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年轻的刑警秦童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误伤了自己的同事剑宇,满怀愧疚的他就此离开了警队。几年之后秦童已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律师,他受命对杀人嫌疑犯韩心雨进行法律援助。韩心雨是一个涉嫌杀害了自己养父的医院医生,一个充满了复仇心理的极端女人,在冷艳的外表之下,藏着一颗对世界绝望的冰冷的心。

  二十年前,身为东海市中医学院教授的韩健生意外坠楼身亡,他在临死之前把一只眼镜腿交给了自己的独生女儿韩心雨,并不住叨念着“西边”两字。失去父亲的韩心雨随母亲改嫁,不久母亲也病故,小小的韩心雨不仅经受着失去双亲的痛苦,还遭到了继父魏志强的性侵害,这种种不幸时时煎熬着她少女敏感的内心,仇恨的火焰在她的意识里不断的滋长,父亲临死的惨状令她经常彻夜难眠,童年的悲惨遭遇造就了一个心冷如冰的复仇天使。一次偶然的机会,韩心雨找到了半支残缺的眼镜,由此证明收养自己的刘普明就是杀害父亲的凶手。韩心雨利用自己医生的身份在为刘普明准备注射用的针剂时,把致命的药物加入其中。

  当秦童见到了看守所的韩心雨后,他发觉这个外表文弱的女孩居然已经放弃了求生的努力,在交谈中韩心雨对世界的失望和仇视引起了秦童的兴趣。由于秦童曾经做过警察,他隐约的感到事情并不像看起来这么简单,所以他决定对这个充满疑点的案子进行调查。在调查过程中,秦童发现韩心雨精心准备的药物并没有被注射到刘普明的体内,那么谋杀刘普明的就很有可能另有其人。秦童作为警察的那股执着和对疑问的探索精神被激发了出来,他相信总有办法拨开重重迷雾,找到蛛丝马迹,抓到真正的凶手,证明韩心雨的无辜。于是这个心中充满了理想和人性光辉的律师,为了一个陈年旧案也为了温暖韩心雨那颗冰冷的内心、唤起她对生存的渴望,从此踏上了一条充满艰辛和危险的探求道路。

  虽然误伤一事已经过去多年,但是在秦童的心中这个阴影一直没有消退,当时的情景常常在秦童的梦中浮现,为此秦童来到心理诊所,他遇见了心理医生马小可,在接触过程中二人的感情不断升温。

  为了弄明白韩健生的死因,秦童求助于老战友、现在已经是刑警队长的罗锐,由于秦童误伤过战友,罗锐一直心存芥蒂,他与秦童的矛盾延续至今。为了弥补心中对剑宇的愧疚,秦童多年默默的为剑宇及家人做了很多事,秦童的诚意和行动打动了罗锐,二人的关系渐渐缓和,最终两位曾经亲密无间的战友重新拥有了默契,携起手与恶势力斗争。

  随着调查的深入,秦童跟韩心雨不断遭遇危险,由此秦童预感到,他们的行为一定是触动了什么人的神经,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正在接近某个秘密的邪恶核心,这也使得秦童坚定了追查下去的决心。频繁的接触中,秦童发现心雨虽然外表冷艳,但是内心还是非常软弱的,她那亦真亦假的情感流露,还有童年的苦难经历,都让秦童感动,二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引起了已经成为秦童女朋友的马小可的不满。

  几番努力,秦童和韩心雨逐渐接近了事情的真相,他们把目标锁定在灵兰公司老板邓文彪的身上,就在事情似乎要真相大白之时,邓文彪意外死亡,而秦童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原来自己的父亲秦明政也与韩健生的死有关。韩心雨对秦童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韩心雨从邓文彪留下的资料中得知,二十年前的罪魁祸首是一个叫陈天放的人,刘普明、邓文彪、秦明政只不过是他手中的棋子。韩心雨隐瞒身份混入陈天放的瀚海集团,试图搞垮陈天放的公司从而在精神上摧毁陈天放。在瀚海集团改变身份的韩心雨竟然遇见了马小可,原来对秦童由爱生恨的马小可已经爱上了陈天放。

  身份暴露的韩心雨被陈天放绑架,陈天放逼她交出韩健生留下的秘方。秦童得知韩心雨遇难,只身来到瀚海集团。秦童诱骗陈天放到中医学院红楼,就在陈天放最终要杀害秦童与韩心雨的时候,罗锐带领警察赶来,山穷水尽的陈天放最终选择了自杀,在他曾经杀害韩健生的地方走完了他的生命之路。

