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患着忧郁症的安静文,想像平时般和她的丈夫黄冬青度过自己三十二岁的生日,但可惜他们已经是努力假装无忧无虑的快乐夫妻,而这种试图制造出来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沉重。一次偶然的机会,黄冬青遇上大学时的热恋情人陈肖宁。她的大方和幽默让冬青感到无比轻松,也因此常常去收听肖宁主持的收音电台节目,更是能和她的十岁大的儿子“禾禾”合得来。而静文得知冬青瞒着自己和肖宁见面,变得神经质发作而开始服用镇定药物。黄冬青万万没想到他的工作伙伴廖成伟就是肖宁的丈夫,就是前不久告诉他说自己有外遇的那个男人。肖宁更是无法接受此事实,但成伟反而责问她爱过自己吗?当肖宁决定和成伟离婚时,儿子出了车祸丧命。后来冬青才得知丧命的就是他的亲生儿子,静文也知道此事实之后精神彻底崩溃了。肖宁远走他乡,成伟也离开了,而冬青陪伴着神志不清的静文,祈祷明年能回到从前!

  【故事大纲:】

  《一半天堂》讲述的是中年人如何面对情感危机,如何在婚姻中一步步成长的故事。剧情更加接近现实生活,题材也更加发人深省。该剧请到了高曙光、咏梅、孙思翰和潘晓莉等内地知名的演技派演员出演四个性格迥异的中年男女。

  陈肖宁和黄冬青在大学里是一对人见人羡的恋人,俩人打算一毕业就结婚。而安景文是陈肖宁是好朋友,她也暗自喜欢黄冬青。因为安景文的刻意安排,陈黄二人发生了误会,进而分手。而和黄冬青分手后不久,陈肖宁就发现自己怀了他的孩子。她于是写信给黄冬青,可是迟迟不见回音。原来是安景文把来信藏了起来,黄冬青根本不知情。无奈之下的陈肖宁只好怀着黄冬青的孩子嫁给了并不知情的廖成伟。安景文也和黄冬青结婚。

  七年以后,陈肖宁和全家回到曾经生活的城市,原本毫无联系的两个家庭碰到了一起。安景文患有遗传性精神病,做了结扎手术,而黄冬青并不知情,因为孩子的事情和她频频冷战;廖成伟虽然深爱家庭,却瞒着陈肖宁在外面和一个年轻女孩在一起,他并不知道自己宠爱的儿子并非亲生。新欢和旧爱,爱情和责任,四个步入中年的男女在一起,发生了一连串令人意想不到,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故事,所有人都在婚姻中得到了成长。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黄冬青的父亲得了重病住院,老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抱上孙子。无奈妻子安景文没有生育能力,结婚多年也没有怀上。他们一直没有将实情告诉父母,怕他们承受不了。为此,夫妻俩非常愧疚。

  一日,父亲因为感到来日无多,便一个人离开医院。黄冬青在体育场找到了在看小孩子们踢球的父亲,父亲再次提出想抱孙子的愿望,黄冬青只得口上答应,心想就这么拖着,让父亲有个盼头。

  黄冬青带安景文去看专治不孕不育的医生。安景文对于治疗始终半推半就,原来她早就做了结扎手术,但是她不敢告诉黄冬青,黄只当她是不能生孩子。安景文的母亲在三十二岁生日的时候由于患有精神病自杀死了,而母亲的精神病是遗传的,也就是说,安景文也可能在某一天忽然患上精神病。她之所以瞒着黄冬青做了结扎手术,是因为怕把病再遗传给自己的孩子。安景文母亲的秘密黄冬青一无所知。

  黄父把安景文叫到跟前,递给她老俩口为孙子准备的存折。安景文感动之余,更觉对不起老人家,再也不忍隐瞒,把自己不能生育的事实相告。老爷子一时没有缓过神来。

  黄冬青知道妻子告诉父亲实情后,非常生气,认为她没有考虑到老人的感受。并不认为自己做错的安景文和他陷入冷战。父亲去世后,黄冬青一直住在办公室,安景文希望他回去,他总推说忙,其实是心里有解不开的结。只有在听萧萧主持的电台节目时,他的心情才是平静的,让他回忆起很多往事。

