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九三九年,日军对我东北抗日力量展开了疯狂围剿,妄图控制整个东北地区并向中原一带渗透。在地处东北地区交通要害的龙潭地区,以铁路工人李玉和为代表的地下党在惨烈的白色恐怖之下,为钳制日军、配合抗战进行着一系列灵活机智、艰苦卓绝的斗争,李玉和、李奶奶、李铁梅原本不同姓的三代人更是在共同革命信仰的感召下,演绎着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生发出来的缕缕浓情。

  日本宪兵队长鸠山仰仗自己多年的情报经验,在率部摧毁了北山游击队的电台之后,更妄图对龙潭地区的地下党组织进行彻底打击。

  北满省委在得到游击队电台被毁的消息之后,及时派出交通员,携带一份新的密电码,乘坐253次列车,计划在途径的龙潭地区与当地地下党接头,将密电码送到游击队。没成想同时得到这一消息的日军对沿线铁路进行了严密封锁,禁止中途停车。交通员万不得已只得在列车行至龙潭车站附近的时候机智跳车,幸被赶来接应的王连举、李玉和相救,王连举为掩护他们自杀右臂,李玉和背起交通员逃离现场,交通员与李玉和对暗号未果,于是将随身携带的密电码藏于李玉和的号志灯下主动将自己暴露给敌人。

  交通员被捕,而李玉和对于密电码的下落却全然不知,只是一心想方设法寻找密电码的线索,并联络游击队希望能够顺利地营救出交通员。

  曾经做过外科医生的鸠山从王连举的伤口处看出了破绽,并采用一系列诱骗、攻心的战术击垮了王连举的心理防线,使其投敌叛变。

  王连举的叛变使李玉和成为鸠山截获密电码乃至摧毁地下党的关键性人物。李玉和曾于十多年前对鸠山有过救命之恩,并是鸠山非常崇拜的象棋高手。老谋深算的鸠山为了达到摧毁龙潭地下党的目的,对李玉和实施了离间计。为此,李玉和不仅在组织内部受到怀疑,在同事、邻里街坊乃至自己的母亲和女儿之间都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

  李玉和以宽厚的胸怀和革命者的睿智,忍辱负重,在极度艰难的情况下,坚持完成革命工作,最终在敌人的枪口下英勇就义,李奶奶也被日寇残酷地杀害。

  失去了父亲和奶奶的李铁梅,在党组织的关心和帮助下,毅然承担起父亲未尽的革命工作,将密电码成功地送到了游击队。

  李铁梅在斗争的风雨中逐渐长大成熟,最终成为一名坚毅、勇敢的共产党员,并由此开始了新的革命历程。

分集剧情:
第1集

  北满省委负责人老周在口授电文时,被日军电检车测出电台的位置,鸠山带人摧毁,受到上司梅津将军的赞赏。李玉和的徒弟牛飞龙常带领好汉营的弟兄们扒敌人的火车,救济群众。交通员老慕化妆成磨刀人来到李玉和家,告诉他有一列136次重要军列将通过龙潭,上级指示要劫持这列车。李玉和给同是地下党的王连举出主意,把136次到达的时间弄清楚后给了磨刀人,并把任务布置给了地下党虎头。为136次这趟重要军列,龙潭宪兵队队长小矶也加强了防范,但他对鸠山提出的防备建议并不放在眼里,两人因此产生矛盾。虎头接到任务后找到牛飞龙,让他带领好汉营协助劫持军列的行动……

第2集

  136次即将通过小矶管辖的范围,他正在得意之时,好汉营的弟兄们已经轻而易举地上了军列,打死车上的日军,占领了车头。李玉和及时赶到劫车地点和虎头、牛飞龙一起,把道岔一扳,使136次军列改变了方向,而李玉和、牛飞龙因用力过度而肩上受伤。牛飞龙这才知道他的师傅是一名地下党,心中顿生敬佩之情,而铁梅也因牛飞龙的所做所为更对他增加了一份好感。扳道房内,李玉和让铁梅及时把牛飞龙找来,填好值班记录,这时鸠山为查看列车被劫情况在扳道房里见到了李玉和,两人想起十年前的一段交情,而且还是下象棋的对手,那时李玉和还曾救过鸠山一命……

