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上世纪初的京城,有个京剧玉振班,大师兄刘玉华,攻须生;二师兄赵玉昆,习武丑;三师弟吴玉琴,唱旦角,三人意气相投,结为兄弟。

  一天,玉琴去给师父抓药,与女子师范附小的学生罗湘绮不期而遇。得知湘绮需要鲜芦根为药引子给父治病。第二天,玉琴将鲜芦根一把塞到湘绮怀里,飞快的跑开了。却不知就是这芦根,牵引着玉琴一生的喜怒哀乐,种下了二人一世情缘。

  多年后秋海棠庙会上和湘绮相遇,海棠不愿以戏子身份与之交往,只好化名吴钧,两人坠入爱河。

  军阀袁宝藩在女师毕业典礼上看中湘绮,欲纳其为侧室。

  玉琴采纳湘绮的意见改艺名为秋海棠,湘绮在后台看见了瓶中的芦根,这才恍然悟出吴钧就是秋海棠。

  由于湘绮家中反对其与戏子交往,两人的恋情横生波折,秋海棠沮丧不已,为了发展事业,也为逃避感情的折磨,秋海棠决定跟随大老板杜顺章到上海滩闯荡。行前,湘绮来找,两人冰释前嫌,决定次日订婚。订婚宴上,湘绮却因哥哥车祸未能到场。这一切都是袁宝藩暗中设计。

  秋海棠在上海的演出大获成功,醉酒后竟然没有认出来找他的湘绮。湘绮伤心地回到北京,困境中的湘绮决定嫁给袁宝藩。

  秋海棠在宝藩的婚礼上唱得满堂喝彩,而新房中的湘绮隐隐听见,不尽悲从中来。婚后她离开京城,搬到天津居住。

  秋海棠去湘绮家求婚,小院已是人去楼空并且得知湘绮结婚的噩耗……秋海棠心灰意冷。

  天津秋海棠巧遇湘绮,两人悲喜交加,压抑许久的情感终于爆发。此后的秋海棠频繁往来于京津,与湘绮幽会,并有了爱情的结晶。

  此事被袁宝藩察觉, 下令副官将其毁容,并纵火欲将秋海棠母子烧死。玉昆及时赶到,救出了昏死过去的秋海棠,偷偷转移到乡下。

  罗湘绮得知秋海棠的死讯,万分悲痛。为了孩子才决心活下去。湘绮为儿子起名为绍衡。湘绮不知道的是,她生的其实是女孩,被玉昆用一个男孩调包,女孩则送到秋海棠身边,起名梅宝。

  风云变幻,宝藩脱下军装也来到上海,想在商界拼争一块地盘,湘绮和儿子绍衡随行。湘绮在一所小学当教师,绍衡在贵族学校念书。

  秋海棠和玉昆携女儿迁往上海在老友夏家骏的玉器店工作,梅宝也进了当地的小学,湘绮正好在这所学校任教。湘绮对聪明、乖巧的梅宝产生了一种亲情。

  正在办戏班的玉华正寻找学生,发现梅宝的外表和少年时的秋海棠非常相像,一试嗓子,更发觉这孩子天生是唱戏的料,动员她跟自己学戏。梅宝只能如实说明:父亲不让学戏,若学也只能先背着父亲试试。不料,梅宝一下子迷上了京剧。

  梅宝很争气,进步神速。但纸里包不住火,秋海棠终于还是了解了真相。他第一次打了女儿。他知道了梅宝的师傅就是玉华,玉华把梅宝的成功当成了自己的成功后,他答应女儿继续学戏。

  一天,戏班旦角突发急病不能登台。 玉华把梅宝推出顶替,一炮而红。从此,梅宝正式挂牌“小海棠”。她在绍文的剧院演出,场面火爆。梅宝也有了戏迷,宝藩和湘绮“儿子”袁绍衡就是一个。此时,绍衡也已长成英俊青年,并对梅宝心生爱意。

