏精品转移,以避战火浩劫。文物由北京经上海、南京辗转运抵位于大后方的四川和贵州,最后保存在乐山、峨嵋、安顺等偏远地区。至抗战结束后,陆续运回南京,之后部分被运送到台湾,部分回归北平本院,部分留在南京。

  文物南迁工作历时十五年,近二万箱、近百万件文物,行程数万公里,曾经在徐州、郑州遭到日军飞机的轰炸、在峨嵋经受了大火的考验,但都能化险为夷,文物没有丢失损毁,这是中国文物保护史乃至文化史上的奇迹,也是中华文明史上的奇迹。南迁之路是一条充满艰险的道路,无数的人力物力,无比崇高的责任心,无与伦比的勇气,铺平了这条道路,其中的艰辛困苦和危急是难以想象的。

  由于南迁工作是在保密状态下进行的,所以长久以来一直带着神秘的传奇色彩。特定的历史条件决定了事件的特殊性,在这样环境中的第一代故宫人宁致远、范思成、方如山、余任道等人为文物的安全,付出了艰辛的努力,甚至用生命作证。在人们了解这段历史,认识这段传奇,在赞叹中华文明辉煌的同时,也被那些为中华文明奉献的故宫人所感动。

  由于历史的原因,南迁文物没能全部返回故宫,其中一部分在解放前夕被运往台湾。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部分精品都是南迁文物中的精华,由于当时转运匆忙,致使一些前后连贯,或成双成套的文物现在隔海相望。一条海峡隔开了同一种文明,语言是相同的,文化是相同的,就像海水下的陆地永远是相连的。我们期待着这些瑰宝重归故里,我们期待着远方的游子重回中华母亲的怀抱。

分集剧情:
第1集 盗宝狂潮(上)

  (公元1923年,退位皇帝溥仪颁布旨令,除三位太妃、皇上、淑妃五宫,各留太监20名外,2500余名太监被遣散出宫)

  这些平日里不出内城一步、非男非女的太监全都慌了神,在紫禁城门口哭成一片。为 了今后的生计,这些在宫中肆虐多年的太监们开始盘算留在宫中历朝历代的珍贵宝物,大批国宝被暗中转移到民间,换回的银两都进了太监和内务府大臣的个人腰包。宝物严重失窃,清朝最后一个皇帝溥仪,决定整顿内务府秩序,下决心追查宝物偷窃的始作俑者。故事就从这里开始讲起:

  春节将至,为拿不出钱来给娘娘们置办过节物品的事,内务府大臣耆英进见溥仪,并建议抵押几件宫里的古物。溥仪同意了。耆英趁机逼迫溥仪身边的太监王喜,命他监视溥仪,并弄几样象样的宝物到自己的古玩店中。

  为制止宫中宝物严重失窃,溥仪召集金石学家郑孝胥,赏三翎顶戴,命他清查盗卖文物的来龙去脉,调查结果却表明朝廷的内务府就是宫中国宝失窃的始作俑者和最大的获益方。

第2集 盗宝狂潮(下)

  郑孝胥需要一个既了解内务府,又和内务府没有牵连的助手,于是联络了前清如意馆的匠人余恩仲。作为旗人,余恩仲不愿眼睁睁看着国宝流失海外,经过反复斟酌,最终还是同意调查宝物流失一事。

  余恩仲来到地安门的古玩一条街打探虚实,发现在这里不仅可以买到很多的文物,甚至还可以按照用户的要求,预订宫中的各种珍贵文物,包括皇后婉容凤冠上的珍珠和寿皇殿百斤的金钟。

  郑余二人一起面圣,溥仪命人核对,发现珍珠被换、金钟失窃的事实,溥仪勃然大怒,

  质问内务府总理大人耆英,并罢免了其职务。命郑孝胥继续盘查所有太监。

  在调查中,余恩仲大吃一惊,发现不仅内务府的人偷,甚至皇上自己也在偷窃人之列,而且很多宝物已经飘洋过海,隶属他国。余恩仲再次面见溥仪,溥仪辩解说国宝乃我家之物,我可以任意外赏,但决不让奴才偷。余恩仲毅然反驳,溥仪大不悦。

  郑孝胥怕有性命之危不感再查下去,劝余恩仲也不要再查下去。但余恩仲不甘心就此下去,拿着皇上赐的腰牌直奔皇宫。不料在福建宫被大火吞噬。大怒之下的溥仪裁撤了宫中的太监。

