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公元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一场百年未见的大地震袭击包头后,牛玉儒临危受命,就任包头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上任当天,牛玉儒便直接来到受灾最严重的萨乌齐村,发现村民们依旧住在破烂的屋子里,未能搬进新房。这令他惊愕,他力排众议,追查下去,发现这是天成房地产公司玩乎职守,挪用救济款,致使工程半路停工。牛玉儒顿时大为愤怒,严令主管城建的尤副市长、城建局副局长江滨立刻解决此事,不得有误。同时,坚守在村中,工作在第一线的城建局规划科科长宋中华,给牛玉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牛玉儒来到市政府,住在简易的单身筒子楼里,和自己的秘书栗要成住了个对门。面对包头百废俱兴的破烂局面,牛玉儒彻夜难眠、思绪万千,经过多次考察和研究,制定了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要变坏事为好事,利用地震这个契机,彻底重建包头,把它变成草原上的一颗明珠。

  牛玉儒在市政府会议上提出了自己的草案,却遭到以尤副市长为首的思想保守派们的强烈抵制。他们担心重建会处处捉襟见肘,到头来哪儿也建不好,反而会让老百姓骂娘。

  包头重建,城中村是重中之重。这里长期居住着很多外地来包头的打工者,治安混乱、环境恶劣、乌烟瘴气,成为包头市中心的一块癞疮。历届市政府领导都想着手改造,但都因遭到当地居民的强烈抵制而束手无策无功而返,因为村民们的收入大部分来自出租房屋,若改造城中村,就等于断了村民们和打工者的生路。

  牛玉儒表现出极大的耐心和智慧,一方面说服市政府领导们解放思想,锐意创新;一方面,从实际上解决他们的困惑。为了解决规划人才、紧缺物资、巨额资金三个难题,牛玉儒发现了怀才不遇的宋中华,又从自治区调来了物资,更是发挥自己儒雅潇洒的超人魅力,几次“飞来飞去”,从北京、上海等地拉来了五个亿资金。

  牛玉儒一次次来到城中村调研、体察民情,深深地了解了村民的苦衷,他召集市政府相关部门研究决定,给予居民们相当高的拆迁补偿费用。

  一片欢呼声中,城中村改造终于顺利进行了。随后,各处改造都走上了正轨。

  牛玉儒马不停蹄,开始为包头的招商引资奔忙。他再次说服了尤副市长等思想僵化的干部,改变了他们对招商引资的各种顾虑,并打通了包头市的招商绿色通道,让这项工作顺利开展起来。

  牛玉儒时刻牢记“三个代表”的思想,在忙于大事之时,从未停止过对老百姓生活和他们切身利益的关怀。他狠抓社会救济金保障工作,并一心一意寻找各种机会,为下岗的国企职工们寻找出路,还建立了“12345,有事找政府”的市长热线,亲自解决市民们的各种问题。

  牛玉儒在协助国有大型企业包钢一号炉重新点火的过程中,深切体会到国有企业存在的诸多弊病,于是抓住时机,跟市委配合,进行城市经济结构调整,特别是包钢划归地方后,以包钢为龙头,带动了几家优秀企业成功上市,这在全内蒙、全西部都属首次。

  几年过去后,包头旧貌换新颜,处处蓝天白云,花团锦簇,由此获得了“联合国人居奖”这个殊荣!

  牛玉儒也因为杰出的工作成绩,被选为自治区副主席,主管对外经贸工作。第二年,又被自治区党委任命为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初到呼市,牛玉儒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呼市被市民们戏称为“包头的郊区”,各种黑巷陋道比比皆是,市容情况很差。牛玉儒经过调查研究发现,这都是因为几十年来城市规划和建设不合理,再加上污染严重造成的,于是他提出了城市东移的新理念,并付诸实施,很快取得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好成绩,一个崭新的呼市矗立在了人们面前!