  袁宝藩发现了舞台上的梅宝,这个同罗湘绮极其相似的女孩子再次勾起了他的欲望,他设计控制了玉华及他的剧团,并承诺让梅宝红遍大江南北。梅宝一时追随袁宝藩并迷失了自己。

  玉华得知秋海棠当年是被袁宝藩残害,而梅宝是他的女儿后,悔恨不已。他寻机为秋海棠报仇,并为自己的失足赎罪,却被袁宝藩的手下杀害。

  袁宝藩终于得知秋海棠还活着,并且在与自己争夺梅宝,他扣下了罗湘绮作人质,向秋海棠提出要娶梅宝为妻,以实现他对秋海棠最后的复仇。

  面对袁宝藩再次的挑战,秋海棠在法律和亲情的支持下向袁的势力发起了反击……

  秋海棠虽然救出了湘绮,但当湘绮知道梅宝是自己的女儿时,她如何面对这一残酷的事实?她能否理解秋海棠的一片苦心?他们一家人将如何面对未来?……

分集剧情:
第1集

  上世纪初京城一家戏院内,舞台上武丑的筋斗都翻累了,名角儿臧天喜的《玉堂春》却还是迟迟不得开演,京城混混黄四等观众纷纷叫嚷。

  臧天喜拿足了架子正待上场,却突然临场失声,幸好玉振班的徒弟吴玉琴,替了他一嗓子,引得观众叫好连连。臧天喜因此不快,故意为难玉琴,大师兄刘玉华和二师兄赵玉昆为玉琴说话,与臧天喜发生冲突。臧天喜逼老班主惩罚玉华,众师兄弟争相代过请罚。

  兄弟三个次日逛庙会散心,吴玉琴与女学生罗湘绮偶遇,恍然如梦,忆起儿时与女子师范附小一名女生的邂逅情景,两人一见倾心,坠入爱河。

  玉琴自卑戏子的身份告诉罗湘绮自己叫吴钧,是个技术员,两人相约再次见面。这一幕,恰被罗湘绮的同学林梦茹看见,罗湘绮告诉她刚才那个吴玉琴似曾相识。

  罗湘绮回到家里,向父母和哥哥提出自己要早日毕业挣钱,贴补家用。

  玉华郑重其事要求玉琴、玉昆出科后共组刘家班,没想到二人早有此意。

  开戏在即,众人四处寻找臧天喜不成,原来戏班里顶梁的臧天喜为报复李班主不给自己涨包银,拐带良家大小姐藏匿了起来,惹得戏院上下是“火上房”……

第2集

  李班主情急之下,冒险让玉琴登台救场,玉琴在玉华和玉昆的劝解下终于决心要临危救场。

  新到京城驻防的总办袁宝藩一到京城,就召开记者见面会,并声明自己爱民如子,从未亲手杀过人。记者见面会结束,袁宝藩在侄子袁绍文建议下决定一起去看戏,而二姨太却推辞不去并留王副官在家搬东西。

  罗湘绮被梦茹拽去看戏,袁绍文在戏院门口结识罗湘绮和梦茹,袁宝藩在车上暗中看上了罗湘绮,他的心思被副官季兆雄领会。

  玉琴演出成功,引起轰动,一炮而红……

  袁绍文和罗湘绮、梦茹都被玉琴的演技折服,罗湘绮在戏院中惊然发现向来鄙视戏子的父亲也在戏院看戏。

  袁绍文前来捧场,玉琴生气其小友称谓,拒不相见。

  班主给玉琴赏银,玉琴买米回家,吴母得知玉琴是顶了藏天喜,命他去找臧天喜赔礼。玉琴向臧天喜赠小茶壶赔礼,并请他回去唱戏。

  二姨太与王副官暗中调情,被季兆雄发现。季兆雄向袁宝藩汇报二姨太与王副官有猫腻,袁宝藩让他多留点心。

  袁宝藩给袁绍文出主意举办义演,袁绍文登门邀请玉琴等没出科的戏子登台义演

第3集

  臧天喜害怕玉琴抢了自己饭碗,欲回玉科班,被李班主拒绝,于是迁怒玉琴。

  罗湘绮依约给玉琴还书,并告诉他自己看戏的经过,对吴玉琴的戏赞不绝口,并表示要是吴玉琴不唱时作身段就好了。玉琴记在了心里。

  罗湘绮和梦如女扮男装去看戏,发现吴玉琴演出中果然添加了身段,并博得观众阵阵喝彩。

  季兆雄得到袁宝藩的授意开始寻查那个女学生的下落,从袁绍文那里打听到系红发带的女学生姓罗,立刻找到教育局长让他安排介绍罗湘绮到袁府做文书。

  袁宝藩看完义演后去后台看望演出人员,中途随季兆雄离去来到小树林看到二姨太与王副官偷情。

  玉华对玉琴私自加身段不满,并愤恨自己没有好运气。玉琴搪塞着着急离去,与罗湘绮相会。

  二姨太回来后看到袁宝藩早已回到家中,忙掩饰慌张,袁宝藩突然开枪,吓住了二姨太。

第4集

  经过几次接触,玉琴对罗湘绮加深了感情,并确认了她就是儿时自己爱慕和帮助过的领唱女学生。秋海棠想给罗湘绮写信,却总难以成书。

  校长给湘绮安排工作,去一军阀家做文书。罗湘绮来到袁宝藩家就职,还没见到袁宝藩的面儿,就被二姨太骂走,袁宝藩厌恶二姨太碍事,开始动了杀机。

  季兆雄受袁宝藩指使在小树林杀死二姨太和王副官。绍文得知二姨太和王副官私奔,袁宝藩告诉他家丑不可外扬。这时二姨太的表哥杨贵前来看望,袁宝藩假装被气病,杨贵得知二姨太私奔,发誓一定把他找回来。袁宝藩给他点钱打发了事。

