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个飘雪的冬晚,儿时的何广泉亲眼目睹了母亲惨死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现已成为考古专家的他,却依然对此耿耿于怀。因为那是一场人为制造的车祸,那个制造车祸的“陌生男人”自逃离现场后便从此销声匿迹了。一晃二十年过去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考察归途,何广泉不顾单位领导许爱民的坚决反对,私驾公车只身追踪一伙盗墓份子。结果被奉命前来执行任务的阿米娜错当成盗墓份子一起抓获。其余的盗墓份子趁机携带国家级重点文物——一具千年的干尸逃脱了。为此,阿米娜与何广泉分别受到本单位领导的严厉批评。何广泉一气之下辞了职,加盟了楼兰集团下属的博物馆。该集团董事长对他倍加珍视,指定他作为该馆的唯一专家并以副馆长的身份务必出席晚上的开馆典礼及新闻发布会,而且要做既席发言。但何广泉得知那伙逃脱的盗墓份子要在晚上进行交易干尸的活动,他怕干尸受毁尾随阿米娜进入了抓捕现场,而此时隆重的新闻发布会已经开始了......

第2集

  因何广泉的缺席,新闻发布会上沈昌灏面对媒体的提问陷入难堪境地。尽管专程从英国回来的沈庆隆想为父亲挽回面子做了精彩发言但仍无络于事。何广泉奋力阻止阿米娜开枪,但情急之下阿米娜还是当场击毙了把枪对准了何广泉的盗墓份子。而那具干尸也被严重的摔毁。为能尽快修复干尸以迅速破案。阿米娜找到许爱民求助,但许不能保证限期完成,阿米娜只好以“激将法”逼使何广泉答应帮助修复干尸。但修复干尸需要实验室。阿米娜不好意思再去找许爱民陷入为难,而此时何广泉他也被沈昌灏辞退。

第3集

  沈昌灏指定由沈庆隆担任博物馆馆长一职。想继续留用何广泉的沈庆隆背着父亲为阿米娜提供了实验室。沈昌灏得知后大发雷霆,率保安闯进实验室轰何广泉立刻离开博物馆,直至阿米娜请来公安局长与其言明了抢修干尸的重要性才得以继续使用实验室,但不想沈雪峰又闯入实验室捣乱,使抢修干尸工作又停了下来。阿米娜亮出警官证警告沈雪峰不要防碍公务,沈雪峰口吐脏语被激怒的何广泉狠揍一顿......

第4集

  沈庆隆安抚了弟弟沈雪峰,又说服了父亲继续留用何广泉。沈昌灏暗示冯志强去说服何广泉重回博物馆。何广泉提前完成了干尸的修复工作。阿米娜对他刮目相识。沈昌灏也很想利用他修复干尸为自己的博物馆大作形象宣传。何广泉接受了再聘但不做副馆长只为普通研究员。无奈中他代表博物馆接受电视采访谈到了干尸如何被毁及如何修复。看到电视的阿米娜对何广泉心有不满,但她的老师要她帮忙找何广泉为其鉴定一块古代玉枕,她只好面求何广泉。沈庆隆决定把鉴定玉枕作为馆里的一项科研工作。

第5集

  阿米娜开始关注何广泉并在网上开始调查他的过去。何广泉为阿米娜老师精心鉴定的玉枕不想出了大错,把价值百万元的古代玉枕鉴定为几十万元。直至这块玉枕被买方送到一个鉴定栏目中经资深专家的价值确认。而阿米娜的老师当场气绝时他才知道自己犯下一个不可饶恕的大错。沈昌灏为何广泉的失误给博物馆的名声造成恶劣影响而气急败坏。郁闷之极的何广泉得知阿米娜竟然偷偷调查自己的身世深表不满并对她何以犯有“ 恐水症”引起了关注。沈琳琳想要大学毕业就去国外的愿望遭到父亲沈昌灏的反对,她外出散心被一个流氓所欺,正巧被路过的何广泉相救,何广泉被流氓扎了一刀被沈琳琳送进了医院。

第6集

  沈琳琳居然对何广泉一见钟情。沈庆隆此时也对阿米娜产生了爱意。但阿米娜没有回应。她更关注的是何广泉。她很想为他做点什么。于是对他母亲20年前死于一场人为车祸的旧案做起了秘密的调查。何广泉在住院期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男性植物人,此人令他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在何时何地见过?这个人引起他的高度关注。沈庆隆要求父亲能给他更多的权利,甚至提出了马上进入集团董事会遭到父亲拒绝。沈琳琳为何广泉送了鸡汤险些被沈庆隆撞见。沈琳琳决定不出国了,并开始在这家医院完成毕业实习。

