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解放初期,国民党撒离大陆之前,不甘失败,留下部分部队、军火和特务潜伏在乌龙山地区,联合当地土匪为反攻大陆做准备,国民党特务长老猫(袁苑饰)在台湾操控着整个局面。他们发动了声势浩大的暴动,烧杀抢掠,一时间心惶惶,时局巨变。某解放区区长王群(郭广平饰)和副区长徐翠(孙岚饰)妇女主任苏凤娇(李婷饰)率领民兵浴血奋战,终于打退了敌人的几次暴动。

  王群、徐翠成了敌人的眼中钉,频频逼遇伏击,王群的通讯员小黄突然牺牲,几个重要罪犯突然死亡,所有线索告诉王群,他的身边有一个看不见的人物在给敌人提供着重要的情报和策划着一次又一次的伏击战。他发动群众进行了大围剿,但国民党的余孽和土匪首领并没有得到彻底的肃清,为了迅速抓获敌首他冒险进入了匪窝,成功离间了土匪头目李雄(张琪饰)与国民党司令林崇美(李宏伟饰)之间的同盟。当胜利在望时,一个出人意料的情况出现了,他终于发现了一直在努力寻找的那个神秘人物竟然是他深爱的苏凤娇!两个相爱的人拔枪面对……

分集剧情:
第一集

  1950年夏,广西解放初期,国民党留守残部勾结土匪与共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面对共军强大的军事压力,国民党留守部队少校林崇美(李宏伟饰)带残部投靠龙头山土匪头子李雄(张琪饰)。

  共军老虎营营长王群(郭广平饰)被派来二区做区长,在欢迎解放军进城的仪式上,二区副区长徐翠(孙岚饰)、妇女主任苏凤娇(李婷饰)见到了王群,两人同时喜欢上了这位新来的区长。

  潜伏特务苏振才得到了王群即将上任的消息,电告李雄,李雄派其子李猫抓带土匪伏击王群,被王群等击败,负伤而回。

  林崇美奉上峰台湾特务头子老猫(袁苑饰)指示,决定联合桂东地区残部和土匪发起暴动,给共军新建的政府强烈的打击。李雄不想为了国军卖命损失自己的人马,与林崇美周旋,林崇美因目前寄李雄篱下,只好隐忍不发。

  台湾老猫(袁苑饰)电令石玲珑利用其是共党干部的身份为林崇美的暴动提供重要情报,石玲珑从台湾带回的潜伏名册中联系到民兵莫太送,令其与潜伏回来的黄维心团长接触,通过黄发动潜伏特务和地主配合暴动,四处散布国军要打回来的消息,一时间二区人心惶惶。

  李雄的情报处长蒋老九带土匪下山,在集市上散发传单,二区粮仓主任黄石的反常举动引起王群的注意。王群的通讯员小黄发现散发传单的土匪是杀父仇人蒋老九,便跟踪而去,被蒋老九打昏在地,恰巧徐翠路过发现,将小黄背回区政府。

  徐翠向王群汇报了二区的大致情况,王群欣赏的看着这位干练的副手。王群接到上级通知,确实了土匪即将暴动的消息,两人紧急商议应对措施。

第二集

  蒋老九溜进苏振才客栈,要苏提供食品和药品,黄石到,苏命令表弟黄石要积极争取王群的信任,顺利完成潜伏任务。

  街道上,苏凤娇带领学生们刷洗反动传单,她的革命热情让王群刮目相看。王群与徐翠谈心,路过学校,碰巧苏凤娇的课桌被土匪安装了炸弹发生爆炸,苏凤娇保护学生躲避了灾难,她面对炸弹时的冷静和顽强的革命斗志令王群赞叹。

  国民党在撤离前留下了大批美式装备,交给原国民党中校团长黄维心潜伏保管。黄维心回来的消息被民兵队长黄干得知,前去黄维心家报仇,解放前黄干全家都丧身在黄维心手中。

  李雄同时得到黄维心回来的消息,急切想得到这批传说中的美式装备,命蒋老九下山重金收买黄维心。蒋老九从苏振才处取出一箱黄金,去找黄维心。蒋老九到黄山村,他先去看望拜把兄弟遗孀黄容一家,不料被大儿子水生发现身份可疑向民兵汇报,黄干带民兵前来捉拿,老九送给黄容一些首饰后仓促逃离,黄容被民兵以通匪罪名抓捕,莫太送乘机严刑逼供,徐翠得到汇报赶来,发现民兵将黄容错抓并严遭毒打。