  除掉二姨太后,袁宝藩终得以专心实施自己的计划,他借机以嘉宾身份观看女师毕业演出,并请女学生们吃饭,想博取罗湘绮的好意,临了拉着罗湘绮的手不放。

  黄四送帽子给玉琴想借机亲近,却碰了一鼻子灰,最后要求玉琴日后一人给母亲大寿唱堂会,李班主只好答应。玉琴一肚子不痛快,玉华和玉昆让他放宽心,说他们自有办法。

  袁绍文按袁宝藩的意思想组戏班,袁宝藩答应出钱,袁绍文拉拢玉琴自组戏班,玉琴以与玉华有约在先为由拒绝。

第5集

  黄四到夏记玉器店鼓动老板夏家骏去看看新人吴玉琴。

  上海头面人物杜顺章和他的干女儿、著名女须生杜春英受袁宝藩之邀赶到北京,一眼就看中了玉琴。玉昆为众师兄弟讲杜顺章的事,并夸赞玉琴运气好,惹玉华不快。

  绍文带梦如、湘绮来到戏院后台,见到杜春英与玉琴甚是亲密,湘绮不知为何心里不是滋味。罗湘绮看戏时想起父亲埋汰戏子的话,心生伤感,中途欲离去,却被秋海棠的唱腔吸引回来。前来一看究竟的夏家骏更是为之迷醉……

  袁宝藩将教育局长找来,让其帮忙说亲。局长以为他看上了那个女校长,让袁宝藩哭笑不得,得知袁宝藩看上的是女学生罗湘绮,教育局长有些为难。袁宝藩以其仕途作威胁,教育局长只好答应。

  杜顺章请玉琴跟他去上海发展,并提出优厚的包银,孰料却被玉琴拒绝,玉琴告诉他,自己跟大师兄玉华说好了出科后一起搭个刘家班,杜顺章脸色不好看。

第6集

  杜顺章吃了闭门羹,打算即日启程回上海,女儿杜春英却赖着不肯走,非要与玉琴合演一场《游龙戏凤》,杜顺章无奈只好上门去找李班主,李班主不得不答应下来,并挤掉了玉华的戏份。

  玉华气不过,跑去算命,得知自己需结婚冲喜,这才安下心来,开始与一直喜欢自己的李班主干女儿小秀谈婚论嫁。

  罗父为女儿介绍对象,遭罗湘绮拒绝,罗湘绮表示自己的婚姻要自己决定,其实心中已有了玉琴。

  玉琴根据罗湘绮不经意的提醒,更改艺名为秋海棠,并与杜春英合演大获成功,可谓珠联璧合。正当大家庆贺之时,却不见了秋海棠。秋海棠派人约罗湘绮后台相见,告知他就是当年送她芦根的小孩,罗湘绮感动异常,一对有情人开始了甜蜜的恋情……

  教育局长去找女校长商量,女校长一听让自己介绍女学生给军阀,坚决不同意。局长告诉她只要让罗湘绮的父亲来教育局即可,并警告她不做此事的后果。在袁宝藩的淫威之下,女校长思虑再三最终还是告诉了罗湘绮。

  秋海棠得到李班主的包银,置办了小院。

第7集

  秋海棠带着母亲来到小院,吴母得知如此精致的小院已经成了自己的家,惊的目瞪口呆。

  罗湘绮将教育局长要给父亲介绍工作这个好消息带回了家,一家人很是高兴。本无工作却每日装作去上班的罗父感慨万千。次日,罗父按约来见教育局长,这才明白教育局长找他是为了给军阀袁宝藩说媒,回家遭到罗母抢白。罗湘绮拒绝这门亲事,并告知家人自己已经有意中人了,一家人倍感吃惊。

  袁宝藩得知事情没有办成、怪责季兆雄情报不准确。

  秋海棠请罗湘绮来家做客,吴母见到罗湘绮,上下打量,喜不自胜。罗湘绮埋怨秋海棠不事先告知,导致空手拜访,秋海棠顺口询问何时带自己去罗家,罗湘绮深知父亲虽然爱看戏却最瞧不起戏子,面露难色。

  合演后的杜春英大觉过瘾,更加不愿离开,拖着杜顺章去找吴玉琴陪她逛街,却扑了个空,弄得很没面子。

  李班主过大寿,秋海棠带罗湘绮来见面,行将离开的杜春英听说秋海棠在场,要求杜顺章带她去给李班主拜寿,宴席上看到秋海棠和罗湘绮两人亲密,心生醋意,并主动上前敬酒,罗湘绮看到她挑战的目光,有些失落。宴席上,季兆雄也来凑个热闹,趁机打探罗湘绮的底细。

