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始剧情:】

  林冲到滇西小城--洛城刑警队报到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一起大案,华天集团董事长柳华南的女儿柳素素在婚礼上遭人绑架。在破案过程中,警方不断得到匿名线索,而这些线索却将犯罪嫌疑人集中指向了林冲的师父--老刑警骆迦山。为查明真相,缉拿真凶,骆迦山将计就计,提前退休,暗地里走上了坚苦卓绝的缉凶之路。犯罪团伙在蒙面人的控制下,多次要把林冲与骆迦山置于死地。在除恶的惩凶道路上,林冲发现此案背后有更大的阴谋。师徒二人并肩战斗,协同配合,最终将绑架案的幕后真凶绳之以法,用青春和热血书写了无怨无悔的刑警人生。

  【故事大纲:】

  故事发生在滇西小城——洛城(虚拟名)。

  第一天到洛城刑警队报到的林冲接连遇到几次意外。先是手机在街上被飞车党抢走;然后发现将要工作的警队竟然蜗居在一座关帝庙内;接着就是在邝队的指派下,还有一个月就要退休的老刑警骆迦山成了自己的师父;尤其让他没想到的是:上班的第一天洛城就发生了了一起大案——华天集团董事长柳华南的女儿柳素素竟在她自己的婚礼上被人绑架了。就这样,一个看似平常的绑架案却将骆迦山师徒二人推向了反黑前沿。

  根据线索,骆迦山和邝队等人赶至一座出租屋围捕。结果,非但未能见到人质柳素素,反而骆迦山在行动中误杀了一个名叫“马桶”的嫌疑人。邝队在现场发现一张模糊照片,带回警队交给技术部门处理。

  柳素素的未婚夫柴南下提供了重要情报——绑匪可能在凤凰城夜总会。林冲赶到凤凰城,没找到绑匪,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在风情万种的老板娘夏 天池手中。闻讯赶来的邝队和骆迦山在夜总会的屋顶意外发现了纹身女尸。根据女尸身上的纹身,嫌疑人沈六被锁定。

  通缉犯沈六的同伙“铁嘴”被擒,审讯室内,“铁嘴”交待:“马桶”是自己的同伙。案子的线索断了。

  骆迦山告诉林冲,洛城几年前发现了价值连城的金矿。洛城金矿开采权归华天集团所有,而四方公司很有可能为得到部分矿山的开采权,而绑架柳华南的女儿柳素素,以此加重和华天集团谈判的砝码。洛城也很可能因为华天、四方的火并,血流成河。而这一切都是为了金子。

  夏天池将林冲的手机还给了林冲的爱人景凯旋,二人因此结识。

  骆迦山凭借多年刑侦经验认定“铁嘴”有问题,独自一人找到了铁嘴的住处,居然在那里发现了被绑的柳素素。骆迦山告诉柳素素自己是警察,叫骆迦山。哪知柳素素却趁其不注意捡起地上的木棍打晕了他,柳素素乘机逃跑。刚出门便被沈六抓住了,并迅速带离现场。

  醒来的骆迦山发现自己手中有一把洗浴中心的钥匙。

  骆迦山来到洗浴中心打开了柜子,竟在里面发现了一张给自己的 银行卡。林冲得到匿名线索,也赶到了洗浴中心,发现了骆迦山并看到了柜子留给骆迦山的纸条——密码是你的生日。林冲觉得师父有问题。但骆迦山解释说。一定有人栽赃自己,形势极其险恶,警察身份将非常不利,他要提前要退休。

  欢送酒会,师徒分手,“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徒二人频繁对饮,但因为银行卡的事情,林冲一直处于心理矛盾之中。

  邝队拿到了从“马桶”身上搜出来的复原照片,赫然是骆迦山与铁嘴在一起喝酒的情形。邝队派小甫带人把骆迦山带回警队。

  骆迦山接了一个电话,脸色沉重。他嘱咐林冲:如果我出了事,一定是被冤枉的,你一定要替我查明真相……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骆迦山命林冲顶门,自己跳窗脱逃。