第三集

  王群严厉批评了黄山村民兵乱抓无辜群众的错误行为。王群和徐翠分析黄维心的情况,一致认为黄维心此次回来大有目的,但鉴于共产党的政策没有证据不能随便抓人,便派黄干带民兵密切监视黄维心。

  黄干伪装成樵夫守在村口,蒋老九到,向黄干问路,黄干不动声色地给他指出了黄维心的家,黄维心自持其国军中校的身份不齿与李雄这帮土匪勾结,对蒋老九说的美式装备佯装不知。黄干带民兵前来捉拿两人,蒋老九逃离,黄维心撞破头自绑,他的苦肉计蒙蔽了黄干等人。蒋老九被抓获,面对黄干的审讯,他力保黄维心。王群命令黄干等人把蒋老九押到区政府,黄干等人连夜押送。

  蒋老九联络黄维心这一举动引起了石玲珑的注意,他电告林崇美,林崇美怕这批军火出事命石玲珑找杀手除掉蒋老九,欲以此警告李雄以绝后患,但石玲珑派出的杀手没来得及下手蒋老九就被民兵抓住了。

  黄维心躲过了此劫,他小老婆劝他以后不要再和土匪勾结了,黄维心安慰她说土匪一暴动,这政权又回来了,他们又能过上以前的好日子。

  李雄得到苏振才的报告,得知蒋老九被抓,气急派儿子李猫抓带人攻打三区,欲用三区干部来换蒋老九的性命。

第四集

  李猫抓带土匪攻打三区大源乡,并抓获了大源乡民兵队长黄坚。林崇美得知李雄攻打大源乡的消息,十分气愤,他认为李雄此次行动对即将发动的暴动不利,两人争执起来。林崇美说服李雄发动暴动,李雄怕损失过大,提出由林崇美的正规军打前锋他在后策应,林崇美的部下直属营营长黄四保见李雄如此逃避责任破口大骂,林崇美下令杀了黄四保,李雄见黄四保是员猛将,劝林崇美饶他不死,两人继续讨论暴动的事宜。

  蒋老九押到区政府,黄干将蒋老九的小手枪上缴给王群,王群把枪转送给了苏凤娇防身,苏凤娇欣喜不已。

  王群等人突击审讯蒋老九,老九顽抗。王群接到土匪攻击大源乡和黄坚被捕的消息,为防止土匪暴动王群布署二区的防御计划。

  王群再次审问蒋老九,蒋老九供出土匪即将暴动的情报,但具体人员和行动时间等重要情节他只字不提。县委要求将此重要犯人送到县委,王群命令苏凤娇带人布置押送。在押送蒋老九的途中,石玲珑派出的杀手杀了蒋老九,王群等人命令全区警戒,搜查杀手,几个李雄派出欲营救蒋老九的土匪在出城时被苏凤娇发现,并迅速拔枪击毙了一土匪,石玲珑派出的杀手见土匪被杀全城警备森严,悄悄地退回了藏身处,不久莫太送带来了石玲珑给他的刚刚发行的出城证,顺利走出了城门。

第五集

  李雄得知派出营救蒋老九的土匪被抓,蒋老九被杀,气的大叫。这时林崇美到,他装做对蒋老九下山找黄维心一事表示吃惊,他告诉李雄,黄维心已经被国共两军的特工盯住,蒋老九肯定是死在国军特工的枪下,以此来告诫李雄不要再打那批军火的主意,李雄对林崇美是敬畏有加。

  为了加强黄山村民兵打击土匪的兵力,王群决定将一批新枪发给民兵,用来充实民兵的装备,并连夜与徐翠商议运枪方案。

  石玲珑来电,告诉林崇美王群要给黄山村民兵送去两车枪,林崇美想调动李雄的积极性,告诉李雄这个消息,李雄兴奋地派儿子李猫抓前去袭击抢枪。

  李猫抓带土匪埋伏在山路上,王群、徐翠带队伍押送着枪支从区政府出发,在岔路口,分成两路人马行进。王群遭遇土匪袭击后,命令队伍撤退,众人不解。李猫抓见王群被他打跑了,兴奋地打开弹药箱,发现全是木头枪,方知上当。这时徐翠带领的另一支队伍顺利到达黄山村,民兵们领到新枪各个激动不已。

