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有爱天涯咫尺,无爱咫尺天涯,爱,到底需要多少理由?

  衣珊和澍阳自幼青梅竹马,彼此虽无表白,却早又是心心相印。事情蹊跷的是,澍阳的父亲李进成和衣珊的父亲衣强同时深信衣珊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一次旅游中,衣珊和澍阳由于走失而陷入“死亡之谷”,为了生存,他们相互以生命救助了对方,而使他们的感情得到升华。

  不久,衣珊家发生变故:父亲衣强突然死亡,母亲曲惠琴涉嫌被拘押,她把衣珊托付

  给了旧日恋人李进成;而澍阳却相信父亲李进成对衣珊父亲的死有主要责任,因为案发当晚,他发现了父亲的秘密。不久,澍阳被父亲强行送到国外,衣珊也被李进成以受托“监护人”的名义,将衣珊秘密送到千里以外的旧友黄翰闽家寄养。衣珊与澍阳从此天各一方。但他们却牢牢记住当年在“死亡之谷”立下的誓言:衣珊要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而澍阳要做一个CEO,把衣珊设计的服装销售到世界各地。

  在黄家的日子里,黄翰闽对衣珊怜爱有加,其子黄锐也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衣珊,而衣珊却对澍阳的思念与日俱增;黄锐的母亲修淑珍却对衣珊怀有极大的戒备和敌意——她怀疑衣珊到她家里来是“复仇”的,因为她担心衣珊已经发现自己是衣父暴死的“真凶”;而衣珊却相信,父亲是被一个与母亲有婚外情的“那个人”所杀,在黄家遭到不公正待遇的她始终得到李进成的暗中呵护,并把他当自己的再生父亲。这又是为什么呢?

  八年后,衣珊成长为一名成功的服装设计师,澍阳也回到大陆,成为一家跨国公司的CEO,并千方百计找到了衣珊,并将她设计的服装销售到了海外许多国家和地区。但这对日夜思念的情侣自然受到李进成和曲惠琴的百般阻挠,理由很简单——李进成不能让自己的亲生子女结为夫妻。而明知衣珊并非李进成的女儿的曲惠琴为什么也反对女儿和她所爱的澍阳结合呢?

  衣珊的朋友们历经周折,终于证明衣珊并非李进成的女儿。李进成又竭力撮合衣珊和澍阳的结合,却遭到衣珊的拒绝。因为澍阳不得不告诉了她:他父亲李进成可能是衣珊一直在寻找的、杀害她父亲的“那个人”!而就在这对咫尺天涯的有情人陷入痛苦和绝望时,

  李进成和曲惠琴给自己的子女澍阳和衣珊留了一封遗书而去,信中有句耐人寻味的话:“如果无法用语言表达,只有用生命来证明了。”他们要证明什么呢?

  本剧是近年来情感类题材中突出人性,强调荣耻观的少有作品,融励志情感、家庭伦理和悬疑推理与一体。直面当今国家发展的大背景下,社会中不同理想追求的中青年两代人,在为爱、为民族、为国家、为做好一个现代文明人所表现出的截然不同的生存观、价值观、荣耻观,强调了做为今天的一个中国人,应该如何符合一个发展大国所应展示给世界的高尚情操,文明风范。本剧定位于情感悬疑励志剧,既有从头到尾的悬疑线索,又不

  单靠情节取胜,而是以悬疑为主线,细节上凸显每个人鲜明个性,风格清新、独特,表现手法举重若轻,悬念叠生、跌宕曲折。

分集剧情:
第1集

  衣姗自幼生活在父母不和的家庭环境中。幸亏有幼时伙伴澍阳,常给她以宽慰,给她阴霾的生活带来一缕阳光。

  衣强和澍阳的父亲李劲成原是挚友。自衣强的一次“意外失手”,导致李劲成被“飞车夺命”,尽管几个月后又奇迹般生还,但即将与他走进婚姻殿堂的未婚妻曲惠琴,却成了衣强的新娘。十几年后,李劲成为照顾曲惠琴母女,不计前嫌,重用已过气的衣强为公司总设计师。