  门被撞开,林冲发现冲进来的竟然是警队的同事。

  林冲因为放走了骆迦山,被邝队训斥,情绪低落,并向上级说明了一切,并发誓要带骆迦山归案。

  骆迦山根据线索追查沈六,并找到纹身用的特殊工具,几经周折,终于查到特殊工具的订货单,发现沈六的踪迹。老骆摸到了沈六的临时住处,潜入暗查,证实后给林冲打电话。

  老骆与沈六遭遇,武艺高强的沈六打晕了骆迦山。

  昏迷中的骆迦山隐约听到沈六在接听电话中提及了一个地名——十字坡。

  沈六走出临时住处,正遇赶来的林冲,一番打斗,眼看林冲占了上风,林冲却遭蒙面人的电棍袭击,被打晕,沈六逃脱。林冲跑进沈六住处,老骆已不在。

  老骆断定沈六要逃往十字坡,于是他通知邝队在通往十字坡公路入口处围捕,抓获沈六,解救柳素素。邝队虽不信老骆,但还是布控了。

  在蒙面人操纵下,小流氓在公路口袭警,吸引了警察,沈六带柳素素闯过了关卡,逃往十字坡。老骆识破沈六的诡计,只身驱车追击。崔局任命林冲为行动小组组长,负责到十字坡抓捕犯罪嫌疑人。林冲追随师父骆迦山踏进了危险诡秘的十字坡。师徒二人同黑恶势力的生死较量拉开了帷幕。

  最终,师徒二人联手将绑架案背后的阴谋慢慢揭开,绑匪沈六被缉拿归案,幕后主使柴南下也被绳之于法。

  骆迦山和林冲师徒二人怀着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和对公安事业的执着热爱,以实际行动践行着法律的尊严,经历着血与火的考验,用青春和热血书写着无怨无悔的刑警人生。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新婚的林冲从省厅到洛城县公安局报到,先是手机在街上被飞车党抢走;然后发现将要工作的警队蜗居在一座关帝庙内;接着是退休的老刑警骆迦山成了自己的师父;尤其让他没想到的是:上班的第一天洛城就发生了一起大案——华天集团董事长柳华南的女儿柳素素竟在她自己的婚礼上被人绑架了。

  柳家以为是四方集团方家的阴谋。小浦和骆迦山查到案情与铁嘴有关,赶到铁嘴藏身处,人已远逃,却发现了身背三件命案的变态连环杀手沈六的罪证。西山矿难,尤全在责难逃,骆迦山带着林冲等人去夏天池的凤凰城搜查。

第二集

  骆迦山带柴南下回去审查。林冲如同跟屁虫似的紧盯着骆迦山,令到骆迦山十分反感,邝队请林冲多理解老同志,声称他不熟悉基层才会理解不了骆迦山。柴南下死不开口,骆迦山为指认犯人,把钳子请到预审室,引起林冲的不满,师徒又闹矛盾,更意外的是:师徒再回到预审室,钳子已死。崔局大发脾气。法医鉴定钳子死于自杀。

  尤全还在医院躺着,骆迦山带着林冲赶到四方集团,方老大是钳子的叔伯哥哥,骆迦山请高森传话:钳子的事情有我骆迦山管。林冲问东问西,骆迦山要他多动脑子少动嘴。

  柳华南派人保释了柴南下。柳素素在沈六与铁嘴手下战战兢兢。柳华南得知女儿的下落,派魏伯前去营救。铁嘴毒瘾犯了,找青三买毒品,沈六在面包车内发现柳家 保镖。

第三集

  沈六开车逃过追捕。骆迦山到洗浴中心与柳华南密谈,林冲又与夏天池尴尬相遇。骆迦山办案时候的草莽英雄气,又使林冲不爽,但林冲也渐渐从骆迦山口中了解到洛城唯一的大富豪就是华叔的华天集团,而十字坡的四方集团因为金矿跑到洛城来跟华叔抢钱。骆迦山对四方集团的高森私自用刑,招致林冲的不满,质问他为何不去救柳素素。骆迦山照旧不理会林冲,我行我素。