  山猫得到石玲珑的电报说共军正在积极地准备应对暴动行动,山猫命令林崇美加快暴动计划。林崇美来到李雄处商议明天暴动事宜。并电告石玲珑发动黄维心的力量,他决定晚上亲自拜访黄维心。

  敌台的频繁活动引起了部队的重视,他们监查到有多部电台在二区活动,为破获敌台,部队请求地方予以配合,排查可疑人员。

第六集

  李猫抓下山与苏振才召集恶霸地主开会,通报了明天暴动的行动计划,并为恶霸们描绘了大好的前景,恶霸们兴奋地各个摩拳擦掌,积极响应暴动。

  黄维心家,黄与林崇美大谈国事并就暴动细节进行了研究。这时,黄干等民兵巡逻到黄维心家,一直负责监视的民兵黄自心早被黄维心所收买,他向黄干汇报黄维心一切正常,黄干欲进屋查看,黄自心和屋内的人顿时紧张地举起枪来,这时黄干的儿子来叫他,说区里通知去开会。

  王群给战士和民兵做战前动员,告诫大家提高警惕,集中力量与敌人做顽强的斗争。

  深夜王群正在考虑作战计划,苏凤娇打水碰到,两人谈心,当苏凤娇知道王群尚单身一人,并希望留在着山水秀美的桂林时,她激动不已,她的心已经被这位年轻而英勇的区长深深地吸引,皎洁的月光下,两人畅想着美好的未来。

  林崇美等人在离开黄维心家后,被水生发现,他跟踪至村外,被后面李猫抓带的人抓住,并押到土匪窝,水生被黄四保看中把他从李猫抓的手中抢到了直属营。林崇美在做战前最后的动员工作,并和李雄商议明天行动的具体方案,李雄还是要求自己做后援,林无奈答应。

  山猫发电给石玲珑,因暴动在即,他对石玲珑在炮火中的如何保全性命而担忧。

  王群带黄干上北山,交代了土匪一旦暴动的行动计划,并要求他无论如何一定要守住北山头。黄干回村带民兵准备。

  恶霸土匪和黄维心加紧对民兵和干部队伍的瓦解,在他们的威逼利诱下,不少人都受到了蛊惑而叛变。

第七集

  黄昏,王群等在视察完区政府的防御工事后,来到漓江边休息,为了缓解大家紧张的情绪,苏凤娇带头唱起了广西情歌,徐翠不甘示弱也唱了一首,在优美的情歌里王群沉浸在美丽的漓江山水中。

  黎明前,土匪首先攻进了黄山村,不少的群众和民兵已经叛变,黄干决定按王群的计划带民兵撤离,前去镇守北山头,但民兵们不忍丢下村民一枪不放就撤离,在激烈的争论中,莫太送几乎要与黄干动起手来,迫于无奈黄干告诉了农会莫主任此次任务的重要性,在莫主任的支持下,黄干带队伍迅速撤离黄山村赶往北山头。

  王群带众人集合分工,战斗马上就要打响了。守在北山的黄干最先遭遇土匪,他们顽强地击败了敌人的几次进攻,守住了北山。王群等人听到北山的枪声,命令进入战斗状态。

  林崇美带领的大批人马气势汹汹的顺利过江,分三路进攻,守卫粮仓的民兵在黄石的错误指挥下眼看就要失守了,黄干及时下山支援,保住了粮仓。林崇美带主力进攻到了王群的临时指挥所,并切断了电话线,老胡带一干部冲到断线处,被守侯在此的敌人射中,老胡拼了全身的力量终于用身体接通了电话,王群电话里向上级请求支援,得知共军的主力部队正在另一处与暴动力量激战,无法抽调二区解围,他深知情势已经非常的严峻。

第八集

  县委徐书记命部队调机枪连前去支援二区,机枪连从激战中抽调部分人员向二区方向出发。

  王群带领区全体干部民兵浴血反抗,敌人的手榴弹扔在了苏凤娇的身边,王群扑倒苏凤娇两人幸免于难,苏凤娇感激地望着王群。失去了与县委的电话联系,王群派通讯员小黄去县委送信,请求支援,小黄不负众望在王群的掩护下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区。

