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部电视剧叙述了赫赫有名的锦江饭店的创始人女老板董竹君曲折而又多姿多彩的一生。

  1900年,董竹君诞生在上海洋泾滨的一个贫民窟里,她的父亲是黄包车夫,母亲是个洗衣妇,家里一贫如洗。在她12岁那年,迫于生计,为了给父亲治病,被迫沦为青楼卖唱女。在妓院里,董竹君认识了革命党人夏之时,以心相许。就在老板逼她破身的前夜,董竹君机敏的逃出了虎口,与正被通缉的夏之时结婚,并随他一起来到日本。在日本,董竹君如饥似渴的学习知识和文化。四年后,她随着夏之时回到成都,成了显赫一时的四川省都督夫人。然而,四川夏氏封建大家庭里的封闭与落后,使刚刚开始新生活、年轻的董竹君感到窒息。她极力劝说夏之时离开这里,夏却因为仕途上的失意已彻底消沉,而终日沉湎于鸦片与麻将之中。本来,在渡过了最初的爱情蜜月后,其实在日本一起生活时,夏之时的思想脱变与专横跋扈就已使得个性倔强的董竹君越来越无法忍受。而此刻,眼看着自己与几个心爱的孩子都将要在这个死墓中陪葬,经过无数次苦口婆心的劝说无效之后,29岁的董竹君依然与丈夫离婚,放弃了华贵、富裕、悠闲的生活,带着四个女儿离开了四川。而上海滩,多了一个 赤手空拳闯荡创业的女人……历经无数难以想象的艰苦,闯过无数无法逾越的难关,她一方面周旋于上海警备司令杨虎、杜月笙、黄金荣等等权贵们之间,同时又追随革命和进步,秘密帮助、掩护共产党人进行地下革命工作。董竹君完全依靠自己的智慧、才能和勇气,创立起了锦江菜馆和锦江茶室。到解放初期,又在人民政府的帮助支持下,创立了上海第一家可以接待国宾的锦江饭店。

  1997年的12月,98岁的世纪老人董竹君安然逝世。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一九一三年,上海洋泾浜地区。黄包车夫董同庆因生活所迫,将女儿阿媛卖到富春院去做清官人,此时她刚满十三岁。破旧的小屋里,娘姨在为她束胸,梳妆打扮,母亲口中念念有词,求菩萨保佑女儿,而阿媛却一直在期盼着父亲的到来。当晚,小阿媛由轿夫抬进了富春院。

  富春院来了一位标志、漂亮的清官人,因来了众妓女的围观。他们对他评头论足,肆无忌惮。老鸨—一位40岁左右的半老徐娘,看到阿媛天生丽质,明目皓齿,不禁喜上眉梢,当即以小兰春为其挂牌。在老鸨的细心调教下,聪明的阿媛很快就入了行。尤其是她的那副清脆的嗓子,不知迷到了多少人。然而毕竟年龄还小,对这青楼中的男女之事,还懵懵懂懂。董家,董父母为卖阿媛到堂子里面心中不安,唯盼女儿能转个好运。阿媛第一次出堂子为客人唱戏,心中十分紧张,好心的孟阿姨尽力安慰她,使幼小的阿媛心中踏实许多。革命党人夏之时、柳品兴、陈梦梅三人为密商讨袁大计来到富春院,与阿媛不期而遇。飘然而去的姑娘,令夏之时眼睛一亮。

第二集

  局势十分严重,袁世凯为恢复帝制大肆捕杀革命党人。不得已,他们只能到富春院来活动。一天傍晚,一曲清纯悦耳的江南小调吸引了夏之时等人。他们请来歌者,却是阿媛。阿媛即兴唱起了“击鼓骂曹",夏之时为她敲打鼓点。月满面楼,一曲终了,胡琴再次拉起。此时此刻,阿媛的心中泛起起了阵阵涟漪。小云做大人了。年逾七旬的赵三爷跟她睡了头一夜,不想却暴毙在床。小云惊骇万分,然老鸨却骂她不会赚钱。由于太想女儿,董母做了几件衣裳来到富春院,却被老鸨奚落了一番,只得失望离去。

  冬去春来,孟阿姨看着渐渐长大的阿媛,旁敲恻击的告诉她快找个好人嫁出去,早晚脱离这个地方,可阿媛像是没有听懂。为了躲避袁贼党羽的追捕,夏之时钻进了阿媛的闺房。在交谈中,阿媛得知夏之时23岁就做了四川督军,不免暗生敬佩。一边的孟阿姨颇有心计地问道:“不知夏爷家中还有何人?”夏之时告知在老家己娶妻并生有一子。此言一出孟阿姨不禁一愣。

第三集

  小兰春越发生挑了,接到的局票也越来越多,从而引起了金宝等妓女的嫉妒。在富春院为阿媛摆花酒的酒宴上,金宝明白自己以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不免黯然神伤。 阿媛生理上的变化,引起了老鸨的注意,便打起了如意算盘,纵恿苏州阔少七少爷枪头功。孟阿姨千方百计护着阿媛,却得罪了老鸨。

