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一部反映农村青年爱情,婚姻,事业,生活的轻喜剧,是一部阳光灿烂的农村青春偶像剧。剧中通过大学生谢永强与农村女青年王小蒙等几对青年之间恋爱的故事,塑造了一群鲜活的富有新时代气息的农村青年形象,多角度地向我们展现了一副当代农村青年的爱情生活画卷,轻松中带着喜庆与幽默,曲折中满含希望和力量。爱情并不是青年人的专利,村主任长贵和谢大脚这对儿中年人也和年轻人一样,把他们的爱情故事演绎的婉转曲折,轰轰烈烈。

  这次的男一号和女一号都是新人。赵本山和范伟在剧中不再领衔主演,而是客串父子两人。首次让新人挑大梁。女一号是来自北京舞蹈学院的王亚彬,她曾经在电影《十面埋伏》中给章子怡做过舞蹈替身。男一号贺树峰是本山艺术学院的学生,他是在赵本山去学校考察时,因表演出众被选上当男一号的,他在剧中扮演谢永强。男女主角的爱情在剧中将经历坎坷和磨砺,但结局却是皆大欢喜。

  故事梗概:林业大学毕业生谢永强回村等待分配工作期间,与同时女青年王小蒙产生了真挚的爱情,谢永强的父亲谢广坤一直希望儿子出人头地,听到儿子与王小蒙的事情强烈反对,并且亲自找到王小蒙的父亲王老七干预这门亲事。

  本来就对王小蒙的高攀有所顾虑的王老七也在气头上表明了态度:王小蒙就是不嫁也不会嫁给谢永强。谢永强与王小蒙的爱情一下子进入一种危险境地。

  村长长贵的女儿香秀一直对谢永强心存爱意,更对谢永强将来的工作充满幻想,长贵为了女儿香秀的幸福,亲自找到乡长,也是谢永强表叔的齐三太做媒。谢家一直把找工作的希望寄托在齐三太身上,香秀的加入在谢家引起大波。为了谢永强的工作,王小蒙劝说谢永强表面上先答应香秀的亲事。谢广坤假戏真做,瞒天过海,竟然一步步把谢永强逼到香秀身边。经过一系列变故,王小蒙也看到了他与大学生谢永强之间确实存在着一定距离,她对她与永强的关系重新进行了反思。

  与此同时,王小蒙家请邻居赵玉田进城卖粮食,不料出了车祸,赵玉田的腿不幸受伤。赵玉田未来的岳父刘能担心玉田的腿是大问题,委托谢大脚去医院打听虚实,谢大脚看走了眼,告诉刘能玉田可能残疾。刘能将女儿刘英与玉田的亲事强行退掉。

  谢永强在阴差阳错中与香秀定了亲。村养殖场场长刘一水开始暗暗追求痛苦中的王小蒙。王小蒙无动于衷。为刘一水辞职到养殖场工作的城里姑娘谢小梅不由的暗自伤神。

  赵玉田的腿完好无损,刘能后悔莫及。刘英去玉田家看望玉田,玉田却提出要刘能道歉。刘能碍于面子没有答应,反而寄希望于赵家来求他。赵,刘两家展开了心理战。

  王老七一直对玉田的亲事充满歉意,找到媒婆谢大脚请他给玉田提亲,刘能知道他女儿刘英与玉田是合适的一对,听说这事,万分着急,央求谢大脚千万别给玉田说成,谢大脚感觉“看走眼”一事对不住刘能,暗暗帮他。玉田相了几次亲,都以失败告终。玉田一家人都很悲哀。王老七在无奈的情况下表态,如果玉田找不上媳妇,将王小蒙嫁给玉田。玉田为了得到小蒙竟然装起了瘸子。却被刘一水揭穿。

  谢永强终于没有分到城里,却莫名其妙地分到村里做小学老师,巨大的失落使谢永强抬不起头来,一直想做城里人的香秀后悔莫及,产生退亲的念头。长贵怕乡长齐三太生气,让香秀坚持一段时间。香秀却对养殖场的司机城里人李大国产生了好感,疏远了谢永强。谢广坤到这时候才看出王小蒙的可爱来。踏上了去王老七家的求亲之路。但是遭到王老七拒绝。

  赵玉田提亲再一次遭到失败。王老七希望王小蒙能够嫁赵玉田,并且在医院搞起了绝食。谢大脚为保护王小蒙,把刘能破坏玉田提亲的事情抖了出来。玉田恍然大悟,主动找到刘英与刘英和好。

