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初的香港.小喇叭为人好打抱不平,专爱捉弄那些为富不仁的权贵和恃势横行的坏蛋贺定国,香港名富商贺爵士的次子,母亲为偏房,在家中受欺凌压制,但天性好动聪颖,负笈英伦,虽为富家子,但平易近人,有一点害羞腼腆,对为富不仁的父亲,虽然尊重,却并不认同他的所作所为,面对长兄贺定邦的处处针对打压仍事事忍让,其兄甚至设计夺取他心爱的女人,为让母亲好过一些而不作反击,直到父母被害,才终于忍无可忍,与考上水警的小喇叭成为莫逆之交,携手揭破其同父异母兄长贺定邦的弒父夺产阴谋。两人通过这件事体验到了亲情与爱情的可贵,最终找到了彼此的真爱。

  【故事大纲:】

  小喇叭为人好打抱不平,祖上三代都为清廷捕快,他也立志要做捕快捉坏人。但合家迁到香港后,只能做「警察」,当时叫「绿衣」,且大都由印度人担任,好久才征召一次华人。小喇叭受到母亲窦太太的鼓励去考警察,但发现考官大口九及石辉就是他先前在石塘咀锄强扶弱痛打一顿的人,结果被二人公报私仇,狠狠整了一顿,也没被取录。

  小喇叭怕母亲不开心,假扮被取录,天天穿「绿衣」制服回家,被母亲识破,鼓励他考水警,小喇叭不会游泳,却硬着头皮去考,考官唐郎为人疏懒,又因没有人考水警(因为没有油水)竟录取了他。

  小喇叭与麦芽糖、红豆糕、大饼、油条等很快成为好朋友,经常捉弄唐郎,又与大口九的手下们针锋相对,终在酒吧内大打一场,把大口九及石辉打伤。

  贺爵士次子贺定国从英国坐船回港,船上遇到趣味相投的漂亮女孩高曼妮,不想遇海盗劫船,船上有港督夫人,幸亏贺定国身手不凡,制住鲨鱼标,迫海盗离开,鲨鱼标的女儿八爪鱼对定国一见钟情。

  定国回港,成为风头人物,港督亲授英勋章,其父贺爵士十分开心,但长兄贺定邦怕定国抢去他在父亲心中的地位,表面上手足情深,内地里却暗施毒计害弟弟。贺爵士要定国接管他一半生意,定国拒,要当警察,除暴安良。

  定国在港督指派下成为大口九的上司,大口九要手底下的烟档赌场在定国巡查时收敛,又招待定国去「国色天香」玩乐。刚好柳姐生日,请了唐郎及众水警来,大口九挑拨定国与小喇叭打,二人不打不相识,竟成为好友。在小喇叭帮助下,定国知悉大口九的一切问题,把他开除,大口九怀恨在心,要杀定国,被小喇叭等合力打败,关入狱中。

  定国与高曼妮感情迅速发展,令定邦十分不悦,要设计陷害。

  高绅士安排枪枝给鲨鱼标,鲨鱼标的手下大鳄来取,被定国发现,与小喇叭前去缉捕,但高绅士多方偏帮,又利用女儿高曼妮逼走定国,小喇叭决定独自行动,擅闯洋人会所,在重重牵制下仍打倒大鳄,将他擒获,带回警署,但反被高绅士冤枉,令高曼妮对他大为不满。定邦乘虚而入,对曼妮千依百顺地追求,幸曼妮仍清醒,婉拒之。

  鲨鱼标知大鳄被擒,大怒,派二女八爪鱼与美人鱼混入贺家为婢女,暗杀定国,救回大鳄。古莉与古慈到了贺家,古慈发现定国是好人,而且很有英雄气慨,其后又认识了小喇叭,与他一见钟情。八爪鱼暗恋定国,更不愿杀他,但发现高曼妮是定国女友,迁怒于曼妮,要去杀她,古慈阻止,姊妹冲突,古慈打伤姐姐,八爪鱼含恨而去。

  鲨鱼标掳去英国商船的上商会主席之妻,港督下令营救,小喇叭及定国要前往骷髅岛,古慈暗中相助,众人混入,但大鳄在定邦安排下越狱。众人混入岛上,大鳄回来,告诉鲨鱼标有奸细,但此时的标原来已经为喇叭所扮,再打大鳄,用炸药炸全岛,大鳄乘机反叛,杀了逃命的鲨鱼标,向八爪鱼称鲨鱼标是小喇叭所杀,八爪鱼与大鳄及残余手下逃离。

  小喇叭及定国大获全胜,得港督授勋,但主席太太受惊小产,主席责怪,取消授勋,贺爵士大为不悦。小喇叭被升为唐郎的副手,掌管水警,而定国则成为总帮办。

  贺爵士对柳姐有意,欲金屋藏娇,柳拒之,贺不悦,翻译刘亨利告知柳喜欢的是唐郎,贺以小喇叭及唐郎多次与己为敌,要定国对付二人,定国断然拒绝。贺爵士向港督建议取消水警,港督犹豫,适逢大鳄与八爪鱼为复仇而炸毁水警船,所幸唐郎及小喇叭逃脱,但水警无船,已无法运作,港督只好取消水警。唐郎、小喇叭等只好编制入陆警,而港督又调走了定国作为他私人军师及保镳。