  迫于敌人强大的压力,王群带众人撤回了区政府,敌人包围了区政府,眼看区政府就要被攻陷了。在面对敌人枪口的生死考验中,苏凤娇敏捷的身手,精准的枪法令王群大感意外,他没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竟然有如此敏捷身手。

  徐翠告诉王群,子弹已经不多了,如果再没有援军,恐怕支撑不到天亮了,是不是不要告诉大家,以免军心涣散。王群召集仅存的二十多位干部民兵,告诉大家目前的态势,大家决心拼死保卫区政府,与敌人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苏凤娇看着深受感动。

  前去送信的通讯员小黄在路上碰到了前来支援的李营长,他带部队赶往区政府解围,此时的区政府内王群命令徐翠烧毁所有重要文件,大家清楚的知道,面对外面层层的敌人,已经到了以死相拼的时候。

  这时部队赶到,林崇美见大势不妙,命令全部撤退,区政府保住了,大家激动地和李营长汇合,一同追击土匪。

  面对死去的战友们,大家在区政府内集合,向烈士们鸣枪致敬,众人悲痛。这时,黄干带领莫太送等人押恶霸莫老虎到区政府,莫太送因莫老虎逼死了他的媳妇,气愤下开枪打死了莫老虎。他的这一行为严重违反了政策,黄干因没有及时阻止,两人都被关了禁闭。王群对议论纷纷的众民兵解释政策,他告诉大家,没有经过人民的审判任何人都不能随便打死没有反抗能力的俘虏。他命令撤消黄干民兵队长的职务由黎保接任。

第九集

  对王群的撤消黄干民兵队长职务的这一决定,徐翠很为黄干鸣不平,在会议上与苏凤娇进行了激烈的辩论,王群看着这两个性格迥异的女干部,深感庆幸有这样两位优秀的助手。

  县委徐政委到来,大家开会讨论此次面对土匪暴动的经验和教训,并告诉大家县委决定,土匪暴动以后干部和部队要进行整训。这个消息让一心想消灭土匪为死难的战士们报仇的区政府干部们情绪低落。

  黄石在宿舍里发现一张纸条上写:速交表哥,他来到苏振才客栈,将纸条交给苏,并担心自己已经暴露,苏欣喜的告诉黄石,这说明区政府里有自己的人,而且肯定来头不小。苏振才用显影水涂抹后纸条上现出文字:通知黄团长,他已暴露速上山。苏振才将密信藏在卷烟中,交给巡逻的莫太送,让他赶快交到黄维心手中。

  水生偷看,林崇美和李雄召集众土匪严刑拷打黄坚,黄坚宁死不屈的英雄气概令水生震动,他跟踪见土匪活埋了黄坚,他下决心一定要给这位烈士报仇,准备伺机逃下山,把解放军带来杀光土匪。

  黄维心在家对小老婆埋怨林崇美连一个区政府都没有拿下来,还谈什么返攻大陆,两人正在烦恼不堪,莫太送带民兵来到黄家,大骂黄维心并将烟头狠狠地扔到了小老婆的脚上,黄维心见民兵离开,打开卷烟看到纸条,赶紧准备东西要逃到山上保命。

第十集

  王群看望受伤养病的苏凤娇,面对王群的关心,苏凤娇感动不已,她巧妙地向王群表白爱慕之心。

  听到黄容的汇报,徐翠和黄干带民兵前去抓黄维心,发现黄维心已经逃跑,这时王群到,他仔细检查黄维心家,发现一个秘密地洞,带众人穿过地洞,发现出口已经是大山,王群命黄干带民兵从另一条道搜捕黄维心,黄干在路上发现了黄维心吃剩的美式罐头盒。王群欣喜,他判断黄维心一定是上山找土匪,希望能借此机会发现土匪的老巢。

  黄维心逃到一山洞休息,发现了正巧逃下山的水生,他花言巧语蒙骗水生跟他走,上山当官,水生和他搏斗,就在黄维心搬起一块大石头要砸水生的时候,王群等人出现,救出了水生逮捕了黄维心,众人返回黄山村。

