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讲述了那个时候八千齐鲁女兵支援新疆、扎根荒原的动人故事。故事跌宕起伏,场景雄奇壮阔,有较强的社会价值和艺术感染力,从一个侧面展示了新中国妇女的人生历程。

分集剧情:
第1集

  五十年代初,山东济南的街头,彩旗飘扬,喇叭中传出“加入到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行列中来”的口号,姑娘们涌向招兵站,倾听李兰芝的招兵动员。 

  七巧,一个流落到此地的姑娘,不知所措的夹在人群中,想为自己找一个未来。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大西北,一群经历过战争洗礼的战士,默默期待着李兰芝能为他们带回可以让他们驻守边陲的东西——一位妻子,一个家。

  七巧在江雪的帮助下参军了,同行的还有逃婚的淑贞,爱跳舞的花枝,总是默默不语的莲秀,在姑娘们看来,美丽的人生即将翻开新的一页。 

  驻地到了,满目荒凉,姑娘们大哭。

第2集

  入夜,花枝逃跑了,指导员安民丰从泥坑中救出了花枝,自此,安民丰的面容留在了花枝的记忆里。  

  政委钟浩的一席话,使姑娘们认识到,她们已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一名革命军人,屯垦戌边是她们的职责。  

  于是,渺无人烟的边陲多了姑娘们的身影。   姑娘们和男兵一样劳动训练,要强的淑贞为了证明山东姑娘不是孬种,和连长田五四进行了一场挖沟比赛。淑贞赢了,女兵们第一次开心地笑了。

