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17岁的女战士柳芍药在苏联改名柳秋莎,从苏联学习回到延安后,一心想上前线,却被分到集训队。团长胡一百、文化教员邱云飞都同时喜欢上了柳秋莎、而她却爱上了邱云飞。邱云飞在一次执行特殊任务时,以自己的身体作了炮击的目标。日本投降了,柳秋莎在停尸房里看到了她深爱的人,并与他举行了悲壮的婚礼。是爱的力量感动了上天?邱云飞苏醒了!胡一百也和他喜欢的人结婚了。解放后,柳秋莎、邱云飞、胡一百都在部队工作。文革期间,他们都受到了影响。柳秋莎和邱云飞回到了家乡参加劳动。他们的女儿柳北嫁给了胡一百的儿子战生。儿子柳东爱上了马小莉。后来,柳秋莎和邱云飞又回到了工作岗位,并在工作中做出了成绩。最后,邱云飞以柳秋莎的一生为素材写了一本书《战火中的玫瑰》。

  【故事大纲:】

  十七岁的抗联女战士柳芍药双亲都被日冠杀害,为了护送她到苏联学习,十五名抗联战友牺牲在黑龙江边,杀敌报仇是好唯一的生存目的。在苏联学习期间,柳芍药以倔强的性格和顽强的精神赢得了苏联教官的赏识,并由此改名为柳秋莎。

  回到延安,一心要上前线的柳秋莎被分配到集训队参加学习。团长胡一百向她发动了感情攻势,但此时柳秋莎却对集训队的文化教员邱云飞产生了感情。为了逃避感情,柳秋莎背着领导私自随上前线的部队离开了延安。邱云飞得知后,不顾第二天要给总部干部讲课的安排,冒雨前去追赶柳秋莎,路上失足落马折断了腿骨。在邱云飞诚挚的劝导下,柳秋莎重新回到了延安。邱云飞因讲课迟到受到严厉的批评,并忍着断腿的剧痛在台上讲课。柳秋莎懂得了一个革命军人在使命与感情之间应该作出的选择。

  为了不伤害胡一百,柳秋莎把即将上前线的胡一百认作哥哥。在战斗中胡一百身负重伤需要截肢。在柳秋莎以胡一百未婚妻身份的恳求下,胡一百的腿保住了,胡一百却陷入了深深的不安,因为他知道柳秋莎深深爱着的是邱云飞。为了让所爱的人终生幸福,胡一百替柳秋莎向邱云飞表白。邱云飞此时却因接受了一项极其危险的战斗任务不能接受柳秋莎的感情。

  日本侵略者投降了。柳秋莎在停尸房找了她深爱的邱云飞,她对部队领导提出与邱云飞结婚的请求。奇迹发生了,邱云飞苏醒了,重新回到了柳秋莎的怀抱。 抗美援朝开始,一心想上前线的柳秋莎却在全国解放军大裁军的复员转业名单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文革期间,邱云飞回乡劳改,为保护孩子与柳秋莎,邱云飞提出离婚。当邱云飞孤身一人来到劳改的小山村时,柳秋莎已带着孩子先他来到这里。

  孩子们渐渐长大,儿子柳东爱上了当年被柳秋莎剿灭的土匪的女儿;女儿柳北不顾家庭的反对与胡一百的儿子相恋。柳东在一桩国际贸易中被人欺骗,给对方发去了假货,贸易对方竟是柳秋莎苏联教官的女儿。为了心中的圣洁,为了她敬重的前辈,更为了中国人自己的声誉,柳秋莎带着终生的积蓄踏上了西去苏联的列车。

分集剧情:
第一集

  1941年冬,苏联远东大后方的临时军事学院里来了一名中国学员,在洗澡时教官乌里扬诺夫惊异地发现,这个倔强的“小伙子”原来竟是一个年轻姑娘,她来自抗联,名叫柳芍药。在临时军事学院学习的日子里,柳芍药顽强、上进、不屈不挠的性格感动了乌里扬诺夫,他为柳芍药改名为柳秋莎。

  乌里扬诺夫在前线牺牲了,柳秋莎的挚友和老师、苏联女战士丽达也上了前线,临分别时,丽达留给柳秋莎一本书,里面夹着一个中国军人的相片,她告诉柳秋莎,那个人叫邱云飞,是丽达深爱的人。

