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谁与争锋》被誉为“《命案十三宗》姊妹篇”的该剧是一部具有相当强警示意义的刑侦片,它细腻、真实、生动地再现了发生在我们现实生活中一个个罕见的凶杀案件。这些杀戮事件如此令人心惊,让人们在唏嘘的同时进一步深思,也含蓄地道出了潜伏在这些杀人案件背后的一些社会根源。

  与其他刑侦剧不同的是,该剧更侧重于对细节的剖析,善于挖掘剧中人犯罪的细腻心理,剖析一个人犯罪情绪的不断激化、升级,最终导致杀人事件发生的全过程。

  中原,Y市惊现血腥枪击命案,被人包养的二奶沉尸出租屋内,是黑帮仇杀,色情暗杀还是政治谋杀?刑警队奉命查办二奶裸体被杀背后的真相。与此同时,私营企业家家中被洗劫一空,犯罪作案的方式独特,口香糖封在门锁上,种种线索显示黑道集团――女人花与案件有紧密关系……

  黑道老大心狠手辣,阴毒异常,为了控制 Y市黑道,扩展地盘,连续制造多起恶性案件,市郊出现无头女尸……

  跨国诈骗集团勾结黑道老大,摆下鸿门宴,企图控制整合全部Y市黑道生意。被判入狱十年的黑道人物――老蔫,在闹市区公然挑衅,枪杀两人,强行绑架人质躲避逃入北山,警方承受巨大压力,案情陷入僵局……

  正当刑警队全力侦查之际,黑道老大调整组织结构,清洗内部成员,混淆警方视线,选派杀手布设杀局!绑架、刺杀接踵而来……

  刑警队临危受命,“捕蝎行动”反腐打黑风暴立即展开……

分集剧情:
1、年关劫(第1、2集)

  年关将至,刑警队一探组三人陈立斌、卢军、方琼值班。

  两个青年民工给人看鱼塘,但年底老板不给钱,于是他们偷了老板的猎枪,想劫一辆出租车变卖回家过年。俩劫匪拦了一辆出租车,车子快到西地村时,他们掏出枪来,押车的趁乱跑了,俩人捆上司机,驾车逃跑。

  押车的报警,一探组三人出动追车。追车过程中发生了枪战,劫匪和人质上了山。三人一边联系增援,一边分头搜索。俩劫匪躲进山洞,自觉晦气,想杀司机。陈立斌发现了一本出租车车票,知道是司机在暗中指路,连忙联系卢军向自己靠拢。陈立斌看到远处一个黑影,和方琼隐蔽好,待黑影接近,顺利拿下,却是司机。原来俩劫匪放了他后,钻进了一户人家的地窖里,地窖女主人被他们劫持。警方包围了这户人家,形势危急,陈立斌决定智取,循循善诱,俩劫匪终于崩溃,缴械投降。

2、射天狼

  采石场上,两个人不断地骂着老蔫,老蔫将他们枪杀,之后截住一辆面的逃跑。警方迅速布置关卡堵截面的。一探组三人查询老蔫的户籍登记,发现其曾因流氓罪入狱10年,现出狱一年,其间父母双亡。

  老蔫来到红红家,声称是红红的父亲把他送进监狱的,要杀他。采石场场主向警方透露老蔫的一个狱友曾去找过他,该狱友在鱼市贩鱼。陈立斌掏钱把鱼全部买下,鱼贩子告诉他老蔫肯定是去红红家了。因为红红的爹当年在家里撞上了红红和老蔫在做爱,报警说老蔫强奸女儿,红红害怕他爹,也就承认是强奸,老蔫因此被判了10年。

  老蔫用枪打伤红红妈,并劫持了红红。警方得知老蔫有个远房的叔叔在坪山村,推断老蔫可能会去那里拿钱,然后逃走。果然,老蔫拿了钱后,带红红去了一个山洞。天亮后,搜捕组发现了红红丢下的东西,迅速顺着方向追去。老蔫被警方围捕,准备跟红红一起死,结果被卢军一枪结果。

3、林中路(第5、6、7集)

