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疯狂的日军为了发动太平洋战争和维持东南亚侵略战争的需要,急于掠夺国民政府撤离上海时秘密留在大丰银行的一笔巨额黄金。

   1941年3月,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突然半夜闯进中国银行和农民银行宿舍,杀死、杀伤十三名银行职员,抓走一百多人,上海金融界风声鹤唳。

   这项名为“神风计划”的行动,由日本驻沪间谍组织“樱花社”社长武宫宽部负责。为了配合这次行动,日本宪兵驻上海司令部,从国内调来了武宫宽部的儿子武宫正雄。

   同为日本警官学院高材生的陆正亭和武宫宽部本是一对好友,二十五年前,在上海靠贩卖鸦片为日本政府敛取不义之财的武宫宽部险被当时的缉毒警察陆正亭击毙。

   此时的陆正亭担任上海江南商会会长,儿子陆云青淞沪保卫战受伤后留在上海养伤,面对消极抵抗的国民政府极度失望。

   这天,陆正亭六十大寿,怀揣黄金机密的大丰银行行长黄作江匆匆赶来,本打算将黄金机密告知陆正亭,未及说明真相,就在日本宪兵的追捕下自杀殉国。

   为了找到黄金的下落,武宫宽部设计加害黄作江的弟弟黄作宾。企图威逼黄作宾说出黄金所在。英国伯明翰法学系毕业的陆云青不顾危险,毅然在英租界法庭为黄作宾辩护。在共产党人梁泽生的帮助下,救出了黄作宾,帮助他脱离险境。狗急跳墙的武宫宽部遂指使手下撞死了陆云青的妻子。

   正在武宫宽部、武宫正雄四处寻找黄作宾下落时,黄作宾为了告知陆正亭黄金的秘密突然出现在葬礼上,让在场的人大为震惊。在掩护黄作宾离开的过程中,陆云青与黄作宾被围。对陆家深感歉疚的黄作宾毅然将生的机会留给了陆云青。弱不禁风的黄作宾向武宫正雄举起了手枪……。

   围绕黄金机密武宫宽部、武宫正雄用尽各种伎俩与身负国仇家恨的陆正亭、陆云青父子展开了一系列殊死博斗。

   善良的秋子是武宫正雄的母亲。她曾是陆正亭在东京警官学校就读时的恋人。当时,捡了一条命的武宫宽部,纠集了一批日本浪人,杀害了多名缉毒警察,并致使陆正亭重伤。武宫宽部谎称陆正亭已死,骗取秋子信任后娶她为妻。当秋子得知儿子武宫正雄在武宫宽部的指使下,企图致陆家父子于死地时,痛苦的秋子为制止武宫宽部的阴谋,向武宫正雄说出了一个可怕的秘密……。这个秘密彻底改变了武宫正雄的命运。而此时的武宫正雄和陆正亭的女儿白兰在一次偶遇之后萌发了强烈的爱情,当已有身孕的白兰发现自己身陷国仇家恨中的不伦之恋的时候,恍惚中已站在绝境。

   疯狂的武宫宽部逼迫武宫正雄对白兰举起了手枪,并在在绝望中开车撞死了秋子,企图不顾一切地完成“神风计划”。而陆正亭父子在地下党的帮助下终于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抢先找到了金库。

   彻底失败的武宫宽部在开枪打死了武宫正雄后,剖腹自杀。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一九四一年三月二十二日凌晨,几辆黑色轿车轰然划破黑幕,冲入上海市内的三家银行。一时间枪声大作,血流成河。这是日本宪兵司令部策划的一起突袭行动,旨在抢夺上海留夺的大批黄金储备。为了保护黄金,唯一知道黄金下落的大丰银行总经理黄作江,把所有保护黄金的希望都寄托在其弟黄作宾身上,最终奋力一搏,跳楼自尽。而此时,特务头子樱花社社长武宫宽部和其子特高科少佐武宫正雄,已经大肆展开搜捕,并派特务潜入了黄作宾的家。黄作宾出于自卫杀死了特务并向工部局自首。为了将黄作宾从公共租界引渡到日租界,借以逼供黄金下落,武宫宽部恶人先告状,并施压不许任何人替黄作宾辩护。……