  回到延安的柳秋莎接受的第一项任务很特殊,她扮作新娘,和一个名叫胡一百的营长护送一个美国医生穿过日伪封锁线,由战士们组成的迎亲队伍出发了……

第二集

  在队伍中,柳秋莎发现扮作新郎官的那个人言行举止颇为与众不同。在穿过日伪哨卡时,迎亲队伍和敌人开起火来,柳秋莎的机智多谋,在紧要关头救了胡一百,并炸毁了敌人的油库,使得敌人无法对小队追击,小队圆满地完成了护送任务。

  胡一百兴冲冲地回到总部,不料迎接他的却是韩主任命令他检讨,原来,胡一百正在降职处分期间,这次他又未向上级汇报,擅自作主当了小队的队长。胡一百找到韩主任,老韩以为他是为了检讨,不料他却告诉韩主任,他爱上了一个人,就是一起完成任务的柳秋莎。可是此刻的柳秋莎却心系另外一个人,他就是在这次行动中扮成新郎官的邱云飞。

第三集

  胡一百开始了对柳秋莎的追求,但是此刻的柳秋莎一心要上前线,对谈恋爱根本不予考虑,胡一百的追求毫不奏效。

  柳秋莎被分到邱云飞任教的集训队,柳秋莎难以安心学习,四处寻找上前线的机会。胡一百正苦于写不出领导要求的检讨,柳秋莎主动找到胡一百,提出自愿帮他写检讨,作为交换,胡一百的部队上前线时必须带着她。能够与柳秋莎来往,胡一百自然十分愿意,但是他和柳秋莎合作检讨的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两人谈来谈去,柳秋莎最后竟站在他的立场上,为他的行为唱起了赞歌。

  韩主任给邱云飞下达任务,为了振奋士气,让他把身边战士的事迹编成戏,为战士演出,事例就选定了柳秋莎的身世。

第四集

  通过编写剧本,邱云飞了解到柳秋莎的悲惨身世,原来,柳秋莎的父亲被叛徒出卖,牺牲在日寇的枪口下,十五岁的柳秋莎便投身抗联,并亲手打死了那个出卖父亲的叛徒。

  演出在部队中引起巨大反响,胡一百看过演出后,按耐不住自己的激动,向柳秋莎表态,非要给她一个家。但是柳秋莎态度坚决地拒绝了胡一百,因为通过和邱云飞的接触,柳秋莎的心已经被这个男人攫走了。

  柳秋莎向邱云飞表白了自己的心迹,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邱云飞婉转地回绝了她,柳秋莎伤心之极,认为邱云飞看不上自己,实际上此刻的邱云飞却认为自己配不上英雄柳秋莎。

第五集

  心灰意冷的柳秋莎到处寻找哪支部队上前线,由于不服输的性格,她在和一个部队战士的比武中与对方打了起来,回到集训队,受到了邱云飞的严厉批评,使得她更加感到在延安呆不下去了,最后擅自开了小差,跟随一支上前线的部队而去。

  当邱云飞得知柳秋莎开小差的消息后,他不顾第二天要给全部队营团级以上干部讲课的安排,独自骑马前去追赶柳秋莎,由于雨大路滑,邱云飞在途中落马,折断了腿骨,就是这样,他仍然没有放弃追赶,邱云飞的举动终于感动了柳秋莎……

第六集

  在第二天的讲课会场,全体干部久等迟迟没有露面的邱云飞,当柳秋莎搀扶着一瘸一拐的邱云飞出现后,邱云飞不肯道出自己迟到的真正原因,柳秋莎奔上讲台,向全体干部讲明邱教员是为了挽救她迟才到,主动承担了这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由于这次事故,邱云飞失去了上调政治部的机会,柳秋莎为此深感内疚,认为自己影响了邱云飞的前程。在照顾邱云飞康复的过程中,邱云飞对柳秋莎的好感愈明显,但是柳秋莎却一步步往后缩,她感到自己根本配不上邱云飞。