第3集

  小矶因严重失职,被上司革职,而鸠山为此晋升为宪兵队队长。小矶要求留在龙潭,梅津将军把他一顿暴打后,还是给了他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鸠山与小矶的矛盾进一步加深。鸠山在劫车现场发现带血迹的撬棍,下令全城搜查受伤的人。鬼子搜李玉和时,被赶到的王连举协助救下。李玉和与磨刀人在粥棚商量事情,鬼子进粥棚搜查,眼看就要暴露,慧莲急中生智点燃粥棚,大火将鬼子赶走。第二天,李奶奶带领邻居帮慧莲把粥棚修好。在货场,铁头听到消息鬼子将有一列军火通过龙潭,牛飞龙带领好汉营去扒车,遭到了鸠山派的特勤小组的埋伏,好汉营几乎全军覆没,牛飞龙悲痛欲绝要卧轨而死,李玉和及时把他拦住……

第4集

  好汉营的弟兄们被特勤小组杀害,给了牛飞龙重重的一击,但他也在李玉和的谆谆教导下逐渐成熟起来。王连举把特勤小组常去一个地方洗澡的信息给了李玉和,李玉和心生一计,让磨刀人带领游击队员化妆成日本兵进城,一举歼灭了特勤小组。铁梅与小伙伴一起去扒煤渣,被牛飞龙碰到告之李玉和,李玉和气愤地“暴打”了铁梅。李玉和接到上级的指示,去接应253次列车上送密电码的省委交通员顾漠然。但同时,这个情报也被敌人劫获。鸠山在龙潭车站布下大量兵力,等待交通员。小矶也在同一时间接到这个情报,准备先下手为强……

第5集

  王连举丢下新婚妻子史雨棠来到车站,准备与李玉和一起接应送密电码的交通员。由于鸠山的阻止,253次列车在龙潭站并不停车,交通员选择在货场跳车。李玉和与敌人同时发现交通员跳车,李玉和抢先一步背起他向货场深处跑去,敌人也追了过来。李玉和背着交通员藏到一节车厢内,交通员已昏迷,李玉和与他接不上暗语,不知如何是好。鬼子眼看就要搜到车厢来,交通员醒来,看到李玉和的那盏红灯。为了救李玉和,交通员从车厢爬出去暴露了自己。王连举为了掩护李玉和和交通员,向自己胳膊开了一枪,这时,龟冈带人来到,把王连举和交通员一起送到医院,鸠山要医院里最好的外科医生维拉给交通员治疗……

第6集

  医院里,鸠山亲自给王连举做手术,对王连举的枪伤起了怀疑,于是鸠山去现场查看。而王连举也无法给史雨棠解释为什么自己一夜未归。小矶在医院与鸠山争执,两人都想第一时间从交通员那里得到密电码,但交通员摔得太重,已不能说话。鸠山对维拉医生的不配合非常不满。李玉和与王连举接头,发现了王家门口有暗探。磨刀人又一次来到李玉和家门口,铁梅代替奶奶去接头,奶奶没有反对,但铁梅在接头时紧张地忘记自己该说什么,被奶奶及时补救。鸠山假惺惺地为王连举授奖,场面很是隆重……

第7集

  鸠山给王连举授奖仪式结束后,对他步步紧逼。开始,王连举对鸠山的提问回答的有理有据,一直否认自己的枪伤是自残,而是被交通员所致。鸠山在提问上没能压倒王连举,于是带王连举参观了他的人体标本室,在标本室里,鸠山一一给王连举解说人体标本的来历。王连举被一个个标本吓住了。鸠山把他的妻子史雨棠也带到宪兵队,利用她来威胁王连举……

第8集

  在鸠山的威胁与种种刑具面前,王连举招架不住叛变革命,出卖了李玉和。牙医吉明中在给患者拔牙,小矶出现在他的面前,原来吉明中是小矶潜伏在龙潭的一名特工。王连举的狡辩没有引起李玉和的怀疑,李玉和从王连举那里打听清楚了交通员在医院里的情况后,扮成受伤的样子去了医院,医院里戒备森严,李玉和无法接近交通员,但这一切都已在鸠山的掌控之中。李玉和警惕地发现有暗探跟踪他。鸠山在医院查看了跳车人后,要求维拉加大给交通员的用药剂量,但维拉拒绝……