  谢永强在黑板上算出了一道:3+2=王小蒙的数学题,遭到老师们的耻笑,谢永强一怒之下,离开了学校,一门心思在家学习想考一名县里的干部,但是,却迟迟不见录取通知。谢永强痛苦不已,在阵痛中,谢永强变得现实起来,他决定从头开始,发挥所学特长,开发起了荒山,栽起了果树。脚踏实地的谢永强使王小蒙找到了当初他们谈恋爱时的那种感觉,对他重新投以欣赏的目光。王小蒙也帮助他开起了荒山。谢永强的林果基地处具规模的时候,县里的录取通知忽然来了。面对一大片果树,面对他与王小蒙来之不易的爱情,谢永强将通知书撕得粉碎。。。。。。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大学毕业生谢永强回家等待分配工作期间公开了他与同村女青年王小蒙的恋爱关系,其父谢广坤当即将王小蒙拒绝,王小蒙的父亲王老七觉得很没有面子,将小蒙从谢家拉走。一对年轻人的恋爱面临考验。村长长贵的女儿,一直想到城里生活的村卫生员香秀从谢永强身上看到一线希望。长贵为帮女儿请谢永强到家吃饭,以便让香秀与谢永强沟通感情。王小蒙在家里一直等谢家道歉,久等不见,只好再去谢永强,不料却看到了香秀与喝醉酒的谢永强依靠在一起的场面,王小蒙气愤跑出。

第二集

  王老七为打消小蒙与谢永强在一起的念头,想给王小蒙介绍个对象,谢永强听说后找到王小蒙家,谢广坤跟过来大闹一场,王小蒙赌气与谢大脚的表侄李大国相亲,一直暗恋着王小蒙的养殖场场长刘一水劝王小蒙冷静。关键时候王小蒙气走李大国,李大国将王小蒙家的粮食卸到路上。王老七请好友赵四的儿子赵玉田去帮忙卖粮,不料车翻到沟里,玉田的腿受伤了。

第三集

  谢永强以为王小蒙也出了事,连夜跑到医院。在医院里谢永强对王小蒙很关心。王老七看在眼里对谢永强的看法发生转变。玉田的未婚妻刘英要到医院去看望玉田,但刘英的父亲刘能却担心玉田变成残疾,请谢大脚先去医院打探。谢大脚看走了眼,告诉刘能玉田的腿完了,刘能产生退亲的念头。村长长贵批评刘能,刘能反与长贵结怨。

第四集

  刘能最终跑到玉田家将刘英的亲事退了。王老七觉得很歉意,承诺一定帮玉田找个媳妇。谢永强再次想与王小蒙和好,再次遭到谢广坤的反对,王老七很伤心。谢永强萌发与王小蒙出走的想法,永强的姐夫皮校长力劝谢永强在婚姻上想的长远一点,谢永强对王小蒙有些动摇。与此同时,王小蒙也忽然意识到自己与谢永强之间存在着距离。玉田终于从医院回来,刘英母女前去探望,却被玉田一阵取笑。

第五集

  谢广坤去镇上找谢永强的表叔齐三太落实永强的工作,正好长贵也在镇上,长贵知道永强要到县里工作很兴奋,同时希望齐三太能为香秀与谢永强做媒。齐三太乱点鸳鸯谱。谢永强提出退亲,皮校长警告谢永强得罪齐三太他的工作就完了,谢永强被动起来。王小蒙对谢永强很失望,谢永强再去找他的时候,王小蒙没有开门。

第六集

  谢永强与香秀定亲。王小蒙感到失落,刘一水趁机想走近王小蒙,这让从城里来养殖场工作的谢小梅很不舒服。王小蒙却只把刘一水当哥看,刘一水误会了王小蒙,并越陷越深。李福怀疑老婆谢大脚与长贵关系不正,请刘能监视,刘能与长贵在门市部里开展了一场静坐比赛,但终于没有结局。谢永强与香秀开始了正面接触,但是几次之后,谢永强却一点感觉也没有,香秀感到很委屈,但是为了未来,忍了。

第七集

  谢小梅的一帮同学来找小梅聚会,王小蒙、谢永强、香秀等都参加了聚会,香秀在聚会上十分抢眼,王小蒙认识了小梅的朋友也是谢永强的同学,做豆制品生意的王兵。王小蒙决定在豆腐上大干一场。酒醉后的谢永强再次去找王小蒙,长贵很不满意,谢广坤以死相逼,谢永强再次屈服。王小蒙对谢永强既伤心又失望,香秀长贵笑逐颜开。