  在安景文三十二岁生日那天,她一再要求黄冬青回家吃饭。很晚才回家的黄冬青,仍然没有办法接受安景文。

第二集

  黄冬青在商场给安景文挑选生日礼物的时候,碰见了生意上的伙伴廖成伟,他正带着一个年轻女孩逛街,而他的妻子还另有其人。在女孩的建议下,黄冬青给妻子买了一条项链。

  世界很小,电台里的萧萧就是陈肖宁,廖成伟的妻子也是她,她还是黄冬青的初恋情人。她有一个七岁大的活泼可爱的儿子,还有一个通情达理的婆婆,婚姻生活表面看起来很幸福。

  黄冬青的车不小心撞上了陈肖宁的车,本来以为已经成为过客的人又注定要遇见……

  安景文在黄冬青的车里偶然听到了萧萧的节目,担心丈夫一直在听这个节目,心里一紧,往事历历在目。陈肖宁和黄冬青在大学里是一对恋人,俩人打算一毕业就结婚。而安景文是陈肖宁是好朋友,她也暗自喜欢黄冬青。有一天黄冬青和陈肖宁吵架了,黄冬青喝醉了酒到寝室找陈肖宁,没想到没有找到她倒和安景文发生了关系,被回到寝室的陈肖宁当场看见。任凭黄冬青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两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当年陈肖宁和黄冬青分手以后,竟发现自己怀了黄冬青的孩子。她给黄冬青写信,却迟迟没有回音。她一直以为是黄冬青逃避责任,而其实是安景文把陈肖宁的信都截住了,黄冬青并没有看到。后来陈肖宁就在廖成伟不知情的情况下,怀着孩子嫁给了他。

  再次见面,陈肖宁仍然对往事耿耿于怀,而黄冬青却还蒙在鼓里。安景文约陈肖宁见面,向她坦白了当初是她藏掉了来信,也告诉她自己没有办法给黄冬青生孩子。她希望尘肖宁能够保守住秘密,不要打破他们平静的生活,陈肖宁答应了。

  陈肖宁路过黄冬青的办公室,正好有一份文件给他。正巧碰见他在喝酒,微醉的他向肖宁倾诉了自己没有孩子的苦痛。

第三集

  陈肖宁于心不忍,找了一天,让儿子臭臭和他的亲生父亲黄冬青见面,当然两人并不知情。黄冬青教臭臭打乒乓球,两人相处得非常愉快,让陈肖宁百感交集。

  陈肖宁一直对臭臭很严厉,她的婆婆却很疼爱臭臭,婆媳关系变得紧张。

  黄冬青一直在办公室和车里收听萧萧的节目,安景文知道了以后很不高兴。结婚这么多年,她一直觉得黄冬青对陈肖宁余情未了,自己也没有足够的自信。

  陈肖宁为了帮臭臭改掉坏习惯,请了半个月的年假。黄冬青听不到陈肖宁的节目,就打了电话给她。黄冬青答应周末陪臭臭打乒乓。黄冬青和臭臭打完乒乓后,关系更加亲密,俩人还约好下周六再一起去游乐场。陈肖宁送黄冬青回来,恰巧被安景文看到。安景文回家后和黄冬青大闹,精神几乎失去了控制……

  安景文的父亲在她母亲生病时一走了之,又在母亲去世一个月后便再婚,安景文因此对父亲恨之入骨。

  安景文又约了陈肖宁出来,希望她不要再和黄冬青见面,尤其不要带着臭臭。

第四集

  陈肖宁单方面取消了和黄冬青的周六之约,让廖成伟带儿子周末去游乐场。廖成伟却因为要陪情人江笑云,推说生意上走不开。失望的臭臭自己打电话约黄冬青去游乐场玩,黄冬青答应了。

  黄冬青怕安景文像上次一样知道后大发雷霆,便事先告诉了她。没想到她要跟着一起去。在游乐场,四个人之间气氛很尴尬,安景文因为多疑,一个人走掉了。黄冬青回到家中,自然又是冷战。

  在一次宴会上,黄冬青发现,廖成伟的妻子竟然就是陈肖宁……

  四个人这么一碰头,每个人都很吃惊,尤其是黄冬青。他亲眼见过廖成伟和一个女孩儿关系亲密,而且女孩最近还到他们工作的地方来和廖成伟闹。黄冬青便以朋友的身份劝告廖成伟不要做伤害家庭的事情,廖成伟承诺,他的心中始终是家庭第一。