  花枝无意中引起一场火灾,地窝子烧毁了,钟政委允许女兵去湖边洗澡。芨芨湖畔,夕阳西下,女兵们尽情嬉戏,田五四和安民丰看的心醉了。

第3集

  吕斌昏到在路边,七巧救助,赶来的秦玉山却让七巧重新面对她一辈子都不想再提及的过去。秦玉山认出七巧,七巧惶惶不安。

  秦玉山央救李兰芝替他牵线,李兰芝满口答应。

  七巧不嫁秦玉山,李兰芝硬要当红娘。姐妹们问起原因,七巧泪流满面,说起十四岁难以启齿的经历。

  女兵们集体抗婚,李兰芝气急病倒。

第4集

  江雪被禁闭,安民丰去做思想工作,两人的心渐渐靠拢。

  李兰芝说田五四和江雪挺般配,田五四自愧不如,却也暗自惊喜,向安民丰讨主意。而此刻,安民丰正准备向组织汇报他与江雪的交往,请组织促成婚事。

  彭金海找来安民丰,希望他能帮助田五四解决个人问题。一边是出生入死的战友,一边是梦寐以求的爱情,安民丰左右为难。

  李兰芝让江雪多和田五四接触,江雪迫切需要知道安民丰的意见,为了战友,安民丰退缩了。江雪答应嫁给田五四。

第5集

  七巧被分到园林连,秦玉山让她给吕斌当助手,吕斌对七巧非常冷漠。秦玉山讲起吕斌的过去,七巧才知道,吕斌曾经留学苏联学园艺,七巧说,她要跟吕斌学种树。

  军垦战士屯垦戌,开荒挖渠,引来天山雪水。

  庆祝引水工程胜利通水的联欢晚会上,李兰芝宣布了田五四和江雪的婚事。

  姐妹们依依不舍送别江雪。新婚夜,田五四发现江雪并不是心甘情愿嫁给他,遂提出离婚。

第6集

  任凭李兰芝和彭金海怎么劝说,田五四只有一句话:强扭的瓜不甜。

  花枝在安民丰失意的时候前去接近,遭到拒绝。而莲秀的关心让安民丰颇为感动。

  淑贞要跟耿大柱学开拖拉机,静静的夜晚,两个年轻人促膝交谈。耿大柱感叹不知哪个男人有福气可以娶回淑贞。淑贞说她还年轻,要争取当劳模去见毛主席。

  七巧要跟吕斌学种树,吕斌让七巧先观察树根。秦玉山路过,罚吕斌站到太阳地里。七巧惦记吕斌,匆匆赶回,吕斌晕倒。

  七巧悉心照顾小树苗,吕斌答应教七巧学种树。

第7集

    江雪搬回女兵宿舍,花枝不满,安民丰劝江雪搬回去,江雪又添一分对安的失望。

  场部决定培养一批拖拉机手,淑贞剪掉两条心爱的长辫子,一心一意要开拖拉机,当劳模。李兰芝提醒淑贞,不要和耿大柱过于亲近,耿大柱还不符合找对象的条件。

  全连大会,钟浩宣布全体现役军人脱下军装,就地转业,同时宣布解除田五四和江雪的婚姻。淑贞站起,愿嫁田五四。全体惊愕。

  秦玉山欲强暴七巧,被吕斌阻止。七巧请吕斌接受她,吕说,他已经没有能力去呵护一个女人了。

第8集

  吕斌向钟浩揭发了秦玉山,秦玉山受到严厉批评,七巧被调出园林连,到彭金海家帮忙。七巧的到来使建疆得到从未得到的关爱,也引起了彭金海的注意。

  淑贞和田五四结婚了,田五四从这个朴实泼辣的山东姑娘身上感受到家的温暖。

  女兵们要分别了,花枝找安民丰想听一听安对她的看法,安民丰实话实说。

  淑贞两口子请大家来家吃饺子,想借机重新撮合安民丰和江雪。江雪无法原谅安民丰出让爱情的举动,两个人黯然分手。

第9集

  花枝邀安民丰一起庆祝生日,第一次在人前流露她心中的自卑和凄苦。安民丰不忍离去。第二天醒来,安民丰对发生的事情后悔不已。

  淑贞怀孕了,田五四带她到医院检查身体,与正在医院实习的江雪聊起女兵工作队的姑娘们和安民丰。江雪经过深思熟虑,提笔给安民丰写信。

  田五四夫妇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孩子兴奋不己,月桂带着虎娃来到了地窝子。淑贞一气之下跑出家门,田五四追赶不及,淑贞扬言要是再纠缠就跳下大渠。

第10集

  田五四冲月桂大发雷霆,月桂瑟缩着表示来找田五四实属万不得己。看着虎娃狼吞虎咽吃着墙角的烂菜,田五四无声地哭了。

  淑贞了解了月桂母子的经历,收留了她们,并为她们收拾好了新家。

  七巧在彭金海家勤勤恳恳,而王李氏总认为七巧要窃取这家女主人的位置,处处提防刁难。

  安民丰左右思量,向花枝摊牌:他并不爱花枝,不能和她结婚。正当花枝要接受这个现实的时候,更严酷的事情要他们共同解决。

第11集

  安民丰请花枝给他三天时间,他要把和江雪的事情作个了结。江雪外出巡回医疗,安民丰遗憾地回去,准备和花枝结婚。

  花枝等不及三天期限,到钟浩那里告了安民丰。安民丰尝到了背叛的滋味,不愿意因为一时冲动而毁了两个人的一生。花枝以为安民丰和江雪合伙骗她,跳河自尽。淑贞和江雪为花枝生死未卜担心落泪,江雪自责不该回来。

  安民丰被发配到园林连,和吕斌一起被监督劳动。七巧碰到落魄的安民丰,希望他能振作起来,要象树一样,再板结的土都能扎下根去。

第12集

  吕斌自始至终不理安民丰,他的沉默激怒了安,安民丰砸烂了吕斌心爱的树苗,而吕斌却给安民丰上了第一课。

  回到寂寞的小屋,安民丰发现桌上饭菜是热的,还有一付绣花鞋垫,他知道莲秀来过了。

  建疆生病,王李氏怪罪七巧,可彭金海却对七巧表现出特殊的爱护。王李氏恶语相向,七巧听到隔壁的谈话声,感到不能在这个家里呆下去了,收拾东西准备走,建疆哭着不让七巧阿姨走,彭金海也诚意挽留,并请七巧留下来,和他一起撑起这个飘摇的家。

第13集

  莲秀找到七巧,劝她三思后行,七巧说,有些事情莲秀不明白。

  七巧嫁给了彭金海,婚礼还没有结束,王李氏就带着保国走了,七巧不知道今后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七巧的新婚之夜,吕斌抚摸着七巧为他织的毛衣,轻轻哼唱起曾为七巧唱过的歌。

