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本片以一间20多平方米的发廊为中心,记录了来自浙江衢州的一对亲姐妹的真实故事。因坚持正规营业、拒绝色情服务而惨淡经营;感情生活也同样饱经痛苦;为了生存,为了孩子,她们苦苦与命运搏斗。

分集剧情:
第1集

  2000年10月深圳

  柏丽发廊开业。老板章桦来自浙江衢州农村,做过10年的发廊生意,她来深圳是第一次。

  转手来的发廊手续不全,章桦四处奔走仍没能完备开业手续,而工商大检查马上就要开始了。

  二姐章微离婚后也从家乡来到深圳,姐妹俩面对现实共同苦心经营。

  店里有三个洗头妹:28岁的阿美来自湖南衡阳、23岁的小芳是湖南澧县人,27岁的阿文来自贵州毕节。

  章微的前夫不断来电话骚扰,让章微回去还向当地的派出所报假案,说店里卖淫。

  章微进退维谷,姐妹俩为此事发生了争吵。

  风雨之夜,章微悄悄离开发廊,在火车站给章桦打电话。章桦追来,姐妹俩道别。

  国威路上,工商大检查查封了7家发廊。

  章桦终于找到原店主杨小姐,同意每月另付500元,租用该店经营执照。

  发廊又可以正常营业了,章桦感到自己失去了努力的方向。

第2集

  2001年4月深圳

  店里生意不景气,章桦决定再招洗头妹。

  章微突然带着4岁的女儿贝尔再次逃到深圳。她向章桦诉说被前夫殴打的遭遇。由于不敢在发廊露面,章微租了一间简易的小屋,同贝尔过起了隐居生活。

  章桦陪章微去医院看病,章微的耳骨被打坏精神上也受了刺激。

  爱跳舞的小贝尔给店里带来了很多欢乐,也勾起了几个女人的心事。阿美最近总是念叨自己在家乡的6岁儿子。孩子是阿美与一香港老板的私生子,由于缺乏父母关爱,孩子变得体弱多病。阿美向章桦请假回家看孩子,店里本来就缺人,章桦不太乐意。

  生活艰难,贝尔也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无奈中,章微通过征婚结识了张先生。相处没几天,张先生反而向章微借钱。

  阿美执意要走,章桦送阿美上火车。

  姐妹俩凑钱送贝尔到一个很偏僻的幼儿园。

第3集

  2001年5月深圳

  “五一”节幼儿园里有演出,贝尔跳独舞《妈妈的吻》。章微感到很欣慰。吃饭时章微发现女儿病了,赶紧抱去医院。

  2001年5月湖南衡阳永封乡

  阿美带着儿子星星去看望患重病的姑姑,家乡的夜晚,驱瘟辟邪的戏还在唱,但姑姑的病并没有好转。几个月后,姑姑死于癌症。

  2001年5月湖南衡阳市

  阿美走后,店里的生意一直不好,章桦来到衡阳找阿美。在衡阳章桦得知,阿美当初为了给星星上户口,嫁给一个出租司机,两个人的婚姻名存实亡。为了给星星更多的母爱,阿美决心留在家乡。

