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四个军医大学毕业的女孩,满怀对爱情和事业的向往,分赴各自新的天地,她们是乔思雨、刘莎、王小卉和孙微。

  乔思雨倾慕南江医院的外科大夫方致远,居然放弃了保研机会,想方设法分到了方致远所在的创伤外科,作了一名外科医生。面对比她大十多岁且已有家室的方致远,她只有默默压抑自己快要沸腾的爱。方致远因为妻子在利益和感情上的背叛,决定与妻子分手。乔思雨会和方致远走到一起吗?他们的爱将经历怎样的痛彻心扉……

  王小卉在校时就爱上了海军舰长李海洋,她毅然飞赴遥远的海防孤岛,与心上人共筑爱巢,然而婚后才发现,现实生活远不像理想中的那样浪漫和温馨,她终于选择了与丈夫分手,重新回到单身女孩部落。她的爱情会重新复苏吗……

  刘莎是个热情正直的姑娘,她对自己的未来有着独特的设计,然而,初涉社会就在爱情和事业上遭受了一连串的打击,离开南江医院之后,她开过美容院,当过医药代表,并勇敢站出来自曝黑幕,面对生活的每一次挑战,她付出的是眼泪还是微笑……

  孙微性情温和充满爱心,毕业后志愿去了边疆某空军场站,由于悉心照顾一位患癌症的大娘,结识了大娘的儿子飞行员高山,当他们经过闪电般的恋爱,准备步入婚姻殿堂时,高山因飞行事故致残。高山把强烈的爱埋在心底,毅然和孙微分手,孙微在道义和爱情之间,将何去何从……

  在红十字的星空下,她们是一个个无名的星座。走进他们的情感世界,时刻都有爱的光芒在闪烁。

分集剧情:
第1集

  四个军医大学毕业的女孩,对未来充满美好憧憬,但对分配去向又惴惴不安。品学兼优的乔思雨毅然放弃了保研机会,执意要去南江医院创伤外科工作。因为创伤外科的方大夫是她心仪已久的偶像,然而方致远却冷冷地拒绝了她。王小卉因为男朋友是年轻的海军护卫舰舰长,顺利分到了海岛门诊部。最漂亮的校花刘莎,一心想出国发展,但学校却否定了她的转业申请。只有孙微被分到了广西偏远的空军场站,当大家为她抱打不平时,她却乐呵呵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第2集

  乔思雨在创伤外科当了一名住院医生,尽管她一心想把工作做好,但还是屡屡出错,受到方致远的严厉批评。乔思雨虽然觉得心里委屈,但对方致远的严谨更生出几分敬佩。 方致远的妻子韩娜在德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一心想把丈夫办出去,但方致远不为所动。乔思雨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方致远实际上是一个人在过日子,于是忍不住想照料他的生活,却一次次遭到方的冷淡拒绝。刘莎劝乔思雨不要把过多的精力放在方致远身上,枉费大好青春,乔思雨默然。

  方致远在撰写一篇论文时无意中透露缺少一个反证病例,而这例手术恰恰是医学泰斗老院士许汉江当年的失败之作。碍于情面,方致远难以张口索取资料。而这位医学泰斗恰恰是乔思雨的外公,乔思雨恳请外公帮助方致远。方致远得到病例资料后惊喜万分,但他并不知道这是乔思雨所为。

第3集

  王小卉分到海岛门诊部后,才发现现实生活原来如此平淡,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浪漫,她的未婚夫李海洋一直是她心目中的英雄,但真正走到一起,英雄的光环也日渐暗淡。王小卉和李海洋筹划结婚事宜,但在房间布置和婚礼安排上,一个小资,一个实际,不断产生摩擦,结婚照也拍得一波三折,引得李海洋大发雷霆,王小卉倍觉委屈。

  创伤外科老主任因病离任,究竟谁来接任科主任一职,方致远和副主任陈鲁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方致远提出,创伤外科应着眼于医学,着力加强战伤治疗并形成权威特色,而陈副主任则提出服务于民的主张,并强调创收,增加奖金,以此赢得人心,二人难分仲伯。就在院领导权衡谁来当主任的关键时刻,发生了一起红包事件,而当事人正是方致远。医院为此成立了调查组。方致远坦然相告,手术前,患者确实送过一个5000元的红包,为了让患者安心手术,他当时收下了,但术后又还给了患者的弟弟。无奈患者的弟弟不承认,调查组感到十分棘手。一家不负责任的报纸为抢新闻,大肆渲染,方致远被逼入绝境。

