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中秋节这天是母亲的生日,七个儿子及媳妇们说好了回家团聚。老二与媳妇出现婚姻危机,他又去陪客户喝酒忘了回家,兄弟们因此吵闹。老大为了评不上职称郁闷不乐。老三为了升官拍领导马屁却不得要领。老四为了取媳妇开出租车拼命挣钱。又是个中秋,老五结婚。忙乱中傻子老七丢了。全家人找了一年,母亲头发白了。老七找回来后,老五夫妻双双下岗,老五先是做发财梦,后来在老三帮助下干起了实事,并立志不成功不回家见母亲。最终老五累病,需换肝。兄弟们伸出援手,老五换肝成功。傻子老七靠自己捏面人手艺找到了工作。兄弟们又张罗起母亲的“黄昏恋”。

  【故事大纲:】

  当代。秋天。北方某都市。

  母亲姚老太家有七子。她的老伴故去多年,她一个人含辛茹苦,走过风风雨雨,把七个孩子拉扯成人。如今孩子们都大了,有成家立业的,也有没成家立业、正在努着劲儿往那上面奋斗的,一句话,都有了各自的生活。老大已年近五十,老七也已往三十上奔了。住在家里的,只有老四、老五和老七。老四老五上班又忙,所以常在身边的,只有老七一个人。天下母亲一个心:恨不得孩子们都能整天守在身边才好。她也知道这不可能。社会竞争那么厉害,都得奔自己的日子,孩子们谁也不容易。

  孩子都是好孩子。老大在一个大厂的子弟中学当老师,一门心思要评上个高级职称。大儿媳已经下岗,做点小买卖;老二是个建筑承包商,说白了是个包工头。一门心思要接个大工程,挣点钱给老妈盖个新房子。二儿媳开了个发廊,也是小本生意;老三是个机关干部,已经做到了副处级,又一门心思往上走,弄个正处。三儿媳是个小学教员。老四开出租车,一门心思把车换成自己的,自己给自己干。女朋友小芹却整天吵着跟他要房子,结婚,两人都老大不小了。老五和五儿媳在一个厂子上班,媳妇一门心思当个好工人,老五却整天做着发财梦,让大家听着可气又可笑。老六出息,在省城读着研究生,前途没说的。

  说起来都不错,可也各有各的难处。每天晚上母亲坐在灯下,掰着指头数的时候,手心手背,个个都操心。但这也都没什么,毕竟都有个着落。

  最让母亲挂心的,是老七。老七是个傻子。

  中秋这天是母亲的生日。大家早定好了,在家里给母亲过个像样的七十大寿。摊到老二头上两件事:一是安排给全家人和来做客的高邻录像。二是负责这天酒宴上的海鲜。老二一口应承。也赶得巧,最近常和他闹别扭的媳妇又和他吵了一架,老二心里堵,好像天下女人都相信在外做生意的男人全有外遇。老二跟发包商喝酒洗澡,硬着头皮买单,却忘了母亲的生日。等他带着酒意回到家里,发现满桌酒菜,兄弟们都瞪着眼看他,他还想不起来,说今儿是什么日子啊?待老大点破,他才悄然大悟,他的录像和海鲜都泡汤了。兄弟们大吵一场,母亲却护着老二,知道老二不易。忙乱中竟没人想着给母亲买蛋糕,傻子老七却神奇地端出一个大蛋糕。母亲的生日不欢而散,母亲却不生气,自己静静地回屋睡觉了。儿子和媳妇们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滋滋味味。

  老爷子临终前留下一句话,说把这老房子留给大孙子。这句话成了大儿媳的一块心病,她总怕老太太不兑现,也怕别的兄弟们争这房子。为这,她总和别的人疙疙瘩瘩。老大职称评不上,心中郁闷,两人时常拌嘴。老二媳妇性子烈,和老二闹翻后,自己回了娘家。老二要和她离婚。老三整天拍局长的马屁,却不得要领。三媳妇却很淡然,不求他升官发财。

  又是个中秋。老五结婚。兄弟们热热闹闹地操办起来。老七却钻了牛角尖,跑到新房的被窝里不出来,怕五哥结了婚自己没地方住。然后又闹着也要娶媳妇。母亲百般哄劝,把他领到唐大爷家。儿女多了,难免各怀心事,加上媳妇们,凑到一起,总要生出些事。老四本来应把婚结在老五前头,可小芹却不愿住在母亲家里,要住新房。老四心里也堵,开着出租在街上疯跑,恨不得明儿早上就把钱挣足。老六为参加四哥的婚礼,从省城赶回来,却领回个天仙样的姑娘说是女朋友,把母亲看得眼晕。母亲担心这样的姑娘怕是进不了这个院儿的家门。唐大爷和母亲相好多年,儿子们都知道。唐大爷帮这个家多年,儿子们也都知道。可他们就是装不知道,因为他们下不了决心让母亲和唐大爷在一起,母亲一双眼把孩子们看个透亮,却只有在心中叹息一声。当妈的永远可着儿女。