  章桦无奈地回到深圳。她也想起了自己的女儿。

第4集

  2001年6月深圳

  贝尔上了幼儿园,章微渐渐负担不起生活费用,她想去北京找小妹妹章越想借点钱,章越嫁到北京已有身孕。

  2001年6月北京

  章越的老公耿彪是个只想做大买卖的人,章微把家乡搞建筑的老廖介绍给耿彪认识,两人在北京谈一笔装修工程上的大宗买卖。

  章微到北京后发现章越的生活也不宽裕,小两口还经常吵架拌嘴,再加上老廖和耿彪的生意进展得不顺利。章微最终也没有开口借钱。

第5集

  2001年7月深圳沙井

  23岁的小芳3年前带着妹妹杨丽丽闯荡深圳, 她不忍心妹妹外出打工,在沙井镇租了房给妹妹住。母亲去世后,小芳更承担起了做“母亲”的责任,常常去沙井看望妹妹。

  然而涉世未深的妹妹不久成为一个老头阿旺的情人。阿旺是小芳的老乡,在附近工厂做工程师。

  小芳内心伤痛不已,她想攒钱带妹妹回家乡。

  2001年7月深圳

  店里新来个洗头妹,四川人叫阿英,是个文盲。阿英已离婚,女儿判给了男方

  章桦同情阿英的遭遇,见阿英整日心情沉重又生活拮据,对她也就特别关照。

  阿英由于生活困难向章桦借了200元钱。几天后,阿英从店里消失了。

  章桦感到自己的善良被利用,心里很难受。

第6集

  2001年8月广东东莞企石镇

  阿文七年前来东莞打工,认识了一广东男人并怀了孩子,临产前男友不辞而别,只留下一句话:三年后我来接你们母子俩。

  为了这句承诺,阿文决定自己把孩子抚养成人。

  阿文的孩子阿玮寄养在东莞企石镇,她每个月都去东莞看孩子。

  章微随阿文去东莞,把孩子接到深圳。

  2001年8月深圳

  章微把自己的房子腾给阿文母女俩。阿文和贝尔很快玩在了一起。

  贝尔说幼儿园里又新来了一个小妹妹,父母不要她了。章微把这件事告诉了店里的人,大家有意要收养这个孤儿。章微阿文和小芳一同去找园长商量,但园长不同意,似乎对她们抱有偏见。

第7集

  2001年9月深圳

  章桦、阿文、小芳深夜彼此敞开心扉,她们聊到了各自的伤心往事。

  章桦有两年没有见到女儿俊俊了,两年前,她和小杨到山西太原本来想领结婚证,然而小杨总是借故不去登记,吵闹之后,章桦离开太原,女儿留给小杨父母。两人商量,两年之后再决定是否在一起。

  2001年9月山西太原

  章桦见到了女儿,然而小杨的行踪却始终神秘。章桦想带俊俊到北京,因为自己的父母也有两年没看到外孙女了。小杨一开始不同意,后来又突然决定当晚赶往北京,随行的除了小杨还有他的母亲。

  2001年9月北京

  两家人第一次聚在一起,场面总有些尴尬。以后的几天,大人们带俊俊游览北京,章桦也希望这可以是新生活的开始。

  不久,章桦得知:小杨已经结婚,还有了孩子。一场家庭大战爆发了。

  奶奶执意带走俊俊,章桦想要一个家的梦想彻底破灭。

  北京仁和医院,章越生下了一个男孩。

第8集

  2002年深圳

  阿美又回到深圳发廊。在店里阿美认识了河南人阿华,产生了爱慕之情,并为此失眠,每日靠吃安眠药入睡,无心工作。

  阿华起先没有感觉到阿美的心事,章桦觉得阿美挺认真,就从中当起了媒人极力搓合。两人终于相爱。阿美本来身体就弱,阿华让阿美增肥。

  阿华的妹妹和妈妈也在深圳,见面后都很喜欢阿美,阿美沉浸在幸福之中。但阿美想到自己的处境无法与阿华完婚。她想中秋节前回老家,偷偷与老公离婚。阿华照旧来店里,和姐妹们说说笑笑。

  阿美走后,阿华在电话里告诉阿美自己并不适合她。阿美再也没有回来。

第9集

  2001年中秋深圳

  中秋节,章桦关了店门和大家一起过节。想起各自的命运,大家痛哭了一场。这一天,是贝尔的生日,姐妹们给小贝尔过生日。

  这一天,也是国庆节,大家到楼顶上挂起了彩色的灯笼。

  2001年11月浙江衢县

  章桦家乡的桔子熟了,小芳随章桦回家乡帮老爹剪桔子。章桦家有四个姐妹,大姐在当地一家木材厂打工,是家里最本分的,大姐夫是上门女婿,勤劳肯干,他们的儿子已经上了高中。

  章桦的母亲留在北京照顾刚生孩子的小妹妹章越。章桦和大姐章萍帮助老爸剪桔子。章桦的家温暖亲切,令小芳想到了自己的家。小芳己有五年没回过家乡了。

  镇上“姐妹”美容店还在开着,那是章桦、章微以前的小店。章桦在小发廊里给大姐剪了头,一切恍若隔世。

  章桦又要离家了,老爸将一枚吉祥玉坠交给她,希望能带给女儿平安。

第10集

  2001年11月深圳

  章桦回到深圳,由于生意不好,已拖欠员工工资几个月,章桦决意把店转掉,可就是没人要。店里有一位搞卫生做饭的大姐,湖北人。章桦没办法忍痛把大姐辞掉以节省开支,临走前,大姐领小芳去买菜。那一天大姐把店里的卫生搞得很干净离开了。

  阿文得知七十岁的老母亲病重,想见女儿最后一面。阿文不得不向章桦辞别。章桦无力给阿文结清工资,这时深圳市举办福利彩票发行文化周,章桦戴上老爸送给她的吉祥坠买彩票去了。结果一分钱的奖也没中,章桦把废彩票抛向空中。

  2001年11月广东东莞

  阿文去东莞接孩子准备回家乡探望病重的母亲。由于店里的生意不好,阿文已有两个月没有给阿婆工钱了。阿文同老人商量先将孩子带走,日后再还钱。老人很同情阿文的处境,答应了她的请求。