第9集

  鸠山进一步逼迫王连举说出去李玉和家接头的暗语后,派人去李家接头,被经验丰富的李奶奶识破,铁梅义愤填膺地把暗探赶出家门,奶奶意识到党内有了叛徒。鸠山没能如愿,对李家进一步加强了监视。鸠山以过生日为由,派侯维中去请李玉和,李奶奶感觉李玉和这一去凶多吉少,一家人悲痛万分,挥泪离别。侯维中在大街上故意宣扬李玉和是他鸠山的老朋友,是被请去喝酒的。李玉和一路与街坊邻居和熟悉的人打招呼,一一告别。慧莲对李玉和的被抓更感痛心。鸠山设宴招待李玉和,宴上,李玉和与鸠山斗智,始终不为其设下的诱惑所动……

第10集

  李玉和被抓走后,王连举与虎头联系,想从虎头嘴里摸一点密电码的消息。宪兵队里,鸠山又带李玉和去参观他的人体标本室,但面对着血淋淋的人体标本、耳听着鸠山的恐吓,李玉和却是面不改色,鸠山对李玉和使的小伎俩并不起作用。鸠山对李玉和无计可施,把王连举、虎头抓了来故意让李玉和看到。史雨棠追到宪兵队找鸠山,质问他为什么抓自己的丈夫,鸠山暗示史雨棠是李玉和出卖了他的丈夫。小矶找到鸠山要分享他的情报,两人又有了争执,矛盾也不断增加。李玉和、王连举、虎头关在一间牢房里,王连举、虎头被打得遍体鳞伤。而李玉和毫发未伤,为此,虎头对李玉和产生了怀疑……

第11集

  车站所有职工及家属们都集在一起,李铁梅与李奶奶、牛飞龙、慧莲等人也都到在。这时,鸠山的车来到车站广场,而跟着鸠山下车的人让大家吃了一惊,竟然是李玉和,正当大家都一头雾水的时候,整个车站响起了庆祝“李玉和升为副站长”的声音,所有人都惊呆了。群众们反应过来后,立刻对李玉和议论纷纷。而王连举、虎头的被抓好象也确定了李玉和是一个叛变者。李玉和想拒绝当这个副站长,但鸠山拿李奶奶与铁梅来威胁他,李玉和只好顶着巨大的压力,接受了这个副站长的职务。于是,李玉和被女儿误会,被邻居们耻笑,被工友捉弄……

第12集

  因李玉和当了副站长,铁梅与同伴去站车卖货也被人嘲笑,她找到李玉和与之大吵起来,而李玉和无法给铁梅做出解释,铁梅也一时因不能理解父亲而痛心。史雨棠找到吉鸣中,告诉他李玉和出卖了他的丈夫,让吉想办法救王连举出来。小矶找到吉鸣中,并给他安排了接近李铁梅的任务。李奶奶把鸠山送的粮食都送给了左邻右舍并让他们相信李玉和是清白的。铁梅在街上卖货,被几个日本浪人欺侮,正在危机关头,吉鸣中赶来救出铁梅,两人跑回李家,闲谈中,奶奶与铁梅想起以前,吉鸣中给奶奶看过牙,李铁梅对他产生了敬佩之情。吉鸣中找到史雨棠,与她商量营救王连举的办法……

第13集

  鸠山贴出告示要枪毙王连举,牛飞龙等人要去劫法场救他们。史雨棠听到王连举将要被枪毙的消息,晕了过去。吉鸣中前往家中安慰史雨棠。李玉和知道这是鸠山使的一计,劝阻牛飞龙不要去,因为鸠山正等着他们上套。但一直对李玉和有误解的牛飞龙对师傅的话充耳不闻,一心要去救俩人。吉鸣中来见小矶课长,建议小矶能把王连举和虎头要过来,从而获取对自己有义的情报。李铁梅在里屋听到了“爹”和“奶奶”的对话,知道了牛飞龙劫法场的危险,前去劝阻牛飞龙。日本小兵给狱中的王连举和虎头送来酒和红烧肉,让他们吃了好上路,虎头毫无畏惧地吃酒吃肉,王连举却表现的极为反常……

第14集

  野外,鬼子押着“王连举”、“虎头”向法场而去,而当鸠山要枪毙俩人时,小矶赶来说是受了梅津将军的命令,要带走王连举、虎头。鸠山没有阻止自顾离去,小矶这才发现那两人竟是正在犯烟隐的烟鬼,对鸠山偷梁换柱的做法很是恼火,两人的矛盾也日渐加深。因李玉和的提醒,牛飞龙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伤亡。为了能利用王连举,鸠山找理由把王连举、虎头释放。让王连举出去后与李玉和联系,得到与交通员接头的暗语。因劫法场一事,李铁梅、牛飞龙对李玉和的误会也逐渐消除。由于吉鸣中经常与铁梅见面,而铁梅觉得在他那里能学到了不少知识,对吉鸣中很是热情,这却引起了牛飞龙的极大不满……

