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临界二十天》以1945年7月27日凌晨起,到1945年8月15日午夜止,共20集,每集一天。这20天对当时的上海这座城市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8月15日午夜日本决定无条件投降,而8月16日汪伪“国民政府”遂告解散,本剧故事哪怕再细微,都是在这一段无情而快疾推进的历史中发生。《临界二十天》剧情紧张,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充分展现各阶层人物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各种心理行为、各种命运激变、各种利害关系交错的景象。

  本剧的核心故事以王峻如、宋南、刘振泉、章士诚等为一方的我党地下抗日战士与特务头目乔森、高平,特务骨干诸正等为一方的日伪特务机关作殊死斗争的情节主线。

  王峻如公开身份是汪伪特务机关的骨干;他的战友同时又是他的爱人的报务员宋南公开身份是舞女;刘振泉是王峻如的单线接头人,但是本剧一开始就被诸正怀疑是重庆分子抓捕,经受严刑拷打,在老奸巨猾的乔森指示下对外谎称死亡;而王峻如在接头时被诸正瞥见——从此留下祸根!

  乔森是一个老牌亲日分子,但是波茨坦公告的发布让他感到大祸临头——局势如此他比别人心里更加清楚,在得到被捕的刘振泉可能是“重庆分子”的时候,他密令诸正保全刘振泉性命,在诸正怀疑王峻如可能是刘振泉的同党时,他更加心怀叵测想旁敲侧击揣摩王峻如,为自己留一条后路。高平是一个无赖,贪色贪财,明知大局已去还醉生梦死。只有诸正是个死硬分子,他死死盯住王峻如不放,后来查到宋南和王峻如的关系,怀疑两个人都是“延安分子”,采取“先斩后奏”的行动。还有乔森的秘书张云霞,这个美貌女子不仅对王峻如向有好感主动示意,还对王峻如的“工作”关心倍加。

  ——王峻如每一天就和这些豺狼同行!王峻如每一天就在张秘书这样的“温柔陷阱”里面!每时每刻都可能遭到死亡威胁。他要面对的还有自己的邻居,一度沉沦但是被局势振奋的康澜,康澜把自己当作可耻可恶的日寇走狗。他要面对的还有宋南,宋南知道王峻如身边有一个“张秘书”,此人到底有多么“危险”?才是最让人焦虑不安的!

  ——王峻如要在敌人眼皮底下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包括获取乔森的绝密文件、营救一度“失踪”又忽然在乔森手上秘密关押的我党地下组织领导干部章士诚,保护被敌人谎称“死亡”又突然“脱逃”的刘振泉,保护被暴露同时又被敌人抓捕审讯用作识别自己真实身份的宋南等等,后来孤军作战深入日本军医院把章士诚营救出险,最后王峻如终于要和张秘书“摊牌”——张云霞到底是何许人,何许身份?

  ——王峻如凭着对党的忠诚,对战友的忠诚,对抗日斗争事业的忠诚,对人民的忠诚;凭着对敌人的仇恨和蔑视,凭着对局势的把握和冷静审视,凭着自己的机智勇敢超人胆略,周旋其间,各个击破。

  本剧一方面是抗日战士以命保命,不惜牺牲自己保护战友的崇高纯洁的节操,一方面是汪伪分子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互相出卖以苟且偷生的丑恶行径;一方面是人民对胜利的憧憬和渴望,一方面是日伪对行将到来的末日惊恐万状,胆战心惊;一方面是地下抗日斗争的隐秘细节,一方面是平民百姓公开反抗日伪政权的星星之火。最后,随着每一天的过去,人们心中幽闭的门被一点一点的光明打开。日本军国主义的末日到来,胜利的消息终于爆发——所有的人民不顾一切危险,再一次走出来,融汇到大街小巷的狂欢中去。

  这是一部建立在“特殊人物关系”之上的情节剧,一部刻画各种人物心理、行为、内心活动的心理剧,同时又是一部在“紧凑时空限制”内的动作剧,一部以紧张的外部动作和内在动作为特色的悬念剧。与其它同类题材相比,本剧的诸多特质尤为值得关注。

分集剧情:
第1集

  1945年7月27日,上海。我党地下党情报人员刘振泉佯装醉酒,把秘密情报转交给接头人王峻如。但是,刘振泉已经被汪伪特务诸正盯梢并逮捕。诸正还意外发现了可疑的熟悉的王峻如的背影:王峻如的公开身份,也是汪伪机关的工作人员,是诸正的同事。

