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故事发生在东北农村。剧中表现了农民在改革大潮冲击下离开黑土地进城打工,给农民带回了新思想,新文化,新技术。在党富民政策的鼓舞下一些农民又回归土地的心迹变化。真实的反映出农民在社会环境中城市反哺农村,农民一心一意奔小康的清明上河图景象。

  插树岭牛、马两姓闯关东落脚开荒的地方。地处三县交界,是个三不管的穷山沟。封闭的村庄,山高皇帝远,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坐井观天,远离外面世界,他们知道干活吃饭,搂着老婆睡觉。毛驴拉着碾砣围着碾盘转,面对插树岭村的状况,县、乡、村三级干部各有说辞。有人说:“插树岭村是三个兽医抬头驴——没治了!”也有人说:“这个落套村子神仙界也没辙!”……

  张立本因不甘贫穷外出谋业,妻子银凤屈从家族势力离婚另嫁。但张立本衣锦还乡引起屯里人的惊恐,怀疑和不安。为了一个女人,张立本插手牛、马两家亲事的纷争之中。由此在插树岭村搅动一场又一场的风波。发生了一幕又一幕荒诞离奇又真实可信的故事。

  插树岭村历来是牛、马两姓的一统天下,新支书杨叶青走马上任动摇了村长马百万的家族势力。以马百万、牛得水为代表的家族势力,极力反对由外姓人当插树岭村的家。在他们眼里,插树岭村穷也罢,富也罢,都是牛、马两家的天下,不能让个外姓人说了算。杨叶青实施新政,干预牛马两家换亲,阻拦两姓驱赶张立本,更加激怒了家族势力的排外情绪。上任伊始的村支书,陷入了由此而引起的步步有坎,事事受阻的旋涡之中……

  马趴蛋女儿马春天生丽质,她不甘心将抱负、理想、爱情同荒蛮、落后、贫困一起被埋藏。然而她却无法走出亲情的捆绑,旧风俗的羁绊,陷入心的矛盾与痛苦之中。牛得水为将马春取到家中挑起村民痛打张力本极度苦闷的马春在插树岭上崖,被张力本巧遇救回,闲话在屯中搅起波澜。不想在马春病危的紧急关头,又一次被张力本所救。吐沫星子淹死人,流言蜚语不胫而走。

  新任支书杨叶青搞科技兴农,农业产业化工程一直承受着来自各方干扰……别有他图的乡干部暗中使绊,老守田园的农民,受着种种额外负担,他们不知道路在何方?由于旧的传统观念束缚,他们又一步三回头。不肯心甘情愿的跟领头人走小康之路。

  年轻一代在历史形成的怪圈中挣扎着,冲撞着。马春和杨叶青的儿子韩梦生是青梅竹马,杨叶青却不知他们早有恋情。而牛得水的女儿二改也在恋着韩梦生。张立本对马春又处在一种复杂的感情旋涡之中,他误解了马春是出于知恩图报的感激之情,才对他如兄长般的亲近。马春中学同学在市里搞实业,是张立本新结识的哥们,经他介绍,张立本认识了港商林中寿。林中寿让张立本买下插树岭,由他投资建插树岭生态旅游山庄。

  “神树”风波使杨叶青的农业产业化工程再次受阻。

  当年,本是表兄弟的牛、马两家搭伴闯关东。祖上的人从关内一路走到北大荒,在岭下歇脚时,牛得水的祖祖太爷,把他从关里拄着过来的一根杨木棍顺手插在地上,人们又饥又渴地爬上山采野果子吃,搭起窝棚在山下过夜。一场大暴雨下了五天五夜,把这两家人阻隔在山角下。雨过天晴,插在地上的那根杨木棍子竟发芽长叶了,牛、马两家说这里是风水宝地,就住下了,插在地上的那根杨木棍子没几年就长成了一棵大树。此地因此得名叫插树岭屯。从此牛、马两家的老辈人就把这棵大杨树当成神树了。逢年上供,遇节焚香。