  唐郎及小喇叭被重新上位的石辉公报私仇。柳姐知道唐郎等为了自己而被人迫害,心中难过,向唐郎示爱,唐郎却无胆入情关。

  小喇叭被古慈暗算,险些丧命,原来古慈亦误会他杀了鲨鱼标,小喇叭解释清楚后,古慈与他真正相爱,与五朵金花一起为小喇叭出主意捉弄石辉。

  八爪鱼暗杀港督失败,小喇叭及唐郎等被召去港督府一起保护港督。八爪鱼与大鳄再来,小喇叭再败大鳄,定国一念之仁,放走八爪鱼,被定邦质疑他的忠诚,港督革去定国的一切职务。定邦亦乘机煽动曼妮与定国决裂,乘虚而入,终于夺得曼妮芳心。曼妮与定邦成婚,定国伤心欲绝,众兄弟陪他狂欢,度过痛苦时刻。

  五朵金花中的小妹妹玫瑰一直喜欢定国,希望能填补他受创的心灵,但定国曾经沧海难为水,婉拒爱意。

  古慈与小喇叭也遇上障碍,小喇叭母亲窦太太认为窦家三代是捕快,绝不能要个女贼回家做媳妇,小喇叭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窦太太决定为他闪电完婚,气走古慈。不料,全城媒婆只要一为小喇叭做媒,晚上便被蒙面痛打一顿,港督下令小喇叭亲手去捉这个「专打媒人」的贼,小喇叭终擒到此人,原来是古慈,一双小情人十分懊恼,不知如何是好。

  定邦婚后开始露出狐狸尾巴,对曼妮毫不珍惜,让曼妮肝肠寸断,定国爱莫能助……   袁世凯称帝陷于失败边缘,蔡锷已赴云南起义讨伐,两名特使方铁指与卓铜皮到香港,拜会贺爵士及贺定邦。原来袁一早就作两手准备,一旦失败,便逃亡海外,带走大批国宝,遂遣心腹方、卓二人先来港安排。

  贺爵士以事涉民族大义,大是大非,加以拒绝,但贺定邦另有想法,私下与方铁指再接触。方、卓与定邦在「国色天香」密斟,贺答应袁一家及亲信担保送往英国,其实想出海后沉船夺宝,掠为己有,被去探望水仙的红豆糕无意听到,大惊,不幸被方铁指发现,追杀,红豆糕惨死。小喇叭十分伤心,誓要查出真凶。

  贺爵士发现定邦奸计,怒斥之,定邦错手杀父。但仍用计引国回来,嫁祸于他。定国百口难辩,被囚狱中,曼妮目击真相,但没有勇气出来揭破。定国被判死刑,定邦欲雇人在狱中将定国灭口,曼妮得知之后,去通知小喇叭。小喇叭大闹赤柱监狱,仍无法进入见到定国,所幸唐郎赶到,他与印藉狱长熟络,刚好把被包围的定国救出,印藉狱长遂把定国单独囚禁。定邦知失手,怀疑曼妮报讯,曼妮决定离家出走,与定邦离婚。

  唐郎说服一华人土律师胡国辉帮定国辩护,胡律师舌灿莲花,以法律观点令指控不成立,救了定国。 袁帝制失败自杀,但方、卓二人携带国宝及他的偏室到港,同时唐郎与柳姐结婚,在婚宴中,曼妮竟然到贺。曼妮告诉定国贺爵士乃定邦所杀。

  方铁指,卓铜皮在定邦的宴会中,发现定邦奸情,出手要杀之。但定邦愿瓜分利益,二人反杀袁小妾及家人,与定邦结盟。定国与小喇叭赶去对付定邦、方铁指及卓铜皮三大高手,不敌,幸亏唐郎及窦太太古慈赶到,使出真功夫。小喇叭母子婆媳三人合力打败方铁指,唐郎用「肥螳螂」击破卓铜皮的铁布衫。窦太太与古慈婆媳冰释前嫌。定国与定邦手足相残,定国念手足之情,定邦却想偷袭定国,结果堕楼身亡。

  恶霸既除,小喇叭与唐郎重组水警。

  定国掌管父亲事业,但曼妮要离开香港,不愿先兄后弟,成为豪门丑闻,上船远去!定国最后在小喇叭鼓励下,放弃一切,追上曼妮,与曼妮一起去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永远相爱。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初,业已沦为殖民地的香港。

  祖上三代都是捕快的窦巴,因心直口快,生性活泼,人称小喇叭。年轻的小喇叭立志要做警察,在报考陆警之际却得罪了陆警总督大口九的小舅子,在考场上,被大口九公报私,惨遭痛打……

