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该剧描述了我国著名国画大师张大千在敦煌近三年时间,临摹敦煌壁画、修缮石窟前栈道、清理流沙的真实故事。抗日战争时期,年久失修的艺术宝库敦煌一方面已引起海内外画界、史学界、考古学界的关注,另一方面面临战乱无人管护,主人公张大千和他的弟子一行人作为中国画界临摹敦煌壁画第一人来到敦煌。张大千一行人起初准备用三个月时间完成壁画临摹,到了目的地后才发现工程非常浩大。面对艰苦的生活和复杂的局势,他如何实现自己的初衷……

  该剧展现了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知识分子的风貌,在场景的安排上采用了大敦煌、大西、大中国的概念,戈壁、沙漠、胡杨林、阳关遗址、旧城堡等都是剧中人物活动的空间,展示了大敦煌的文化内涵和大西北的壮美风光。

分集剧情:
第1集

  1941年春,著名国画大师张大千,为探寻国画之本源,携夫人杨宛君、次子张心智及大风堂弟子,踏上了去往敦煌的艰难旅程。途经武威,陇上名画家范振绪婉言相劝,敦煌盗匪成患,西安艺校的校长李子民去了敦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3辆马车行进在荒凉萧条的河西走廊,突然高大的烽火台前“张大千止步”几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昔日老友李子民疯疯癫癫、披头散发地出现在张大千面前,他痛诉自己遭土匪绑架、逃出敦煌的经历。刚出嘉峪关,快马来报,儿子心亮在西安夭折。眼看就到敦煌莫高了,张大千被土匪包围,幸有敦煌商人刘鼎臣出面相救,才化险为夷。土匪头子任毛头欲明媒正娶香音,香音被送进怡春院,请老鸭调教。为迎接大画家张大千来敦煌,牟县长召集地方乡绅,特备羊羔肉盛待张大千。

第2集

  张大千未拜见牟县长直接去了千佛洞,令牟县长恼羞成怒。莫高窟僧人慧空对张大千一行的到来存有戒心,张大千夜访慧空。藏经洞前、九层楼下,张大千被敦煌的绘画、雕塑艺术折服,泪流满面拜倒在九层楼大佛脚下。香音身陷怡春院,她恳求牟县长救她出去,为救香音被土匪弄瞎眼睛的敦煌遗书收藏家罗瞎子,与刘鼎臣密谋,把香音救出虎口。

第3集

  土匪头子任毛头获悉,刘鼎臣的货物里藏着香音,他包围了刘鼎臣的驼队,打开驼背上的大箱子无果而返。张大千见莫高窟萧条破落,为顺利完成在敦煌临摹任务,张大千备宴款待牟县长等人,席间张大千对莫高窟的保护现状大发感慨,言辞激烈令牟县长及夏团长大为不悦。受张大千之约,时任国民政府监察院秘书的谢稚柳,携大风赏弟子刘树清来敦煌协助工作。

第4集

  为报答罗爷救命之恩,香音决定留下来,但她没想到罗爷竟跟藏经洞的文物有关。文物贩子康麻子从重庆赶到敦煌,深夜潜入日光菩萨洞窟,意外和一个黑衣人相遇,双方交手。香音陪罗瞎子去日光菩萨洞窟烧香,罗瞎子对张大千来敦煌临摹壁画的目的产生怀疑,他阻止张大千等人进洞工作,并警告张大千,若要打日光菩萨的主意,除非先把他这把老骨头搬走。大风堂弟子柯远在洞窟对香音一见钟情,一种直觉告诉他,香音绝非平常女子。在巴黎学雕塑的何飞,与日本人佐佐木在敦煌会面,矛头直指千佛洞最精美的日光菩萨。敦煌县城,一个中年汉子携带一部藏经变卖,让何飞大开眼界,古云轩赵掌柜压低价码,中年汉子气愤之余讲出这部写经的坎坷经历。