  在修路伐树时,“神树”怪事相缠绕着……。是生物现象?还是真有什么人类尚未破解的超自然之迷?村民们一时间惊慌不安——牛栓柱失手打死人;韩梦生掉进大沼泽;马高和大改被大火烧伤;马壮与三改在城里打工又遇车祸。这一件件事都与“神树”怪事相缠绕着……

  全剧深刻揭示出解决“三农”问题任重道远的艰难历程。全景式的演绎着东北农村特有的人文环境,多彩的地方风情,鲜明的人物性格,原汁原味散发乡土气息的语言风格。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插树岭村是个憋死牛的地方。屯子南面被插树岭挡着,西北被流金河围着,东边的大沼泽北连流金河,南接插树岭,村民要走出村子,春夏秋三季靠船,冬天跑冰。故事是从马趴蛋的闺女马春跟副村长牛得水的儿子牛拴柱的婚事开始的。这桩婚事是马百万马村长做的介绍人,在村中马村长的话就是圣旨,没人敢打拨回。当牛得水在家操办婚事,拴柱与马春准备去结婚登记的时候,新娘马春不见了踪影,没登成记的牛拴柱一个人愁眉苦脸的回来了,牛得水咽不下这口气,连忙跑到马百万家告状。与此同时,刚刚从外地打工回来的村民张立本来到老扁家,吵吵着要见他从未见过面的儿子。当年,他外出打工时并不知道,与他青梅竹马的银凤已经怀了他的孩子。怀了孕的银凤与张立本断了联系,被迫嫁给了老扁,生下了她跟张立本的儿子顺子。留在插树岭多年的老知青杨叶青是个党员,她跟五婶子力保让张立本留在了村里。这件事得罪了牛、马两姓的族人,埋下了矛盾的种子。 张立本在村里住下,使很多人心中不快,马村长第一个不同意,老扁的嫂子喜鹊更是坚决反对。张立本跟银凤偷偷见面,他希望银凤能跟老扁离婚带着孩子跟他去大城市生活,但银凤不肯,她不愿对不起老扁。

第二集

  而牛得水仍在为儿子的婚事到处忙活着,这边马趴蛋也为了儿女的婚事急得找算命先生占卜算褂。因为老支书刚刚病故,乡党委书记李宝田来到插树岭杨叶青家,希望她能接任村支书一职,杨叶青一再推辞,李宝田叫来马百万一起游说未果。听到消息的喜鹊跟牛得水不约而同的来到乡里上访,反对杨叶青接任支书。被他们这么一激,杨叶青终于答应当这个支书,决心要为插树岭的老百姓干点实事。 杨叶青一上任就召开支部生活会,跟大家讨论如何使插树岭尽快富起来。老蔫子提出了修桥的大事,这是前几任支书百般努力都没能解决的问题,当初杨叶青的丈夫韩大林就是为了修桥探路,死在了老河口。桥之所以没有修成,是因为光靠国家贷款跟乡里拨款修不起桥。杨叶青提出了办柳编厂,让村里人腰包先鼓起来,才能积攒下钱修桥。

第三集

  张立本在外打工多年,认识的人多,想帮村里联系外贸公司的技术人员,遭到了马村长的反对。为了马春的婚事,马趴蛋愁得只能喝闷酒,马春没办法只好去找表哥张立本商量,却被村里的混混二歪撞见,跑到马村长那里告状。马村长带着一众村民到张立本家抓对儿,两边态度都很强硬,动起手来,杨叶青赶来劝和。为了马春不嫁牛拴柱的事,杨叶青第一次跟马村长正面冲突,马百万也是第一次被自己爱慕的女人当众顶撞,他气得拂袖而去。 人在江城市的张立本跟方院长的儿子裘实商量着与一个香港的大老板合作,准备在插树岭搞生态旅游。张立本这几年一直在外打工,挣了些钱,这次他把挣到的二十万带回家准备给银凤跟儿子存起来。在村里喜鹊正为自家养的两只貂无故跑了大闹,她认准是二歪偷的,二歪却不肯承认,急得喜鹊吵吵着要蒸猫,非要通过激将法抓到偷貂的人。没想到偷貂却另有其人。

