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电视剧《家在洹上》讲述了在抗日战争时期,一批爱国人士保护司母戊鼎的故事。

  四十年代日军占领安阳时,上官村村民刘长乐挖出了商朝的铜鼎“司母戊”。考古学者黄毅唯对殷墟做过比较深入的考察。当得知鼎已经出土的消息,毅然带着学生李古桥和秦雪萍以实习为名来到上官村寻找“司母戊” 的下落,意欲将它运回国统区。考古系学生秦雪萍的父亲秦绪川是一个十分富有的古董商,闻讯后也接踵而至。驻安阳的日军司令官山本佑一朗是秦绪川在东京帝国大学学东方人类学时的同学,秦绪川的到来使他意识到什么,于是也搅了进来,一心要把这件中国古代最珍贵的文物掠夺到手。中国农民在国难当头之际,在爱国知识份子的精神感召下,在爱国商人的鼎力资助下,他们最终还是舍弃了个人利益,顾全了民族大义,把“司母戊”运上了太行山。在日本侵略者面前,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表现出了民族大义和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

  导演兼编剧的王大鹏编著的精彩剧本是吸引众星加盟的主要原因,连一向以对剧本挑剔著称的袁立都毫不吝惜对剧本的溢美之词。剧中袁立饰演一名满口跑河南话的地道农妇,这是她以往没尝试过的角色,袁立表示很开心导演相中自己出演这个与自己反差很大的角色,并且对这个挑战充满信心。

  【故事背景:】

  您知道中国历史博物馆正门上方的那个标志性图案——司母戊大方鼎——是哪个朝代的吗?商朝,距今已经有近五千年了。

  您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吗?抗日战争时期,一九四二年,距今也已经有六十多年了。

  您知道是谁发现的这只鼎吗?一个居住在河南安阳武官村的普通农民,以及他的几个乡亲。这些乡亲都已经先后作古了,唯独这个农民还健在,他今年已经快九十岁了。当年司母戊鼎从他家地里刨出来的时候他只有十九岁。

  我们现在给这个农民起了个名叫刘长乐。

  或者说我们这个片子的男主角刘长乐的原型就是那个当时只有十九岁的农民。

  说刘长乐是个农民,这只是一般的说法,严格的讲,他不是以种地为生,而是以盗卖文物为生的。在河南安阳殷墟周围,尤其是在解放以前,干这行儿的人不少。您有空过去看看就知道了,清一色的青砖小楼,两层的、三层的,上面还盖个瞭望台似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旧社会盗墓这一行在这儿有多么鼎盛了。

  刘长乐家也一样,据说那一套五进五出的院子,抵的上半个“刘文彩”。现在风靡天下的“洛阳铲”其实并不是产于洛阳,而是产于安阳,产于刘长乐的父亲和祖父那一代人手中。只是后来流传到洛阳,洛阳人使用的时候,又刚好被某个外国人看见了,这个外国人又把他写进了书里,安阳铲就成了洛阳铲,为此刘长乐和他的乡亲们还颇有些不服,一直想和洛阳人在知识产权问题上说道说道呢。

  现在这个刘长乐很红,到处做报告。讲当年为了保护这个国宝,怎样艰辛、怎样危险,自己的觉悟是如何如何的高。反正别人都死了,就他一个人活着,死了的人也没法跟他佐证。倒是他自己不经意间说起的那些生活细节,让他自己塑造的那个“高大全”形象,不知不觉便露出些马脚。比如他说他自己家并没有人盗过墓,可是你问他那个五进五出的大宅子是怎么来的,他便不能自圆其说了。再比如他说他如何不怕日本人,敢跟日本人对着干,可我们一算他躲在淮南煤矿的时间,刚好是从日本人找他的麻烦到日本人投降这段时间。还有,他喜欢玩枪,喜欢照相,喜欢女人,这都是他自己说的。这些似乎都不是典型的中国农民所为,而更像一个盗墓贼之举。

  严格的说刘长乐就是一个盗墓贼,一个农名出身的,聪敏且胆子很大的盗墓贼。只不过是这个盗墓贼生活在了一个特殊的时代,碰上了一群特殊的人,又遇上了一些特殊的事,尤其是这件事的核心,那件司母戊大方鼎又是如此的不同凡响。

