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0集电视连续剧《非常代价》围绕一马姓人家展开,以马家小儿子马良贪污罪为切入点,戏剧性地描写了一个家庭面临灾难时的状态,从而展示了一幅20世纪90年代中国底层百姓的生活图景,塑造了一群当代普通百姓的人物形象。

  主人公马超的弟弟马良为和女友张苇革过上幸福生活,不惜铤而走险,将贪污的十万元公款藏在女友处,后锒铛入狱。马超为偿还弟弟的贪污款到处借钱,导致妹妹马小云的未婚夫傅百强取钱路上车祸身亡,扔下未婚先孕的小云和年过半百的傅家父母;马母由于小儿子被判刑,一气之下命丧黄泉,临终告诉马超,马良与他是同母异父的兄弟,马良的生父是楼下小卖部的张大爷;张大爷为了分担马家的经济压力,不得不变卖家产背井离乡;而马超因向昔日恋人借钱又陷入一场情感旋涡中,女儿与他反目,妻子宫玉卓和他分居;张苇革为了完成马良交待的任务,死守那十万元钱,并用赃款开了家影楼,但三年过后,当马良出狱时,张苇革不仅没守住钱,还赔了进去,于是她只好出卖肉体来换取当年对马良的承诺;

  当一切结束时,马超和妻子宫玉卓再次相遇,仿佛做了一场恶梦,那般地令人不堪回首。在这场人为的灾难面前,马家的每个人都付出了非常代价。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马超的弟弟马良与张苇革深爱着,他们觉得自己的爱情还缺少金钱的支撑,他们相信爱情再加上金钱将是最完美的生活。他们在沉浸浪漫爱情的同时又无法摆脱贫穷带来的苦恼。于是,马良统而走险,贪污十万元公款,这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希望也带来了新的不安和烦恼.为了安全地将这笔钱占为己有,他们不得不做出暂时分开的决定。他们的分手也充满着浪漫的情调,他们蹬上从未到过的也是向往很久的参观塔,他们为日后的生活做了非常周密的安排也为未来进行了美好的设想并憧憬着有了钱后的生活。马良让张苇革无论如何一定要为他守住这笔钱,张苇革发誓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她都会死死地守住钱,人在钱在。他们都为自己设计的浪漫的爱情陷阱而激动着。他们冲天对地发誓,天荒地老,永不分离……

第二集

  当晚马超来到张苇革家,向她了解情况。张死不承认与那笔钱有关,并告诉马超她和马良早已经情断义绝,马良的什么事都和她没关系。马超相信了。在张家,张苇革的哥哥张大平的一系列反映都让张苇革很难堪,这反让马超十分可怜这个姑娘。 马超到书店找法律的书,寻找有关法律条文。可就在这时大妹马小雨的前夫梁启明又采乱中添乱,他要到深圳办事,女儿晶晶无人照顾,想请马超把孩子转交给马小雨,无可奈何的马超只好答应下来。马超把晶晶带到医院时,马小雨也在,她冲着马超大发脾气,马超批评她不懂事,妹妹大吵起来。马小雨抱着晶晶坐车去了机场,她把晶晶扔给前夫。半夜时分,妻子宫玉孝突然闯进病房,告诉马超检察院的人带着马良正在搜查家里,马良说是把钱放在家,现在钱不见了,马良很着急。马起立刻回到家中。搜查毫无结果。检察院的人告诉马超,钱找了立刻送到检察机关,对量刑上有好处。这时,马良有些烦躁地说他也不记得钱放在哪了,钱没了他也没办法,只好认倒霉。马良又被警车拉走了……

第三集

  马超找到律师,律师建议他,如果赃款能还上对马良会非常有益的,马超就不断地打着百强的传呼,半夜时分百强回家立刻回了马起的电话,马超找上门去向他说明借钱的原由,百强连夜去了省城,临行时,百强让马起转给小云一枚戒指,说是在沈阳买的并说小云怀孕了他已经决定马上结婚的事。回到家,马超向母亲讲了此事,希望母亲对小云他们这件事理解和认可。 没想到是百强在去往省城的路上因车祸而死……

