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两名抢劫犯见侦察员苏岩文质彬彬便尾随其后袭击了苏岩,企图杀人抢枪。苏岩死里逃生,击毙了一个活捉了一个。也由此根据犯罪分子提供的线索,苏岩破获了一系列大要案。其中,一起谋杀案引起苏岩对《香水》茶园老板郝飞的关注。种种迹象表明,郝飞有重大犯罪嫌疑。

  为了查清郝飞,苏岩首先从一个吸毒人员盛斌身上下手。但抓捕盛斌时,出现了意外。盛斌竟然面对着枪口,给了苏岩一刀。苏岩被划伤,流出了鲜血。盛斌被当场击毙。苏岩感到十分疑惑。盛斌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吸毒者,他为什么面对着自己的枪口还敢勇往直前。苏岩认为,这一定是郝飞指使盛斌来谋害自己。苏岩为此开始了艰难的调查。种种原因排除之后,苏岩才意识到,盛斌面对自己的枪口还敢往上冲,不是想谋杀自己,他是想自杀。自杀的原因是,盛斌已经被感染了艾滋病。

  这令苏岩震惊不已。因为当时击毙盛斌的时侯,苏岩的血与盛斌的血流在了一起。苏岩极有可能也被感染了艾滋病。特别是,这时他已经与心爱的女友发生了关系。就是说,苏岩还可能把女友感染。苏岩感到了万念俱焚。而且当时苏岩还不能马上得知自己是否真的感染了艾滋病。因为艾滋病有个窗口期,必须要过三个月才能检验出来。在这三个月度日如年的“窗口期”里,苏岩既要与自己的精神恐惧斗争,也要与外界的犯罪分子斗争。

  苏岩陷入了极度忧郁之中。经过难以估量的艰难困苦,苏岩战胜了自己,走出了困境。

  苏岩继续调查郝飞,最终端掉了这个令苏岩困惑不解的香水茶园。然而,郝飞的本来面目却令苏岩哭笑不得。

  在这个过程当中,苏岩意外地得到一个线索,有人故意传播艾滋病。苏岩不畏艰险,不远千里去抓捕这个犯罪嫌疑人。苏岩最终抓获了危险的犯罪分子。也由此侦破了另外一起巨额银行贷款的诈骗案。犯罪嫌疑人正是苏岩的好朋友牛东新。牛东新因此被抓了起来。

  可是犯了如此大罪,牛东新通过关系竟奇迹般地从监狱里走了出来。牛东新怕苏岩继续对自己穷追不舍,便联合郝飞对苏岩展开了不择手段的报复。郝飞向公安局举报苏岩曾经有嫖娼行为。这把苏岩推到了危险的边缘。苏岩完全有机会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但他拒绝了。因为那样会伤害自己心爱的女人。由于苏岩无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他被停职审查,并很可能被开除公安队伍。这正是牛东新希望达到的目的。只要苏岩不是警察了,哪些曾被苏岩收拾的犯罪分子会疯狂向苏岩报复。牛东新为了最终将苏岩开除公安队伍,竟然散布谣言,说苏岩由于嫖娼已经被感染了艾滋病。一时之间,谣言四起。这时过了窗口期,苏岩到医院进行了检验。结果让苏岩万念具焚。苏岩极有可能被开除公安队伍,那样,不仅自己将受到报复,更重要的是,像牛东新这样的犯罪分子将会永远逍遥法外。

  面对着千难万险,苏岩不仅没有退缩,相反,他毅然决然地站在了风口浪尖上!他要用自己的智慧用自己的勇气与敌人与命运去进行最后的殊死搏斗。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苏岩外出执行公务,车子在路边抛锚,被两歹徒袭击。苏岩冷静沉着,击毙宋建生擒滕锁荣。在公安局长陈凯鸣的办公室里,苏岩向局长敬烟认错,并说明自己的手枪有故障,还没有来得及维修。审讯室里,高军厉声讯问,滕锁荣一直纳闷为什么苏岩的配枪在宋建手中却打不响。