  夏之时与阿媛的感情日渐深厚,两入心心相印。阿媛的心中想着夏爷,托孟阿姨去大东旅社找他,谁料却遇上巡捕抓人,差一点回不来。七少爷借着酒劲想强暴阿媛,孟阿姨及时赶到,才划险为夷。然却引起了七少爷和老鸨的忌恨。夏之时真心的爱上了阿媛,他与老鸨谈判想赎出阿媛出堂子,黑心的老鸨要敲诈他三千两银子,夏之时一狠心答应了下来。与此同时,七少爷也加紧了行动,他与老鸨私下谈妥并定下日子,准备抢走阿缓。得知二弟要娶堂子里的人为妻,夏大哥匆匆从老家赶来,指责其败坏家里门风,并力劝其断了这个念头,然夏之时不为所动。

第四集

  工部局的例行检查,查出小云得了花柳,她被迫离开富春院。临别之时,小云叮嘱众姐妹千万保重,不要落得自己这般下场。在这阴暗、压抑的氛围里,阿缓及众妓女倍感凄凉。阿媛与夏之时深深地相爱了,他俩相拥在一起,憧憬着美好的将来。恰在此时,老家传来消息,夏之时的发妻病亡。 柳品兴代夏之时送了一幅画给夏之时提出三个条件:明媒正娶,且终生不为小;婚后送她去日本上学;不要夏爷赎她,而要自己逃出入炕与他成婚。面对心爱的姑娘,夏之时庄严地答应了。从此,阿媛称病不出,这激怒了老鸨。为了教训她,也为了日后给老爷一个后代,老鸨设下圈套绑架了阿媛。把她关在一间阁楼中,并准备将其实到下等寻妓院中去,以此要挟、逼迫阿媛卖身,接客。面对险境,小阿媛沉着冷静。在一个月高凤黑的夜晚,她将计就计,骗过两个龟头,机智地逃出囚笼,直奔金膘旅社,以极大的勇气去追寻她心爱的夏爷。

第五集

  阿媛和夏之时迅即往日租界的松日洋行。他俩刚走不久,巡捕追来抓走了夏大哥。他们终于获得了自由,当得知这一切已经成为事实,阿媛疑是在梦中一般。在一批志士仁人的帮助下,阿媛和夏之时举行了神秘且富浪漫彩的婚礼。来宾们都祝愿他们这对患难夫妻能够相亲相爱,白头到老。然而也有一些人对他们的结合表示轻蔑与不满。他们登上了开往日本的船,把黑暗和夜色扔在了身后,向着自由和希望前进!从此,夏之时为阿媛取名竹君。

  樱花之国—日本。董竹君与夏之时开始了一个全新的生活。她终于实现了去学校读书的愿望,并有了几位十分友好的日本同学。然而夏之时对妻子抛头露面却有看法,他为董竹君请了家教,由松日先生和林惠子小姐教她文化和家教。董竹君对丈夫这一举动虽说不甚理解,但她爱大夫,也就乐意接受了下来。松田的授课,使董竹君学到了很多知识。她逐渐明白了应该怎样做人,怎样面对社会。一九一六年,他们的长女国琼出世了,这给家庭带来了新的欢乐。董竹君相夫教女,苦中有乐,生活得十分充实。

  旅日革命党人制定了一个行动计划,要派人与国内的地下组织取得联系。老同盟会员傅和庆想到了董竹君。当夏之时将这一重任托付给她的时候,董竹君既兴奋又紧张。

第六集

  董竹君告别丈夫和孩子,只身来到国内。在旅馆与久别的父母见了一面,三人紧紧抱在一起泣不成声。董竹君出色完成了任务回到日本。由于饥饿,她竟晕倒在马头边,可心里充满了喜悦。一天,一个日本妇女讥笑董竹君,这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在痛感自己国家落后的同时,也暗下决心,努力当成回国效力。

  护法战争爆发了,夏之时奉召回国。临行留了一把手枪给董竹君,让她好自为之,董竹君心中不免一惊。董竹君又回到了学校,与同学相见,大家又惊又喜。傅和庆来找董竹君,告知她夏父病重,夏之时让她回四川老家,在最后一堂课上,一直对董竹君生有爱意的松田,极力克制着自己澎湃的心潮,默然呆立。离别的时候到了,每个人都带来了自己的菜,大家席地面坐,谈友谊,叙别情。席间,大家唱着歌,表达着自己依依不舍的心情,回想这几年的美好日子,董竹君更是充满了眷恋。不知即将去的天府之国四川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第七集