  一对去树林野营的情侣发现了一具女尸。一探组来到现场,断定女人系勒颈窒息而死,并拾获了3个万宝路烟头。被害者的妹妹闻讯而来,抚尸痛哭,说姐姐失踪3个月了,而姐夫最近移情别恋,爱上了个体饭馆的老板娘,肯定是凶手。

  一探组成员去了被害者家,见家里挂一条幅,上书“林中有两条道路,我只能选择一条,从此开始了我不一样的人生”。被害者的丈夫终日酗酒、颓废异常,且抽万宝路。他说:“我们已经分居了,她的事我不知道。”方琼偷偷地取了一个烟头,回去化验。

  警方开始怀疑被害者的妹妹与姐夫有染,所以姐姐失踪都不报案,直至姐姐死亡,姐夫又移情别恋,妹妹恼羞成怒,方才披露真相。检验报告出来,烟头上的唾液为被害者丈夫的,被害者丈夫因而被抓。但陈立斌觉得可疑,何以在现场会出现3个烟头并且被害者佩带的金项链失踪?陈立斌派卢军全市探查熔金首饰的小作坊,终查出真凶是被害者公司里的司机。原来,他在送被害者回家时,被害者竟春情勃发地勾引他。第二天,司机又送其回家,欲和她行苟且之事,孰料被害者勃然变色,大骂他是乡巴佬,司机怒从胆边生,将其杀之。沉静下来后,他看到“林中路”条幅得到灵感,便拿了几个烟头,摘下项链,然后借夜色扛尸体下楼,拉到林中掩埋。

4、仙人跳(第11、12集)

  某宾馆的房间内发生打斗,服务员报警。一探组出警,已人去屋空。有人目击两男两女架着开房的人离开。开房人朱老三是一经理,一探组在医院找到他,但他不承认被伤害,说是兄弟间的一点小误会。方琼注意到一个女人在病房门口探头探脑。经调查,此女就是当天和朱老三开房的女人。传讯此女,得知是一个叫香香的女人介绍她做这单生意的,但出事后香香就失踪了。该女觉得良心上过意不去,偷偷来看朱老三。

  朱老三无奈交代了香香带人敲诈抢劫他的经过。此时,又一类似事件发生,不同的是,被抢者被杀死了。警方逐步摸清了香香团伙为两男两女,由香香和另一女人物色钓饵,然后男人中的一个充当钓饵的男友,实施抢劫。

  一探组决定派卢军和方琼卧底,引出香香团伙。卢军装成深圳大款,方琼装作钓上了大款,急于联系香香。但香香警惕性很高,几番交涉后才决定见面,并把见面地点约到了外地。香香让卢军自己和团伙头目侯哥接触,而侯哥并不露面。卢军几番较量,侯哥终于摆出了鸿门宴,直言不讳说自己杀过人,并详细说出杀人经过。双方斗智斗勇,直至针锋相对,拔枪相向,危急时刻,陈立斌带方琼赶到,解决了此团伙。

5、血围城(第13、14集)

  某晚某饭店遇盗,老板惊起,奋勇追贼,阴暗处,一声惨叫。老板儿子赶到时,发现父亲已被刺死。警方勘查现场,获匕首一把,为凶器,但无指纹。警方注意到贼似乎没来得及盗走什么东西,只是打碎了一只杯子。老板儿子吞吞吐吐说出当时正跟女服务员做爱,男服务员则说当晚去车站送老乡了。

  饭店的男厨子跟老板儿子商量要离开,引起警方警觉。老板儿子悄悄告诉警察,女服务员说那把刺死父亲的匕首像是男厨子的。男厨子向警方承认匕首是自己的,但说匕首平时就放在抽屉里,什么人都能拿到。