第二集

  黄作宾一案激起了陆正亭之子陆云青的愤慨,他不顾特务恐吓,冒死上法庭辩护。就在他辩护的同时,却传来了妻子苏慧娟被害的消息。悲愤之余,陆云青慷慨陈辞,使黄作宾终于获释,与妻子却阴阳两隔。为保护黄作宾的安全,陆正亭委托上海地下党申报社编辑梁泽生安排黄作宾离开上海。可是当黄作宾得到陆云青妻子被害的消息时,深感内疚,他决定偷偷去参加苏慧娟的葬礼,这正中了武宫宽部的圈套。在特务的监视下,葬礼沉痛的举行。黄作宾的到来让所有人大为震惊。黄作宾想把黄金的秘密告诉陆氏父子,但特务已经尾随而至,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为了保护陆云青的安全,黄作宾引开特务死在乱枪之下。……

第三集

  丧妻之痛,灭国之耻,血气方钢的陆云青不能自持,他背着父亲只身勇闯“一品香”,决意手刃害妻仇人。不料再次掉入武宫正雄设下的圈套。一场血战陆云青身陷重围。情急之时,陆云青被梁泽生派人救出。并在百乐门的头牌舞女梅子的舍身救助下,成功脱离险境。武宫正雄的引虎出山阴谋落空,向父亲认错。武宫宽部老谋深算,他决定擒擒王。通过秘密调查他得知自己的老同学江南商会会长陆正亭正在秘密替新四军购置药品,于是扣压了陆正亭的所有货物,意欲借此慑服陆正亭。这让陆云青十分紧张,而陆正亭对此似乎也是毫无办法。

第四集

  武宫宽部对陆正亭威逼利诱,大肆举办江南商会捐药新闻发布会,意图将陆正亭掌握在手里借以控制上海商界。面临如此困境,陆正亭似乎只能束手待毙,俯手称臣与日本亲善。陆云青也不得不再次求助梅子帮忙,共同面对危机。就在武宫宽部自以为得逞,得意忘形的时候。陆正亭却不卑不亢否认自己与日本亲善。恼羞成怒的武宫宽部开箱验药欲制陆正亭于死地,没想到货箱里的药竟神奇的换成了淀粉。原来,深谋远虑的陆正亭借助租界的特殊环境将计就计,上演了一出掉包计,真正的药品早已运给了新四军。陆正亭借题发挥在新闻发布会上嬉笑怒骂加文章,痛斥了日本在上海的侵略行径。武宫宽部又一次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为了安全起见,在梁泽生的建议下陆正亭暂离上海。临行前,他将江南商会的家底交给了大丰银行副经理田北原,并千咛万嘱不能将自己离沪的消息透露出去,以免引起恐慌危及江南商会的安全。

第五集

  武宫宽部棋输一招被上级训斥,替父亲不平的武宫正雄决意要制陆正亭于死地替父亲报仇。他化名柳梦云主动接近陆正亭的女儿白兰,终于打听到陆正亭离开上海的消息,于是他找到田北原给他送上了一张聘书和一具尸体。陆正亭离开上海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间大丰银行的储户和江南商会的商号都纷纷提款,大丰银行岌岌可危,上海商号也处于生死关头。但田北原坚持不动用储备资金以解挤兑之围,这件事让陆云青深感蹊跷。而此时,在不断与武宫正雄接触的过程中,白兰逐渐对这个帅才兼备的年青人产生了好感,并告诉他父亲不久就回回来的消息。白兰的纯真也让武宫正雄心里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在梁泽生的帮忙下,陆云青终于查出田北原的苦衷,将田北原一家人从特务手中救出。关键时刻,陆正亭也回到上海,终于力挽狂澜,解了大丰之围保全了江南商会各家商号。这时,一声枪响,陆正亭倒在了血泊之中……

第六集

  重伤之后的陆正亭在梅子和梁泽生的帮助下被转移到了共产党的秘密医院保护了起来。陆云青对梅子心生感激,产生好感。这时他调查到是武宫正雄安排了这次暗杀行动,决心一定要替父报仇。与此同时,陆正亭被刺的消息也揭穿了武宫宽部向妻子秋子撒下的弥天大谎。在武宫宽部的威胁下,秋子答应不与陆正亭见面,并继续保守一个埋藏了二十余年的秘密。条件是要保证陆正亭的安全。其实武宫宽部已经阻止了武宫正雄的追杀行动。他内心里藏有更大野心,要假陆正亭之手掌握全上海的经济命脉,并找到那笔深藏着的黄金。恰在这时,报仇心切的陆云青又一次莽撞行事,却错把秋子当成武宫宽部绑架了……