第15集

  酒井站长又一次让李玉和替他值班,他自己去寻花问柳去了。慧莲要给李玉和去送粥,因不让进站,慧莲在外面一直等到深夜,李玉和见后深为感动。李玉和为了找出谁是叛徒,便考验王连举,却发现虎头又意外插了进来,李玉和一时不能分辨。磨刀人又来到李家门口,在暗探的注视下机智地与李奶奶交换了信息。李玉和与李铁梅机智地甩掉了暗探。李玉和在去与磨刀人的接头的路上时,吉鸣中跟踪了他,但他并没发觉。意想不到的是,李玉和匆匆赶路时突然被绑架了。鸠山接到李玉和失踪的消息后一时也不知出现了什么情况,以为是李玉和要逃跑,命令全城搜查……

第16集

  鸠山一时不知李玉和的去向,找来王连举询问。磨刀人又化妆成日本兵进入医院,准备营救交通员,维拉医生告诉他交通员已被转移了,磨刀人执意去找,被维拉阻止。吉鸣中让李奶奶和铁梅不要着急,他会去把李玉和找回来。铁梅急着要牛飞龙也去找李玉和。李玉和被绑架到一处荒凉地,还被几个蒙面人暴打,质问他为什么要当叛徒,还把他全身倒上酒精,要烧死李玉和。李玉和从酒精的味道里知道绑架他的是虎头,他让虎头快放他回去,不要耽误了重要事情,但虎头不听。吉鸣中找到李玉和把他救出,这又增加铁梅对他的好感……

第17集

  李玉和与磨刀人在小树林接上头,李告诉磨刀人鬼子有一列重要军列581次将通过龙潭,两人商议怎样打掉它。牛飞龙看到暗探见到吉鸣中恭敬的样子很是奇怪,两人几句话不合对打起来。李玉和利用自己当副站长的身份,掌握了站长酒井隆的活动规律,由身手敏捷的磨刀人出面,从他那里知道了重要军列的通过时间,一举把其炸毁。李玉和的出现让鬼子很是吃惊并报告了鸠山。吉鸣中问铁梅密电码的下落,铁梅佯装不懂,正在这时牛飞龙带人二话不说又与吉鸣中打起来,但吉的身手令所有人佩服。小矶知道581次被炸后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态,鸠山为此受到梅津的严厉指责……

第18集

  鸠山对581次列车的被炸非常气愤,他知道这是李玉和一手策划的,但又暂时不能对李玉和下毒手,只好把他副站长的职务撤去,罚去当了苦力,从而知道了这个对手的厉害。而酒井隆就被鸠山拉出去枪毙。交通员与维拉逐渐有了些话题,交通员请维拉帮助他,但仍遭到维拉的拒绝。鸠山设计让王连举仍得到李玉和的相信后,王从李玉和那里得到与交通员接头的暗语,并立刻去了医院与交通员接头,但机警的交通员对王连举并不信任……

第19集

  从医院出来时,王连举被小矶的人绑架,小矶要求王连举以后要听他指示,与他合作。小矶的威胁让王连举说出实情和情报。铁梅跟踪了王连举,发现他大摇大摆地出入宪兵队。铁梅终于明白鸠山对李玉和使了离间计,削除了对李玉和的误解,同时,牛飞龙、虎头也知道自己以前错怪了李玉和。王连举再次到了医院,顾漠然仍然没有说出密电码的下落,还为了试探王连举,让他去教堂接头。王连举从医院出来时,被铁梅看到并跟踪了他。在教堂,小矶、鸠山、牛飞龙展开了一场枪战,牛飞龙和李玉和及时抽身离开,剩下鸠山和小矶对打起来。此时,王连举真正的叛徒嘴脸暴露在大家面前……