第8集

  季兆雄回去向袁宝藩汇报罗家情况,并告知罗湘绮已有男朋友,袁宝藩不以为然。

  秋海棠与罗湘绮散步来到夏记玉器店,秋为罗买下玉坠,并答应夏家骏在其母亲寿堂之日前去唱堂会,夏家骏不胜感激。

  刘家班因为没有角儿而日渐落寞,玉华遭到黄四戏弄,小秀更怪玉华不肯利用玉琴,玉华告诉她自己不想拖累玉琴。

  众人到秋家小院给吴母拜寿,玉华得知小院是班主为玉琴所置,更加悲愤自己运气不佳,从而决定去上海闯荡。

  玉华走后,秋海棠答应了绍文组建戏班海棠社,袁宝藩等人到贺,罗湘绮赠秋海棠海棠画和红围脖。

  秋海棠去夏家骏家唱堂会,却遭夏家骏非礼,愤然离去。夏母夸赞秋海棠有出息,夏家骏幡然悔悟,决心痛改前非。

  罗湘绮邀秋海棠来罗家作客,秋海棠欣喜之余却又不免紧张。

第9集

  罗湘绮带秋海棠来到罗家,罗家上下对秋海棠甚是满意,但当罗父问起他的职业,罗湘绮抢话说他是技术员,秋海棠因罗湘绮隐瞒其身份而不满,两人吵架产生不快。

  秋海棠一气之下答应班主跟再次来邀的杜顺章去上海发展,得到消息的季兆雄向袁宝藩汇报秋海棠要去上海,兴许就不回来了,事情有了眉目。

  秋海棠临行前,罗湘绮来找秋海棠,两人一见面怨气全消,秋海棠答应罗湘绮一起去上海,并相约次日订婚。

  袁宝藩从绍文口中得知罗湘绮订婚一事,责问季兆雄。次日,季兆雄开车撞伤罗兄,湘绮因此迟误了订婚仪式。

  订婚宴上久等罗湘绮不来,秋海棠颜面全无,羞愤之下动身去了上海。

  罗兄伤情严重,急等钱来动手术,罗母借钱未果,房主却又在袁宝藩淫威之下上门逼着要收回房屋,罗家陷入绝境。

  罗湘绮决定只身去上海寻找秋海棠,一来解释误会,二来寻求他的帮助。

第10集

  季兆雄向袁宝藩汇报事情有了转机,并已让教育局长前往说亲。

  秋海棠来到上海,杜顺章得知名旦小翠云回到上海,丧失斗志,但秋海棠坚持要唱。

  罗湘绮来到上海,与秋海棠入住同一宾馆,却又擦肩而过。

  秋海棠带病与杜春英演出《霸王别姬》大获成功,一时间名噪上海滩。

  罗湘绮进戏院找秋海棠未果,去沙逊饭店往找秋海棠,看到醉酒的秋海棠与杜春英亲密一幕,伤心离去。

  玉华得知秋海棠在上海唱红,心中自惭。小秀找来秋海棠,哥仨相聚,秋海棠建议与玉华同台唱戏,借以帮携玉华。

  罗湘绮失落的回到家中,答应了袁宝藩的婚事。

  秋海棠和玉华正在排戏,绍文接到电报,要他和秋海棠启程回京参加袁宝藩婚礼。

第11集

  新婚前夜,袁宝藩难以入眠,季兆雄笑言新娘子早已做上美梦,家中的湘绮早已哭成了泪人。

  秋海棠从卖票人那里得知湘绮曾来找过他,惆怅不已,更想尽快回到京城见到她。

  湘绮嫁入袁府,秋海棠道贺,袁宝藩也祝秋海棠有他这样的运气,秋海棠在婚礼宴席上唱堂会,却不知新房中的新娘正是湘绮。罗湘绮听到他的声音更添悲伤。袁宝藩得知罗湘绮不知所嫁是他,心生失落。

  罗兄感觉有事,匆忙从医院赶回家中,得知自己妹妹已经嫁给了袁宝藩,自恨不已。

  秋海棠带着礼物去罗家找罗湘绮未果。转而来到女子学校,从女校长口中得知罗湘绮已经嫁给有权势的人,情如晴天霹雳。

  杨贵得知袁宝藩新婚,前来探望,袁宝藩给钱将他打发走。袁宝藩借杨贵之事向罗湘绮表明自己宽宏心善,罗湘绮不为所动。

第12集

  罗湘绮在袁府生如木偶,袁宝藩责怪她不该让下人察觉。罗湘绮依然少言寡欢,并提出想要回家省亲,袁宝藩表面答应,暗地里却强行管制,让季兆雄在罗家人面前恐吓加威胁,罗湘绮到家连饭还没吃上就被季兆雄带走。罗母看到此情此景,悲痛欲绝,罗兄更是自认害了罗湘绮,当晚自杀身亡。

