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0岁的刘震是大学三年级学生,踢足球时不慎受伤,被送到自己小姨毕梦宁所在的医院治疗,需要输血,但梦宁发现其父母与之血型不符。她询问姐姐毕梦平,梦平感动十分突然,不可思议。然而,被梦平的丈夫刘敬贤隔墙听到,敬贤误会了妻子,却又将误会埋藏在心里。身为编辑的梦平虽然工作繁忙,但她不得不开始了寻找亲子的“艰苦征程”。

  刘震之所以取其名,是因为生于76年唐山地震波及北京的那一夜里。梦平去找刘震出生时的那家小医院,而医院又随着“文革”的结束而取消。梦平只好去寻找同时生孩子的“产友”。

  杨抗震生在普通市民家庭,父母在他四岁时就已离婚,他虽判给了父亲,但对其面临下岗的小学教师的亲母淑霞来说,他是离不开的帮手。梦平找到了杨抗震这个可能与刘震抱错了的儿子时,淑霞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不久,这个加了引号的事实被推翻了:刘震是杨家人,而杨抗震不该姓刘。身为大学生又生活在较优越的知识分子家庭的刘震不能承受此事实,离家出走了。命运较为坎坷的杨抗震却能一如既往地生活着。

  梦宁终于帮姐姐梦平找到了当年接生刘震和杨抗震的护士长,由此又出现了一个新“产友”,这位产友在郊区农村,儿子叫震宝,上有五个姐姐的震宝自然是家中的掌上明珠。梦平和敬贤无论怎样以事实说明,对这农家都无济于事。梦平把这农家推上法庭,但在法庭开庭之前,善良、耿直的农家“谦让”了。

  原来,刘震属于杨家,杨抗震本是农家子弟,震宝却早该生长在这城市的知识分子家庭中……可这错中错的故事却道出了多少我们中华民族美德的养育之恩……

分集剧情:
  只是为了给踢球时受伤的儿子输血,梦平和敬贤惊讶地发现,刘震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刘震是在二十年前大地震时,梦平孤身一人在医院里生下来的孩子。和国家一样,那也是梦平家最悲惨的岁月:母亲已经含冤死去多年了;父亲、妹妹和新婚的丈夫天各一方。好在不久"四人帮"倒了台,全家得以重聚。转眼二十年过去,刘震已经是计算机专业大二的学生了,女儿刘娅也正在准备高考冲刺。父亲已年届八秩,仍笔耕不辍;梦宁当了妇产科大夫,事业有成;敬贤现在已经是一家机关老干部局的副主任。而在出版社当了近二十年编辑的梦平,刚刚编辑了第一本畅销书。她正暗自庆幸,也许会在五十岁前向跟了自己十年的中级职称告别了。就在这个时候,出了这么一件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无法面对的事情!

  可是,敬贤心里却另有隐痛。梦平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周雷声。当初就是为了他能当上"工农兵学员",梦平才忍痛与他断绝了关系,和敬贤结了婚。婚前,梦平离开过一段,也许是去向周雷声告别,敬贤没有多问。因为迄今为止的二十多年里,他一直认为夫妻间首要的就是信任。可他今天万万没想到……敬贤暗自发誓,这辈子刘震只能是我的儿子,亲儿子!

  梦宁希望姐姐暗中去找那个"怀胎十月,但从来没见过一面"的亲骨肉。这不光是为了他,也是对敬贤、对全家,更是对刘震负责!可想到此事一经揭开将给全家带来的震荡,特别是害怕将会失去刘震的感情,梦平十分彷徨。就在这时,二十多年来无影无踪的周雷声出现了。这让梦宁、敬贤一下证实了对刘震身世的猜疑。对自己人格品德的质疑,使伤痛欲绝的梦平下了决心:一定要找到那个孩子!为了自己,也为了刘震能和他的亲生父母团聚!