  牛玉儒关心农村基层党组织和村级政权的建设,始终把“三农”问题放在工作首位,为广大农牧民制定了一个个美好未来的生活远景。河林村是东河源头的一个小村庄,也是呼市郊区很多农村的缩影,这里存在着严重的乱采矿产资源、私自放牧和采挖河沙的行为。牛玉儒因势利导,在保证村民乃至承包者权益的基础上,对东河进行了一系列改造,并利用招商引资的机会,请来了外商席慕仁,又和著名的猛牛集团合作,建成了国际牧场,让在河道上放牧的村民们集中起来,成为股份持有者。河林村一夜之间从一个贫穷的远郊小村庄变成了富裕村。牛玉儒实现了他为村民许下的诺言。

  牛玉儒十分重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经常微服私访,坐上出租车,以一个旅游者的身份,了解基层情况,雷厉风行地解决问题,一条小街小巷,一座公厕,甚至大街上的每一块砖石都凝聚着他的心血!在他的精心治理下,呼市的街头变得美丽迷人。

  猛牛是传奇性的民营企业,牛玉儒一向极力扶持,多方帮助。国外某大型企业为了抢占中国市场,一手炮制了“猛牛投毒案”,猛牛几乎面临崩溃。牛玉儒挺身而出,成为猛牛坚强的后盾,并帮助猛牛董事长牛志刚挺过了这段最艰辛的日子。在中央领导的直接过问下,“猛牛投毒案”顺利破案,猛牛的冤情得以昭雪,猛牛也因祸得福,成为中国乳业的翘楚,民族工业的代表。牛玉儒向牛志刚提出的建设中国乳都,国际乳都的目标,终于变成了现实。

  牛玉儒模范奉行“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重要指示精神,把老百姓的事时刻装在心里,一位为内蒙古民族解放事业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孤寡老人来到他家,诉说儿子的工作问题,牛玉儒毫不推诿,当场拍板解决,然而他对待家人却异乎寻常地严厉,不讲情面。亲侄子小亮毕业,求他找个工作,他一次次拒绝,妻子谢莉看不过去,让江滨把小亮安排在通辽电力局上班,牛玉儒得知后,马上一个电话,让小亮下岗。嫂子闻讯,专程从通辽跑到呼市求情,牛玉儒硬着心肠,决不松口,嫂子哭泣着摔门离去!

  长期的劳累,使牛玉儒患上了结肠癌。

  噩耗传出,亲人和朋友、下属、领导都十分悲痛,要牛玉儒马上诊治。但牛玉儒把生死置之度外,抓紧时间干大事,被祖光书记强迫送去北京协和医院治疗,手术后他身体极度虚弱,却三次偷偷跑回呼市主持市委市人大工作,终于在七届人大会议之后,再度恶化,送回协和医院。

  临终前,牛玉儒检讨自己,承认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没有保养好自己的身体,欠了呼市人民一条命。如果再让他活上三五年,他肯定会为呼市的老百姓多做几件实事、好事,为人民这个父母尽忠尽孝!他如此深刻而博大的胸怀,感动了所有人,也给他自己的人生画上了一个壮丽的句号!

分集剧情:
第1集

  1996年5月,内蒙古包头市发生6.4级强烈地震,损失惨重,同年11月自治区政府秘书长牛玉儒被自治区党委派往包头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面对包头百废待兴的局面,他深知责任重大,虽是平调低任,却毫无怨言不计较个人得失,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

  牛玉儒上任当晚,无暇参加政府安排的见面会,而是冒雨直接去了重灾区了解情况。在萨乌齐村,他看望了在地震中受伤的老支书巴图,并连夜召开处、局领导参加的现场会,解决实际问题。迟到的城建局副局长江滨的表现令牛玉儒不悦。

  牛玉儒来包钢调研,返回厂办路上偶遇待岗工人,他们反映的一号高炉不能点火的问题,令牛玉儒大惊。一浪未平一波又起,秘书悄悄告诉牛玉儒天成房地产公司经理沈聚源,命人要强行拉走萨乌齐村的重建物资,牛玉儒听罢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从包钢赶往萨乌齐村,在现场制止此行为的城建局规划科科长宋中华给牛玉儒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牛玉儒的身影开始出现在包头市的大街小巷,经过一次次的走访调研,他悟出了重建的总体思路。