  一切似乎都结束了,数次共历患难、经过生死考验的韩心雨与秦童也最终走到了一起,但是等待韩心雨的却是牢狱之门……

分集剧情:
第1集

  年轻的女医生韩心雨在准备一台手术时被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罗锐逮捕。讯问中,韩心雨承认自己借医生之便,谋杀了养父刘普明,犯罪动机竟是刘普明曾对她有过性侵犯。曾经做过警察的秦童现在是一名声望很高的律师。偶然的机遇,秦童认识了韩心雨,并对这个对死无惧、对生默然的女人产生了好奇心。秦童开始对韩心雨的家庭背景进行调查,并得知魏志强是韩心雨的继父,此人行为龌龊,举止肮脏。第二次见面,韩心雨委托秦童帮她买一张莫扎特的《葬礼进行曲》,还说要是秦童能看出莫扎特的意义,就能知道她心里的秘密……

第2集

  秦童买来《葬礼进行曲》,但他没有得到任何启示。心理医生朋友马小可建议他看一看《莫扎特》电影,秦童从电影中读出了嫉妒的主题。另一方面,秦童工作上的委托人邓文彪与神秘人物屡通电话,并与小混混孙大成来往甚密。秦童认为韩心雨和刘普明发生了男女关系,第三者的出现促使韩心雨因爱成恨,杀了刘普明。韩心雨当即否认。第二天,韩心雨的案子开庭审理,秦童意外得知韩心雨给刘普明开的致命药物并没有注射到刘普明的体内,也就是说刘普明不是韩心雨害死的,凶手另有其人。法庭上,秦童出示了新的证据……

第3集

  邓文彪借公事之由向秦童打听韩心雨,事后他又与神秘人物通电话,并诱骗孙大成离家,将一包东西偷偷放在孙大成家中。案件重新审理,韩心雨被无罪释放。接韩心雨出狱的秦童发现韩心雨在中医学院的红楼下伫立良久,失声哭泣。邓文彪得知韩心雨无罪释放,找了一个混混猴三监视韩心雨。罗锐对刘普明的死开始重新调查取证,他在医院的监控录像中发现一个可疑的背影。秦童到韩心雨继父魏志强处了解韩心雨的身世,他得知韩心雨的生父以前就在中医学院工作,回想起韩心雨在中医学院的表现秦童似乎想到了什么……

第4集

  秦童得知韩心雨的生父韩健生与其养父刘普明以前是中医学院的同事,他分析刘普明可能和韩健生的死有关,而这也可能是刘普明的死亡原因。罗锐通过对录像的仔细观看发现事发当天医院的值班护士小叶的口供有假,于是到医院讯问小叶,得知当晚小叶的男友孙大成约走了小叶,时间刚好和刘普明的死亡时间吻合。而孙大成的背景也表明孙大成有杀人动机,其母姚大妈是当年中医学院的清洁工,被时为中医学院院长的刘普明开除,以至精神分裂。罗锐怀疑孙大成是凶手,谁知邓文彪已经安排孙大成出逃。罗锐更是在孙大成家里发现了致死刘普明的高浓度氯化钾。秦童找到魏志强,魏志强亲口承认是他对韩心雨有过性侵犯……

第5集

  罗锐正式通缉孙大成,来找罗锐商量案情的秦童被奚落。原来秦童当警察时误伤了战友剑宇,剑宇至今还躺在病床上,为此罗锐一直没有原谅秦童。魏志强到医院骚扰韩心雨,韩心雨找到秦童怪罪他影响了自己的正常生活。马小可见过秦童的父母,并开始买房装修,准备和秦童结婚。韩心雨到刘普明家偷出了一张中医学院的老照片,试图从中发现一些线索,可是没有什么发现。韩心雨又到精神病院找姚大妈,可病重的姚大妈已经说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过程中魏志强再次骚扰韩心雨,忍无可忍的秦童将魏志强暴打一顿……

第6集

  秦童由于殴打了魏志强,被派出所拘留,和韩心雨一起离开时,马小可闻讯赶来,醋意大发。秦童带韩心雨到韩健生的墓前忌拜,他的举动打动了韩心雨,韩心雨把父亲如何遭遇不测,自己如何随母亲改嫁,如何被魏志强性侵害还有如何认识的刘普明一一告诉了秦童。听了这一切,秦童决定帮助韩心雨调查韩健生的死因。在精神病院,秦童和韩心雨看望了姚大妈,他们发现当年入院记录中签着一个名字 “李保良”。二人到中医学院查看姚大妈和李保良的资料,不料资料室已被烧毁。秦童意识到有人想掩盖线索,于是他找马小可帮忙……

