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该剧艺术地表现了空军歼击航空兵某团从山区调往特区驻防之后,在江主席提出“打得赢”和“不变质”的两个历史性课题面前,不断更新观念,排除重重困难,高标准完成我军最先进的新型战机的改装及三军联合演习等重大任务。全剧围绕航空兵某团努力成为未来战争的“空战王牌”这一目标,来展开故事情节,刻划了以凌锋为代表的新一代飞行员的形象。他们以保家卫国为天职,保持艰苦奋斗优良传统,大力弘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在追求理想人生的同时,不断为提高部队战斗力而努力奋斗。该剧以新老两代飞行员对飞行事业的执着追求和爱情生活的聚散离合为切入点,展示了当代军人在社会变革中价值取向的碰撞和对人生观的思索,弘扬了新一代飞行员崇高的精神境界、不懈的人生追求和高尚的道德情操。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空军歼击航空兵某师183团,1998年冬季在我诸军兵种联合渡海登陆战役演习中屡建战功,被上级授予“空军英雄团”称号,1999年春季奉中央军委命令,作为应急机动作战部队从粤北山区调往特区驻防。在大批次飞机转场的当日,因空中通讯故障,团长凌锋的08飞机在得不到地面指令的情况下,下降时险些与一地方民航飞机相遇,他临危不乱,紧急处置危情,以高超的技术驾驶飞机安全落地。

  四十分钟后凌锋又带战斗小分队紧急升空拦截入境敌机,敌机被迫出境,但我机在拦截过程中两次被敌机雷达锁定目标。部队进城后的第一个休息日,团公务员李庆义在无线电话中无意泄露了部队调防的军事秘密,被境外侦听机构窃听。师党委会上,183团在一片赞扬声中受到师政委方远清的严厉批评,方远清严肃指出了特区航空兵部队的特殊性,告诫183团作为空军一线部队和未来战争的“第一打击力量”,新时期同时面临着“打得赢”和“不变质”的两个考验,否则在未来战争中战斗力有可能等于零。183团面临的形势是严峻的,任务是艰巨的。

  凌锋的妻子赵朗随军进了特区后遇到十年前的同窗好友石秋林,石秋林介绍赵朗到由自己担任老总的南方储运公司工作,赵朗欣然应允,凌锋则因十年前三人之间的一段感情经历,对妻子的这一决定不以为然。

第二集

  183团在进驻特区后第一次升空参战就打了个“零战斗力”,飞行员们情绪不高,凌锋和李文涛将全团官兵带到荣誉广场,以183团的光荣历史激励大家的斗志。为适应未来战争的需要,183团接受了新型战机“鹰-99”的改装任务。军校硕士研究生孟晓鸽奉命到183团担任航理教员,并拿出一份高质量的新机航理考核方案。团政委李文涛要求自己的部队如一块钢板,提出在特区环境中必须对部队实行封闭式管理。师政委方远清指出,要保证183团在思想上“不变质”,首要的一条是观念的更新,他提倡在思想教育和行政管理上打主动战、进攻战,搞开放式教育。凌锋将“鹰-99”改装预案中的放单飞计划交给师长魏汉忠审批,魏汉忠认为还有五名飞行员没有通过地面考核,批评凌锋急于求成,担心183团21年的安全红旗打水漂。

  团政委李文涛的妻子许晴在部队子弟小学筹建期间,为保证飞行员的孩子们都能上学,不顾自己身体有病,在家里开办了文化辅导站,对孩子们尽职尽责,表现了一个飞行干部妻子的良好素质。赵朗到石秋林的公司上班后,对自己将来的发展充满美好的憧憬。

  石秋林回忆自己十年前对赵朗的恋情被拒绝,同时考飞行员政审没合格,都是因为凌锋介入的结果,他发誓要与凌锋在事业、爱情上决一高低。

第三集

  “鹰-99”第一次放单飞,师长魏汉忠提出由自己“开山引路”,三配套规定动作完成得非常漂亮。他落地后要求大家在当日的飞行中高空科目飞得低一点,低空科目飞得高一点,只要能安全飞回来就行。凌锋则要求钉是钉,铆是铆,严格按照大纲规定的动作飞,一点不能打折扣。凌锋因此与魏汉忠在训练思想和实施方法上产生分歧。副团长夏扬华对此也有过头之言。凌锋与李文涛又一次被魏汉忠严批。