第四集

  这个时候,肖婉婷正面临着家庭婚姻上的难题,她的丈夫正和地闹离婚,马超真诚地劝她,看大局,夫妻生活还是要以和为贵。 由于百强的死,马小云面临着许多情感的打击,她怀念男友,不明真相的她又在痛恨着哥,自己又怀有身孕。 马小雨自己的生活一塌糊涂,她和梁启明认真的较着劲,把女儿当成皮球和 丈夫踢来蹭去,而面对家里这场灾难她也以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劝诱着马小云,坚 持让马小云把孩子作下,并带着她去了妇产医院。 这时,百强的父母找上门来,请求马母说服小云为他们信家留下这条根,考 虑到女儿的未来生活,马母不同意,这时,心存愧疚的马超告诉了傅家老人,小 云已经去了医院.两位老人于是去医院追赶写小云……

第五集

  马良还没有回家,做父母的很惦记。马母和张大爷很认真地对待着自己情感问题,也认真地对待儿女们,但是由于年轻时的过错导致了他们现在只能偷偷的相见.马超看出来两个老人的情感很深,他就劝母亲别想太多,人老了也需要个伴。 这时马超可以把马良贪污的十万元钱交给检察院了。 向肖婉婷借钱的事让妻子宫玉卓知道到,马超只好向妻子承认了此事,这让妻子无法容忍,也让妻子感到了来自肖婉婷的情感威胁,于是,宫玉卓当即跑到朋友家,希望从朋友那里借点钱,先还上一部分。并想借机向肖婉婷暗示她决不可能让自己的男人和她有什么感情上的发展。 第二天一早,宫玉卓让女友带她去美容厅做了美容,她想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地站在肖婉婷的面前,正在这时候,宫家大哥宫长海跑来了,告诉她们,天天不见了。

第六集

  一家人正为天天不见的事着急时,天天却跑到了肖婉婷那里。 原来,马超夫妻的吵架让女儿天天听到了,于是,这个孩子就跑到肖婉婷的公司找到肖婉婷,并当着众人面说她是第三者,让肖婉婷非常难堪,但是,肖婉婷并没有计较这个孩子,她宽容对待了她。并领着可怜的天天去麦当劳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天天走后,让肖婉婷没想到是,宫玉卓又找上门来。宫玉卓把从哥哥家借来的五千块钱还给肖婉婷,并声称马家遇着难事了,只借钱不惜别的,这让肖婉婷也挺尴尬。 肖婉婷回到家,她那个在海南做房地产生意的丈夫—一史文键突然回来了,他坐在家里装出一副轻松风雅的样子,并一再向肖婉婷提出离婚的请求……

第七集

  一进肖家门,肖婉婷不但没生气,还热情地接待了马超,这让马超感到很意外。马超走进屋,史文键却站起身要走。这让马超一下子明白了,肖婉婷是在故意和史文键找别扭.当史文键走出房门时,马超也要走,却让肖婉婷一把将他拉进屋……

第八集

  夫妻二人来到一个小酒馆里,非常真诚地进行了一次交谈,宫玉卓向丈夫道歉希望马超不要生气。马超理解妻子,两人重归于好。 这时候,律师已经通知马超,法院下周四开庭审理马良贪污的案子。于是,马超把两个妹妹找在一起,希望大家都去听庭审,给马良点温暖,让马良感到大家还在关心他,不要就此垮下去。大家都同意了,马超还希望能说服张苇革也能到庭听审,他知道马良很喜欢张苇革,如果在这个时候张苇革能出现在法庭上,这无疑对弟弟马良是个极大的安慰。 大家正商量这件事的时候,马母突然打电话来,告诉马小雨,梁启明被人打了,电视里正播送新闻节目,马小雨立刻打开电视机,她显得很紧张……