  婚礼还没完,出了大事。唐大爷急急赶来,傻子老七丢了。

  老七丢了一年,母亲的头发白了一半。哥哥们找了一年,也都疲惫不堪。

  老二工程差点下马,没钱发工钱,民工们住到他家里,母亲赶去为民工们做饭洗衣,感动了民工,为老二解围。老三拍马严重失误,别说正处,差点连副处都丢了。老四因卷入冤案,出逃无踪。老五和媳妇双双下岗,突然面对了生活的无情考验。老五听信奸商,拿了仅有的下岗费跑到东北做木材生意,却血本无归。在老三的帮助下,老五夫妻俩到农村扣了大棚种菜,开始踏踏实实做实事。老五发誓,不混出个样来,不回家见母亲

  费尽周折,老七找回来了。母亲开始为老七张罗对象。她要为傻儿子了了这个心愿。却颇不顺利,见了一个又一个。几近绝望的时候,终于柳暗花明,给老七娶了个好媳妇。母亲饱经沧桑的脸上有了笑容,如沐春风。

  老五却又出了大事,一场大风雨,吹垮了老五的大棚。乡亲们却无怨言,帮着老五重整旗鼓。老五却突然累倒,到医院查出了肝硬化。换肝的费用是天价,五媳妇悲痛欲绝。关键时刻,兄弟们争着为老五换肝。老六为此从省城赶回,正要上手术台,老四却出现了,他的冤案已澄清。他毅然上了手术台,为老五换肝。全家人都瞒着母亲,不料却被唐大爷说漏了,母亲跌跌撞撞赶到医院,本想责问儿子们为什么不告诉她,却见兄弟们无私相助,血浓于水,亲情如山。媳妇们也是各释前嫌,出钱出力,母亲不免老泪长流。

  老五换肝成功。儿子们开始为母亲和唐大爷张罗婚事。全家人喜气洋洋又到中秋。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姚老太就要过七十大寿了。老大因自己是长子,开始张罗起妈的生日。他来到老二家找老二商量,正赶上老二两口子打架,老二媳妇黄新玲推门跑出,撞伤了老大的鼻子。哥俩赶紧打的上医院。路上老二说要去饭店给妈大操办,老大不同意,决定还是家宴。老二夸下海口说海鲜他包了。老三因在机关,负责借录像机,给大家录像。到了日子,一帮高邻坐在院子里等。可老二老三均无踪影,海鲜和录像机全泡汤,高邻们不欢而散。老五又跑出去挣外快。被人打伤。生日家宴吃得不乐。原来老三为给老局长孙子满月酒宴当主持人,喝酒至晚。老二为工程合同大摆宴席,也喝酒至晚。哥俩都忘了老妈生日这回事。老三醉酒回家不省人事。老二虽还清醒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被弟兄们群起而攻。

  所有人都忘了生日蛋糕。傻子老七却端出个用一下午时间做成的不成型的大蛋糕。

第二集:

  老二酒醒了,到老妈的窗前认错。老太太却说,八月中秋是老五的婚礼,你忘了妈的生日行,但不许忘了老五结婚的日子。

  老五婚礼。全家人都在忙里忙外。老七却跑到新房,钻进新被窝里不出来,哥哥们谁也劝不动。老太太把老七拉走。没过一会,老七却又把婚礼要用的鞭炮点着了,家里乱做一团。母亲怕老七再惹事,把他送到唐大爷家。唐大爷的女儿小芹是老四的女朋友。她不愿意父亲与姚老太交往,对老太太一向冷淡。老太太不与计较,找到唐大爷诉说心事。

  老二媳妇来帮忙。全家人如临大敌,忙她闹事。二媳妇不满大家的侧目,与老二吵翻。

  老二定的海鲜到了。这回他的许诺兑现了。

  在省城读研究生的老六也回来参加老五的婚礼,却带回个奇装异服的妇朋友。

  婚礼前夜的家宴,老二跑到院里偷着接电话,却被媳妇发现,大吵。

第三集:

  老六想与女朋友在小屋同睡。母亲不让,把姑娘叫到大屋与自己睡。老六烦躁不安。母亲正在数叨他们,唐大爷突然跑来说,老七丢了。全家大乱。

  大雨。所有人都跑出去找老七。可老七不见踪影。老五说要不我这婚姻先不结了,找老七要紧。母亲说老七要找,婚姻也照结。

  老五的婚礼如期进行。母亲却在热闹中独立路边盼老七。

  老三为升官,给局长送礼,却弄巧成拙,哭笑不得。

  老五因下岗事,与工人们一起给厂里提意见。老五工作的厂是在老三工作的局下属,所以老三被局里派却解决纠纷。兄弟二人发生争吵。

  老二给母亲买了个“美脚器”,为母亲洗脚。母子二人在空旷的院里说起儿女大了,各忙各事,没时间回家看看,不免心生感慨。

第四集:

  老大家漏水把楼下邻居家淹了,邻居找上来说理,大媳妇与人吵了起来,老大解围,答应帮人修房子。大媳妇抱怨老大没本事。

  老三请单位同事喝酒,无意中知道本由他处理的工人闹事事件,现在却被说成是被局长“人性化”、“艺术化”处理得当。成了局长的功劳。老三有苦难言。喝醉后回家与媳妇倾诉不得志的烦恼。

  老五夫妻双下岗后,老五为求生计,想与一个认识不久的人去东北倒木材,回家跟媳妇要下岗安置费。却得知媳妇刚去医院做了人流,老五痛惜,大闹。过后又理解媳妇的难处,安慰媳妇,先顾生活要紧,孩子以后再要。他还是哄着媳妇要钱。媳妇却怕他被人骗,不肯拿出那点保命钱。

  大媳妇也是为了孩子能不能上重点高中成天磨老大,让老大心烦。

第五集:

  老二为包工程,请人在洗浴中心消费,却又怕花钱,自己充当按摩师,给朋友按脚。被洗浴中心的人讥笑。

  老五媳妇去老二媳妇开的美容店洗头,二媳妇向她抱怨老二成天只知道喝酒洗澡,日子早晚过不下去。

  老三因在酒桌上说段子,无意中得罪了局长。被局长批。老三百般解释,心中无比懊恼。在单位食堂吃饭时,对众人大声表白。举座皆惊。

  中秋节。儿子们相约着回家看看。母亲请唐大爷来帮忙下厨,小芹却不愿意让父亲去。

  除了老六在省城,全家团圆。准备家宴的时候,老二向兄弟们吹嘘将要包到一个大工程,要挣大钱,给老妈买房子。

  老六约女朋友过节,却恰遇女朋友跟一个富商吴总有约,老六怅然中感到危机。

第六集:

  又是家宴。大家看出刚做完人流的老五媳妇有点不对劲,老五掩饰,却被老三说穿,大家方知老五夫妻双双下岗。由此说起,说到该常回家看看,准做得最好?老大先与老四言语不合,吵了起来,老大媳妇加入,老三怒说一吃饭就吵架,这个家该整顿整顿了。兄弟们口角升级,大吵做一团,母亲悄然离席。

  派出所来电话,说老七找到了。他误上了一条去山东的船,被山东一个残疾人福利厂收留。老大老五忙跑去山东接老七,找到老七后,不想老七死活不再坐船,一行人改乘火车。却不料在一个小站买东西时,老五一时没照到,又把老七丢了。兄弟二人沮丧回家。

第七集:

  全家人都发动起来找老七。

  老大写了小广告,兄弟几个夜里出去贴。母亲也和唐大爷一起上街去贴,又去派出所请求帮助。老二请施工队的工人组成摩托队沿着铁路线找。在几近绝望的一个日子,母亲和唐大爷沿着铁道机械地走着。远远地,望见衣衫褴褛、背着饮料瓶袋子、花着脸的老七从铁道中间走来。母子相见,抱头大哭。

  母亲不慎摔断了手臂,照顾老七成了问题。最后大家决定哥几个轮流。大媳妇不干,老大说不出力的就出钱,这是大家定的。大媳妇心疼钱,无奈接受。开小美容店的二媳妇倒是愿意出钱不出力,可老二不让她出钱,说照顾小叔子是你应该的。三媳妇和五媳妇倒是通情达理。老七开始轮着去哥哥们家。却给哥嫂们带来一大堆麻烦。影响了老大教课,影响了大嫂卖鱼,影响了强强学习,影响了二嫂开店。

第八集:

  老七在老二家,半夜想母亲,起来打电话,把二嫂吓得尖叫,与老二吵。早上老二不愿吃饭,老二给妈打电话。母亲说给他蒸鸡蛋糕,带虾皮儿的,他就吃了。老二说妈你怎么知道?母亲问老二你孩子愿意吃什么你不知道么?老二心生感慨。

  老七在二嫂店里惹了祸,二嫂把他提前送到老五家,并给了老五钱。老五为让老七老实,想把老七灌醉,不想自己先醉了。正好被母亲撞见,母亲有点伤心,生了老五的气。把老七领回了家,决定自己照看。老七捡瓶子捡到大宾馆,被保安打。恰老四看到,老四叫来哥几个与保安打了起来。母亲及时赶到,与宾馆讲理。母亲觉得老七成天捡瓶子也不是事,便想让他卖报纸。她教老七认钱,又把他安排到街上摆报摊。老四开车见到,求人帮忙去买老七的报纸。

