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部大型革命历史题材纪录片《西征的红军》,将于10月16日至20日在上视纪实频道每晚20点30分的《纪录片编辑室》栏目首播,21日和22日将通过上海东方卫视向全国观众播放。

  “西路军”,是发生在1936年10月——1937年4月的一段悲壮而又惨烈的历史,由于这是中国红军史中一段失败的经历,所以被尘封了七十年。2006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纪念,“西路军”首次被作为红军的一部分,呈现在电视宣传中。由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出品,上海纪实频道制作的革命历史题材纪录片《西征的红军》,就是首次由中国大陆的电视媒体制作的、以西路军为题材的电视纪录片。《西征的红军》分为“使命”、“血战”、“求生”、“磨难”、“营救”五集,每集26分种。该纪录片以讲述历史、凸显红军精神为宗旨,表现手法上不拘一格,采用亲历人访谈,专家学者论说,战斗场景纪实拍摄,丰富的历史影像资料呈现,以及影视剧镜头真实再现等等。内容中既有大的时代背景的勾画,又有可歌可泣的人物故事的渲染,尤其注重人性的发掘,使纪录片没有停留在政治宣传的层面,而是向观众展示了深层的思想内涵。该纪录片融史料价值、思想性和艺术感染力为一体。

  《西征的红军》于2006年初开始策划,由上视纪实频道高级编辑江宁担任总编导, 资深摄像龚卫担任摄影师。5月中旬开机拍摄,前期采拍历时两个多月,摄制组行程两万多公里,在甘肃、青海、陕西、江西、北京等地,追溯七十年前西路军征战的足迹,寻访健在的西路军老战士,拍摄了4700分钟珍贵素材。这是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向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奉献的一部力作。

分集剧情:
第1集

  1936年10月10日,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在甘肃会宁城下。为了打通国际路线,红四方面军的五军、九军、三十军共二万一千八百余人,奉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先期渡过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西路军渡河之后,形势急转直下,蒋介石几十万兵力从南面压来进行“第六次围剿”。于是,二万一千八百余人的红西路军,在黄河的西面开始了悲壮的、艰苦卓绝的孤军奋战的历程。

  高台战役是西路军史上一次惨烈的战役,红五军军长董振堂率领着二千多名红军战士,被数倍于我的马家军包围。由于没有带电台,与西路军总部联系不上,加上缺少弹药,红五军战士虽英勇奋战,打退了敌人一次次的进攻,最终寡不敌众,全军覆灭,军长董振堂和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壮烈牺牲。残忍的敌人割下了已经牺牲的董振堂和杨克明烈士的头颅,挂在高台城门上示众。解放以后,烈士的遗体始终没有找到,董振堂烈士的遗孀贾明玉女士写信给党中央表达了内心的遗憾。贾明玉女士去世后,他们的子女到高台烈士陵园捧回了一包土,放入贾明玉女士的棺木内,就算是父亲和母亲合葬在一起。

第2集

  1936年月12月12日,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发生了。为了配合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策应河东红军的行动,西路军停留在河西走廊不进不退。为此,当西安事变最终和平解决,达成了第二次国共合作的协议时,而西路军却开始了最为艰苦的时期。

  倪家营子大血战持续了四十多天,红西路军将士在缺少弹药,缺医少药,缺吃少穿的恶劣形势下,他们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发挥到最大的限度。周纯麟带领着九连130名战士坚守汪家墩土围子一天一夜,最后只剩下九人,阵地仍然在红军手中;原三十军警卫排长岳仲连经历了一次死而复生,他向记者讲述了死亡的感受,最终是他顽强的生命力战胜了死亡;王泉媛率领的妇女独立团在梨园口战斗中勇打前卫,六百多女战士血染沙场;梨园口战斗中,红九军政委陈海松率领着九军战士,以自己的身躯,保卫总部和三十军撤入祁连山,他们壮烈牺牲在梨园口;王定烈将军在梨园口战斗中被一颗子弹打中了腰部,子弹横在腰中使他直不起腰。被俘后,在一个叛徒面前他不愿卑躬屈膝,他咬紧牙关一挺,硬是把横在腰中的子弹头扳直了。这颗子弹在他体内呆了十六年,解放以后医生将它取出,王定烈将军始终保存着这颗子弹,因为它是那一场战争的纪念。

