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该剧男主人翁某生物研究所博士研究员陈子安不仅事业心强,而且年轻帅气,潇洒倜傥,很有女人缘。为此,同居女友丁可萍终日惴惴不安,生怕哪儿突然冒出个漂亮女人抢走自己的心爱男友。然而防不胜防,越是担心,越是来事。研究所偏偏分配进来一个刚毕业的女硕士研究生罗依嘉,而这个罗依嘉又偏偏分配给陈子安当助手,而这个助手又偏偏勤奋好学,温柔恬静,与陈子安一拍即合。于是乎,顺理成章,在共同的事业追求中,一来二往,产生了微妙的感情。

  其实,要说罗依嘉半道插足,横刀夺爱,并不公平。陈子安对丁可萍的强烈占有欲和变化无常的乖戾脾气早已不堪忍受,只是这位博士教养太深,为了不伤害女友,宁可委屈自己,也不忍心开口分手,再加上丁可萍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搞掂了陈子安的母亲陈老太太,于是在一种别别扭扭的关系中,竟然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自从遇到了罗依嘉,陈子安终于明白,自己的真爱其实是罗,而不是丁。于是,在同丁可萍即将举行订婚仪式的关键时刻,他终于下了决心,逃离现场,飞奔到罗的身边。自然,后面的故事便好看了,因为丁可萍是个决不轻易放弃的女人,尤其是颇有心计的女人,而罗依嘉又偏偏是个坦荡真诚,毫不设访的女人,她除了真诚地爱着陈子安外,把精力全倾注在生命基因的研究上了。

  本来,两个女人,一个男人的戏已经够精彩了,然而,偏偏又挤进来一个浪漫的年轻画家苏韦,使得本来准备登记结婚的陈罗之间又生波折,陈苏之间又爆发了战争。这下好,四个人搅在一起,戏更加热闹了。不过,且慢,孰不料苏韦后面又拖出个人来,她就是苏韦的旧情人,而她的背后又牵出个老夫少妻的故事。

  于是,前前后后八年多,故事一波又一波,说不清恩恩怨怨,孰是孰非,道不明情情爱爱,谁真谁伪。正所谓“八年恩怨刻骨铭心,怎一个情字了得?”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实验室里的爱情

  年轻倜傥的生物实验室主任陈子安忍受不了当演员的女友丁可萍的坏脾气提出分手,丁可萍却一下子搞掂了陈老太。硕士毕业生罗依嘉进所头一天,就三次遇见陈子安,不由对这位英俊潇洒的主任产生了好奇。二人渐渐接近。

  丁可萍同旧情人、曾给她带来过痛苦的导演再度合作,引起陈子安极大愤怒,二人发生冲突。

  这天晚上,陈子安与罗依嘉加班工作到半夜十一点钟。丁可萍悄悄来到研究所,看到陈子安同罗依嘉有说有笑,心头升起一阵忧郁。

第二集 婚变

  拍挡阿紫出谋划策,丁可萍巧施妩媚,诱使陈子安同意订婚。订婚当天,陈子安踯躅再三,决然给罗依嘉挂了电话。罗依嘉强按住内心的激动反馈着陈子安爱慕信息的传递,两颗心终于接通。

  陈子安丢掉话筒,毅然离开酒店,跑回研究所,他同罗依嘉紧紧地忘情拥抱。

  接踵而至的丁可萍把这场面看在了眼里。丁可萍万念俱灰,但在阿紫的怂恿暗示下,她决心夺回自己的所爱。

  一天,丁可萍又来到陈家,一番花言巧语骗得陈老太的信任。认丁可萍做了干女儿......

第三集 阴谋的开始

  罗依嘉去新疆探母,她与陈子安书信往来,倾吐着各自的思念之情。

  实验室顾丽丽在一天之内连续三次遇上林玄甫,二人闪电般的进入恋爱。

  罗依嘉探母返沪,在火车上用随身携带的“心乐”喷雾剂抢救了一位年青画家苏韦。

  丁可萍得知罗依嘉私自使用“心乐”认为有机可乘,巧布罗网。中秋之夜,研究所所长紧急召见罗依嘉,告诉她,有人就罗依嘉私自使用“心乐”一事到研究所告了一状,提出索赔十万元,而研究所早就明确“心乐”下马,因此,所有责任要罗依嘉一人承担。

  罗依嘉一下子陷入困境之中......