第九集:

  三媳给老大找了个家教的活儿。老大按地址找到,原来是他的老同学宋木桃家。两人在学校时就好过,时代的原因没有走在一起。中年再次面对,都有些说不清的感觉。

  老二包到工程,要组工程队。找老三帮忙,老三正找机会表现,就带老二到局长老家去招工,组建了工程队,并许诺按月发钱。

  唐大爷为减轻母亲负担,带老七去海边钓鱼,又开始把自己的捏面人手艺教给老七,想让老七有个谋生的出路。

  小芹逼着老四筹钱买房子结婚,她不愿把婚结在母亲家里,不想与老人一起过。老四开出租挣钱不多,一筹莫展。

  老五与小梅在街边摆小吃摊,被城管罚。老五不想再干,又幻想着做木材生意,逼着小梅要钱。小梅被他闹得无奈,答应先给他一万元试试。

  老大一心想评上职称,却被同事顶。他去找校长评理。

第十集:

  校长一心想让自己的相好评上职称,把老大批了一通。老大回家喝闷酒,出去看人玩牌,被打。

  小芹跟老四说自己已怀孕,逼着老四赶紧买房子结婚。老四开始到几个哥哥家借钱。可每到一家都看到一家的难处。老大家强强就要中考,老二工程欠工人的工资,老三岳母病危住院,老四借钱无门,仰天长叹。母亲见老四郁闷,去找小芹,想劝她把婚结在家里。不想却被小芹一顿数落。

  唐大爷因小芹不孝,又不同意他和母亲来往,一气之下住到海边小屋不回家。

  重阳节,母亲包了饺子,带着老七给唐大爷送去,不想正撞到小芹也去找父亲,母亲又被小芹奚落一番。

第十一集:

  小芹再逼老四,并重申结婚条件,如果在家里结婚,就要老七离开。

  老大夫妇觉得孩子就要中考,需补营养。大媳要老大去市场买鸡腿。老大图便宜,买了廉价的,结果煮不烂,老大去市场评理无着,财气自己吃,却坏了肚子。

  老四为结婚事,神情恍惚,开车出事住院。母亲召集老大、老二、老三商议,谁能把老七接去自己家,让老四赶快结婚。僵侍之中老二对母亲坦言,谁家都有难处,不能为了一个老七把大家拖垮。

  宋木桃因在教委上班,她答应要给老大职称的事帮忙。

  唐大爷病,母亲带着老七去看,又被小芹数落。

  在省城的老六要毕业了,电话跟母亲要钱。母亲又添愁事。

  大媳妇想让老大显得年轻,给老大买了假发。老大戴去单位,却被校长疑为闹情绪,又批了一通。

第十二集:

  老大、老二、老三相约到医院看老四,大家商量老四结婚事。最后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但需瞒着母亲。

  母亲一天没见着老七,以为他又去找唐大爷玩,可唐大爷说也没见到老七。老七又丢了。母亲分别找到哥几个,可他们都显得不急,并劝母亲说丢不了,别急,说不定哪天老七像上次一样,自己又回来了。母亲自己跑了精神病院,养老院,最后在敬老院找到了老七。可又查不出是谁送去的,只说是一帮人。母亲心中有数,回家审,审不出,哥几个谁也不认。母亲又拿着照片到敬老院去认。知道是几个哥哥干的。唐大爷劝母亲别怪孩子们,他们也是为老四结婚,要怪只能怪小芹,把老四逼得太狠了。

  老二的发包商田老板不给老二钱,工人们要停工。老二去找田老板要钱,却被田老板数落一顿。

  民工们无奈,大队人马住到了老二家,老二家成了工棚。二媳妇领着孩子住了旅馆。

第十三集:

  老二每天被民工困在家里,供吃供喝,苦不堪言。

  老二想先攻下领头的,就单独请民工头山汉喝酒,却被别的民工偶然撞见,回来一说,民工们炸了营。围攻老二和山汉。老二报警,警察来后看了情况,同情民工,不管。

  母亲给老二家打电话,接电话的是陌生人,母亲觉出不对,上门去找老二。看到满屋工人,老二本想掩饰,却被母亲识破。母亲给民工们做饭洗衣,感动民工。

  老二把自己的厦利车卖了,可工人们嫌钱太少,仍是不走。

  母亲找老三帮忙。老三一口应承,说去摆平。老三来到老二家,却被民工围攻,惹火烧身。

第十四集:

  老三因总打听人事升迁的事和老二欠民工钱的事,又被局长叫去训。

  老二在家给民工们做饭,山穷水尽,只做得起面汤了。山汉看到老二在厨房里偷偷舔锅,被感动,带着民工们撤出了老二家。

  母亲想找二媳妇说合,不要与老二离婚。二媳妇却拿出了老二与别的女人照片的证据。母亲跑到农村二媳妇家,却被亲家数落。

  老五在黑龙江倒木材被骗,落魄回家,小梅哭闹。老五跑到大街上,被老四劝回,又劝好了小梅。老五又立志挣大钱。可他的话已没人信了。

  小梅找到了家政工作。老五又听信老同学的话,想去山东倒葡萄,小梅这次死活不给他钱。老五只好向唐大爷借了本钱去山东。不想葡萄拉回来却又进不去市场,又赔了。多亏大哥大嫂、二哥、三哥、四哥帮忙,所有人发动起来卖葡萄,才勉强把本钱卖回,大哥又搭上了自己的私房钱。

第十五集:

  老五感到身体不适,小梅带着他去医院,医生说他的肝有问题,要做进一步检查。老五一听要花钱,坚决跑出了医院。

  宋木桃给老大托了关系,老大的职称有望了。可校长的相好却又找到老大主动和好,又求他去给宋木桃求情,让她也能有名额。老大去找宋,宋说你可怜别人,谁可怜你啊?

  局长又抓住老三说段子事不放。老三知道得罪了局长,不得不一遍遍解释,却又把局长解释烦了。老三心生一计,又求大哥写了一篇歌颂局长的文章在报上发表。不想却更惹怒了局长,让老三在会上检讨。

  老三反复想讨好局长却不得要领,老大说老三你活得累不累啊?老三反问大哥,你不一样累吗?

第十六集:

  老三同学聚会。大家根据老三目前的状况,给他出主意。却又为了他太不懂官场经而数落他。

  老四在夜总会门前偶遇小芹被人欺负,出手与人打架。却又被小芹埋怨,嘲笑他没房子结婚。老四发誓为了房子不顾一切。正好黑头找到老四,让他帮忙出车要账,事成之后给老四三万,老四答应了,却被骗,原来黑头一伙是绑架,老四糊涂中被卷入绑架案,被拘。

  母亲带着儿子们开始营救老四。又与唐大爷一起去看老四,老四哭诉说是冤枉的。

  唐大爷责怪小芹把老四逼成这样,小芹与父亲彻底吵翻,离家出走。

  老七在大街上见到出租车就拦,找四哥。

  派出所来人,问母亲老四回没回家?原来老四在拘留所跑了。

第十七集:

  老四不知从哪打来电话,说自己冤枉,受不了被当成犯人。母亲别惦记。

  老二领着工程队把楼盖好了,田老板却想赖账不给钱。老二带着民工到田老板公司要钱,母亲赶到,与工人们一起,在公司楼下举牌示威,引来电视台记者。田老板终于挺不住,给了钱。民工们庆祝。感谢母亲。

  老五工作没着落,带着小梅回家母亲家住,把自己房子租给别人。母亲接纳了他们,但是苦口婆心教育老五,不能耽于幻想,要从小事干起,老五听不进去。

  大媳妇担心老五占房子,因老大父亲临终有话,要把老房子留给大孙子强强的。她要老大召开家庭会议,把老五请出去。老大不干。

  老三上班,突然听说局长被双规了。又派来了新局长。老三的感觉是解放了。

第十八集:

  感到解放了的老三请同事喝酒。

  强强中考,老大送他到考场,恰遇宋木桃也送孩子,二人叙旧。感叹人生。

  老三的老同学是省厅的副厅长,下来视察。新局长专请老三坐陪。老三受宠若惊,可他却没把握好这次机会,口无遮拦,又把老同学和新局长都得罪了。老三后悔不迭。

  强强差两分上重点高中。老大找原来的孟校长帮忙。孟的小姨子是王淑珍,就是老大现在上司的相好。职称被宋木桃卡住。孟让老大找宋帮忙,给王名额,就给强强名额。宋对老大说孟这是做交易。那就和他做。先让强强进重点再说。

  这样,强强进了重点高中。王淑珍也上了职称。宋又答应说老大职称的事,她也帮忙。这层朦胧的情感让老大既怅然又感动。

  老大拿回宋木桃给母亲买的好吃的。老五吃,母亲说给老七留点,老五不服。母亲严肃地说你们都欠老七的,老七怎么傻的你不知道么?