第四集

  马趴蛋听了算命先生的话,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敲锣,儿女的婚事却没有任何起色。这边却又有好几户养貂的人家无缘无故地死了貂,急得马百万到处跑着找人解决问题。喜鹊等人找杨叶青大闹,二损还带头把家里的貂扔到了村委会,准备看杨叶青的笑话。 杨叶青终于查明了死貂的原因,稳定了民心。马百万跟杨叶青争论马春的婚事,马百万坚决不同意马春退婚,马春听到这个消息跑到她妈的墓前哭诉,不慎滚下了山崖。表哥张立本从江城回插树岭的路上看到了他买给马春的鞋,就顺路寻找发现了马春昏倒在山崖下,连夜把她救回家。找不到其他的人帮忙,只好自己在家守了马春一宿。第二天,村里人闻知马春在张立本家过了一宿,喜鹊等人猜测张立本与马春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光彩的事,村里顿时炸了锅。

第五集

  马春高烧不醒,因为抢救及时,马春脱离了危险。村里,牛拴柱跟二歪在木匠房旁边烤玉米,不慎将旁边张立本家的房子点着了,闯下大祸。人在江城的张立本全然未觉。 匆匆回村的张立本望着眼前的一片废墟,发疯似的跑到牛得水家,找人拼命。马百万赶来阻拦,被逼无奈把交电费跟保险公司包赔的三万块养貂钱都给张立本。马春看着她爹整天为了自己的婚事唉声叹气,于心不忍就答应了这门婚事,可自己又不想就这样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矛盾中找到杨叶青家。暂住在杨家的张立本也在,听了马春的哭诉,张立本决定帮马春把这门婚事退掉。牛得水家再次杀猪操办婚事,张立本却在这个时候跑来找牛得水,让他赔拴柱烧房子的五万块钱,不赔钱就不让拴柱娶马春,牛得水没法只好答应退婚。

第六集

  晚上受到退婚打击的牛拴柱把马春绑架到了看林人留下的小木屋。马春的失踪再次掀起渲然大波,村里人都在猜测是不是张立本把马春拐跑了,牛拴柱的妹妹二改却发现哥哥的行为有点怪异。 二歪捡到了马春丢下的手电筒,用来跟成子换玉米面吃,被马百万发现。马百万怀疑是二歪绑架了马春,二歪坚决不承认,杨叶青也相信不是二歪所为,她分析干这事的另有其人。二改跟踪拴柱来到小木屋,发现了马春,连忙找来银凤帮忙想办法,正好碰到刚从城里回来的张立本,大伙终于把马春救了出来。村里人都在谈论马春的事,为了妹妹的清白,哥哥马强揍了说马春坏话的快嘴喜鹊,马春也为自己的委屈在众人面前失声痛哭。马百万因为私自挪用村里的三万块钱替牛得水赔钱,被乡党委书记李宝田大骂了一顿。马春没有起诉牛拴柱,他被马百万从公安局领了出来。

第七集

  马春却受不了村里人的议论,决定到城里去打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张立本跟裘实,带着香港老板投资插树岭山庄的合同来找马百万。马百万为了急着补上牛得水欠下的三万元钱,答应卖给他们插树岭十年的使用权,在合同上签了字。牛得水给死去多年的老伴迁坟到插树岭,希望能使一直不太平的家里恢复往日的平静,张立本却在这个时候上前阻拦,并拿出合同表示插树岭已经属于他了,不允许牛家把人埋在岭上。双方打了起来,争执中拴柱失手打伤了劝架的车老板子。车老板因失血过多需要输血,无知但朴实的村民都伸出了援助之手。马春来