第2集

  衣姗得到噩耗:父亲暴死。衣姗告诉前来安慰她的澍阳,父亲绝不会自杀的,杀父亲的“那个人”就是和母亲偷情的那个人!澍阳感到了无比的悲痛和歉疚。

  一夜间成了孤儿的衣姗被“临时监护人”李劲成寄养在江南企业家、李劲成故友黄翰闽家里,她与澍阳音信从此隔绝。

第3集

  被父亲骗到国外留学的澍阳,始终牢记与衣姗的爱情盟约。他的情况连同着许多秘密,被李劲成严格封锁;秘书刘蕾似乎知道一切,却为李劲成严守秘密。

  日夜思念着澍阳的衣姗,一次跑回老家找澍阳,才知道他已被父亲强行送到国外了,在父亲墓前,衣姗发现了澍阳在匆忙离去时留给她的一张字条:“我们会见面的,那时你将是著名的服装设计师,我是专门推销你服装的CEO!”

第4集

  一次偶然机会,衣姗接触到了黄氏下属厂的服装生产线,这里的服装设计引起她极大的兴趣。

  比衣姗小一岁的黄锐对衣姗产生了感情,对她言听计从;衣姗也引导黄锐刻苦学习,使他从原来迷恋电脑游戏的纨绔子弟走上正道。

  在衣姗的鼓励下,黄锐决心提前一年参加高考,爱情的力量使他对前途充满信心和动力。父亲黄翰闽很想撮合儿子和衣姗成为一对儿。

第5集

  澍阳在海外学习刻苦,成绩优秀。他日夜思念着衣姗,也无法忘记衣强暴亡的那个恐怖之夜,父亲李劲成匪夷所思的那一幕幕。

  衣姗因考大学的成绩不理想而苦恼,李劲成安抚她,衣姗又向他要澍阳的下落,说此时只有澍阳才会使她得到安慰,李劲成还是不愿意告诉她。

第6集

  刘蕾找到李劲成,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就在他们激烈地争吵的时候,已拿到入学通知书的衣姗赶来向李劲成报喜,却惊讶地发现李劲成卧室里有女人的用品。

  衣姗在大学结识了有刑侦天赋的实习医生徐家骏和富豪家女生海娜,大家都为衣姗的美丽和天赋而惊叹;也知道她身边总有一个跟屁虫似的小帅哥黄锐。海娜对黄锐一见钟情。

第7集

  衣姗受不了修淑珍的敌意和歇斯底里,要离开黄家,黄锐苦苦相留,黄翰闽也依然巴望衣姗做儿媳。

  有心计的海娜千方百计与黄锐套近乎,博得黄锐信任,他告诉海娜一个隐秘。

  放弃国外大公司的聘请而投奔国内著名品牌公司。由于他努力工作,很快得到公司老板向志东的赏识。

第8集

  李劲成说出了埋藏在心头多年的秘密:他与曲慧琴早有恋情,却因为那场“飞车夺命”事件,使他们失去成为眷属的机会。当徐家俊问到既然衣强已不在了,他为何还不敢公开他与曲慧琴的恋情时,回答却令徐家俊惊愕:李劲成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澍阳上任伊始,矛头直指李劲成任总经理的黄氏集团,他要报复“害得姗姗家破人亡”的父亲。他约见父亲并打听衣姗下落,李劲成拒绝回答。

第9集

  衣姗的《绿野仙踪》系列,大放异彩,澍阳立刻确信这就是衣姗的作品!

  澍阳终于查到衣姗下落,就在他来到衣强墓前时,却发现衣姗正跟“男朋友”黄锐依偎在一起……

第10集

  当父母怀着激奋的心情告诉黄锐:与向家结亲,意味着公司有巨大商机的意义时,黄锐才发现自己中海娜的圈套了,他表示只爱衣姗,让海娜死心。

  海娜怀疑李劲成在利用衣姗,把这件事告诉衣姗,衣姗却表示她相信李劲成就像自己的父亲一样!

