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艾家是个四世同堂的大家族,爷爷艾德华是位法学家。这个家族的第二代艾志菲是位农学家,其妻柳月是妇产科专家,他们的三个孩子先后成婚:长子艾苇娶了位来自农村的大学生田蓉;次子艾芒找了个下岗工人周正祥、蒋梅珍的女儿周亚芳;女儿艾茵嫁给了市外贸局处长邢玉坤、沈红英的儿子邢刚。艾家的亲家邢、周两家后来也结为亲家(周亚芳的弟弟周亚风与邢刚的妹妹邢敏在大学相恋成婚)。

  故事主要在艾、邢、周这三亲家中展开。作为故事轴心的是艾志菲家,他俩在儿女的婚恋问题上遇到了接踵而来的烦心事:不该离的偏要离,不该结的却要结,不该恋的硬要恋。夫妻俩被弄得可谓焦头烂额,心力交瘁,不得不求助于法律。

  “不该离的偏要离”指的是长子艾苇与儿媳田蓉。多年前,艾志菲在下乡从事科技扶贫时结识了田老汉,二人情同手足。田老汉在艾志菲被毒蛇咬伤生命垂危时救了他,而艾志菲则帮助田老汉脱贫致富,且辅导并资助其女儿田蓉上了农业大学。田蓉毕业留校后成为他科研工作的得力助手。在他的“撮合”下,田蓉与艾苇成婚并生子。艾苇遵从身为法学家的爷爷的安排,将赴德留学攻读法律。出国前夕,他竟提出要与田蓉离婚,问其原因,说是自己当年年轻不懂爱情,与田蓉结合乃为父亲“误导”所致。任父母如何劝说、训斥,他硬是铁了心要离。田蓉本不想离,但在得知丈夫实际上早已有了“第三者”之后,不得不与之对簿公堂。法庭经调解无效后终于判离。此后,艾志菲夫妇一直觉得愧对田老汉,且始终将这位朴实憨厚的老农仍视为“亲家”,对田蓉则视为女儿,后来还促成她与青年法官张磊相恋。

  “不该结的却要结”指的是女儿艾茵与其男友邢刚。艾茵是市电视台《清官能断家务事》栏目的主持人。邢刚是市报社法制版块的记者,其父邢玉坤是一位处级官员,其母沈红英是赋闲在家的原戏曲演员。艾茵与邢刚因经常“联袂”采访而相恋。双方父母对这一对“帅男靓女”的结合本来都深感满意,但不料当他们得知自己的未来亲家是谁之后,均大为震惊。一方大呼“冤家路窄”,另一方则慨叹“不是冤家不聚头”。然而,此冤何来?面对儿女的追问,双方又都讳莫如深。百思不得其解的艾茵与邢刚最终还是排除阻力,毅然走上了红地毯。

  “不该恋的硬要恋”指的是次子艾芒与其恋人周亚芳。艾芒与其兄姐不一样,从小贪玩而不爱学习,以至高考落榜,在爷爷的“赞助”下买了辆车,开起了“出租”。他在迪厅与幼儿园教师周亚芳相识并热恋。至于他们为何属“不该恋”的,这对于艾志菲来说,是因为他得知女方父亲周正祥乃是一个劳改释放人员,曾因暴力犯罪而被判刑,担心与这种人结为“亲家”后将后患无穷。对于柳月来说,则是因为她初见亚芳,便认出她曾是自己接待过的一名患者——曾在她手上做过“人流”手术。她理所当然地反对儿子与这样一个“作风不正”的女孩相恋。然而,作为素有高尚医德的她,又不能将此事明说。艾芒向来我行我素,他与亚芳秘密同居,被父母发现后,还理直气壮的搬出“试婚”理论。面对“生米煮成熟饭”的现实,双方父母不得不“就范”。