  到江城方院长家,准备到方院长的父亲家做小保姆。二改跟马趴蛋的小儿子马壮情投意合,却因为家里出的这么多事而不能在一起,两人也偷偷逃离了插树岭。]

第八集

  儿子因为打伤车老板子被关在拘留所,女儿又离家出走,牛得水急得病倒了。 张立本带着一群民工进城打工去了,从城里学习回来的喜鹊、奚粉莲带着一群大姑娘小媳妇在编筐窝篓,柳编厂热热闹闹的办起来了。插树岭村在杨叶青上任后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只有马百万的心情不太好,他隐隐感觉到他的地位在被撼动,他的话再不象以前那样一言九鼎了。在跟杨叶青又一次争吵后,他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在家就着咸菜啃馒头,杨叶青见了不勉心动,为了缓和他们之间越来越紧张的关系,也为了心底的那份隐隐的情感,杨叶青杀了只鸡给百万送过去。马春在方教授家工作的很开心,方老太太还答应教马春学英语。牛得水进城找闺女,因沿街张贴小广告被工商罚了款。二改跟马壮到江城被包工头欺骗,又找不到大改,在路上为躲避包工头的追打,马壮不慎被汽车撞伤,被送往医院,马春无奈之下向裘实求援。热心的裘实慷慨解囊,出手相助,马壮得到了及时的治疗和照顾。

第九集

  杨叶青跟奚粉莲不约而同跑去替马百万收拾家,两个女人见面都很尴尬,她们跟马百万的关系显得很微妙,都有情但又都有些刻意疏远。银凤跟张立本在神树下见面,他们虽然相互思念爱恋,但未来看起来很渺茫。为了帮助牛家早日摆脱困境,杨叶青到律师事务所为牛拴柱提前假释多次奔走。牛得水到医院找到了二改,大改也赶到医院,他们一起去看守所看望拴柱,一家人终于团聚。在村民大会上,杨叶青立下军令状,扒掉自家的老房子,给修桥让路,如果做不到就不再当支书。 插树岭村是个缺碘贫硒地区,村民普遍都有缺碘病,方茜从医院带来的医生去村里给乡亲们看病,病人却都不在家,说是都去拜神树了。

第十集

  神树是插树岭村的两棵古树,村民们一直认为这两棵古树能保佑他们平安。修桥铺路正好经过神树所在的位置,村民坚决不同意伤害神树,两方僵持不下。突然,人们发现折断的树枝淌血了,这下可炸锅了,许多村民都坚信是神树显灵了,插树岭村要大难临头了。受到惊吓的村民们跑到村委会大闹,要求杨叶青去给神树磕头,这时方茜道破了神树淌血的原因,人们才将信将疑地散去。奚粉莲还是经常去马百万家,就象媳妇一样替他操持家务,马百万却不领情,这使得奚粉莲感到很委屈,她知道马百万心里藏着另一份感情。

第十一集

  深夜,马百万默默的替杨叶青家修栅栏,修好后他寂廖地默默离去,杨叶青静静看着马百万的背影心情很复杂。翌日,杨叶青主动跑去跟马百万和解,但两人的想法差距太大,没谈几句就又吵了起来,马百万扬长而去。在支部会上,马百万再次为修桥的问题与杨叶青起了冲突,两个人的关系反而更加僵化。奚粉莲听说马百万的腰病犯了急急忙忙跑去看望,却看见杨叶青正在替百万揉腰,三个人心情都异常复杂,尴尬中奚粉莲离开了百万家,杨叶青很难过,为了成全马百万和奚粉莲,她开始有意疏远马百万。马百万带着李宝田、裘教授到插树岭勘察