  重庆,朝天门码头,一九一八年。激越的川江号子由远而近,回肠荡气。董竹君偕国琼女踏上了这块遥远而陌生的土地。夏之时派了勤务兵卢炳章及丫头梅香、胖子前来迎接。重庆街头阴湿肮脏,这里卖儿鬻女,鸦片泛滥。一些达官贵人横行霸道,胡作非为。这一切,令董竹君心情十分不好受。川南的山路本来就很难走,又遇上连日阴雨,董竹君一行轿队在泥泞的山路上艰难前行。一阵撕肝裂肺的川江号子传来,山崖下,一队纤夫在与大自然进行着惊心动魄的搏斗。纤夫们拼命的呐喊,强烈地震撼着董竹君的心。天暗了,他们落脚在一个小客栈,深夜,一声枪响,令董竹君心惊肉跳。卢炳章跑来,告知她楼下有一个轿夫固吸食鸦片过量而死,董竹君在揣揣不安中熬过了这一夜。

  经过多日跋涉,董竹君终于来到合江老家,一个已呈败相但仍有余威的封建大家庭。夏家客厅,家族的人都依辈分坐好了。他们在等着这位新来的二太太。年近七旬的夏母是这个家中的长者,他手托水烟袋,似笑非笑的盯着董竹君。董竹君带着国琼朝家族的人一一拜过……她明白,今后自己面对的将是一个全新的环境和人际关系。一个面貌端庄,有些傲气的女子飘然而至。她叫国华,夏之时的表妹,此人十分刁蛮和任性。

第八集

  董竹君将重庆带来的一些小礼物分发给众眷属,赢得了他们的好感,却不想又得罪了国华。夏之时回来了,这对久别重返的恩爱夫妻,十分幸福地相拥在一起。此时的夏之时,已被唐继尧委任为靖国招讨军总司令了。 夏之时拜见母亲,老人大让他再娶一房正妻,而董竹君只能做姨太太,这一建议被夏之时断然拒绝。

  董竹君开始全面融入夏家的生活。她做泡菜,腌腊肉,缝补浆洗,完全一副当家人的派头。由于她心地善良平易近人,因此很得家里佣人的好感受。婆婆突然肚子疼,大家柬手无策,恰巧董竹君赶来,用两片颠茄治好了婆婆的病。一天,几十个乡民冲进夏家,为夏大哥贪污日地税一事愤愤不平。夏大哥跑到夏之时处扬兵去了,形势一触即发。董竹君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终在她的耐心疏导和劝告下,乡民们都散去了。之后董竹君又卖掉了自己的首饰为大哥顶了帐。 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董竹君在夏家站稳了脚跟,赢得了众人的夸赞。婆婆也认定了这个儿媳妇,同意董竹君在夏家正房,并决定亲自主持婚札。

第九集

  婚礼热热闹闹的举行了,还请戏班子唱了戏。可就在当晚,董竹君的洞房里,夏大嫂却阴阳怪气地拿出一张1000元钱的收据,称这是当年夏大哥在上海为董竹君付出的所谓赎身钱。看看这张收据,董竹君内心深处的酸楚和委屈一下子喷发出来。夏之时奉命率军北上成都,董竹君也得随之前往。终于能够挣脱这个封建大家庭的束缚,从此过上理想的美满生活,董竹君心里充满了喜悦。可是她没想到到了成都,她人生的坎坷之路才刚刚开始。

  熊克武借整顿川军为名,解除了夏之时的兵权。三千兵械,拱手相送。面对这一变故,夏之时愤恨之极。董竹君及时给予安慰、排遣,终于使夏之时平静了下来。经董竹君亲自设计改造的夏府一片温馨。小桥流水,亭合楼阁,真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在夏之时的生日晚实上,他的老朋友杨虎携夫人田淑君前来祝贺。见了董竹君之后,杨虎夫妇其大加赞赏,并当场与其结成亲家,董竹君看着这一切,显得很开心。

第十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日复一回,年复一年。夏之时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逐渐厌倦起来,整日郁郁寡欢。他时不时的发火,心态逐渐变坏,并染上了抽鸦片的恶习。而董竹君却为了这个家操碎了心。随着二女国秀、三女国英的出世,董竹君更加忙碌了。由于夏之时的性格变异,使得他与董竹君之间的矛盾增加,两人的感情出现危机。 国华为避婚来到成都,并长住夏府,成了夏之时的烟伴、牌友。给这个原本己有裂痕的家庭带来了更大的冲突。由于操劳过度,董竹君得了三期肺病。为避免传染,她搬进了角屋。国华趁虚而入,与夏之时越发亲密了。他俩整天沉醉于烟榻、牌桌,形影不离,从未至到角屋看过董竹君一次。然而庆幸的是,老天爷又给了董竹君一次生命,她竟奇迹般的康复了。当董竹君大病初愈,走出角屋与三个女儿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她却满眼的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