第7集

  秦童和韩心雨希望姚大妈能提供线索,可是姚大妈的口中只提到了“眼镜”。韩健生临死时把一支眼镜腿交给了韩心雨,而韩心雨确定刘普明是杀父仇人也是因为她在刘普明的书柜里发现了眼镜的另一半。秦童却意外发现眼镜尺寸和刘普明的脸部数据不符。于是他去找罗锐请求帮助,罗锐只能提供二十年前的卷宗。邓文彪找到秦童,打听韩心雨父亲是否留下过一个药方,秦童将此事通知了韩心雨,韩心雨得知父亲确实研究过一个药方叫“灵芝一号”。她怀疑这个药方在母亲的遗物中,遂去找魏志强……

第8集

  韩心雨从魏志强处取回了母亲的遗物,可是家里却遭窃,秦童怀疑有人想得到韩健生留下来的药方。魏志强遭到一群陌生人的威胁,要他说出韩心雨从他手中拿走了什么东西,魏志强把此事告诉了秦童,秦童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而且,他还意识到有人跟踪韩心雨。经过几天的暗中跟随,秦童终于发现了跟踪韩心雨的猴三。可猴三不但没说出是谁主使,反而从秦童和韩心雨手里逃脱……

第9集

  秦童发现主使猴三跟踪韩心雨的正是向自己打听韩心雨情况的邓文彪。经调查,秦童发现邓文彪的资料中只有近八年的内容,八年前是一片空白。秦童怀疑邓文彪的资料是假造的。邓文彪身份的暴露引起了神秘人的愤怒,他严令邓文彪尽快解决。马小可和秦童的婚礼准备就序,秦童在去马小可家拜会家长的路上,想到能辨识邓文彪身份的办法。于是离开马小可约韩心雨去了一个老中医处,老中医依稀辨认出邓文彪就是李保良。秦童和韩心雨到中医学院再次求证。邓文彪获悉秦童和韩心雨查到了自己的身份,安排了车祸,秦童受伤入院……

第10集

  医院里,马小可对秦童的做法非常不满,提出分手。秦童父亲秦明政从儿子口中得知了邓文彪的事情,随即到灵兰集团找到邓文彪。面对来势凶凶的秦明政,邓文彪矢口否认自己是李保良。事后秦明政收到了邓文彪寄来的录音带,原来秦明政和韩健生的死也有关系。韩心雨瞒着秦童去找邓文彪,想用假造的灵芝一号引邓文彪说出二十年前的真相。邓文彪发现药方是假的,想抓走韩心雨,将其杀害。秦童及时赶到救下韩心雨,在和邓文彪的搏斗中腿上的伤口再受重创。秦童二入医院,罗锐赶来,得知邓文彪的犯罪行为决定抓捕邓文彪……

第11集

  韩心雨跟踪邓文彪来到一个小饭馆,她看到邓文彪把一个包裹寄放在一个女人处。随后失去了邓文彪的行踪。罗锐带警察到灵兰公司抓捕邓文彪,可邓文彪已经逃跑。张亮把这一消息通知了神秘人,原来这个隐藏在背后的男人是瀚海集团总裁陈天放,他同时也是马小可的病人。在陈天放的授意下,张亮放出了被邓文彪藏起来的孙大成。罗锐得知孙大成被抓,随即提审孙大成。孙大成供出邓文彪,罗锐立刻在全市范围内通缉邓文彪。韩心雨和秦明政也通过各自的手段寻找邓文彪的下落,而此时,陈天正和一个神秘杀手做着交易……

第12集

  韩心雨找到了邓文彪的藏身之处,瞒着秦童独自前往。躺在医院的秦童发现韩心雨不见,立刻通知了罗锐,要他赶往郊外的仓库。韩心雨来到仓库,发现秦明政也在。她偷听了秦明政和邓文彪的谈话,得知邓文彪背后还有一个罪魁存在,而秦童的父亲居然是他们的帮凶。罗锐带领警察赶到仓库,却只发现邓文彪的尸体和嫌疑人秦明政。韩心雨到小饭馆拿走了邓文彪原本留给秦童的信件,得知幕后真凶是陈天放。罗锐告诉秦童所发生的事情,秦童不相信父亲杀了人。他和罗锐去找韩心雨为秦明政作证,可韩心雨否认自己到过仓库……

第13集

  秦童在家里发现了邓文彪寄给秦明政的录音带,当他听到自己的父亲也与韩健生的死有关时惊呆了。秦童将录音带的内容告诉了罗锐,在罗锐的帮助下,秦童探望了秦明政。狱中的秦明政把二十年前的事告诉了秦童。原来韩健生的案子秦明政是主办人,他收了邓文彪的五万块钱,按意外死亡处理。由于此事,秦明政心中有愧,所以不久就离开了警队。这时,韩心雨正通过各种途径了解陈天放的情况,她还找了猴三跟踪陈天放,并改换了身份,做了小学老师,借以接近陈天放的女儿陈婷婷……