  吃饭时,高军和苏岩开玩笑,学着苏岩在罪犯面前伪装的丑样,苏岩的脸色十分难看。滕锁荣得知自己袭击的正是苏岩,感到震惊害怕,苏岩却递给他一支香烟,软硬兼使令滕锁荣坦白自己所知道的的案情,滕锁荣吃着苏岩妈妈包的饺子,眼泪流了下来,警方迅速一一破获,共案犯都被抓获。

  刑警队长赵民向陈凯鸣汇报工作,欲为苏岩请功,局长却让苏岩写一份深刻的检查。表彰大会上,干警们胸带红花,苏岩在做检讨,局长陈鸣凯严厉批评苏岩的思想麻痹大意。

  打饭时,食堂师傅连连追问苏岩为什么高军没有来,惹得杨远摔饭盆。苏岩把饭送到陈鸣凯面前,说起父母为供自己上大学的辛酸,陈鸣凯眼眶湿润。苏岩拎着饺子来到看守所,巧用手段令滕锁荣交代出宋建杀冯马是为别人帮忙。

第二集

  滕锁荣供出宋建出狱后住在同学郝飞那里,苏岩查实郝飞和宋建并非同学,两个人是在宋建出狱以后认识的。

  香水茶园,服务员唐玉喷洒香水,引领苏岩见到郝飞。郝飞的态度极为不耐烦,苏岩走后得知来人正是苏岩,感到十分紧张,苏岩和高军却在琢磨女人香水和茶园的关系,回想起冯马死的时候,他身上有同样的香水气味。

  主持人梅卓面对着镜头录节目,呼吁人们节约水资源。因为创办新栏目,梅卓请牛东新帮忙找国企拉赞助。在牛东新帮助下,银行行长马良答应赞助梅卓的栏目。酒席上,马良诉苦说出婚姻生活枯燥自己对女人的渴望,牛东新请梅卓帮行长找女朋友,遭到拒绝。

  郝飞向牛东新谈起苏岩来找过自己,牛东新让他放心,自己会去找苏岩疏通。唐玉送茶水进来,牛东新若有所思,吩咐郝飞给马行长找女朋友。郝飞用金钱利诱,又编一个虚假故事,唐玉被感动同意和马行长交往。经牛东新介绍,唐玉冒充北京广播学院的大学生吸引住马良。香水茶园里,唐玉坦白自己的身份,马良并不介意痴迷地望着她,过于激动而心脏病发作,送医院急救无效死亡。

  牛东新和马良统一口径,一口咬定马良是喝酒致死,并给行长夫人吴静二十五万,把事情压下。郝飞说马良的事儿被牛东新全都揽下了,马良的死会与别人无关,唐玉恐惧的心情稍感放松。

  经牛东新和苏岩努力,马良的葬礼在最大的瞻仰厅举行,来吊唁的宾朋却寥寥无几。苏岩冷不丁地向牛东新出示了传唤证,在刑警队里询问马良的情况。

  苏岩带女警赵雅文闯入香水擦茶园,传唤唐玉和郝飞,并向队长赵民汇报情况,决定追查郝飞,并警告牛东新不要和郝飞搀和在一起。

第三集

  郝飞被抓了起来,但调查结果显示,马良死于意外。与马良发生关系的唐玉也不具备卖淫嫌疑。此案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但苏岩并没有放弃对郝飞的调查。郝飞也感到了苏岩对自己的敌意,于是主动和苏岩拉关系。

  苏岩顺水推舟与郝飞称兄道弟。为了拉苏岩下水,郝飞主动把唐玉介绍给苏岩。苏岩将计就计假装和唐玉去约会。可是,约会时到宾馆来的这个女孩却不是唐玉。

第四集

  和苏岩约会的这个女孩名叫莎莎。她非常喜欢苏岩,但苏岩并没有和她发生关系。这个结局郝飞并不相信。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宾馆里什么都不干,郝飞是不信的。于是,郝飞便认为苏岩已经被自己拉下了水。这正是苏岩希望达到的目的。