  刘莎为了达到转业的目的,故意泡病号,对病人耍态度,遭到病人投诉,乔思雨好心去劝说,被刘莎误解,两人不欢而散。

第4集

  乔思雨在医院的布告栏里看到了刘莎受处分被安排转业的通告,乔思雨急忙去找刘莎,刘莎却避而不见。原来,刘莎的男友已经在国外另寻新欢。乔思雨不容分说把刘莎接到自己家里,刘莎提议喝酒,庆祝自己重获自由。乔思雨知道刘莎心情不好,只好陪她,结果两人都喝醉了。第二天,乔思雨上班迟到,误了手术,方致远当众把乔思雨赶出了手术室,乔思雨羞愧难当。

第5集

  婚后李海洋并没有按常规去度蜜月,反而出海远航,杳无音讯。王小卉百无聊赖地打发时光,恰逢台风突至,新婚的家被风雨浇得一片狼籍,王小卉独自收拾时,不慎砸伤了脚,眼泪只好往肚子里咽。

  韩娜反复动员方致远出国未果的情况,甩出最后一张杀手锏,以离婚相要挟。方致远虽然和韩娜在生活方式上有很大分歧,但念着十多年的夫妻感情,不想拆散这个家庭,心里十分郁闷。

  乔思雨第一次主刀,兴奋地向外公报告,外公送给她一支护手霜。

第6集

  乔思雨请方致远去看俄罗斯芭蕾舞《天鹅湖》,就在这天晚上,那个脊髓术后的病人因心脏病突发猝死。病人家属认为是医疗事故,把方致远告到了医院,上级专门成立了以许汉江为组长的专家小组对病人的死因进行调查。

  方致远因病人的去世受到很大打击,乔思雨也为此而感到内疚自责。

  孙微每天奔忙于急诊室和老太太的病床之间,老人既感动又心疼。老太太的儿子高山休假来看母亲,老太太无法掩饰对孙微的喜爱,拼命又笨拙的撮合两人。高山为表示对孙微的感激,给她买了一条金项链,孙微背着他把礼物退了,将钱给老太太买成补养品。

第7集

  方致远听了乔思雨的表白,坦言了自己对乔思雨的喜爱,但为了对乔思雨负责,方致远提出,要等韩娜正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后,他们再重新开始。乔思雨想报考方致远的研究生,方致远欣然应允。

  专家组经过多方调查分析,终于确定病人的直接死因是心源性猝死,与手术无关,因此不认定为医疗事故。方致远和乔思雨都松了一口气。

  王小卉对李海洋总住在舰上极为不满,这天,她上舰去看李海洋,被李海洋当着官兵的面轰下舰,王小卉与李海洋大吵一架,形成冷战。李海洋希望王小卉能像其他的海军家属一样,生个孩子,踏踏实实地过日子,这些话更加惹怒了王小卉,两人的分歧越来越明显。

  秦老板愈发欣赏刘莎的才干,为了讨刘莎喜欢,他破例为刘莎开了一家新店,让刘莎自己当老板。刘莎虽然知道秦老板的用意,但缘于对事业的挚爱,还是走马上任了。

第8集

  方致远应邀到德国去参加国际创伤外科会议,他的论文在大会上报告,获得满堂彩。他想借此机会,和韩娜见面把离婚的事了了,却找不到韩娜。

  王小卉发现自己怀孕了,在未征求李海洋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做了人工流产。李海洋得知后气不打一处来,王小卉却平静地告之,自己还要考研究生,不能这么年轻就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两人痛定思痛,决定协议离婚。

  刘莎的新店搞得红红火火。这天,刘莎在家里不慎被开水烫伤了脚,只得打电话请假。不料,家门很快被敲开,秦子衿带着大包小包的食品站在门外,他主动为刘莎做饭,并向刘莎表达了自己对她的欣赏,希望刘莎做自己的情人,刘莎笑而不答。脚好后,刘莎没有再去上班,将一纸辞呈寄给了秦子衿,并搬出了出租公寓。