第2集

  市长常务会上,牛玉儒提出了要以国际化大都市的标准重建包头的草案,却听到了许多反对的声音。尤副市长反映很强烈,坚持陈旧的思想观念。

  牛玉儒经过调研,欲将城中村刘庄和高庄定为包头市重建的突破口,并亲自去这两个地方走访。他看到老巴特尔家的房子在地震中震裂,便劝他们早日搬出危房。

  尤副市长劝说牛玉儒一定要稳扎稳打的建设包头,这样才不能在市长选举中落选,而牛玉儒却坚持自己的想法,反给老尤做思想工作,二人的矛盾初露倪端。

  就在难以确定是重建还是修补未来的包头时,牛玉儒在电视上的讲话犹如一把火烧到了城中村,村民老巴特尔带头反对。

  市长办公会上牛玉儒再次请大家论证城中村改造拆迁的可行性,同时为自己立下军令状,亲自解决改造拆迁的三大难题,让大家震惊。

  谢莉来包头看望牛玉儒,听到群众对牛玉儒的议论,她把消息反馈给牛玉儒,牛玉儒笑而不答。

第3集

  牛玉儒和栗要成夜访宋中华,宋中华表示不会辜负牛玉儒委以的重任,一定在包头重建中全力以赴。沈聚源通过江滨宴请尤副市长,他把眼光盯在包头重建的项目上。

  包头重建的工作就要开始了,牛玉儒和手下的人一次次来刘庄论证改造建设方案。村民们得知要拆迁改造刘庄,便都聚集在老巴特尔家商议对策,村民们与市政府的矛盾一触即发,沈聚源把拆迁改造刘庄视为一块肥肉,费尽心思讨好江滨的妻子萨日娜,不仅赞助她出专辑,而且送手机现金等财物讨好江滨。

  牛玉儒为了几十块钱的饭费给秘书栗要成约法三章。令栗要成折服,他从心里敬佩自己的市长。

  牛玉儒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吸引了锡华集团五个亿的投资,解决了改造刘庄和高庄所需费用,令尤副市长哑口无言。改造刘庄、高庄的工作终于被纳入了市政府议事日程并获通过。

  牛玉儒抓紧时间,分秒必争日夜工作,甚至把自己的办公室都搬到了车上。大家都说牛玉儒是个拼命三郎。

第4集

  宋中华面对就要改造的刘庄感慨万千,江滨的冷嘲热讽又让他感到郁闷。牛玉儒察觉到了宋中华的思想顾虑,让他放心大胆地做出规划方案。

  自治区电视台的记者钱晓艾欲采访牛玉儒,牛玉儒无暇应酬建议她去采访城建局的江滨。江滨却拒绝了她的采访,钱晓艾感到事情很蹊跷,这里一定藏着什么问题。

  牛玉儒夜访老巴特尔,二人谈得十分投机,几杯酒下肚后老巴特尔说出了村民们不愿搬迁的原因。牛玉儒离开后,妻子高娃告诉老巴特尔说刚才吃饭的就是牛市长,老巴特尔听罢大吃一惊。

  谢莉回通辽老家看望公公牛树仁,并解释牛玉儒未能回来的原因,老父亲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给牛玉儒写信让他安心工作,谢莉等家人倍受感动。

  牛玉儒在调研中得知包头还有许多国有企业的下岗职工没有安置,便下决心要想尽一切办法妥善安置这些下岗职工。

  由于宋中华的突出表现,牛玉儒向组织推荐,破例提拔他为城建局副局长,大家很吃惊。

第5集

  宋中华被提拔为城建局副局长后,江滨感到了危机,同时为自己未能转成正局长很有情绪,尤副市长安慰他说还有机会。

  村民们又聚在老巴特尔家商量去不去签字的问题,老巴特尔告诫老三、老七只要没达到村民们的要求坚决不能签字。村民们在和江滨的谈判中产生矛盾,江滨劝说他们不要对抗政府。老三听罢拂袖而去,谈判不欢而散。