  在与邢、周两家先后结亲之后,虽然艾志菲、柳月夫妇在处理亲家关系上总是坚持善以待人,宽以待人,但毕竟人的素质不一般齐,更何况艾、邢两家还有过历史恩怨(文革时,邢玉坤曾是批斗艾志菲父母的“急先锋”)因而亲家之间的矛盾在所难免。夫妻之间的摩擦,婆媳、翁婿之间的争执,姑嫂、妯娌之间的误解,往往使矛盾一触即发。加之,时代在发展,许多新思潮、新现象让人目不睱接。试婚、丁克家庭、大学生同居、老夫少妻、人工授精、亲子鉴定、借腹生子等等,更是催生出不少新的矛盾,致使亲家之间时有冲突发生,轻则唇枪舌剑,重则同室操戈,且有时不得不诉诸法律。

  塑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可在艾、邢、周三家所居住的红光区却有着以民事庭庭长刘文海和审判员张磊、贺琳为代表的一批法官坚持“公正司法”和“一心为民”的思想,不仅“能断”家务事,且能“智断”、“巧断”、“善断”家务事,通过他们热心的调解或公正的判决,发生在这几个家庭之间的矛盾往往迎刃而解,曾经的磕磕碰碰、恩恩怨怨化成浓浓郁郁的至爱亲情。

  剧中的人物,或许就是观众中的你我他;剧中的故事,或许就发生在自家、东家、西家。平凡的人物、平常的故事、平民的视角、平实的风格,或许正是这些会使你看后怦然心动、与之共鸣。

  莫将前嫌变宿怨,且化干戈为玉帛,家事皆以和为贵,亲朋尤应爱为上——在举国共建和谐社会的今天,这个故事给人的启示尤为可贵……

分集剧情:
第1集

  柳月是位妇产科专家,艾志菲是农学院副教授,他们在祥和的气氛里收看女儿艾茵在沃州市电视台主持的《清官能断家务事》栏目,节目中红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庭长刘文海、法官张磊机智的回答赢得了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艾家未来的亲家沈红英、邢玉坤夫妇也在看艾茵主持的《清官能断家务事》栏目,因为电视里的内容发生激烈争吵。柳月为姚霞作检查,发现姚霞怀孕。柳月回家后告诉丈夫:“你就要有一个小弟弟了。”原来,姚霞是艾志菲的“后妈”。

  田蓉是艾志菲的儿媳妇,同时又是他的科研助手。艾苇认为自己与田蓉的结合是被父亲“误导”所至,无论父母如何劝说、训斥,坚持要

  离婚,一场家庭大战即将爆发……艾志菲之父艾德华是法学界“泰斗”。其原配夫人死于文革,后娶比自己小三十多岁的学生姚霞为妻。邢玉坤之子邢刚是沃州日报法制栏目的记者,与艾茵经常“联袂采访”而相恋。艾茵应恋人邢刚之约,前往邢家见其父母,当艾茵说到父母名字时,邢家夫妇的目光发生了变化……

第2集

  邢家夫妇知道艾茵父母名字后,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邢刚百思不得其解。艾苇找田蓉要求离婚,二人一番舌战……家境贫困的下岗女工蒋梅珍接丈夫周正祥出狱,百感交集。女儿亚芳、儿子亚风因父亲被判过刑而使得父子、父女感情淡漠。蒋梅珍只能忍气吞声。红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又分来一位年轻靓丽的女大学生贺琳。一见面她就给刘文海一个下马威......艾茵受到邢家的冷遇而闷闷不乐,艾志菲、柳月为此大惑不解。刘文海到周家看望周正祥,不料被对方撵出家门,因为当年周的案子是他判的,周骂他搞“官官相护”。艾苇离婚的事惊动了他的爷爷……姚霞的妹妹姚萍被金氏公司金大鹏所骗,同居生子。为弄清父母为什么反对和艾家结亲,邢刚来到艾家......