第七集

  得知陆云青又一次一意孤行,陆正亭火速找到陆云青,这时他才发现武宫宽部的妻子竟然是自己的初恋情人秋子。久别重逢,勾起了二十余年前的尘封往事,一段凄美的爱情经历让无奈的故人唏嘘感慨。交谈中,秋子欲言又止,始终没有说出深藏在心中的秘密。陆正亭放走了秋子,在他的劝导下,陆云青想起了黄作宾临终前给他说过的一个线索。这时,武宫宽部也得知黄金的埋藏地点与唐寅的名作《看泉听风图》有关,于是公开悬赏,重金之下,一个油头粉面的小开登门拜访,自称可以拿到《看泉听风图》……

第八集

  来访者是陆正亭的姨太太金凤仙的旧相好邱一良,为了能在武宫宽部处讨到一官半职,他厚着脸皮找到了旧情人金凤仙,从他的嘴里得知陆云青已经找到了《看泉听风图》。金凤仙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一直对陆正亭当年的救命之恩心存感激。在邱一良的花言巧语下,不知就里的金凤仙抱着破财免灾的初衷,给陆正亭下了迷药……

第九集

  金凤仙引狼入室,刚刚找到的《看泉听风图》失窃。陆云青渐渐把疑点集中在金凤仙身上,金凤仙诚惶诚恐找邱一良商量对策,反又遭邱一良的责备。原来,本以为大功告成的邱一良却挨了武宫宽部的嘴巴,那幅图竟然是幅赝品。其实,陆正亭的女儿白兰早已经发现哥哥拿回的并不是《看泉听风图》的真迹,但又不解为什么黄氏兄弟为何不惜生命留下这幅假图一时间《看泉听风图》与黄金之间的秘密迷雾重重。

第十集

  武宫宽部研究《看泉听风图》同样不得要领,怀疑另有他图。遂给邱一良施压,限他月内找到真迹,否则人头不保。邱一良狗急跳墙,凶相毕露。找到黑帮绑架了陆云青的儿子豆豆,以此要挟。没想到黑帮敬佩陆氏的反日所为,与邱一良反目。邱一良痛下狠手,杀人灭口……

第十一集

  金凤仙知道自己铸成大错,悔之不迭。她留下遗书,向陆氏父子忏悔。并找到邱一良,以命抵命要邱一良放了豆豆,这时,一直跟踪金凤仙的陆云青也冲进了门,邱一良以豆豆为人质,准备出逃。危机时刻,金凤仙开枪击毙了邱一良,并跪倒在陆云青的枪口前……白兰和武宫正雄交往的越来越亲近,已经有过金凤仙前车之鉴的陆云青调查武宫正雄的身份,发现诸多疑点,提醒白兰的注意,让她断绝了与武宫正雄的来往。这时,陆云青的心上人梅子却被宪兵司令部池田将军看中,认作干女儿。陆云青怒不可遏,冲入百乐门舞厅责打梅子……

第十二集

  武宫正雄给白兰演了一场戏,成功的重新博得了白兰的信任。为了保护武宫正雄,白兰堵在了哥哥陆云青的胸口前,并向武宫正雄表明了自己的爱意,并把自己的护身金佛送给了武宫正雄。这些都让武宫正雄十分感动,同时他也发现自己其实早已经深深的爱上了白兰。但就在两人刚刚品尝到爱情的甜蜜,白兰却发现了武宫正雄的真实身份。在梁泽生的调查下,陆氏父子终于知道了《看泉听风图》的下落,陆云青找到梅子,两人再次坠落爱河,共同精心策划取回《看泉听风图》。

第十三集

  为了和武宫正雄做一个了断,白兰也出现在池田将军的舞会上。在她和梅子的周旋下,陆云青一行人成功取回了《看泉听风图》。很快盗图事发,武宫宽部逮捕了有重大嫌疑的梅子,好在陆云青拖梁泽生暗中帮助,才让梅子安然回到陆云青怀抱。这时,心灰意冷的白兰偶然发现了《看泉听风图》中黄金的秘密其实就在她送给武宫正雄的护身金佛中。

第十四集

  为了要回小金佛,白兰只身闯入特工总部76号,幸亏被武宫正雄所救,但武宫正雄也告诉白兰,为了表明他对白兰的爱情,他誓死不会归还小金佛。武宫正雄努力的挽救他和白兰的爱情,想争取妈妈的同意,没想到反而引起了秋子的过激的反对,武宫正雄没有意识到秋子心中另有隐情。此时,白兰也发现自己已经怀上了武宫正雄的骨肉。情急之下,白兰决定杀死武宫正雄,夺回金佛,以向家人谢罪。