第十一集

  合江老家来了电报,告知家里出了事,老太太点名要董竹君回去处理。董竹君和卢炳章匆匆前往。合江老宅,阴森又显得神秘。原来家里出了丑事,夏大哥身更半夜爬进了丫鬟佩琼的房间,诱奸了她,并使其怀了孕。大哥要娶佩琼当小,大嫂拼死反对。董竹君知道后深为佩琼的命运担忧。夜,一声惨叫。佩琼要自杀,被董竹君救起。她劝导佩琼要顽强的活下去。为了顾全大局,董竹君跟婆婆、哥嫂商定后,决定将佩琼带回成都,妥善处理了这件事。董竹君粉尘仆仆回到家,却见夏之时与国华在抽大烟,不禁火从心中起。她指责夏之时道:你看看这些日子以来,你都成了什么样子了,为此,与夏之时发生了严重的冲突。正在这时,董父董母千里遥遇来到成都,暂时缓解了二人的矛盾。为了培养国琼,董竹君买架钢琴,国琼用功练琴,进步很快。

  世道不稳,物价天天在涨。为了避免坐吃山空,董竹君决定开办两个家庭作坊工厂,以补贴家用。而夏之时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二人分歧逐渐加大。

第十二集

  董竹君又生了一个女儿,夏家是越来越热闹了。琴声、读书声、还有机器声,真是声声入耳。四女儿国璋腰有浓水,在做了穿刺后一直不见好,而重男轻大的夏之时对此不闻不问。为救国璋,董竹君决定登报悬赏,求中医偏方。夏之时的烟瘾越来越大了,董竹君是一筹莫展。恰在这时,老朋友戴季陶来访,董竹君逐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蜀南竹海,风景秀丽。董竹君一行四人乘兴游览。在山上,董竹君恳请戴季陶帮助劝说夏之时把鸦片烟戒掉。却不想在一尊灯楼上,她竟以外发现戴季陶也在抽大烟,不禁大失所望。通过这件事,董竹君更加觉得周围环境的险恶。夏之时的脾气越发的大了。一天,他借口董父熬的烟土分量不够而大发雷霆,逼的董父、董母含泪离开四川。临别之时,董竹君特意为二老赶制了两套寿衣,期盼父母平平安安,健康长寿。国琼长大了,心理萌动着对异性的渴望,细心的董竹君觉察到了这一点。

第十三集

  夏之时原先的部下又鼓动他重新出山,夏之时也跃跃欲试,然董竹君却不以然。佩琼前来告辞。她决定带着孩子家给一个外省人。为了感激董竹君的救命之恩,佩琼一下子跪在董竹君面前。董竹君生了第五个孩子,是个儿子。夏之时大喜过望,决定好好庆贺,儿子满月这天,亲朋好友都来祝贺,夏之时也兴致勃勃的和夫人孩子照了唯一的一张全家福。杨虎从上海来,力劝夏之时出去定走看看,以益发展。夏之时和董竹君商议后,决定独自出川探路。

  大学生文兴宁因学潮被抓就要枪毙。他的姑妈也是国琼的钢琴老师张女士来找董竹君想办法。董竹君找了杨虎,最终救下了文兴宁。 时局越来越乱,几方军阀争权夺利,搞得民不聊生。董竹君办的洋车行、织袜厂纷纷倒闭。望着这些废弃的织袜机、黄色车,董竹君心绪难平。眼看自己跟孩子的正常生活和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考虑再三,董竹君毅然决定带着四个女儿离开四川,那是一九二九年。

第十四集

  大江东去,一泻千里。董竹君带着对新生活的期盼,再次回到了上海。当她带着女儿路过当年富春院的门口时,不免触景生情。董竹君携女到来,使夏之时倍感意外。在国华的纵容下,他执意要让董竹君带女儿回四川,遭到董竹君的拒绝。二人矛盾加剧。董竹君带着国琼去考音专,不料考期己过。失望之余,她们遇见了校长。

  杨虎夫妇前来拜访。换了一身行头的杨虎此时担任上海警察局长。董竹君向田淑君诉苦,而日却劝告她凡事想开点。文兴宁突然来了。他是为了逃避迫害,并想来取道上海去法国念书。国琼一见文兴宁,不禁旧情萌发,却被夏之时撞见,他怒不可遇,斥责国琼丢失人现眼。国琼与其争辩,夏之时怒之下,罚其跪下,并将花瓶砸向闻讯而来的董竹君。董竹君忍无可忍,带着四个女儿毅然出下次。 傅和庆来劝董竹君,让她原谅夏之时。但董竹君却认为爱是不能建立在恐惧和不平等上的,所拒然回去。公园一角,董竹君两眼含泪地对夏之时说:“之时,我午分手吧。”夏之时浑身一震。

第十五集

  夏之时搬来戴季陶、柳品兴劝阻董竹君不要走离婚这条路,同时董父、董姐也不赞成二人离婚。然董竹君不为所动,决定先分居五年。面对董竹君的话语,夏之时冷笑道:你董竹君要是能在上海滩站住脚,我夏之时用手板心煎鱼给你吃。 仰面求人,不如低头求土,从此董竹君独立地承担起生活的重压,靠自己的努力来养活四个孩子。某南水乡,小镇码头,到处都可见到她辛劳的身影。她每天早出晚归,跑买卖、摆地摊,以此赚点差价谋生。