第3集

  邢刚在艾家,气氛很好,艾志菲、柳月对邢刚很满意,当说到邢刚父母名字时,艾家夫妇的脸一下就变了,坚决不同意和邢家结亲。蒋梅珍告诉丈夫在他入狱后刘庭长关照他们家的事,欲消除周正祥对刘庭长的误解,周正祥略有感触。刘庭长不计前嫌,耐心地做亚芳、亚风姐弟俩的工作,要他们正确对待父亲。艾志菲、刘文海都是糖尿病,在参加一次讲座时认识,结为“糖友”。艾苇欲在出国前抓紧办好离婚手续,艾志菲见劝阻无效,便想采用拖的办法,他带着田蓉下乡,为农户做科技指导。亚芳是幼儿园教师,与艾芒相恋,性格粗暴的周正祥得知女儿找了个小保安,又“旧病复发”极力阻挠。刘庭长暗中为周找工作,在邢玉坤所在的市外贸局当了电工。

第4集

  艾茵、邢刚不顾家庭的阻挠,毅然领取了结婚证。刘文海将艾苇、田蓉离婚案交给张磊、贺琳办理,叮嘱尽可能加以调解……艾志菲下乡顺便到田蓉娘家,无颜面对这位热情厚道的亲家......田蓉下乡归来,收到法院送来的艾苇起诉离婚的副本。法官张磊、贺琳就艾苇、田蓉离婚进行调解,田蓉答应不到法庭。艾志菲从儿子的公文包中发现艾苇与其他女人亲密的照片,田蓉也得知丈夫有外遇,决定与丈夫对簿公堂。邢刚、艾茵瞒着双方父母“先斩后奏”,把结婚证拿给父母看,邢玉坤、沈红英极力反对,什么原因?话到嘴边又没说。

第5集

  田蓉所聘律师和艾志菲就艾苇搞婚外恋查找证据。法院开庭审理艾苇、田蓉离婚案……法庭判决田蓉、艾苇二人离婚,孩子由田蓉抚养。刘文海在送达艾苇的判决书上添了一段人情味十足的道德规劝,为此,张磊与他发生辩论。他认为法官的德行体现于“正义”而非“有情”。

第6集

  姚妈为了照料女儿进了城,来到女儿家见到艾德华,还以为对方是亲家。当得知艾德华竟然是女婿时,差点晕了过去,面对比自己还老的女婿不知如何相处......艾茵向艾志菲、柳月说明已经和邢刚领了结婚证,引起了一场不可调和的家庭争论……邢刚与艾茵排除阻力毅然走上了红地毯,他俩认为,上一辈的历史恩怨与他们无关,两位新闻界名人喜结良缘,婚礼自然热闹,遗憾的是双方父母均未出席,只有艾德华携夫人姚霞前来为孙女儿贺喜……

第7集

  艾德华对艾志菲、柳月没参加邢刚、艾茵的婚礼大惑不解。邢玉坤身为市外贸局的一位处长,其“公子”结婚,自然有许多人送礼,为答谢众人,邢家在婚礼当天又另外安排了一场婚宴。但不同意大操大办的艾茵拒绝出席,没有

  新娘子的婚宴好不尴尬……艾德华在外地的次子、儿媳来到家中,要求姚霞打胎。引起了激烈的家庭纠纷。周正祥不顾亚芳和艾芒的感情,要给亚芳另找一门亲事,亚芳坚决不同意,周正祥狠狠抽打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打伤了妻子蒋梅珍,亚芳悲痛交集……

第8集

  周正祥酒醒后知道又打伤了妻子,嚎啕大哭,决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金大鹏出

  车祸,金家排斥姚萍母女,不让她见金大鹏最后一面。金大鹏死后,其弟金大祥带人欲赶走姚萍母女,姚霞、姚萍据理力争。金大祥、吴妈给庭长刘文海送钱,被严厉拒绝,又来到姐夫邢玉坤家,想找关系走后门打官司。法院开庭判决,吴妈不服气,大闹法庭,与担任审判长的刘文海发生冲突……刘庭长约金大祥、吴妈和姚萍、姚霞到法院,从支持、鼓励民营企业出发做工作,使得姚萍继续留在金氏公司,双方都对刘文海敬服。邢刚之母沈红英发现邢刚、艾茵的避孕用品,极力反对他们“丁克家庭”的理论,她认为这准是艾茵父母唆使的,想让邢家绝后。