  经过侦查,一探组怀疑上了老板儿子的哥们儿王斌,王斌在当初饭店开张时曾投入部分股份,后来分红时王斌认为老板瞒报利润,怀恨在心,所以派人故意行窃惊动老板,自己则躲在暗处,杀掉老板。在警方讯问下,王斌招供说自己贪得无厌,想多吃多占,所以杀死了老板。陈立斌却在此时拿出其肝癌晚期的诊断,说你多吃多占有什么意义?经过较量,王斌终于交代了真正的雇凶者原来是老板儿子。老板儿子跟女服务员一见倾心,但老板数次强奸女服务员,儿子与其交涉无果,所以下狠心除掉了他,那匕首就是老板儿子偷出给他的,是为了嫁祸于人。此时,老板儿子和女服务员知道东窗事发,正欲双双殉情,被卢军和方琼所救,只好伏法。

6、女人花(第8、9、10集)

  某宅失窃,户主称30万现金被盗。窃贼入户的方式很独特,门锁被口香糖封住。陈文斌判断是“女人花”作案。他说:“‘女人花’技校毕业,爱捣鼓机械,用口香糖开锁是她的绝活。”

  “女人花”的老公是个吃软饭的,吃喝嫖赌什么都干。“女人花”看到了警方的通缉令,让老公去找房子,然后夜里化男装乘车,来到新家。一探组成员找到“女人花”的旧家,但来晚一步,见到空荡荡的房里“女人花”老公留的字条——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懊恼不已。

  “女人花”的老公跟情人去买白粉,一夜未归。“女人花”在家空守一夜,第二天老公回家后赌咒发誓,说是昨日醉酒,“女人花”搜出白粉,老公被迫承认。老公和情人又去买白粉,卖白粉的试图抢钱,老公拔枪打死一人逃跑。一探组来到现场,见事态严峻,遂排查出租车并全城布控。

  老公带情人仓皇逃回家。“女人花”和老公的情人争吵起来,老公怕声音太大,遂将妻子打晕。一探组排查到了送老公回家的出租车,问明了方向,很快来到“女人花”的家门口。“女人花”醒来,望着熟睡的老公和他的情人,举起了枪,杀了二人,然后准备自杀。方琼以父母亲情打动了她,“女人花”提出要见父母,然后颓然放下枪,束手就擒。

7、四十惑

  郊外惊见碎尸,无头,查尸源,一女孩从腕上自杀过的伤痕认出是自己的母亲,今年四十岁。系下岗女工。DNA认定。谈及母亲的死可能跟父亲及其新的相好有关。父母分居未离异,母亲就是为此自杀过。去父亲及其女友处,没人。邻居回忆某天有动静后再没动静,恰与死者死亡事件相同,开门检查,无获。得线报,父亲无业,时常招摇撞骗,女友在本市经营一家发廊,去发廊,却已被盘了出去。俩人疑点上升。发廊女回忆,老板说暂到清县老家去一趟。但此时接到排查组消息,在开发区天意大酒店发现女老板住宿登记,刚刚退房,南京二话不说,驱车追赶,在高速路上截获了女老板。但女老板声称自己是为了躲避被害人的侵害,被害人的老公告诉她被害人扬言要杀自己,但拒绝提供被害人老公的去向。一番较量下来,在得知警方知道被害人遇害之后,否认自己杀人,说出被害人老公数天前离开本市前往秀水,说是出去躲躲,并交代俩人接头时间地点。警方急奔秀水,在约定的地方抓到了老公。但老公说是为小蜜买发廊时骗了别人的钱,前两天债主赵武上门,怕人报复,并声称也是为了防止被害人加害于自己和女方,因被害人曾跟他威胁自己要找杀手做了小蜜,而一个朋友也曾看见被害人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在发廊外指指点点。警方告知老婆遇害,老公悲痛,否认自己加害。经查债主上门是真,案件陷入僵局。老公闹着要求警方放人,警察不放,说你诈骗是实。

