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电视剧《戈壁母亲》根据新疆兵团知名作家韩天航的中篇小说《母亲和我们》改编,讲述了一位受传统文化教养和道德熏陶的母亲如何忍受不幸的婚姻、以她美好的心灵和大地般的胸怀成为儿女们的主心骨的故事。电视剧《戈壁母亲》是为“献了青春献子孙”的新疆兵团人竖立的一座丰碑。大漠荒原,屯垦戍边,兵团人艰苦创业的精神感人至深,催人泪下。该剧以浓墨重彩的笔触,描绘出第一代和第二代兵团人支援新疆、建设新疆、巩固边疆的艰辛与浪漫、苦闷与热情,将刘月季这位深具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母亲形象融入两代兵团人的创业历程中,折射出了一个大时代中不朽的人性光辉。

  编剧韩天航曾在新疆兵团生活了四十多年,是一位以写兵团生活见长的作家,《重返石窟门》、《我的大爹》多部作品都被拍摄为电视连续剧。曾经执导《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孙中山》、《任长霞》等众多作品,并多次荣获“飞天奖”、“金鹰奖”、“五个一工程奖”的实力派导演沈好放表示,要在剧中“把兵团人将一生奉献给兵团的这种默默无闻的精神”再现给电视观众。曾饰演“探春”而家喻户晓的东方闻樱任制片人,她曾担纲《省委书记》、《女子监狱》等多部央视主旋律电视剧。曾在电视剧《任长霞》中饰演英雄任长霞、《家有九凤》中饰演五凤而深入人心的演员刘佳饰演本剧女一号刘月季:一位善良隐忍、深明大义的“戈壁母亲”。而巫刚、赵君、耿乐、柯蓝等众多影视明星也将在这部大戏中有上佳表现。

  据悉,这部由央视剧中心花巨资投入拍摄的大型电视剧目前全剧组演职人员接近两百人,外景戏将全部在新疆的昭苏、奎屯、魔鬼城等地实地拍摄,历时三个多月。剧组人员上下一心,将在粗粝苦寒的西北戈壁上追溯那个火红年代的人和事,争取明年在央视一套的黄金时间与观众见面。

  剧情介绍:

  全国解放不久,山东一所破败的老宅。刘月季突然接到乡邮员冒着风雨送来的军邮——她离家出走多年的丈夫钟匡民从进疆部队中寄来的信。

  刘月季得知信的内容后陷入深深的痛苦中,钟匡民在信里对她说:他们之间的婚姻是封建的包办婚姻,组织上已经同意了钟匡民解除婚姻关系的要求。钟匡民还表示将一直在经济上支持刘月季,并请刘月季不要去新疆找他。刘月季独自在油灯下回忆起这个被长辈们强力撮合婚姻的往事:钟匡民的父亲年老多病,一直对邻居家贤惠的大闺女刘月季印象极好。可是钟匡民十八岁,刘月季已有二十四岁了。读了很多书的钟匡民还觉得刘月季没有文化,对这门婚事一直不愿意,在洞房之夜执意不与刘月季圆房。刘月季无奈只得苦苦地跪求钟匡民回心转意。顶不过父亲的严斥和刘月季的柔顺,钟匡民违背自己心愿接纳了她,生下了他们的大儿子钟槐。此后钟匡民终于离家参加了革命军队,走前的一晚,又有了二儿子钟杨。从此十三年都没有音讯。

  夜半了,知道此事的孩子们也睡不好,钟槐更是气愤。可是刘月季却告诉他们:“你们的父亲可以不要我,但孩子却不能没有父亲”,要带着孩子们去新疆千里寻父。

  赴新疆途中,一度走散了的钟杨救助了也是去新疆寻父的孤女程莺莺,她的母亲被土匪打死了。刘月季找到他们后,认下了这个女儿,钟杨也给这个新认的妹妹取名叫“钟柳”。

  已经从师作战科长升为团长的钟匡民对刘月季到来不高兴,刘月季虽感到很伤心,却说自己明白钟匡民要离家出走是反对没有感情的封建包办婚姻,同意与他 离婚。但她又说,她虽然离开钟匡民,但孩子们却不能离开自己的爹,她也不能离开孩子们,钟匡民走到哪里,她带着孩子也会跟到哪里,钟匡民总不会狠心地把她与孩子们分开吧?钟匡民闻听这个决定,大吃一惊,却又无法不同意。

  离婚后,刘月季和大儿子钟槐也被批准参加了工作。不久,钟匡民与相互已爱慕了一段时间的秘书科秘书、年轻美貌的孟苇婷结了婚。钟槐与钟杨知道这事后,在婚礼上大闹一场,刘月季赶来把他们拉了回去。并劝说孩子们,让他们能理解父亲的这种选择,但大儿子钟槐怎么也想不通,对钟匡民有了很强的怨恨。

  钟匡民与团政委郭文云的部队开赴荒原,要屯垦边疆,建设新城市。钟槐用自己的第一份工资买下的母驴起了作用。在那些开荒造田的日子里,刘月季为战士们烧水。钟杨每天赶着毛驴车到两里多地的河边去拉水。有一天,钟柳跟着他一起去河边,被冲进水中,正在勘察的技术员程世昌将其救了上来。但程世昌不会想到,他救起的钟柳正是他的亲生女儿。

  当孟苇婷临产前想洗个澡时,刘月季把熟睡的钟杨叫醒,让他到河边去拉水,刘月季把烧热的水送到孟苇婷那儿,看到孟苇婷行动不方便,她亲自为孟苇婷洗澡,使孟苇婷深受感动。孟苇婷生下了女儿钟桃,但由于生活艰苦,却没有奶水,钟匡民与孟苇婷一筹莫展时,刘月季又把烧好的驴奶送了过来。她让钟匡民一心去忙工作,由她来照顾孟苇婷。