  先说说他遇到的几个特别的人——

  首先他遇到了一个大知识份子,这个人叫黄毅唯,是清华大学的知名教授;是从海外留学归来的、是中国从事古人类研究的第一人;这个人的原型就是梁启超先生的公子梁思咏。

  梁先生当年带着几个青年学者,对武官村一片当代坟墓旁的一个古墓进行抢救性挖掘,这块当代坟墓就是刘长乐原型人物他们家的。刘长乐的原型人物找到黄毅唯的原型人物,说你考古也不能把我们家祖坟给挖了呀。黄毅唯的原型梁思咏是个温文敦厚的人,觉得人家说的有理,就把挖掘现场向旁边挪动了十几米,躲开了那片坟地。没想到这一躲,就躲出了故事。梁先生那次基本上没挖出什么东西来,倒是让刘长乐等人闹出了动静。

  再说说刘长乐遇到的又一个人,这人是他的堂叔的兄弟,叫刘长喜。刘长喜比刘长乐大不了几岁,但却是这一代有名的大哥大式的人物。据说“洛阳铲”就是他爷爷发明的,到了他爸爸这一代,其盗墓水平在这一带已经独领风骚。刘长喜的爸爸没能活多久,在一次同行之间的火拼中受了枪伤,刚过三十岁就去世了。可没想到他的儿子比他还厉害,十五岁结婚,十六岁生孩子。到了十七岁他爸爸死的那一年,他就敢自己进山,勾结的山里的土匪黑三等人,一块来做假的甲骨文生意了。

  说起这假的甲骨文生意,就又引出了刘长乐身边的又一个人,这个人叫薛耀青,原来是个私塾先生。因为看到甲骨文的生意好,加上又有刘长喜、黑三等人给他撑腰,他便放下书不教了,仗着自己对金石之术还算精通,带着女儿来到武官村,一门心思的做起了甲骨文的赝品。

  薛耀青的女儿薛风春,是出现在刘长乐身边的又一个重要人物。因为读了些说,薛风春和武官村里的一般女孩子很有些不同,不论是穿衣打扮,还是生活情趣。

  因为与众不同,所以她很抢村里那些男青年的眼球。但抢归抢,一般的人不敢往深处想,觉得那是蛤蟆和天鹅的关系。只有那两个自命不凡的小子——刘长喜和刘长乐才敢动一下薛风春的心思。刘长喜是因为有钱又有势,加上和薛风春的老爸薛耀青的关系又非同一般;刘长乐是因为自己年轻、英俊,加上又没有像刘长喜那样娶妻讨妾、在安阳一带绯闻多多。

  薛风春从一开始就没正眼瞧过刘长喜,倒是对年轻率气的刘长乐有些意思。所以挖出了司母戊鼎的刘长乐不仅成了刘长喜生意场上的对头,也成了他情场上的对头。为了搞垮刘长乐,刘长喜不惜让自己刚刚从戏班子里讨来的小妾张宝莲出面去勾引刘长乐。他还利用土匪黑三,并通过黑三引来了日本人,让刘长乐差点和那只鼎一起落入虎口。

  没想到张宝莲竟真的爱上了刘长乐,而薛风春也和刘长乐渐走渐远。刘长喜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却没料到,薛风春对刘长乐的疏远,却是因为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黄毅唯的得意高足,北大学子李古桥。

  李古桥刚来武官村的时候,本来有一个女朋友,那便是与他一起学考古的同学秦雪萍。后来秦雪萍耐不住这里的艰苦和寂寞,跟汪伪政权的一个伪军长结了婚,这才让薛风春有了接近他的机会。

  黄毅唯、李古桥等这批爱国知识份子的到来,起初和农民的矛盾还是颇为尖锐的,一方面要为了国家要保护这批文物,一方面要为自己过好日子要盗卖这批文物,两者在利益上是互相矛盾的。虽然知识份子们有着政府支持,有着合理合法、名正言顺的名义上的优势,但是他们毕竟势单力孤,尤其是国家又在多事之秋,虽然他们竭尽全力,却总在与那帮以盗墓为生的农民的较量中屡遭败绩。司母戊鼎没有落到他们手中,却落在了刘长乐等人手里,就是一个最好的明证。