  在衣姗和海娜生日这天,都向心上人送上一份心礼——黄锐的真诚打动了衣姗,徐家俊也以自己的机智打赢了这场爱情战争——海娜只得“临时”接受了徐家俊的爱,并当众给了他一个吻。

第11集

  衣姗的绿色系列一经推出,澍阳立刻以最优价悉数购买——他要兑现承诺:把她的设计作品推向国际市场。

  实在抵挡不住澍阳的咄咄攻势的李劲成又要把衣姗是自己女儿的真相告诉衣姗,曲慧琴却担心这样将不仅会伤害衣姗,还会给李劲成带来麻烦;李劲成表示宁可坐牢也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为促成衣姗和澍阳的见面,海娜精心策划了一场报告会,着实让黄锐和徐家俊慌作一团——他们都怀着各自目的,阻止这场见面。徐家俊以其机智,再次成功。

第12集

  海娜把衣姗“并不幸福”的真相告诉了澍阳,澍阳来到黄氏找到衣姗——这对分离多年、朝思慕想的恋人终于见面了。

  见衣姗和旧情人要旧情复燃,黄锐情绪失控地跑到高楼,要挟澍阳如果不离开,他就跳下去。闻讯赶来的李劲成赶走了澍阳,衣姗跑上高楼,称要陪着黄锐一起跳,这才稳住了黄锐。

第13集

  衣姗冲破重重阻力前来会澍阳,才知李劲成一直在欺骗她——澍阳并没结婚,而是在苦苦等她。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

  为保住黄氏,黄翰闽屈辱地接受澍阳的“城下之盟”:辞退李劲成。

  衣姗终于向李劲成提出质疑:为什么要对她撒谎阻挠她和澍阳在一起?

  深夜,衣姗向海娜流露自己内心深处的质疑:李劲成和曲惠琴为何要拼命阻止她和澍阳这对生死相许的恋人?

第14集

  澍阳告诉曲惠琴:“父亲那天晚上回来时浑身酒污,然后给一个神秘的女人打电话,第二天衣姗父亲就死了。其实那晚他是跟衣姗的父亲在一起,那个神秘女人就是您——这就是父亲拼命反对我跟姗姗在一起的真正原因吧?”曲惠琴再度精神恍惚。

  衣姗和澍阳在他们的“七夕地”相会了,两人激动地拥抱在一起。

  奇迹的突现,让黄锐目瞪口呆。按游戏规则,他必须放弃衣姗。欲哭无泪的黄锐痴呆地仰望满天星辰,反复唱着思念衣姗的歌。看到黄锐痛不欲生的样子,衣姗心碎了。

第15集

  黄锐和衣姗来医院探视病重的黄翰闽,面对岌岌可危的黄氏,黄翰闽希望衣姗继续留在黄氏,并希望李劲成回来挽救黄氏。

  为了在竞争中获胜,已经主持黄氏的黄锐急于成功,不惜盲目扩大联营,导致产品质量下滑,澍阳以质量不合格为由拒绝收购黄氏产品,使黄氏雪上加霜。

  因失血过多,澍阳急需输血,他是RH阴性的稀有血型,这种血型非亲属关系的几率还不到万分之一,而衣姗的血型恰是同类血型,及时为他输了血。

第16集

  衣姗和澍阳的血型巧合,使病入膏肓的黄翰闽深深懊悔赶走李劲成。

  徐家骏也来到李宅,想从李劲成嘴里试探出衣姗和澍阳血型相符之迷,被李劲成赶走。徐家骏把衣姗和澍阳可能是亲兄妹的事对海娜说了,希望海娜帮他俩暂时分开,海娜大失惊色!