  袁宝藩到罗家吊唁,突然建议罗家父母到杭州居住,想彻底将罗家父母支走,断了罗湘绮回家之念。罗湘绮提出欲陪父母去杭州,再次遭到袁宝藩欺骗和阻止。罗家父母被季兆雄骗到火车站,怅然离去。罗湘绮后悔不该结这个婚,袁宝藩说她简直是疯了。

  秋海棠因湘绮之事失落颓废丧失斗志,无心演戏。李班主来劝,秋海棠仍未能回心转意。并自叹戏子命浅,就算出了名、有了钱也被人瞧不起。绍文看着着急,请袁宝藩给其说教。

第13集

  在玉昆等人友情的感召下,秋海棠幡然醒悟,和二师兄玉昆转到天津唱戏。

  绍文受梦茹之约请袁宝藩帮忙找寻失踪的罗湘绮,袁宝藩因此得知罗湘绮婚前去上海,找过秋海棠很是气愤,罗湘绮表示不愿呆在京城,不愿意见人,袁宝藩答应搬到天津定居。

  袁宝藩逼罗湘绮一起去听戏,秋海棠在天津的首场演出,遭袁宝藩使坏算计,乱成一锅粥。袁宝藩在罗湘绮面前借机贬低戏子,罗湘绮看不过起身离去。

  秋海棠首场演出不顺,急坏了天津戏院的老板,他找上门来要秋海棠唱天津人爱听的《盘丝洞》,玉昆告诉他海棠社从不唱这些不正经的戏,两人产生争执,玉昆将天津戏院老板打伤,被警察抓走,李班主建议秋海棠去找住在天津的袁宝藩帮忙。孰料此时的袁宝藩早已接到急电回到京城。

  秋海棠去天津袁府求助,赫然发现袁宝藩的三姨太竟是罗湘绮!愤慨之下,秋海棠反串罗成叫关,一举征服天津戏迷。

  罗湘绮来到秋海棠处,劝他尽快离开天津,免遭袁宝藩的毒害,秋海棠心下不忍,两人尽释前嫌。

第14集

  袁宝藩回到天津,发现了些许端倪,罗湘绮以死相胁要求去杭州看望父母,袁宝藩只好答应,但却叮嘱季兆雄送罗上车时注意,让季兆雄捕捉秋海棠的踪迹。季兆雄回来汇报并没有发现秋海棠,但袁宝藩仍然断定秋海棠在车上。

  此时的秋海棠不顾师兄玉昆的劝阻,偷偷与罗湘绮一同前往杭州。罗湘绮父母得知湘绮与秋海棠同来,改变态度并祝愿他们幸福。两人在杭州碰见玉华,玉华得知真相,劝秋海棠不成,拂袖而去。秋罗在杭州度过了一段甜美时光,罗湘绮告知秋海棠,自己有了他的身孕,两人相约私奔,憧憬未来美好生活。