  水警总督唐郎心地善良,安排手下将小喇叭救出,并将其收入水警队伍。

  很快,小喇叭就感到了失望,水警不仅不被水警重视,而且,身为水警总督的唐郎胆小怕事,毫无作为。小喇叭追寻的除暴安良的理想几乎化为泡影,而成天满脸睡意的唐郎却似乎故意隐藏着什么……

第二集

  唐郎有个心仪的姑娘,就是"国色天香"的大姐大柳姐,柳姐对唐郎也有一番情谊,可惜唐郎迟迟不愿表白……

  独龙岛上的海盗二当家古豹来港与大口九和香港富商高大文交易,不料被唐郎、小喇叭众水警发现,一番围追堵截后,小喇叭就要抓住古豹,可惜大口九却突然派出陆警来捣乱,伺机放走了古豹。

  古豹误以为是大口九和高大文出卖了他,明知道高大文的千金女儿高曼妮乘坐利物浦号大洋轮回来,却故意劫船,没想到在船上遇到了高曼妮和贺定国的联手抵抗,反而被贺定国所擒。

  贺定国是爵士贺良才二夫人眉姨所生的儿子,博学多识,书生气浓,西洋拳及西洋剑术也颇为出色,英国求学返港,与高曼妮在船上相识,并两情相悦……贺定国制服了大海盗古豹,顿时成为了风头人物,港督亲授勋章,父亲贺良才十分开心,但长兄贺安邦怕定国抢去他在父亲心中的地位,表面上手足情深,其实早生嫉妒之心,处处为难定国。

  贺良才有心要定国帮他做生意,定国却拒绝了。父子情深,贺良才明白了定国想要当警察的理想后,全力支持,让定国当上了警司,成了大口九的上司。

  独龙岛上,海盗头领古彪得知弟弟古豹被抓,急忙派大徒弟大岳上岸救人。

第三集

  定国决心整顿警务,好好地做一番成绩,却发现处处受到大口九的阻拦,大口九还包庇一些赌场和妓院,定期收取油水,整个陆警被大口九弄得乌烟瘴气,兵匪一家,可惜定国找不到确凿的证据揭发大口九。

  大口九不满贺定国骑在自己头上,处处刁难,并故意挑拨定国与小喇叭等人打架,没想到贺定国和小喇叭竟然不打不相识,成为相互赏识的好朋友。

  古豹就要开庭受审了,大口九安排大岳装扮成警察,混在自己身边,二人计划在押送古豹去法庭的路上放走古豹。

第四集

  小喇叭和定国识破了大口九的阴谋,截获了古豹,将他重投大牢。

  独龙岛上,古彪得知计划失败,急忙派女儿古莉和古慈上岸对付小喇叭和贺定国,伺机救古豹。

  古莉混入贺家当婢女,却被定国的为人和魅力折服,爱上了他,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古慈混入水警,接近了小喇叭,小慈谎称自己是被古豹抛弃的女儿,和母亲崩牙婆来看古豹最后一眼,小喇叭被感动,相信了古慈。

第五集

  曼妮和定国的恋爱关系发展顺利,而定国的哥哥安邦本有未婚妻马莉,却也对曼妮一厢情愿,眼见定国与曼妮感情迅速发展,便故意处处插足,向曼妮大献殷勤,可惜曼妮总是礼貌地回绝了,这更引起了安邦的不满。

  古莉也发现了定国对曼妮的喜欢,嫉妒、恼怒之下夜袭曼妮,却没得手。

  在小喇叭的帮助下,定国带人突袭赌馆,终于找到了证据,令大口九十分难堪,大口九为了报仇,挑唆大岳暗杀小喇叭和定国,大岳找古莉和古慈商量,却发现二人已经分别爱上了定国和小喇叭,这令大岳十分愤怒,因为他早已爱上了古莉,可惜古莉看不上他。

  古莉不想杀定国,但是必须得救出二叔古豹,于是她趁着某次定国洗澡的时候,偷偷找到了关押古豹囚室的钥匙,赶紧用肥皂复制了匙印。

第六集

  古莉和古慈将迷药放进甜汤里,派人送到警局,众水警都喝了甜汤昏睡过去,古莉和古慈用复制的钥匙将古豹救了出来,古豹欲杀小喇叭,被古慈化险为夷。

  古豹被救,小喇叭和定国经过一番缜密的分析推理之后,终于怀疑上了古莉,二人跟踪古莉,发现她进了高大文的太平山会所,急忙报告唐郎,众人在窦太太、柳姐和牡丹等人的掩护下混进了会所,果然找到了古豹,众人激战起来。

第七集

  就在小喇叭和定国就要擒获古豹的时候,大口九又出来阻拦了,幸亏关键时刻唐郎发威--没想到,唐郎竟然身怀绝技,武功高强。

  小喇叭的妈妈窦太太曾经也是武功高强的女侠,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师弟,窦太太爱慕英俊潇洒的师弟,两人常常一起飞檐走壁、劫富济贫,直到师弟爱上了另一个女人云飘飘。