第20集

  鸠山把王连举抓回审问,王连举说出吉鸣中经常去李家的情况。铁梅正与吉鸣中说话时,来了几个日本兵把吉鸣抓走,铁梅找牛飞龙让他去救吉鸣中,虽然牛飞龙很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鸠山拿出一把枪让其对王连举开枪,以此来考验吉鸣中,但被吉鸣中识破。鸠山对吉鸣中很是赏识,让其为他工作,但被吉鸣中拒绝。鸠山对交通员做的所有工作都不能从他嘴里得到密电码的下落,正当他黔驴技穷时,上司梅津将军给他带来的一种药,让鸠山对能使交通员说出密电码的下落而信心十足……

第21集

  病房里,梅津将军向大家炫耀他带来的特效药的功能。可以使人的意志混乱,不能控制自己,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说出来。此药遭到白院长和维拉医生的反对,但他们的反对对鸠山来无济于事,鸠山还用白院长做了一次试验,并收到不错的效果。维拉为交通员的精神深深打动。正在这时,维拉的女儿大哭起来,白院这才知道鸠山限制了维拉的自由,使她们母女好几天未见了。交通员被用了药痛苦难忍,但仍靠着坚强的毅力抵抗运去,正在这时,楼下传来有炸弹的喊声,鸠山等人迅速撤离医院。交通员再一次昏迷过去,维拉组织医护人员抢救,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枪响……

第22集

  白院长正难过之时,鸠山来安慰他,让他激动万分。铁梅送吉鸣中回去的路上碰到牛飞急匆匆赶来。鸠山再次威胁王连举,让其想想还有没有知道但没说出的情况,王连举经不起威胁与诱惑,把与李玉和接头的押车员供出,于是鸠山派人跟踪押车员。但途中遇到小矶的人,梅津也赶去,押车员被杀害,梅津大为恼火。维拉失去女儿很伤心,给白院长辞职,这时又听交通员生命危险,又昏迷过去。吉鸣中向小矾汇报了一些交通员的情况。李铁梅告诉父亲和奶奶,吉鸣中知道密电码,一家人一时不知吉鸣中到底是好是坏……

第23集

  李玉和找到维拉问她是否可以见到交通员,维拉说鬼子戒备森严,没有办法。王连举与李玉和见面,李玉和利用王连举玩弄了敌人一次,鸠山既生气又无奈。鸠山派人把给李玉和送饭的李奶奶故意撞倒并送往进医院。李奶奶的病并不严重,但医生一定要让她住院观察,李玉和分析后知道,这是鸠山又使的一计,李玉和准备将计就计。深夜,李玉和进入交通员的病房,两人用暗语接上头后,交通员的眼里瞬间闪着激动的泪光,他知道遇上自己的同志了,但知道有人监听不能把密电码的下落说出来,只是两眼看着天花板。这时,有人进入病房,李玉和谎称走错了地方,出去了……

第24集

  鸠山反复研究交通员与李玉和的对话、神情、动作,他知道交通员已经暗示给了李玉和密电码的下落,但他怎么也想不出。同时,李家三口人在研究了交通员给的提示后,从号志灯里把密电码找了出来,一家人顿时激动万分。交通员知道自己再也经不起鸠山的折磨,求维拉医生杀死自己,但维拉下不去手。于是在鸠山到来前,交通员咬掉了自己的舌头,气急败坏地鸠山看交通员不能说话,残忍地把他杀害了。李玉和带着密电码和磨刀人又在粥棚里见了面,但还没来得及把密电码交给磨刀人,龟冈带人来搜查,慧莲趁机给李玉和饭盒里放了一碗粥,掩盖了密电码。磨刀人疾驰而去,奔向旷野,日本兵举枪追去……

第25集

  李玉和甩掉暗探,把密电码藏好。鸠山和小矶带警犬去搜密电码,警犬顺着李玉和走过的地方一路走下去,李玉和见有被发现的可能,机智地破坏掉警犬的味觉。磨刀人在野外被鬼子追杀,不幸受伤,正在危险时刻,吉鸣中现身救了磨刀人。鸠山再次把李玉和抓到宪兵队,费尽心思地劝李玉和把密电码交出来,但李玉和始终不为所动。吉鸣中在李玉和被抓走后,要求李奶奶把密电码交给他保管,李奶奶现在并不相信他。为了看清吉鸣中的身份,李奶奶和铁梅跟踪了吉鸣中,发现他竟然可以自由出入宪兵队,俩人很是惊讶……