  对于李古桥来说,和农民的矛盾不仅是工作上的,也不仅是文化上的,随着他和薛风春两人的感情日渐升温,他和刘长乐、刘长喜等人已经势同水火,大有不共戴天之势。

  让上述矛盾得以化解的是汪伪政权、尤其是日本人对此事的介入。为了将司母戊鼎这一罕见的历史文物弄到手,汉奸和日寇可谓费尽心机。在他们眼看就要得逞之时,是这批爱国知识份子的牺牲,让这件国宝才得以安然无恙。为此,李古桥死了,张宝莲也死了。他们的死,以及最后沦为汉奸的刘长喜的背叛,让一直并未丧失正义感和爱国心的刘长乐彻底惊醒了,他和他的朋友们毅然接过保护司母戊鼎的重担。并学习李古桥等爱国知识份子的榜样,告别了自己的家乡,告别了相对舒适的生活,上了太行山,去寻找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

分集剧情:
第1集

  一九四二年的豫北,正值盛夏,天气躁热的很。 十九岁的青年农民刘长乐此时正尾随她的堂嫂张宝莲快步走向村外一望无际的玉米地,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堂兄刘长喜为了霸占叔叔刘占井家的文物——另一个“高射炮”,让自己的小老婆张宝莲去勾引堂弟刘长乐。正当刘长乐与张宝莲在玉米地中拉扯时,土匪黑三的马队出现在大路上,他们发现了跟踪而来捉奸的刘长喜。

  刘长喜以贩卖假甲骨为生,由于急于出手,把一块没有刻字的牛胛骨混在里面,不料被土匪黑三等人发现,此次黑三为报复而来将其抓住威胁逼问。无奈,刘长喜说出是从教书先生薛耀青那里买的。黑三等土匪带着考古专家黄毅唯和刘长喜来到薛耀青家证实。

  刘长喜怕惹祸上身,又让自己的小老婆去勾引二土匪董家旺,不料张宝莲不从,被刘长喜和董家旺用绳子捆住,挣扎时被薛耀青的女儿薛风春撞见,忙叫刘长乐去救张宝莲,与董家旺撕扯时,刘长乐误杀了董家旺。刘长喜推卸责任,告诉黑三是因为董家旺想要刘长乐家的宝贝,才闹出人命的。趁乱时,黄毅唯让薛家父女快离开,并告诉他们黑三此行目的是要把薛家父女带回山里造假甲骨为他们赚钱。

第2集

  刘长乐左胳膊受了枪伤,张宝莲带他去安阳的一个好姐妹辛霞家,辛霞带他们去日本人小林五治开的诊所看伤。薛耀青带着女儿来到安阳,按着黄毅唯给的地址到了一家旅店,黄毅唯的学生李古桥接待了他们,薛耀青不解黄毅唯为何来到此地并救自己,黄毅唯回来后告诉他,是蒋总统叫他们来寻假甲骨的来源,找到来源就意味着找到武丁墓,此事非同小可。

  黑三等土匪找不到刘长乐,将其父亲一顿毒打,逼问宝贝“高射炮”在哪,刘占井死不承认有宝贝。土匪听刘长喜说日本人要买“高射炮”,觉得自己惹不起,便离开了。刘长喜找到刘占井提起他家地契之事,刘占井感到诧异,遂嘱咐刘长乐一定要把“高射炮”藏好。

第3集

  刘长喜为追寻另一个“高射炮”的下落,一直想利用他的小老婆张宝莲勾引堂弟刘长乐,薛耀青在安阳见到秦绪川,得知刘长喜和刘占井两人每个人手里有一个高射炮,两个一块卖才值钱,就想从中牟利。回家后就撮合两家一起去卖。

  商人秦绪川以送女儿秦雪萍来跟黄毅唯学习考古为名来到安阳,想尽早收藏两只高射炮,他和日司令官山本早年在日本相识,此次他来安阳到兵营拜访山本,受到山本热情接待,同时山本也在探询秦绪川来安阳的真正目的。