  找到老公的朋友,跟警方要钱才肯提供线索,说有那么回事。那个人是石头。习武之人。警方对此无赖的证言将信将疑。找石头,石头说自己是老婆雇的保镖,因为老公也曾放言作了她。并且真的遇到一次麻烦,一男人截住她要打,自己奋力保护。该男人是王绍琰。找王绍琰,承认,但是因为老公买发廊也骗了自己的钱,自己找不到老公,便截住了老婆。一发廊女提出线索,有个熟客说起过自己挣了小蜜的钱,赶紧抓熟客,叫吴波。吴波说有人给钱自己,让毁小秘的容,但自己未来得及实施,小蜜就走了。该人叫辛乐。抓辛乐,辛乐承认自己受被害者之托,做中间人,由被害人雇凶毁容。并提供证人。证人很不满,说有一天看到辛乐跟老黑在一起。老黑在桥东颇有名气,替人了难。抓老黑,老黑抵抗不过,招供,收了老公和老婆两家钱,老公5万,让他保护小蜜,老婆6万,让他除掉小蜜,两家钱都不想退。随跟辛乐俩人合伙做了老婆。又放言老公要跑,令债主逼他逃走。案子破了以后,女警不解地问这四十岁的人都怎么了。

8、网中人

  闹市,两个女孩跟两男一女见面了,一同上了辆面的。

  女孩甲家,母亲的手机响了,是信息,你女儿在我们手里。限24小时内准备50万,不许报警。发信息的是女儿的电话。母亲忙打过去,关机了。此时二女孩在车上已被绑起。蒙着头,车子在郊外行驶着。女孩家的母亲随即接到女孩乙的母亲电话,询问女孩乙是否在他家,连说不在。报警,调查,母亲说不出所以然,女儿一向乖巧,无线索。询问父母,皆生意人。生意背景有些复杂,母亲掩饰着什么,但在单位,发现父亲有贴身保镖,有人透露父亲曾因拖欠工程款被威胁,还有人来闹事。另一女孩的家里却没有收到敲诈信息。对象明确,那个女孩属于无辜受牵连。两女孩被拉到一处独院,两男一女把他们丢到一间房间里。不再过问。警方找到当初讨债的包工头,包工头否认报复,称不过是放很话,自己去年干了一年,赔了40多万民工工资,小意思。数字跟勒索吻合。警方又跟女孩甲父亲交涉,承认拖欠工资一事,并提供包工头曾让黑道人物老亮来讨债。自己虚以委蛇答应老亮时限,老亮放狠说如若不然,杀人。没想到会对女儿下手。警方去找老亮,老亮不承认。但喽罗说老亮确实曾经跟包工头商量过价钱。再问,老亮死猪不怕开水烫。警方觉得女孩已被家里严加看管,但自己主动跑出,不像是老亮他们能做到的,并且还带了另一个女孩,很是蹊跷。决定放了老亮。女孩的母亲又接到短信,再次申明要钱,警方让母亲跟绑匪周旋,要听到女儿的声音。绑匪决定强奸女孩乙,让女孩甲看着。撕心裂肺的声音令母亲斛踈,但警方侦测到了手机信号的机站,派员去探查。手机一挂断,绑匪即令转移。女孩被架上车,车子又开走了。警方查到了那个院落,但人走了。初步确定绑匪为两男一女,警方发现农家屋内,竟有ADSL的分线盒,房主说是租房者自己装的,有笔记本电脑。警方突然想起是否跟俩女孩上网有关。证实了俩女孩上网,火速派人将俩女孩的电脑拿到警局,破译俩人的QQ。发现俩人共同的网友有猴哥,山猫,妖精等,此前他们在网上相约玩杀人游戏,在某地见面。犯罪嫌疑人为猴哥、山猫和妖精。俩女孩被转移到了另一处院落。这次俩人被扔进了地窖里。妖精看管,俩女孩在地窖里摸到了一把破剪子,偷偷解开绳索,欲杀掉妖精,妖精装可怜,声称自己怀孕,俩女孩下不了手,被山猫拿下,山猫又去强奸女孩乙,猴哥也愤然强奸女孩甲,事毕,妖精吃醋。等拿到钱,就俩人远走高飞,让妖精和山猫去接货。并约定了暗号。随时准备撕票。