  窦太太怀疑水警总督唐郎便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师弟,但唐郎却不肯承认,加之唐郎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大胖子,因此窦太太也不敢十分确认,直到这次唐郎突显武功,窦太太心生疑惑。

  古豹再次被抓获,大口九也被处罚暂时停职。

  古莉的身份暴露,她勇敢地向定国示爱,遭到了拒绝,但定国同情古莉不幸生为海盗的女儿,鼓励她读书认字,重新做人。

  因为窝藏古豹,高大文的太平山会所被判关闭一年,高大文受安邦挑唆,请定国帮忙,定国坚持公事公办,安邦趁机挑拨定国和曼妮的关系,害得两人吵得个不欢而散。

  大岳担心古豹受刑说出独龙岛的位置,更为了自己想要称霸的阴谋,和大口九串通好,悄悄潜入囚室,将古豹杀害。等小喇叭赶到的时候,古豹已死,大口九趁机诬陷小喇叭杀死了古豹。

  独龙岛上,古彪等人听信了大岳的谎言,派崩牙婆陪小慈上岸,刺杀小喇叭。

第八集

  小慈撒谎再次骗得小喇叭的信任,带着崩牙婆一起住到了窦家,在西饼店里帮忙。崩牙婆发现小慈根本就没有杀小喇叭的心思,明白她爱上了小喇叭。

  窦太太以为小慈是古豹的女儿,不希望自己儿子喜欢上海盗的女儿,急忙安排儿子相亲,没想到晚上小慈却偷偷潜入旅店,将媒婆和相亲女痛打了一顿。

第九集

  小喇叭发现小慈打了媒婆和相亲女,更加确认了自己在小慈心目中的位置,悄悄试探,二人终于敞开了心扉,表白了自己对对方的喜爱。

  高大文因为女友陶虹怀了自己的孩子而娶了她,百般娇宠。陶虹更是得意万分,处处为难曼妮,曼妮有苦难言,想念定国却不好意思主动找他和好。

  为了搜集大口九罪行的证据,定国和小喇叭潜入大口九的邻居福伯和福婶家监听,没想到却意外得知了高大文新娘陶虹另有相好,并且陶虹肚里的孩子并不是高大文的,两人是为了骗取高大文的钱财。

  贺定国急忙将消息告知了曼妮,两人设计终于将陶虹显了原形,高大文将陶虹赶了出去。

  曼妮感激定国帮忙,两人终于重归于好。

第十集

  小喇叭和定国在福伯家偶然遇到了袁世凯的走狗方铁指和卓铜皮,原来福伯手中藏有袁世凯和谭嗣同曾经的书信,这是袁世凯的罪证,二人受命来取回书信杀死福伯,福伯在临死前将书信交给了小喇叭和定国。

  方铁指和卓铜皮随后到了贺府,找到贺良才,原来贺良才和安邦一直悄悄地帮袁世凯运送一些物资和军火,这次方铁指和卓铜皮又奉命来让贺良才准备三十箱吗啡,贺良才已经无力供应,有心不再和袁世凯继续合作下去,却不敢拒绝,被逼答应,只好向安邦的未婚妻马家借钱,马家趁机催婚,安邦不得已答应下来。

第十一集

  从马家借到钱后,安邦设计苦肉计,请曼妮帮忙为他和未婚妻马莉拍摄结婚照,趁曼妮不在场,将马莉推下了马背,杀死了马莉。曼妮赶到时,只见到安邦也受了重伤,并且痛哭流涕,他谎称马儿受惊,摔下了马莉。

  曼妮相信了安邦,觉得他非常可怜;可小喇叭和定国在对案件调查过后,却怀疑安邦撒谎,曼妮责怪定国无情,定国有口难辩。

  最后,马莉的案子因为证据不足,被判成了意外事件。

  马莉的父亲马丁是有名的大律师,同时在马来西亚也做橡胶生意,这次痛失唯一的爱女,伤心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小慈和小喇叭的关系越来越好,小慈决定不再隐瞒小喇叭,告诉了他其实自己是大海盗古彪的小女儿,小喇叭大受刺激,内心十分矛盾。小慈以为小喇叭不肯接受自己,伤心离去,回到独龙岛。

  为了逼迫小喇叭和定国来独龙岛送死,古彪和大岳决定劫获载着法国大使乘坐的马赛号。

  小喇叭和定国得到了消息,决定由唐郎和窦太太化妆成法国大使夫妇,乘上马赛号,趁机带兵进入独龙岛,剿灭海盗。

第十二集

  行动就要开始了,定国向曼妮辞行,两人约好等定国剿灭了独龙岛后就举行婚礼。

  唐郎也向柳姐表白了自己的爱意,原来唐郎曾经深爱过一个女孩云飘飘,后来却被她背叛,从此对爱情没了信心,直到遇到了柳姐。

  剿匪行动开始了,大家兵分两路--唐郎和窦太太、小喇叭带领众水警和柳姐等人登上了马赛号;定国则带着一帮陆警随后保护,等待小喇叭发出信号,确定独龙岛的位置后,里应外合。