第五集

  廖成伟约了两家人一起吃饭,陈肖宁到还是平常的样子,安景文却是精心收拾了一番。表面上看起来这顿饭吃得和和气气,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没少擦汗。黄冬青解释他和陈肖宁在大学时只是普通同学,没有说到他们的故事。饭后,黄冬青和安景文又大吵一场,吵过之后,两人的关系反而缓和了不少。

  安景林丢了工作,又失恋了,安景文希望他暂时到黄冬青的设计所工作,黄冬青答应了。安景林说要帮姐姐看着姐夫,有情况就向她汇报。

  江笑云来单位找廖成伟,廖成伟不在,黄冬青趁机让江不要再和廖纠缠下去,江不以为然。一切被安景林看在眼里,他却以为江和黄冬青有一腿,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安景文。安景文来到了江笑云居住的小区,看到廖成伟和她抱在一起。她为陈肖宁打抱不平,给廖成伟写了一封匿名信……

第六集

  廖成伟本来就没有想对婚外情认真,听了黄冬青的一再劝说,他终于和江笑云提出了分手。而江笑云却已经爱上了廖成伟,分手那天晚上,她喝醉了酒打电话给廖成伟,没想到是陈肖宁接的电话,她对廖成伟产生了怀疑,自己一个人搬到了书房。

  对廖成伟感到失望的陈肖宁找到了黄冬青,向他哭诉。陈肖宁控制不住抱住了黄冬青,黄冬青顿时恍惚,同时,对安景文感到愧疚。安景文也放心不下陈肖宁,她主动跟黄冬青说要一起想办法帮忙。

  廖成伟安排公司的女职员假装是那天打电话的女人,但没有骗得过陈肖宁,反而更加深了陈的反感。

  陈肖宁到廖成伟的办公室给他送文件,正巧碰到江笑云在和他纠缠。纸包不住火,廖成伟向她坦白了一切。陈肖宁从心底不能接受,对儿子说虽然会原谅爸爸,但不是现在。

第七集

  陈肖宁夫妇的关系有所缓和,但两人仍然分居。

  有一天,江笑云挺着大肚子出现在了陈肖宁家里。当着廖母的面,她称自己怀了廖成伟的孩子,三个人在客厅僵持。哼着小曲的廖成伟回到家中,被廖母打了一个耳光,陈肖宁出走,他又打了江笑云一个耳光,江笑云将腹中的枕头拿出,愤然离去。

  伤心之极的陈肖宁不自觉走到了黄冬青的设计所,黄冬青安慰陈肖宁的时候抱住了她,被安景林偷偷拍下。安景林把照片给姐姐看,她妒忌得不能自控。她把手机里的照片接到电视机上,回到家中的黄冬青吓了一跳。激动的安景文随即昏倒。安景文一个人离开医院,来找陈肖宁谈话。这时江笑云打电话到电台,威胁陈肖宁说要自杀,陈肖宁便和安景文赶到江笑云家里,安抚了她的情绪。之后,安景文警告陈肖宁不要勾引自己的丈夫。

第八集

  江笑云终于想通,决定一个人离开这个城市。廖成伟长抒了一口气。只是陈肖宁心里还是过不去这个坎,廖成伟邀请黄冬青和安景文一起为陈肖宁过生日……

  四个人一起吃饭,气氛并不自然。廖成伟付出一切努力挽回陈肖宁,陈肖宁却觉得廖成伟这么做太刻意,像在争取一个客户。

  安景林很久没来向安景文报告黄冬青的动态,安景文怀疑他是被黄冬青收买了。安景林得知后,认为安景文不可理喻,留下一本小本子表示再也不管这件事情。

  陈肖宁因为教育儿子的问题又跟婆婆起了冲突,与廖成伟也闹得很不愉快。

  安景林小本子上是他纪录的关于黄冬青的动向,安景文察看时不小心被黄冬青发现,他冲安景文大光其火,并且辞退了安景林。安景林真诚地承认自己做的是不对,但他也提醒黄冬青想想姐姐为什么会这样。

第九集

  黄冬青和廖成伟陪客户吃饭谈生意,深夜客户非拉着他们去按摩房找小姐。黄冬青先走了,廖成伟也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拗不过客户,也叫了一个小姐,结果被公安抓去了警局。陈肖宁不得不半夜把他保释出来,她对廖成伟的信任更是一落千丈。