  又发信息,警方决定调出绑架者,通过短信息,妖精频繁变动接货地点,警方来不及布控,只能跟踪,在第三个接头地点,山猫终于下车拿钱,被警方出击抓获,妖精连忙发信号,被制服,俩人被带走。妖精不说,警方拿出猴哥跟其他女网友在 QQ上聊天记录,说明猴哥淫乱异常,妖精崩溃,说出地点,限时撕票,时间已经迫近,警方全力赶往现场,猴哥正欲撕票,女孩甲乙以嫁给他为由跟其周旋,警方赶到,抓获猴哥。父亲看到猴哥很吃惊,原来是你,猴哥说自己原是女孩父亲公司职员,但被其父无理由开除,想做黑客,潜入他们家电脑偷出点情报,却不意打开了女儿的QQ,聊了几次获得信任,所以才策划了绑架案。

9、离人恨

  女人很漂亮,跟老公同学,但是离婚了。女人大学毕业,却不工作,前老公给他留下了大笔赡养费。自己过日子,当天其兄打电话给她,但家里和手机都没人接,他觉得不对,过来打开门发现妹妹死了,报案,警察来了以后,现场勘查,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现场有翻动,但贵重东西似乎并没拿走,口渴喝水,饮水机的水快没了。访问其兄,其兄说怀疑前夫,因前夫有挪用资金炒股嫌疑,妻子掌握内情,当前夫红杏出墙被妻子拿了铁证时,俩人协议离婚,前夫的财产几乎全留给了妻子。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前夫当天确实不能证明自己在干什么。只说自己在街上转,股市上混,但当天并没有交易,而女人阴道里有精虫,说明当天有性关系,警方趁其不备拿了他的一根头发,对比DNA,证实是一个人,二次找前夫,前夫承认当天是跟她发生过关系,但后来就走了,为什么要隐瞒,说这种事总不好听,离了婚还那样,警方说你这样轻描淡写就可以解释清楚了吗。说要拘留前夫,前夫说你们没理由,警方出示妻子的一个笔记本说我们以挪用资金嫌疑拘留你,前夫说那是检察院的事,警方问你是公务员吗,前夫说不是,所以我们警方管。警方说你是翻这个东西没翻倒吧。前夫大呼冤枉。前夫被送进了拘留室。警方觉得不太扎实。咱们能找到的东西前夫为什么找不到呢。当然有其他可能。比如电话突然响了,他来不及就跑了等。男警认为就是他。老侦探说还是看事态发展吧。是不是他也要把事弄扎实。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再去调查一下这个离婚女人。老侦探出题,女侦探做答,在一大堆的东西中挑出一张美容卡,说美容院,就那时候闲哉,跟美容师聊天机会多。找美容师得女侦探出马。女侦探被热情的美容师拉着要办年卡,女侦探说看你服务怎么样了,我要绝对安静的环境,美容师带去一单间,说你要帅哥都有。拿出几张鸭子的照片给她看,女侦探说我是警察,美容师说这生意不做了,女侦探说你非做不可,美容师说警察了不起啊。女侦探说警察没什么了不起,但警察掌握了你从事色情活动的证据就了不起了。俩人又缓解了下来,聊起女人,女侦探说她死了,希望你提供一些情况,美容师说那人太正经,不要鸭子,跟你一样。但是还想结婚。我说给她介绍几个她又看不上。要层次高的,我说那太太沙龙咋样,他说你想让我勾引别人的老公啊,我又那么贱吗。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一离婚的,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不就是由俩钱吗,现在有钱的多了。我说这不行那不行,你干脆电视上征婚得了。

  此时电话响了,前夫在拘留室自杀,已送医抢救,女侦探带着妆跑了。到医院,前夫没事了,老侦探说看来真不是他。

  找来哥哥,问他妹妹感情的事。哥哥暴怒,说我妹妹心如止水,告诉他前夫他俩做爱,哥哥死活不信。说我给她介绍对象她说以后不结婚了。问你介绍的是什么人,说我的同事。女侦探说难怪。他连前夫哪个档次的人都看不上,你的同事还是免了吧。