  此时武官村内刘长乐和刘长喜正在为谁先拿出“高射炮”而争吵,秦绪川亲自来到武官村找到刘长喜要验他手中的货,当刘长喜拿出“高射炮”时,秦绪川眼前一亮,这正是他要寻找的武丁墓中国宝。

第4集

  刘占井得知张宝莲报信说看见刘长喜有高射炮,决定甩掉薛耀青这个中间人直接和刘长喜找秦绪川买高射炮,他和刘长喜说好后一同去安阳找秦绪川。薛耀青发觉后追二人一直到了安阳,看见二人被日本兵抓走,回去告诉刘长乐和张宝莲把东西藏好。秦绪川告诉黄毅唯自己看到了高射炮,二人兴奋异常。

  黄毅唯提醒秦高射炮是二只。他们又来到武官村找到薛耀青询问有关“高射炮”的情况。薛耀青对此事大包大揽说一定让他们看到另一只。李古桥跑来告诉他们刘长喜和刘占井被抓,他们十分担心。山本要秦绪川到军营见面,进一步追问古董的下落,秦绪川使出混身解数与之周旋。同时刘占井等二人也用谎言欺骗了日本人,不但保住了高射炮,二人也顺利的被日本人放了回来。

第5集

  刘长喜、刘占井、薛耀青等人商议要拿着二只“高射炮”去安阳卖给秦绪川。

  刘长乐和薛风春在去安阳找秦绪川和黄毅唯的路上看到土匪去村里找张宝莲报仇,刘长乐跑回村报信,春风一人去安阳。二妞为救张宝莲和刘长喜被土匪打死。

  黄毅唯的儿子混成旅旅长黄家驹得到风春的报信,带着队伍来到上官村,土匪被吓跑。第二天刘占井和刘长喜带着各自的高射炮来到安阳出手,双方正在交易时风春来报信说张宝莲把刘长喜的调了包,并让刘长喜拿地契来换。于是刘长喜让薛耀青作假地契交给张宝莲,来骗回自己的高射炮。薛耀青同意制作假地契,在制作过程中薛耀青确发现了这张地契的秘密。

第6集

  薛耀青做了两张假地契给刘长喜,自己把真的留下了。 刘长乐带刘长喜找到张宝莲,刘长喜把假地契还给张宝莲,张宝莲说高射炮埋在二妞的坟地了。

  刘长喜没有找到高射炮,原来高射炮早已被黄家驹挖走,黄家驹假戏真做,用刘长喜的高射炮骗了秦绪川两万大洋,秦绪川又用一万块大洋买了刘占井的高射炮,秦绪川带着两个高射炮准备回北平,在车站忽然发现了不速之客山本。同时,考古队为调查武丁墓,也到了武官村。

第7集

  秦绪川以为山本追到车站是来向他要两个高射炮的,没想到是来向他为自己的儿子说媒的。刘长喜丢了高射炮,一分钱也没卖到,一股急火就疯了,辛霞找来小林五治为他看病。刘占井发现刘长喜晚上一个人拿着洛阳铲挖他家的地,以为刘长喜是装疯来盗宝。考古队却发现真的有人盗墓,秦雪萍怀疑是小林五治,考古队找到黄家驹希望他能帮助调查谁是盗墓贼。

第8集

  黄家驹派来五个士兵协助考古队调查,发现盗墓贼是薛耀青,但没有当场抓住,于是秦雪萍去试薛耀青,反被薛耀青试了。刘长喜疯话说出给张宝莲的地契是假的,张宝莲拿着假地契让薛耀青辨认真假,薛耀青趁机问出地契的来历。与刘占井对质后,弄清这张地契原来是刘占井家的。张宝莲又拿给黄毅唯看,黄毅唯说是假的。这张地契引起了考古队的兴趣,认为这里大有文章。

第9集

  薛耀青怕自己做假地契的事被戳穿,就挑唆张宝莲偷出刘长喜的“真地契”,用假地契换,张宝莲听了他的话,拿了“真地契”逃出刘长喜家。刘长喜病好了,纠缠辛霞找张宝莲,辛霞将其赶走。