  机械兵陈子建为接济自己贫困的家庭,托老乡关系找石秋林借钱,他经不住石秋林的劝说和地方不法分子的诱惑,参与了偷航油案件。事后他多次想向团领导认错,可是去错过了悔过的机会。

  许晴为教学操劳晕倒在家庭课堂上,被赵朗送进医院,李文涛因忙于飞行团的工作没时间照顾妻子。赵朗全身心投入储运公司的工作,在业务谈判、运筹能力方面显露才华,生活观念也逐步发生变化,她开始对凌锋只顾飞行,不顾家庭,不关心她而不满,俩人多次因生活和价值观念上的差异发生争执。石秋林则在赵朗生日的时候显得更加爱护和体贴她,并再次向她表示自己十年来始终如一的感情,被赵朗婉拒。赵朗为公司生意晚上加班在酒店与台湾老板应酬,凌锋赶到酒店,因不满赵朗的行为与赵朗发生口角,赵朗伤心走出家门。

第四集

  上级工作组到183团考核干部,魏汉忠排除非议力推凌锋,表现了一个老飞行员良好的品质。飞行员崔双喜与农村妻子荷花恩恩爱爱,家庭生活幸福美满。丁放与贺欣欣在相互交往中产生了感情,贺欣欣的母亲却因丁放的工作有危险而持反对意见。丁放十分沮丧,他在回营区的路上进酒店喝闷酒,出门后遇见几个流氓欺负一个女孩子,忍不住上去揍了他们一顿,并给了那个女孩三百元钱作路费,不料却被陷上告参与色情活动,被公安扫黄打非队送部队查办。凌锋一怒之下关了丁放的禁闭。贺欣欣关键时刻前来解围,帮助丁放澄清了事实。凌锋抱着诚意到公司想找赵朗谈一谈,正巧碰到秘书送来石秋林与赵朗同去欧洲公出的护照,赵朗向凌锋表示已厌倦了原来的生活,她想在特区拼搏一把,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和自身价值,凌锋扫兴而归。

  凌锋带队参加紧急出动空中演练,他在飞行中因家庭问题思想开小差,飞机在遇高空气流的情况下,进攻目标靶的预定时3秒,演练结束后,凌锋将已得到手的优胜红旗主动退了回去,魏汉忠和众飞行员表示不解,夏扬华表情冷漠。

  许晴和李文涛分别找赵朗做工作,要求她像一个真正的飞行员妻子那样无条件地支持凌锋的工作,赵朗回家向凌锋认错,正巧又碰到石秋林来电话问候赵朗,两人又一次因观念上的差异而谈崩。

第五集

  凌锋带丁放紧急升空,受命迫降一非法入境的民用货机。迫降飞行时因飞机从万米高空一下俯冲到2000米低空,飞行速度超过了常规的极限,凌锋和丁放身体受到伤害,眼耳出血仍坚持完成了任务,表现了顽强的战斗作风。凌锋的飞机在返航时因雨水渗进发动机,导致空中双发动机停车,凌锋沉着冷静处置空中危情;驾机安全返回。

  183团新机改装完成后,又领受了“鹰-99”空中加油的任务。晓鸽给飞行员门讲授空中加受油的意义和飞行原理。凌锋埋头翻译和学习外军空中加受油的技术资料,准备在高科技的装备和战术上有所建树。

  在机务检查表彰会上,作为消除了重大飞行事故隐患的机械兵陈子建,本应受到通令嘉奖,却因参与了偷窃航油案件,在会场上当即被保卫部门拘留。183团再次在“酒绿灯红”面前受挫,教训深刻。

  石秋林在夏扬华面前挑拨他和凌锋的关系,他告诉夏扬华,凌锋的夫妻关系不和,后院起火。夏扬华提醒师长不要因此影响团长的声誉,师长亲自去凌锋家查问,发现俩口子关系很正常,把夏扬华批了一通。

  凌锋因航油被盗案件不安,他冷静地坐下来写检查,继而又动了转业的念头。正好这时丁放看见石秋林和赵朗在一花园别墅相会,凌锋气恼地看见了这一幕,与石秋林发生了面对面的冲突,赵朗深感愧疚。

第六集

  凌锋指责石秋林,并出手打了他一拳,石秋林反说凌锋只顾自己的飞行事业而不理解和关心赵朗是放大了的自私,并说自己为了爱情可以献出生命,凌锋大受震动。凌锋深感自己的婚姻已不可挽救,为不影响下一步的空中受油任务的完成,他痛下决心写离婚报告。李文涛在他情绪低落时,鼓励他要咬紧牙关挺下去。