  这就是福建宫大火。这就是盗宝狂潮一事的经过。即太监被裁和余任道在宫门外寻找父亲一事引出的答案。

第3集 去留之争(上)

  (1925年,故宫博物院正式成立)

  1931年,"9.18"事件爆发,日本觊觎中国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日本间谍机构谋划,将故宫国宝分散到各傀儡国,以此打击中国民众的士气,使各傀儡国名正言顺。

  余任道大学毕业后,来到故宫博物院工作。

  故宫博物院院长宁致远等人鉴于局势,提议将故宫文物南迁,这一举动受到了张学良的支持。文献馆牛得禄因不满待遇,在妻子的鼓动下与日军藤野走在了一起。

  局势更加紧张,宁致院召集范思成、方如山、余任道开会,宣布行政院宝物南迁的命令,并布置相关准备工作。日本人利用牛得禄与其他人的矛盾,给南迁工作施加压力。此时文化民人胡适等人也公开发表反对古物南迁的文章,引起民众游行示威。

  故宫博物院各科室面临着极大的压力,范思成、方如山等故宫人,在走与留的问题上陷入困境。

第4集 去留之争(下)

  日本人攻进榆关,时局紧张。宁致远,范思成、方如山三个人,都在为执行行政院文物南迁命令的表决会上举起了手。在博物院动员大会上,牛得禄带人冲了进来。在他的煽动下,民众大声叫喊阻止南迁。关键时刻,余任道带着何秘书赶来,将古物失盗一事的真相大白于世,为宁致远解了围。

  范思成、方如山为古物装箱的事犯愁,其主要原因是工友们不懂装箱的方法,且宝物大都易损坏,很难禁得起折腾。余任道找到了一个经常装箱发货的老板,老板演示了各种装箱的技巧,为他们解决了难题。

  日本人继续阻止南迁,送来炸药进行威胁。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但行政院的启程令却迟迟不到。宫里的怪事接二连三,故宫人只有住在宫里待命。1923年2月5日,故宫古物紧急起运,离开了有着513年历史的紫禁城。

第5集 前途迷茫(上)

  前门火车站,负责宝物押送的齐连长带着兵,将周围全部封锁,余任道带着行政院的命令,来找火车站站长,站长推荐了技术好的火车司机石古城。

  老光棍石古诚在铁道上干了一辈子,最近有人提亲,是一个叫喜花的寡妇。而文物南 迁的突发事件找到这个老司机,也打断了他筹划多日的婚期。

  南迁的火车停在车站迟迟不能启程,每天都有扔炸药、卧轨、民众围攻的事发生,宁致远心里很焦急。齐连长只好强行将石古诚带回来修火车。

  石古诚为娶媳妇逃跑回家,被齐连长抓住绑了回来。左媒婆领着一身新衣的喜花走进石古诚家,石母楞楞地坐在炕上,喜花看着贴上喜字的空屋子,一下子晕了过去。

  喜花来到车站,请求齐连长让她见一下石古诚。可齐连长却望着满脸泪水的喜花,告诉她火车马上要开了,叫她回去。

第6集 前途迷茫(下)

  1933年2月到5月,国宝由北平运出,其中故宫古物13484箱,故宫陈列所5415箱,颐和园640箱,国子监11箱,从此故宫古物走上了颠沛流离之路。

  晚上,一堆堆的篝火,众人疲劳地睡了。范思成站在宁致远身边,责问行驶去向问题。作为院长的宁致远也只能无奈的回答:南边总比北边安全一些。石古诚因没结上婚,不停的抱怨着,狠狠地砸着机器,抒发着自己的怨气……

  国防设计委员会经讨论,建议古物迁往西安。因为西安既为故都,数百年来,又未有兵火之乱,因此被认为是很安全的。命令传达到行使的火车上,众人的情绪又高了起来,总算是有一个目的地,还谈论着到西安后的生活。惟独范思成认为到不了西安,因为从地理环境上看,西安并不是一个容易控制的区域。

  正在这时,从对面冲过来一辆火车,眼看快要撞在了一起,石古诚毅然抱起了一块大石头,努力地把石头放到铁轨上,想阻止行进的火车。不料,就因为放下的石头也压住了石古诚的衣袖,他也被卷在了铁轨上。石古诚永远的闭上了眼睛,火车在他的身边旁边停住了,南迁的火车避免了第一次出现的险情。