  古彪果然带领众海盗劫持了马赛号,将唐郎、小喇叭等人带到了独龙岛。

第十三集

  古彪看上了美貌的柳姐想要占为己有,唐郎和小喇叭等人被逼和海盗们激战起来,为了救柳姐,唐郎情急之下使出了螳螂拳,窦太太终于确定了唐郎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师弟,只是这个师弟爱情受挫后竟然自暴自弃,变成了肥螳螂。尽管如此,窦太太依旧对师弟一片真心,勇敢地展开了追求。

  古莉和古慈也不希望自己的父亲和朋友继续当海盗,于是联合起来帮助小喇叭和定国,一帮海盗终于被擒,被带回了香港受审。

第十四集

  大口九担心古彪供出自己是内鬼,收买了政府为古彪等人安排的律师,骗古彪等人在认罪书上按了手印,并放弃上诉。古彪等人得知上当为时已晚,被法官判处了死刑。

  定国同情古莉,本来想暗中放走古莉,没想到古莉为了不牵连定国,竟然自己又回来了。

  为了救古莉和古慈,小喇叭和定国开始四处奔走。

第十五集

  为了保住一帮海盗的性命,小喇叭和定国想出了招安的办法,只要古彪答应与政府合作,提供其他海盗的具体位置,定国等人就能帮他们申请特赦令。

  计谋虽好,港督却告诉定国和小喇叭,自己并没有特赦的权利。因为大不列颠实行三权分立,法官已经判了死刑,只有帝国国王和殖民地大使斯密斯先生才由特赦权……可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只有三天的时间了,三天后,古彪、古莉和古慈等人就要被行刑了。

  定国急忙各处奔走,上书给各地官员到处呼吁,并写了几十封信给斯密斯先生;小喇叭则各想办法收买行刑人员,可惜都失败了,最后,古彪、古莉和古慈还是被送上了绞刑台……直到最后一刻,斯密斯的特赦令终于下达了,众人拥抱狂欢。

  古彪答应了和政府合作,带两个女儿在香港开始了新的生活。

  大岳见古彪大势已去,悄悄将古彪杀了。原来大岳一直憎恨古彪,他的父亲就是被古彪杀害的,母亲被古彪强占,最后为了和古彪争夺一个神秘的宝盒也被杀了……大岳终于从古彪手里得到了宝盒,却怎么也打不开,只好再次找到古莉和古慈,骗得信任,古莉和古慈还以为古彪过不惯岸上的生活,去了南洋。

  小喇叭和古慈的恋爱遭到了窦太太的阻止,情急之下,小喇叭骗窦太太说小慈已有了身孕,窦太太喜出望外,接纳了小慈。

第十六集

  在窦太太的强烈攻势下,唐郎终于向窦太太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同时也告知了自己和柳姐相爱的事实,希望窦太太不要再提往事,窦太太心里十分难过,但答应成全师弟和柳姐。

  因为剿灭海盗有功,定国被升任了总警司,曼妮高兴地要为他筹办一个盛大的宴会。

  古莉得知古慈要去参加曼妮的宴会,决定一同前往。

第十七集

  古莉偷了曼妮为参加宴会特地定做的服装,穿在身上,希望能够吸引定国的喜欢,但最后她终于明白了,不管她的外表打扮得多么像曼妮,也得不到定国的一点喜欢,定国的心里只有曼妮。

  宴会上,定国和曼妮玩得很开心,定国喝醉了,带曼妮去了自己的房间,曼妮理智地离去,古莉却恰好进来,定国将古莉错当成曼妮,两人发生了关系。

  安邦故意把此事告知了曼妮,曼妮不能原谅定国,定国多次找曼妮解释,曼妮总是避而不见。

  此时,定国忽然被派追随港督北上,出席袁世凯二夫人的寿宴。

  临走前,定国再次去找曼妮,曼妮给了定国一份信,希望定国给她一些时间去原谅他……

第十八集

  定国答应了曼妮的请求,也给她留下了一封信后,不得不急急忙忙地北上了。

  在袁世凯二夫人的寿宴上,定国遇到了表弟刘五,没想到刘五竟然是革命党人,前来刺杀袁世凯,定国急忙阻止,没想到炸弹爆炸,刘五被当场炸死,定国自己也被袁世凯软禁起来,对外假传死讯,以此威胁贺爵士继续为袁世凯效力。

  贺良才明知定国未死,却无力救儿子,更不敢告诉家人事实的真相。

  曼妮以为定国已死,伤心欲绝,安邦乘虚而入,诸般逢迎;小喇叭和古慈为定国做了个衣冠冢,伤心地祭奠;古莉却不肯罢休,坚持要北上一趟,定要寻到定国的尸骨。

第十九集

  为了安胎,窦太太每日尽做些营养的东西给小慈吃,久而久之小慈实在吃不下了,更夸张的是,窦太太甚至找来了保胎药,要小慈喝下,被逼之下,小慈只好告诉窦太太其实自己并没有怀孕。