  高母病愈,和孙薇一起返回空军场站。

第9集

  乔思雨和方致远的关系日趋明朗,为祝贺乔思雨考上研究生,方致远主动提出教乔思雨学击剑,就在两人沉浸在幸福中的时候,方致远接到韩娜的电话,告之她要回国。

  出乎方致远的意料,韩娜并不是回来办离婚手续的,由于她在德国受骗,不仅两手空空,而且背了一屁股债。她不敢把这些告诉方致远,只恳求他不要和她离婚。方致远被韩娜的出尔反尔弄懵了,追问她到底怎么回事,韩娜一时想不开,割了手腕,一时间议论纷纷,方致远面临巨大的压力。

  王小卉终于考上了海医系的研究生,在离开海岛之前,她忽然生出一种浓浓的眷恋,对那个曾经工作过的小门诊部,包括对李海洋。

第10集

  方致远得知韩娜患了抑郁症,为了韩娜的健康和安全,方致远决定继续和韩娜维持婚姻关系。乔思雨为此受到沉重打击。刘莎不忍乔思雨在这种痛苦中熬煎,主动约韩娜出来,希望韩娜放弃方致远,韩娜反而把刘莎说得哑口无言。

  为了结束这种想爱不能爱的尴尬,乔思雨要求转系回大学读细胞学研究生,遭到方致远的反对。方致远质问她为什么这样做,乔思雨不便言说,心中酸楚。刘莎为了让乔思雨斩断和方致远的情丝,给她介绍了无数个男朋友,但乔思雨根本没往心里去。

  病房里,乔思雨一如既往地跟着方致远做手术,两人都变得客客气气。乔思雨偶然对同事说到做论文买不到一本参考书,第二天方致远便把书拿来放在乔思雨的桌上;有重要专家会诊,方致远也点名让乔思雨列席。乔思雨默默体会着方致远的关心,感动的同时又有几分压抑。

  王小卉拎着行李回校读研,她向刘莎和乔思雨展示了“传说中”的离婚证,恍惚间,三人都有一种沧桑感。

第11集

  方致远被任命为科主任,他很快布署了一系列新的研究课题,但科研经费迟迟落实不了,夏院长、许汉江都积极帮助他想办法,乔思雨成为方致远的得力助手。

  王小卉重新过起了校园生活。这天,她得知台风要袭击海岛,主动打电话给李海洋,叮嘱他关好门窗,她的心里实际上并没有放下李海洋。

  乔思雨在一个偶然的场合懈逅报社记者范一鸣,范一鸣对乔思雨一见钟情。几天后,范一鸣居然找到乔思雨所在的医院,但他挂了号却不看病,只是为了和乔思雨聊聊天,乔思雨板着脸把他轰出了门外。

  范一鸣开始变着花样追求乔思雨,乔思雨对范一鸣放浪形骸的个性十分排斥,一直冷眼相对,但范一鸣锲而不舍。终于有一件事,让乔思雨对范一鸣刮目相看。

  刘莎当了某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在经过一连串的碰壁和挫折后,逐渐打开了局面,有了不菲的收入,并按揭买了一套住房,让王小卉等人羡慕不已。

第12集

  病房里收了一个车祸重伤的民工,方致远不计一切代价要全力抢救,却遭到陈副主任的反对,因为没有人为这位无主病人支付巨大的医疗开支。范一鸣听说此事,写了一篇深度报道,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方致远顶着压力把病人救活了,夏院长决定好事做到底,免除民工的全部医疗费,但同时暗示乔思雨,再让范一鸣写一篇报道,树立南江医院的形象。乔思雨只得主动打电话联系范一鸣,范一鸣接到乔思雨的电话欣喜若狂,但一见面就提出先吃饭、再郊游的“无理要求”,乔思雨为完成院长交待的任务,只好答应。

  孙微和高山开始谈婚论嫁,高母忙着给他们布置新房,可谁知婚期临近,高山所在部队有演习任务,婚礼只能延期。高山演习回来,孙微再一次准备婚礼,高母突然晕倒,病情复发,孙微带着高母再一次来到上海南江医院。

  范一鸣的文章在社会上引起轰动。范一鸣约乔思雨一块去骑马。乔思雨下马时险些摔倒,范一鸣抱住了她,并趁机吻了她,这下把乔思雨惹翻了,一路上一言不发。其后的几天,无论范一鸣怎么道歉,乔思雨就是躲着不见。

第13集

  王小卉为协助导师收集第一手材料,再次来到海岛,重新见到李海洋,两人感慨万端。王小卉随李海洋的舰艇出海,普查长航中风浪、潮流、机舱噪音等对官兵健康的影响。王小卉亲眼目睹李海洋身为一舰之长的操劳和责任,终于理解了李海洋对战舰、对海洋、对官兵的感情,唤起了心底的回忆。