  正在大家沉浸在失去老石悲痛中,行政院又传来了取消去西安的命令,火车原道返回。南迁的火车在驶无去向的情况下,宁致远下令将火车开往南京。

第7集 骨肉亲情

  (南迁古物19000余箱,分别存放在南京和上海)

  上海法租界,范思成等人正在试验装文物的箱子,将箱子从楼上扔一百次,检验装殓文物箱子的结实程度。

  淞沪战役打响。经过商议,宁致远决定分三路走:一路由水路走称为南路,由方如山带队;再由余任道带一路由铁路走,称为北路;由范思成带一路延长江逆流而上,称为中路。

  就在这时,方如山妻子施美华跑来,说儿子方文达不见了。他们来到警察局报案,也毫无线索。第二天早晨,方如山收到一封信,他按信中所指找到了儿子,原来绑匪正是为儿子看病的杨先生。杨要他用一箱宝物来交换儿子,方如山断然拒绝。

  行政院的人决定申请一笔经费来赎孩子,并以方如山个人的名义在报上登一则启事。果然绑匪出现,并约好见面时间。

  但方如山却回去劝说施美华不能这样赎孩子,原因是传出去,其他人的孩子,从此就没有安宁了。施美华哭着喊着要儿子……。轮船准备起锚了,方如山只好将她拖上了船。

  绑匪不肯罢休,决定逆江而上去追。

  最终,在一个月后,绑匪仇二财将方文达交给了方如山,他说是方如山在码头上的那番话感动了他。

第8集 逆锋而上

  (1937年,日军侵占平津,7月29日北平沦陷)

  日本人进驻北京城,余任道妻子带着余小林及小儿到南京找到余任道。偶遇范思成。范思成安顿了余妻及孩子,急忙去寻找余任道。

  宁致远考虑到余任道妻子儿子都来了,想临时调换他接收范思成负责的中路文物,让他尽快着手联系码头事务。余任道考虑因为北路装车都是他一手操办的,现在换成别人,后边的工作不好展开,拒绝了宁致远的好心。余妻有些怨言,余任道好言相劝:等古物安全地到了,全家人才能团圆。

  余任道的大儿子小林在母亲的叮咛下,偷偷的上了火车,帮助父亲一起完成文物南迁的大业。

  火车艰难的向南推进,途中逃难的民众拦住火车,要上车一起走。又赶上日本飞机的轰炸,南迁的国宝又一次在日军的疯狂轰炸中幸免遇难。

第9集 我的母亲

  负责中路水运的范思成来到码头,寻找运送国宝的轮船。码头上到处都是惊慌失措逃难的民众。此时空中传来了防空警报,日本飞机开始轰炸。被炸后的街上,残垣断壁,死伤无数。

  范思成手里拿着母亲寄来的家信,却在人群中看到了前来投奔他的母亲,他将母亲带回住所。母亲为他带来了很多吃的,但嘴里还一直为不肯认祖宗的事怪罪他。

  范母透过窗子看到范思成与宁致远为找不着船的事,争吵的喋喋不休。找船的事对于范思成这样留洋回来的博士来说,确实有些难为他了。宁致远用激将法对他大发雷霆。

  已经作出离开决定的范母拉着范思成到照相馆,拍了一张照片,无意中摔伤了腰。范思成从医生那里才得知母亲原来有心脏病,而且已经发病好几次了。自己悔恨不已,决心和母亲一起回去,以尽孝道。在交谈中,却得知母亲已经变卖了家乡所有家当前来投奔他,并把所得的钱两一并交给了他。

  范思成为租船的事,来到中英文化协会找宋阶平。宋阶平带范思成去找他比较熟悉的船务公司,他们找到了经理商量,才知道所有的船都被征用了。范思成回到家,看到桌子上摆着的牌位、钱和衣服。他拿起信跑到街上,幻觉中出现一头白发的母亲踉跄地在街上走着的情景。

第10集 英国货轮(上)

  几日过去,古物还堆放在码头,范思成一直在跑船务公司,但却一无所获。绝望中他又想到了宋阶平。

  他俩来到一家英国人的俱乐部,范思成看到了正在喝酒的剑桥同学威廉。从威廉那里得知,有两艘英国货轮是空着的,范思成请求威廉帮助他联系一下船只的事宜,念在老同学的情分威廉同意试一下。