第9集

  艾芒、亚芳瞒着双方家长外出旅游,并带上玩具手铐,让派出所拘留……艾志菲夫妇不愿让儿子娶一个邢满释放人员的女儿,柳月则是因为知道亚芳有过“人流”史,担心她作风不正。不过,出于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她始终没将这事告诉任何人。周正祥痛斥女儿,亚芳离家出走到好朋友小莉处住,说起自己的遭遇,痛哭流涕。艾芒求助于爷爷的支持买了辆汽车,决心开出租车。田蓉之父田老汉来到艾家,艾志菲暂时隐瞒艾苇、田蓉离婚一事,仍将田老汉视为亲家,热情接待。

第10集

  艾德华在红光区人民法院作司法讲座,赢得在场法官热烈的掌声。爱德华决心用有生之年编纂《英美法词典》,要法官张磊参加。决心为中国的法律献出毕生精力……田蓉与艾苇离婚后,继续教育儿子蕾蕾,一直保持着对父亲美好的印象,让他象正常孩子一样健康成长。艾芒、亚芳在小莉住处同居,被双方家长发现。周正祥大闹,说艾家纵容儿子勾引良家少女。艾志菲批评儿子生活态度太不严肃,反对儿子关于试婚的理论,父子俩爆发了一场激烈舌战……周正祥怒气冲冲要告艾芒。

第11集

  周正祥就亚芳、艾芒同居一事找刘文海商量,刘劝说给二人办理婚事,周正祥见女儿与艾芒 “生米煮成熟饭”,也同意他们成婚。柳月到亚芳所在幼儿园相看未来儿媳,认出亚芳就是她曾做过人工流产的患者。亚芳也认出未来婆婆就是那位医生,内心极度痛苦……周正祥与艾芒谈话,接受了这个未来的女婿。亚芳自从上回见过柳月之后,伤心地以为与艾芒的恋情肯定告吹,不理艾芒,使艾芒百思不得其解。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艾芒回家责问父母究竟是怎么回事,父母默默无言。周家夫妇也不理解亚芳的这一反常现象。亚芳的好朋友小莉来医院找柳月,讲述亚芳打胎的故事,不要让受伤的亚芳再受心灵的伤害,柳月出于一个妇科大夫的职业道德决心不说出此事。

第12集

  艾芒、亚芳和好如初,艾、周两家见面商议儿女婚事。周家向艾家要彩礼,周解释说,黄花闺女不要彩礼会被认为是“贱货”。艾家认为这是陈规陋习,使得双方不欢而散……刘文海来周家贺喜写喜联,从笔迹看出在狱中常写信教育、开导周正祥的“一位法律工作者”原来正是刘庭长,周无比感慨:大好人哪!柳月为姚霞接生,姚霞顺利地产下一大胖小子,艾老喜出望外。艾老是《清官能断家务事》栏目的热心观众和幕后高参,他要艾茵替他寻找一位恩人——文革时救过他的一名青年法警。艾茵怀孕,沈红英喜出望外,不料媳妇却要去做“人流”,沈红英认为这又是艾家在捣鬼,让邢家绝后。在此问题上,她与邢玉坤发生激烈的争吵……

第13集

  柳月在给女儿做检查后,劝女儿别做“人流”,可以不要孩子但不能不要健康,说那样还有可能导致今后习惯性流产,以至终身不育。沈红英怕艾茵做“人流”,急急忙忙赶到医院影响了柳月的工作,让人啼笑皆非……沈红英就艾茵做人流到法院咨询,与女法官贺琳展开了激烈争论,这场争论给立法提出一个新问题:生育权利不光是女人的权力,应该是夫妻双方共同享有的权力。在父母的说服下,艾茵决定不做“人流”,沈红英一改往日对媳妇的冷淡态度,细心照顾艾茵……