  刘长乐为地契的事也来辛霞这找张宝莲,辛霞说小林五治带她去找藏身的地方去了,刘长乐又去小林五治那儿。薛耀青准备把真地契物归原主,以牟取利益。刘占井果然上套,不但要和薛耀青结亲家,还说出了连自己亲儿子都不知道的地契秘密。

第10集

  小林五治送张宝莲到山本家,山本留小林五治吃晚饭,并把秦雪萍也约来,想让他们增进感情,吃过饭,山本让小林五治送秦雪萍,路上二人表明态度都认为这样不可以。秦雪萍回到黄毅唯住处,黄毅唯六十大寿正在唱堂会,张宝莲来这儿找辛霞,被秦雪萍看见,黄毅唯想问张宝莲话,张宝莲却跑了出去。

  张宝莲跑到小林五治诊所,遇到向小林五治询问她下落的刘长乐,刘长乐告诉张宝莲地契是自己家的,张宝莲不信,小林五治怕刘长乐伤害张宝莲,拉张宝莲回去,刘长喜突然从斜侧里冲出来,让张宝莲和他回去,三人顿时打作一团,小林五治看控制不了局面,吹起哨子引来日本兵,把刘长乐、刘长喜抓走了。这一切被尾随而来的李古桥看见。

  李古桥和秦雪萍回到上官村把事情告诉了刘占井,刘占井找薛耀青代表村子去保人。日本人说如果薛耀青当乡工所所长,就放人。薛耀青顺水推舟作顺水人情,还趁机勒索了每人二十块大洋。

  刘占井对儿子说出地契上的秘密,刘长乐马上就去告诉张宝莲,张宝莲想叫小林五治帮她找人再看看自己的地契到底是假是真,但不想找黄毅唯,小林五治就去找秦雪萍,希望她爸爸能帮忙给看看,这样一来考古队就知道了,考古队猜测武丁墓就在这块地上。

第11集

  秦雪萍去内黄找黄家驹,刚到就遇到了黄家驹处理炊事班的苗德文把门口小卖部的女儿搞大肚子的事,秦雪萍的几句话帮黄家驹处理了此事,令黄家驹对他刮目相看,并生爱慕之意,迫不及待的向自己的父亲说出想和秦雪萍结婚。 李古桥去送秦雪萍带给薛春风的书,两人吟诗作赋聊得很投机,谈到日本人让薛耀青作乡工所所长的事,李古桥想让薛春风劝劝她爹别当汉奸。

  自从张宝莲到了山本家,小林五治就经常回家。这天,小林五治和张宝莲一起包饺子,山本问小林五治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小林五治说只是一般的朋友,山本不相信,要带小林五治去北平向秦雪萍的父亲提亲。为了不让小林五治再和张宝莲接触,山本想把张宝莲打发到日本去照顾小林五治的妈妈。

第12集

  薛耀青的乡工所办起来了。薛风春不愿她爸当汉奸,李古桥安慰她。薛耀青帮刘占井量地,忽然听见有盗墓声,刘占井发现是刘长喜在挖自家地,刘长喜却说这是他家的地,并拿出假地契,刘占井却拿出真地契。张宝莲把手里的地契拿给山本辨真假,又被秦雪萍拿给黄毅唯辨认,黄毅唯认为真地契应该在刘长乐家。

  李古桥约薛风春在小河边见面,让薛春风骗刘占井家的真地契,让考古队看,并为她作藏头诗。薛风春找刘长乐帮忙要看真地契,刘长乐让薛春风帮自己把张宝莲找来作为交换条件;刘长乐想试薛风春是不是和自己一条心,被李古桥打伤。

第13集

  刘长乐在小林五治诊所看伤,薛风春帮他找来张宝莲,长乐对她说地契的事,并让张宝莲和他私奔。刘长乐帮薛风春拿来地契,李古桥看出了地契中的秘密,考古队知道了后,去找黄家驹帮忙保护武丁墓,黄家驹怕动静大了被日本人发现,就将计就计找到山本,以和山本合作为名,把队伍驻扎在上官村。此事刘薛两家也开始行动了——开始挖地契上说的“东南角有宝”。