  第二日,威廉带范思成去见船长史密斯。虽然获得了喜爱中国瓷器的史密斯的同情,但却因为船要准备执行紧急任务,所以不能帮助运送古物。形势之下,范思成在宋阶平的带领下找到了英国大使,一顿唇枪舌战,最终他用正义感和同情心,打动了大使,获取了批文。

  日本在中国的战场进一步扩大,前方战事吃紧,英国人船长史密斯认为这时应用全力抵抗日本,而不是忙着运宝物,拒绝帮忙。范思成故意激将他,认为他是怕被炸而不肯帮忙。史密斯认为范的言词侮辱了英国政府,要他跪下认错,范思成转身离去。

第11集 英国货轮(下)

  积劳之下,范思成终于病倒了。船长史密斯最终被范思成的精神所打动,决定不再侮辱一个真正的绅士,决定帮忙运送文物。

  刚解决了船长史密斯的问题,船上的英国船员又来找麻烦。他们把范思成作为感谢的食品扔到了水里,并提出要范磕头谢罪,双方人员发生冲突,史密斯下令将宝物全部卸回到码头。望着渐渐驶离码头的轮船,范思成挥动着衣服奔向岸边,这个曾经在祖宗牌位前都不肯磕头跪拜的年轻人,为了国家终于双膝跪地。

  史密斯透过望远镜看到码头跪拜在地的范思成,心里非常愧疚。终于下令将轮船返回码头,帮助这个重情重义年轻人,并降下英国国旗。

  望着英国货轮又朝码头驶来,范思成再也坚持不住,倒在地上。望着病在床上的范思成,船长史密斯承诺"这些东西交给我,你放心吧"!范思成叫宁致远拿来自己的箱子,并请大家快去休息。自己独自一人,按照母亲的嘱咐,跪在了祖宗的牌位前。

  (1937年12月8日,最后被滞留在码头上的古物被运出,四天后日军攻陷南京,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第12集 郑州火海(上)

  余任道和齐连长带着满载车厢的宝物,艰难的向郑州驶去。火车停靠小站的时候,余任道发现一个车厢的旁边裂了很大的一个口子,雨水洒了进去,淋透了几个古物箱子。余任道急出了眼泪,只得决定到了郑州后一定拿出来晾晒。

  途中火车站一个货场,车站的杂工张武(以前曾做过土匪)和老刁正计划着盗取故宫部务院的这批宝物。张武的老婆月娥刚生了个儿子,家里摆数桌满月酒席,车站邢调度也来了。邢调度因为赌钱输了还不了,所以就答应帮张武他们盗取故宫文物,以此抵账。

  张武来到调车场,发现存有宝物的列车戒备森严。就让刑调度用修车厢的事来为难余任道,余任道为能尽快修好车,同意开箱让张武和邢调度亲眼看一下宝物。

第13集 郑州火海(下)

  张武家里,邢调度和月娥边喝酒边劝张武,在月娥的哭闹和怂恿之下,张武终于决定去偷宝物。本来想用修理车厢为由拿到钥匙,但余任道却告诉他们,车厢修理都有人跟着,钥匙不能给,并看出他们有意拖延修理车厢的进度,让齐连长盯紧点。

  邢调度给张武出主意,在月娥和孩子身上做文章。

  第二天,晚饭的时候,月娥背着孩子推着小车来送饭。刚吃过饭,一个士兵开始觉得肚子疼,说着众人都纷纷捂着肚子往厕所跑,余任道也开始闹起了肚子。

  张武让月娥带着孩子赶快离开。自己带人跳上了车,撬开了一个箱子,发现里面是各种国玺。这时空中响起了日本飞机的轰炸声。齐连长带着部下向飞机射击。

  余任道挣扎着,跑了过来,努力地喊人,张武被吓傻了。他跑向了车头,将火车开动起来。

  日军轰炸结束了,张武停下火车。看到地上一只孩子的虎头鞋和一只月娥的绣花鞋,大声痛哭,大叫着:报应!报应!