  牛玉儒得知情况后批评尤副市长和江滨,并要尽力答应村民们所提出的条件,二人承认错误,牛玉儒亲自解决村民们的具体问题。他们对牛玉儒的解决方案很满意,刘庄拆迁改造工作顺利进行了。为了让广大市民有个散步健身的地方,市政府决定修建银河广场,并采用公开招标的方式进行,沈聚源偷梁换柱在萨日娜的帮助下竞标成功。

第6集

  牛玉儒主持召开城建工作会议,重点解决市民、村民的后顾之忧。

  拆迁问题稳妥解决后,在牛玉儒影响下,宋中华又提出了拆除市政府围墙的计划,这件事如同一颗定时炸弹引起争议,特别是尤副市长表示坚决反对。

  付忠书记回到包头看到了包头的变化,十分激动,他表示要大力支持牛玉儒的工作。

  江滨和宋中华在包头重建的规划方案上产生很大分歧,牛玉儒让他们请有关专家进行论证。

  羊毛出在羊身上,面对巨额的拆迁补偿,沈聚源他们只能偷工减料赚取利润,宋中华发现其中有诈,及时汇报并立即采取补救措施。沈聚源因此对宋中华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宋中华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撞伤,显然这是一起有意恐吓政府官员的严重事件,牛玉儒下令严查,江滨找到沈聚源质问宋中华被撞的事儿,沈聚源欲把江滨拉下水。

第7集

  牛玉儒再次来到萨乌齐村调研,看到老支书巴图已经痊愈,十分高兴,老支书说全村最困难的是老郑家,牛玉儒忙去探望。

  谢莉来包头看牛玉儒,说起了牛玉儒的侄子小亮找工作的事儿。

  牛玉儒和谢莉在街上逛街时,突然发现有个下水道没有井盖,马上打电话给江滨,说他工作失职。

  宋中华发现鸿利公司竞标有内幕,并提醒江滨要注意,不要和他们走得太近。

  银河小区几栋楼突然发生停电,几天没人管,居民们怨气很大,老巴特尔就和大家商量能不能给牛玉儒打电话反映这件事,大家说牛市长不会管这些小事,还有的认为老巴特尔在吹牛,牛玉儒怎么会给他留电话号码呢,老巴特尔一怒之下拨通牛玉儒的手机,牛玉儒在电话里告诉大家他一定会督促电力部门尽早处理此事。

  牛玉儒去北京考察,和付忠书记说起国有企业改革遇到的问题,提出了把包钢打包上市的想法,付忠表示赞同。

  宋中华到工地上检查工程进度和质量问题时碰见沈聚源,发现了鸿利公司和他微妙关系,沈聚源为了掩饰盛邀宋中华吃饭被拒绝。沈聚源怏怏离去。

第8集

  牛玉儒在政府会议上,提出扩大招商引资范围,打造“绿色通道”的新想法。并郑重提出包钢要打包上市,尤副市长听到后认为这是出卖国有资产,牛玉儒的做法是独断专行,根本没有听取大家的意见,盛怒之下一状告到自治区党委。

  自治区党委书记祖光等人到包头微服私访,看到的是包头重建的火热场面和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和谐的新景观,他主持召开包头市党政干部大会,对尤副市长等人的陈旧观点提出了严厉批评,对牛玉儒把包钢等几家大型企业打包上市的做法表示赞赏。对牛玉儒的工作加以肯定。