  几经周折,梦平于万一之中,终于找到了当年和自己一起生产的淑霞,还有那个孩子抗震。可同时,她的工作和生活中麻烦也接踵而来。一向慈爱有加的老父亲,因为她与敬贤之间"莫名其妙"的争执而忽略了临近高考的刘娅,向他们大发雷霆;因为梦平现在不能把抗震的事公开,敬贤对她的解释仍是置若罔闻,以至于要与她分居;而且这时梦平才知道,律师周雷声的出现是因为她编辑的那本书,把出版社送上了被告席。

  抗震确实是那个和刘震抱错的孩子,而且他们还是儿时的同学,就住在旁边的胡同里。不过,当小学教师的母亲淑霞和当出租司机的父亲连众,十六年前就离异了,而且都已分别再婚。淑霞向梦平讲叙了离婚给抗震造成的伤害,言语间也流露出对儿子深深的眷恋。这使得梦平几次想开口说明真相,却都欲言又止。唐山地震二十周年那一天也是他们的生日。给刘震买生日礼物的时候,梦平禁不住买了两块名牌手表。可是晚上,刘震因为忙没有回来,而抗震却意外到访,想请毕老帮着鉴定几件古董。

  第二天,为了梦平要把那么贵重的礼物送给抗震,淑霞前来解释。因为父母离异的孩子自尊心很重,她希望梦平以后……这时梦平再也不能忍受内心的矛盾痛苦,把真相说了出来。没想到淑霞不信,拂袖而去。也就在这天,敬贤向梦平提出了离婚。绝望之中,梦平把这些天的经历,以及有关抗震和淑霞的一切向他阖盘托出。敬贤这才震惊地意识到,自己对妻子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可是他们没想到,这一切被刘震听到了。他狂奔而去,了无踪影……

  真相大白,刘震出走,父亲突发心脏病入院,精神恍惚的梦平还耽误了第二天的开庭……她不再听敬贤的忏悔和解释,毅然在离婚书上签了字。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找回儿子,然后像以前一样地生活!

  半个月后,刘震终于回来了。他是去铁路货场扛麻包了。一位因为找被拐卖的儿子,而在铁路上混迹十年的搬运工"大疙瘩",知道了他出走的原因,二话没说,就把他"押解"回家。

  儿子虽然回来了,可梦平痛心地感到,刘震不再跟自己"撒娇犯混"了。他表面在装着笑,可暗地却在流泪。他不仅要去住校,决心不顾一切向淑霞说明真相。可去时才知道,当小学教师的淑霞和丈夫卫军双双"下岗"。在抗震的一手操持下,现在开了一个小杂货店。淑霞感慨地对梦平说,要是没有这么个儿子,自己可真是束手待毙了!

  实际上,在一次向刘娅打听刘震出走原因时,抗震就已全明白了。但是因为母亲"下岗",他不想在这种时候再给她"添堵",一心操持这个小店,连父亲连众给他联系学车的事都放下了。梦平为自己生下如此有情有义的儿子而自豪,郑重地答应抗震,暂时不再提这件事了。

  可抗震没想到,刘震已经"摸"到淑霞的小店来了,向她挑明了一切。

  看来,这个事实是无法再回避了。梦平对淑霞晓理动情,不能把大人犯的错误让两个孩子扛一辈子。在事实和情感面前,淑霞终于点了头。可令她犯难的是自己的前夫连众。

  抗震三岁时,淑霞为了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适应"新时期"的需要,坚持到外地参加培训,和连众、杨奶奶发生了矛盾,并最终导致离异。为此双方积怨很深。果然,连众听了淑霞的话,误认为是她要夺走抗震,不欢而散。

  因为这个误会而反应更为激烈的却是他的妻子、"从来没跟人红过脸"的桂芝。当年她就是看着连众一人带着孩子,才由怜而爱嫁给了他。虽然他们又有了自己的女儿妞子,可不管杨奶奶如何对她这个"后妈"酸言冷语,抗震如何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对自己冷谈,她心里一直都是把抗震当成自己的孩子。毕竟抗震是在她身边长大的,就连打了架,也是她去向人家赔礼道歉。于是,她拉着连众"打"上了淑霞的门。

