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烧锅屯十年拖欠国家税款,问题成堆,村支部、村委会瘫痪,村头挂口“钟”,上级派人来,钟声就响,村民闻声而动,阻拦干部进村,烧锅屯长期处于无政府自我封闭状态。

  中共天城县委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派组织部副部长杨天虹率“三个代表”思想学习教育工作队再次进驻烧锅屯……

  杨天虹率工作队艰难进村后,克服层层阻力,忍辱负重,深入民心,促成老党员“贺铁腿”转变,为村民办实事、办好事,先后解决了集资款、土地、失学儿童问题,收复了民心,办起了文化夜校,选举了烧锅屯当家人,教育了“二老道”、“赵铁嘴”等落后农民,村民自动补交了拖欠国家的税款,烧锅屯终于有了掌声与笑声。然而这一切都是工作队用心血甚至不惜生命换来的……

  本片浓墨重彩地塑造了杨天虹、宋一民等基层党员干部形象。故事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内容起伏跌宕,发人深省,引人入胜,催人泪下……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烧锅屯村民连续十年拖欠国家税款,而且拒绝干部进村,形成了无政府主义小气候。此事被新闻媒体披露后,引起普遍关注。为了彻底解决烧锅屯的问题,县委抽调三十多岁的组织部副部长杨天虹任队长,带领一支“三个代表”思想学教队再次进驻烧锅屯。烧锅屯村头生长着一棵老榆树,吊着一个铁铧,即所谓的“钟”。当杨天虹一行三人来到村头时,那口钟已经召集了全体村民,把杨天虹等人堵在了村外。杨天虹无奈,带人住进村外一家小旅店商讨对策,连夜寻找烧锅屯人夏雷鸣作向导,夏雷鸣却不敢答应。夜里,小店的玻璃被村民砸了,杨天虹无法再住下去,便在村外支起一个帐篷。夏雷鸣被杨天虹的执着感动了,主动参加了学教队,并回家做通了母亲的工作,老人带着学教队克服重重困难终于进村。学教队进村的第二天早晨,夏大妈家的两头牛被人毒死了……

第二集

  学教队挨家挨户走访村民,村民却极力躲避。杨天虹决定改走访为集体对话。小烧锅(民间小酒厂)主人二老道是个煽风点火的幕后人物,指使赵铁嘴去鼓动贺铁腿与学教队做对。会上,老党员贺铁腿出于对贪官的义愤,在赵铁嘴的配合下与学教队发生激烈的冲突。会上,杨天虹向村民许诺:首先要查清十年前发生的三万多元摊派款问题,查不清自动卷铺盖。几经周折,终于查明村里以修河堤为名摊派了三万多元,用途却不详,杨天虹派宋一民和小于北上江城寻找当年的会计。夏雷鸣与小饭馆老板娘柳叶眉当年发生过恋情,偶然的接触被酒懵子李来福看见,便在老榆树上贴出大字报,说夏雷鸣耍流氓。夏雷鸣打了酒懵子,酒懵子的母亲老菜包子便在村中的碾盘上“发表新闻”,说夏雷鸣把柳叶眉“拿下了”。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宋一民在公安局亲属的帮助下找到了村会计的线索,到棚户区一看,村会计刚刚搬家——在一座城市里寻找一个居无定所的农民无异于大海捞针。

第三集

  年近六十岁的宋一民病在了江城,杨天虹强令他回来养病,宋一民回来后直接住进了乡卫生院。二老道唆使赵铁嘴发动群众向学教队要说法,赵铁嘴便敲钟集合群众,浩浩荡荡围在夏家小院门口向杨天虹讨说法。杨天虹在多重压力面前悄悄哭泣。宋一民病愈后再一次北上江城,终于找到村会计弄清了情况,取了证火速返回。原来,当年的村委会拿这笔钱发奖金了。杨天虹愤怒不已,建议乡党委成立专案组处理此事,追回赃款。杨天虹把摊派款退还给村民,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村民的敌对情绪。贺铁腿领着孙子来见杨天虹,称“老党员今天归队。”村民们有事开始找学教队了。有一天酒懵子喝酒一夜未归,老菜包子请学教队帮着找儿子,宋一民在柳叶眉家猪圈里找到了他,把他背回了家。

第四集

  外村的两个农民来找酒懵子,学习抗税的经验。杨天虹得知这一情况很震惊,马上回县里汇报。宋一民时常头疼,在杨天虹的劝说下也回了县城,到医院检查的结果令他震惊——他患了脑瘤,而且是晚期。宋一民知道治疗已经没有意义,默默揣起诊断书回到烧锅屯。几年前,一些霸道农户借土地调整之机抢种多种村里的机动地,所以,杨天虹着手解决第二个问题:清查土地。这件事直接涉及一些农户的利益,所以步履艰难。二老道为了赶走学教队,设计请酒懵子喝酒,让赵铁嘴以一桶二锅头为诱饵,鼓动酒懵子闻杨天虹身上的“女人味”,酒懵子借着酒劲把杨天虹闻了。小于大怒,打电话叫来了警察。老菜包子要保护儿子,敲钟纠集村民挡在村口不让警车进村。双方正要发生冲突时杨天虹来了,打发了警察,以自己的屈辱消弭了一场风波。贺铁腿抱打不平,指使孙子用弹弓打了酒懵子的后脑勺,老菜包子找贺铁腿算账,贺铁腿苦口婆心地告诉她:酒懵子侮辱杨天虹时,学教队正悄悄给他家铲地。老菜子感动不已,扯着酒懵子来到夏家,让儿子给杨天虹跪下……