第四集 两颗心的分野

  苏韦出面,化解了罗依嘉的危机。但无亲无眷、生活无着的苏韦,却面临病情危机。

  罗依嘉为苏韦的手术费用求助于陈子安,但遭拒绝。而苏韦的女友艾琪,面睹现状,早把苏韦丢弃。丁可萍却“坦荡豁达”,拿出一笔可观的钱借给罗依嘉,但不让告诉陈子安。

  手术成功了,罗依嘉十分欣慰,却不料已中圈套。丁可萍经过连续几天的跟踪,获得了一整套罗依嘉和苏韦一起在医院的“罪证”,她游说艾琪,将照片扔在了陈子安的眼前。陈子安目瞪口呆。

第五集 被偷窃的夜晚

  经过罗依嘉的解释,陈子安冰释前嫌,二人坠入爱河。登记结婚当天,苏韦病情急转直下,罗依嘉为助苏韦,直奔医院。丁可萍抓住机会,故意造成陈子安对罗依嘉的误解。陈子安心灰意冷,听不进罗依嘉的任何解释。

  晚上,喝得醉醺醺的陈子安糊里糊涂地走进了丁可萍的家门。丁可萍终于心愿以偿。

  苏韦得知罗依嘉情变,摇着轮椅来到实验室,他向陈子安展示了他满身的刀口以及坦陈了罗依嘉的纯真襟怀,陈子安受到震动。

第六集 被归还的婚戒

  陈子安向罗依嘉作了深深地忏悔。然而,罗依嘉出于矜持拒绝了陈子安,并把订婚戒指退回了陈子安。  丁可萍频频来到陈子安家,向他大献殷勤。但陈子安仍然对他十分反感。

  为了给苏韦筹集医疗费用,罗依嘉到一家化妆品公司兼职开发新产品。

  罗依嘉托顾丽丽还钱给丁可萍,陈子安警告丁可萍不许搞鬼,同时善意地提醒罗依嘉“防人之心不可无”。

  市面上出现了一种新型换肤霜,十分热销。然而,随即,许多顾客投诉,控告研究所制造伪劣产品,毁人容貌。

第七集 苦果难咽

  面对危机,陈子安主动承担责任,并且找来证人,证明该换肤霜并非罗依嘉开发的新产品。

  罗依嘉被陈子安的行为感动,心里的坚冰慢慢融化。

  这天清晨,丁可萍和罗依嘉经医院检查,居然分别怀上了陈子安的孩子。丁可萍再次施展伎俩,骗取罗依嘉的恻隐之心,罗依嘉决定牺牲自己,她给陈子安留下辞别信,深埋痛苦,默默地回到了新疆。

  一天清晨,罗依嘉突然发现苏韦风尘仆仆出现在家门口。原来他是放心不下罗依嘉而找到了新疆。

第八集 做母亲的心愿

  面对这个重情义的小弟弟,罗依嘉感动万他,她竟不由自主向他道出了一切。几天后,罗依嘉在苏韦陪伴下回到上海,几番周折,当上了一家保险公司的推销员。当她再一次面对陈子安时,作了违心的暗示。陈子安万念俱灰。丁可萍终于和陈子安走进了结婚殿堂。然而,陈子安揭穿了丁可萍的把戏,他发誓决不同她同床而眠。

  当顾丽丽看着罗依嘉日渐隆起的肚子,明白了罗依嘉的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时,不由流下了眼泪。

  研究所实行部所合并,撤消了陈子安的实验室。陈子安在老同学的推荐下,决定到深圳去发展。

第九集 被另一种温柔击中

  在所长邀请下,罗依嘉重新回到了研究所。苏韦也在她的精心照料下终于彻底痊愈。

  丁可萍为了盯住陈子安,缠着陈老太,执意飞往深圳,结果早产,生下一个女婴。但在给孩子取名字的问题上,又颐指气使地同陈子安闹起了别扭。

  一天,罗依嘉前往一家餐厅洽谈,一路上受到特别隆重的礼遇,在众多就餐者的祝愿声中,一个戴着面具的人推着生日蛋糕的小车来到罗依嘉的面前,当他取下面具时,罗依嘉惊讶地叫出了声:“苏韦”!