  牛玉儒得知哥哥和嫂子的生活很困难,唯一的儿子毕业后没有安排工作,找到他后他依然没有给待业在家的侄儿开绿灯。江滨的妻子无意中从谢莉口中得知此事,让江滨帮忙解决。

第9集

  牛玉儒送罢祖光书记回家已是饥肠辘辘,在吃饭时谢莉很高兴告诉牛玉儒,江滨一个电话就解决了小亮的工作,牛玉儒听完大怒,认为谢莉的做法不妥,二人产生矛盾。

  钱晓艾采访江滨,江滨在电视采访承认自己工作失误,并作了深刻的自我剖析。

  牛玉儒找江滨谈话,告诉他让宋中华出任常务副局长主持工作,并征求他的意见。江滨心口不一表面服从暗地里却非常郁闷,就去找沈聚源他们一块喝酒解闷。

  鸿利公司承建的工程出现了很多偷工减料的问题,江滨和宋中华都怀疑有人泄漏了上次竞标的标底,但又一时找不到缘由,二人彼此生疑。

  江滨找到沈聚源询问鸿利公司的事情,得知他就是鸿利公司的董事长。沈聚源承认标底是萨日娜透露给他的,江滨听罢大发雷霆。

  江滨找到牛玉儒负荆请罪,说明了鸿利公司中标的真实情况,牛玉儒从爱护干部的角度看问题给了江滨将功补过的机会。

第10集

  江滨看着萨日娜摆放在自己面前的大把钞票,暴跳如雷,显然萨日娜收了沈聚源的贿赂,劝萨日娜去自首。萨日娜自首后举报了鸿利公司的投机倒把行为。

  江滨对妻子的所作所为自责不已,认为自己辜负了党的培养和牛玉儒的栽培,决定引咎辞职。

  牛玉儒听了反贪局对江滨情况处理得意见后,对自己的工作失误也做了深刻反省,不能只抓建设而忽视了干部的思想教育。

  谢莉给牛玉儒打电话,说自己已经动了手术,牛玉儒听了十分难过,认为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连照顾自己妻子的时间都没有。

  尤副市长找牛玉儒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主动承担了包头申报联合国人居奖的重任,牛玉儒欣慰的笑了,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牛玉儒和宋中华等人站在楼顶上望着日新月异的新包头,一起畅谈包头的美好未来。

第11集

  在牛玉儒等人的共同努力下,2000年包头这座在废墟上矗立起来的新城市,终于获得联合国人居奖。夜晚礼花升腾,牛玉儒和祖光书记欣慰的笑了。

  2001年2月牛玉儒被选为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两年后任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

  、呼和浩特市市委书记,这一次他又是平调低任。

  牛玉儒陪同阳总参加草原文化节,二人谈得十分投机,阳总对内蒙古建设文化大区的规划十分感兴趣,在牛玉儒的鼓励下决定投资。

  牛玉儒的女儿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国外的一所大学,妻子谢莉十分高兴地把这消息告诉了牛玉儒。牛玉儒听后则反对女儿去国外上学,二人产生矛盾。钱晓艾和栗要成从中斡旋化解了他们夫妻间的矛盾,二人在草原文化节上意外相逢,共同唱起了他们喜爱的歌。

第12集

  牛玉儒和阳总在草原彻夜长谈在呼市办学的投资项目,二人十分兴奋。宋中华接到妻子即将回国的电话后兴奋不已。

  初到呼市,牛玉儒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呼市被市民们戏称为“包头的郊区”,各种黑巷陋道比比皆是,市容情况很差。牛玉儒经过调查研究发现,这都是因为几十年来城市规划和建设不合理,再加上污染严重造成的,于是他提出了城市东移的新理念,并付诸实施。

  牛玉儒来找祖光书记要三个人,一是宋中华,二是尤副市长,三是电子学博士马力。祖光书记应允了他的请求。

  猛牛老总牛志刚在路上偶闻,别人说他和牛玉儒有特殊关系时十分生气,认为这是对他人格的侮辱,一定要找牛玉儒讨个说法。

  由于牛玉儒的干预小亮突然下岗,嫂子千里迢迢从通辽老家赶往呼市,来找牛玉儒。

第13集

  牛志刚回到家跟妻子说有人传言他是牛玉儒的弟弟,对此才使猛牛有今天的发展,十分委屈。

  牛玉儒准备让自己的女儿到阳总办的学校学习,女儿想不通和爸爸闹起了矛盾。牛玉儒则耐心地做女儿思想工作。

  嫂子在牛玉儒面前说起小亮的事儿,伤心落泪。牛玉儒听后再次婉言拒绝帮小亮找工作的事儿,嫂子一气之下摔门而去,谢莉也对牛玉儒的做法十分生气和不解,说他是个冷血动物没有亲情。