第5集

  柯远与香音在九层楼前相遇,柯远拿出自己临摹的敦煌壁画《降魔变》给香音看,香音指出柯远把《降魔变》里的魔鬼画成美女时,柯远大为惊讶。日本人佐佐木运出敦煌3大箱子文物,中途被任毛头抢劫,任毛头对里面的瓶瓶罐罐破铜烂纸大失所望。何飞告诉佐佐木,敦煌文物除壁画和雕塑外,藏经洞遗书也具有重大价值。香音自身陷匪巢只字未吐,任毛头为换得香音真情,对其竭力忍让,欲讨得香音一句话费尽口舌。牟县长夜去怡春院找香音聊天,巧遇任毛头,他对任毛头的嚣张无可奈何。大风堂弟子苏仲翔、沈金妮频接家书,催促二人回四川完婚,沈余妮对即将结束的洞窟生活甚感欣慰,而眼前的情景使苏仲翔进退两难。三危山下,张大千仰天长叹,临摹中遇到的黑白问题,使他从内心渴望与前辈画师们进行心与心的交谈。

第6集

  为日光菩萨,何飞与佐佐木讨价还价,佐佐木警告何飞决不可陷入儿女情长之中。俞丽娜进洞,一个黑影闪出洞窟。敦煌街道,何飞看见留学巴黎的同学、昔日恋人、大风堂弟子俞丽娜与丈夫辛杰。在日光菩萨窟,何飞与俞丽娜久别重逢,经俞丽娜引荐,何飞顺利混进大风堂,张大千对其不远万里来敦煌探寻雕塑艺术的精神极为赞赏,准许与俞丽娜共同完成重塑日光菩萨的工作。何飞进入莫高窟后,一边与佐佐木频繁接触,一边想方设法接近在莫高窟清理流沙的罗孝义,打探其父收藏写经的情况。侯秘书告诉牟县长,书记长向张大千要的是老虎,而不是荷花图。获悉香音才艺俱佳,任毛头激动万分,遂将劫来在灶房点火所剩的经卷书籍全部送给香音。任毛头因劫错对象被投进大牢,牟县长极尽为他开脱。侯秘书夜去怡春院香音房里找牟县长,并告知重庆方面追查3箱文物。老鸨恐通匪治罪,要求香音处理经卷,罗瞎子没想到,自己换经卷的地契被香音送了回来。

第7集

  牟县长再次找张大千给钱书记长画虎,张大千扬长而去。张大千去九层楼打坐,一张未上色的观音菩萨图从天而降,张大千欣喜之余百思不得其解,慧空意外发现这幅画,他告知张大千此画系青海塔儿寺藏族画师昂吉所作,为解决黑白问题,张大千决心远赴青海,请昂吉画师协助解决这一千古之谜。张大千找到昂吉,昂吉欣喜之余显得无奈。因甘、青两省军阀矛盾,塔儿寺受马步芳节制,对昂吉等3位画师去敦煌事宜不敢批准,张大千决定回兰州再想办法。罗瞎子从老秀才口中得知,古云轩赵掌柜又收到一部被誉为“草圣”的东汉书法家敦煌人张芝的写经,罗瞎子抱着为敦煌终身赎罪,决不让一部经卷流失的决心,欲收藏这部写经。面对家徒四壁的窘境,罗瞎子以地契相许被香音发现制止。

第8集

  为报答罗爷救命之恩和自己的敦煌情结,香音竭力奔走,与刘鼎臣去古云轩准备购回那部写经,赵掌柜告知写经已被罗瞎子用地契换走,刘鼎臣愿意出资赎回地契。张大千回到兰州,在老朋友范振绪的帮助下,为筹集资金在城隍庙举办画展。康麻子为拉拢张大千,从敦煌赶到兰州以金钱利诱被拒绝。为摆脱琐事尽快返回塔儿寺,张大千通宵作画,不幸失火画被烧个精光。俞丽娜陷入感情旋涡中,何飞出言不逊被辛杰打倒在地,俞丽娜为何飞辩解让辛杰痛心至极,他撕碎结婚照片,搬进堆放器材的房间,与俞丽娜分居。

第9集

  为解敦煌之急,张大千再次返回塔儿寺,巧遇挚友赵守钰,赵守钰念及先父与马步芳的交情,提出借塔儿寺几位画师去敦煌的要求被拒绝,张大千与昂吉依依惜别。香音看一部写经时,一帮茶客说她是怡春院妓女出言调戏,被柯远碰见,柯远决定到怡春院看个究竟,他经不住老鸨莫落退了出来,柯远情绪低落,在临摹壁画时,将《降魔变》里的魔鬼画成美女,被苏仲翔提出后以拳相向。柯远再去怡春院,受老鸨勒索后见到香音,追问其身世被香音拒绝。面对辛杰、俞丽娜夫妇的感情危机,大风堂弟子苏仲翔、沈金妮离开敦煌起程回川,这一切让杨宛君坐卧不安,急切盼望张大千从青海归来。