第14集

  张宝莲告诉小林五治她把地契拿给山本看了,山本看了地契告诉张宝莲地契是假的,李古桥和秦雪萍找到小林五治说要帮他鉴定张宝莲的地契,二人将地契拿给黄毅唯看,黄毅唯看出了其中的奥秘。刘长乐与薛凤春相约河边相会但刘长乐却无暇与之谈论儿女私情,刘占井和薛耀青看在眼里非常着急。

  李古桥找到凤春,二人在洹河边畅谈,李古桥为凤春读了一首诗,凤春对李古桥的渊博知识非常钦佩。刘长乐想叫凤春帮忙找张宝莲,凤春对长乐和张宝莲的关系非常不满,长乐强行对凤春动粗被李古桥碰见,李古桥失手将长乐打昏,在小林诊所刘长乐见到张宝莲告诉她地契是假的,张宝莲听后气愤异常。长乐要张宝莲跟自己回武官村,遭到拒绝,李古桥来到凤春家找她二人相互之间产生了好感。

第15集

  李古桥通过凤春知道了地契的秘密,考古队决定要想尽办法保护好地下的文物,山本问张宝莲她的地契拿给谁看了,宝莲说是北平来的人,黄毅唯来到内黄找黄家驹,在操练场上,黄家驹对部队的现状非常不满,忧虑重重。黄毅唯要家驹派兵去武官村,黄家驹担心山本会对此举动有疑心,但同时也意识到这是一次机会。

  黄家驹来到山本司令部拜访山本,想征得山本同意,山本出于自身的目的答应了黄家驹。凤春发现长乐带着工具去地里,她尾随跟至,看到她爹和刘占井在一起,便对他们起了疑心。

第16集

  秦雪萍发现了李古桥给薛春风写的藏头诗,李古桥不承认,秦雪萍取笑他。 薛风春告诉李古桥刘薛两家在盗墓,李古桥激动的抱住风春,说自己就是给春风写的藏头诗。

  考古队在刘占井家的地里没有发现人,却发现了一个大坑,薛耀青等人在玉米地里布置下半夜挖坑,风春来给考古队报信说他们都回家了,考古队以借灯为名试探情况,黄毅唯试探刘占井说在他家地里发现了盗墓坑,刘占井狡猾的掩饰,跑到自己的地里大骂挖坑之人。

  这时黄毅唯告诉薛凤春等人自己是政府委派下来的人,到武官村就是为了保护这里的文物。薛耀青发现考古队对挖坑之事有所发觉,便溜到刘占井家商量对策。

第17集

  大鼎被从地里挖出,这一切都被在一旁监视的李古桥看到。薛耀青用了调虎离山计把黄毅唯等人引到安阳城,把刘长乐留下转移地里挖出的宝贝,李古桥尾随刘长乐发现司母戊鼎,李古桥阻止抬鼎,被挖鼎的农民打伤。风春找小林五治给李古桥看病,撞见小林五治向张宝莲求婚。

  黄毅唯质问从安阳回到武官村的刘占井鼎的事,刘占井说不知道;凤春为了大鼎的事和薛耀青吵了起来,李古桥等人劝解安慰了她。刘长乐找张宝莲藏身,张宝莲不见她,并让他把东西交出来。刘长乐在打谷场睡了一夜,早上让皮儿去找秦绪川来,皮儿却告诉了薛风春,刘长乐被考古队抓了回来,刘长乐谎称东西被外乡人抢走了,考古队拿他没办法,薛耀青问东西藏哪了,刘长乐骗他说东西在西边场屋。

第18集

  黄毅唯和李古桥继续在武官村寻找大鼎的下落,秦绪川闻讯也从安阳赶到武官村,他独自找到薛耀青劝他把鼎交出来,刘占井父子找到秦绪川将埋鼎地点告诉起秦,秦出价六十万购买大鼎,并要求刘占井父子随时将大鼎运走,刘长喜跑到山本那里告密,并做了汉奸,答应为山本做事。

