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一个关于女人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离婚女人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一群遭遇婚姻不幸却没有因此沉沦,而是自立自强、跨越痛苦、走出不幸,活出精彩的离婚女人们的故事……

  生活在林区小镇的女孩榆钱儿万般无奈之下客走他乡,来到繁华而陌生的都市。榆钱在举目无亲、茫然无措之际偶遇离家出走的沙丽,无家可归的共同遭遇使两个惺惺相惜,在周兴旺的慷慨帮助下,两人得以在小饭店暂时栖身。在迎来送往的小饭店中,榆钱儿又陆续结识了一些婚姻失败的女人……

分集剧情:
第1集

  榆钱儿、柳根、田妞三个厮打,田妞昏死过去,柳根逼榆逃跑。哥、嫂拒绝收留榆钱儿。榆钱儿无票乘车被查出,无钱补票,周兴旺为其解围。老乔与沙丽跳完舞回到家,梁雅妮仍地工作,老乔感到失落。榆钱儿巧遇离家出走的沙丽,二人来到周兴旺的小饭店吃饭,沙丽喝醉,周兴旺无奈留二人住宿。半夜警察查宿,将榆、沙、壮带回所里,费了一番周折将三人放出。沙丽回家,榆钱儿昏倒,被壮带回驿站,结识赵淑芬……

第2集

  离婚女子驿站成立,梁雅妮前去采访。榆钱儿收留童玲。小花投奔驿站。童玲找工作挑三捡四,遭众姐妹非议。榆钱儿看望兴旺妈,榆与兴旺互有好感。榆钱儿发现弃樱,淑芬代为收养。周兴旺来驿站,榆不在,童玲趁机讨好周。榆对周坦露自己的设想。童玲求榆帮自己在周兴旺公司谋职,周接受了榆的请求,众姐妹挖苦童。于授周启发要开服装公司,周借钱给榆,并将借据悄悄撕毁……

第3集

  榆钱儿动情劝说,众人深受震动,同意留下孩子。众姐妹夸赞榆钱儿的经理打扮。沙丽为公司向老板借钱,被梁雅妮撞见产生误会。众姐妹埋怨沙丽不应出此下策。经众姐妹一番努力,“单身贵族”服装公司成立。童玲故意试探周对榆的感情。沙丽向老乔道歉,并让老乔介绍客户。榆钱儿找梁雅妮做广告,二人摒弃前嫌,倾心交谈。梁在驿站留宿,目睹了服装公司的情况,决定为榆做报道……

第4集

  童的出现使榆和周无形疏远,榆感到失落。周兴旺约榆钱儿看时装表演,榆欣然前往,不想童玲也在。榆让梁穿新衣为其做宣传。老乔与梁雅妮和谈未果,又生误会。四喜到驿站找小花,装出可怜相,众人信以为真。公司职员说周和童的闲话,被周开除,童不开心,找榆把话挑明。柳根不情愿地将榆的材料交给老孟。周适时向榆示爱,榆违心拒绝,周不解。童玲故意冷谈周兴旺,并递交了辞职报告……

第5集

  月琴终于在市场上看到志国,但却没追上,榆怀疑月琴与孩子的关系。童对周处处为榆着想感到不满。沙丽因与偷起分歧离家出走,众人焦急寻找。美玉找沙丽时意外碰到昔日恋人方旭,二人重叙往事。沙丽向老乔还钱。得知老乔不想离婚,沙打乔一耳光。沙丽主动找梁雅妮,直言相见,梁受到触动,终于与乔和解。沙丽走投无路,又回到驿站……

第6集

  小花离开驿站跟四喜回家。志国敷衍月琴,月琴抱着孩子痛哭,榆追问月琴与孩子的关系。周兴旺参观榆钱儿的车间,童玲又起事端。沙丽毛遂自荐找乔大推销产品。榆钱儿请苏处长帮忙批放贷款,屡次受挫。榆钱儿看望周母,与兴旺倾心交谈。榆临走时看见童玲与一陌生男子纠缠,心生疑惑。