  令苏岩感到意外的是,那个莎莎却主动到公安局找苏岩,并对苏岩进行热烈的追求。这种风尘女人大都远离警察,可这个莎莎却毫不在乎。这令苏岩十分不解。

  苏岩开始调查莎莎,结果却发现莎莎不是那种风尘女孩,而是一名舞蹈老师。

第五集

  唐玉与莎莎是大学同学且十分要好。后来,唐玉因为生活所迫,无奈退学到香水酒吧打工,被郝飞所利用。这一切莎莎并不知道。

  莎莎从小生活在母亲的严厉管教之中,她对社会缺乏了解。郝飞安排唐玉勾引苏岩。但唐玉知道苏岩不是那种人。于是,她安排莎莎与苏岩见面。莎莎与苏岩都被蒙在鼓里。

  苏岩喜欢莎莎并与之正式交往。但苏岩不想破坏莎莎对社会纯真的认识,他没有告诉莎莎唐玉的本来面目。

  苏岩和莎莎确立恋爱关系,但却遭到了苏岩母亲的反对。

第六集

  莎莎的母亲杨云是政府部门的副区长。她和苏岩的母亲刘荣曾结下很深的矛盾。这让苏岩十分为难,但为了母亲,苏岩还是决定放弃莎莎。

  莎莎因此十分伤感,夜里,莎莎心情郁闷地来到了苏岩的家。苏岩明确告诉她,他们之间结束了。但莎莎却使用了种种手段,劝说苏岩让自己留在家里过夜。(两个人没有发生关系。)

  第二天,杨云突然发现了莎莎竟然在一个警察家里过夜后,火冒三丈。她找到了公安局告发苏岩道德败坏。公安局为此展开了调查。

第七集

  苏岩受到了公安局纪检委的审查,他向纪检委说自己并没有和莎莎发生关系。于是,公安局找到了莎莎了解情况,但莎莎却暗示她已经和苏岩发生了关系。这令苏岩不知所措。原来莎莎想以此让外人知道生米做成熟饭,目的是和苏岩能永远生活在一起。

  公安局领导出面帮助苏岩解决此事。最终,在多方努力下,苏岩的母亲与莎莎的母亲和好如初。苏岩与莎莎也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第八集

  苏岩一直没有放松对郝飞“香水酒吧”的调查。可在逐步的工作中,苏岩越来越感到困惑。因为郝飞的香水酒吧并不存在色情服务。渐渐地,苏岩怀疑郝飞可能是利用酒吧作掩护来进行毒品走私贩买。

  为了调查此案,苏岩采取了迂回策略。他准备先不惊动郝飞,而是先抓捕一个名叫盛斌的吸毒人员。

  种种迹象表明,盛斌知道郝飞的底细。抓住盛斌就可以抓查清郝飞的本来面目。

第九集

  盛斌多次逃脱苏岩的追捕。苏岩怀疑是郝飞把盛斌隐藏了起来。

  苏岩主动出击与郝飞摊牌。郝飞却不承认和盛斌的关系,为了证明自己,郝飞竟然告诉了盛斌的下落。

  苏岩根据郝飞的线索,立刻去追捕盛斌。但在抓捕盛斌时,却出现了意外。盛斌竟然面对着枪口,给了苏岩一刀。苏岩被划伤,流出了鲜血。盛斌被当场击毙。苏岩感到十分疑惑。盛斌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吸毒者,他为什么面对着自己的枪口还敢勇往直前。苏岩认为,这一定是郝飞发现了自己在秘密调查他,便指使盛斌来谋害自己。

第十集

  郝飞预感到了末日来临,竟然到公安局诬陷苏岩故意开枪干掉了盛斌。

  苏岩被立案审查。

  种种证据表明,苏岩的确有重大嫌疑。

  苏岩面对困境,没有退缩,他主动配合公安局对其调查。经多方调查,终于查清苏岩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苏岩更加对郝飞产生的怀疑。他认为,郝飞不择手段地告自己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决心对郝飞要追查到底。