  钟匡民率领基建大队建设瀚海市,刘月季成了基建大队的炊事员。开春发洪水,基建大队被洪水围困在营地里,全队断粮,为了救战士,刘月季忍痛同意献上那头毛驴,给大家救了危。

  钟槐身材高大,力大无穷,开荒造田总是夺头名,政委郭文云非常喜欢他,把他留在自己的身边当通讯员。基建大队完成任务整编后,刘月季重新回到郭文云的团里,钟匡民已升任副师长了。刘月季在团机关食堂当上了司务长。郭文云四十几岁了,还没有娶妻。在钟槐二十二岁的那一年。郭文云的警卫员王朝刚从内地给他介绍了一位姑娘刘玉兰,郭文云怕自己年纪太大,就特意去照相馆照了一张照片委托王朝刚寄去,没想到王却将他年轻时的照片换进去。

  刘玉兰来了,郭文云让钟槐从乌鲁木齐把她接到团里。但谁也没有想到,答应同郭文云结婚的刘月兰却一见钟情爱上了钟槐。结果,刘月季、钟槐、郭文云、钟匡民,刘玉兰之间发生了一系列的误会。刘月季了解了刘月兰是因为家里贫穷,不愿听父母之命嫁给一个老人而借机前来新疆的情况后,从开始反对到后来支持刘玉兰。钟匡民一气之下,把钟槐调到边境农场去守边防场站。

  第二年,钟匡民上边防场站去看钟槐。看到钟槐在遥远的边境场站上孤零零的一个人在恶劣的环境下,干得非常出色,钟匡民被感动了,钟匡民在站上住了两个晚上后,父子之间通过沟通,和解了。钟匡民回到师部就去团场找刘月季,让刘月季陪着刘玉兰去边防站与钟槐成亲。可是两年后,刘玉兰为救哈萨克牧民的羊群,在雪崩中牺牲了。钟槐也因扑救刘玉兰遭致严重冻伤,不得不截掉一条小腿。

  刘月季很同情被进行劳动改造的程世昌。在一次交谈中,刘月季发现程世昌就是钟柳的亲生父亲。她与钟匡民商量,钟不同意现在就让他们父女相认,因为这会影响钟柳的前程。刘月季考虑再三,还是把这事告诉了程世昌。并告诫程世昌,为了女儿的今后前程,暂时最好不要相认。程世昌感激刘月季周到的考虑。当程世昌要离开团场去水利工地时,刘月季安排他与钟柳见了一面。程世昌为了女儿的前途,压下心中亲人相认的渴望。

  边境农场演出队一位上海知青叫赵 丽江,爱慕钟槐的为人与品格。她第一次去边防场站,被钟槐拒绝了,因钟槐心中已有了刘玉兰。而刘玉兰牺牲后,赵丽江再次去边防站,并说:这个神圣的岗位不能钟槐一个人独占,她也有权利获得。刘月季也劝钟槐留下赵丽江。在两年的时间里,赵丽江用自己的执着与真诚的爱,终于打动了钟槐的心。

  孟苇婷得了重病,钟匡民因沉浸在繁忙的工作中,无法顾及孟苇婷。是刘月季及时地把孟苇婷陪送到乌鲁木齐 医院,救了孟苇婷的命。孟苇婷感激刘月季,尽自己的能力照顾钟杨,钟杨深受感动。文革中,孟苇婷旧病复发,临死前,把钟桃托付给刘月季。钟匡民因被审查关进地窝子,没能赶上与妻子诀别,伤痛万分。

  钟杨和钟匡民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僵,为钟杨工作分配到农科所的事,以及钟杨在农科所搞科研的事,父子不断发生冲突。文革时钟杨为保住自己的试验田声明与钟匡民划清界线,使钟匡民又伤心又恼火。而刘月季最终让他们父子消解了矛盾,重归于好。

  钟杨与钟柳一直相爱着,但钟杨总感到他俩虽不是亲兄妹,却存在着兄妹关系这一障碍。刘月季认为程世昌与钟柳相认的时机成熟后,促使他们父女相认,并重新恢复原来的名字程莺莺,使这对恋人得以结合。

  向彩菊是程世昌的妻姐,因家乡闹饥荒来投奔程世昌。但程世昌已去了水利工地,而且知道程世昌有历史问题。她不敢再去投奔他,正在走投无路时,刘月季收留了她。没想到,郭文云看上了向彩菊。经过几番磨难,在刘月季的帮助下,在文革的艰难处境里,郭文云终于获得了自己的幸福。郭文云的前警卫员王朝刚因为政治野心,在文革中作了一些坏事,致使其妻离家出走。刘月季以其为人,打动了王朝刚的良心,让他们夫妻破镜重圆。

  钟槐与赵丽江终于下山分配了新的工作,钟槐装上了义肢。文革结束后,钟匡民重新恢复了工作,钟槐也被评为师里劳动模范,钟杨的科研也取得了成功,郭文云与向彩菊也有了孩子。程世昌父女终于相认。这个时候,刘月季却因为长期劳烦,病重住院。他们所有的人,全都想到了刘月季。还是钟匡民记得刘月季的生日,在她生日那天,这些至爱亲朋聚集一堂。刘月季想起旧日岁月,叫过钟匡民,对他说,我跟你这么些年,我刘月季值了,我想谢谢你!说完伸出手来,与钟匡民紧紧相握,泪水盈满眼眶。钟也心事万千,深情地看着刘。一生只知奉献的刘月季,终于在人们敬爱的眼神里,获得了最崇高的回报……

  鲜艳的党旗下,刘月季举行入党宣誓,她的一生经历,一一闪现……

分集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