  黄维心家,莫太送给小老婆送信,说黄维心被抓,小老婆六神无主,莫太送告诉她要坚持跟共产党斗,秋征工作已经开始了,叫她不要给共产党交粮交钱。

  王群和徐翠给大家开完秋征动员大会后,来到了漓江边,谈到胜利后的打算王群希望能建设一个美丽的桂林国际大公园,徐翠提出要陪王群一同来管理这个公园。当王群指着一个孤零零的茅草屋,徐翠告诉他说,这里面住着一个一个又聋又瞎的苏瞎子,还带着一个十七岁的孙子,王群提醒她关注一下这个老人。

  李雄来到林崇美的驻地,见林正在研究毛泽东论著《论持久战》,李雄颇为好奇,当得知自己长久以来能保全壮大的作战方法跟毛泽东的游击战术相近,不禁信心大增,虚心地向林崇美讨教毛泽东的战术理论。李雄提出要再打一个漂亮仗以挽回这次失去的面子,林崇美说他要换一种方式跟共产党斗争。

第十一集

  通过水生的事件,黄容终于觉悟,她主动带水生找王群,要他加入民兵跟共产党好好干。王群告诉她,希望她也加入农会,担当黄山村的妇女主任,黄容惊讶不已,在徐翠等人的一致鼓励下,她顺利当选为黄山村妇女主任,积极加入到与敌斗争的工作中。

  秋征工作开始了,敌人的电台活动频繁,为了破获敌台,解放军派出流动侦听车,一旦发现敌台活动立即出发,迅速赶往现场。

  徐翠带粮食前去看望苏瞎子,她从群众中了解到,老人的儿子和媳妇都被地主恶霸杀害了,但她的热情并没有感化这个被地主害死了全家的残疾老人,面对苏瞎子的冷漠,她深感疑惑。

  莫太送去黄维心家找地主婆商量筹集土匪粮饷和反抗政府的秋征工作,并约定将土匪的粮饷集中到那个又聋又瞎的苏瞎子家。水生发现了莫太送进入黄维心家,并向王群汇报,王群命令严密监视地主婆。

  在莫太送和地主们的煽动下,不明真相的群众集中在农会闹事,并打伤了维持秩序的民兵,王群赶到安抚住群众并解释政策,莫太送见事情败露举起木板向王群砸去,苏凤娇为救王群被打中头部。

第十二集

  王群带领干部向农户解释征收公粮的政策,地主恶霸要交大部分的公粮,而农户们只要按照收成交少部分的粮食,农户们渐渐明白共产党是为劳苦大众做主的党,大家兴高采烈地完成了公粮任务,许多以前对共产党不信任的群众主动参加民兵,二区的工作得到了群众的广泛支持。

  征集来的公粮要送到区政府,莫太送跟随送公粮的队伍一同出发要押往区政府受审,李雄告诉林崇美莫太送被抓的消息,林崇美对此次破坏秋征工作的失败而懊恼。

  王群去苏凤娇的宿舍看望她,并亲自喂她喝粥,徐翠前来汇报工作,见此场面心中很不是滋味。徐翠汇报了马背山没有完成秋征工作的情况,王群警告她不要轻易跑到马背山,那里的情况非常复杂,以后和部队一起集中兵力突破。

  林崇美派人在押送莫太送的路口设伏救出了莫太送。

  送公粮的队伍在区政府粮仓排队等候,粮仓主任黄石躲在办公室喝酒,被徐翠批评并要求路远的先收先回,保证群众的安全。

  徐翠得知马背山尚未来送公粮,想到完不成任务没法向县委交代,情急之下她决定先去马背山看看情况,她不顾大家的劝阻只身前去,莫主任不放心派黎保随后去追她。

第十三集

  黄石得到徐翠只身去马背山的消息报告了苏振才,李雄得到苏的情报派李猫抓带土匪前去马背山抓徐翠,并命苏振才、黄石鼓动大家前去马背山救徐翠,想伺机烧了粮仓。粮仓的群众和民兵在黄石的鼓动下,全部向马背山出发,粮仓变成了一座空城,黄石等人火烧粮仓的计划就要实现时,王群调来的解放军及时赶到,粮仓保住了。王群带另一路解放军协同民兵前往马背山营救徐翠。