  女侦探又去了美容院,这次好好的做了次美容,同时美容师提供了一个线索,另一个在这里做美容的太太高雅异常,说话都是哲学,女人跟她似乎很说得来。去找高雅太太,却养小白脸,然后跟他们探讨了半天哲学,全然不理他们关于女人的提问,说要有情人,还要有丈夫,要妥善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这是一门人生学问。大家乍舌。女侦探问那女人有情人吗,高雅太太翻白眼说我怎么知道,窥视人家隐私是不道德的,那她跟你主动提过吗?高雅太太说你们不要问了,我从来不传闲话,我有义务为我的朋友保密。大家觉得没意思,告辞出来,高雅太太截住女侦探,眉飞色舞的说这什么。俩男人等得不耐烦,女侦探终于出来了,上车就笑,俩男人问咋回事。高雅太太跟她说,那女人跟她交心,说很性苦闷。还借过他的鸭子两次。后来不借了。分析说这女人掩饰得很好,肯定有情人,说不定就是这个情人要了他的命。到底是谁呢。

  几个人回去后苦思冥想,按照这个女人的思维习惯,她会干什么,会通过什么渠道认识男人,想到了婚介所。果然在某婚介所查到了女人,而且查到了介绍给她的对象,一个MBA。去调查,居然是个货真价实的。

  在硕士处,男警又无意发现了一条线索,电话没电了,硕士主动借用自己的新款手机打电话,出去后打完电话玩弄手机,调出女人的号,发现女人还有一部隐秘的手机。

  此隐身硕士海龟,生活开放,不讳言俩人幽会,但不想娶女人,女人死缠不放,甚至威胁要自杀,搞得他东躲西藏,听到女人的死讯竟然长出一口气。但警察突然提问那天你在干什么。此硕士竟慌张起来,说开学术会。

  但调查证实,当天没会,。且打出单子,女人那部手机里有被害当天跟硕士通话的记录。

  此硕士无奈说出隐私,在赌博。说自己赌瘾很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所以用赌博去缓解压力。在美国常去拉斯维加斯,在这里有时间就打飞的去澳门,赌个昏天黑地,然后悄悄回来,但学校没人知道。拿出了那天的机票,证明了这一点。对那天通话也作了合理的说明,当天他从澳门回来后确实到过现场,但发现很多警察,知道出事了,所以溜之乎也。大家感慨,有头有脸的人也不是好做的。

  但是女人的事怎么办。现场没有不为人知的那部手机。应该是在凶手手里。再次到现场梳理案情,又有新发现,原来大家说有个救护车来救助一位患者,患者说自己犯病时曾有个送水车,但送水工不怎么样,没管他,扛着桶上车就跑了。那孩子平时可好了,没想到他见死不救。送水工有嫌疑,查。送水工已经辞职不干了,送水记录果然有那天去女人家送水的记录。问送水工,居然跟女人是老乡。疑点上升。老侦探指示抓。几个人到了送水工的家乡,抓了送水工。并搜出了手机。送水工承认了。自己跟女人是高中同学,俩人相恋,他爱得太深,影响了学业,没有考上大学,但打工挣钱,供女人上学。谁知女人毕业后就跟同学结了婚。自己被抛弃了。她恨女人,但又忘不了她。所以就到了女人的城市,四处打听,知道了女人的住址,去做了送水工。女人离异的那段日子,他就心甘情愿给女人做鸭,召之即来,女人跟他约定,5天送一桶水,但女人不答应给他结婚,那天去送水,他以为女人又想要了,所以进去就要动作,但女人突然反抗,说现在不想,他还要强迫,女人急了,破口大骂,他恼羞成怒,掐死了他,顺手拿走了她的手机,心想总得留点什么做纪念吧。至于那天老公跟女人发生了关系,以及女人约了硕士,他全然不知,巧合而已。不幸的就是那天楼下的老人犯病,他忙于逃跑,没顾上管,所以暴露了。

10、惊世情(第3、4集)