第14集 雪天秦岭(上)

  日本逼近潼关,如果一旦攻克潼关,那么宝鸡也会有危险。所以对走和留的问题,开始众说纷纭。在宝鸡的山坡上,邝承禄带着工人和故宫职员费力的挖着窑洞。

  第二天,余任道正在窑洞边发愁,小林走过来,父子俩开始为窑洞的结实程度担心。突然天上飘起了雨,二人躲进窑洞避雨,却发现窑洞开始往下掉渣滓,两人跑出窑洞,"轰隆"一声,窑洞蹋了下来。

  余任道和邝承禄为成立宝鸡办事处的事发生争执,如果不成立办事处,他们就要在冬天过秦岭。邝承禄不同意,原因是秦岭是天险,平时过去也很危险,何况还带着那么多宝物。

  邝承禄等人收到行政院的电报,敦促成立宝鸡办事处。在余任道一再坚持下,队伍改为继续西行。负责运输的司机一下子炸了窝,紧急之下,齐连长动用机枪将所有人都吓住了。最后这群司机还是把文物的箱子全部卸到地上,开着卡车逃离了。

  就在余任道他们为了车的事发愁时,一队张学良将军的车为他们解了围。

  余任道和齐连长等人,为过秦岭的事准备着。天已经开始下雪,过秦岭更是险中险。由于车只有十六辆,余任道决定扔掉行李,步行。

第15集 雪天秦岭(下)

  邝承禄因雪天过秦岭的决定与余任道有冲突,有些消极。余任道也深知此行路途险恶,万般无奈,只有尽快启程。

  车缓慢地行驶,在上山时车胎爆了,于是借换胎的时候,大家一起到旁边的面馆吃点东西,出来后余任道注意闷闷不乐的邝承禄也跟上来了。

  又一日,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突然远处的山上,来了一群土匪。齐连长掏枪急忙组织射击。这时一辆车子陷到了坑里,众人过来推车,但是车子纹丝不动。齐连长带着部下继续向土匪猛烈射击。邝承禄推开旁边的人,向前冲去,他身子往前一蹿,横在车轱辘前,车轮子掩住了他的腿。邝承禄痛苦地喘着气,脸上露出难受的表情。终于车子猛地一蹿,开出了坑,而邝承禄已经陷入昏厥状态。余任道抱着浑身发抖的邝承禄,辛酸地看着他闭上了眼。迎面有马队驶了过来,原来是守备队来迎接的人。

  余任道等人为邝承禄建了一个简单的墓碑,就带着车队缓慢离开了。

第16集 峨嵋大火(上)

  峨嵋小城内,范思成、余任道、方如山平安会合,大家一起为平安到达大后方而喝酒庆祝,范思成因不善饮酒,提出到外面随便走走。

  在民防团团长王老基的带领下余任道和范思成来到了大佛寺,他们考虑到房高,附近的居民少,适合安全保卫,决定将这里作为库房来安放宝物。

  由于大佛寺取水困难,范思成带余任道到街上,买了十口大缸用来储水。

  准备工作就绪,一个牌子挂起来,故宫博物院峨嵋办事处成立。

  王老基为看文物与范思成发生了争执,女儿王琳娜急忙相劝,并替父亲向范思成道歉,并对风度翩翩的范思成一见钟情。

  晚上王琳娜来到范思成住所找他,但范思成却以生病为由拒绝理她。王琳娜转身走了,又找了一个大夫回来,为范思成看病,还为他带来了吃的。范思成定睛看了看一脸认真的王琳娜,不禁有些感动。

  余任道看到此情形,向宁致远建议,聘王小姐做个文秘,自然就安排到了范思成的手下工作。

  一日,范思成为通知王琳娜到博物院工作的事来到王家。琳娜母看到仪表堂堂的范思成,就想和他聊聊。但王琳娜冲进来,拉起范思成就向外走。两个人兴致勃勃的谈论着彼此和以后的工作。

第17集 峨嵋大火(中)

  故宫家属们来了,大家欢聚一堂,在会议室里跳起了舞。舞后,王琳娜和范思成来到院外,王琳娜调皮地叫范思成替她擦汗。突然,王琳娜吻了范思成一下,转身跑开了。

  故宫博物院的人,为古物日常维护的事召开会议。会议结束后,范思成发现王琳娜私 自从一箱里拿出一张字画来看。范思成厉声喝斥,王琳娜委屈的哭着跑回家。宁致远和余任道看到二人关系紧张,提着东西来到王家致歉,在酒桌上王老基的气烟消云散。

  宁致远回来后,劝范思成趁后方条件好,赶快完婚。

  王老基为庆祝祠堂落成,请了许多人参加,并放起了鞭炮,引起了火灾。火势以蜡厂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而离祠堂不远就是大佛寺存放古物的库房。范思成命令职员们把往大佛寺方向的房子拆了打防火带。王老基老泪纵横的前来阻止。紧急之下,范思成从后边冲了过来,一棍子打倒了王老基。王老基的鲜血从额头上淌了下来,昏倒在地。