  徐翠和黎保一进入马背山就感觉不妙,他们敲开农会主任家的门,里面的人说主任早去农会等徐翠了,徐翠惊讶,她是突然决定来马背山的,农会主任怎么知道她的到来呢?带着疑惑他们来到了农会,安静的农会里只有主任和财粮委员,主任游移不定眼神引起了黎保的怀疑,当主任借口离开时,黎保跟踪发现主任溜上了山,他把这一反常的情况向徐翠汇报,但徐翠坚持看完帐本再走,黎保见财粮主任想悄悄地溜走,逼他留下来陪徐翠看帐本,徐翠发现帐本有问题,在她的询问下,财粮主任交代了这是本假帐。

  李猫抓带土匪冲进马背山,他率领土匪直攻马背山农会,面对来势汹汹的土匪,黎保和徐翠顽强地战斗着,财粮主任见势不妙逃下楼梯被土匪打死,李猫抓见迟迟未能抓住徐翠,下令火烧农会炮楼,一时间浓烟滚滚,徐翠被烟熏昏迷,她叫黎保赶快走,不要陪她一起送死。

第十四集

  黎保背起徐翠冲出一条血路,突围出去,李猫抓带人追击并击中黎保腿部,黎保要徐翠赶快逃,徐翠不忍丢下战友,被土匪围困,徐翠面对土匪的刺刀,举起了手榴弹欲与敌人同归于尽,这时王群带部队赶到,土匪被迫撤退,徐翠的手紧紧地握住手榴弹呆呆地看着前来营救的王群,王群看着这个刚刚视死如归的战友,又气又怜,两人的目光交流着太多的感慨。这时李猫抓从远处开枪射向徐翠,被黎保发现,他挺身而出保护了徐翠,但黎保中弹牺牲。

  民兵们抬着黎保的尸体回黄山村的路上,徐翠为自己的卤莽导致黎保的牺牲内疚不已,她向王群提出请求组织处分,并提出希望陪同黄干的一起送黎保回黄山村,王群认为现在土匪四处暴动,担心徐翠再遇险境而劝阻,在徐翠的坚持下他同意了,王群发现徐翠是个多么坚强的战士,她刚刚从死亡的边缘踏回一只脚,又义无反顾地赴向了新的战场。

  林崇美集合部队要再次发动暴动,第一个目的地就是黄山村。徐翠等人已经到达黄山村,她提醒大家化悲痛为力量,保持警惕,以防土匪的再次袭击。林的部队到,林派黄四保去抓农会干部的家属,企图用这些家属的性命迫使民兵投降。黄四保进村杀了玉英一家,玉英逃出魔掌,冲往区政府报信,土匪肆无忌惮地烧杀抢掠激起了全村人的愤怒。

第十五集

  黄四保又当着黄干妻子的面,杀了她的两个孩子,并强押着黄干妻子等干部家属来到农会。

  听到玉英的报告的情况,王群调动区政府干部前往黄山村救援,部队也从驻地赶赴黄山村。

  农会门口,干部民兵的家属被推到了高处,林崇美命令家属们喊他们的亲人出来,否则就一个一个的当着干部民兵的面把他们杀掉。看着自己的亲人被土匪逼迫,农会内的干部民兵各个气愤地欲往外冲,徐翠请大家冷静,因为出去就是死路一条,大家必须保全力量,但看见自己的亲人被推到了枪口下,几个民兵控制不住冲了出去,结果都牺牲了。黄四保将黄干的妻子推到前面,威胁下黄干妻勇敢地向黄干喊到:黄干,你不要挂念我,我没有丢你的脸,你一定要为我们报仇。黄干被徐翠死死的拉住,眼睁睁看着妻子倒在了黄四保的枪下。

  王群带领的干部和部队到,见村里已是大火熊熊,村民四散而逃,林见王群带部队到,忙命令撤退。

  看着满目疮痍的村子和死去的妻儿,黄干发誓,要手仞黄四保为他们报仇。敌人的暴行彻底的唤醒了群众的阶级觉悟,纷纷要求参加民兵,打击土匪。王群希望大家和政府解放军配合,尽快的把土匪消灭干净。