  景凯旋来洛城采访金矿黑幕,顺便到刑警队探林冲,小两口一见面分外亲热,却被骆迦山打断好景。柳华南质问柴南下为何要尤全去炸金矿。柳华南通知老骆,绑架柳素素的铁嘴抓到了,让他到华天大厦的地下车库来,林冲发现柴南下正在私刑逼供铁嘴,要将柴南下带回警队,两人争执。

第四集

  骆迦山责备林冲坏事,他答应华叔24小时内找到柳素素的。林冲一搅和,他便电话崔局要把林冲退回去。两人闹腾一番之后又开始讨论案情。魏伯与柳华南逼问铁嘴,三辆车悄然开出车库,骆迦山与林冲尾随其后,到了一桥洞。四郎扛枪出现,柴南下被胁迫,骆迦山、林冲分头隐蔽,铁嘴揣开柴南下,打算逃跑,四郎跑在铁嘴身后,忽然射击铁嘴。骆迦山刚想抓住四郎,四郎已经被车撞死。柴南下、魏伯已消失在现场。

  沈六找小叶按摩,想趁机杀了她,却被她的儿子馒头破坏。景凯旋打林冲的手机,竟在夏天池手上,两人自此认识。景凯旋险些被青三占便宜,幸亏林冲赶到。

  方老三也在买柳素素的人头,铁嘴跟方老三谈好条件后,给沈六一张 银行卡和手机号,称自己回不来了就听老骆的,老骆是谁?只能靠这个电话号码。警察监听了方老三的电话,得知铁嘴要和方老三见面,开会布置抓捕行动。

第五集

  骆迦山在茶座查方老大与方老三,老三说是华叔自己绑架柳素素,想借警察的手搞垮四方。铁嘴在厕所里拎走方老三买柳素素的钱,方老三要买柳素素是因为柳素素看见他杀人,她一作证,他必死无疑。

  铁嘴走出茶座,被林冲注意到,赶紧叫骆迦山来支援。紧要关头,铁嘴死在柴南下的枪下。方老三打电话给沈六,他还是想买柳素素的人头。沈六出门,正遇见馒头被三个大孩子欺负,馒头因为母亲是妓女自己没有爸爸而被人嘲笑,沈六自称是馒头的爸爸,把小叶感动眼泪涟涟,沈六受不住这感谢,正好叫小叶替自己去拿方老三的钱柜钥匙。沈六回来的时候,正遇上林冲在外拿着手台与骆迦山对话,骆迦山找到铁嘴的住处,见着柳素素,问了几句话,得到一些信息,却又被柳素素当成坏人“老骆”喷了眼睛,失去救她的机会,案情一时扑簌迷离,骆迦山听到柳素素提起张工。

  崔局对骆迦山的行为充满疑惑,间接建议他退休,骆迦山将局里早已准备好的退休手续签了,向崔局表示,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就让柳华南的后半辈子在监狱过。

第六集

  骆迦山查到给柳华南勘探金矿的张工的蛛丝马迹。骆迦山在退休聚会上喝高了,看见儿子骆航搂着个爆炸头妹妹,两父子斗打一番,骆航躲远,林冲送师父回家,知悉师父的苦。崔局收到一张骆迦山与铁嘴的照片,邝队赶到骆迦山家的时候,骆迦山已将儿子托付给林冲,从容夺门而出。一张照片,就使骆迦山十分可疑,林冲也成了要提供线索的被审查对象。崔局派林冲与小浦去抓骆迦山。

  柳素素要沈六去见柴南下,她要她的结婚戒指。柳铁刚告诉父亲柳华南方家买柳素素的钱被骆迦山取走,骆迦山就气冲冲地赶来,他声讨柳铁用脚踢他鼻子,柳素素用杀虫剂喷他眼睛,他拿起已被柳铁抢走的 银行卡,大模大样地扬长而去。他也以为是柳华南自己绑架了柳素素,拿警察当枪使,搞四方集团。