第7集

  何广泉要求阿米娜帮他调查这个男性植物人。同时自己也开始着手调查此人的来历。经查,这个男性植物人名叫陈长松。是20年前的一场车祸落入水中被人打捞上来后就变成了植物人,而这20多年来一直被沈昌灏所留着。长期住在沈昌灏早就买下的一家福利院里。并定期送到医院来做常规检查。此人的经历何广泉疑心重重,不由想起了自己儿时发生的那场车祸,想起在车祸中丧生的母亲和那个制造了车祸又逃离现场以至从此销声匿迹了的那个“陌生男人”......已做了医生的沈琳琳告诉他,任何一个病人只要到医院治疗就应该有病历,何广泉要找到这位名叫陈长松的病历。

第8集

  何广泉带沈琳琳再次找到福利院的院长询问陈长松病历一事。但院长否认没见过此人病历。事后这位院长立刻把此事通报了沈昌灏,沈让他保密。 阿米娜在抓捕犯罪份子时受伤了,为的是保护犯罪分子手中的几块古代木简,而这几块木简正是何广泉所正在研究的那套木简所缺失的其中几块。完整木简上的古代文字经何广泉的翻译竟然是一剂古人治疗植物人的完整药方。沈琳琳从父亲办公桌里偷出了陈长松当年的病历交给了何广泉。经过研究考证,他发现了陈长松生前多处骨折系车祸重创所至。而重创后溺水是造成植物人现状的直接原因,这一因果关系竟然和他抢修的那具干尸生前的情形相一致!接下的调查结果更让何广泉大吃一惊:被化了名的陈长松,竟然是阿米娜以为20年前就早已死于那场车祸的亲生父亲!

第9集

  何广泉很想用这个古代药方为阿米娜父亲试治,沈庆隆也同意做为博物馆的实验项目,但却遭到沈昌灏的极力反对。沈昌灏质问何广泉为什么偷走陈长松的病历并警告他不要对自己的女儿有非分之想。他责令沈庆隆去和妹妹谈及此事。沈庆隆表面答应父亲背地里却极力纵容支持妹妹接近何广泉。阿米娜来到了当年出车祸的地方追忆已故的母亲却与何广泉不期而遇。俩人终于明白了,他们竟是20年前同一场车祸的当事人和幸存者。他们开始联手调查这桩20年前的沉案。既为父母,也为了自己 。

第10集

  根据当年办案老警察的提供,他们找到了何广泉母亲当年的好友卢红艳。不想卢红艳不久前因摔而正处于植物人状态。何广泉在与专家考证他发现的那剂古药方时从专家口中得知现在有一种药和这剂古药方类似,便用这种药为卢红艳医治,结果见效。卢红艳有了复苏的征兆。卢红艳的女儿找到了几张何广泉母亲年青时的照片交给了他,在一张母亲和朋友合影的照片中,他认出了站在母亲身旁的一位男子酷似年青时的沈昌灏。而苏醒了的卢红艳告诉他这位酷似沈昌灏的男人竟是自己的生身父亲!何广泉偷来沈昌灏的胡渣送去医院做亲自鉴定。

第11集

  医院的父子鉴定令何广泉陷入深深的苦痛之中,他确系沈昌灏的私生子。而他儿时记忆中那个亲手制造车祸又逃离现场的“陌生男人”也就是这位沈昌灏!沈琳琳向阿米娜坦陈她已经爱上了何广泉。并决定请何广泉和家人一起吃饭。不知情的何广泉应邀来到了饭店,却遭到沈昌灏的白眼。宴会不欢而散。楼兰集团一个下属公司出了一个大的工程事故死伤多人,而此时整个集团资金陷入困境。何广泉几经思考决定出卖古代药方用这笔钱解决了集团的燃眉之急。但沈昌灏并不领情。沈琳琳以过生日为名再次邀请何广泉出席准备正式向家人宣布自己的爱情,但坚决反对女儿与何广泉相爱的沈昌灏大发雷霆,生日宴会又一次不欢而散。

第12集

  沈庆隆正式向阿米娜求婚,又一次遭到拒绝。而沈琳琳来看望何广泉被不客气地轰走了。沈庆隆借此机会找到何广泉大打出手,并警告这个“情敌”今后不许欺负自己的妹妹。何广泉有苦难言。对阿米娜道出了他与沈琳琳的同父异母的关系,并扬言开始报复沈昌灏,他决心以自己的实力要在楼兰集团占领一席之地。他拿出了一份象模象样的集团规划发展报告通过冯志强交到的沈昌灏手中。