  一个娇小的身影偷偷地在发报,侦听小组发现敌台,包围了这个旧宅子,但为时已晚,发报人还是跑掉了。

  林崇美得到密报,王群明天去县委开会,晚上会一个人带通讯员返回区委,林以手中的武器装备为诱饵,李雄决定派李猫抓再次下山袭击王群。林派人在王群必经的大源乡设伏,准备双管齐下,一定要干掉王群。

第十六集

  王群有危险的信息令苏凤娇坐立不安,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她召集在区政府的民兵前去迎接王群。

  深夜李猫抓带领的土匪发现王群来了,正准备开枪,路过执行任务的飞行队发现急忙扑倒王群,他们送王群前往大源乡,路上碰到了来迎接王群的苏凤娇一行,一同来到大源乡政府准备休息一晚,天亮再回区政府。

  大源乡内,众人简单地吃了些面条,王群的手枪被人悄悄地更换了一颗做了手脚的子弹,一旦开枪,枪膛就会爆炸,王群必死无疑。

  半夜,有一老人来汇报,李猫抓在他家中,原来李猫抓袭击王群失败后随手下王玉前去大源乡王玉家中休息,被王玉父亲发现前去汇报,王群带人冲到王玉家中,活捉了李猫抓,李猫抓此时正在和王玉的妻子斯混在一起,王玉气不过,从王群的手中抢过枪便向李猫抓射击,子弹爆炸,王玉被炸死,王群深感危机四伏。

  林崇美的几次行动都已失败告终,台湾上级很不满意,林崇美与李雄又开始策划新的阴谋。

第十七集

  县委徐政委向王群询问了关于石玲珑的情况,并告诉他说有一批美式装备隐藏在这一地区,希望王群继续追查石玲珑和这批武器的下落。

  王群三人在回来的路上,徐翠和苏凤娇谈心,两人互相说王群喜欢上了对方,苏凤娇听徐翠说王群为她挡子弹的事,心中很是难过,她说她没有资格和徐翠竞争,她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借江边洗脸擦去,走在前面的王群浑然不绝。

  黄石向苏振才汇报王群、徐翠、苏凤娇三人将赶回区政府准备明天的针对土匪的大清剿动员大会,苏振才认为现在向山里送消息已经来不及了,不如黄石亲自出马在路上打死王群等人。黄石埋伏在树林里,见三人渐近,开枪射向王群,被王群等人机敏地躲过并回击,黄石见失手赶紧溜回了宿舍。经过几次遭遇伏击的情况,王群已经知道就在身边隐藏着一个奸细,不断将他的行踪泄露出去,王群想趁此机会一定要把奸细挖出来,他命令大家封锁被袭的消息。

  王群等回到区政府,他们来到黄石的宿舍,王群发现黄石的枪有射击过的痕迹,他不动声色地离开。

  台湾山猫接到石玲珑电报说十号已经暴露,山猫命令立刻清除十号,并要求石玲珑抓紧时间搜集共军援桂的二十一兵团的情报。

  侦听组发现藏在苏振才客栈的敌台信号,组长向王群汇报工作,引起了苏凤娇的关注。王群决定秘密抓捕苏振才。

第十八集

  通讯员小黄去客栈刚把苏振才带走,石玲珑派来的杀手就进入了客栈,他查不到苏振才就把客栈的伙计给杀了,苏凤娇和徐翠带人前来搜查,发现电台和伙计的尸体,大家惊讶。

  苏振才秘密关押在区政府禁闭室,王群要求封锁苏被抓的消息。但深夜,苏振才还是被石玲珑派出的杀手灭口了。

  第二天清晨,区政府内王群宣布黄石被逮捕,此时有人来报告苏振才被杀的消息,王群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中,他清楚苏振才被捕的只有徐翠、苏凤娇、小黄知道,这三个人中显然出现了奸细,他无法相信这样的一个事实,而且从苏振才被如此巧妙地干掉,他分析这三个人中的一个可能就是他一直寻找的石玲珑。可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这三个人都是与他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如果真有一个是石玲珑,那以后他还能相信谁呢?在极度矛盾中,他决定去县委汇报,但身边已经没有了可以信赖的人,他去部队要了一人陪同前往县委,王群向徐政委汇报了他的发现,两人分析到底谁是石玲珑。徐政委分析,徐翠出身的地方当时龙蛇混杂,有可能接触敌特,而苏凤娇大学期间的历史很模糊,有可能在大学期间被敌特发展。王群提出用自己做诱饵,来判断两人的真相。