第七集

  骆航在四方集团受到重用,他没想过这是四方集团拿他做筹码。

  骆迦山通过景凯旋的摄像头邀林冲来见他。见到林冲,骆迦山才告诉林冲脱下警服是为了更好地摆平这个案子。骆迦山告诉林冲:晚上沈六住在瓦砾村 12号,他先去蹲守,林冲通知邝队,带全队过去,9点准时行动。骆迦山又把方家给沈六的银行卡交给林冲,请林冲去查到底是谁开的户。林冲查到开户人是高森,他们以为是四方绑架了柳素素,但取钱的密码却是骆迦山的生日,里面有十万块钱,骆迦山被人栽赃。

  林冲叫了全队的人打好埋伏,却始终不见骆迦山赶来,原来,他趁机溜回警局,取得沈六的资料,偷了个手台,还拿了邝队的警辉。警局大乱,立即要抓骆迦山,林冲又遭到审问。

  骆迦山发现沈六用的纹身工具是方老大给买的,老骆到了四方公司。方老大也想利用骆迦山找柳素素,价钱比柳华南给的还高,翻倍。方老大拒绝承认自己认识老六,骆迦山要他滚回十字坡,离骆航远点。摔门而出的骆迦山正遇见跟踪而至的林冲,两人拔枪相见,骆航抱住林冲的腿,骆迦山又一次溜出警察们的视线。

第八集

  景凯旋担心自己已怀孕,正想要林冲陪自己去医院,林冲却为骆迦山去找方老大的事又出门调查。正好看见骆迦山去三医院,邝队以为他奔苏醒的尤全而去,林冲却觉得骆迦山应该是去设备科调查。林冲与邝队赶到医院,又被骆迦山巧妙地周旋。骆迦山确实是去查沈六的地址,他以邝队的身份救了宝娃,但他发现尤全已死。

  景凯旋约了夏天池去医院妇产科检查,正遇上骆迦山甩林冲与邝队,夏天池帮骆迦山逃脱追捕,不料,骆迦山不领这个情,要夏天池去买包子,自己趁机借走了夏天池的车。

  景凯旋告诉丈夫有可能怀孕,林冲却心猿意马完全没准备,景凯旋十分委屈。

  老骆到了沈六的藏身处,被沈六打晕,沈六逃跑,林冲也找到沈六的地址,他与沈六当面错过。骆迦山联络邝队,让邝队带人布控抓捕沈六。

第九集

  邝队要骆迦山答应抓到沈六找到柳素素之后就回到警队。豆罗收费站,邝队与骆迦山紧锣密鼓还是让沈六跑了,他带柳素素坐着拖拉机转移到十字坡了。邝队觉得又被骆迦山耍了,林冲铐了骆迦山,打算带他回警局,不料,骆迦山下了邝队的枪,林冲毫不犹豫地开枪,骆迦山受伤开车而去。崔局宣布骆迦山的案子由林冲负责。林冲打算去十字坡找骆迦山,十字坡是方家老窝。

  林冲去跟景凯旋道别,景凯旋固执地要求跟随他去十字坡。林冲与小浦到十字坡派出所报到,发现张所长是个老好人。

  骆迦山因伤被四奶奶所救,四奶奶的大儿子矿难而死,方老大的赔偿金从七万降到四万,四奶奶的二儿子气不过与方老大打斗,腿被打断,骆迦山发誓要替四奶奶收拾方老大。他通过孙哑巴找到郑瘸子家,而此时,方家三兄弟已知道骆迦山来者不善,并且,方家推断柳素素沈六应该就在十字坡。

第十集

  骆迦山狠狠教训了郑瘸子,郑瘸子答应带骆迦山见沈六,12点,34号洞。

  林冲在十字坡发现柴南下,跟踪而去,发现魏伯方老二方老三与景凯旋正打牌,夏 天池坐在她旁边指点,柴南下站在魏伯身后。景凯旋说夏天池跟方家来谈生意,便顺道邀她来了。林冲生气之余,嘱景凯旋盯紧这几个人。