  罗依嘉产下了一个男孩,苏韦毫不犹豫承担了父亲的责任,并且一当就是八年。

第十集 不幸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八年后,陈子安接到老同学从美国回来的张浩的邀请信,请他回上海共同创业,陈子安欣然同意;罗依嘉和顾丽现在的实验制药厂面临困境,罗依嘉、顾丽丽下岗在即;苏韦,沾染上了财博恶习,家正在一点点被蚕食;丁可萍依然生活在陈子安的情感之外,她每天以酒浇愁。当她知道陈子安准备回上海发展时,竭尽全力进行钳制,终于发生车祸,女儿不幸身亡。

  而罗依嘉和苏韦用感恩浸泡的婚姻,经过八年的蒸发,却已失去了滋润,可是,真的当苏韦提出离婚时,罗依嘉却回以拒绝了,她不想让这只风雨飘摇的小船过早沉没。然而,他们之间的冲突不时发生。

第十一集 苦涩的重逢

  罗依嘉终于下岗了,为了维持摇摇欲坠的家,为了偿还苏韦的财债,罗依嘉四处求工。

  苏韦的前女友艾琪傍了一个七十多岁的有钱老头许彼得。为了早日得到老头的财富,艾琪与姘夫、老头的保镖欧文密谋,准备做掉老头子。

  陈子安在老同学张浩的力邀下回到上海,没想到谈判的第一个对手就是罗依嘉。由于张浩给厂长施压,厂长辞去了临时请来的罗依嘉。陈子安内心不安,到罗家解释原委。苏韦见到陈子安,心中十分不快,他预感到风暴即将来临。

第十二集 艰辛的起步

  在陈子安的推荐下,张浩决定聘用罗依嘉担任实验员,但在实验室里,面对现代生物实验设备,远离现代科技达八年之久的罗依嘉一筹莫展,这使张浩高薪请来的归国博士孙聪对她极为不满,对她冷嘲热讽。罗依嘉忍住了嘲讽,诚恳地向孙博士道歉,希望给自己一个重新学习和修正错误的机会。但是,决定离开实验室。但受到了陈子安的批评。她决心战胜自我,从头做起。

  艾琪、欧文决定提前行动,艾琪出面请苏韦装修房子,并特地送来了二十万设计费。

第十三集 步下祭坛

  苏韦心花怒放为罗依嘉买了一条水晶项链。晚上,罗依嘉戴上水晶项链,十分欣慰,但同时劝苏韦,多放一点心思在杨杨身上和家务上,以支持自己尽快熟悉业务。为此,苏韦大动肝火,要和罗依嘉离婚。雨夜,苏韦见陈子安陪罗依嘉一起回来,醋意大发,恶语伤人,大打出手,并扬言决不离婚,要和陈子安一争高下。  陈子安赶到深圳,想把与丁可萍的婚姻作个了断,但遭拒绝。

  苏韦根据艾琪要求在新房间墙内安装了保险箱。艾琪答应帮苏围办出国护照,苏韦误入陷井。

第十四集 阴谋与爱情

  海外来客汪先生想利用中国的基因资源开发世界热门制药项目,并以此作为投资张浩公司的交换条件。罗依嘉在陈子安的启发和帮助下,搞出了开发方案,但张浩对此不以为然。罗依嘉十分沮丧。

  丁可萍回到上海,决定同陈子安离婚。阿紫劝丁可萍不要轻易放弃婚姻,丁可萍又一次动摇了。入夜。丁可萍来到实验室,发现陈子安和罗依嘉都在,顿起疑惑,大闹一场。

  隔天,陈子安向罗依嘉表示歉意,并倾诉了八年来埋在心里的肺腑之言,罗依嘉被陈子安的真情深深打动,像个迷路的孩子扑到陈子安的怀里痛哭起来......

第十五集 堕落是一种刺激

  艾琪对装修十分满意,给了苏韦一大笔酬劳,但苏韦和罗依嘉之间已无法靠金钱维持。苏韦十分苦闷,艾琪乘机带她再下赌海,实施罪恶的阴谋。

  张浩以名车和洋房为诱饵,拉陈子安一起做走私血样数据生意,陈子安默然应允。

  在公司的庆功大会上,张浩慷慨陈词,公司上下群情激昂。陈子安和罗依嘉二人也心潮澎湃、柔情万千。

  当晚,陈子安将罗依嘉带回别墅,就在两人重温旧情之时,丁可萍闯入,将罗依嘉一顿羞辱。

第十六集 难以接受的真相

  苏韦输钱,走投无路,去向陈子安借钱再赌,结果被庄家打得头破血流。

  朱博士把陈子安走私血样的事告诉罗依嘉。陈子安对此躲躲闪闪。依嘉感到从没有过的害怕。

  苏韦为了还债再向陈子安告借三十万,被陈子安拒绝。苏韦恼怒之际泄露了杨杨的身世,陈子安万分震动。但罗依嘉却坚决否认。

  陈子安到幼儿园远远地看望儿子,百感交集。回到家中陈子安把此事告诉了母亲,陈老太激动万分,鼓动陈子安竭力去要回孩子。

第十七集 解不开的死结

  陈子安偷偷给杨杨做了亲子鉴订,证实杨杨确实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陈子安当夜找到罗依嘉,向她深深的忏悔。罗依嘉的心彻底融化了。决定去法院索取离婚起诉书。苏韦却坚决不同意。