  “波茨坦公告”发表了,德军的失败使得在上海的日本侵略者忙乱起来,王峻如所在的汪伪特务机关也高度紧张。王峻如的上司高平、高平的上司乔森会议频繁。高平的太太尉琴年轻的时候与康澜谈过恋爱,现在,她接到了康澜的电话,不由得心潮起伏。

  诸正对刘振泉严刑拷打,妄图让刘振泉交代出有价值的情报,但是,刘振泉宁死不屈。乔森授意诸正上报刘振泉己亡。

第2集

  为了善后,乔森要王峻如为自己连夜加班整理以往的文件。一批从南洋吃了败仗的日本兵来到开设在上海的日本人的军事医院。海军军官小野居然在医院邂逅了自己的初恋情人:院长夫人春子。

  受伤的日本兵一起去看电影,却看到了德国希特勒失败的纪录片,十分沮丧。他们离开电影院,闯入日本料理店,与艺妓们喝酒唱歌,以酩酊大醉来麻痹自己。

  夜晚,发报员、王峻如的同志恋人宋南化妆以后,去百乐门舞厅上班,她今天的任务是要获得刘振泉交给王峻如的情报,然后,立刻发给延安。但是,王峻如没有来,宋南不由得为王峻如担心起来。王峻如在加班、为乔森整理文件。王峻如意外地从乔森的文件之中看到延安方面急需的有价值的情报。

第3集

  诸正把自己对王峻如的怀疑报告高平,高平对诸正的话将信将疑,责令诸正必须掌握真凭实据。高平烦心的事情实在是多:向乔森汇报工作被骂;在外面包养情妇,却被情妇骗走大量钱财;妻子尉琴本来嫁给自己就十分不情愿,现在接到旧情人康澜的电话,得知日本人以及汪伪即将垮台,对高平十分冷漠,现在两人更加同床异梦。

  高平得知乔森跳过自己让王峻如为他通宵整理文件,感觉乔森对王峻如实在是信任有加,更加不相信诸正的怀疑。但诸正岂会善甘罢休﹖他决定盯王峻如的梢。诸正跟踪王峻如来到百乐门舞厅。乘舞曲响起、灯光昏暗的时候,王峻如机警地把情报放在隐秘的只有宋南知道的机关内。王峻如感觉到有人对自己盯梢,灵机一动,邀请一个舞女起舞并装出神秘交谈的样子,掩护了宋南。

第4集

  王峻如发现诸正偷偷搜查自己的办公室,于是,略施计策,惩罚了他。诸正并不甘心,通过高平。向乔森汇报了王峻如去看德国战败纪录片的事情,不料,竟然是乔森指派王峻如去看的。乔森命令诸正无论如何一定不能再对刘振泉用刑,并且要刘振泉开口说话。

  乔森担心刘振泉万一是重庆方面的人,则自己可以通过他,与重庆方面取得联系,从而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因尉琴认出王峻如是自己丈夫高平的同事,康澜得知自己的邻居王峻如竟然在汪伪机关做事情,也是“汉奸”,对他的态度立刻变得十分冷漠、鄙夷。

  菜场,老张管理菜场并不容易,要对付三教九流的人,还要面对日本人的巡查。小昆骂老张是汉奸,但内心却对老张充满怜悯。夜晚,小昆梳洗得干干净净,去与美丽的丽莎约会。

第5集

  乔森感觉到高平和诸正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高平告诉乔森,诸正怀疑王峻如的真实身份。乔森也认为王峻如可能有问题,但要求高平不要打草惊蛇,要确切了解王峻如的来历,如果是重庆分子,就要拼命拉拢;如果是延安来人,则立刻枪毙。张秘书偷听到乔森和高平的谈话。

  高平因为钱财被情妇卷走而闷闷不乐,难于回答尉琴的询问。他带领尉琴来到俱乐部,遇到同样来借酒浇愁的日本军医院院长。之后,高平请尉琴吃饭,不得不承认家里的钱财已经被情妇卷走的事情。尉琴对高平彻底失望。尉琴怀念以前与康澜在一起时义气分发的美好日子。

  夜晚,王峻如来到百乐门舞厅,把苏俄即将向日本宣战的情报送了出去。宋南得到情报。康澜也来到舞厅,邀请他喜欢的宋南跳舞。宋南看到诸正也来了,于是,装出与康澜亲热的样子。

第6集

  作为重庆特务的张秘书知道王峻如不是自己的同党,但现在乔森却怀疑王峻如的身份,张秘书暗恋着王峻如,于是,她在与王峻如的谈话之中有意无意透露出乔森对他怀疑。王峻如决定将计就计,利用乔森想巴结重庆的心理,完成自己的任务。