  黄翰闽当着众部属的面乞求李劲成重返黄氏主事,否则他拒绝治疗;李劲成深受感动,答应重返黄氏。李劲成重新上任后,立即纠正了黄锐的一系列失误,使公司有所好转。

第17集

  衣姗对澍阳总跟李劲成过不去而不解,找澍阳理论,澍阳感到有些事必须跟衣姗说清楚了,于是向衣姗说出隐在心中多年的痛:李劲成与曲惠琴早有私情,衣强的死与此有直接关系。

  曲惠琴被抢救过来。徐家骏赶到医院告诉她:如果李劲成真是清白的,只有你活着才能为他作证,否则,衣姗永远不会原谅她和李劲成的。

第18集

  已经公开在一起,并向媒体露面的衣姗和澍阳,引起李劲成极大不安,他潸然对曲惠琴道:“我已经尽力了。”曲惠琴只得把衣姗和澍阳是亲兄妹的事告诉了衣姗,以使她离开澍阳。

  仍不知情的澍阳发现衣姗又在回避他了,他以为父亲又在对衣姗“做手脚”,愤然找到李劲成,就在父子关系剧烈恶化到不可收拾的时候,衣姗赶来告诉澍阳:“他是对的,我们是兄妹——他是我们共同的父亲!”

第19集

  黄翰闽临终前,紧握衣姗的手,希望她继续留在黄氏,衣姗答应了。

  徐家骏向澍阳提出新的看法:衣强在知道李劲成和曲惠琴“私通”后,却仍未怀疑衣姗是自己的女儿,其中必有道理——就是说,澍阳和衣姗未必是亲兄妹,只有DNA鉴定,才能确定衣姗到底是谁的女儿。

  衣姗母女决定离开这里,到一个远离尘世喧嚣的地方隐居。衣姗出走后,黄锐开始酗酒,一次酒后,海娜送他回家,他误把海娜当做是衣姗而与她发生了关系。

第20集

  衣姗只把她和母亲隐居的地址告诉了徐家骏,通过徐家骏把信转交给澍阳和黄锐,希望他们不要为她着急,她想和母亲休养,以安抚精神不堪重负的母亲。

  黄锐与海娜举行了婚礼,由于还放不下衣姗,黄锐和海娜渡过了一个并不幸福的新婚之夜。失去海娜的徐家骏和失去衣姗的澍阳以酒浇愁。徐家骏巧妙地安排了一次澍阳和李劲成的父子相会。这次父子会面,澎阳向父亲提出自己多年来一直想澄清的疑虑:“是你害死了衣姗的父亲?”

第21集

  黄氏脱离险境,李劲成松了一口气,他再度辞职,澍阳也离开大东。父子俩不约而同地踏上寻找与世隔绝的衣姗母女之路,并在同一水乡小镇不期相遇。望着焦虑和疲惫不堪的父亲,澍阳感动了。对衣姗母女共同的情感和担忧,使隔在这对父子之间长达八年的冰山开始融化。

第22集

  海娜知道黄锐仍在关心着衣姗母女,她要去寻找她们,出于对海娜关心和爱护,徐家骏表示由他代劳,并要取回衣姗的DNA样本,以确认衣姗和澍阳究竟是否亲兄妹。

  李劲成病情严重,当他发现黄锐倾囊将公司所有资金都用来炒汇,并面临极大风险后,顾不得住院诊断就赶回公司“救火”但已经来不及了……

  黄锐的炒汇交易血本无归,公司已经全部停产陷于混乱中。更严重的是,他也得知衣姗和澍阳并非兄妹——他所有希望都破灭了!

第23集

  曲惠琴在大量饮酒后,终于向李劲成说出:衣姗是衣强的女儿。令她意外的是李劲成异常平静,说他已经想到了。曲惠琴难过地说对不起,李劲成反安慰她:“女儿和儿媳还有什么区别吗?”

  历经灾难后的黄氏重新恢复了生机,经历了生死洗礼的黄锐也感到要珍惜在最困难的时候,一直守护在他身边的痴情的妻子海娜,他俩的手第一次紧紧握在了一起。

  在远方的李劲成和曲惠琴相互搀扶着,在谈论着儿女的婚事。

  少年时就情定终身的“七夕桥”上,衣姗和澍阳交换了结婚戒指,晚霞映照着这对新人幸福相依的身影……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