  没有安景林帮忙,安景文开始寻求私家侦探的帮助。这件事情被她的所长知道了,所长了解安景文家庭的遗传史,在她的好言相劝下,安景文放弃了调查。

  廖成伟再怎么向陈肖宁解释当天晚上的事情也没用,就请黄冬青出马。黄冬青和陈肖宁母子一起吃了饭,正好被已经开始工作的私家侦探拍到,安景文看到后再也控制不了自己……

第十集

  这天安景文的父亲来到了黄冬青的办公室,关心安景文夫妇的情况,顺便询问安景林被辞退的事情。黄冬青考虑到老人家的面子,重新让安景林回来工作。

  安景文看了那些照片以后,和黄冬青大闹特闹,把黄冬青的头伤得不轻。陈肖宁得知情况后赶到医院看望黄冬青,二人对往事追悔不已,黄冬青这才得知是安景文拦下了陈肖宁寄给他的信。碰巧安景文来医院,看到陈肖宁也在,两个女人互相质问和指责对方。

  黄冬青提出要和安景文离婚,安景文当然竭力反对。她把私家侦探拍摄的照片偷偷让人给廖成伟看,还写着让他看好自己的老婆,不要破坏别人家庭云云。但是安景文转身就后悔了,亲自问廖成伟拿回了相片,希望他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廖成伟把照片的事情告诉了陈肖宁,陈肖宁坦白黄冬青是他大学时代的恋人,她对他仍有感情,但她还有最基本的道德原则。廖成伟对黄冬青大打出手,骂他破坏别人家庭。

第十一集

  陈肖宁直播时,廖成伟打来电话,说她不是称职的主持人,因为她破坏别人家庭。这通电话使得陈肖宁失去了继续做主持人的资格……

  陈肖宁回到家中,向廖成伟提出离婚,并打算带臭臭一起离开廖家,遭到廖成伟和廖母的反对。陈肖宁一个人路过报摊时,发现报上竟然有自己和黄冬青的照片,说她有婚外情。这些都是安景文所为。

  黄冬青为此再次向安景文提出离婚,安景文坚决不同意,说绝对不会给他们让路。陈肖宁为了争取儿子的抚养权去咨询了律师,表明自己可以不要任何财产。

  安景文去医院恢复她21岁时做的结扎手术,她想和黄冬青生一个孩子。安景文谎称自己愿意离婚,骗黄冬青回家,却提出离婚的条件是黄冬青给她一个孩子。黄冬青以为她当初是不能生,得知她是不想生后,更加不愿意原谅安景文,更别说和她生孩子了。安景文越发失控,把黄冬青反锁在屋内。

  陈肖宁去接儿子臭臭放学,却被告知儿子没放学就被接走了。原来廖母打算带孙子回老家,幸好被陈肖宁及时拦下来。

第十二集

  第二天,安景文竟然把黄冬青绑在床上,逼他履行丈夫义务,黄冬青挣开。

  陈肖宁和婆婆约法三章,不让她单独和臭臭在一起,否则自己就带儿子搬出去住。廖成伟一一答应。廖母怕失去孙子,劝说儿子不要离婚。

  黄冬青在安景林的帮助下逃回了办公室,准备再也不回家。绝望的安景文留下一封遗书割脉自杀……

  安景文在医院抢救下脱离危险。另一方面,陈肖宁把臭臭偷偷从家中带走,并留言坚决要和廖成伟离婚。无计可施的廖成伟找到黄冬青,逼他说出陈肖宁母子的下落。本来就满肚子怒气的黄冬青说自己也不知道,俩人剑拔弩张。

  安景文出院回到家中,黄冬青抵不住她的一再请求,和她发生了关系。

  在众人的帮助下,黄冬青终于在一个乒乓球训练场找到了陈肖宁母子。陈肖宁租住的房子破败不堪,黄冬青帮忙修整。这一切被安景文发现,她伤心地质问黄冬青当初跟自己结婚是不是为了忘记陈肖宁,接着她说自己不甘心,她要做黄冬青一辈子的妻子。