  刘莎在药品推销中,得到了医药局公务员杨林的鼎力支持,杨林欣赏刘莎的美丽和魅力,壮着胆子向她求婚,刘莎同意同居。当两人住在一个屋檐下,杨林便开始像丈夫一样地约束刘莎,不许她这样,不许她那样,刘莎为此很反感。杨林看刘莎真的生气了,又反过来讨好她。几经反复之后,杨林急了,劝刘莎不要再干这一行了,好好成个家过日子,被刘莎拒绝。

  王小卉完成了调查任务,准备返沪。码头上正在搞训练的李海洋,不能相送,让水兵打了条旗语“等你”。王小卉看懂了,开心地挥手而去。

  范一鸣要去西藏采访,行前来找乔思雨,希望她接受自己的爱情,乔思雨没有回答。范一鸣告诉乔思雨一天给她打一个电话。这天,值夜班的乔思雨正和方致远一块讨论病例,范一鸣的电话又打来了,看见乔思雨躲出去接,方致远若有所思,他告诉乔思雨自己会祝福她,并希望乔思雨比任何人都幸福,乔思雨含着眼泪点点头。

第14集

  刘莎请一个新客户吃饭,客户偏巧拉来了杨林,客户不知彼此的关系,席间对刘莎大献殷勤,说了很多轻薄露骨的话,杨林无法忍受,离席而去。刘莎追出,两人正式谈判双方的关系。杨林坚持要刘莎改行,刘莎却认为自己洁身自好,杨林讥讽刘莎是自持美貌利用男人,刘莎被这句话深深刺伤,愤怒地打了杨林一个耳光。

  回到家,刘莎气愤难平,杨林却推门进来,冷冷告之,刘莎赚的钱里有自己的一半,刘莎爽快地把新买的汽车钥匙交给杨林,将其赶出门。

  高母癌细胞扩散,出现肾衰,原本不堪重负的医疗费,又增加了透析一项。孙微心急如焚,只得夜里打工挣辛苦钱。这件事被乔思雨知道,她把自己全部的积蓄都拿出来,可还是不够,乔思雨又拉着孙微去找刘莎。刘莎正焦头烂额,由于杨林从中作梗,她过去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购货渠道都被切断。大批药品退货,但当她得知孙微的困难,还是大包大揽地应承下来。高山打电话询问母亲情况,孙微不敢告知实情让高山分心,只道一切都好,高山答应飞完这个科目就来替她。

  乔思雨把范一鸣带到家里,引见给外公外婆,深得两位老人的喜欢。

第15集

  刘莎为尽快挣到大钱,替高母交医疗费,选择了一种成本低、利润高的抗

  菌药,重新拓展客源。她让乔思雨也帮助推销,乔思雨开始有点犹豫,但她管的一位大款病人,挖空心思想用高价的好药,乔思雨便做了个顺水人情。结果,用新药的病人出现不良反应,由于方致远及时发现,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方致远第一次严厉地批评了乔思雨,但转过头去找夏院长时,却把过错全部承担在自己身上。乔思雨得知后,也去找夏院长澄清真相,医院给方致远和乔思雨同时记了处分。

  乔思雨为自己连累了方致远深感不安,方致远只是淡淡一笑,我不能给你带来幸福,至少在你遇到麻烦的时候,能够帮你解难。乔思雨心里一热,忍不住上前抱住方致远。恰好这一幕被范一鸣撞见,三个人都很尴尬,范一鸣掉头而去。

  乔思雨去找范一鸣解释,在酒吧里发现了喝醉了的范一鸣,她把范一鸣送回家。范一鸣酒醒后又去找乔思雨道歉。

第16集

  刘莎从孙薇嘴里得知,由于自己推销的药不过关,使乔思雨和方致远受了处分,她十分内疚,回想起上大学时向医生这个神圣的职业宣过誓,她主动约出范一鸣,请范一鸣写文章自曝医药代表的黑幕。范一鸣的文章发表后,刘莎却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搔扰和威胁,乔思雨让刘莎搬到自己家去住,刘莎告之,既然站出来了,就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

  孙微突然接到高山部队的电话,回到机场才得知,高山在一次飞行训练中为保护飞机受了重伤,可能面临下肢瘫痪。为了方便照顾两个病人,孙微把高山也带回了南江医院,却将高山受伤的事瞒着高母。从此,坚强的孙微只能强颜欢笑,两边照顾,只有在朋友面前,才能放声大哭。刘莎劝孙微,对高家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不要再和高山结婚,孙微无言。