第10集

  没有请到昂吉,张大千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敦煌莫高窟,困难接踵而来。他为保护壁画被士兵打伤,越冬的柴禾被抢,沙工集体上门讨要工钱,以荷花图顶替工钱被王驮夫当面撕碎,为筹集经费在成都的画展遭日机轰炸分文未取,众人以野菜充饥。更让他生气的是听说柯远经常出入妓院,张大千百感交集,拿着老友李子民送的荷花图,与夫人杨宛君走进了茫茫大漠采集蘑菇。

第11集

  面对重重困难,杨宛君操起自己老本行,抱着分忧解难的愿望走进县城戏园子,想以唱京韵大鼓换得一些收入,但她在当地戏迷的一片哄闹抱怨声中被赶下场,回到上寺又遭张大千误解,从此夫妻产生矛盾。张大千提着马灯去了千佛洞彻夜未归,第二天清晨,众弟子获悉两人发生矛盾,聚集上寺院子,不知如何是好。

第12集

  张大千追问柯远去妓院一事,柯远跪地盟誓予以否认。他随后再去妓院,因出面阻挡香音陪夏团长喝酒,被夏团长命人一顿暴打,柯远的行为严重败坏了大风堂的声誉,被张大千赶出千佛洞。香音知道后奔向大漠去追柯远,被怡春院打手强行带回,在怡春院门口,柯远与香音意外相逢,临别时香音送给柯远一幅双飞天,并告诉柯远,壁画与经卷的必然联系。柯远深感事情重大,先前对香音绝非一般女子的看法得到证实。他立即返回上寺,张大千看着与烽火台前李子民送的如出一辙的双飞天,决定去怡春院探访香音,香音告诉张大千,自己就是李子民的学生。

第13集

  面对香音的处境,张大千决定救她出去,两人的谈话被老鸨窃听后告诉牟县长。昂吉画师一行3人几经周折来到敦煌,协助张大千解决临摹的黑白问题,钱书记长以他们没有马步芳的批文为由,命令牟县长将3人遣送回青海。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的于右任来河西视察,专程来莫高窟看望好友张大千,看到在莫高窟驻扎士兵和文物遭到破坏的现状,对住洞士兵以严肃处理,对牟县长等人给予严肃批评。

第14集

  于右任离开敦煌之际亲自出面,令牟县长等人追回昂吉画师协助张大千完成敦煌临摹工作,昂吉凭着3年研究黑白问题的经验,长期困扰上色的黑白问题终于看到曙光。张大千力主于右任回重庆加大宣传,成立莫高窟专门管理研究机构。罗孝义无力偿还借何飞的欠款,何飞向罗孝义当面提出偷梁换柱以经卷顶账。受香音启发,张大千亲自登门向罗瞎子说明观看写经来意被拒绝。张大千在找刘鼎臣给罗瞎子说情时,刘鼎臣道出藏经洞遗书的来龙去脉,以及罗瞎子拒绝看经卷的原因。

第15集

  张大千为把香音从怡春院赎出去,匆匆去成都筹集赎金返回敦煌。罗瞎子消除了对张大千的误解,请张大千去看写经,然而展现在张大千眼前的却是一卷卷白纸。在罗瞎子家外,香音震惊之余向张大千说明真相,张大千在洞窟找罗孝义追问,引起何飞的恐慌。为阻止张大千赎香音,牟县长与侯秘书密谋,将任毛头放出大狱,任毛头迫不及待去怡春院,获悉香音外出,派众匪在胡杨林找到正在散步的柯远和香音,将二人带回匪巢。刘树清知道后回上寺报告,张大千急电于右任务必救出柯远、香音。任毛头当着柯远和众匪的面,把香音强暴后送进怡春院,并告诉老鸨,今后在香音身上摇出个金山银山分文不取,但绝不能让张大千弟子带走她。

第16集

  于右任得悉土匪绑架张大千弟子,电令敦煌驻军立即追剿,任毛头慌乱中逃跑,柯远被解救后寻找香音。刘鼎臣因资助张大千被侯秘书和牟县长以贩卖大烟为名投入大牢,牟县长告诉张大千,只有老虎图可以救刘鼎臣。张大千铺纸研墨突然掷笔而去,电告高一涵为刘鼎臣洗冤。牟县长无可奈何,在古云轩仿制赝品一幅送钱书记长敷衍了事。从牢狱放出来的刘鼎臣感念张大千相救之恩,资助昂吉去西藏采购临摹亟需的矿物颜料。为了把临摹工作进行下去,张大千忍痛割爱,打发刘树清回四川变卖珍藏多年的24箱古画。