第十三集

  陈肖宁把臭臭带回去看奶奶,廖成伟不住地道歉,廖母也来劝解,陈肖宁心中戚戚……

  廖成伟带一家去秋游,陈肖宁看到了亲情对臭臭的重要,和廖成伟的关系也有所缓和。

  安景文买来了怀孕试纸,试了好多次也没有显示她怀孕。她怀疑是因为药店卖给她假货,去药店大闹,结果被送到派出所。黄冬青把安景文接出来,安景文恳求他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陈肖宁和黄冬青通电话,告诉黄因为臭臭奶奶病了,自己不得已带孩子回家住几天。安景文在结婚纪念日打电话给黄冬青,想和他一起吃饭,黄冬青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廖成伟把陈肖宁的母亲接来家中,对她百般照料,而陈肖宁却对他的“阴谋”很生气。

第十四集

  安景文与黄冬青一起吃饭,安表达了希望重新开始的心愿。陈母劝女儿离婚的事要想清楚,但陈肖宁已经下定了决心。廖成伟帮陈母买衣服,送陈肖宁项链,尽力讨好,反而引起陈的反感。

  安景文把家里的床单沙发套都换成鲜艳的颜色,还给黄冬青买了很多衣服。她的夸张举动让黄冬青感到很不舒服。

  黄冬青体检时查出有中度脂肪肝,安景文得知后敦促他节制饮食,还帮他到中医那里去配药。看中医的时候她看到治疗性功能的广告,决定一试。

  廖成伟给陈母办六十大寿,请来一堆人,却是吃力不讨好。陈肖宁厌恶廖家母子的虚伪,故意提出要廖成伟买大房子把陈母接来长住。廖成伟推说经济条件不允许,这让陈肖宁更加看清了他们母子的虚情假意。

  黄冬青陆续在服用安景文开来的中药,果然起了作用,如安景文所愿,俩人于某天晚上发生了关系。

第十五集

  陈肖宁把母亲送回老家,又和臭臭搬回先前租住的房子。

  廖成伟在超市等到了来购物的陈肖宁,告诉她臭臭报名了电视台的“欢乐家庭”大赛,希望她一起参加。陈肖宁知道臭臭感受到了父母之间的矛盾,感到很内疚。

  安景文终于怀孕了,这让黄冬青猝不及防,但安景文打定了主意要留下这个孩子。

  怀孕的安景文狂喜不已,给还没有出生的孩子买了很多衣服,还报名参加各种孕妇训练班,把黄冬青搞得很尴尬。

  参加了“欢乐家庭”,廖成伟挺着大肚腩开始练国标,臭臭则在家练琴。陈肖宁拜托会吹口琴的黄冬青过来帮着臭臭练习,两人又回忆起大学时候的事情。

  一天晚上,安景文询问晚归的黄冬青去哪儿了,黄冬青直言去陈肖宁处了,两人又起争执。

第十六集

  黄冬青答应臭臭当天晚上去教他练琴,不料下班时安景文到公司找黄冬青要他陪自己去听育儿讲座,黄冬青只好推掉了答应臭臭的事情。

  安景文知道黄冬青一直去陈肖宁母子住处,就找到她,告诉她自己已经怀孕的事情。

  全家一起排练的时候,廖成伟和廖母从臭臭口中得知,黄冬青经常陪他们母子练习,两人非常生气。陈肖宁在超市碰见了一同购物的黄冬青夫妇,显得有些失落。陈肖宁决定放弃参赛,并且在家一蹶不振。臭臭找来了黄冬青,给陈肖宁打气。

  安父知道安景文怀孕后来找她,劝她要慎重考虑,不应该把病遗传给孩子。安景文对父亲恨之入骨,根本听不进他的劝告。

  黄冬青陪陈肖宁买演出服,被安景文撞见。夫妻俩回家后大吵,使得安景文动了胎气,被送进医院,所幸没出大事。黄冬青向陈肖宁倾诉,为了不给孩子带来伤害,他下定决心不要这个孩子,并回家和安景文摊牌。

第十七集

  安景文听了黄冬青绝情的决定激动异常,跑去对陈肖宁软硬兼施,希望她把黄冬青还给自己。

  安父找到黄冬青,告诉他安景文可能遗传有精神病的天大秘密……

  黄冬青对安景文改变了态度,也不坚持非要打掉孩子。很久没有得到黄冬青体贴的安景文顿时觉得非常幸福。

  “欢乐家庭”排练时,臭臭又不小心提到了黄叔叔,廖成伟非常愤怒,半道离开了排练场,气氛尴尬。黄冬青找到陈肖宁,告诉她今后两人不能再见面。但是对肖宁的感情,他会永远珍藏。