  台湾山猫与石玲珑中断联系后十分焦急,为了一个苏振才有可能失去石玲珑的现状令他自责不已。这时石玲珑来电,他命令石玲珑一旦暴露赶紧上山和林崇美汇合。此时侦听组监听到电台信号赶往现场,突然信号中断,在搜查中发现前方苏凤娇带民兵出现。

  二区的公审大会顺利召开,恶霸地主都得到了应有的下场,群众情绪激昂。

第十九集

  王群和徐政委审讯李猫抓,经过几回心理较量,李猫抓为了保全老父和自己的性命答应了王群,表示可以上山说服李雄投降。

  为了动员土匪下山,徐翠在黄容的陪伴下来到土匪家属中做工作,希望她们能上山将当土匪的亲人劝回来,受到了土匪家属的响应,他们纷纷上山劝说亲人赶快逃回来。

  徐翠在黄容的陪伴下来到苏瞎子家,知道了苏瞎子因为替土匪藏过粮饷而怕政府怪罪,一直不敢与政府接触的缘由,在徐翠的开导下苏瞎子明白了政府是不会追究他被迫为土匪窝藏粮食的事,苏瞎子释然。徐翠在黄山村农会见到苏瞎子的孙子也来当民兵了,她欣慰地和苏瞎子聊天,对群众的觉悟感到高兴。

  解放军二十一兵团进驻以后,各股土匪就全部在我军的高压态势之下,匪患的清剿指日可待,徐政委部署清剿的具体工作。

  林崇美知道决战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与李雄商议对策,提出他带部队出去分散作战,李雄守住龙头山老巢,李雄见大势已去心中很是不安。

  王群为试探出谁是石玲珑,他分别告诉苏凤娇和徐翠他的行踪,以观后效。

  台湾山猫命令给九号发报:命令九号安排石玲珑上山。侦听小组及时发现了这个新的电台,立即向领导汇报,得出的结论是:石玲珑要跑。

  林崇美接见一个神秘的蒙面老人---苏瞎子,老人拒绝了林崇美希望他摘去面罩的要求,当他告诉林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九号时,林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事态如此严重上峰竟然将九号启用。九号告诉林说石玲珑已经暴露,并命林崇美派黄四保下山接应石玲珑。

第二十集

  通讯员小黄对王群的变化非常不解,他没想到自己会成了嫌疑犯,他决心亲自查找这个奸细,他进入徐翠和苏凤娇宿舍,仔细检查,这时,苏凤娇回来取电台准备上山,发现小黄已经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并将电台紧紧抱在怀中,她威逼利诱不成后拔枪杀了小黄,仓促逃往山上。

  林崇美驻地,苏凤娇与林崇美见面,林为苏的美貌和才学所倾倒,两人言谈甚欢。苏凤娇告诉了林崇美她的身世,她自小就成了孤儿,后来念大学期间被军统外围看上,参加了活动,后因出色的成绩被派往美国中情局受训,但回来的潜伏任务尚未完成就暴露了,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台湾的上峰。林崇美告诉她,上峰的命令是除掉她,但他很仰慕苏,不会遵从上峰的命令,苏凤娇感到非常绝望。

  小黄的死和苏凤娇的暴露逃跑另王群自责不已,他请求上级派他去前线,他要为死去的烈士报仇。

  王群带民兵和部队并肩战斗在龙头山,李雄在解放军的强大军事压力下投降,林崇美等逃跑的路上与苏凤娇失去了联系,林命黄四保去找苏,黄四保被黄干等民兵发现,玉英击毙了他,她对天大喊:爸,妈,女儿替你们报仇了。

  林崇美逃到一山头,他知道没有机会了,便命令几个随从离开,一个人独坐在草亭下,王群等出现,林举枪自尽。

  徐翠发现了苏凤娇的身影,她与王群追击,三人相对,苏劝二人跟她一起远走高飞,遭到了两人的唾弃,苏绝望地举枪射向了王群,王群与徐翠同时开枪,苏中弹而亡。

  几十年后,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年迈的王群携徐翠来为当年一起奋战的烈士们敬献花圈,少先队员们和青年战士纷纷向烈士鞠躬致敬,烈士的丰碑永远地留在了人民的心中。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