第十九集:

  老六在省城来信,说留校的事希望不大,女朋友要分手。他请哥哥们帮忙。

  母亲找老大,老大说省城那么远,谁能帮上忙?他那个女朋友分就分吧,大家都看不上。母亲找唐大爷诉说,唐大爷出主意说让母亲去趟省城,找院长求个情。母亲本想把老七留在家,让老五看着。不想老七却偷偷跟着母亲上了火车。母亲无奈只好带上老七。

  母亲见了院长,说老六留校的事,请求考虑。院长却反感,批评老六,以为是老六把母亲搬来。老七又在学校连连闯祸。使老六很被动。

  母亲又找到老六的女朋友,想劝说一番,可是见到女孩坚决的态度,心知无望。她语重心长地劝儿子放弃。

  老六经过思想斗争,终于解脱,与女朋友分手,不再想留校的事。

  母亲携老七回家。

第二十集:

  老六从省城回来了,不再想留校的事。他开始跑工作。可是没有结果。

  唐大爷多年来一直帮母亲照看这个家。他也一直等着母亲做出决定。可是母亲心里有苦衷,又有苦难言,始终没有答应。唐大爷有些失望,也很失落。

  老六与母亲变起她和唐大爷的事,看出母亲对唐大爷一往情深,但有顾虑。他说出了与全家人都不同的想法,坚决支持母亲与唐大爷结婚,欢度晚年。母亲动心了。她开始挨个找儿子们说,想与唐大爷把事办了。

  老大找哥几个商量,老三支持,老二勉强同意。但老五反对。母亲又犹豫了。

  老六决定离开家,到深圳去闯一闯。临行前,跟几个哥哥嘱咐,要尽快把老妈和唐大爷的事办了。

第二十一集:

  小芹听说父亲要和姚母办婚事,跑回家与父亲大闹,怕父亲把房子最后留给姚家。她要父亲给她写字据,说房子要留给她。唐大爷对这个女儿伤心至极,不给她写。

  老大召开了家庭会议,商议母亲与唐大爷的婚事。问题焦点集中到是母亲带着老七到唐大爷家,还是唐大爷过来“倒插门”?大嫂首先发难,说支持母亲走,老五不同意,说大嫂这是惦记着房子。大嫂说是,老爷子临终有话,说房子是要留给大孙子强强的。老五让她拿出证据,大嫂让老二老三做证。一家人吵做一团被母亲喝住,母亲说我决定了,也不用操办,带着老七去唐大爷家就行了。儿子们在院里拦住母亲,跪了一地。小芹又来闹,见此情景也无话可说。母亲的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老大所在的工厂解体了,了弟校自然也没了。老大自谋生路摆起了馄饨摊。小梅见大哥不是摆摊的料,建议他去医院做护工,收入还多些。老大做了护工,骗媳妇说在写字楼当文字秘书。

第二十二集:

  老大干护工很辛苦。主要是得放下架子。

  老五成天闲在家中,幻想做大生意。母亲还是苦口婆心教育他。

  老大家邻居偶然去医院,发现老大做护工,告诉老大媳妇,老大媳妇要去证实,正遇母亲来送吃的,同去。娘俩来到医院,隔着门玻璃看到老大被人喝斥,全无尊严,却还得陪着笑脸。老大媳妇难过地哭了。母亲说给他留着这张脸吧,别说穿。

  老大回家,跟儿子吹嘘。儿子难过地说爸我们都知道了,别瞒了。

  老三所在局改制,局长许愿老三说到基层当个厂长。老三踌蹰满志。想着虽没当上处长,却也熬上个一把手干干。可方案一下来,却是到一个快要倒闭的小厂,当副厂长。老三觉得被局长耍了,愤慨。回到家媳妇却劝他别死抱着所谓铁饭碗,换个思路,不如辞职自己干。她的话对老三有触动。

  宋木桃说老大要发挥自己特长资源,她介绍老大到少年宫办书法班。

第二十三集:

  老三决定辞职,到农村承包了一片土地,要盖大棚,种蔬菜。

  老二给母亲抱来一条小狗解闷。母亲十分喜欢。可老七却吃了醋,觉得母亲自从养了狗,不喜欢自己了。母亲只好把小狗送人。

  老五去小梅家接她,可她不回。她的家人把老五数落了一番,认为他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老五一气之下,跑到洗浴中心去消费,却不懂里面的规矩,一下子消费了八百多,买不起单。洗浴中心打电话把老大叫来,老大为老五干活抵债,并痛斥老五。这两件事让老五深受刺激,开始认真务实地想自己的前途。

  老三种菜缺人手,媳妇说打架亲兄弟,你就带关着老五一起干吧。老三找了老五。哥俩决定大干一场。临行,老五对母亲发下誓愿,不混出个样来,不回来见老妈。

  老三联系了农业科研所,要开发新品种。

第二十四集:

  老三老五哥俩一心扑在大棚上,要干出个结果来。

  小梅见老五务了正道,心里高兴,也从家跑回来,到农村帮着老五一起干。

  老三引进了新开发的高山娃娃菜,哥俩编成节目对农民进行宣传,希望能有更多的农民跟他们签合同。

  唐大爷带着老七的时候,发现老七开始注意漂亮姑娘。他告诉母亲老七是不是想媳妇了。母亲不信,注意观察之后,才知道老七真的是想女人了。她开始为老七张罗对像。并让老三帮忙。老三说算了吧,傻子老七找什么对像啊。母亲说你们都过得好好的,怎么就不为老七想想。老三答应帮忙,在农村找了个人家,把母亲接去相看。