第18集 峨嵋大火(下)

  王老基躺在床上不停的骂着喊着要范思成的命,王琳娜伸手为父亲递毛巾和水,被母亲挡开了。王家人打上门来,宁致远前来相劝,齐连长带士兵用枪将他们挡在外面,余任道拉着范思成不让他出去。

  一日夜里,天下起了雨。宁致远看见淋得浑身湿透的范思成,得知范变卖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换了钱要交给王家的事。

  王琳娜来找范思成,并要他离开故宫博物院,一起离开峨嵋城,过二人生活。但范思成拒绝了,两人争吵起来。范思成一把搂住王琳娜,但王琳娜推开范思成,跑下山去了。

  在库房里,众人正忙着日常的维护工作,范思成神不守舍的看着书画,想起往日的情景。

  孙志清的爱人傅子春来到峨嵋城找他。一日晚里,两人在库房里紧紧拥抱时,被前来检查的范思成撞见。范思成批评孙志清库房重地,不能随便带人进库房,孙志清以领过结婚证为由,二人打了起来。

  宁致远将王琳娜的一封信递给了范思成,拆开一看,信封里掉出了几颗糖,这才知道王琳娜已经嫁人了。

第19集 至忠不渝

  日本投降,长达十二年的国宝南迁工作结束了。大家计划着在重庆办一个抗战胜利古物展览。

  一日宁致远正和国民党的陈老谈着展览的事,酒醉的范思成无意中闯了近来,冲撞了陈老,气得陈老大怒。

  展览那天,陈老看到范思成,命令宁致远一定要开除他。余小林对这件事极为不满,也提出辞职要求,宁致远只好答应让范思成同余小林在一起,尽快离开重庆。

  宁致远又接到不回北平的命令,将古物分两路运到南京。一路是走水路,另外一路,先走陆路,到江西九江,然后待命送南京。同时齐连长和他的部队,也换了防。

  车子上了路,新来的队长嫌司机开车太慢,亲自开着车飞快的向前冲。突然,一只牛横在路上不动,车子猛地一拐,斜插到了水田里。范思成质问队长是怎么开的车,却不料被他打倒在水田里,小林急忙赶了上来,制止了新队长的无理行为。

  夜里,在一小旅店,小林照顾着浑身发抖的范思成。而酒醉后的新队长边闹边开枪,无法理喻。

第20集 古物运台

  车队行驶到九江仓库门外,纷纷停了下来。余小林和范思成不放心库房环境,前来观看,发现这里有白蚁。这时,司机们不顾环境如何,已经开始往车下搬箱子了。范思成上来阻止,队长恨恨地命令士兵将范思成捆住,还一脚踢向了小林。顿时,范思成高声地尖叫起来,大家被他的叫声吓呆了,都停了手,惊讶地看着他。

  在朝天宫内的一间小屋里,范思成脸上带着笑,身体笔挺的搂着一个模拟的舞伴跳舞。十几年的南迁生活以及与各种势力的较量和平衡,已让这个年轻人身心疲惫。此时,余任道和余妻也在忙着为余小林和小梅筹备婚礼。

  行政院官员正式向宁院长传达命令,将所有故宫古物,按珍贵程度,分批运往台湾。

  夜晚,在宁致远办公室里,大家正在商量着回北平的事。突然门开了,一军官进来,说是奉了国防部杜长官的命令,带走了宁致远。

  第二日天刚亮,方如山和余任道来到范思成的住地,劝他赶快离开。这时,一个军官带着一队士兵闯了进来,双方发生激烈的争执。军官用枪口对着范思成的头,范思成将计就计,以死跟军官对峙,伴随着争吵声,范思成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范思成丧事完后,宁致远被两个士兵架了回来,形容枯木。宁致远这才明白是自己没有把问题看清楚,一直还幻想着回北平,在这一点上自己确实不如范思成明白。对范思成的死更是撕心裂肺。

  故宫人小心地将箱子,慢慢地搬上车,拉到了码头。汽笛声音悲哀悠远,送别的人群涌了上来。

  (迁台文物总计2972箱,数量上只占南京文物的四分之一,但质量上却是文物中的精华。弹指一挥间,近70年过去了,当年故宫南迁文物,只有一部分回到北京,一部分留在南京,一部分在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