第七集

  在邱云飞的建议下,柳秋莎被调到军区医院,对此,一心想上前线的柳秋莎一百个不愿意,当她了解到是邱云飞的建议后,她把满腔的怨恼都撒到邱云飞头上,对邱云飞给予她的关怀一概回拒,并试图断绝和邱云飞的来往。当邱云飞的同事章梅了解内情后,她假作追求邱云飞,章梅的举动激起了柳秋莎内心的波澜……

  胡一百的部队要上前线,临走前他了解到邱云飞对柳秋莎的感情,面对这样的情感纠葛,为了战友的幸福,他真诚地盼望邱云飞能够得到柳秋莎的心。

第八集

  军区医院送来一位重伤员,在手术中,作为护理的柳秋莎没有带够麻药,伤员面临截肢的后果。备受自责的柳秋莎惊诧地发现,伤员竟是胡一百。为了保住胡一百的腿,柳秋莎以胡一百未婚妻的名义向医生请求留下他的腿,柳秋莎的举动让在场的邱云飞惊呆。

  为了照顾全军区知名的英雄胡一百,韩主任做邱云飞的工作,劝他主动退出和柳秋莎的情感纠葛,不料邱云飞却表示,在感情上他不会让步。醒来后的胡一百得知柳秋莎的举动更是惊诧莫名。

第九集

  胡一百不愿意看到柳秋莎为了照顾他而牺牲自己的爱情,他找到邱云飞,希望他对柳秋莎坦诚自己对她的感情。在胡一百的激励下,邱云飞第一次主动对柳秋莎敞开了自己的心扉,不料,柳秋莎却回绝了他,她觉得自己现在是一个无用的人,不配得到邱云飞的爱情。

  军区在部队中选拔优秀人才组成特殊行动小组,去执行隐秘的任务,经过选拔,邱云飞如愿以偿,被任命为特殊行动小组组长,而自认为十拿九稳的柳秋莎却没有入选,为此,柳秋莎极为沮丧。

第十集

  深知柳秋莎心思的胡一百为了让她回到邱云飞身边,说服了他的医生章梅,为他开具了康复证明,提前回到前线部队,临行前,他嘱咐邱云飞,不要辜负了柳秋莎对他的感情。

  但是,邱云飞已经向组织上立下了生死状,在这种时候他不愿意给柳秋莎留下牵挂,就在柳秋莎要向他表白自己的时候,他向柳秋莎告别,走向生死未卜的战场。 柳秋莎所在的医院接到开赴前线的命令,她终于等来了向日本法西斯报仇雪恨的这一天。

第十一集

  在奔赴前线途中,作战经验丰富的柳秋莎侦察到日军炮兵的位置,她独自一人潜入日军阵地,引爆炸弹,炸毁了对我军极具威胁的炮阵地,当胡一百带着战士冲到敌军阵地,见到满脸烟尘的柳秋莎,他情不自禁地把柳秋莎高高举起……

  对日寇的总决战开始了,盘踞县城的日军负隅顽抗,他们把化学武器与弹药库修建在了一起,为了把攻城部队的损失减少到最小,邱云飞带领侦查小组潜入布满日军的县城。攻城的时间就要到了,但是日军弹药库的准确位置还没有找到……

第十二集

  邱云飞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命令其他人出城,只留下他自己,在总攻的当天晚上,他化装成日本军人,独自闯入日军弹药库,就在总攻前的那一霎那,他以自己的牺牲为代价,暴露了日军弹药库的位置,我军的炮火精确地落在弹药库上方,总攻开始了……

  县城被攻破,日本法西斯宣告投降的消息也传来,整个县城沸腾了,人们涌上街头,欢庆胜利。柳秋莎也在欢庆的人群中,但她不是在欢庆,而是在寻找,她在寻找邱云飞,终于,她看到了自己的恋人,但是她看到的是已经停止呼吸的邱云飞……

第十三集

  就在邱云飞生死不明时,一个叫惠兰的女人找到了韩主任,原来她是和邱云飞未成婚的媳妇,邱云飞正是为了逃婚才参加了革命。当邱云飞的噩耗传来时,惠兰决定把邱云飞的遗体接回家乡。

  全团战士参加了为邱云飞举行的特殊葬礼,在葬礼上,柳秋莎突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她宣布要和邱云飞结婚!她告诉大家,她答应过邱云飞,等到日寇投降的那一天,她会嫁给邱云飞,现在,这一天来到了。