  两人从杭州回来,袁宝藩授命季兆雄去让秋海棠生不如死。季兆雄带人杀死吴母,将秋海棠破相,秋海棠痛不欲生,被前来的玉昆救起。

  外界传出秋海棠身亡,李班主、玉华、杜春英等人听闻噩耗,悲痛万分。

第15集

  袁宝藩责怪季兆雄不该让秋海棠死了,婉转告诉罗湘绮秋海棠的死讯,罗湘绮当场惊呆。

  玉华携小秀回到京城,欲看秋海棠最后一眼,却得知玉昆早已将他敛葬。

  罗湘绮前往吊唁秋海棠,被在场的玉华和梦茹羞辱。

  罗湘绮意图自杀,被及时赶到的袁宝藩制止,却从而知道罗湘绮已怀有身孕。情知自己不能生育,袁宝藩心里很不是滋味。

  袁宝藩将罗湘绮带到小树林,意图将其杀害,但看到罗湘绮视死如归的样子又改变了主意。

  秋海棠看到罗湘绮仍跟袁宝藩在一起黯然神伤,只求玉昆帮忙夺回自己的孩子。

  罗湘绮产下一女,玉昆设计与护士春兰协同将罗湘绮的孩子掉包。

第16集

  秋海棠抱着自己的孩子喜不自胜,给其取名吴梅宝。

  罗湘绮出院抱孩子回家,责怪袁宝藩让属下燃放鞭炮吓着孩子。袁宝藩给这个孩子,起名为袁绍衡。

  孩子满月,袁宝藩在酒席上给孩子喂酒,湘绮生气地当着众宾客的面抱孩子离去。袁宝藩责怪湘绮不给面子,并答应她只要跟着他就保证她们母子平安。

  秋海棠在农村含辛茹苦抚养梅宝长大,绍衡也在湘绮的呵护下长大。

  转眼十年过去,梅宝看了村里来的戏班的演出,喜欢上了唱戏,被秋海棠严令喝止。

  在对绍衡的教育方式上,袁宝藩和湘绮产生分歧。袁宝藩给绍衡讲自己小时候打打杀杀的事情,引起绍衡崇拜。

  袁宝藩因克扣军饷被捕入狱。

第17集

  梦茹找到罗湘绮,并劝慰她趁机逃离袁宝藩的魔爪,罗湘绮欲带绍衡逃离,却被季兆雄拦下。

  玉昆深夜前来,告知秋海棠战事纷乱,银行倒闭,存款殆尽。由于怕耽误梅宝的学习,秋海棠终于答应玉昆一起来到上海。

  玉昆带梅宝入学,并帮助李班主打理戏院,意图游说让玉华来戏院唱戏。众人谈起秋海棠,惆怅万分。

  秋海棠到夏记玉器店当东西,被夏家骏认出,夏家骏真心相助,收留他在店里作伙计。

  袁宝藩出狱后携家来到上海,成为上海珠宝商会会长,并告诉罗湘绮母子自己是为了她们才出来的,并要求罗湘绮出席新闻发布会。袁宝藩召开新闻发布会,树立清正廉洁形象。

第18集

  已是派驻上海著名记者的梦茹约见绍文,并告诉他自己怀疑是袁宝藩杀死了秋海棠。

  玉昆来见玉华,答应和师父说说让他来戏院唱戏。玉昆求师傅给玉华机会唱戏,师傅最终磨不过,只好答应了。

  夏家骏告诉秋海棠袁宝藩携家眷来到了上海,从秋海棠的反应中断定袁宝藩就是他的仇人。

  袁宝藩拜见杜顺章,罗湘绮与杜春英谈起秋海棠,杜春英讽刺罗湘绮性格软弱,告诉她就算秋海棠没死也不会是她的。

  小梅宝很是懂事,告诉秋海棠等自己长大后要好好孝敬爸爸。

  夜晚,收音机里播放秋海棠的唱段,身居异处的罗湘绮和秋海棠听着唱段,各自回忆往事,心生伤感。

  罗湘绮走到夏记玉器店门口停顿片刻又离去,被夏家骏看到,告知了秋海棠。

  在上海落魄的黄四邂逅季兆雄,要求引见袁宝藩,对黄四的投奔,袁宝藩玩起了太极,弄得黄四诚惶诚恐。

  绍文向梦茹求婚,梦茹默许有机会,绍文很是高兴。梦茹告诉他希望他能脱离袁宝藩,独立挣钱,绍文一口答应。

  罗湘绮当上小学教师,来玉器店为学生挑选礼物,秋海棠暗中观察。罗湘绮要让绍衡当自己的学生,与袁宝藩意见冲突,最后决定让绍衡上教会学校读书。梅宝恰巧是罗湘绮的学生,湘绮格外喜欢梅宝,送其青衣小泥人。

第19集

  秋海棠得知罗湘绮正是梅宝的老师,哭笑不得。玉昆嘱咐梅宝不要告诉别人家里的事,梅宝想早点长大看到妈妈。

  罗湘绮想见见梅宝父母,被梅宝以各种理由搪塞拒绝。梅宝告诉秋海棠罗湘绮想到家家访,被秋海棠拒绝,秋海棠告诉她自己这样子无法见人。

  玉华唱戏不卖座儿,不满师父让昆戏班顶替,毅然离去。玉昆发现大成是个好苗子,劝玉华好好培养,两人说着说着回忆起老三。

  罗湘绮到夏记玉器店为梅宝挑礼物,遭到夏家骏讽刺。秋海棠责怪家骏,说罗湘绮也有苦衷。

  罗湘绮得知梅宝没有妈妈,心生同情,并答应叫她妈妈。秋海棠得知罗湘绮差点到了家中,责怪梅宝,并说服她将小泥人还给老师。

  绍文告诉梦如自己要考律师,自食其力。梦如告诉他自己要写秋海棠传奇。

  杜春英大摆生日宴,袁宝藩未受邀请,随即命季兆雄携宝瓶去赴生日宴,相送不成,当众摔碎,成功引得上海权贵刮目相看。

第20集

  秋海棠向夏家骏借钱,帮玉华开班收徒。经玉昆游说,玉华终于下决心开科办班。

  罗湘绮责怪袁宝藩净教孩子打打杀杀的东西,袁宝藩不以为然。梦茹劝罗湘绮离开袁宝藩,并责怪她性格懦弱。

  玉华开起戏班,惩罚大成偷懒,被放学经过的梅宝看见。梅宝经常到玉华的戏班偷看学戏,被玉华发现是青衣的好材料。秋海棠得知梅宝对学戏感兴趣,坚决反对。玉华看中梅宝,要她家人来签学戏文书。玉昆得知梅宝要学戏,劝阻她要听话。