  黄冬青告诉安景文自己已经知道了实情,他主动照顾安景文,开始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不会抛下安景文不管。

  陈肖宁找廖成伟回来参赛,希望他把两个人的感情放一放,不要让臭臭失望。

第十八集

  廖成伟把和陈肖宁的谈话内容录音,通过律师转交给陈肖宁,陈肖宁非常吃惊。录音会对她争取臭臭的抚养权非常不利,陈肖宁不得已准备采取证明臭臭不是廖成伟所生这一下策。

  “欢乐家庭”比赛结束,臭臭却不见了。原来廖母把他藏进了廖成伟的车中,噩耗传来,廖成伟的车子被撞……

  臭臭被撞伤入院抢救,需要输血。廖成伟发现自己不是臭臭的亲生父亲,面色铁青。黄冬青被叫来为臭臭输血,也知道了实情。臭臭醒来后暂时失去记忆,也没有什么反应,令众人非常担心。黄冬青整晚都没有回家,安景文有了不祥的预感。

  廖成伟狠狠地揍了黄冬青,并向陈肖宁提出离婚,但他叮嘱陈不要告诉廖母臭臭不是她的亲孙子。廖母一心惦记孙子,一个劲地责备自己,这让廖成伟很是辛酸。

  黄冬青回家问安景文当年的事情,安景文非常反感,跑去质问陈肖宁。

第十九集

  安景文阻止黄冬青去看望臭臭,未果。激动的安景文在家摔了所有碗碟,待黄冬青回家,又是一番大闹。

  陈肖宁和廖成伟去办了离婚手续,廖成伟在言语间充满对臭臭的关爱。陈肖宁告诉他,她并不是为了臭臭才嫁给他的,廖成伟沉痛万分。臭臭出院了,但是大人说话他仍然没有反应。廖成伟带着廖母准备回老家看看。

  臭臭出院,黄冬青来看陈肖宁母子,臭臭的病情有所好转,开始说话。

  黄冬青心情郁闷,找来安景林一起喝闷酒,告诉他自己的尴尬处境。原来安景林也一直不知道,他的姐姐可能患有遗传精神病。安景林虽然很同情黄冬青,但他警告黄冬青不能对不起安景文。

第二十集

  安景林送黄冬青回家,对安景文说自己都知道了。他劝安景文理解黄冬青,一席话使安景文的情绪又激动起来。

  黄冬青要去见客户,安景文硬要陪他一起去。安景文见了女客户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黄冬青实在忍无可忍,把安景文一个人丢下,回家后安景文又乱发脾气。

  黄冬青仍旧去探望陈肖宁母子,在经济上给予支持。臭臭想念奶奶和爸爸,对陈肖宁非常冷淡。

  黄冬青常常去陈肖宁那里,令安景文很受刺激。她想到黄冬青他们三个人像一家子那样和睦,更加难以自控。陈肖宁找了一份工作,安景文去告密,说她生活作风有问题,陈肖宁被辞退。安景文还跑去臭臭的学校,对他的同学说,他的妈妈抢了人家的老公,令病后变得孤僻的臭臭更加自闭,甚至不愿再去学校。

  陈肖宁把安景文的所作所为告诉了黄冬青,黄冬青回家对安景文说他再也不去看臭臭了,求她不要再做伤害他们母子的事情,安景文冷冷的目光让他不寒而栗。安景文继续威胁陈肖宁,让她带着孩子离开他们的视野,否则她不能保证自己会对他们做什么。

第二十一集

  陈肖宁去找黄冬青商量,出乎意料地了解到安景文可能真的是个疯子。

  陈肖宁约安景文出来,对她说抱歉,让她不要再伤害臭臭。安景文知道她了解了自己的病情,仍然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陈肖宁和黄冬青决定少见面,以免刺激安景文。

  陈肖宁带着臭臭不辞而别,只留下一封信。黄冬青到处都找不到他们,非常着急。他动用了一切关系寻找他们,还去了一趟陈肖宁的老家,还是没有找到。安景文看他这样,更加生气。