  石秋林为了将走私的汽车零件找个安全的地方存放,要夏扬华将183团空闲的机库借用一段时间,夏扬华犹豫再三后应允了下来,但拒收了石提供的好处费。

  丁放和大崔被安排第一批飞空中受油科目,为全团趟路子飞数据。当日,因气候突变加上气象部门预告不准确,导致大崔的飞机在返航时遭雷击,飞机受损失事,大崔英勇牺牲。大崔好友丁放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到起飞线上寻找大崔昔日的音容笑貌;大崔妻子荷花和儿子不悔在沉重的气氛中哀悼亲人,整个183团从上到下悲痛万分。事故当日的飞行指挥员魏汉忠和凌锋更是深感愧疚。荷花为了不给飞行团带来负担,决定带儿子不悔回老家生活……。加受油试飞成功,丁放和魏汉忠一同上大崔墓前向烈士致敬。

  凌锋在安全整顿中向大家讲述飞行安全与训练的关系,孟晓鸽提出飞行事故的万分率新观念,同时向凌锋建议在飞行中增加抗电子干扰的训练内容。

第七集

  “鹰-99”空中加受油进入空中密集队形训练。副团长夏扬华因思想情绪波动,在飞行时精力不集中,动作不规范,照像判分只得了个2分,被凌锋从第一批名单中拿了下来,夏扬华因此不满,并在凌锋面前提出自已的职务调整问题,受到凌锋的批评。凌锋和魏汉忠在大崔事故后第一次倾心交谈,魏汉忠推心置腹一席话,道出了一个老飞行员对自己的客观认识,表现出他的觉悟,令凌锋和众飞行员感动。

  赵朗在公司偶然发现一封内容奇怪的电传,她半夜2点尾随石秋林到黑石滩码头;发现石秋林利用职务之便从境外走私汽车零件,万分震惊。石秋林被迫在赵朗面前承认此事,并发誓听从劝告,洗手不干,赵朗无奈中原谅了他,没想到却为自己留下隐患。

  丁放在接待外军武官团时,受命担任外军中将飞行员的僚机,出色完成了任务,同时也赢得了师长和众飞行员的赞赏,贺欣欣更加爱他。

  在一次飞行训练中,183团12架飞机的仪表突然全部失灵,导致空中编队失散,除丁放力排万难驾机返回本场外,其余11架均在指挥所雷达屏幕中失踪,最后11架飞机分别在备用机场和民航机场着陆。凌锋因一时查不出事故原因而焦急万分,老师长魏汉忠此时拿出183团老团长——凌锋的父亲当年留下来的一张北平地图,鼓励凌锋在困难面前挺起腰杆,勇攀现代军事技术的高峰。

第八集

  孟晓鸽在分析12架飞机空中故障原因时,发现是由于受到外来电子干扰造成的,后被空军作战部门证实。凌锋深切感到183团作为未来战争中的“第一打击力量”,差距甚远。他在师政委方远清的鼓励下;排除私念,立下决心,一定要带领全团高质量地完成空中加受油任务,并向上级申请尽快在183团建立一套多功能多平台的综合电子战系统。他推荐孟晓鸽去国防大学参加高级指挥人才培训班。

  在抗台风大战中,凌锋带领全团人员奋力抢救飞机。夏扬华为了在台风到来前腾出借给石秋林用的机库,匆忙进城找石秋林。石秋林因来不及运货,又怕这批走私物品被公安部门破获,对夏扬华避而不见。李文涛带人砸开仓库,发现私藏多箱汽车零件,立即报告公安部门。夏扬华赶回外场后,为抢救被台风受阻的飞机,身负重伤。

  石秋林狗急跳墙,劫持货运包机飞往境外,并将赵朗和朵朵骗上飞机,赵朗怒斥石秋林,宁愿接受祖国的审判,也不愿成为祖国的叛徒。为保护朵朵,赵朗倒在石秋林的枪口下,石秋林在绝望中开枪自杀。

  公安局在朵朵提示下解开了石秋林电脑密码,捣毁了庞大的走私集团网络。

  183团在完成了电子抗干扰的训练课目后,以崭新的姿态和高超的军事技术参加了“飞天2000”三军联合演习,全方位地展示了“空中第一打击力量”的强大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