  牛玉儒去猛牛集团调研,打消了牛志刚的顾虑,并提出了建设中国乳都的设想,令牛志刚欣喜若狂,如同遇到知音一般。

  牛玉儒在研究城建方案时一筹莫展,这时宋中华突然出现,令牛玉儒感到很惊喜。宋中华的妻子被牛玉儒的人格魅力所感动,表示留学回国后一定来呼市工作。

  牛玉儒未能做通嫂子工作很是懊悔,他亲自包饺子,给嫂子认错。

第14集

  牛玉儒决定和嫂子长谈,要从思想上做通小亮的工作,他让谢莉把嫂子从招待所叫回家,亲自包饺子等他们回来吃饭。

  牛玉儒听从马力副市长的意见准备引进台商来呼投资,同时改造东西河。在东西河改造问题上尤副市长又持反对意见,二人针尖对麦芒相持不下。

  一心办教育的阳总和医药开发商万总在地皮问题上产生争议,阳总无奈找到了牛玉儒,牛玉儒听了阳总介绍后决定要帮阳总说服万总。他们三人聚在一起大谈教育的重要性,万总终于被牛玉儒超前意识所折服。

  牛玉儒看着东西河的改造方案,废寝忘食,他对呼市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马力约见台商席慕仁动员他来呼市投资,牛玉儒得知这个消息十分高兴。准备接待席慕仁。

  河林村小学的老师海兰给牛玉儒写了一封信,反映河林村拖欠教师工资的事儿,牛玉儒决定在席慕仁的飞机到来之前去一趟河林村搞调研。

第15集

  在去河林村的路上牛玉儒和出租车司机乌日根聊起了河林村的问题,乌日根不知牛玉儒是新来的市委书记,他发了许多牢骚也谈了心中的理想,牛玉儒对乌日根十分欣赏,乌日根拍着胸脯说自己是个党员一定要为河林村做点贡献。

  出狱后沈聚源改头换面取名沈获新,承包了河林村的采石矿,乱采乱挖引起了村民们的不满。

  席慕仁到达呼市后,提出了160个问题,这160个问题如同一张考卷摆在了牛玉儒面前。

  牛志刚找到牛玉儒反映了猛牛投毒案的情况,牛玉儒一边安慰牛志刚,一边安排有关部门侦查立案。

  牛玉儒夜见席慕仁,并给他带了一个礼物,使席慕仁想起了家父当年的愿望。

  调查猛牛的案件受到了很大的阻力,牛玉儒和公安局长讨论破案的困难,突然想到国外的势力的影响。牛玉儒毅然决然向自治区党委和国务院领导汇报此事。

第16集

  牛玉儒召集市政府有关部门对席慕仁提出的160条问题举行答辩会。牛玉儒的办事效率如此之快,令席慕仁始料不及,他对内蒙古的干部有了新的认识,决定在呼和浩特投资建厂。

  沈聚源来河林村见村主任钱万忠,提前支付了承包费用,意在维护自己在河林村的利益。

  马力由于超负荷工作病倒了,牛玉儒亲自来看望他,并嘱咐他要好好养病。

  江滨来找沈聚源,劝他要按规矩办事不要重蹈覆辙,沈聚源欲用重金聘请江滨,被江滨断然谢绝。

  听说台商要收购无线电厂,尤副市长感觉有些不妥,认为这是出卖国家利益。他直接找祖光书记反映情况,祖光书记听后说尤副市长观念太陈旧,已不能适应与时俱进的时代步伐,尤副市长茫然了。