第14集

  马小可在给陈天放的治疗过程中渐渐的对他有了感情。秦童发现韩心雨从医院辞职,他找到猴三,得知韩心雨正在跟踪并接近陈天放。韩心雨通过老师的身份博得了陈婷婷的喜爱,陈婷婷越来越离不开这个假老师。时机成熟后,韩心雨计划绑架陈婷婷,借以威胁陈天放就范。猴三发觉韩心雨的行为异常,马上通知了秦童。秦童连忙去找韩心雨,他要阻止韩心雨的犯罪行为……

第15集

  秦童赶到,在他的劝说下,韩心雨决定把陈婷婷还给陈天放。这时,秦童发现婷婷的生命危在旦夕。两人迅速把婷婷送往医院。原来陈婷婷先天心脏功能不全,对药物极度敏感,幸好就医及时,脱离了危险。韩心雨把婷婷送回家,她的说辞没有引起陈天放的怀疑。警局里,眼看秦明政就要被押走,罗锐和秦童却无计可施。就在此时,韩心雨意外到来作证,秦明政的冤屈得以洗刷。罗锐开始调查邓文彪死亡一案,韩心雨证词中所描述的面具杀手让秦童回想起他误伤剑宇的一幕。多年前他和剑宇就是在抓捕同样一个面具凶手时出了事……

第16集

  秦童通过猴三找到了面具杀手,为了抓住此人,秦童决定引他出来。方法是顾面具杀手杀人,而这个人就是秦童自己。与此同时,韩心雨取得了陈天放的信任,进入瀚海集团工作。她想从根本上搞垮陈天放,为父报仇。通过几次的交流,面具杀手终于决定和秦童交易。秦童把交易的时间和地点通知了罗锐,罗锐布下了天罗地网准备抓捕面具杀手,可是不见凶手出现,而秦童准备的钱也不翼而飞……

第17集

  第一次抓捕行动失败,恰在此时剑宇离开了人世,悲伤的秦童和罗锐决定不论冒多大的风险也要把面具杀手抓住。杀手终于动手了,经过殊死搏斗秦童制服了凶手,了却心中的遗憾。罗锐提审杀手,杀手名叫马强,但是拒不供出杀邓文彪的主使。韩心雨接近陈天放的秘书陈娟,通过陈娟她把一个针孔摄像机藏在了陈天放的办公室,并偷偷的配了一把陈天放办公室的钥匙。秦童意外发现陈天放是马小可的病人,他想让马小可帮助自己调查陈天放,被马小可拒绝……

第18集

  罗锐从马强口中知道张亮的事,他满怀信心的拘留陈天放,可是张亮意外失踪,缺少了最重要的人证,只能放走陈天放。陈天放给了马强安家费,马强自此闭嘴,什么也不说了。马小可到瀚海集团找陈天放,她发现了坐在办公室的韩心雨,陈天放因此得知每天坐在自己身边的居然就是韩健生的女儿。马小可告诉秦童陈天放做的所有的恶行马上就到该总报应的时候了。原来,陈天放因为试服灵兰口服液中毒已深,他急于找到灵芝一号的下部解毒救命。陈天放在此时软禁了马小可……

第19集

  韩心雨潜入陈天放的办公室,被早已发觉的陈天放抓个正着。秦童找不到马小可,到心理诊所询问,从心理诊所小尹口中得知马小可和陈天放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罗锐查到陈天放关押马小可的别墅,带人救出了韩心雨,同时在别墅内抓住了张亮,张亮供出是陈天放指使他做的一切。秦童从马小可口中知道陈天放已经清楚韩心雨的身份,并且已经抓住了韩心雨。他拨通了陈天放的电话,并声称愿意以灵芝一号的下部交换韩心雨……

第20集

  秦童只身来到瀚海集团,骗陈天放说下部在中医学院红楼。陈天放带着韩心雨与秦童来到红楼。在当年韩健生的办公室里,陈天放把二十年前的事情讲给了韩心雨。韩心雨复述了父亲死时的情况。陈天放好不容易从韩健生生前坐过的椅子中找到了梦寐以求的灵芝一号下部,可另他绝想不到的是,下部上的记载如此简单:服用上部所造成的毒附作用根本没有解救的办法。此时,罗锐带领警察赶来,对峙中陈天放跳楼自杀。罗锐查出给刘普明注射致命药物的药方终是韩心雨所开,韩心雨被控谋杀未遂入狱,临行前秦童表示会等她出来……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