  乔森对王峻如大谈自己“曲线救国”的良苦用心。王峻如在日寇送给乔森过目的文件之中,发现我党的重要人物章先生已经被捕,乔森与章先生是死对头,乔森欲置章先生于死地。王峻如立刻把这一重要情报发往延安。

  乔森决定去电影院观看纪录德国人失败、盟军胜利的纪录片,并且指定高平、尉琴陪自己一起看。纪录片对乔森、高平的震憾无比巨大,放映完毕,乔森大汗淋漓,与高平先行离开,尉琴得到机会单独与康澜相处,回忆过去美好的时光。

第7集

  延安来电,要求王峻如务必想尽一切办法,保护章先生的生命,并且尽最大的可能把章先生营救出来。高平感觉到自己在乔森面前越来越失宠,王峻如乘机安慰高平,帮助高平做走私生意,顺利地把在乔森的文件里面发现的重要情报转交给宋南。

  小昆在菜场的纷乱运转之中,居然发现平时对日本人低头哈腰的老张其实对日本侵略者也深恶痛绝。因为经常帮助犹太难民买到紧悄物质,丽莎的朋友们决定请小昆共进晚餐,小昆受宠若惊。

  晚上,在犹太隔离区,天空传来飞机的轰鸣。突然,一架受伤的飞机在空中爆炸飞行员及时跳伞。他是大山,盟国空军,他掉落在犹太隔离区。小昆、丽莎和其他犹太朋友立刻把大山围住。大家想帮助大山,但是,日本兵已经来到,并且抓走了大山。

第8集

  乔森与诸正密谋,决定让刘振泉“越狱”,希望藉此“引蛇出洞”,来确认王峻如的身份。盟国飞行员大山成为监狱里面的英雄,监狱里面,章先生经受日伪的严刑拷打,但宁死不屈。

  诸正在押送刘振泉的途中,故意制造车祸,让刘振泉脱逃。诸正又故意把刘振泉逃脱的消息透露给王峻如,和乔森一起,看王峻如会有什么行动。诸正去百乐门舞厅调查舞女,因为王峻如经常在这儿出现,他怀疑舞女里面有特务。

  夜晚,小野和松村等日本军官也来到百乐门舞厅,借着酒力撒野。诸正以为这是一批地痞流氓,下令手下与日本人对打。刘振泉乘着夜色来到百乐门舞厅,王峻如也来了。王峻如想救刘振泉。但是,刘振泉突然发现这是阴谋:敌人用他作为钓饵,想找寻出自己的同志。眼看王峻如向自己走来,刘振泉毅然将手抓向电闸,牺牲自己,保护了王峻如。王峻如目睹一切,悲愤交加。

第9集

  诸正认为王峻如的疑点太多,向高平汇报,说要把王峻如抓起来审问。高平训斥诸正不懂得局势,在这个非常时期只会坏了大事。乔森、高平等人认定王峻如、刘振泉是重庆分子,并积极拉拢王峻如,以便抗战胜利后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刘振泉顺水推舟,默认自己是重庆方面派来的人,告诉乔森,重庆要员听说他们深恶痛绝的共产党人章先生落入乔森手中,重庆方面十分想得到章先生掌握的情报,所以,希望乔森能够诚意合作,把章先生转交给他们。乔森意识到章先生是自己手中的砝码,答应将考虑重庆方面的要求。这样,章先生的生命暂时得到保护。诸正来到舞厅,试探宋南是否有着特殊身份,但是,王峻如和宋南已经改变了接头方法,诸正的计谋没有得逞。小昆乘老张睡觉的时候,偷了他的挫刀和一捆绳索。

  深夜,小昆来到监狱外面,先把绳子甩向大山的窗口,再把挫刀吊上去。大山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铁栅栏挫断,然后,沿着绳子爬下来。但是,他被日本宪兵发现,然后又被捉了回去。小昆的努力功亏一篑。

第10集

  面对老张责问自己为什么偷窃他的挫刀绳子,小昆无言以对。丽莎也责问小昆,为什么没有把盟军飞行员救出来﹖。小昆有苦难言,只有去找忘年交康澜,向他诉说内心的痛苦。乔森决定彻底调查文件遗失之谜,他关照诸正特别留意王峻如,然而,他们却在高平的文件箱里面发现已经被调包的牛皮袋。

  自从知道王峻如在汪伪特务机关工作,康澜对王峻如越来越看不顺眼。王峻如得知小昆为监狱送菜,想从小昆那里得到监狱里面有关章先生的情况。但康澜以及小昆一口拒绝了王峻如。