  淑贞难产,师部上下都在为这个小生命焦急等待。孩子终于出生了,师长起名叫“田壮”,代表大西北荒原上爱与生命的延续。

第14集

  花枝被善良的哈萨克夫妇救起收留,生下了她与安民丰的孩子,在去报考歌舞团的路上,孩子丢了。阴差阳错,花枝丢失的孩子被江雪收养,取名“晓朵”,从此跟着江雪在草原牧区,在善良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牧民中长大。

  安民丰和吕斌寻找胡杨树苗,以期找到一种能抵御风沙,防止土地沙化的方法。

  吕斌旧疾发作,七巧闻讯前去探望。

  王李氏在彭金海面前说七巧不守妇道,引起议论。彭金海怒不可扼,打了七巧。

第15集

  彭金海贪污被抓,七巧不得不重新考虑她和这个家庭的关系。

  安民丰经过和吕斌的相处,重新认识爱情的意义,他开始对过去进行反思,并希望重新开始和江雪的关系。当他风尘仆仆去探望江雪,却看到江雪和晓朵在一起。

  安民丰病倒了,莲秀来到他的身边,悉心照顾。而这一切又被江雪看到了,江雪悄然离去。

  安民丰在经历了种种无奈之后,把红丝巾戴在了莲秀的头上。

第16集

  几年过去了,七巧留在彭家,长大的保国依然仇视她。为了一支钢笔,王李氏气的住进了医院。而保国始终不肯叫七巧一声“妈妈”。

  莲秀发现了安民丰写给江雪而没有寄出去的信,她提议该去看看江雪了,安民丰和江雪重又见面了,两个人都是一派暴风雨后的宁静。

  秦玉山当上了面粉厂的厂长,他始终不能忘怀七巧,在七巧身处困境的时候,秦想让七巧跟他来往,七巧拒绝了。

第17集

  七巧身心疲惫,她真想在吕斌肩头靠一靠,可是老老小小一家人拖住了她的脚步。此时,秦玉山又让她们一家人腾出房子。

  王李氏不想再连累七巧,要带保国回老家。七巧说一家人不能分开,要齐心协力奔生活。

  十年过去了,到了一个混乱的年代。钟浩被停职,江雪被下放,秦玉山成了秦主任,吕斌心爱的树长成了林,新上任的秦主任要搭台子开大会,树被砍,吕斌几乎绝望是七巧用她最朴实的人生道理教育了吕斌。

  彭金海刑满释放,平静的一家再起波澜。

第18集

  保国不肯认爹,彭金海自感对不起家人,留下一封信悄然离去,他要用劳动洗刷身上的耻辱,可是,煤窑坍塌,王李氏白发人送黑发人。

  孩子们到了上学的年纪,安民丰让吕斌教孩子们读书,说不管发生什么事,孩子的未来不能耽误。偏偏秦玉山带人砸了黑板。

  保国感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他要挣钱养活姥姥。可是,贪污犯的儿子让他丢了工作。面对姥姥想吃一口白面的小小要求,保国铤而走险,到面粉厂偷面粉,慌忙中,丢下了证据。

第19集

  七巧代保国受罚,眼睛被打瞎。保国跪倒在地,第一次喊出了“妈妈”。

  春去秋来,孩子们考上了大学,淑贞当上了全国劳模,所有一切都是欣欣向荣。

  李兰芝病倒了,弥留之即,当年接兵的情景浮现眼前,如花似玉的姑娘们已经白发满头,李兰芝不知道当年把她们带到新疆是对是错。

  田五四退休了,他还没能和淑贞“谈谈恋爱,散散步”,淑贞就在他声嘶力竭的呼喊声中永远离去了。

  距离山东女兵进疆三十多年后,庞大的山东代表团来到新疆,看望齐鲁女儿。

第20集

  保国学成归来,王李氏没能等到他回来。

  七巧被接回山东治疗眼睛,她要回来看吕斌,看她亲手栽下的树。

  花枝想见一见家乡人,可是晚了一步,她犹豫着拿起听筒,拨通了安民丰家的电话。大家相见,一笑间,发生的事情都是因为年轻。

  晓朵是安民丰和花枝的女儿,认不认亲娘,这是年轻一代要解决的问题。

  七巧回来了,她看到了树,看到了军垦新城,却再也看不到吕斌。

  几十年恩恩怨怨,几十年无悔付出,当年的山东女兵在“母亲”雕塑前唱起了“我们新疆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