  罗湘绮与梅宝感情愈深,并回忆起与秋海棠的经历。街头,罗湘绮向卖艺人点唱《罗成叫关》,勾起秋海棠与罗湘绮的思绪。

  季兆雄找到黄四,黄四跟随袁宝藩。两人依袁宝藩之计买通京城的缉毒大员将杜顺章抓进监狱。

  杜春英为救父亲反串青衣演出《窦娥冤》,并让季兆雄告知袁宝藩,袁宝藩感叹杜顺章没白养这个女儿。

第21集

  夏家骏得知杜春英反串青衣演出《窦娥冤》,要去买票,玉昆告诉他票已售空。原来袁宝藩已经出钱包场。袁宝藩找了一群伤兵来闹场,却被杜春英的表演给镇住了,最终成功救出杜顺章。

  玉昆带梅宝去退约,却发现那戏班正是玉华的班子。玉华得知梅宝是玉昆的亲戚,逼迫他答应让其学戏,玉昆向秋海棠求情,遭坚决拒绝,说绝不让梅宝再走自己的路。梅宝怨父亲不让学戏,跑到罗湘绮家住了一晚,被秋海棠看见。玉昆成功哄得梅宝不再去学戏。

  罗湘绮到夏记玉器店,夏家骏问起她对孩子学戏的态度,罗湘绮回答说只要他愿意,自己会支持。秋海棠得知罗湘绮支持孩子学戏,决定还是答应让梅宝学戏。

  梅宝签下生死合同,开始学戏。但是学戏异常艰苦,梅宝受不了,想放弃不学了,秋海棠鼓励他要有始有终。

第22集

  梅宝要罗湘绮说服爸爸同意她不学戏,罗湘绮鼓励梅宝要向秋海棠学习,坚定了梅宝的决心。

  二姨太和王副官的尸首被发现,梦茹对案情展开调查。罗湘绮怀疑二姨太和王副官的死因,去质问袁宝藩,袁宝藩进行抵赖,并兜出她与秋海棠的旧情来证明自己宽宏大量。

  梅宝立誓要成为秋海棠那样的名角,加紧苦练。

  杨贵来找,并以二姨太的死因作要胁,袁宝藩用钱买通杨贵。梦茹从杨贵口中没得到案情真相。

  转眼七年过去,玉昆和玉华帮梅宝找到登台的机会。梅宝登台顶替杜春英的青衣,一炮而红,进而得意忘形,孰料自己却因唱戏被校长开除。

  罗湘绮为梅宝恢复上学奔走,梅宝在听了袁宝藩一席话后改变主意,弃学从戏。

  梅宝渐渐开始贪慕虚荣,不专心学戏。

  玉华想说服师傅让梅宝与大成唱专场,师傅却没有同意,觉得梅宝太浮,还得再练练。李班主打算将戏院卖给玉华和玉昆,两人分外惊喜,分别去筹钱。

第23集

  玉华到黄四的赌场开始赌博,赚了一笔钱。谁知戏院却被杜顺章强行买走,玉华从此与杜顺章结下梁子。

  袁宝藩觉察梅宝是赚钱的好工具,开始谋划利用他们的矛盾,买下对面的广元楼,并意图买下刘家班。

  玉华受季兆雄诱骗签订了在广元楼唱戏的合同,当得知后台老板是袁宝藩,玉华大怒,却又被袁宝藩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从此投奔袁宝藩,与玉昆唱对台戏。