  葬礼变成了婚礼,也许是爱的力量感动了上苍,就在这时,一个奇迹发生了,生命的迹象回到了邱云飞身上……

第十四集

  胡一百在为柳秋莎和邱云飞高兴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长时间来一直愧对默默关心自己的章梅,在柳秋莎和邱云飞的喜宴上,他向韩主任宣布,他也要和章梅结婚。两个家庭就这样在战火中诞生了。

  部队进入剿匪的战斗,为了减少部队伤亡,柳秋莎不顾自己的身孕,冒名郎中,独自闯入土匪马大棒子的老巢。马大棒子的女人产子,需要药品,为了策应柳秋莎,同样面临生产的章梅说服了胡一百,也进入了虎穴……

第十五集

  在为马大棒子的女人助产时,章梅产期提前了,但是马大棒子为了自己的女人,强令章梅继续接生,章梅的孩子就此流产。马大棒子的老婆顺利生下一女,马大棒子出尔反尔,要取柳秋莎和章梅的性命。危急之中,柳秋莎的枪口顶上了马大棒子老婆的脑袋,面对着有勇有智的柳秋莎,土匪马大棒子终于举起了白旗。

  全国解放了,柳秋莎一家人也过上了和平的日子,但是已经习惯于枪林弹雨的柳秋莎却感到生活中缺少了什么,家庭内部的矛盾也随之而来。

第十六集

  抗美援朝开始了,柳秋莎感到新的使命在召唤自己,她开始做出发上前线的准备,但是她得到的回答却是邱云飞作为特殊观察员随部队开赴前线,而她作为邱云飞的家属,只能留守后方。

  正值国家落实一打三反政策的时候,柳秋莎迎来了她从未谋面的公公,这个公公作为民族工商业者,政治身份不明,他的到来为柳秋莎带来了政治上的压力。为了保护邱云飞,澄清公公的政治背景,柳秋莎决定独自前往邱云飞的家乡。

第十七集

  火车站上,邱云飞随抗美援朝回国部队的火车回国,柳秋莎只对他打了声招呼就奔上另一列火车,不明所以的邱云飞见到的却是准备离开时昏倒在站台上的父亲以及从外地来探望他们的惠兰,他误认为父亲要离去是柳秋莎的对他的压力所为,不禁对柳秋莎产生了误解。而此刻的柳秋莎却正在缩在车厢一角,为了自己所爱的人,默默地忍受着旅途的艰难。

  当柳秋莎带着公公政治身份清白的结论回到邱云飞身边时,公公已经随惠兰而去,并留下嘱托,让邱云飞珍爱身边的女人,不要再次伤害一个女人的心,邱云飞读着父亲的信,看着风尘仆仆的妻子,爱愧交加。

第十八集

  柳秋莎和邱云飞的女儿柳北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邱云飞给女儿安排的前途是考大学,但是胡一百的儿子胡战生却让柳北难以安心学习,两个年龄相当的年轻人情投意合,对此,柳秋莎给予了默认,但是邱云飞却坚决反对,由此家庭里出现了不谐和音。

  家庭的不谐和音越来越多,柳秋莎把对邱云飞的意见带到了邱云飞的课堂上,邱云飞一怒之下把铺盖卷搬到了办公室,两个人开始了分居生活。

第十九集

  柳秋莎碍于面子,不肯对邱云飞低头,认死理的邱云飞则非要辨出个是非曲直,不肯示弱,两个人的僵局难以打破。看到这种情况,胡一百出面以他们历经的艰难敲打柳秋莎,柳秋莎幡然悔悟,主动抱回了邱云飞的被子,两个人重新回到一个屋顶下。

  柳北和战生的初恋使得她在考试时难以集中精力,以至于高考落榜,她不愿意再度考试,要去当兵,邱云飞对此坚决反对,由此家庭矛盾横生,这时胡一百站了出来,第一次当面批评邱云飞,邱云飞终于认识到自己作为一个父亲的不足,他主动找到胡一百,安排柳北去当兵。