第13集

  沈昌灏很欣赏何广泉的这份发展规划书,并决定按规划书与昆伦大学合作成立研发中心,但何广泉开出的条件是这个研发中心与博物馆同级并独立核算,自己要出任研发中心的主任。摆脱沈庆隆的直接领导。此外,何广泉彻底回绝了沈琳琳的爱,并称自己另有所爱。沈琳琳几近绝望地离开了他并失踪了。沈昌灏受沈庆隆挑拨找到何广泉要他交出自己的女儿,被逼无奈的何广泉一怒之下道出了20年前车祸的真情。当沈昌灏得知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竟是自己的私生子顿时昏死过去。

第14集

  沈昌灏被何广泉送入医院抢救,并确诊为急性肾衰竭。不知真相的沈庆隆以为何广泉拿妹妹做赌注气昏了自己的父亲,又一次对何广泉大打出手,被阿米娜所阻止。闻讯父亲重病入院,去了北京找二哥沈雪峰的琳琳赶回家来。父女相见抱头痛哭。签于沈昌灏的病情,医院提出必须赶紧为其做肾移植手术。而沈家三兄妹中唯能与父亲血型配对合适的只有沈庆隆。这让沈庆隆矛盾重重忧心忡忡......

第15集

  沈庆隆一方面要求医院积极为父亲寻找肾源,一方面以换肾为条件要求父亲交出楼兰集团的大权,遭到父亲的拒绝。何广泉良知欲动决定自己为沈昌灏换肾,但要求医院对此保密,沈庆隆借父亲住院把大权交给他之机,撤消了研发中心与昆仑大学合作的项目,赶走了昆大的专家。并警告何广泉随时都有可能被辞退。何广泉借此辞去了工作。尽管阿米娜为何广泉换肾给沈昌灏极为担忧。但还是目送着他被秘密推进了手术室。父亲住院期间,沈庆隆决定把阿米娜的父亲转到博物馆继续实验治疗,并由他全权负责。尽管阿米娜断然拒绝了他的求婚。

第16集

  换肾手术成功了。沈昌灏获救了。而何广泉也恢复的很好。阿米娜的进一步调查证明了当年制造车祸的那个“陌生男人”并非沈昌灏而是另有其人。术后的沈昌灏终于从医生口中逼问出为他换肾的人竟是何广泉。冯志强偷听到了这一真相。面对何广泉,沈昌灏感慨万千,除了忏悔外,他把20年前的车祸经过如实告诉了他。他不是制造车祸的人,只是怕受牵连他当时没敢去公安局说明原委。当全家人欢天喜地送沈昌灏到办公室时,冯志强带来一份莫名的传真,揭发了他和何广泉的私生关系。沈昌灏面对全家人承认了这一事实。

第17集

  陈长松所住的房间的窗户不知被谁有意地打开了,何广泉与阿米娜意识到这是有人在做手脚。想让陈长松感冒着凉发烧致死!沈昌灏坚持把离开集团的何广泉找了回来并劝沈庆隆多发挥何的专业作用。沈庆隆对此不以为然,更加认为父亲所以如此偏心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而何广泉正是利用了父亲的这种心理。他决心把何广泉挤出楼兰集团。冯志强再次潜入陈长松房间刚刚关掉氧气瓶便被突然出现的何广泉抓了个现行。冯志强被迫道出自己心中的苦水,一半是真,一半是假......

第18集

  冯志强突然不辞而别,令沈昌灏大惑不解。陷入困境中的冯志强终于对自己心爱的情人道出了二十年前的真情。原来他父亲因家穷偷了几件文物被做保卫科长的陈长松严刑审讯自杀了。为给父报仇,他借陷车后沈昌灏去找人求助离开之机,把陷车强开了出来并撞向了陈长松开的那辆三轮摩托车。事后逃离了现场。而一直以为何广泉为了报复父亲故要成心与自己争夺楼兰集团大权的沈庆隆,听到父亲讲了是何广泉偷偷为自己换了肾的事情之后被深深感动了。他误解了自己的亲生哥哥并决心扶持何广泉重返楼兰集团。但何广泉在全家人欢聚的时候却宣布他将离开楼兰集团回到北京母校去攻读博士后......

  行前,何广泉和阿米娜双双走上了孔雀河大桥来告慰他们的母亲。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