第九集

  张大平拿了挂历打五折向外出售,结果得罪了那些挂历贩子,晚上回家时让几个小贩给打了,他一肚子气地回了家。把气撒向张苇革。 这时,马超和富工单找到张家,希望劝说张苇革能出庭去看看马良,原以为她不会同意,可没想到,张苇革竟一口应下了,并保证一定去。 决定和王广泉结婚的马小云独自跑到百强的墓前安慰死去的亲人,然后背着母亲不声不响地和王广泉领了结婚证,但心里却十分委屈,她领了结婚证后。 此时,傅家已经知道了马小云把孩子留下来的事,老两口非常高兴,并打算尽一切可能来帮助马小云。 开庭的日子到了,马家的兄弟姐妹都来了,马良看着他们感动得热泪盈眶。没想到的是马小雨的前夫梁启明还真来了。这让马小雨也很是感动。 惟独张苇革没来。此时,张苇革正在犹豫着,她真想上法庭,可她又不能去,她怕见到那个让她伤心让她苦恼的场面。 马良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第十集

  张苇革喝醉了。东方公司的经理老吴看上了她,并把她送到名门饭店。 张苇革拒绝了老吴的诱惑,她是个既看重金钱同时更看爱情的姑娘。她为和马良共同坚信的“金钱加爱情才是生活的最高标准”的人生准则生活着,不为其他所动。 马小云的婚姻显得非常窝囊,他们没有举行结婚仪式。连住在一起都没打算,她只是为孩子找了个名义上的父亲。在这一点上,王广泉没有任何怨言,他爱她,理解她,宽容地,并想在困难时帮助她,他抱着先结婚后恋爱的美丽想法争取着马小云的爱情。 在病房里,马母向张大爷交待后事,她让张大爷担起做父亲的责任来,不能逃避,要为马家的兄弟姐妹们背起作者人应该背的事情。马母还单独把马超叫到身边,告诉他一个惊人的事实……

第十一集

  马母死了。 探监的日子到了,张苇革决定去看马良。 马超希望妹妹们都去看望弟弟马良。可是刚刚死去母亲的两个妹妹谁也不去,马超万般无奈下,只好自己走出家门。 在楼下等盼许久的张大爷很想跟着他去看看儿子。他征得马超的同意后,高兴地拎起早准备好的东西和马超上路了。 张苇革爱着马良,可以说她已经爱进了骨髓,她把马良的话当成圣旨,马良的想法就是她的想法,马良让她守住那么脏的钱,她就守。她去监狱看望他,当面对马良时,她内心非常悔恨非常痛苦,可她什么也不说,只是看着他,她不拿起那个能与马良进行沟通的小小的话筒,她是害怕,害怕马良说什么,怕马良瓦解她已经坚定走下去的决心。她下决心,一定在马良出来之前,不仅为他守住这些钱,还要给他成倍成倍地升值。她用泪水告诉了马良她的爱。 马超和张大爷来到监狱,他与弟弟进行了一次交谈,他问弟弟,那钱到底放在哪了,怎么翻遍家里就是没见到呢,能跑哪去呢。马良良心发现,他先是埋怨大哥不该替他还钱,还了钱,他这牢不等于白蹲了吗,他表示不愿让大哥为他背债,他向大哥透出了钱在张苇革的手里,让大哥去找张苇革……

第十二集

  离开监狱,他直接去了张苇革家,并逼着张苇革向检察机关交出钱来,张苇革死也不承认,马超只好告到检察院,可检察院没有丝毫证据证明张苇革是同谋。于是他又跑到监狱,让弟弟检举张苇革,弟弟非常生气,他不同意大哥这么做,一是,他爱张苇革,二是不想因此再加重刑罚。这让马超很绝望,他万万没想到,马良会这么糊涂。 张苇革的哥哥张大平找到马超,并威胁他不要再难为张苇革。 张苇革开始为自己的钱生钱的目标做准备了,她找到自己最要好的同学王东高,她向王东离打探开影楼的一切事情。暗自掂量着自己手中的钱能干成多大的事。 新年到了,因为忙着弟弟的事情,马超没能完成单位的工作任务,被下了岗。这天,宫玉卓按照马超的想法,在家里准备了一顿团圆饭,可没想到,肖婉婷的丈夫史文键闯了进来。宫玉卓感到受到了极大的污辱,一气之下跑出家门……