  玉枝家和玉枝本人对母亲的情况很满意,却对老七心有疑虑,怕他不懂事,没有答应这门婚事。

第二十五集:

  母亲跟老大说长兄为父,你得带头为老七张罗对象。

  老大跟媳妇说老七要娶媳妇事,老大媳妇说那是妈另有打算,老七结了婚,房子就没有强强的了。老大说你怎么事事不离房子。

  老大去福利院,看中一个姑娘,贸然上前跟人搭话,被福利院的人打。

  老二听说老七要找对象,给母亲一万元的卡,做为找对象的经费。

  母亲领着老七到婚姻介绍所,屡屡被骗。到婚介市场,被赶出来。母亲无助又无奈。

  母亲带着老七在大雨中到自动取款机前取款,卡被吞。母亲不敢走,与老七守在旁边。老大老二老三连夜找母。

  老三回家给母亲送菜,老五到家门而不入,因还未到见母亲的时候。

  母亲用老三送的韭菜包了包子,挨家送。

第二十六集:

  唐大爷家的房子要拆迁。小芹回来找父亲,要拆迁款。唐大爷不给她,说要拿着这钱买房子。小芹说那我也有继承权,你不能给老姚家。父女二人又吵翻。

  唐大爷住到海边,把拆迁款的存折交给母亲保管,母亲坚决不拿。唐大爷对母亲的犹豫不决心生不满。

  唐大爷为救老七把腿摔伤。母亲去医院护理。小芹却说母亲另有图谋。父女二人关系越发紧张。

  老七在家频频惹祸,扮警察上街指挥交通,造成堵塞。打110报警,说有人要炸洗浴中心,造成防暴出警。母亲疲于应付。

  老七不吃饭,闹着要娶媳妇。母亲无奈,又去玉枝家,问玉枝到底因为什么不同意婚事?玉枝说怕老七不懂男女之事。母亲说老七懂着呢,你放心吧。玉枝同意了婚事。

  玉枝父领着她来看婆家,母亲带着玉枝上街购物。

第二十七集:

  姚家人开始张罗老七的婚事。聘礼、酒席、新房等等,要花不少钱,母亲愁。

  老二从包工队里找了民工来装修房子。唐大爷也拿来钱。哥哥们都出手相帮。

  老七的婚礼如期举行。老五只派小梅回来帮忙,自己仍是不回,说是还没到见母亲的时候,他给母亲拿回一千元,母亲知道老五上了正道,心中抚慰。

  洞房,老七真是不懂男女之事,还打了玉枝,说玉枝耍流氓。玉枝委屈。

  母亲请老大给老七“上课”,教他男女之事。老大讲了一堆理论,不得要领。

  玉枝负气回了娘家。

  母亲与唐大爷一起带老七看病。大夫告知,老七生理上没缺陷,只是心理和精神的因素,不太好治。母亲怅然长叹。

  大夫给出了一个办法,说可以让老七换个安静些的环境试试,可能会有好处。

第二十八集:

  老七娶了媳妇却把媳妇打回家,成了母亲的一块心病。母亲找唐大爷商量。想带老七到山东老家农村,给老七换换环境。唐大爷赞成。母亲让唐大爷保密,并求他每月代领退休金,寄到山东老家。

  老二回家给母亲送海鲜,见锁门,母亲不知去向。他召来老大老三,哥几个找翻了天。他们去找唐大爷,唐谎称不知。哥几个猜母亲可能是因老七和她自己与唐大爷的事都不如意,寻了短见。到处去认无名女尸。

  母亲和老七在农村却过得挺好。老七无意中在河边玩泥,被民间艺人肖老师发现,有意收他为徒,却可惜他是个傻子。母亲带着老七去求他,谈话中肖老师得知老七跟唐大爷学过捏面人,原来肖老师与唐大爷是师兄弟。肖老师收老七为徒。

第二十九集:

  老二联系电视台朋友,做了一期寻亲节目。老大在节目中的诉说生动感人。

  老三突然想到母亲如果没有寻短见而是躲起来,她得有生活费啊。哥几个到母亲领退休金的地方一查,真相大白。哥几个去逼问唐大爷,唐无奈,说了母亲在山东老家。

  山东老家,老七正式拜肖老师为师。

  老大只身跑到山东老家,接回母亲和老七。二叔向老大披露母亲和唐大爷的真情。原来当年是唐大爷先娶的母亲,没等入洞房,便被国民党抓了丁。后又说阵亡,母亲才又嫁了老大他们的父亲。解放后,唐大爷找到母亲,就一直等着母亲再接纳他。