  江滨接到牛玉儒的电话十分激动,他连夜去见牛玉儒,得知包钢废钢渣的项目很有前景。

第17集

  自治区五大班子领导来呼市听取市委的工作汇报。祖光书记代表自治区党委对呼市的工作进行了概括性总结,大家统一了思想。

  牛玉儒和尤副市长彻夜长谈二人思想终于统一,尤副市长被牛玉儒的人格魅力所感染并表示全力支持牛玉儒的工作,要参与东西河的改造。

  一次谢莉发现牛玉儒的腿肿得很厉害,就劝他好好检查一下,牛玉儒谎称检查过了没什么毛病,身体棒着呢。

  托电老总为了建厂四处上下奔走,终于累病了。牛玉儒听说赵总为了电厂盖了1000多个公章,还差十几个没有盖上的事后十分生气,马上把所有人都召集到托电现场盖章。

  尤副市长和宋中华分头去做东、西河村民的思想工作,可是每个人都碰了钉子。

  乌日根找到沈聚源,来还海兰跟他借的高利贷,沈聚源说如果他不参加村主任竞选的话,所有欠的钱都免,只要他签一个协议,乌日根犹豫了。

第18集

  乌日根在盛乡长的劝说下决定报名参加村主任竞选,否则就辜负了牛书记的希望。

  牛玉儒为江滨找到了启动资金,令江滨十分感动,他发誓一定要好好干,牛玉儒听罢欣慰的笑了。

  牛玉儒到猛牛视察澳亚国际牧场的建设情况,牛志刚详细为牛玉儒做了介绍,牛玉儒又给他提出了关键性的建议。两个男人的内心深处都有海一样深的草原情节。

  乌日根找到钱万忠表示要参加村委会主任的竞选,没几句话两人便吵了起来。

  沈聚源把钱给了钱万忠,要他花钱买选票和乌日根进行不正当竞争,盛乡长闻之大怒,宣布钱万忠的选票无效,乌日根当选村主任。

  乌日根组织青年突击队参加东、西河改造工程。

  下岗后的小亮离家出走,准备到呼市自己闯荡。

第19集

  突然听见昏迷了很多天的牛树仁开始说话了,大家感到很惊喜。牛玉儒打来电话询问父亲的病情,得知父亲在患病期间还一直支持他的工作,令牛玉儒十分激动。

  河林开发公司在盛乡长的主持下成立了,参加会议的牛玉儒身体出现了不适,这一切都被秘书关文涛看在眼里。

  牛玉儒回家时看到睡在家门口的小亮十分惊喜,叔侄二人相见有许多说不完的话,牛玉儒发现小亮身上有许多优点,鼓励他自食其力。

  小亮在沈氏石材公司找到了工作,并把这个喜讯告知家人。

  牛玉儒来东、西河改造工地看望尤副市长,尤副市长发现牛玉儒消瘦了许多,劝他要多保重身体。

  晚上牛玉儒回到家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谢莉急忙要送他到医院,可是被他拒绝,说吃点药就没事儿了,睡一觉就好了。

第20集

  一大早谢莉醒来发现牛玉儒不在身边,连忙拿起衣服奔出门去。她远远看见牛玉儒正和清洁工交谈。

  牛玉儒和谢莉在下岗的高级工程师尹汉玉的包子铺吃早点,尹汉玉认出了牛玉儒并说了一些怀才不遇的话。得知目前尹汉玉所处的窘境,牛玉儒说只要他尹汉玉是匹骏马总会有用武之地。

  牛玉儒破天荒地接受钱晓艾的采访,他在电视上侃侃而谈,聊了许多关于呼市今后的建设及发展问题。市民们都喜欢自己的市委书记,喜欢他的平民作风和实干精神。

  牛玉儒和所有市民一样也有陪妻子逛街的时候,一天在商场偶然碰见牛志刚夫妇,二人又谈起内蒙古乳业十分乐观的发展前景,特别是猛牛投毒案的侦破给了牛志刚很大的动力。

  牛玉儒百忙中来江滨的工厂视察,看到江滨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十分高兴,江滨说要用自己挣来的钱为呼市发展尽些微薄之力。