第26集

  牛飞龙等人把吉鸣中暴打一顿后放在车轨上,要用火车撞死他。眼看着火车从远处快速驶来,吉鸣中说出了一句接头暗语,铁梅听后及时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下来。李奶奶这时也赶到,吉鸣中告诉大家,他去宪兵队是为了看李玉和,一场误会消除。吉鸣中去鸠山那里探听消息后告诉李奶奶,李玉和很快就要被鸠山杀害了。李奶奶让吉鸣中与虎头去找游击队,把密电码送出去。李奶奶在极度悲痛中给李铁梅讲了她们革命史,告诉铁梅她们三人并不是一家人的事情。之后,鸠山把李奶奶和铁梅抓到宪兵队,一家三口在狱中相见。鸠山监听着一家三口的谈话,想从中找到密电码的线索……

第27集

  鸠山劝说李玉和无效,开始对他使用各种刑具,照样一无所获。鸠山只好监听李玉和一家人的谈话,想从中找到一点密电码的下落。王连举知道李玉和要被杀害后,心里产生了内疚。鸠山要和李玉和下最后一盘棋,如果李玉和输了,他将放了李玉和,但李玉和还是战胜了他。鸠山虽然毒打李铁梅和李奶奶,但也不能使她们屈服。他知道李家不是一家人的事情后,想利用这来离间一家三口,但他的想法照样落空。鸠山只好把一家三口押向刑场枪毙。李玉和被杀害了,李奶奶和李铁梅又活了下来,鸠山是想利用她们做诱饵找出密电码……

第28集

  李玉和的被杀,使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很伤心,慧莲更是对鬼子充满了仇恨。史雨棠也最终明白自己错怪了李玉和。磨刀人化妆成算命的游大仙来到李家,却因暗探盯得太紧不能与李奶奶接上头。于是,铁梅从一墙之隔的慧莲家出去找磨刀人。暗探不放心,三番五次到李家查看,慧莲及时解围。李奶奶与铁梅知道密电码必需换地方藏了,否则会被鸠山找到。她们决定去转移密电码……

第29集

  铁梅和奶奶机智地甩掉尾巴,铁梅把密电码取出,俩人准备离开时,暗探带鬼子赶来,李奶奶为掩护李铁梅逃走,壮烈牺牲。吉鸣中找到史雨棠,告诉她她的丈夫是一个叛徒,史雨棠虽然回忆以前有关王连举的种种反常迹象,但还是不愿相信自己的丈夫是个叛徒。鸠山来到李家假仁慈地劝李铁梅拿出密电码,却遭到铁梅的有力反驳,鸠山狼狈而走。正在铁梅伤心时,牛飞赶到给了她少许的安慰。为了保护密电码,铁梅故意在让王连举知道的情况下,把一个假的密电码交给了虎头。王连举信以为真,想办法要从虎头那里得到密电码……

第30集

  王连举从虎头那里取得密电码后,心情激动。他想骗过史雨棠去给鸠山送密电码,没想到史雨棠已经跟踪了他。虽然他的全力狡辩,但还是让史雨棠半信半疑。鸠山得到密电码后,很快就发现是假的,但他也将计就计,让王连举和虎头一起去找游击队。王连举再次去宪兵队,史雨棠再次跟踪了,终于认清了他的嘴脸,但自己不忍杀死他,最终自己含恨自杀。王连举对妻子死追悔莫及。虎头与王连举上山,在一庙里虎头烧香拜关羽,而王连举仰视着神像,内心忐忑不安起来。他们找到了磨刀人,虎头与磨刀人接上暗语……

第31集

  当虎头与磨刀人接头时,王连举发现埋伏在外的日本兵,他终于良心发现,为了给虎头争取时间逃走,向敌人开枪,最终被鬼子杀死。李铁梅带着牛飞龙在调车场拿到密电码,但被暗探发现,于是在调车场展开搏斗,鸠山得到消息迅速带人包围了调车场。李铁梅和牛飞龙无路可退,跑进了机车修理库,化妆成修理工人。鸠山已带人追到,用所有工人的生命威胁李铁梅交出密电码,李铁梅为救工人们,舍生取义。眼看李铁梅要被鸠山杀害,牛飞龙开着机车来救她。慧莲也为了救铁梅,与敌人同归于尽。牛飞龙开着机车冲向鸠山乘坐的机车,铁梅带着满腔的仇恨打死鸠山。铁梅将密电码安全地送到游击队,开始了新的革命历程……

  全剧终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