  窦太太一怒之下,要赶小慈走,小慈希望小喇叭为自己说话,没想到小喇叭竟然不敢违背母亲,小慈伤心地离去,一气之下进了"国色天香",做了花魁,引来众多色男竞投。

  为了参加竞投,小喇叭四处找朋友借钱,更是利用休息日去码头做苦力挣钱,终于投到了小慈。

  可惜小慈仍然不愿原谅他。

第二十集

  小喇叭费尽心机,终于感动了小慈和母亲,窦太太亲自去"国色天香"接回了小慈,一家人其乐融融。

  与此相反,定国仍然被锁在囚室,并且每日都被人注射吗啡,生不如死。

  大口九在安邦的帮助下,顶替了定国的位置,当上了总警司,更加地作威作福……

  安邦利用大口九和高大文一起上演了一出出苦情戏,终于获得了曼妮的芳心,答应了嫁给安邦。

  就在安邦和曼妮的大婚之日,小喇叭忽然收到了古莉从北京发来的电报,得知定国未死,急忙前往阻止婚礼,却被大口九打昏在地。

第二十一集

  婚礼无力阻止,小喇叭携带福伯临死前交给他的书信,即刻前往北京,想用书信交换定国。

  同时,安邦得知了定国未死的消息,也来到了北京,不过他来是联系方铁指和卓铜皮,想要代替父亲,直接和袁世凯合作,并且希望彻底置定国于死地的,可惜,安邦并未取得信任。

  小喇叭和古莉取得了联系,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利用袁世凯和谭嗣同的书信,要和方铁指和卓铜皮交换定国,没想到,关键时刻,却被安邦偷了书信,悄悄交给了对方。

  安邦终于获得了方铁指和卓铜皮的信任,但小喇叭和古莉却险些丢掉性命,幸亏唐郎前来营救。

  三人联手,采取了一连环的计谋后,终于将定国救回了香港。

第二十二集

  定国虽回到香港,却得每天面对已成为自己大嫂的曼妮,心痛不已,加之在被困时被每日注射吗啡,成了瘾君子,不能再当警察。定国爱情事业同告失败,一蹶不振。

  古莉对定国不离不弃,想要留他住在自己家里,帮他戒毒,定国再次拒绝了古莉,古莉伤心之下和大岳发生了关系,答应嫁给大岳。

  小喇叭回到香港,左拥右抱同时享受窦太太和小慈的关心,和定国比较起来,才知道自己幸福的意义。

第二十三集

  定国被父亲送到山顶医院戒毒,安邦收买了护士,让护士每日仍旧为定国注射吗啡。

  方铁指和卓铜皮再次来京查询军火的运送情况,可这次贺良才坚决地拒绝了,并表示要和袁世凯决裂。安邦却在背后捣乱,不仅答应与方、卓合作,还通过方、卓霸占了父亲在大陆的所有生意。

  因为担心定国的病情,曼妮只好每日叠千纸鹤为定国祈福,她悄悄托贴心婢女小芳带千纸鹤去医院探望定国,不想小芳却无意中探得了护士为定国注射吗啡的秘密。曼妮得知秘密后急忙通知了小喇叭,小喇叭却没能把定国从医院带走。

  小喇叭的行为惊动了安邦,他在定国的病房发现了一只遗落的千纸鹤,怀疑一切都是曼妮捣鬼,回家和曼妮大吵一架,并恶言威胁。

第二十四集

  安邦施计,不惜将自己的亲生母亲推下楼梯,然后冤枉是定国的母亲眉姨所为,气得贺良才中风进了医院,大太太从此也成了植物人……安邦趁机将眉姨赶出了贺家。

  在曼妮的帮助下,眉姨带着定国离开了医院,投奔小喇叭,为了不连累朋友,定国决定和妈妈一起前往教会,努力戒毒。

  大岳和古莉结婚了。

  在姐姐的婚礼上,小慈喝醉了,小喇叭在帮小慈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秘密--小慈的后背上有一个奇怪的刺青。

  大岳一直保留着古彪留下的宝盒,他找了很多开锁匠都无法打开宝盒,于是他索性将宝盒寄给了古莉。

  古莉以为是爸爸寄给自己的,大岳急忙催古莉打开盒子来看看。古莉告诉大岳,这个宝盒需要两个密码来打开,这两个密码就是古莉和古慈后背的刺青。

  大岳说服古莉不要将宝盒的事告诉古慈,因为小喇叭毕竟是警察,古莉悄悄去看古慈的刺青,却发现古慈的刺青不是从前那个了,原来,古慈听小喇叭说自己的刺青不好看,便悄悄地去重新刺了一个。

  古莉生气地走了,古慈觉得莫名其妙,回家一看,小喇叭竟然刺了一个和自己从前一模一样的刺青。

第二十五集

  古莉和大岳费尽心机终于得到密码,打开了宝盒,通过宝盒里的钥匙找到了银行的保险柜,没想到保险柜里只有一袋金币和十几封英文信。

  大岳想要买艘船,重回独龙岛做海盗,古莉却将金币买了房子,愿意从此和大岳一起做包租婆包租公,平安度日,大岳答应了古莉……可是就在大岳决定跟古莉好好过日子的时候,大口九又找到了大岳,收买他帮自己做事。