第二十集

  柳北当兵去了,令邱云飞万万没有想到是,战生通过父亲的老战友刘天山调到了柳北的部队,两个年轻人又重聚在一起。到部队搞调研的邱云飞得知此事,坚决要求刘天山把两人调开,他的要求遭到了柳秋莎的反对,家庭内矛盾又起。

  柳北调动的事情被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打断,邱云飞因为一篇内参文章受到冲击,面临被部队处理的前景,柳秋莎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领导希望她与邱云飞划清界限,最好的办法就是与邱云飞离婚。

第二十一集

  邱云飞受到冲击的消息传到了柳北和战生的部队,柳北对父亲的结论难以接受,迟迟没有与家庭划清界限的态度;战生的指导员为了不影响战生的前途,擅自作主命令战生与柳北断绝一切来往。柳北经受不了情感上的打击和来自上级的压力,从楼顶上跳了下去……

  与邱云飞离婚的压力对柳秋莎越来越大,连胡一百也婉转地劝柳秋莎为了孩子和她,是否考虑离婚的事。柳秋莎态度坚决地回答胡一百,在这种关键时刻,她绝不会让邱云飞一个人承担这一切压力。

第二十二集

  虽然柳秋莎反对,但是邱云飞却找到胡一百,递上了他已经写好的离婚书,为了不让柳秋莎受牵连,邱云飞单方面提出离婚。当胡一百把邱云飞的离婚书放到柳秋莎面前时,柳秋莎表面上没有再反对,她对造反派的领导表态,她同意与邱云飞离婚。

  柳北自杀的消息传到胡一百耳中,他没有让柳秋莎知晓,自己独自前往柳北的部队看望她,当他出现在柳北面前,恳切地为自己没有尽到一个父辈的责任向柳北道歉时,柳北像一个孩子般地哭倒在胡一百怀中……

第二十三集

  文革运动冲击到胡一百,因为他不肯写韩主任的黑材料,造反派带人去抓胡一百,柳秋莎见此场面,情急中拔出了警卫的枪,以死相抵,造反派无计可施,终而离去,胡一百得以幸免。

  邱云飞被处理,回到柳秋莎的家乡接受教育,当他独自一人身背行李来到那座叫靠山屯的小村庄时,他意外地看到,在那里迎接他的竟是他的妻子柳秋莎。原来,柳秋莎瞒着丈夫办理了手续,自愿跟从他到农村劳动,邱云飞感动地把妻子紧紧抱在怀里……

第二十四集

  长大成年的儿子柳东跟随父母来到靠山屯,看着整天游手好闲的柳东,邱云飞和柳秋莎犯起了愁。柳东看上了村卫生室的姑娘马晓菊,缠着父母为他走门路,在柳秋莎的努力下,柳东如愿以偿到村卫生室上了班。

  但是卫生室的日子远不是柳东所期待的那样,赤脚医生马晓菊对柳东的态度极为疏远,柳东渐渐了解到,马晓菊出身不好,在村里被人看管,年轻的柳东不顾马晓菊的出身,打定主意要和她好。

第二十五集

  在一次上山采药的过程中,柳东不慎摔下山坡,马晓菊把柳东背到医院,并不顾自己原已贫血的身体,为他输血。柳秋莎被马晓菊的行为感动,正准备同意她和柳东的关系,这时她得知,马晓菊原是当年被她剿灭的土匪马大棒子的女儿,正是为了马晓菊,胡一百和章梅失去了他们腹中的孩子;同时,前来探亲的柳北给他们带来了另一个消息,她和战生已经成婚,她腹中的孩子已经六个月。听到父辈的故事,柳北表示,她将用当年胡一百和章梅孩子的名字命名自己的孩子。

第二十六集

  无论是柳东与马晓菊的事还是柳北与战生的事,都让柳秋莎难以点头首肯。胡一百带着前来负荆请罪的战生为柳秋莎解开了心结,他不仅让柳秋莎、也让孩子们明白,当年发生的一切,不是个人恩怨的结果,那是一代人为了理想所做出的牺牲。

  邱云飞和柳秋莎被落实政策,回到了城里,邱云飞被委以新的职务,柳东的工作成了一家人头痛的事。就在邱云飞和柳东为了是否考大学的事闹得很不愉快时,柳东又因为打了当年造反派的头子被关进了派出所。