第7集

  榆钱儿质问童玲,童虽心虚,却矢口否认。众不放心小花前去看望,小花心生畏惧,不敢坦白真相。孩子生病,大壮忙前跑后,淑芬很感动。月琴对孩子的过分关心令淑芬很不安。老乔看到沙丽与乔大在一起,劝沙丽远离乔大,沙丽不以为然。淑芬设计将志国带回驿站,志国与月琴见面,众方知月琴并未结婚。在众人开导下,榆钱儿再次约请苏处长,碰见周兴旺、童玲。苏处长请榆进包房,周中途闯入说榆,反遭榆训斥,周不明原委愤然离去……

第8集

  专访见报后,佳音频传,众人庆贺。方旭投奔驿站,希望与美玉重新开始。榆钱儿主动请周兴旺做代理,童玲的谎言不攻自破。老乔与雅妮在外吃饭碰上沙丽和乔大,老乔不堪饥讽,拂袖而去。榆钱儿向律师咨询,偶遇童玲,童向律师详探究竟。周兴旺得知榆钱儿涉及命案,半信半疑。“单身贵族”服饰有限公司隆重开业。

第9集

  周兴旺相信了榆钱儿关于命案的解释。小花偷着去看驿站姐妹,遭到四喜毒打导致流产。小花再次救于驿站姐妹。周兴旺告知榆钱儿要和童玲结婚,榆不自然。童玲要榆儿了保守秘密,榆对其提出警告。榆钱儿对周兴旺的未来担扰,找梁雅妮谈心,梁建议榆勇敢追求,自己的真爱,榆坚决回绝。小花终于被判离婚,四喜却不肯善罢甘休。街道干部又催淑芬将孩子交送福利院,淑芬不肯……

第10集

  周母听到童玲与周兴旺的谈话,忧心重重。榆钱儿看望周母,周母仍对榆周二人结合抱有希望,榆无奈谎称自己患绝症。不料周兴旺得知后深受震动,毅然要与榆结婚。四喜去抢小花,众人阻止,厮打中方旭受伤,美玉关切。童玲得知周兴旺要解除婚约,佯装自杀威慑周、榆。童的表白终于使周妥协。柳根车祸失去知觉,梁雅妮让驿站的人前去辨认。

第11集

  榆钱儿没认出受伤的柳根。众人欢度中秋,梁雅妮中途加入,沙丽一针见血指出梁夫妻之间的症结。周与童争吵,家宴不欢而散,周到驿站散心。沙丽亲眼目睹乔大的风流之举,毅然与其断绝合作关系。月琴带着丫丫不辞而别,众人焦争万分,分头寻找。月琴和丫丫的出现,使志国的婚礼“泡汤”,月琴万念俱灰,欲走绝路,众人及时赶到将其救回。

第12集

  柳根终于苏醒,榆佯装不认识柳,内心却十分矛盾痛苦。月琴陪小花去相亲,双方却对月琴颇有好感,小花不悦。榆钱儿举动反常,引起众人关注,榆强装笑毅,暗中交待方旭接管公司。榆钱儿偷偷看望柳根,道尽心中委屈。方旭前妻来信要求复婚,方旭不得不暂返回,美玉到车站送别。陆青来找月琴,小花赌气让琴难堪。榆钱儿的疏忽大意导致货完全被退回,公司损失惨重……

第13集

  周兴旺和梁雅妮在海边找到连遭不幸的榆钱儿,周安慰榆。榆钱儿向梁雅妮讲述事情经过,梁觉得事有蹊跷,劝榆暂不自首。童玲为榆钱儿与同兴旺闹别扭,二人经过一番争论后终于和解。周兴旺打电话关心、安慰榆钱儿,榆很感动。柳根参观车间,引起众人不满,榆钱儿的忍让态度令众人不解。柳根出院,住进驿站。月琴身体虚弱,淑芬关心。榆钱儿提出离婚,柳根不同意,继续要挟榆……