  地形,裘教授想在插树岭办速生柳的试验基地。杨叶青为了能赶上跟裘教授见上一面,找二歪赶马车去追,却在路上发生了意外。

第十二集

  杨叶青昏迷住进医院,马百万等人焦急地等待她醒来,韩梦生赶来,他看见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妈妈痛不欲生,马春上前安慰。奚粉莲一直精心照料杨叶青,配合医院的积极救治,杨叶青终于脱离了危险。二损听说村里要建泵站,便找牛得水商量,想要把买材料的事给包下来。 张立本到医院看望在那里兼职做保洁员的马春,希望她能辞掉医院的工作跟着他一起干,并留下一笔钱让她专心学习。马百万带着二损跟奚粉莲去县城买建泵站的材料,在县城的旅馆里,奚粉莲因拿着一大笔钱而坐立不安,马百万看着眼前这个美丽温柔的女人,一种男人的保护欲望悄然而生。

第十三集

  裘实跟马春一起闲聊时,表示要帮忙联系为插树岭建一所希望小学,在他看马春的眼神中,流露出比哥哥更多的关爱。杨叶青终于出院回到村里,人们都松了口气。马百万到奚粉莲家看着墙上挂着年轻时奚粉莲的照片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奚粉莲殷勤的替他缝扣子,令马百万有些心动,但他心里还是放不下杨叶青。当马春听到杨叶青希望儿子梦生能够找一个大学生做女朋友时暗暗伤心,杨叶青却不知道面前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就是儿子的心上人。夜深了,裘实向韩梦生表达了要跟他公平竞争,追求马春的想法,韩梦生不置可否,但在一旁碰巧听到他们谈话的马春却越发的矛盾。 张立本一回村就给银凤母子带回很多城里的新鲜东西,给儿子更是吃的穿的玩的样样俱全,把这些看在眼里的老扁感到怒火中烧又无从发泄。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准备着要置办年货,包饺子蒸年豆包。

第十四集

  二损在碾棚前支起个小摊子,卖点年货小玩意顺便帮张立本收山货。马春、二改、马壮跟着医院的慰问车一起回到了插树岭,在老人的默许下二改跟马壮去乡政府登记结婚。在裘实的帮助下,插树岭村终于补齐了电费村子终于又用上了电。年三十早上各家都贴春联挂灯笼,一派喜气祥和的气象,马百万走进奚粉莲家,跟她一起准备年饭,两个人打算一块过年。 家家灯 笼杆上高悬着红灯笼,村子里到处是鞭炮声。马强、老扁等一群村民抬着谷糠拌着煤油的大锅,敲着锣高喊“送灯了……” 谷糠灯点亮了插树岭村年三十的夜晚。奚粉莲高高兴兴准备跟马百万一起过年,二歪却跑来说杨叶青请马百万过去有事。马百万急匆匆的离开,留下失落的奚粉莲。杨叶青打算在这个不同于往常的除夕之夜,撮合成马百万和奚粉莲的好事,但她的心里却是酸楚的,她对这个强壮的男人有爱却不能表达,她不想成为马百万和奚粉莲之间的障碍。

第十五集

  村里人都去村委会看戏,只有奚粉莲一个人在家喝闷酒,当她跑去杨叶青家看着里面的两个人一起吃着年夜饭,流着泪跑回家,被跟着来的二歪看到。二歪追奚粉莲回到家,本想宽慰她一下,奚粉莲却已经醉得人事不醒,误把二歪当成马百万硬拉着不让走,两人昏昏睡去。奚

  粉莲一病不起,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病,马百万以为是在跟他怄气,几次拎着年货主动上门,奚粉莲总是恹恹地爱搭不理。二歪想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说,见到马百万就心慌。银凤偷偷跑去找张立本幽会,当两人谈到今后的事时,银凤又放不下老扁,她让张立本在外面找个投心对