  秋海棠想阻止梅宝与玉昆唱对台戏,此时的梅宝却早已利欲熏心,根本听不进去。对台戏还未开演,玉昆的玉振戏院却被黄四包场。

  梅宝请罗湘绮劝父亲去看她演戏,罗湘绮见到秋海棠,惊声尖叫。两人紧紧拥抱,痛说别后离情。

第24集

  玉华去安慰玉昆,却因为该不该离开袁宝藩的问题兄弟反目。

  袁宝藩暗中觉察到秋海棠的踪影,并直觉与梅宝有关。梅宝在广元楼唱红,却因对袁宝藩的看法上与秋海棠产生争执。

  罗湘绮要从绍衡脸上找印记,被袁宝藩看见,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推断。

  袁宝藩带梅宝结交上海名流。梅宝被袁宝藩捧红,一时间忘乎所以,荒废练功,再次与父亲发生争执。

  梅宝与绍衡也走得越来越近,罗湘绮很是担忧。

  袁宝藩说自己老了,绍衡告诉他养儿防老、自己要孝敬他。

第25集

  秋海棠为了警醒梅宝,决定亲自出马,邀请杜春英与梅宝飚戏,让梅宝知道天外有天,冷静头脑。一直未嫁的杜春英见到秋海棠,仍对他痴情不改。

  绍文告知袁宝藩和罗湘绮自己与梦茹的订婚消息。

  梅宝不好好练功,与绍衡交往。罗湘绮想阻止邵衡与梅宝交往,遭邵衡抵触。

  秋海棠让梅宝离开袁宝藩,梅宝质问袁宝藩是否是他仇人,秋海棠怕梅宝冲动,痛苦否认。梅宝借此不愿离开袁宝藩。

  杜春英依约与梅宝飚戏,有大名角儿叫板,梅宝立马败下阵来,飚戏失败的梅宝颇受打击,这才想起父亲的话。

第26集

  袁宝藩告诉梅宝不要灰心,玉华对袁宝藩出言不逊。袁宝藩命季兆雄指使黄四对玉华威逼利诱,意图买下刘家班。玉华在袁宝藩算计下,为还赌债将刘家班卖给了袁宝藩。

  罗湘绮安慰梅宝,要她向爸爸认错。梅宝领悟父亲说的道理,答应好好练功。

  秋海棠去向杜春英道谢,杜春英感概命运弄人,不求今生情,只愿来世缘。

  罗湘绮告诉绍衡与梅宝是没有结果的,绍衡不听。

  罗湘绮与秋海棠叙说温馨往事,并要求秋海棠带自己和儿子离开,秋海棠说时机还不成熟。

  玉昆从玉华口中得知玉华要卖刘家班,立刻告诉秋海棠。为挽救刘家班和梅宝,秋海棠决定与玉华摊牌。

  秋海棠与玉华、老班主相认,彼此悲恸万分

第27集

  玉华得知袁宝藩就是秋海棠的仇人,而且梅宝是他唯一的女儿后悔恨不已。玉华四处筹钱要赎回刘家班,救回梅宝,结果又走进了赌场。玉华从赌场落魄出来,被玉昆看见。

  罗湘绮坚决主张绍衡要出国留学,袁宝藩不满让儿子离开他。

  梅宝从袁宝藩口中得知是父亲请的杜春英来飚戏,十分不解并与父亲发生争执,跑到了袁宝藩那里。

  玉华和玉昆为赎刘家班,求助夏家骏,没想到夏家骏真够朋友,一口答应。

  绍衡告诉罗湘绮他已经爱上梅宝了,遭到罗湘绮拒绝。

  秋海棠向罗湘绮坦白梅宝才是他们的亲生孩子,罗湘绮百感交集,与秋海棠发生争执,并跑回去向袁宝藩要人。

第28集

  罗湘绮心情复杂的看着绍衡,告诉绍衡他永远是自己的儿子。一旁偷听到的袁宝藩心情复杂,疑窦丛生。

  罗湘绮去找秋海棠,两人和好,湘绮想认梅宝,秋海棠告诉她还得再等等。

  夏家骏告知秋海棠玉华曾来借钱赎梅宝,得知秋海棠打算重新出山,挑战袁宝藩,夏家骏振奋不已。次日,夏家骏携着抵押得来的银票亲往袁府去赎回合同,被袁宝藩安排季兆雄残忍杀害。

  得知夏家骏的死讯,哥仨都想报仇,决定先安顿好师傅。

第29集

  哥仨请师傅喝酒,规劝他回老家呆一段时间,李班主老大不乐意。玉昆送老班主回老家,途中老班主又调转船头而回。

  罗湘绮向绍衡隐含的讲述自己的故事,绍衡并不理解。绍衡问袁宝藩什么样的婚姻更长久,袁宝藩告诉他情投意合不是第一位的,并且也劝他离开梅宝。

  为替秋海棠和夏家骏报仇,也为自己的错误赎罪,玉华向家人交代后事,带着刀去找袁宝藩报仇。

  绍文见到秋海棠,得知真相,毅然与袁宝藩决裂。

  秋海棠向梅宝说明真相,告诉她自己就是秋海棠。

第30集

  袁宝藩给绍衡讲故事,告诉他自己曾救过他。绍衡得知有人要对付袁宝藩,自告奋勇决心保护袁宝藩。

  绍文借行将出版的《秋海棠传奇》书中情节恐吓季兆雄,季兆雄为求自保向绍文坦白一切罪行。

  得知真相的梅宝想去找袁宝藩报仇,被秋海棠拦下。梅宝与罗湘绮母女相认,潸然泪下。

  罗湘绮告诉绍衡袁宝藩是坏人,反被绍衡抢白。

  梦茹写的书《秋海棠传奇》出版,引起轰动。

  面对亲人朋友的牺牲,面对恋人和女儿的安危,面对袁宝藩的挑战,秋海棠决心要在梅宝、大成出科大戏上与袁宝藩作一真正的较量……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