  黄毅唯让李古桥到内黄调混成旅来保护找寻大鼎,当他把计划告诉秦绪川,秦感觉很以外。在小林的诊所小林又向张宝莲求婚,张宝莲内心非常痛苦。

第19集

  山本为儿子提亲,小林五治不同意,表示他要娶张宝莲。遭到山本的严厉斥责。刘长喜在小林诊所找到张宝莲,并把她抓回武官村。张宝莲被刘长喜绑在自家东屋里,杨副官发现了张宝莲却没有报告。李古桥从黄家驹那里带回一个连,第三混成旅在上官村进行严密布防。小林五治和辛霞到武官村找张宝莲,第三混成旅把他当成奸细抓了起来,了解情况后,黄家驹帮小林五治在刘长喜家搜找张宝莲。

  古桥说服薛耀青交出鼎,薛耀青又去做刘占井的工作,刘占井和儿子商量不想交鼎,想用声东击西的方法,于是刘占井主动向黄毅唯“交代”鼎在西边场里。

第20集

  黄毅唯在武官村找长乐未果急返安阳与秦绪川商议,被在安阳的刘长乐看到。刘长喜为能把张宝莲留在自己身边去讨好山本,报告了关于考古队挖鼎的事。

  小林五治为与张宝莲感情的事同山本吵架。张宝莲假意顺从刘长喜,伺机逃跑;黄家驹为寻找鼎的下落要抓薛耀青和刘占井,被黄毅唯劝阻。山本请秦绪川看戏,他劝秦不要插手鼎的事,秦也趁机从山本处得知日本人以得知鼎的事情。小林五治在刘长喜家找到了张宝莲,两人逃跑时被刘长喜发现,当众扭打起来,小林五治骂刘长喜是汉奸,给山本报信,黄家驹把它俩带回连部审问,刘长喜怕被黄家驹枪毙,说再也不找张宝莲了,黄家驹让小林五治带着张宝莲远走高飞,同时黄家驹决定把刘长喜送给山本处置。

第21集

  小林五治去辛霞那里找不到张宝莲,就叫辛霞去山本家找,山本说只有小林五治自己回来才能见到张宝莲,最后山本决定让小林五治参军,把张宝莲送到土匪黑三那儿去。 黄家驹把刘长喜送到山本那里,刘长喜为保全自己说出了小林五治说自己是汉奸的事,山本为了天皇陛下枪毙了自己的儿子小林五治。

  刘长乐到安阳找北平来的秦绪川买鼎,秦绪川把刘长乐藏在车里带回上官村找刘占井商量买鼎的事,刘长乐在秦绪川的马车上被考古队发现了。

第22集

  秦绪川向黄毅唯解释为什么不把刘长乐交给他们,并说想把鼎运到山本顾不上的太行山,把鼎交给共产党,大家商量后按秦绪川的意思做了详细的安排。张宝莲还沉浸在小林五治去世的痛苦中,于是去找疯了的刘长喜报仇,张宝莲看准机会,将正要从屋顶下来的刘长喜推下了梯子摔死。这一切被黄家驹的手下看见了,将张宝莲抓住交给了黄家驹审问,审问中张宝莲认出那天没有救自己的人是杨副官。

  黄家驹怀疑自己的副官是奸细,于是临时改变计划,并让黄毅唯去通知已经去了火车站的秦绪川。刘长乐去探望张宝莲,他在张宝莲的逼问下说出了晚上的计划。张宝莲趁机把刘长乐打晕,逃了出去。

第23集

  张宝莲去找山本报仇,在山本司令部持刀行刺山本未遂,被日军抓获。刘长乐醒来担心张宝莲会把事情对日本人说,于是找到李古桥希望行动提前。黄家驹发现张宝莲、刘占井父子失踪觉得事情不妙,提早把鼎转移到一个破窑洞里。

  凌晨,秦雪萍、李古桥带领士兵把鼎运向太行山,途中李古桥发现接到杨副官情报的山本的队伍,正向观音堂附近移动,李古桥马上回上官村报告黄家驹,叫埋伏在观音堂的一排士兵撤出,跟着大部队一起进入太行山。之后李古桥又去观音堂接应黄毅唯和秦绪川,让他们安全撤出,加入大部队。山本的日本小队被黄家驹的队伍打的伤亡惨重,司母戊鼎顺利的运往太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