  安邦在曼妮的抽屉里发现了定国临走时留给曼妮的信,怀疑曼妮和定国余情未了,对曼妮恶言相向,还出手打了曼妮。

  柳姐怀孕了,唐郎欣喜若狂,决定迎娶柳姐。窦太太得知消息后,黯然神伤,独自买醉,小喇叭心疼母亲,陪窦太太喝酒,却从喝醉的窦太太嘴里,得知了一个关于家族的秘密--原来小喇叭的太祖、祖父、父亲等并非捕快,却偏偏都是声名狼藉的贼,窦太太为了让小喇叭学好,不会因为自己的出身而自卑,才编了谎话骗他,鼓励他上进。

  小喇叭心中的偶像轰然倒塌,大受打击,更不能原谅母亲骗了他二十几年,干脆离家出走了。

第二十六集

  小慈和窦太太四处寻找小喇叭都没有下落,担心不已,原来小喇叭躲到了定国所在教会的住所。

  定国已经成功戒掉了毒瘾,劝小喇叭体谅母亲的心意,重新振作起来。

  贺良才的病情好转很多,只是每日还必须坚持服药。贺良才担心安邦独大,想说服定国回来帮他做事,约好了定国见面细谈,在临出发前,托曼妮将一封重要的信寄给了马来亚的马丁。

  在去见定国的路上,贺良才遭到了绑架,安邦急忙报案,绑匪来信要钱,安邦按要求准备好了赎金,绑匪却始终没有出现……

第二十七集

  小喇叭和贺定国终于对安邦起了疑心,小喇叭暗中跟踪安邦,却中了圈套,险些丧命,幸亏窦太太及时赶到。原来这几日,窦太太时时刻刻都跟在小喇叭身后,想保护他,却又不敢接近……小喇叭被感动,母子俩终于和好。

  贺良才每日必须服药才能保住性命,安邦不得已亲自送药,贺良才一看到药,便明白了,其实一切都是安邦干的,因为贺良才的药只有通过他的私人医生才能取得。

  被父亲戳穿了阴谋,安邦干脆现身,承认了自己推母亲下楼陷害眉姨、给定国注射吗啡等等罪行,并逼贺良才签署文件,将洋行和家产全部转到安邦名下,贺良才为了定国和眉姨的将来,不肯答应。

  曼妮怀孕了,忽然晕倒,安邦得到消息急忙赶回家。

  贺良才趁机要绑匪替他去"国色天香"买炸豆腐,希望能有机会暴露自己的状况,果然,柳姐注意到了异样,跟随绑匪找到了贺良才,安邦及时赶来,狠心地将尖刀刺向了柳姐的身体。

  柳姐凭着最后一口气来到警局,告诉了唐郎贺良才被绑架的地址。

  柳姐去世,唐郎悲痛欲绝。

  大口九借口怀疑定国绑架父亲贺良才,将他扣押48小时。在大口九和安邦的影响下,香港没有律师愿意帮助定国,曼妮不得已发电报请求马丁来港。

  马丁收到电报,终于来到了香港,答应做定国的律师,其实马丁早已怀疑女儿马莉也是被安邦害死,想趁机帮女儿报仇。

第二十八集

  安邦和大口九设计在狱中杀死定国,小喇叭和唐郎不得已只好故意犯法,混进狱中保护定国。

  大岳被安邦安排看守贺良才,没想到贺良才逃跑,大岳失手打了贺良才,加之他旧病复发,一命呜呼。

第二十九集

  安邦和大口九派人假意协助定国、小喇叭、唐郎三人逃狱,将他们引到贺良才的尸体旁,诬陷他们杀害了贺良才。

  三人有冤无路诉,只得逃离香港,安邦派方铁指和卓铜皮追杀众人,窦太太为救爱儿,惨遭方铁指及卓铜皮所杀。

  小喇叭满足了妈妈的最后一个愿望,将她送到了唐郎的身边,窦太太终于死在了师弟唐郎的怀里,小喇叭和唐郎决心一定要为窦太太报仇。

第三十集

  眉姨被安邦囚在了贺府,曼妮为眉姨打抱不平,又遭到了安邦的无礼对待。

  马丁约见安邦宣读了贺良才的遗书,原来贺良才托曼妮寄给马丁的正是他重新修改过的遗嘱,上面注明了安邦只得家产的40%,而定国得到了60%,并且,洋行里的业务超过壹万元以上的必须要有定国的签名。安邦的希望彻底落空了,对定国的仇恨也加剧了。

  在曼妮的帮助下,定国乔装接出了眉姨,两人在马丁的帮助下逃往马来亚。

  定国要曼妮同往,曼妮却不愿相信安邦的罪行,决定留在自己的丈夫身边尽妇道。

  安邦得知曼妮放走了眉姨和定国,一怒之下赶走了曼妮的贴心婢女小芳,从此,曼妮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贺府,还要处处受到监视和怠慢。