  意的女人结婚过日子。银凤刚回到家里老扁也跟着进门了,看着孩子媳妇都在睡觉,老扁心里稍稍踏实了下来。

第十六集

  大改跟梦生聊天说笑正巧被刚进门的马春看见,马春心里对梦生更生疑惑。马春有意疏远梦生,让梦生有点摸不着头脑。年过完了,马春要回城里打工,村里的孩子又没有书读了,孩子们一个个哭着看马春乘坐的汽车渐渐远去。因为买假种子跟劣质电线杆的事蚀了血本,马百万跟牛得水商量着到县里去抬钱,而杨叶青拿着自家的定期存单到乡信用社去做了抵押贷款,两边都向县机电材料公司买了电线杆。事情办妥了,马百万到商店给奚粉莲买了块花布。杨叶青在乡政府门口等提前假释的牛拴柱,并带他到金河乡饭店找了份掌勺上灶的活。

第十七集

  回到村里,当马百万跟杨叶青都知道对方也定了电线杆,俩人又急又气,只能去找李宝田帮忙想办法。在这当口银凤的儿子又因为不小心被刀割伤了大腿,十分危险,心急如焚的老扁为孩子献了救命的血。刚刚输完血的老扁,就被马百万叫去截送电线杆的货车,天冷路滑出了车祸,老扁当场死亡,马百万也受伤住进了医院。听到这个消息的杨叶青当场昏了过去。寒风中,老扁的尸体运回村里,银凤哭得死去活来,她看着身体冰冷的老扁,心中的苦水无法向任何人诉说,老扁是她的丈夫,是顺子的爹,她觉得愧对这个视她和孩子如命根子般的男人。马百万伤没全好就出院回村了,牛得水到奚粉莲家劝她去看看百万,并暗示她马百万希望她能去。当她来到百万家时,看见杨叶青正在悉心照顾马百万,两个女人一起下橱给马百万做了一碗面条。

第十八集

  工程队进村了,电线杆也一根根竖起来了,可奚粉莲的肚子也一天天大起来,村子里开始传起闲话,说奚粉莲肚里的孩子是马百万的种。马百万怒气冲冲的跑到奚粉莲家质问她,奚粉莲无地自容。她上吊了,被喜鹊发现,大伙把她送进了城里的医院。方茜的父母将多年的积蓄全部捐出, 用做插树岭的建设基金,这令杨叶青既感动,又忐忑。住院的奚粉莲检查结果出来了,并不是她所担心的什么怀孕,而是卵巢囊肿,当杨叶青来看望她时,她把这些天的苦楚全告诉了杨叶青。当插树岭村的工作刚刚有起色时,公安局来人把张立本抓走了,原来那个香港老板是个骗子,插树岭村也因为涉嫌欺诈,所有的资金都被冻结了,一切工作被迫停了下来。

第十九集

  在方老家打工的马春也迎来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她是韩梦生的大学同学,那个传说中韩梦生的女朋友。她的到来,使本来就很矛盾的马春更加矛盾。刚下火车的韩梦生直接赶到了方老家见马春,向她解释了一切并对马春表白了爱情,正当两人和好如初时裘实带来了关于乔飞燕

  的消息,梦生没来得急解释就急匆匆的离开了,留下了疑惑的马春。村里,马强、马壮兄弟正准备在碾棚盖粮食加工厂,牛二损上前阻拦,说碾棚是风水宝地不能动,双方僵持不下,而几个村干部也在为是否能把碾房搬走而犯愁。银凤坐上了开往江城的长途客车,想去见见看守所里的张立本。马百万提着一篮鸡蛋去看刚出院回来的奚粉莲,刚进屋就让跟着进门的喜鹊给搅