第八集

  玉田的腿完全好了。王老七专门请来了一班大戏庆贺,刘能后悔的要命,刘英母女更是不依不饶。刘能找谢大脚,谢大脚有些歉意,提出去赵家给刘英说和,刘能却死要面子活受罪,非要赵四亲自来道歉不可。谢大脚找到赵家,赵家也提出了同样的条件,刘英与玉田的事情就这么僵持起来。谢永强的工作还没有落实,谢广坤着急万分,齐三太只好让永强到镇教委实习。香秀看到了曙光,兴奋不已。

第九集

  香秀到镇教委找谢永强,谢永强很不高兴,两个人闹起了别扭。王小蒙装起了一台电磨,她想扩大豆腐的规模,但是豆腐的质量下来了,她只好把电磨拆了下来。玉田要去相亲,刘能听说很着急,他找到谢大脚希望谢大脚能够从中作梗,帮自己一把,同时他把李福让他监视她与长贵的事情告诉谢大脚,谢大脚很吃惊。作为报答,玉田这次相亲,谢大脚没让他成功。王老七、赵四都感到很意外。

第十集

  关于谢永强要到城里工作的消息不断传来,长贵逼永强与香秀正式定亲。谢永强再次到王小蒙门外,却看见王小蒙与刘一水在一起说话。谢永强大步走出。定亲仪式上,谢永强失态,无意间提到王小蒙,长贵很不高兴,正要发作,齐三太却打来电话,说他有可能到镇上工作,长贵忍下了。

第十一集

  皮校长与学校女老师严冬冬弄出事情来,被谢永强的姐姐谢兰察觉,谢兰跑回娘家。皮校长在谢永强家门外蹲了一夜。李福也跑回来监视谢大脚,但是由于有刘能的泄密,谢大脚总是有惊无险,李福被冻了一夜。王小蒙在痛苦中开始发展自己的事业,她找刘一水帮助她改装着他们家的豆腐磨。刘一水错把王小蒙的求帮当作了爱情,他活在自己的想象中,一直对刘一水充满依恋的谢小梅很生气。

第十二集

  玉田再次要去相亲,刘能求谢大脚故伎重演,谢大脚没有答应,刘能只好自己跑到女方去打岔,谎说玉田的腿有毛病,不能负重。女方的父亲,想利用搬化肥,试验一下玉田的腿,玉田很生气,主动撤了。赵家一片灰暗。王老七觉得一切都是因他而起,无奈之中说出如果玉田真找不上媳妇就把小蒙嫁给他,玉田兴奋的要命。谢大脚从李大国处得知李福还有嫖的经历很伤心,一个人在家喝起酒来,长贵担心,走来安慰,两个人喝罪。深夜,忽然有警察敲门,两个人都大吃一惊。原来李福因赌被抓了。

第十三集

  长贵去派出所把李福赎出,谢大脚不让李福进门,李福强行进入。长贵没法,召开村民代表会讨论保护谢大脚的事情,刘能很积极,与长贵一道住进李福家。李福闹到镇上,齐三太要长贵注意影响,别耽误了调动。长贵退出对谢大脚的保护,谢大脚对长贵很失望。谢小梅与刘一水因为王小蒙闹起了别扭,搬到她姑谢大脚家暂住。李福只好离开。

第十四集

  齐三太派车来接永强,说是上班的事。谢广坤、长贵香秀都很兴奋。皮校长还组织学生成立了一只欢迎队伍。谢永强却被分到了村里做一名普通老师。全村哗然。香秀呆了。谢永强走的时候竟然没送。皮校长的口气也硬了起来。巨大的失落让谢永强泪流满面。谢广坤不知道如何是好,王小蒙担心永强出事,人群中,王小蒙在寻找着谢永强。

第十五集

  香秀见谢永强分到村里有退亲的意思,长贵却说他现在的调动是关键时候,不能草率了。香秀装作很亲热的样子给谢永强打电话,谢永强有些感动。谢大脚生长贵的气,长贵显得很痛苦,只想工作早一天定下,再与谢大脚和好。长贵遇见了多年没见的老朋友王大拿,王大拿劝他买东西去齐三太家送礼。长贵去齐三太家,却被一直寡居在齐三太家的大姨子王云看上。