  2001年11月贵州毕节层台乡

  没有结婚的阿文,突然带个三岁的孩子回家乡,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阿文的母亲躺在床上不能动,在阿文没到之前,由于没钱已停止了治疗。阿文的父母见到孩子并没有多问,这使阿文多少有些宽慰。

  阿文有兄弟姐妹十几个,只有她走出了大山。贫困的家乡,至今烧含氟量极高的煤,绝大多数人因此有氟斑牙,连孩子也不例外。

  阿文带着孩子去了村里的小学,阿文有个理想,就是想在家乡当一名乡村教师。几个月后,阿文的母亲病逝。

  2002年1月深圳

  阿文带孩子回到深圳,这时章桦已将发廊转让了。拿到工资的阿文再一次感到前途茫然。

  2002年1月广东东莞

  阿文还清阿婆照看孩子的工钱,带着女儿的她不知该去往何方。

第11集

  2002年1月深圳

  小芳和妹妹准备回家过年,阿旺说借钱给她们,但却不再出现。

  2002年1月湖南澧县   小芳姐妹回到家乡,家里给妹妹介绍了一个对象,小伙子挺满意,就定了婚,按照当地的习俗,收了1500元的定金,还买了首饰照了相。除夕之夜,债主要上门来。没钱还债,双方激烈争吵。这是小芳离家5年后的第一个春节。大年初一,小芳随父亲去了老家走亲戚,在母亲的坟上暗自下了决心,一定要给妈妈的坟立个碑。

  妹妹扬丽丽的对象怀疑她在深圳还有另外的男朋友,第二天一大早,小芳衣领着妹妹到男方家理论。小芳觉得这个男人不适合自己的妹妹,可又拿不出钱来退婚陷入了两难境地。

  家没有给小芳带来任何温暖,面对窘境她不得不挑起整个家庭的重担。

第12集

  2002年深圳

  深圳,章微的女儿小贝尔已经上一年级了。并在学校里参加了舞蹈班还时常演出。章微觉得女儿酷爱舞蹈又让女儿去学拉丁舞。章桦和章微为了小贝尔能继续上学,决定到学校找校长商量能否让章微在学校里找份工作,由学校扣掉工资给贝尔当学费。

  校长推给了办公室,最后仍然没有结果。为了能让小贝尔继续上学,章微找了一份在街头发宣传广告的工作。小贝尔随妈妈一起在街头发广告。

  2002年广州

  章微给小贝尔报名参加了全国少儿拉丁舞大赛,小贝尔的舞蹈天赋得到了充分的展示,获得了一个单项冠军。

  2002年 浙江衢州

  章微的女儿小贝尔彻底的失学了。章微带着女儿回到浙江衢州老家的大坑村。准备将女儿放在家乡读书。

  在乘船回家的路上,小贝尔并不知道这次回家的真正目的,穿着校服的贝尔高声唱着校歌。回到家里章微向老爸讲明了来意,父亲只能接受这个现实。大姐现在当上了厂长,大姐夫也当上了民选的村长。章微带着女儿到当地的小学,为的是能让孩子适应这里的环境。

  一天早上大姐把女儿骗出去玩,章微收拾东西走到河边,章微的老爸已备好一条小船准备送章微走。可章微又有些犹豫不决,还想看看孩子。这时贝尔回来发现妈妈不在,追到河边,母女二人洒泪而别。

第13集

  2002年清明湖南澧县

  小芳的妹妹重新订了婚,然而就在订婚后不久,她又遇到了一个叫刘勇的小伙子,两人自由恋爱,但刘勇的父母不满意他们的交往。妹妹为了和刘勇在一起,想退掉亲事。小芳无奈的定亲,拿聘礼钱为妹妹退婚。

  退婚在当地引来轩然大波。清明节,小芳在母亲的坟上立了一块碑。

  小芳又给老爸买了一辆三轮车,让老爸卖菜渡日。她还去看望了风烛残年的姥姥。小芳再一次离开家,临行前独自一人又到母亲的坟上看了看。

第14集

  2002年9月北京

  在好心人的资助下,失学的贝尔来到北京一家专业的舞蹈学校学习跳舞,由于年龄太小,加上贝尔的调皮,老师以不便管理为由要求学校退学。章越的老公耿彪和校长理论,最后达成和解,贝尔留了下来。