  和了,他十分不快,冷着脸离开了奚粉莲家。当马春听到杨叶青跟韩老太太猜测着梦生跟乔飞燕的关系时,马春的心彻底凉了。

第二十集

  被马百万冤屈了的二歪,跑到乡政府找书记李宝田告状。李书记给他二十块钱吃饭,他跑到牛拴柱打工的饭店打酒炒菜,高兴的吃了起来。回村的路上,二歪看到了眼睛红肿的杨叶青,听她诉说了村里创业的痛苦还有修挢的难处,二歪很受感动。晚上,月亮升起来了,许多村民跟热心人来到杨叶青家向她伸出了一双双温暖的手,杨叶青捧着大伙捐出的钱,泪如雨下。很快,张立本洗清了冤屈无罪释放。

第二十一集

  被冻结的账户都解冻了,真正的诈骗犯也被绳之以法,插树岭村的修桥工程终于开工了,一切都在朝着光明的方向发展。一大早,远处就接连不断地响起开山放炮声,村民们高高兴兴去采石场干活。杨叶青接来了裘教授,吃饭时大改还给村民们发放治疗缺碘病的药品,所有人的脸上都漾溢着欢笑,只有奚粉莲一个人思绪纷杂的向山下走去,她没看到从山上滚下来的大石头,在危机时刻二歪做了一回真正的英雄,救出了奚粉莲,自己的腿却被砸在了石头底下,众人赶紧把他送进了医院。晚上,马百万来看望奚粉莲却被赶了出去,而张立本也被银凤拒绝了马上成亲的要求,他们郁闷的走在村路上,两个同病相连的男人走到了一起,一起喝闷酒,一起诉说心事,马百万第一次向人表达了他心中的苦闷。

第二十二集

  韩梦生放弃了去美国留学的机会要回到插树岭跟着裘教授一起搞速生柳的试验基地。在采石场裘教授给大家开展了关于立体生态农业的讲座。马春因为给江城市长写了一封信,而受到了媒体的关注,还上了电视,她的心愿也离目标不远了。张立本拉回了村民们买的电视机,村村通广播电视网也正好拉到了插树岭村,村民们终于可以在自家的炕头上看到电视节目了。银凤在众人的劝说下终于跟张立本走到了一起。

第二十三集

  张立本热热闹闹的跟银凤举行婚礼,全村人都开开心心的去喝喜酒。因为一点小事,马百万再次与张立本在婚礼上起了冲突,马百万拂袖而去留下一众村民不知所措,张立本已经不是当初的张立本,他平静的转向大家,像没事人一样劝大家继续,缓和了尴尬的气氛,大家又兴高采烈的继续喝酒,马百万在插树岭的权威再次受到挑战。在关于村民承包蘑菇大棚的会上,张立本跟马百万再起冲突,杨叶青向张立本讲述了马百万为村里做出的许多不为人知的贡献和牺牲。而这时的张立本为村里的乡亲们做了许多事实,在村民的心中他俨然已经是他们的新领袖了。马春婉拒了城里公司的高薪聘请毅然决定回到插树岭。

第二十四集

  在车上黄总跟杨叶青商讨关于合作农家院饭庄的事宜,并向杨叶青提出想用三个教师换马春的想法,杨叶青表示尊重和支持马春的选择。二歪替张立本看蘑菇大棚不慎使蘑菇菌包被冻,马百万嘴上说不管,但还是亲自跑到乡里请来了技术人员。又是一个秋天,插树岭村不再是那个憋死牛的病包子村,在二损的食杂店,一群人正在兴高采烈的议论着村干部海选的事情。在新建的求实小学的操场上召开了插树岭村村民选举大会,每一个人都选出了他心中的村民带头人,令人意外的是马百万投了张立本关键性的一票……

  张立本当选了插树岭村的村长;马百万主动让贤当了副村长并承包了插树岭绿色农业生态园;原来的副村长牛得水光荣退休。

  杨叶青因为插树岭村翻天覆地的变化被评选为全省巾帼建功立业标兵。

  马春被评为全省十佳杰出青年,婚恋情况不详……

  记者们对插树岭村的故事仍在跟踪采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