  夏之时与国华孤寂地返回四川。不久,四川的报纸登出了:“夏之时家中难都督,将军街走出女娜拉”的报道,令夏之时大力光火。 一天,几个小流氓来到董竹君的地摊前,淫亵地盯着她。董竹君一看来者不善,急中生智逃了出来,而她的货物则被哄抢一空。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小镇码头上,屡遭挫折的董竹君,两眼噙着泪水,心中充满着愤懑。

第十六集

  董竹君疲惫地回到家中,远远传来国琼的大提琴声,这给了她无限的慰藉。生活依然窘迫。这段日子董竹君经常上当铺,但她仍然乐观。 邻居郑德英带董竹君去拜访了朋友伍振声。伍建汉董竹君办一个纱管厂。然资金却成问题,董竹君忽然想到小时候的朋友尤宝,决计跟他一起筹资办厂。夏之时更加消沉。他怨恨董竹君跟人家学坏了,想托戴季陶把他的四个女儿弄回四川来。 群益纱管厂终于开工了。为了办厂,董竹君让国秀、国英、国璋去上寄宿学校。自己则没日没夜地苦干,然产品销路并不太好,戴季陶让董竹君去找荣德生,但是没有奏效。厂子只能勉强维持。房东庄泉带着一批华侨前来参观,准备投资入股。一位叫陈清泉的菲律宾华侨见了董竹君,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他钦佩董竹君的人格和魁力,决定帮助她。

第十七集

  震惊中外的“1.28松沪战争”爆发,全国人民群情激愤,上海各界集会游行,捐款捐助,支援十九路军抗战。地处闸北的群益纱管厂被日机炸弹击中,几成废墟。为了筹集资金恢复工厂,陈清泉带着董竹君去厦门老家筹资。却设想因发表抗日言论,董竹君差点被抓。 进步学生郑浩手持一包宣传材料来到董家,不巧被租界探子跟踪,在敲诈不成的情况下,恼羞成怒的探子将董竹君投入监狱。国琼与尤生设法营救,然由于没钱,无法救出董竹君。监狱中母女相见悲愤难平。国琼担负起照顾三个妹妹的重任。她靠给人教琴,勉力维持着家里的生活。

  监狱会客室来了位油腔滑调的青年,他叫刘良是位律师。刘良让董竹君抬出都督夫人的牌子,逢人许愿,往大里吹,这样才能争取拜访。 董竹君终于出狱了。但夏之时却告董竹君拐骗儿童。为避免节外生枝,董竹君被迫远走他乡,不想却碰到了卢炳章。他奉夏之时之命要带走孩子。

第十八集

  群益纱管厂的生产越来越艰难。为了修复被毁坏的机器设备和厂房,急需一批资金。龙宝带来一个消息,一个叫张云卿的前清举人有兴趣投资。来到张家,张云卿和外侄成豪秉决定凑足一万元入股,董竹君十分高兴,然风云突变,成豪秉原是个花花公子,整天纸醉金迷地挥霍,眼看投资群益厂几成泡影。为了逼其投资,张云卿与董竹君设赌博局准备赢成豪秉的钱,谁料却弄得个鸡飞蛋打。刘良闻讯赶来,告知董竹君那些人是上海“翻戏党”成员,专门设局骗人。董竹君为自己走到这一步而痛悔不己。孤苦零丁的夏之时在四川与柳品兴借酒浇愁,他对如今自己这人鬼不是的境况万般无奈。国秀带着两个妹妹为挣学费,背着董竹君去做广告。被董竹君狠狠地责骂了一顿,国秀不服。董母不小心摔了一跤,从此一病不起,在痛苦中撒手西安,董竹君悲痛万分。

  五年分居时间到了,夏之时来到上海,他真诚地希望董竹君能够回心转意,然而董竹君却义无反顾。

第十九集

  董竹君与夏之时正式离婚了。临分手时,夏之时与孩子们见了面。看着四个女儿都长大成人、亭亭玉立,夏之时感慨万分。董父又病倒了,在弥留之际,他口中喃喃低语地念叨着他的阿媛。冥冥之中的他好象看到了阿媛要转大运了。一年不到的时间,董竹君连续失去了两位最亲的亲人。她欲哭无泪,仿佛这个世界已经走到了尽头。柳品兴来了。他建议董竹君开家饭馆,并送上了一位义士托他带来的两千元钱。今日我帮你,焉之他日谁帮谁,苦难到了极致,终于有了转机。董竹君从此开始了一生中最辉煌的创业。

  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划,一九三五年三月,锦江川菜馆正式开业了。开业这一天,鞭炮齐鸣,人声鼎沸。杨虎和杜月笙也前来棒场。这似乎都在预示着锦江川菜馆日后的成功。