第11集

  小昆去犹太隔离区找丽莎,请求她原谅自己没有把大山营救出来,并表示自己愿意再一次去营救大山,但丽莎担心小昆会因此而遭遇危险,因此坚决不同意小昆再去冒险。这一天是丽莎的生日,她愿意与小昆永远长相厮守在一起。

  盟军的轰炸机突然飞临上海,轰炸日寇的军事目标。小野拿起机关枪冲上医院自来水塔,向着机群疯狂扫射。监狱里面的大山看到机群,仿佛看到自己的战友,兴奋异常。

  犹太隔离区附近就有日寇的军事目标,飞机以及炸弹对准了这些目标。几个犹太小孩在附近玩耍,丽莎为救他们而遇难。

  正准备送菜去监狱的小昆得知犹太隔离区附近爆炸的消息,大吃一惊,连忙向犹太隔离区跑去。他要寻找丽莎,希望她没有受伤。但是,丽莎和其他一些孩子已经被炸弹炸死,永远闭上了眼睛。小昆痛不欲生。

第12集

  原子弹在许多人心里面留下了巨大的冲击:乔森、高平、日本军队医院的院长。他们甚至认为,是美国人在造谣。

  老张终于劝小昆跟自己回菜场。日本宪兵突然来到,他们查出是小昆帮助大山越狱的,他们带走了小昆,把他投进监狱,毒打小昆,大山看到,痛不欲生,请求日本人释放小昆,自己情愿被枪毙。老张通过关系,终于把小昆保释出监狱。

  为了笼络王峻如,高平主动把章先生的去向告诉了王峻如。而狡猾的乔森却想利用章先生这个筹码,与王峻如所“代表”的重庆方面讨价还价,并辩称自己还不知道章先生的下落。

第13集

  这一天,苏联宣布对日本宣战。而日本宪兵审问大山,想知道在广岛上空爆炸的能够把一座城市摧毁的炸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王峻如和宋南一起吃午饭,宋南告诉他,上级命令王峻如务必把章先生营救出来。回到机关,王峻如对乔森说。重庆方面希望自己立刻提审章先生,希望乔森不要阻挠。乔森无奈,答应立刻去和监狱长通融。

  因为王峻如越来越被重视,诸正感到失落。但乔森秘密把诸正约到家里,嘱咐他无须气馁,要更加小心、谨慎地跟踪王峻如,一旦发现他可疑的蛛丝马迹,马上向自己汇报。

第14集

  这一天,苏军出兵“满洲”。同日,美国在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

  王峻如暂时只能以重庆方面的身份“审问”章先生,章先生义正词严地拒绝与王峻如合作。离开监狱,王峻如找到宋南,要她向上级请示,自己能够取得章先生信任的方法,并嘱咐宋南要提高警惕。

  王峻如回家,他发现康澜正气呼吁地守候在门口康澜指责王峻如两面三刀,说的比唱的要好听,干的却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康澜规劝王峻如悬崖勒马,不要做民族的罪人。

第15集

  市中心马路上一辆伪政府的喇叭广播车,反复播放着“市长”兼保安司令周佛海的广播全文,言辞严厉,警告市民不得传播有关苏对日本宣战的消息等等。乔森感觉到了末日的邻近,皇皇不可终日。以大山为首的难友也感觉到了胜利日子的邻近,为了面对日寇最后的屠杀,大山开始准备越狱。

第16集

  日寇已经成为强弩之末,但他们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妄想垂死挣扎,在上海发布全城戒严令,制造紧张气氛。即使乔森要去医院,日本宪兵也毫不留情,坚决不让通行。

  王峻如向乔森要求亲自审问宋南。宋南领会王峻如的意思,承认自己是重庆分子。 在王峻如的要求下,乔森命令诸正释放宋南。但乔森也要求王峻如帮忙,保证重庆方面会赦免自己的罪行。乔森表面信任王峻如,但暗中还是指使诸正跟踪王峻如与宋南。

第17集

  高平左思右想,感到自己如果继续留在上海,等到日本人完蛋的时候,自己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他决定逃跑,从此在人们的视线消失。他甚至想悄悄地把家里面所有的钱、包括值钱的东西席卷一空,不惊动熟睡之中的尉琴,溜之大吉。