第二十七集

  柳秋莎瞒着邱云飞,为柳东争取到一个照顾落实政策人员子女的参军指标,邱云飞认为柳东不适合做卫生兵,主动找到相关部门,退掉了指标,柳秋莎对邱云飞的做法大为恼火,对此不依不挠,非要和邱云飞讨个说法,胡一百见此站了出来,为邱云飞挡驾,对柳秋莎严厉批评,并让她明白,邱云飞的做法才是对孩子的负责。

  在柳东的问题上,柳秋莎内心里并没有真正站到邱云飞一边,但是当营口地震发生后,在对待抢险救灾工作的态度上,柳秋莎才感到柳东的确像邱云飞所说,需要好好接受教育和锻炼。

第二十八集

  柳秋莎把柳东带到了抗震救灾第一线,希望他能在艰苦的工作中有所成长,但是柳东屡犯错误,甚至由于自身的松懈,几乎丧失了挽救受灾群众生命的机会,悲哀和失望让柳秋莎第一次举手打了柳东,羞怒交加的柳东擅自离开了抗震救灾前线,当了逃兵,邱云飞闻讯后赶到第一线,以病弱的身体接替儿子的位置……

  柳东进工厂当了工人,马晓菊考上了大学,柳秋莎的心事又来了,她担忧马晓菊将来看不上柳东,自作主张鼓动马晓菊在入学前与柳东办理结婚手续。

第二十九集

  马晓菊同意了柳秋莎希望她结婚的请求,但是邱云飞却站出来反对,他不愿意看到孩子们在自身还没有成熟时由于家长的介入而酿成未来的苦果,柳秋莎到胡一百那里去搬救兵,不料,胡一百又一柳东接受了父亲的劝说,推迟婚礼,但是他却提出一个条件,希望家里对他进行资助,他要学着做生意,柳秋莎坚决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当二道贩子,邱云飞再次与她唱反调,他认为时代变了,柳东的尝试不是坏事,他拿出钱来交给了儿子。

第三十集

  柳秋莎不顺心的事越来越多,儿子柳东的生意做红火了,居然辞去公职,干起了个体户,这让柳秋莎实在难以接受;医院里老院长离休,柳秋莎认为院长一职理所当然应该是非她莫属,但是她等来的却是一纸离休的命令;她到胡一百那里去评理,她得到的回答却是胡一百也在离休干部名单当中。为此,柳秋莎想不开,她觉得自己突然间被部队离弃了,这时,传来韩主任病危的消息,在韩主任的病床前,回溯老韩的一生,柳秋莎顿悟,她明白了,时代在前进,只有自己不停步,才不会被时代抛弃。

第三十一集

  邱云飞也步入了离休的行列,夫妻俩以为可以安安静静地度晚年了,但是事情却找上门来。战生和柳北分居后,竟自作主张转业到地方,开始从事自己毫不懂行的商业;柳东在生意中巧遇柳秋莎在苏联的教官乌里扬诺夫的女儿,为了促成这笔生意,柳东建议柳秋莎到自己的公司当顾问,柳秋莎不顾邱云飞的强烈反对,在盲目的自信下,成了柳东的公司里的柳顾问,但是商场和战场大不相同,战场上的英雄柳秋莎在商场上却出师不利。

第三十二集

  战生被骗,成了大宗债务的替罪羊;柳东也被欺骗,发给乌里扬诺夫女儿的货品全为假货,面对着眼前的败局,年事已高的柳秋莎挺身而出,让柳北回到战生身边,帮助战生渡过难关,她又拿出自己毕生的积蓄,独自前往苏联,替柳东向自己的老师和战友负荆请罪。胡一百听到消息后,顾不上自己的儿子,拿出自己的积蓄,交到邱云飞手里,他们只有一个信念,不能让当年的战友吃亏。在老战友共同的努力下,一批真货如期运到苏联。

  苏联战友为柳秋莎一个人举行了专场演出,坐在剧场里,柳秋莎激情满怀,泪湿衣衫,回溯一代人战斗的一生,柳秋莎明白,只要人生还没到终点,她永远也不会停止奋斗的脚步……

  (完)

分集:32集版本 38集版本 返回页面顶部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