第十一集

  牛东新有一个朋友叫毕仁,他是南方的一位股票操盘手。牛东新准备依靠他帮自己赚大钱。但这天,毕仁遇到了麻烦。南方某证券机构派杀手绑架了毕仁。牛东新吓坏了,找到苏岩。结果,公安局出动,前去营救毕仁。但令公安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绑架毕仁的房间里并没有什么杀手。当时,唐玉正在和毕仁约会。

  这是牛东新故意策划的,目的是想抓住毕仁的把柄,以便让其死心踏地为自己炒股票赚钱。针对牛东新的伎俩,苏岩将计就计迫使牛东新揭发郝飞的犯罪事实。

  郝飞最终被绳之以法,但在调查中,苏岩并没有发现郝飞有贩买走私毒品的嫌疑,他开香水酒吧的目的竟然是为了搞女人方面。这让苏岩苦笑不得。

第十二集

  郝飞供认自己并没有指使盛斌来谋杀苏岩。但苏岩不相信,他继续调查。经过种种艰难的调查,苏岩最终才搞清,盛斌面对自己的枪口还敢往上冲,不是想来谋杀自己,而是想自杀!自杀的原因是,盛斌已经被感染了艾滋病。

  这令苏岩震惊不已。因为当时击毙盛斌的时侯,苏岩的血与盛斌的血流在了一起。苏岩极有可能也被感染了艾滋病。特别是,这时苏岩已经与心爱的莎莎发生了关系。就是说,苏岩还可能把莎莎感染。苏岩感到了万念俱焚。而且当时苏岩还不能马上得知自己是否真的感染了艾滋病。因为艾滋病有个窗口期,必须要过三个月才能检验出来。对苏岩来说,这三个月是一生中最漫长痛苦的三个月。

第十三集

  苏岩陷入了无尽的焦虑之中。苏岩怕自己崩溃,便到医院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在走廊里,他碰到了一位医生,得到了医治。但苏岩很快发现,这个医生原来是个抑郁症患者。

  经多方努力,苏岩以顽强的毅力渐渐地走出焦虑的阴影。

  为了怕再给莎莎传染,苏岩寻找各种借口,回避莎莎。这让莎莎十分痛苦。

  其实更痛苦的是苏岩,他怕莎莎陷入恐惧之中,他就没有和莎莎说明实情。

  苏岩度日如年,他是否被感染了艾滋病,要等到三个月的“窗口期”之后,才能检查出来。

  这时,莎莎的父母以及苏岩的父母都希望,两个人能尽快结婚,苏岩只好找理由拒绝。这让莎莎对苏岩产生了误会。

第十四集

  郝飞被抓起来之后,唐玉通过苏岩的关系,来到苏岩的母亲公司上班。

  在公司例行身体检查中,唐玉被查出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唐玉一下子崩溃了。

  苏岩找到唐玉劝说她积极去治疗。唐玉十分感动,她向苏岩说出了自己的秘密,她之所以和男人那样全是为了她的妹妹能有钱上学。苏岩答应唐玉资助其妹妹继续求学。

  唐玉特别感动,但让苏岩意想不到的是,唐玉跳楼自杀死在他的面前。

第十五集

  苏岩在调查中得知,唐玉竟然是被毕仁感染了艾滋病。而且,种种迹象表明,毕仁是在故意传播艾滋病。

  苏岩立刻前去缉捕毕仁,但这时,才知道毕仁压根儿就不是什么操盘手,他不仅没有给牛东新带来财富,相反,他狠狠骗了牛东新,已经携款潜逃。

  牛东新悲痛绝望,也准备跳楼自杀。

  苏岩百般相劝,牛东新总算没有走向绝路。

第十六集

  对于好朋友唐玉的死,莎莎很难过。而苏岩总是躲避,甚至于排斥和她的身体接触,让莎莎更是苦楚万分。莎莎的母亲杨云和苏岩的母亲刘荣更是不解,以为两个人的感情出现问题。父母们都希望莎莎尽快与苏岩结婚。

  苏岩现在尚未过窗口期,他还不知道是否被感染,他无法给莎莎一个明确的答复。好在苏岩要去追捕毕仁。便暂时回避了这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第十七集