  入夜,苏韦因为欠债遭人毒打,他答应三天之内还钱。陈子安提着一箱钞票来到苏韦的小屋,苏韦为了还债同意与罗依嘉离婚。

  丁可萍来到陈家发现了杨杨的照片。陈子安在丁可萍的纠缠下讲出了八年前依嘉让婚的真相。丁可萍又去找依嘉,她用杨杨的事刺激善良的依嘉,最终被依嘉愤怒地下了逐客令。

第十八集 老洋房里的恐怖之夜

  罗依嘉恼怒地找到陈子安,指责他将杨杨的事告诉丁可萍,并提出要结束与陈子安的交往,但在陈子安一次次的规劝下进退两难,又一次坠入情感的深渊。

  苏韦拿到了艾琪搞来的护照与签证。一旦他与罗依嘉的离婚案审理结束便远走高飞。

  许彼得掌握欧文与艾琪私通的证据迫使欧文狗急跑墙决定对老彼得下手。

  不明真相的苏韦按照艾琪的要求从保险箱中取走了密码箱。而此时,欧文正死死地按住老彼得。待苏韦走后,才发现彼得已断气。艾琪惊恐万状地拨打了报警电话。

第十九集 此恨绵绵

  苏韦在机场被警察戴上手铐、塞进警车。罗依嘉母子目睹此状,震惊万分。

  艾琪一口咬定是苏韦恩将仇报,杀死了她的丈夫。罗依嘉则以窝藏罪嫌疑被拘留。经陈子安四处奔走,总算无罪释放。罗依嘉不相信苏韦是杀人犯,为他请了最好的律师。

  除夕夜,罗依嘉母子在陈家过年,大家正尽兴之时,丁可萍闯入,欢宴成僵局。丁可萍再次纠缠子安,要子安给她一个孩子,有了孩子再谈离婚。陈子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丁可萍给他一条生路。

第二十集 问情

  罗依嘉拖着病体来到警察局,鼓励苏韦要有信心,要配合警方破案。依嘉的真情感动了警察。

  陈母把苏韦的事和杨杨的身世都告诉了孙儿,这使依嘉十分恼火。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她无法再与子安谈什么感情了,二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与此同时,丁可萍反省自己,又一次同意离婚。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里二人领到了离婚证书。与此同时,顾丽丽与林玄甫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公司走私血样有所传言,陈子安与张浩穷于应对。

第二十一集 伤离别

  刑警们发现了欧文与艾琪作案的蛛丝马迹。警方决定请国际刑警组织协查欧文。艾琪也在逃跑之际被警方限制出境。律师兴奋地打电话告诉依嘉,苏韦的案子有了新的突破。 陈子安希望依嘉将杨杨还给自己,让自己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依嘉拒绝了。两人在平静中分手。

  身心俱损的丁可萍终于精神崩溃,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走私血样彻底暴光,实验室被查封。众人将矛头直指依嘉,认为是她出卖了公司。无辜的依嘉向子安辩解,换来的却是一道逐客令。子安告诉依嘉,他将通过法律手段来要回自己的儿子。

第二十二集 再见,爱人

  法庭上,罗依嘉慷慨陈词,她不仅痛斥子安的自私,而且让众人看到了一种更豁达、更博大的对人生、对亲情、对爱情的理解。在场的每个人都为之动容。自惭形秽的子安决定撤诉。

  张浩找到子安告别,告诉他,自己已经关掉了公司。他决定回美国去发展。

  欧文和艾琪的事情败露了,苏韦获得了无罪释放。但他决定要去远方开始新的生活。

  雪后初霁,依嘉的事业一片光明。子安仍然想回深圳发展,两人平静而友好地道别。

  半年后,依嘉在事业上大获成功,在去美国考察的飞机上,依嘉与子安不期而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