第十三集

  史文健走后,张大爷来了。马小云找回宫玉卓。一家人都看着一桌子的丰盛酒菜却没有胃口。一向不沾酒边的宫玉卓此时却大喝起酒来,并借着酒力向张大爷发难,她说自己的丈夫也不容易,说了自己的这个小家背的十万元债的事实,并当着众人面说出了马良与张大爷是父子关系的真相。 受到强烈震撼的张大爷早决意帮助马家,主动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一切,他正欲卖掉食杂店。马家的这次风波更加让老人羞愧。 马超去找肖婉婷试图说服她和那个没有了爱情的婚姻彻底决裂,马超的谈话击中了肖婉婷情感的要害,肖婉婷决定和史文键办理离婚手续。 史文健原来是因贩毒面被警方跟踪。离婚后,史文键想跳离祖国,此时已经被警方严加控制起来。在机场,史文健被捕了。 离了婚的肖婉婷回到家后,突然发现史文健给她留下一百万元人民币。史文键在信中向她道歉并肯求她的原谅,但始终未说出自己的罪恶行为……

第十四集

  张大爷已经为自己的食杂店找到了买主。李大头借马超下岗的事,请马赶到自己的广告部门来工作,马超同意了,可在中午吃饭时,李大头把肖婉婷找来了,三个人在一起吃饭,李大头在饭桌上说出再请肖婉婷再为画廊画画的事。 张苇革辞掉工厂的工作,决定去王东离工作的影楼去打工,试图学习影楼的业务,为自己下一步的“用钱生钱”计划做准备……

第十五集

  离开马超后,肖婉婷的心情也不好,她惦记着马超,电话打到马家,可接是电话却是宫玉卓,肖婉婷只好放下电话。电话的另一端,宫玉卓也意识到来电话的人就是肖婉婷。 肖婉婷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史文键是个大毒贩子,她打算用史文键给的一百万元办一家服装设计公司。她开始了注册找办公地点等事情。这一切都已经在警方的掌握之中了。 为了办公司肖婉婷忙得不可开交,另一方面她对马超也有了非常大的好感,她信任马超,也可怜马超,她希望马超能到公司帮她。于是,她去找马超并谈了自己的想法。马超听后,没答应肖婉婷的邀请。他不想再让宫玉卓误会自己和肖婉婷的关系,也不想欠肖婉婷太多的人情。 下班后,马超去了傅家,看望百强的父母,帮助他们做点家务事。可这时,傅家老两口正商量让小云到傅家居住的事,希望马超能从傅家后代着想,让马小云有个好的生活环境。马超只好告诉他们,马小云已经结婚了。这让傅家老两口吃惊不小……

第十六集

  马小云去了王广泉家里,回来的路上,心情非常不好,王广泉不断地说些好听的话,希望她那不快乐的心情好起来,本来她已经答应要和王广泉去看场电影,已经成为事实的婚姻,但由于他骨子里还含有想让马小云把孩子拿下去的念头,这让马小云很生气,她突然要回家不去看电影了。回到家,百强的父母已经在家里等候多时了,他们是不放心马小云找的丈夫,不知道自己的孙子会落在什么样的人手里,当他们看到马小云和王广泉别别扭扭地回到家时,立刻有了些许不安,他们让马超说服马小云两口子一同到傅家居住,被马小云拒绝了。 由于肖婉婷的紧张工作,病倒了。李大头和马超去看她,当马超看到肖婉婷那疲惫的样子,心里很过意不去,于是决定答应肖婉婷共同与她公司的创业……