  为了以"实际行动"弥补自己对梦平造成的伤害,敬贤"现身说法"做通了连众的工作。震宝的母亲玉兰却亲自登门来告诉他们,震宝的父亲德宽家三代单传,震宝是她生了五个闺女后,好不容易给老高家接上的"香火头儿"。这阵子家里正张罗着他腊月成亲。如果说出真相,他爸、他爷爷还有五个姐姐都无法接受。而且按乡下的风俗 ,不是自己的儿,不能让他养老;可刘震是城里的大学生,又不能让他到乡下受那份苦。不论梦平和敬贤如何规劝解释,甚至搬出了淑霞,玉兰除了提出见一面"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别的,该啥命就认啥命吧!

  亲生母亲不愿意与自己相认,刘震感到万分痛苦。但现在的他却认为,父母不能与震宝相认会更加痛苦,所以,在送玉兰上车站时,他提出来让在城里当小工的震宝住到家里来。

  一听说高震宝这个名字,抗震惊呆了!前两天家里装修,领头的正是他。在刘震的坚持和抗震的带领下,梦平他们终于把震宝从"用碎砖垒的小破房"里接回家来。为了让他更好地适应,他们决定请他给家装修客厅。虽然震宝为突然蹦出来这门亲戚纳闷,但他觉得"叔"、 "婶儿"和"表弟"对自己真好,便不遗余力地干了起来。随着客厅越变越漂亮,他们的感情也渐渐融洽起来。可就在完工的这天,出差半个月刚回来的毕老,无意间说出了真相。震惊中,震宝冲出门去,一步不停地回到了高家营子。

  震宝带回来的消息,使高家一场大乱。震宝抱怨他们把自己送了人,坚决要当老高家"这片地里苗儿"。为免夜长梦多,高爷爷坐阵指挥,全家行动起来,提前给震宝完婚。

  受了刘震、抗震影响的震宝不想在法定年龄前成婚,决定先立业后成家,和他们办一个"三震公司",便"逃婚"而去。德宽正要去"上火箭"把他追回来,刘震却来认祖归宗了。因为他不想再让父亲和母亲继续痛苦下去了。但是他不知道,梦平和敬贤已经下决心与高家对簿公堂了。 面对事实,德宽无话可说。但他和玉兰商量,不能让这个没养活过的孩子为他们分一份心,耽误了他的前程,咬紧牙关送走了刘震。没两天,一纸传票送上了门。

  为了尽早结束这一切。让两个孩子像同龄人一样快乐地生活,梦平这次是下了狠心。可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德宽在法庭上主动放弃了震宝,而且放弃了刘震!

  带着愧疚和真挚的心情,梦平、敬贤带着刘震又一次来到了高家。互相的感动和理解化解了一切,就在他们准备让两个孩子拜见亲生父母的一刹那,震宝的大姐宝芹冲进来,小声地告诉母亲,外面开着车送他们来的抗震,怎么跟德宽年轻的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真相终于大白!梦平的儿子应该是震宝,可玉兰的儿子是抗震,刘震却是淑霞的儿子。

  就在三位母亲与亲生儿子相认时,一位与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却含辛茹苦带大了抗震的桂芝,终于积劳成疾,身患绝症。抗震悔恨交加,决意把桂芝当成自己的亲妈,陪她走完人生的最后时光。可当他对桂芝喊出来她期待已久的一声"妈"时,已经暗中知道了真相的桂芝却对大家说,自己最后的心愿是让抗震与自己的亲生母亲相认。

  病榻前,四位母亲、四个家庭的所有亲人终于相聚在一起,为这三个孩子给他们带来的缘分!

  亲情的真谛不在于血缘,而在于感情。毕老感慨地说,感情就是一种共同的经历。一起经过痛苦,一起经过欢乐。有了这种共同的经历,不管有什么风风雨雨,我们也不会分开,今生今世都是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