第十五集

  白兰毒杀武宫正雄的企图被秋子发现,同时秋子也发现了白兰怀孕的事。秋子终于忍不住向陆正亭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秘密。这件事被武宫宽部察觉,丧心病狂的武宫宽部开车撞死了秋子。得知了秋子遇害的消息,陆正亭悲痛欲绝,而武宫宽部却把一切罪责推在了陆正亭身上。

第十六集

  受了武宫宽部的诱导,武宫正雄雨夜闯入陆正亭家,准备杀了陆正亭替母亲报仇。陆正亭将秋子临终时的信交给他,看到母亲亲笔遗书,武宫正雄明白了自己的身世,原来他竟是陆正亭的亲生儿子,白兰和陆云青的哥哥。武宫正雄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雨夜里狂奔呼啸,与赶来报仇的陆云青两个亲兄弟打作一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白兰由于无法摆脱感情的痛苦,决定跳楼自尽。

第十七集

  白兰被救入医院,梅子担心白兰的安危,终于将白兰怀孕的消息告诉了陆云青。陆云青怒火万丈,情急之下将武宫正雄的真实身份告诉了白兰,白兰无法承受乱伦的羞辱,精神失常。陆正亭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把白兰领到一处墓地,告诉了白兰真正的身世。而此时,武宫宽部也把白兰怀孕的消息告诉了武宫正雄,并告诉他除非杀掉白兰,否则无法摆脱耻辱,无奈之下武宫正雄将枪口对准了深爱着的白兰。

第十八集

  面对武宫正雄的枪口,白兰泰然自若。她平静的告诉武宫正雄,自己并不是陆正亭的亲生女儿,而她也期望今生来世都不再遇到曾经深爱着的柳梦云。武宫正雄最终无法对白兰下手,但随着窗外的一声枪响,白兰还是倒在血泊之中。原来武宫宽部对武宫正雄早有提防,他安排孟嵩年监视并刺杀了白兰,但孟嵩年却并没有打中白兰要害,并借机绑架白兰,安排陷井,要挟陆正亭交出黄金。明知危险重重,陆正亭还是只身亲赴鸿门宴。

第十九集

  就在孟嵩年自认万无一失的时候,他雇用的手下突然将枪口转向了他。孟嵩年这才明白,其实陆正亭对鸿门宴胸有成竹的原因。盗亦有道,卖国贼永远都是国人共同的敌人,最终孟嵩年得到了一个卖国贼应有的下场。就在陆正亭成功营救白兰的同时,利用孟嵩年的疏漏,陆云青和梁泽生等人,也在田北原的帮助下顺利将被特务牢牢看守的大丰银行部分储备资金送到新四军手中,也将田北原保护了起来。武宫宽部发现了孟嵩年的背叛,也得知黄金外运的消息,于是四处寻找大丰银行副经理田北原,并逮捕了他的妻子女儿,并强迫早无心于丑恶战争,一心想查知母亲死因的武宫正雄处理。

第二十集

  因为担心妻女安全,田北原悄悄的潜回家中,中了武宫宽部的圈套而被捕。在日军的严刑拷打下,田北原不屈不挠,誓死保护陆正亭。最终一家人慷慨赴死。这件事又一次给武宫正雄带来强烈振动。就在这时,陆正亭查到了秋子的死因,他将真相告诉了武宫正雄,使武宫正雄终于发现了武宫宽部的凶残面目,恰在此时,他终于发现了小金佛里的黄金藏宝图。

第二十一集

  武宫正雄邀陆云青见面,原本要告诉他藏宝图的秘密,却被武宫宽部设计陷害,将陆云青逮捕,并交由武宫正雄亲自拷问。两个亲兄弟在血与泪的考验中,暗自相互关照,相互保护。陆正亭和梁泽生也多次试图营救陆云青,但都无法成功。无奈之下,他们决定冒险请武宫正雄帮忙,最后,为了保护陆云青的性命,创造营救时机,武宫正难亲手射杀了自己的亲弟弟。

第二十二集

  为了留住黄金的线索,陆云青被转移到医院看押。武宫宽部也开始对武宫正雄表示怀疑,同样以看押陆云青的名义将他软禁在医院,不许他离开半步。心急如焚的梅子,冒险利用池田将军干女儿的身份闯入医院,并从武宫正雄手中得到了营救的方案。在梁泽生等人的帮助下,武宫正雄与地下党里应外合,救出了陆云青。并终于把黄金的藏宝图交到了亲自父亲陆正亭的手上。就在陆正亭因为找到黄金欣喜若狂的时候,武宫正雄却用一张假地图把武宫宽部引入了新四军的包围圈,用生命替自己的罪恶做了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