  出租屋惊现女尸,一番周折后查明此女为某市人。警方去某市找到了其弟,介绍说此人四十岁,是个老姑娘,没谈过恋爱,性格乖僻,病休在家数年,半年前突然说去本市做生意,自此音讯全无。其弟则乐得其腾出地方,与其联系甚少。查此女已非处女。其弟见到死者穿着的性感内衣,大吃一惊。做什么生意?莫非是流莺?其弟连连摇头。回来的路上,女警对流莺说表示不同意。认定其在本地一定有个男人,即该女子是被包二奶,男警不同意,二奶大了点。女警说也许这就是关键。可是怎么证实呢。出租户再次回忆起女子要求重新改装卫生间,将蹲便改称坐便,解释为自己有高血压,但查证此女有神经衰弱等症,唯独没有高血压,说明确有个有高血压的人存在。

  男人是一家公司的老总,近来心事重重,家庭也不慕,儿子及其同学来家里,儿子的同学家在农村,家境贫寒,母亲热情有加,男人则要出去应酬。女人劝说注意身体,男人说死了便了。女人无奈流泪。

  警方再次入得出租房,一番勘察之后,在卫生间找到了一块后贴上去的墙砖,撬开来,里面一张存折,却是一笔数目不菲的钱。但为现金数次存入,没有转帐的痕迹,无法查下去,可以肯定男人是个有钱人。

  男人晚上跟小秘出去饮酒作乐,纵情声色。小秘服侍男人吃药,男人高血压。

  警方想起一个办法,查几次转入帐目日期前三天内从银行提取等额钱数的帐号,然后用排除法找出几率大的帐号,果然跳出了一个名字,本市某房产公司老总罗浩成。很快查证罗有高血压。但没有证据传唤罗,决定对其蹲守监视,查出罗有小秘,罗妻则终日抑郁寡欢。

  罗浩成的照片被拿来给小区居民辨认,小卖部人指认此人来买过烟,老板当时那一盒假的中华给他,被他识破,因此记住了他,女人也来过,买些方便面什么的,但二人从没同时来过。

  侧面接触罗妻,却意外的见到了其儿子的同学,说是来上网查资料的,罗妻对儿子不成器很是不满,连说穷人家的孩子好。对自己的老公还算满意,但警方当即指出她说慌,她则承认老公有外遇,但只有小秘一个,自己是妇道人家,家丑不可外扬。而调查罗浩成的男警查出罗15年前曾经在某市大学经济系进修一年,这样就和死者有了交集。

  罗突然跟小秘回忆起自己15年前跟死者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不同的是罗说死者死于疾病,小蜜泪水涟涟,说你是个重情义的男人。

  警方再去调查死者的弟弟,家里正装修,弟弟说自己当时在外地当兵,不知15年前姐姐的情况。而姐姐过去的东西,统统卖了废品。老侦探给刘守本市的女侦探打电话,然后传讯弟弟,证实了前几天有比钱打到了他的帐号上,是罗发来的。弟弟被迫承认姐姐有日记,记在自己和罗相遇相恋的过程,弟弟敲诈罗,日记则在钱到后寄给了罗。

  回来接触罗,罗承认自己跟死者相恋,并在出差时偶遇而旧情复燃,让其来本市包养之事,但否认是自己杀了她。说是从死者弟弟哪里知道死者的死讯,寄了比钱作为良心上的安慰。换回了日记烧了祭奠死者。对于熟人入室杀人,无法解释。

  此时监视罗老婆的女警发现罗老婆的异动,他开始大量提取现金,警方按兵不动,待罗老婆与人接头时一举抓获,确是儿子的同学。

  几个人交待了案情,罗老婆觉察到罗出差回来的异样后,悄悄跟踪,发现了死者。然后在夜里不动声色地用橡皮泥套了钥匙模,交给儿子的同学配了钥匙,并出钱让其杀人,同学遂铤而走险,杀掉了死者,罗第二天早晨去赴约会,发现死者已经死亡,明白了一切,但帮助他们处理了现场,虽然如此,罗还是很受刺激,为了报复老婆,开始公然跟小蜜寻欢,而罗老婆觉得事情即将败露,准备花钱打发罗同学逃走。以便隐瞒事实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