  安景文腹中胎儿发育并不好,医生建议她住院安胎,安景文死活都不肯住院。黄冬青答应她,为了胎儿,先暂时不去找陈肖宁母子。

  突然有一天,黄冬青接到陈母的电话,说陈肖宁一直住在老家,现在臭臭的状态很差,始终不肯说话。心神不宁的黄冬青令安景文起了疑心。

第二十二集

  黄冬青让安景林为他瞒着安景文,自己去陈肖宁老家看望臭臭。

  臭臭见了黄冬青仍然面无表情,黄冬青于是带他回来治疗,并给母子暂时租了一间朝阳的宾馆。黄冬青陪臭臭到户外去玩儿、接触大自然,希望他能早点好起来。这一切,当然瞒着安景文。

  黄冬青要陪安景文检查身体,因此让安景林陪臭臭去看心理医生。安景林让陈肖宁为安景文着想,以后少见黄冬青,陈肖宁答应了。陈肖宁打电话告诉黄冬青,她要带臭臭回老家。黄冬青马上赶到宾馆,竭力挽留。黄冬青为他们母子租下了一套房子,竟然就在他自己的小区。黄冬青答应继续打听其它合适的房子。臭臭住进新房子,竟然开始对黄冬青笑了。

  廖成伟看了“欢乐家庭”,开始想念陈肖宁母子。他来找黄冬青,问他下落,黄冬青没有告诉他,但看得出廖成伟很想臭臭。

第二十三集

  陈肖宁按着安景文的作息时间出入,生怕和她在小区里碰到。一天,黄冬青和陈肖宁为了找从家里跑出来的臭臭,差一点跟买东西回来的安景文撞上。陈肖宁向黄冬青哭诉自己活得很累。安景文在小区远远看到陈肖宁,她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怀疑自己的病情加重了。

  廖成伟自己想办法找到了陈肖宁。廖成伟看到臭臭的样子,非常心疼,执意送他们母子去看心理医生。

  有一天,两个女人都出来为黄冬青送伞,终于又碰见了……

  安景文情绪过于激动,有小产的迹象。抢救后,大人和小孩都暂时保住了。但是安景文听不进黄冬青的解释,黄冬青被搞得精疲力竭,这时安景林又打电话来说公司出了问题。

  黄冬青放心不下臭臭,来找他们,陈肖宁告诉他自己准备带着臭臭回老家。安景文偷偷离开医院,到陈肖宁住的地方冲着黄冬青和陈肖宁大闹。

第二十四集

  黄冬青向疯狂的安景文解释臭臭的病情,安景文对臭臭开始怀有愧疚。陈肖宁带臭臭回老家,黄冬青送行,决定不再做臭臭的父亲。

  黄冬青卖了自己的设计所,还清了生意上的债务,把其余钱汇给了陈肖宁。陈肖宁把钱寄了回来,让他和安景文好好生活。安景文真诚地对黄冬青说,他可以去看陈肖宁母子。

  廖成伟在老家找到了陈肖宁,他为了治疗臭臭的病,学了很多心理学的知识,久违的一家三口似乎又能够融洽地相处。臭臭的病情好转了许多。

  安景文找到了陈肖宁,真心诚意地向她道歉,并嘱咐她如果自己真疯了,让她好好照顾黄冬青。

  安父病危,安景文始终不肯原谅他,不愿意去医院见他最后一面。黄冬青怎么劝也没有用,安景文说如果去世的妈妈能原谅父亲,她才能原谅。

第二十五集

  黄冬青想到了用激将法,故意说自己一度有多讨厌安景文,从前多爱陈肖宁。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安景文就因为有病,天生就处在道德的正面,天生就有权力去审判正常人。安景文在刺激之下,终于清醒,去见了安父最后一面。

  黄冬青后来告诉安景文,当日所言并不是他的真心话,他最希望的还是和安景文在一起。安景文在黄冬青的陪伴下,打掉了孩子,还决定和黄冬青离婚。她留下自己写的一封信,和以前陈肖宁寄来的信件,离家出走。黄冬青哪里都找不到安景文,决定去陈肖宁老家看看她在不在。正巧看到廖成伟和他们母子相处融洽,黄冬青内心复杂。

  安景文住进了疗养院,黄冬青时常去那里看她。病发的安景文已经不认识黄冬青,但是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