第三十一集

  唐郎、小喇叭、古慈逃到独龙岛,大岳杀死古彪的事终于败露了,古慈要杀大岳,古莉却以身相挡,希望能给大岳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古慈答应放过大岳,但伤心地断绝了和古莉的姐妹关系。

  古莉得知父亲留下的十几封英文信涉及两个显赫人物的私情,立即前往马来亚,将信托马丁转交定国,希望能帮得上他。

  唐郎和小喇叭一心要为窦太太报仇,但二人心知武功不及方铁指和卓铜皮,决定一个南下一个北上,找高手学武。

  唐郎北上,寻找师叔醉螳螂,遇到了醉螳螂的女儿--醒来,醒来长得酷似唐郎当年爱上的云飘飘,令唐郎神魂颠倒。

第三十二集

  定国拿到古莉交来的信,发现是英联邦马来亚总督轩德逊和一位政府要人的夫人私通的信件,定国决定携信件,逼轩德逊帮助自己。

  唐郎成功学得了醉螳螂拳法,并娶了醒来。

  小喇叭到了广州,为了要学得李叉烧的绝学"烧鹅左腿"及"撑鸡右脚",假意答应与李叉烧两个女儿成亲,放弃古慈,古慈痛心离去,回了香港。

  安邦逐渐资金短缺,又因为贺良才遗嘱的影响,没人愿意帮助他,就在这时,出现了一个名叫李耀祖的富商,自称是大马拿督亚都拿拉曼的代理,出手阔绰,愿意帮助安邦,安邦急忙拉拢,假冒定国的签名,和李耀祖开始合作。

第三十三集

  小慈投靠了古莉,姐妹俩冰释前嫌。

  唐郎带着醒来一起到广州找到了小喇叭,三人约好在红豆糕和牡丹的婚礼上聚合。

  可惜小喇叭还是来晚了一步,为了逼供小喇叭的下落,方铁指和卓铜皮残忍地杀害了红豆糕。

  为了笼络方铁指和卓铜皮,安邦向李耀祖借了50万支援袁世凯称帝,同时,在李耀祖的帮助下,安邦的生意也渐有起色,更大的好消息是,英国政府决定授爵给他,这一回他似乎要名利双收了。

  古慈得知了小喇叭在广州的隐情,原谅了小喇叭,两人再也不愿分开。

第三十四集

  在安邦的授爵仪式上,大马拿督亚都拿拉曼终于露面了,没想到他就是贺定国,但定国不肯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在轩德逊和马丁、小喇叭等人的帮助下,他以大马拿督亚都拿拉曼的身份,开始了他的复仇计划--A计划,他们要帮那些曾经因为这件事受到伤害和牺牲过生命的人讨回公道。

  定国开始与安邦周旋。

  安邦多番出计要揭发定国的身份,甚至想利用曼妮逼迫定国露出马脚,皆失败了。

第三十五集

  又是一个安邦的计谋,安邦故意让曼妮得知了有人要在太平山会所刺杀定国的消息,曼妮一激动果然挺身相救,结果导致早产,生下了一个儿子。

  安邦和高大文前往医院看望曼妮,却遭到了曼妮的拒绝。

  轩德逊突然找安邦合作,承诺只要安邦替他拿回定国手中掌握的那几封英文信,便可帮助安邦打击定国,安邦相信了轩德逊,利用大岳的通风报信,抓住了小慈,逼定国和小喇叭交出英文信。

  为了保住小慈的性命,定国决定放弃复仇计划,交出信件,暂时离开香港。

第三十六集

  小慈终于重回小喇叭的怀抱,大岳告知他们给小慈吃了毒药,只有验明了信的真伪后才能给小慈解药,否则,小慈就只有两天的生命了。

  小喇叭心痛不已,毫不犹豫地跟小慈举行了婚礼。

  袁称帝失败,大病一场后架崩了,方、卓二人携带国宝及袁世凯二夫人到港,投靠安邦。

  安邦更加猖狂,竟然私自掉包国宝买卖……

  小喇叭和唐郎找到方铁指和卓铜皮,一番辛苦打斗后,终于帮窦太太和红豆糕报了仇。

  就在安邦疏忽大意的时候,定国和马丁忽然出现了,原来一切都是定国设的局,小喇叭也一直被蒙在鼓里--大岳早已听从了古莉的劝阻,改邪归正,做了定国安插在安邦身边的卧底,当然小慈也没有服什么毒药,并不会死了,至于轩德逊,那也是为了麻痹安邦的一个圈套……安邦的罪行终于全部曝光了,绝望中,安邦跳搂身亡。

  大恶既除,定国重新授职警队,小喇叭与唐郎、古慈也重新开张了窦太饼屋,并且求得了李叉烧和他两个女儿的谅解……只是曼妮,她怕连累定国,带着小芳和儿子,悄悄去了英国,定国只好将自己对曼妮的感情永远埋藏心中,默默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