第17集

  从重庆来的文物贩子康麻子找到躺在病床上的张大千,以手头的文物和金钱作为交换,恳求张大千网开一面,盗走莫高窟最精美的日光菩萨。钱书记长等人为画虎一事对张大千耿耿于怀,利用千佛洞壁画脱落一事罗织罪名,以“破坏敦煌文物”的名义,派牟县长在甘肃省参议会向张大千发起指控。走出医院的张大千去怡春院给香音赎身,被老鸨挡在门外,香音万念俱灰。佐佐木密约康麻子与其见面,康麻子始知自己为重庆的服务对象和佐佐木为北平的服务对象同为一人,二人合流按事先计划,深夜潜入日光菩萨洞窟,由于二人各自心怀鬼胎,窃取日光菩萨计划又一次落空。

第18集

  罗瞎子终于知道自己的藏经被盗换,遂将空白书卷全部撕碎,香音告诉罗孝义偷换经卷的事实后,罗瞎子如雷轰顶倒地气绝。罗瞎子死后,罗孝义悲愤地对香音说,我父亲是为了救你,被土匪弄瞎了眼睛,又是你告诉了事情的真相,是你害死了我爹!罗爷的死,给身心遭受摧残的香音又一次无情地打击。佐佐木见何飞迟迟不肯下手,趁何飞和俞丽娜在洞窟工作的机会持枪进洞,欲强行劫走日光菩萨。在厮打过程中,佐佐木开枪打伤俞丽娜仓皇逃走,何飞勾结佐佐木盗取日光菩萨的事实暴露后,张大千极为震惊。俞丽娜痛心疾首,对没有听取辛杰的劝告后悔不已,夫妻二人重归于好。佐佐木想得到日光菩萨心切,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找到被国军追剿后惶惶不可终日的任毛头,以枪支作交换与他制定了里应外合、盗走莫高窟日光菩萨的计划。何飞行动暴露再三思考,看到张大千在敦煌的所作所为愧不堪言,拿着通过罗孝义获得的经卷,跪倒在张大千脚下,向俞丽娜坦言诉过。

第19集

  任毛头带领众匪作掩护,佐佐木与康麻子潜入莫高窟盗走了日光菩萨。刘鼎臣获悉土匪包围莫高窟的消息,为保护莫高窟解救张大千,带领当地群众赶到莫高窟,但为时已晚,莫高窟被土匪洗劫一空。钱书记长操纵牟县长等人,利用日光菩萨被盗事件大做文章,张大千被县府带走。刘鼎臣为张大千被抓找到任毛头,以重金和多年在商道的私交,说动任毛头协助寻找日光菩萨的下落,并将佐佐木抓获送官府查办。老朋友范振绪也为张大千被抓愤愤不平,准备找专案调查组替张大千说情。老鸨不必再为香音受任毛头的保护而顾忌,唆使打手杂三对香音大打出手,威逼香音接客。

第20集

  面对老鸨的淫威香音宁死不屈,她最终逃出怡春院走进尼姑庵。经范振绪多方奔走和专案调查组的调查,张大千的冤屈终得洗清。张大千回到莫高窟,他得知香音去尼姑庵的消息后,立即找到香音,晓之以理婉言相劝,就在香音摆脱逆境时,她却离开了人世。九层楼前,罗孝义痛哭,希望张大千同意把香音葬在父亲的坟墓。为告慰父亲和香音的亡灵,罗孝义跪拜在慧空面前,恳求慧空收下自己,他要削发出家。为了敦煌也为了香音,大风堂弟子柯远留在敦煌完成张大千以及香音未尽的事业。昂吉从西藏购买颜料顺利返回,使张大千在敦煌临摹的壁画得以全面上色。张大千面壁敦煌莫高窟,临摹敦煌壁画300多幅,经多方呼吁,敦煌艺术研究所也正式成立,他在敦煌的种种冤屈也得以澄清。在叮叮咚咚的驼铃声中,张大千告别敦煌莫高窟,走上新的艺术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