第14集

  榆钱儿与周兴旺倾心交谈,榆终于向周表达了爱意。不见榆钱儿,心急如焚。榆钱儿正欲自首,梁雅妮传来消息。田妞还活着;众人长舒一口气。柳根见事已败露,决定离开,但梁雅妮劝榆钱儿留下柳。梁雅妮主动约沙丽交谈,二人坦诚相见。沙丽偶遇老乔,二人关系松动。与周兴旺的矛盾加深,周提出离婚,童不睬,继续向周要钱。周兴旺限制童玲在公司的财权,童大为光火……

第15集

  美玉为办玩具厂没有资金而一筹莫展,提及遗产,方旭感到不快,二人产生分歧。柳根放言童玲要抓周兴旺和榆钱儿的把柄,榆有所顾虑,频频回避周。周察出异样,与童理论,童趁势提出掌握公司部分财权。美玉与方旭赌气,故意参加鹊桥联谊会。沙丽在联谊会上遇到梁雅妮,二人深入探讨与老乔的关系。梁回家后故意在老乔的面前提起沙丽,试探乔的反应。陆青不能接受丫丫,琴毅然与其分手……

第16集

  田妞大闹车间,柳根六神无主。田妞告诉众人自己已有身孕,求榆钱儿把柳让给自己。柳迫于压力同意离婚跟田妞回家,却在半路折回。童玲在门外偷听周兴旺和榆钱儿的谈话,被榆发现,尴尬万分,周责备童。童在电视中向吕祥发泄不满。童玲请求榆钱儿远离周兴旺。榆钱儿劝周兴旺不要离婚。童玲暗中捣鬼使周兴旺十分被动,周无奈放权给童玲。淑芬得知怀孕,悲喜交集,众人祝贺……

第17集

  榆钱儿和大壮去找志国见月琴最后一面,志国不为所动。月琴撒手西去,志国迟来一步,留下点儿给孩子做补偿。淑芬为了丫丫去做流产手术,榆钱儿等及时赶到将其阻止。美玉终于胜诉,如愿以偿得到房产。方旭与美玉黯然分手,方旭离开驿站。周兴旺和童玲争吵,周气极了打了童,童夺门而出,周母追童,目睹童玲与吕祥亲昵举动,周母心脏病发。榆钱儿到医院看望周母,安慰周兴旺。童玲乘人之危掌握了公司领导权。

第18集

  榆钱儿偶遇在工地打工的柳根,得知柳根并未回去。梁雅妮接异性电话聊得火热,老乔醋意大发,梁却尖锐指出乔的态度并非出于爱。老乔找沙丽外出,却意外看到梁雅妮与一男子在一起,老乔十分生气。童玲不怀好意将大批单给榆钱儿。周母病中将戒指传给榆钱儿,表明心意。周兴旺回避了榆钱儿的暗示。童玲找辞拖延给榆钱儿的回款,榆有所察觉,并采取措施……

第19集

  吕祥到周公司给童玲送护照,被周兴旺等人遇个正着。吕祥狼狈求饶。周兴旺失望至极并不与童追究。童玲慌忙离家,惊动了周母,周母因此辞世。小花前去赴“笔友”约会,见到的却是四喜。四喜拿出硫酸威胁,幸亏榆钱儿及时赶到将小花救走。梁雅妮与老乔平静离婚,老乔提出请梁带“另一位”出席离婚宴,梁欣然应允……

第20集

  周兴旺要到南方去发展,临别留给榆钱儿一封信和一张支票。美玉欲离开驿站,榆钱儿表示理解。小花一反常态给众人买了很多礼物,众人正高兴时,警察来将小花带走,众人方知小花向四喜寻仇。小花的义举触动了美玉,美玉决定留下来与大家风雨同舟。梁雅妮在工作上的锋芒毕露招致主编不满,处处为难梁。老乔与沙丽之间与逐渐产业磨擦。榆钱儿的哥、嫂到驿站找榆,得知哥嫂为钱而来,榆伤心欲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