第十七集

  即将开业的公司、帐号被封了,马超正急于解决此事,宫玉卓却冲进他的办公室里,逼着马超立刻回家否则就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公司里的情况紧急,必需由他来处理,为了摆脱妻子的纠缠,解决眼前公司的困境,马超无奈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热热闹闹的开业典礼正在进行着,警察却找上门来,肖婉婷因涉嫌史文键的贩毒案受到警方的调查。 马超回到家,宫玉卓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她不想和马超离婚,马超也不想和他离婚,两人认真谈了他们面临的事情。可是当马超知道宫玉卓接了张大爷的钱时,马超让她还给张大爷,宫玉卓不同意,于是,马超说,他要立刻拿着马良的身份证去挂失。这回,彻底被激怒的宫玉卓在伤心之余坚决要和马超离婚。 经过警方的调查,肖婉婷被排除窝藏毒资的嫌疑,不久被释放出来,但公司的财产被查封了,肖婉婷的公司还未开业就不存在了……

第十八集

  哥嫂离婚后,马小云觉得和嫂子这么住着很别扭,她就搬出去了,宫玉卓跑到马小云住的小平房里,看了他们的非常糟糕的生存环境,她逼迫着他们又搬回了那个曾经热闹的家。 张苇革拿着十万元,她开始真正地实施着自己挣钱、让钱生钱的计划,她能做的是影楼生意,她已经熟悉了影楼的业务,又因为她觉得自己有一个靠山—一王东离。她在一个小酒馆里请他吃饭,并谈了自己要开影楼的打算和请他帮忙的事,张苇革满以为他会帮她,可当他意识到这钱的来路时,王东离断然拒绝了—… 张苇革兑下一个经营不景气的影楼,当天,她就跑到监狱里告诉了马良。马良向张苇革透露出自己的绝望和孤独,张苇革很难过,希望马良坚强起来,但是,张苇革走后,马良还是在狱中以头撞墙自杀……

第十九集

  三年一晃就过去了,张苇革不但没发财,马良让她守的钱也快让她赔光了。走投无路的张苇革突然想起了当年的老吴,她找上门去,答应了老吴当年的要求,同时也向老吴提出索要十万元还给马良,张苇革虽然选择了老吴,但实际上她还是选择了爱情,她爱马良,她想完成当年对马良守住钱的承诺,不想让马良两手空空回到生活中,可是,她就是没想到这个选择对马良是巨大的打击。 肖婉婷向马超暗示了自己的情感,马超表示自己还是深爱着自己的妻子,马超想着宫玉卓。此时,老刘还不肯放弃多年的追求,宫玉卓面临着生活的选择,最终,宫玉卓拒绝了老刘的。 当晚她领着天天约马超见面,一家三口又在那家他们曾经去过小酒馆里共进晚餐,这不仅又勾起他们对往日美好感情的回忆,宫玉卓告诉马超,监狱把通知送到家里了,马良要出狱了……

第二十集

  来接马良出狱的只有张大爷和马超,两个妹妹真没来。这让马超和马良都很失望。就在要上公共汽车的时候,宫玉卓坐着出租车赶来了,她让他们还是回到原来的那个家里去,并说,马小雨和马小云都在家里等着他们呢。 两个妹妹在家里正忙着,她们买了许多山楂。准备着迎接马良的归来。到了家,一家人开始像童年时那样围在桌前治糖葫芦。他们是那么快乐,好像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他们陶醉在幸福的天伦之乐中。此时的马良突然发现一个很好的家让给带来了这场灾难给毁了。他感到压力很大,而且有很强的负罪感。 张大爷也告诉了他,马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马良在悲痛中更加觉得对不起大哥。张大爷把家里发生的不幸告诉马良,希望他像个男子汉一样,对家人对亲人进行补偿。 马良带着从张苇革那拿到的十万块钱来找大哥,让他还上欠下的债。 马良去找自己的嫂子,他希望他们重归于好……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