  韩娜在国外的公司追上门来讨债,让韩娜说服方致远跟他们合作,把方致远的科研成果优先转让给他们,遭到了方致远的拒绝。

第17集

  高母病情恶化,进入弥留之际,孙微问高山是否见最后一面,高山含泪告之:就让她以为我还在天上飞吧。老人得知儿子终于不能回来相见,让孙微把窗帘拉开,望着窗外的蓝天安祥而去。

  墓地。高山要孙微当着母亲的面答应离开自己,孙微不肯,高山一声不吭地滚着轮椅撞向大树,孙微心疼地扑过去,抱着高山忍不住痛哭起来。

  高山为了让孙薇离开自己,对孙微始终那样冷漠,不是讥讽,就是挖苦,甚至以绝食对抗。乔思雨很生气,去质问高山,高山却央求乔思雨说服孙微,他不愿拖累孙微,乔思雨被高山的真情所打动。

第18集

  孙薇在与高山一次激烈的争吵之后,终于决定离开他,但走到车站,又不由自主地返回病房,她郑重宣布,要和高山结婚。

  韩娜终于把自己在国外受骗负债的事全盘托出,方致远只是安慰她,但并不未所动,韩娜十分失落。

  刘莎应电视台之邀,再次挺身而出,在屏幕上揭露了医药代表的黑幕,遭到更加疯狂的搔扰和报复。她毅然决定离开上海,去巴黎进修医学美容。乔思雨、孙薇、王小卉到机场去送她,别有一番感慨。

  范一鸣约乔思雨去买结婚戒指,恰巧碰到先前的女友,没有买成。

第19集

  高山接受了孙微的建议,同意用一年的时间打个赌,如果康复就结婚,如果不行就分手。为了能够早日站起来,他咬牙锻炼,但并没有收到预期效果。方致远决定给高山做第二次手术。孙薇不同意冒这个风险,乔思雨因为事先做过的那例脊髓手术,病人意外死亡,也拿不定主意。但高山毅然坚持手术,平静地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手术终于获得成功,高山在孙薇的鼓励下,积极锻炼,有了明显进步。

  方致远的科研项目获得巨大成功,许老院士激动万分,在家里设宴为方致远庆功。在喝酒时,许汉江无意透露了乔思雨是他的外孙女。

  方致远的科研成果也同时得到许多商家的青睐和关注,因为它蕴藏着巨大的商机。韩娜曾经负债的那家德国公司,给韩娜下了最后通牒,必须不惜一切手段把成果拿到手。

第20集

  韩娜为了赢得方致远的好感,买了一个价值不菲的手镯送给乔思雨做结婚礼物,乔思雨并没有接受。

  韩娜在几经说服方致远未果的情况下,决定盗窃方电脑中的资料,但因密码打不开,没有得手,德美公司专门派人帮助韩娜窃取,就在密码破解之时,被方致远撞见。韩娜无地自容,提出和方致远离婚。

  范一鸣得知方致远离婚后,受到很大震动,因心情不好,驾车外出时险酿车祸,受伤住进医院。乔思雨觉得心里十分内疚和不安,她想到范一鸣对她的种种好外,决定和范一鸣结婚,但范一鸣却拒绝了,他不希望乔思雨违心地走入婚姻殿堂。他告诉乔思雨,为了她的终生幸福,可以再选择。

第21集

  乔思雨在一次手术时突然晕倒,方致远叮嘱她去做一个全面检查。检查结果出人意外,她得了一种白血球下降的罕见病。但她却把这个消息隐瞒了方致远。方致远兴致勃勃地要带她去看足球,她又感动又酸楚,最终还是客气地拒绝了,方致远有些失落。

  刘莎从巴黎归来,再次走进南江医院,把学到的技术献给自己热爱的军队卫生事业。 高山和孙薇在南江医院举行了婚礼,他们的婚礼办得古朴简洁,却充满了真情,使王小卉受到很大震动。她终于领悟到,什么是真正的浪漫。

  乔思雨瞒着方致远去海上参加医疗船的试航保障工作,在为一名伤员做手术时,病情再次发作而晕倒。方致远亲自把乔思雨接回来,面对生命垂危的乔思雨,方致远向她倾吐了深藏在心底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