第五集

  酒懵子戒酒了,把酒瓶挂在了房檐上。宋一民帮着一个绰号酒篓子的汉子铲地,劝他也戒酒。有一天宋一民给酒篓子扛来一袋化肥,酒篓子夫妇十分感动。在清理土地的问题上,酒懵子和酒篓子都给工作队出了证。二老道一伙也极力拉拢酒篓子和酒篓子,请他们喝酒,他们推脱了。二老道的外甥三虎子四虎子便威胁老菜包子,把酒篓子家的玻璃也砸了。宋一民帮酒篓子铲地时头疼,就掏出随身携带的小酒壶喝了一口酒,然后盖着衣服躺在地头想睡一会儿。赵铁嘴到宋一民衣袋里找火点烟时掏出了小酒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因为学教队有纪律,驻屯期间不许喝酒。赵铁嘴大肆张扬此事,二老道还指使三虎子四虎子到学教队驻地门前卖酒。杨天虹大发雷霆,狠狠批评了宋一民,没收了小酒壶。学教队回县里汇报时,二老道指使三虎子等人到夏家抢夺清理土地的材料,名义上是送瓜慰问。夏大妈识破了诡计,让女儿夏小雨找来了贺铁腿、酒懵子和酒篓子,关键时刻贺铁腿的孙子(绰号弹弓子)又领着一群后生前来支援,终于保住了材料。

第六集

  烧锅屯历史上的无政府状态造成超生恶果,超生的孩子没有户口便无法上学。杨天虹发现这一情况很痛心,与学校联系不果,便决定先把孩子组织起来学东西。她把教室定在柳叶眉家小饭馆,又找县民政局请他们帮助募捐,给孩子们买教材、聘老师、买校服。赵铁嘴怕收学费,不让四个孙女上学,四个孩子看见“升旗”仪式羡慕不已,回家大闹了一场,赵铁嘴不得已把孩子送进了“学校”。宋一民为了烧锅屯致富,一个人到天利公司求情,请他们与烧锅屯村民签养鸡合同。烧锅屯名声不好,宋一民便受了很多磨难。最后宋一民感到了王经理,王经理请他喝酒,规定一杯酒可签五户合同,宋一民为了村民喝得人事不醒……县里突然接杨天虹回家,原来杨天虹的母亲心脏病突发去世了。杨天虹的丈夫身在国外,杨天虹咽下了悲痛,带着几岁的孩子返回了烧锅屯,母亲去世的事对谁也没说。杨天虹又成立了烧锅屯文化夜校,传播先进文化和科学种田的知识,烧锅屯打开了一扇思想的窗口。开学那天,村民们第一次为学教队鼓掌,那久违的掌声让杨天虹等人热泪盈眶……

第七集

  学教队收复了人心,杨天虹决定选举烧锅屯的当家人,搞一次村民海选。消息公布后,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烧锅屯骚动起来。赵铁嘴的四个孙女抢毛毛(杨天虹儿子)的文具盒,毛毛不给,四个小女孩儿便把他打得满脸是血。二老道对赵铁嘴说你惹大祸了,人家就说脑袋疼让你给看病,非让你倾家荡产不可。赵铁嘴打了孩子,然后准备看病的钱。这时杨天虹来了,送给孩子两个文具盒,这让赵铁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竞选演说开始了,各类人物登台亮相,语言让人忍俊不止。初选结果:弹弓子和三虎子票数相等,假茅台位居第三,三个人作为复选候选人将再一次角逐。二老道为了推出三虎子而请赵铁嘴喝酒,赵铁嘴匆忙中把一瓶农药放在窗台上,四个小孙女以为是饮料,上学时带上了。课间姐妹们得意地喝“饮料”,马上中毒了。杨天虹等人背着孩子送往医院,救了孩子们的命。这件事促使赵铁嘴彻底转变。选举的头一天晚上,二老道给村民大量送酒,赵铁嘴发现后,敲钟集合村民揭发此事,并做了激情演说。第二天选举,弹弓子当选,二老道计划破产。

第八集

  新班子成立了,酒懵子给弹弓子当了副手。贺铁腿对两个人说,有一件事不能再让天虹操心了,烧锅屯欠政府的税该交了。弹弓子酒懵子来到二老道的小烧锅,让他交税,二老道称没钱,弹弓子便宣布没收二老道的大酒罐充做税款。几天后拉走了酒罐,三虎子迁怒于杨天虹,于夜里放火点燃了柳叶眉家的房子(此时杨天虹正住在这里),宋一民等人带领乡亲扑灭了大火。大火让赵铁嘴进一步警醒,大胆揭发了三虎子药死夏家老牛的罪行。二老道知道后唆使三虎子逃跑,弹弓子领人把三虎子堵在了小烧锅里。二老道众叛亲离,不得已离开了烧锅屯。临行前杨天虹送给他一句话:重要的是换个活法儿。村民们扭起了大秧歌,烧锅屯一派歌舞升平。这时候突然传来了消息:宋一民昏过去了。这时候大家才发现了宋一民的诊断书。钟声再一次敲响,村民为宋一民送行……杨天虹痛哭着拿出了没收的小酒壶,宋一民微笑着揣进怀里,说要揣着它上路……面对着被收复的民心,宋一民的脸上终于泪雨滂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