第21集

  小亮跟谢莉谈起了自己的工作,谢莉得知沈获新就是沈聚源时劝小亮多加小心。

  在牛玉儒的感召下尹汉玉同意出任河林开发公司的总工程师,并和牛玉儒一起来到工地,席慕仁感激地握住牛玉儒的手说不出话来。

  牛玉儒的病反复发作,迟迟不去医院检查,秘书无奈把这一情况偷偷告诉了谢莉,谢莉很着急。

  一次关文涛把做医生的同学带来,想给牛玉儒做个检查,可是牛玉儒却把自己的病抛到一边不谈,和医生谈起了医院未来的发展设想。

  检查还没有结束,他又急急忙忙去参加市委的会议。

  老巴特尔、高娃老两口来看呼市看牛玉儒,并带来了礼物,牛玉儒坚决拒收,反将自己心爱的马头琴送给了老巴特尔,令老巴特尔感动地泪流满面。

  牛玉儒的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大家看后都不知所措惊呆了。

第22集

  牛玉儒终于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家通辽看望老父亲,他请求妻子一定要隐瞒自己的病情,不要让老父亲看出半点破绽。看着风湿残面的老父亲,牛玉儒百感交集说自己未能为父亲尽孝,父亲则说为老百姓尽孝才是大孝,这句父亲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早已深深烙进了牛玉儒的心里。

  祖光书记下令牛玉儒作全面的检查,结果被确诊为恶性肿瘤,谢莉面对诊断结果犹如晴天霹雳悲痛欲绝,而牛玉儒还不知自己已身患绝症蒙在鼓里,一次次出外考察接待外商根本不像一个病人。

  祖光书记听说后,强行下令牛玉儒在北京接受治疗。牛玉儒在医院治疗的期间,时常问起自己什么时候能出院,自己得的什么病,每一次护士都避而不答引起牛玉儒的警觉。

  小亮发现沈聚源的公司存在很多问题决定辞职,沈聚源极力的挽留,小亮说出辞职的缘由,沈聚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亲自去河林追回过期的雷管炸药,避免了重大人员伤亡事故的发生。

第23集

  牛玉儒坚持要自己走进手术室,医护人员十分震惊答应了牛玉儒特殊的要求,河林的乡亲们知道牛书记得了病,纷纷聚到海兰家要海兰、乌日根代表他们看望牛玉儒。

  马力听到牛玉儒患病的消息,失声痛哭,他不相信牛玉儒会真的患上癌症。

  老巴特尔闻之牛玉儒得了癌症之后痛哭流涕,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

  通辽老家,父亲天天守在电视机旁,可就是看不见有关牛玉儒的画面,他担心牛玉儒出了什么问题。

  沈聚源和江滨得知牛玉儒得了重病,十分难过,他们在小酒馆里喝得酩酊大醉,沈聚源一次次检讨自己所犯的错误,说对不起牛玉儒。

  乌日根和海兰带来了河林工程进展很顺利的好消息,病重的牛玉儒听后宽慰的笑了,他鼓励海兰和乌日根要好好建设家乡,同时希望他俩早日结婚。

第24集

  嫂子和哥哥看望牛玉儒并亲手为牛玉儒包了饺子,牛玉儒忍着病痛一口一口艰难咽下。   

  牛玉儒的病情已进入晚期,但他依然坚持工作。2004年7月15日,牛玉儒带病回到呼市参加七­­­届六次全会。并在会上做了两个多小时的报告。

  牛玉儒检讨自己,承认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没有保养好自己的身体,欠了呼市人民一条命。如果再让他活上三五年,他肯定会为呼市的老百姓多做几件实事、好事,为人民这个父母尽忠尽孝!他如此深刻而博大的胸怀,感动了所有人,也给他自己的人生画上了一个壮丽的句号!

  8月13日,那是牛玉儒生命中最后的日子。谢莉在床头轻声呼唤道:玉儒,八点了,开会了。深度昏迷很久的牛玉儒听到这句话,竟然睁开了眼睛。他看了看谢莉,那双眼睛就永远地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