第十六集

  赵玉田为得到王小蒙,先是到王小蒙家劳动,接着又在家里装起瘸来,不想被王小蒙看到,王小蒙喊来王老七,王老七看到的却是玉田崴了脚的真实场面。皮校长因为严冬冬的事情受了处分,谢永强在他手下事事都不顺心。香秀也开始疏远他。谢广坤找到齐三太想让齐在给长贵施加点压力,齐三太要谢永强从严要求自己。谢广坤到长贵家,香秀对谢广坤很冷淡。谢广坤回家路都不会走了。

第十七集

  刘一水设计让王老七看到了玉田装瘸的场面,刘一水与玉田打了起来。卫生所里,谢永强见到前来看望刘一水的王小蒙,决心与香秀好下去。香秀的心态已变了。赵玉田为王小蒙的事情醉酒,王老七感到有些麻烦,同时对刘一水的参与很不高兴,想赶紧将王小蒙嫁出去,以了心事,他托长贵给小蒙提亲。长贵答应下来。长贵决定把王小蒙介绍给他朋友土老板王大拿的儿子王木生。王大拿很高兴。

第十八集

  王小蒙对相亲一事莫名其妙,找到长贵想让王大拿回去。谢大脚知道这事却帮了长贵一把。王大拿与儿子木生如期而来,王小蒙躲开了。王木生没有相成亲,王大拿却意外地看上了谢大脚。在相亲上屡战屡败的玉田,决定去深圳打工,王老七感受到了压力却感到很是无奈。王大拿向谢大脚求婚,长贵着急起来。

第十九集

  齐三太把自己的大姨子介绍给了长贵,并请谢大脚做媒。长贵约谢大脚在树林里见面想说开此事,谢大脚郑重赴约,还化了妆。当听到要她作媒肺都气炸了,长贵承诺不同意王云,她才收场。王小蒙的豆腐越做越大,他的状态越来越大越好。谢永强在村道上与王小蒙相遇,心感慨万千。谢大脚决定帮谢小梅一把,他让小梅在家里装病,但是刘一水因为事情耽误没来看望,谢小梅对刘一水渐渐心冷。刘英王小蒙诉说心事,王小蒙知道刘英真心喜欢玉田,连忙告诉玉田,玉田以为小蒙考验他,告诉小蒙他真心喜欢他,王小蒙很无奈。王云到村里来了。长贵没想到她是齐三太的小姨子,本来想一口回绝,但怕伤了齐三太,又犹豫了。谢大脚气坏了。

第二十集

  谢广坤听说长贵要与王云结亲,佩服的五体投地,让谢永强拿钱去贺喜。香秀却告诉他长贵不会同意的。谢永强很尴尬,接着就与香秀无话起来。王云一直担心与长贵的亲事,打电话向谢大脚问信,谢大脚赌气说长贵同意了。长贵跑到谢大脚家质问谢大脚,谢大脚让长贵立即退亲,长贵怕工作黄了,为难起来。

第二十一集

  李大国没事就往村卫生室跑,他向香秀发动了进攻,香秀也不讨厌他。村头桥上,王小蒙与谢永强相遇,两个人说起了往事。李大国拉香秀来看,香秀趁机小题大做,把永强的亲事退了。谢广坤找到王小蒙家。王老七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谢广坤找到齐三太希望挽救谢永强与香秀的亲事,齐三太却说永强是咎由自取。谢广坤很恼火。几乎是把齐三太给骂了一顿。王云到长贵家打扫卫生,晚上不想离去,被谢大脚发现。谢大脚向长贵要王大拿的电话号码,长贵一着急,在谢大脚家住了一夜。

第二十二集

  香秀与李大国已经纠缠一起。谢广坤只好把目光转向王小蒙,提着东西到王老七家。王老七没有开门。王老七又开始给玉田张罗对象。王云强留长贵在家住宿,谢大脚一怒之下给王大拿打了一个电话。长贵终于从家里脱身,谢大脚很后悔给王大拿打电话。王大拿兴奋不已连夜与儿子跑来与谢大脚相见,不料长贵从其家里走出。王大拿很是沮丧。王云听到闹声,发现了长贵的秘密。王云欲离开长贵家,谢大脚请王云暂不回去,帮长贵一把,王云同意下来。香秀因为谢广坤的举报与谢家闹了一场,谢永强很受刺激。他在学校里呆了一夜。