第二十集

  陈清泉探险望董竹君,他对锦江的成功赞叹不己,真可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然而,要想在上海滩办成一件事并不容易。一天黄金荣的干儿子小金荣带了一帮地痞来饭店捣乱,并冲砸了店堂,引发了斗殴。面对这一局面董付君镇定自若,本着冤家宜解不宜结的原则,亲自登门黄府,感动了黄金荣,一场风波就此平息。大厨陈金宝偷拿饭店东西被抓,为了严肃纪律,董竹君将其开除。并亲自上阵,三天三夜不下灶合。同时又从四川老家请来和尚师傅掌勺。并以此为契机,整顿店务,使锦江的面貌为之一新。

  为了救济家人,在董竹君的建议下,锦江川菜馆在后门开了个赈济通道。这天,当董竹君为乞丐们打饭时,意外发现了当年富春院的孟阿姨,此刻她己双目失明。董竹君象被电击了一般浑身一颤,差点裁倒,她决定将孟阿姨收养下来,为她送终。为了有个保护伞,以便将来发展,杨虎劝董竹君加入国民党可董竹君心里自有一杆秤。

  一位客人要见董竹君,原来是张女士,她刚从法国回来。两个女人久别重逢,交谈甚欢。 当问及董竹君的感情世界时,这位刚毅的女人流下了眼泪。她虽为自己至今没有寻到真爱而惋 惜;但又为自己做了一番事业而骄做。此刻,唯一今她感到不安的是对大明儿欠下的那份母子之情。

第二十一集

  由乔辊导演的话剧《玩偶之家》正在演出。侧幕边,国琼陪着妈妈在观看。演出成功,董竹君前来祝贺。而饰演娜拉的兰玲却风骚地拉走了乔琨,弄得一边乔琨的太太肖燕十分尴尬。锦江的生意越发红火了。为了扩大营业规模,董竹君先斩后奏,在法租界破天荒地褡了个天桥。当局强令其拆除,不得己,董竹君拜访了杜月笙,求他帮忙。国琼涉足演艺圈,董竹君很是不放心。一天晚上,国琼喝酒回来晚了,董竹君批评了几句,引起了母女争执。一位重要的客人——法租界张翼枢前来赴宴,董竹君舍命陪君子。不几日,过街天桥的事就解决了。

  共产党人家时轮因遭特务盯梢跑来锦江,董竹君及时掩护,并给其一笔钱,让他顺利脱离险境。 乔琨和兰玲同居了,这可苦了肖燕和钱塘。他俩都来董竹君处诉苦,口日声声要自杀,董竹君竭力劝阻。

第二十二集

  一伙白相人拉来两个妓大在锦江大厅里唱堂会,被董竹君严厉制止,他们告到杜月笙那里。电话铃响,杜月笙让董竹君去一趟。董竹君忐忑不安地前往杜公馆,原来杜月笙想让董竹君帮他筹办一个远东员大的综合性娱乐城,这块天上掉下的馅饼,连董竹君都感到意外。 在于伶等人的倡导下,董竹君创办的锦江茶室开张了。一天,一批文人在茶室里喝茶聊天,乔琨找到董竹君让她照顾一下肖燕母子,被董竹君拒绝。她并批评乔琨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自从在锦江与董竹君见了一面后,张翼枢一直无法忘怀。这天他特意包下国际饭店一个餐厅请董竹君吃饭。董竹君不得已敷衍,很晚才回来,并得国琼都不能理解。而董竹君也有苦衷,她告诉国琼,在上海滩做事,人际关系十分重要。要看三步才能走一步。 华北事变后,日本的胃口越来越大,上海虽有租界,但为避免麻烦,杜月笙还是决定搬迁香港。临行前与张翼枢交谈,两个人都看上了董竹君,只不过一个看中了她的才干,一个是看中了她的姿色。

第二十三集

  张翼枢对董竹君的步步紧迢,系起了一直暗恋着她的刘良的不满,声称要找人杀了张翼枢这头猪。 为了参加工部局举办的音乐会,国琼在恋人孙振平的指导下,苦学苦练,艺术上有很大长进。由于时局不稳,孙振平要到内地去。他虽然十分爱恋国琼,但考虑到自己一贫如洗,国琼母亲对她期望又高,自觉配不上她。不得己只好斩断情丝,独身前往内地。小路边,二人依依惜别。大学教授戚元博对董竹君十分欣赏,逢人便夸,这引起了他那爱吃醋夫人的嫉恨。她竟散布谣言,说董竹君在为日本人做事。听到这一消息,董竹君大吃一惊!