  苏岩不畏艰险,不远千里抓捕毕仁。历经种种困难,最终抓获了这个异常危险的犯罪分子毕仁。

  毕仁由于对社会不满以及对生活的绝望,两年来,故意与十多名妇女发生关系,来达到传播艾滋病的目的。

  苏岩找到毕仁时,毕仁已经病情发作。

  在苏岩的努力工作下,毕仁不仅交代了故意传播艾滋病犯罪事实,同时也交代了如何诈骗牛东新的犯罪过程。

第十八集

  真正的大骗子竟然不是毕仁,而是牛东新。

  牛东新表面让毕仁帮助自己炒股票,其实,他的目的以此来骗出银行的贷款。

  公安局经侦大队很快将牛东新刑事拘留。

  这时,苏岩已经过了“窗口期”,他到医院去检查,结果大夫李建学告诉苏岩,他已经被艾滋病感染了。令苏岩欣慰的是,莎莎并没有被感染。

  苏岩让莎莎离开自己。但面对已经染病的苏岩,莎莎却毅然决然地要嫁给苏岩。

  可苏岩也下决心,决不连累莎莎。为了莎莎能最终离开自己,苏岩编造了弥天谎言,他说,唐玉一直是自己的情人,自己患上艾滋病就是唐玉传染的。莎莎无比痛苦地离开了苏岩。

  苏岩和父母准备要离开这个城市。但这时,牛东新却被释放了出来。

  苏岩决定暂时不走了,继续追查牛东新。

第十九集

  牛东新之所以奇迹般地被释放出来主要是银行在起作用。银行领导找到公安局说牛东新并没有诈骗银行,牛东新属于正常贷款,而且提供证据说,牛东新已经把大部分余款全部归还。剩下的是属于牛东新与银行之间的正常债务来往。也就是说,属于民事行为,不构成诈骗。

  牛东新从监狱里扬眉吐气地出来后,认为他进监狱完全是苏岩在陷害自己。他联合郝飞对苏岩展开了猛烈的报复。

  郝飞向公安局举报苏岩有嫖娼行为。公安局对苏岩立案调查。这把苏岩推到了危险的边缘。他很可能被开除公安队伍。

  苏岩可以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但他拒绝了。因为那样会伤害自己心爱的女人莎莎。由于苏岩无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他被停职审查。苏岩看清了牛东新的险恶用心。

  牛东新从监狱里出来之后,最怕苏岩继续对自己穷追不舍,他之所以不择手段地陷害苏岩,就是希望让苏岩自身难保,便无心追查牛东新。

  面对着千难万险,苏岩不仅没有退缩,相反,他毅然决然地用自己的智慧用自己的勇气与敌人与命运去进行最后的殊死搏斗。

  苏岩终于查清了牛东新的问题。原来郝飞仅仅是香水酒吧名义上的老板,真正的老板是牛东新。他不过是牛东新的傀儡。他利用这个酒吧把银行的领导干部拉下了水。正是由于牛东新手里握有利用银行领导嫖娼的把柄,银行领导才会对牛东新那么关照。苏岩得到了这些证据之后,不仅把牛东新送进了监狱里,同时,也挖出了银行内部的腐败分子。

  在一切胜利之后,苏岩突然知道,自己并没有患上艾滋病。那个大夫李建学是牛东新收买,伪造了一张化验单。

第二十集

  公安局查清了苏岩是清白的。由于苏岩破了这么多显要案子,公安局及市里准备重重奖励苏岩。这让苏岩陷入了恐慌,因为苏岩实际上并没有感染艾滋病,他的病纯粹是被人伪造的。好在通过新闻记者,苏岩及时化解这个危机,大家终于知道苏岩是一名了不起的英雄。为此,大家也都理解了苏岩。

  其实,苏岩最希望得到理解的是莎莎。

  苏岩找到了莎莎,向莎莎诉说了全部遭遇。令苏岩万万想不到的是,无比纯真的莎莎却不再接受苏岩。她已经认为苏岩是天下最阴险最狡猾的骗子。尽管她心里还爱着苏岩,但她却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苏岩。

  面对着莎莎离去的背影,苏岩陷入了巨大的茫然与伤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