第二十三集

  玉田又要去相亲,王小蒙说刘英等着他呢,你们别忙了。王小蒙再次找到玉田,希望玉田抓住机会。谁知玉田听了真话,反而信心更足了,非要刘能到家里道歉不可。刘能自然不同意。玉田相亲故意绕道刘能门前,故意给刘能一家施压,被刘能识破。玉田赌气要谢大脚将亲事说成。玉田这次见面谢大脚把他吹大了,说他是养兔大王,家里有几十完万。女方要过来看看,赵一家着急起来。

第二十四集

  为了应付玉田相亲,王老七求王小蒙去找刘一水借兔子,遭到王小蒙的拒绝。王老七亲自求刘一水,刘一水很感动。整个养殖场都为相亲忙了起来,女方的父亲尽管被刘能阻拦,但还是如期而至今。却终于因为刘能的破坏以失败告终。谢小梅对刘一水的做法实在不满,将自己的心理话说出来之后,依然离开。刘一水怔在那里,呆了起来。玉田家知道玉田每次相亲不成的真相之后,找刘能算帐,刘能闭门不见。王小蒙听说谢小梅走后劝说刘一水快去找她。刘一水却说等王小蒙。王小蒙摇头不可能,他心里其实还想着谢永强。刘一水去找谢小梅,谢小梅躲起来不见他。谢广坤整天低着头,一见王小蒙就哀求王小蒙,王小蒙的心很不是滋味。

第二十五集

  谢永强算出一道3+2=王小蒙的数学题,在老师门的笑声中,谢永强做出了一个决定,辞职。谢广坤想来想去找王小蒙去劝永强回心转意,但谢永强却说他要走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王小蒙有点看不准他了。玉田在家里盖起了花棚,他发誓要干出个样来。谢永强整天到村后的山上转着,谢广坤说这孩子难道疯了。

第二十六集

  王小蒙的豆腐房规模更大了,要招收几个工人,谢广坤鼓励谢永强去报名。谢永强一笑置之。长贵与谢大脚的事情终于被齐知道,齐三太很恼火,长贵从镇上回来了,不想当管的长贵,决定给谢大脚在一起。谢永强决定承包荒山,谢广坤横在门口不让谢永强出门,谢永强毅然从他身上跨了过去。李大国带香秀回家,香秀却提出不买楼房不嫁。李大国愁坏了。刘能托人给刘英介绍了一个对象,刘能把东经故意弄的很大,玉田沉不住气了,找王小蒙去给刘英说和。小树林里两个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第二十七集

  谢广坤一家求王小蒙上山劝说谢永强,王小蒙只好去了,在山上她被劳动着的永强打动,产生和好愿望。王老七却提出请谢大脚说媒。谢广坤喜出望外,但是谢永强却不同意,原因是他感觉配不上王小蒙。王小蒙意外,但心里理解,他默默等待着谢永强好起来的一天。没有了谢小梅的养殖场一片混乱,刘一水开始想念谢小梅的日子。李福与谢大脚闹起了离婚,但李福不想同意。长贵请刘能帮忙,刘能赶到很光荣,答应下来。

第二十八集

  刘能故意用激将法,使李福痛下离婚的决心。王小蒙为帮谢永强,拿钱让王兵帮谢永强请了一台推土机,大大加快了开山的进度。刘英假说怀孕了。刘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找谢大脚去赵家说媒。闹出一串笑话。李福决定离开谢大脚,长贵一大早就在广播上放起了音乐。香秀一个劲地向李大国催要房子,李大国整天一脸着急。刘英与玉田,终于举行了婚礼。刘能两口子忽然感到家里一下空了……

第二十九集

  谢永强的山终于开出来了。他在找王兵筹集买果树苗资金的时候才得知推土机是王小蒙请的,不由得深深感动。刘一水在李大国的帮助下,用花车请来了谢小梅。两人言归于好。谢小梅提出了更大的养殖场发展规划。王小蒙的豆腐房热气蒸腾。玉田家的花事也浓了起来。

第三十集

  山上的果树栽了起来。

  齐三太却让谢永强去考公务员。谢永强不愿意去,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来劝说他。谢永强决定去考一把。他也终于考上了。送行的人在他们家门前聚集着,却独独没有王小蒙。谢永强想了想向山上跑去。晨光中,王小蒙在果园里劳动。谢永强跑过去,手里的录取通知书一下子飘了起来……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