  送贝尔来北京的章桦用手中的摄像机纪录下一切,这成为她拍纪录片的开始。舞蹈学校,贝尔渐渐成长。

  2002年11月广东梅州

  再做发廊,可带着孩子一时难以找到工作。

  广东梅州,阿文把孩子带到爷爷奶奶家,老人家吃惊地面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孙女。善良的老人最终收留下这个孩子,而孩子的父亲却一直杳无音信。

  2002年11月广东保安

  阿文进工厂当了女工,每月四百多元钱要干十几个小时。

第15集

  2002年12月深圳

  阿美来到深圳,问星星的父亲要钱,后来发生争执,阿美想到了打官司。

  2003年9月北京

  章桦来北京的妹妹家拍摄,顺便找律师替阿美咨询了打官司的事。

  2003年11月湖南衡阳

  衡阳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大火灾。章桦找到阿美,告诉她律师的建议。阿美却放弃了打官司的念头,此时的阿美已经和出租司机离了婚,又找到了一个香港男友,两人准备结婚。

第16集

  2002年11月广东江门

  理发师唐涛在广东江门的一间发廊打工,小芳也在该店干了一段时间后来又离开了。

  2002年12月广州

  小芳遇到了自己的初恋男友,原来一同在保安学校学习的他现在是一家物业公司的保安班长。两人又相恋了。

  2003年春节前山西太原

  章桦去看望女儿,准备带女儿回衢州老家过年。小杨和母亲再一次跟了来。

  2003年除夕浙江衢州

  章桦家四姐妹团聚,小杨喝醉了,伤心感慨不已。一个春节,两样心情。

  2003年大年初湖南澧县

  章桦、章微、阿文及小贝尔参加小芳的婚礼。原来小芳打算和妹妹在同一天结婚,不料妹妹突然悔婚,她领来又一个男友。

第17集

  2003年5月浙江衢州

  非典爆发,章越领着儿子回到家乡。在美容院做美容师的章微被拉去搞传销,章越也被吸引,成为章微的下线。

  2003年10月北京

  章越回到北京,一心想做传销。丈夫耿彪不以为然,两人时常在家吵闹。

  耿彪承包的医院饭店也因为非典而欠下债务,为了躲债,他们搬了家。

第18集

  2003年11月深圳

  章桦回到深圳,开始拍摄自己的第一部纪录片。纪录一个同样来自农村的小女孩在深圳的追求和梦想,章桦的经历也给了女孩极大的鼓励。章桦在纪录的同时也在思考人生,思考生存的价值和姐妹们的命运……

第19集

  一开始是小范围的,电视纪录片《姐妹》在浙江播出,引起轰动。然后是上海、湖南、广州,每到一处,收视率就飚升甚至很快超过电视剧的收视率。这些都是后来朋友告诉章桦的,那时候她还在河南的农村拍另一部叫《中原人家》的纪录片,和一个叫素萍的女人聊着家常。当她灰头土脸地回到美丽的江南老家衢州,第二天下午和章微步行去超市买东西,就感到了周围异样的目光。

  更让章桦意外的是,自己居然成了第二天众多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很多媒体纷纷报道了这件几乎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章桦喃喃说了句:这比我拿到几十万块钱还让人高兴。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自己平平常常的生活还能引起那么大的轰动。就在这一刻,她感受到了媒体的强大力量。

  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我们的影像故事》DV作品大赛”的颁奖晚会现场,五千多部部参赛作品角逐最后的评委会大奖,章桦是其中唯一一个以处女作参赛的选手,来到现场的这天,她特意挑选了一件红色的衬衣,想给自己打打气。她听到撒贝宁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评委会大奖——《邝丹的秘密》,作者章桦!”

第20集

  电视播出后,王水荣在昆明打来恐吓电话,不允许电视台播出节目。

  贝尔给章桦打电话说爸爸要来接她不让她在北京上学了,她已经给学校的老师告别了。班主任周老师还抱着贝尔哭了一场,周老师告诉班里的学生,要是有男人打电话找她就说她已经转学了,老师还对门卫做了交代。

  6月王水荣来到衢洲章微接到威胁电话跑到杭州躲起来,王满仙是章微的上线,也没有再做传销了。片子播出后,章微的美容工作室生意一度很红火,但王水荣老派人去骚扰,电话威胁,最多的一天有200多电话。章桦和妹妹送贝尔回浙江,只能把贝尔放在乡政府的一个老师家。

  章桦赶到衢洲去妇联反映情况。妇联由于看了电视节目对章微的事情很重视,联系了法律援助,也联系了一家派出所。当地的报纸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看到报纸的王水荣再次反悔,又打来恐吓电话称要和章微斗到底。

  一家人如临大敌。老爸叫:就怪章微太软弱,反正我老了,他要来的话,我就把他杀了!老爸来到河边磨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