  端午节,群英楼家宴。老大说起回来的路上一个商人偶然看中老七的泥塑作品,要订货包销。全家人为老七高兴。

  老大向大家说了母亲与唐大爷当年的事,大家准备把唐大爷接到家里,让母亲和他结婚。

第三十集:

  老三与老五的大棚长势很好,兄弟二人兴致勃勃。

  老七终于与媳妇行了男女之事。母亲高兴。

  台风来了。吹垮了老五的大棚,也吹垮了老二的工棚。山汉被砸伤入院,救治需20万。老二卖了自己家的房子为山汉治病。二媳妇关键时刻理解了老二,又借钱把房子赎了回来。

  老三给乡亲们开会,鼓劲,重整大棚。

  老大代表母亲去看老五,给他加油。

  老五正准备重新大干一场,却被突如其来的病痛打倒了,住进了医院。老三忙叫来老大老二,医生告知是肝硬化,已很长时间了,看来老五平时都在挺着。小梅悲痛欲绝。医生说且个办法是肝移植。但需费用40万。大家全傻了。

  哥几个凑钱。老二媳妇在关键时候说再把房子卖了吧,救命要紧。

  所有的消息都瞒着母亲。

第三十一集:

  小梅骗老五说是肝上长个血管瘤,手术拿掉就好了。老五听说要开刀,有点疑虑。

  哥几个商量,还是要告诉老五真相,让他配合治疗。老五听说自己得的是肝硬化,突然崩溃,埋怨老天爷不长眼。

  小梅苦口婆心劝老五为了大家,为了她,要老五治病,好好活着。

  老五却不打针,故意激怒小梅。想放弃治疗。

  老五回家,在对门偷偷看母亲。

  大夫带来了坏消息,没有肝源。提出唯一的办法是亲属间换肝。哥几个商量好,谁的配型成功就换谁的。不想老五却坚决不干,大闹,拒绝治疗。还故意激怒哥哥们。

  大家想了一个办法,让医生配合,对老五谎称是在台湾又找到了肝源,让他接受手术。

  所有消息还是都瞒着母亲。母亲在家里给儿子们打电话,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区,母亲觉出有点不对。

  老五给小梅留了绝笔信,自己跑到海边想轻生。小梅疯了一样找他。

第三十二集:

  大家在海边找到在礁石上坐着的老五。老五见众人来了,纵身跳海,被救出。

  小梅告诉老五在台湾找到了肝源。老五情绪又好起来,觉得绝处逢生。

  哥几个开始接受化验,结果是老大配型最合适。大媳妇反悔,不同意老大换肝,被老大说服。

  儿子们都在医院忙着,怕母亲疑心,派二媳妇三媳妇代表儿子们回家看母亲。仍瞒着消息。

  母亲还是担心老五,请唐大爷代她去农村看看。唐大爷去农村见到桂兰嫂,得知老五的病情。他忙赶到医院,看到了哥几个,哥几个见瞒不住他,只求他一定对母亲保密。唐大爷答应。

  老五在医院走廊发现了化妆的老大,质问他怎么回事?却被老大巧言骗过。

  唐大爷正在跟母亲编着瞎话,说老五挺好。不想桂兰嫂来看母亲,冒失说破。母亲大惊,忙跑去医院看老五。

  大家骗母亲说老五只是肠梗阻,小手术。母亲将信将疑。

第三十三集

  老大却又被查出他的肝本身发育不好,自己用没问题,可捐给别人就不行了。老五又受打击。

  大家商量办法,老七肯定是不行的,老四又逃亡在外,老二老三说请大哥写文章在报上发表,呼唤老四回家,没准老四会看到,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希望。

  同时,老大启程去了深圳找老六,老六听说给老五换肝,二话没说,跟着大哥回来,从机场直接去了医院。。

  医院走廊上,大家正在围着老六问长问短,母亲来了,大家惊呆,母亲说我都知道了,别瞒我了。此时却又见老四跑了进来,原来老四的案子确是冤枉的,他看到了大哥写的文章,跑回来给五弟换肝的。一家人团圆在医院,悲喜交加。

  化验,老四最合适。开始换肝手术。手术成功后,却需观察三天三夜,才能脱离危险。母亲带着儿子们守在医院。大家劝她回去休息,母亲说我两个儿子都关在里面,我哪也不去。

  三天后,哥俩都醒了。老五哭着说四哥怎么是你啊?你们都在骗我。老四笑着说咱俩不是挨得最近嘛。

  中秋节。大家瞒着母亲,张罗着她和唐大爷的婚事。给了母亲一个惊喜。也了却了母亲和唐大爷一生的心愿。(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