第14集

  亚风、邢敏考上同一所大学。邢家给邢敏办谢师宴,请艾家夫妇参加。亲家见面后,面和心不和,非常尴尬。老师的一番话引起邢玉坤夫妇一场大吵,闹着要离婚,盛怒之下,邢玉坤摔门离家出走……邢玉坤在金大祥的

  别墅住下,沈红英跟踪,遇到姚萍和邢玉坤正谈工程招标,沈红英醋意大发……刘庭长遇到一宗奇案:丈夫已结扎,妻子却怀孕,他到艾家找妇产专家柳月请教,刘庭长于是顺利地调解了这起夫妇纠纷。邢玉坤面临提副局长,不愿再闹离婚,又回到家,遭到沈红英奚落......

第15集

  沈红英在医院得知艾茵生下一女,转头回家,邢玉坤也不高兴,他们认为这是艾家事先预谋好的。艾家对邢家的表现很不满意,旧恨未消,新仇又添……邢刚从外地采访赶回,见艾茵母女不在,与父母发生激烈争吵,闹得不欢而散。田老汉领着老伴进城治病,艾家热情接待。夜里田老汉咳嗽、婴儿哭闹,亚芳难以入睡,对这对乡下老人看不惯,言谈间竟然透露出田蓉与艾苇早已离婚一事。田老汉大骂女儿田蓉有错,对不起亲家,毅然离开艾家。艾志菲怪罪亚芳,深受委屈的亚芳回到娘家,受到周正祥的痛骂......

第16集

  田蓉经不起周围的嘲讽,带着蕾蕾离开艾家,住到学校单身宿舍。邢家设家宴庆祝邢玉坤提升副局长。艾茵母女回到邢家,邢玉坤托周正祥找一个保姆,周正祥将已经下岗的妻子介绍到周家。蒋梅珍在周家当保姆虽任劳任怨,却很难让盛气凌人的官太太沈红英满意。沈红英发现有张假币,硬说是蒋梅珍买菜后找回给她的。蒋梅珍蒙冤辩解,遭她侮辱、痛骂。亚风得知母亲受辱,直奔邢家为母亲讨回公道。在邢家,亚风与艾茵、邢敏不期而遇。邢敏带母亲到周家赔礼道歉。

第17集

  艾苇回国,艾家夫妇见到儿子,百感交集……亚芳一直不怀孕,经检查是艾芒有问题。柳月向亚芳推荐做人工授精。邢敏、亚风相恋。邢敏父母讲究门当户对,反对女儿与亚风相恋。儿子能攀上处长的千金,周正祥自然乐意,而蒋梅珍则认为沈红英为人霸道,不希望结这门亲。刘庭长向艾茵栏目介绍一个老法官反映的问题,邢刚、艾茵联袂前去采访,所反映的是个副县长虐待老人,触动了关系链,艾、邢两家纷纷接电话,都是说情的。邢家主张立即停下来,艾家则认为要做下去……

第18集

  艾茵做的栏目播出了,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邢刚的文章也发表了,但他却因此丢了记者的工作,去了广告部。艾志菲关心田蓉的婚姻问题。他从老父艾德华处常听到对张磊的赞扬之语,并且了解到他数年前丧偶,便去找刘庭长,欲请他当“月老”。周家夫妇找柳月帮朋友推销一批药材,被拒绝,周正祥误会,有气。因为农民反映了果树大面积受伤,田蓉、张磊去乡下解决问题,由于

  摩托车没油,他们只能停在坡上等待,一个馒头将双方的感情拉近......