  多年不见的郑德英带了一拨进步学生来到锦江茶室,董竹君热情接待了他们。郑德英决定将抗日救国学生会的联络点设在这里。柳品兴来了,他苍老了许多。这几年他历尽人间坎河,饱受世态炎凉。董竹君凝望着这位一直关心着自己的兄长,深情地举起了酒杯。 音乐会在兰心大戏院隆重举行,国琼专著演奏。东厅里巨大的轰鸣震撼着人们的灵魂。这是感情的波涛,这是人生的升华。幸福的董竹君两眼湿润了,她凝视着眼前的女儿,不禁回想起那一幕幕依稀可辩的往事……她最终不能自己泪入泉涌。是激动、是喜悦还是悲怆,一切涌上了心头。猛然间,音乐戛然而止,掌声雷动,震撼夜空。

第二十四集

  时日无多,张翼枢加紧了对董竹君的追求。无奈之下,董竹君使出了杀手锏,她终于如释重负。抗日爱国志士寄来了子弹,要取董竹君性命,董竹君抓住机会,斥责戚夫人,声称要死也要死个明白,大庭广众之下,戚夫人显得狼狈不堪。为了逃避战乱,也为了给抗战募捐,国琼国秀两姐妹前往菲律宾,而四女国璋也回内地读书,只有国瑛陪伴着母亲。

  “八·一三事变”爆发,日军人举进攻上海。郭沫若等人回国鼓动抗日,董竹君包下了郭沫若的一日三餐,决心用实际行动支援抗战。大世界遭日机轰炸,尸横遍地,锦江员工阿夏幸免于难。董竹君抱住他悲喜交集。汉好潘三省带着两名日本特务来锦江吃饭,对锦江的菜肴赞不绝日。他们邀董竹君到日本军部的虹口旅馆开个锦江分店,这下子董竹君犯难了。

第二十五集

  董竹君借口要寻找厨师和改造装修,敷衍着潘三省。而房东孙梅堂却借机敲竹杠要董竹君加房钱。董竹君真有点焦头烂额了。一天夜晚,走在回家路上的董竹君忽听两声枪响,原来是戚元博被日本人暗杀。回到家中,她搂着国瑛久久不能入睡。华侨桂华山来店,带来了国琼、国秀的消息。两姐妹因揭发了募捐团蔡团长贪污公款一事,被蔡诬为汉奸,在马尼拉举步难艰。董竹君听后忧心忡忡。日本特务来董家骚扰董竹君,被国瑛挡住。看来上海是呆不下去了,考虑再三,董竹君决定一走了之;一九四零年底,董竹君登上了前往菲律宾的海轮。

  四川成都,国璋来见父亲。夏之时望着亭亭玉立的女儿,禁不住老泪纵横……父女俩回忆起过去的往事,皆吁嘘不己。军营,国璋见到了大明弟弟。二人来到小酒馆,畅谈这么些年来得凤风雨雨。一阵沉默,二人眼角都闪动着泪花,惟有父母的离异,让他俩百思不解。 董竹君来到了马尼拉,正赶上音乐会彩排。在现场,她义正词严,驳斥了蔡团长对两个女儿的诬陷,用事实向主办者证明了女儿的清白无辜。

第二十六集

  国琼、国秀演出获得成功,董竹董十分高兴,陈清泉来看望两个孩子,没想却见到了董竹君,久别重返,二人沉浸在深深的喜悦之中。 董竹君打算在马尼拉开锦江分店,但担心战争爆发,菲国总统府秘书长让董竹君尽可放心。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董竹君托上海的锦江经理张进之物色到马尼拉的人员,张进之却趁机谋取私利。 陈清泉爱上董竹君而不能自拔,他让好友桂华山动妻子哦花跟自己离婚,被桂山所拒。不得己只好自己亲自动手。

  哦花—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菲律宾第二代华侨,为捍卫自己神圣的婚姻,徒步来到马尼拉。她向董竹君摊牌,并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董竹君在惊诧之余,也陷入深深的困惑之中。她自责自己菲律宾这趟原本就不该来。太平洋战争爆发,原来的一切打算都化为泡影,董竹君母女被困马尼拉。远在上海的张进之,知道董竹君一时无法回来,就不惜牺牲锦江两店的利益,为自己敛财。随着日军向不设防的马尼拉步步运送,董竹君携女与桂华山匆忙商谈逃跑线路,桂家上下一片惊慌。

第二十七集

  战火中的马尼拉郊区,董竹君带着两个女儿狂奔逃命。途中遭遇菲律宾宪兵,因怀疑其为日本人,差点被杀。留在上海的国英在她同学和恋人胡凯的影响下,倾向进步,积极从事革命工作。然而她对胡凯说自己的母亲不属于劳动人民而大为不满。几经辗转,董竹君母女终于逃回马尼拉。为了躲透日本人的授捕,母女三人被迫睡在屋顶上。桂华山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陈清泉因不原与日本人合作,被抓进了监狱。董竹君急忙赶到纳卯—陈清泉的家,在征得哦花同意后,带着药品、衣物前往监狱探望。

  监狱门口,戒备森严。董竹君凭借当年在日本学到的日语,终于得以进入监狱。董竹君的到来,令陈清泉备感欣慰。也许他觉得来日无多,因此大胆地向董竹君敞开了心扉。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还没有来得及敞开心扉来爱董竹君。情缘不到头,寸心灰未休。面对此情此景,董竹君泪如雨下。行刑的时候到了,大雨中,陈清泉面对日本鬼子的枪口,大义凛然,英勇就义。董竹君木然跪下,仰望苍天,悲痛欲绝。