  宋南被释放,王峻如看到自己的爱人同志伤痕累累而自己竟然没有力量保护他,痛心疾首。宋南安慰王峻如,并告诉他,上级已经批准他们的婚事。两人激动地拥抱在一起。

  康澜来到犹太隔离区,发现小昆、老张等人都在这儿,与犹太人一起庆祝德寇的灭亡。尉琴为寻找康澜也来到这里。日本宪兵赶来驱赶、殴打庆祝的人群。

  王峻如来到办公室,高平桌子上面的电话响了,王峻如冒充高平接听。电话竟然是监狱打来的,说已经接到上峰命令,这两天就要把监狱里面的共党份子全部处决掉,有一些共党份子是高平的部门抓获的,因此,处决书上面必须要有高平部门的签章。王峻如听了,大吃一惊,答应明天去监狱办理。

  王峻如知道自己和宋南并没有摆脱危险,敌人随时可能狗急跳墙。他决定把宋南托付给康澜保护。康澜起先因为王峻如是“汉奸”而拒绝。后对王峻如身份产生怀疑,遂答应。

  大街上,老张伟保护小昆而被日本兵枪杀,小昆痛苦不己。

第18集

  小昆去监狱送菜,竟然看到犯人们在唱歌、联欢,而一旁荷枪实弹的日本宪兵束手无策。日本宪兵耙广播车开进了监狱广场。…边边广播不许骚乱不许喧闹保持安静之类话,但是没有效果。其实,犯人们狂欢是假象,是为了掩护大山等人开挖地道。

  眼看胜利在望,但王峻如肩头的任务却十分重大:他必须把章先生救出来,但这谈何容易﹖诸正就像影子一样,跟随在王峻如身后来到监狱,使得王峻如难以有所行动。况且,王峻如很难在章先生面前表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王峻如和宋南机警地摆脱诸正,终于与章先生相认。

  张秘书已经能够肯定王峻如是延安方面的特务,她对王峻如依然一往情深,每每乔森那里有重要情报,本来她也需要,却鬼使神差被王峻如捷足先登。

  乔森妄图洗清自己汉奸恶名的用意被日本人察觉, 日本人对他勃然大怒。乔森被关进日本医院。

第19集

  诸正认为,王峻如那么想得到章先生,万一王峻如是共产党派来的人,那乔森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诸正的怀疑引起乔森的警惕。乔森命令诸正秘密转移章先生到日军医院,而他自己也被日本人囚进在医院。

  康澜开始逐渐为王峻如、宋南做一些事情。他从宋南家偷偷取出发报机,拿回电影院,给宋南使用。

  王峻如来到监狱,发现不见了章先生的踪影,大吃一惊。迫于无奈,王峻如决定找高平摊牌。直截了当地告诉高平自己是“重庆分子”,高平听了惊愕之极。王峻如忠告他,高平唯一的出路就是和重庆方面合作,才能有一线生机。高平的心理防线几乎崩溃,只得说出章先生被转移到了日本军医院。王峻如又让高平签署了让自己探视的手令。但王峻如还是决定去日本军医院冒险一行。

  王峻如冒着巨大危险来到医院。尽管曾经怀疑,但是,当乔森得知王峻如确实是共产党人,几乎难以相信。他最后的希望、通过王峻如与重庆方面搭桥、破灭了。

  王峻如以调虎离山计支走诸正,然后,救出了章先生。

第20集

  日本天皇下达的“停战诏书”通过广播传到日军医院,全场一片肃静。院长夫人哭了,院长在屋子里切腹自尽。夜里,上海的某一个街角,有胆子大的人偷偷放起了鞭炮。

  日本投降了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上海的大街小巷,人们自发上街,欢庆胜利。而大山等人终于挖通地道,迎接他的是小昆,是巨大的喜讯。

  躲避在康澜电影院的章先生、宋南等人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上街与民众一起欢呼胜利。但王峻如得到消息,冷血杀手诸正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狗急跳墙,正率领他的死党,在庆祝的人群里面,像猎犬一样四处寻觅着章先生、宋南、还有自己的下落。王峻如心急如焚,知道宋南、章先生等人万一被诸正找到,肯定凶多吉少。

  王峻如寻找着,他终于找到宋南、章先生等人。就在这时,他身后出现了诸正。而诸正的枪已经对准了王峻如。诸正阴险、微笑地看着王峻如,准备扣动班机。宋南、章先生等人目睹这一切,又惊又怒。

  枪声响了。王峻如依然站立,而诸正却倒在地上,罪恶的生命悄然结束。

  然后,张秘书的身影出现在大家面前。是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开枪打死了诸正,救了王峻如。在王峻如等人惊讶的眼光之中,张秘书飘然离开,

  夜空,上海万家灯光闪烁,鞭炮声惊天动地,比打仗还热闹。忽然间,所有探照灯亮了,直射夜空,蔚为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