第3集

  在数万马家军的围追之下,红西路军一路退却,于1937年3月14日来到了祁连山深处的石窝山。在石窝山脚下,又开血战,西路军有九名团以上的指挥员牺牲在石窝山下,其中最为悲壮的是总供给部长郑义斋的死。

  郑义斋于前一天接到总部首长的命令,要他第二天将西路军的全部经费送到总部,他深知西路军的最后时刻到了。他当晚与妻子杨文局一起将金银手饰和银元包扎好,并嘱托已经怀孕八个月的妻子一定要把孩子养育成革命接班人。第二天清晨,郑义斋就带着全部经费和几名战士上路了。走到半路即被敌人发现,郑义斋叫战士小张带着经费骑马先走,他和警卫员留下掩护。情况紧急之下不容分辩,战士小张带着经费冲出敌人包围,将经费安全送达总部。而郑义斋身负重伤,在关键时刻,他宁死不当俘虏,他命令他的警卫员给他补上一枪,然后他的警卫员也饮弹自尽。 在石窝山上,西路军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兵分三路,分散在祁连山中打游击。李先念率领着西路军的左支队,为了求生向着祁连山深处挺进,在三十多天的时间里,与寒冷、饥饿、伤病、疲劳顽强斗争,终于在1937年4月16日走出祁连山。

第4集

  在西路军中有1300多名女红军,她们承担了运输、护理伤病员和战斗任务,当兵败祁连之后,有几百名女红军遭受到被俘和流落的命运,她们横遭凌辱,受尽摧残。

  妇女独立团团长王泉媛被俘后,被分配给了敌人工兵团长,她在自己的枕头下放一把剪刀,以此来抗争。一年多后,她终于伺机逃脱。当她历经千辛万苦找到兰州八路军办事处时,万万没想到兰州八路军办事处把她拒之门外,她伤心至极。她靠着红军女团长坚强的毅力,一路乞讨回到了江西老家。

  西路军组织部长张琴秋是女红军中的佼佼者,此时她也是西路军政委陈昌浩的夫人。就在西路军撤离倪家营子时,她临产了,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在北风呼啸的雪地上,她生下了一个儿子。孩子生下不久就死了,但这件事影响了她的后半生,她因此不能再生育,而且这件事情严重刺激了她神经。

  红九军军长孙玉清和漂亮的女文工团员陈素娥之间曾有过一段婚外情。孙玉清被杀后,陈素娥也被迫当了马元海的小老婆。在极其危险的情况下,陈素娥生下了孙玉清的遗腹子刘龙,并将烈士的骨肉养大成人。

  女红军营长何福祥被俘流落之后,在生活极其困苦的日子里,内心一直向往党,她每月主动留下几分钱,交党费,直到1983年组织上恢复她的党籍时,共攒下了二百多元,全部交给党组织,表达了一位老共产党员对党的无限忠诚。

第5集

  老红军王定国是西路军前进剧团的服装股长,她被俘后被敌人转到张掖的福音堂医院当护士,在那里,她参与了对西路军被俘和流落人员的营救工作。高金城先生是当年我党为营救西路军人员,派往张掖的一位富有爱国心和正义感的民主人士,他的福音堂医院以看病为名,成功营救了二百多名西路军将士返回延安。敌人觉察后,将高金城先生残忍地杀害。

  红军排长王怀文在梨园口战斗中负伤后,被一位老道士冒着生命危险将他藏匿在观音洞里,不仅逃过了马家军的追剿,还治好了腿伤。红军王怀文感激老道士的救命之恩,和他情同父子。无儿无女的老道士去世后,王怀文给他安葬,为他扫墓。现王怀文也去世了,王怀文的儿子把老道士看做自己的爷爷,每年为他上坟扫墓。

  1956年,曾经是西路军战士的符泽攀主动来到高台烈士陵园为战友们守墓,在后来的二十多年里,符泽攀为长眠的战友修整陵墓,为前来参观的人一遍又一遍讲述西路军的故事。直到1987年元月20号,他永远地闭上双眼——五十年前这一天正是红五军将士血洒高台的时刻。

  1937年4月28日,李先念率领的西路军左支队420人,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达新疆星星峡,党中央代表陈云、滕代远同志在那里迎接幸存的西路军将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