第二十八集

  上海,国英从解放区化装回家。佣人阿金告诉她,锦江两店快被张进之给拆光了。国英大惊。为了生存,董竹君带国琼、国秀在马尼拉做起了小生意,以挣点差价。她们的生活倒也苦中有乐。张进之一意孤行,惟我独尊,他不仅将一些敢于违抗他的老员工辞退、开除,而且还准备将锦江两店的股权卖掉。这一举动引起两店员工的强烈不满。大家一怒之下,将张进之揍了一顿。桂华山好不容易弄到一张船票,为了锦江两店的生意,董竹君决定先行回国。

  一九四五年一月,董竹君乘坐一艘日本红十字船,历经几十个日夜的漂泊辗转,终于回到了上海。 在刘良的协助下,董竹君查清了张进之在这四年间侵吞钱款、中饱私囊的事实。此时的张进之一脸哭相,他求董竹君饶恕他一次,并决定10日内离开上海。董竹君以德报怨,放了张进之一码。锦江两店员工来见董竹君,没有掌声,大家的脸上都铭刻着一份真诚。

第二十九集

  杨虎来看董竹君,八年来见的他老多了。董竹君向他谈起从菲律宾回来的经过,真可谓历尽风险,九死一生啊。八年抗战终于胜利,成都燕京大学校园内,国璋与大明热烈拥抱。身为国民党军官的大明决定与小姐姐一起回上海。上海,董竹君公寓。当大明站在董竹君面前的时候,董竹君激动地不能自己,他一个踉跄跌坐在椅子上,眼睛直直地盯着大明,嘴角蠕动着一句话没说出来。 国琼、国秀也从菲律宾回来了。一家人幸福地团聚在一起。

  国民党接受大员胡作非为,把个世面搞的乱七八糟,鸡大不宁。引起了大家的不满,被成为“五子登科”。内战爆发,国英和几个同志要带一批重要文件到解放区,请董竹君帮忙弄一张特别通行证。董竹君找到杨虎,并让大明带路,终于顺利完成任务。某北解放区,解放军负责人陈同生指示国英,让董竹君为革命事业多做些事,办个印刷厂。国琼、国秀、国璋要去美国学习,董竹君依依不舍地送别她们。并吩咐他们学成后一定回来。

第三十集

  为掩护革命工作,董竹君搬了家。与四川军长范绍增住在一栋楼内。为了沪西工人第二天的大罢工,胡凯在运送传单的路上述军警袭击,不幸中弹牺牲。国英从解放区回来,大明告知了她这一切,她悲痛欲绝。董竹君过来安慰,却遭到女儿的误解。

  政局不稳,物价飞涨,锦江两店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为了维持生存,董竹君命员工大量采购货物,以奋不测之需。地下党员孟秋江暴翼了身份,被特务盯上。董竹君临危不乱,邀特务头子毛森共进中餐,弄得特别通行证,并派刘良设法营救,终将孟救出虎口。全国解放己是大势,董竹君劝告杨虎为自己想想后路,并告之有不少人在关心他。解放军强渡长江,远在合江老家的夏之时时时不在惦记着董竹君母女,并幻想着他们能够回到自己的身边。董竹君感叹夏之时实在是不懂世事。

第三十一集

  上海解放,董竹君设宴庆祝。席问潘汉平、张爱萍、朱时轮、陈同生、田云礁等都来祝酒,共为解放军的胜利干杯。对民族资本家的改造也在锦江两店轰轰烈烈的展开。当年锦江的员工纷纷起来揭发,指责董竹君。让董竹君很不理解,也很委屈。但她相信共产党“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发展生产,繁荣经济”的政策是不会错的。四川合江老家,秋凤瑟瑟。夏之时面对这里如火如荼的斗争形势,不由慨叹自己这一辈子连连碰到改朝换代。农民协会将其抓了起来。在原夏家的院子里,向百农民持火把、大刀、长枪,口号震天,他们要清算夏之时的罪行。此时的夏之时己明白自己必死无疑,不免仰天长叹……

  "砰",清脆的枪声震醒了董竹君,她手捧和夏之时的结婚照,凝视良久,眼泪直流。此时她耳边又响起那熟悉的萧声《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为了建立一个招待外宾和中央首长的高级食宿场所,经陈毅、潘汉平同志提议,将锦江两店迁进13层楼,与沙逊大厦合并。董竹君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并动员员工迁入。

  新生建的锦江饭店开业了,前来祝贺的宾客络绎不绝。望着这一切,董竹君握着任百尊的手,感到无限的欣慰。 崭新的锦江饭店内厅,董竹君独自走来……她走过长长的过厅,转身回眸,音乐起:我从不因被曲解而改变初衷,不因冷落而怀疑信念,亦不因年迈而放慢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