第19集

  和和误吃减肥药中毒,送往医院抢救,一家人惊恐万状……艾茵、邢刚迁入新居。邢敏毕业,谢绝父亲为自己走路子、通关系,要凭着自身实力与亚风一起到人才市场去应聘。刘文海要退休,满怀深情地把办公室的钥匙交给张磊......田蓉、张磊关系融洽,蕾蕾也很喜欢和张磊在一起。亚风和邢敏被姚萍所在金石公司聘用。艾茵被电视台委派去北京深造,邢刚虽不乐意,也阻挠不得。艾茵将女儿和和安排回父母家,于是,亚芳当起了见习母亲。亚芳经常被邢刚叫去陪同参加谈判,使得艾芒不悦。亚芳“人工授精”成功,当她告诉艾芒这一喜讯时,却未见他有喜色,两人感情日渐淡漠……

第20集

  柳月介绍蒋梅珍到医院培训当月嫂。在柳月身上,蒋梅珍感到有一种与沈红英截然不同的涵养与气度。沈红英到周家,让亚风不要再纠缠邢敏。艾芒到金石公司给姚萍当司机。无意中看到邢刚扶亚芳到医院检查胎位出来,引起他的怀疑。张磊、田蓉同时到郊区县代职,张磊当副书记,田蓉当副县长。艾芒对亚芳人工授精生孩子一直耿耿于怀,认为这与被强奸一样,还猜疑是借人工授精之名与情人所生,到法院咨询刘庭长。刘将此事给艾志菲说了,要防患于未然。艾家夫妇愁绪满怀。亚芳得知艾芒与姚萍在一起,跟踪他们到姚萍住处,亚芳痛哭欲声……

第21集

    艾芒从姚萍处回家,亚芳质问艾芒,艾芒把以前的怀疑都发泄出来了。二人吵架把艾家夫妇惊动,艾芒摔门而出。亚芳敬佩婆婆一直没把婚前做流产的事说出来,现在还护着自己,非常激动,在婆婆怀里痛哭流涕。艾芒将一腔怒气全部发泄到姐夫邢刚身上,并动手狠狠打了邢刚。亚芳思前想后,加上产后抑郁,割腕自尽,被艾家夫妇及时发现,送医院抢救。在医院抢救室,周家夫妇赶到怒斥艾家夫妇……刘文海找艾芒交给他与亚芳的爱情信物,二人和好如初,给女儿起名叫“艾蕊”,意思一家三颗心永远在一起。

第22集

  刘文海对周正祥打艾志菲的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又把他们亲家叫到一块化解矛盾,使他们亲家之间握手言和。邢玉坤给邢敏另外介绍一个男朋友,遭到了邢敏的强烈反对,执意要与亚风保持关系。邢敏、亚风代表金石公司出国考察,二人商定借此机会旅行结婚。周家自然乐意,邢家虽不乐意,也同意了。艾志菲推荐周家夫妇到农村搞绿色产业。张磊、田蓉代职配合默契,他们之间的恋情进一步融合。邢玉坤免职整天闷闷不乐,全家人都极力开导他。沈红英发现自己有病,住进柳月所在医院,怀疑是子宫癌。爱德华病重,召来张磊、律师写下遗嘱……

第23集

  沈红英向女儿诉说邢玉坤在文革时迫害艾志菲母亲致死的真相,使邢敏大受震惊。邢玉坤回忆往事流下了忏悔的眼泪。沈红英想在活着的时候让邢玉坤得到解脱,手术前将邢玉坤几年前的离婚协议书拿出来,被邢玉坤撕得粉碎,两人的感情得到了升华。周家在艾志菲的帮助下,在农村找到了发展的空间。《英美法词典》出版,艾德华去世,姚霞悲痛欲绝。然而丈夫尸骨未寒,从外地赶来的次子、儿媳来争遗产。艾志菲痛斥弟弟的不孝行为。艾志菲、邢玉坤、周正祥三亲家抛弃前嫌相聚在一起,喜气洋洋共庆家和万事兴。一出化解家庭矛盾,构建和谐社会的好戏到此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