  林冲与小浦又被骆迦山逮到,方老二方老三商量着让郑瘸子举报老骆。瘸子举报之后于被光头打晕,骆迦山早料到着一着,找老周布置了人。34号洞,郑瘸子去不了,警察也得白跑一趟,骆迦山却还是打算去等沈六。

  张所长告诉林冲,34号洞与36号洞连接,从36号洞出去就是一片林子,跑进去一头大象也抓不到。林冲追上骆迦山,却反被骆迦山“抓到”,师徒两来了场别开生面的审问与交代。林冲其实担心骆迦山的安全,老周却很相信骆迦山。

第十一集

  林冲被骆迦山逮走了,最麻烦的是小浦与张所长,他们找来找去,在中巴车顶发现了被绑的林冲,林冲的枪被骆迦山拿走了。林冲四处搜查骆迦山,张所长却有些刻意回避,他不喜欢把事情闹大。

  夏天池带着景凯旋去找孙哑巴,想打听林冲的下落。等林冲出现在景凯旋面前时,又因为工作不顺利而不想搭理更多,景凯旋委屈极了。

  骆迦山到孙哑巴处打听光头的下落,也打听到夏天池与景凯旋在找林冲。骆迦山带着老周与工友们去找光头,一顿武斗,十字坡街道混乱了一晚上,工友们显然不是光头与二棱子等人的对手,骆迦山撤退到十字坡酒店,又遇夏天池与景凯旋,二棱子等人追来,夏天池设计替骆迦山解了围。骆迦山看十字坡环境太复杂,要解散工友们,老周有些舍不得,骆迦山还是狠心希望他回家好好过日子。骆迦山将光头抓住,问郑瘸子在哪儿。

第十二集

  光头交代:郑瘸子其实已经被方老三一枪打死,埋在洞里,方老三杀过一个洛城的工程师。那人的尸体是瘸子处理的,方老三怕这事儿露了,杀瘸子灭口。光头觉得绑架柳素素不是方老三干的,因为方老三也找柳素素。

  骆迦山把光头装进麻袋藏进四奶奶的院子,方老二悬赏两万寻找光头的下落。林冲因为丢了枪,简直要把骆迦山碎尸万段,骆迦山却仍旧利用景凯旋约见林冲。骆迦山告诉林冲郑瘸子已经被方老三所杀,目击证人光头已被他控制起来,他想请林冲联手破案,最后,他把枪还给了林冲。不料,等骆迦山回到四奶奶处,方老三已经带人来抓骆迦山了,是四奶奶为了给儿子治腿的钱而把光头的下落告发给方老三的。骆迦山受方老三酷刑。四奶奶良心不安,到派出所来报案,林冲等立即行动。

  方老二方老三夏天池柴南下坐在一起讨论如何挖掘金子。林冲等人及时救下骆迦山,十字坡派出所突审光头与方老三。

第十三集

  方老二见光头已在警察手上,立即出三万块钱买他的尸首。方老三想买通张所长,张所长虽然懦弱,但深恶痛绝这样的勾当,把方老三教育了一通。骆迦山担心方老二与方老大会来救方老三,要林冲电话崔局请求支援,邝队带着警员们连夜出发,不料,公路被堵,骆迦山预感到会出事。

  柳素素在沈六那里磨绳子,她替自己与小莉一起磨绳索,想挣脱沈六。

  方老三在逼供之下,交代了杀张工的全部过程,因为柳素素看见了张工被杀,铁嘴便绑架了柳素素,想趁机向方老三勒索。林冲抓到骆迦山以为事情可以了解,不料,骆迦山说不找到柳素素他绝不能进班房。

  方老三突然口吐泡沫要送医院洗胃,老三媳妇带着一群泼辣妇女前来搅局,方老二也来威胁张所长,他以四奶奶为人质,张所长以自己为人质,把四奶奶换下,张所长被打死。景凯旋正好拿着DV机录下了张所长追捕罪犯的全过程,她泪流满面。

第十四集

  方老三被夏天池与柴南下所救,他们自有所图,可惜,最后,方老三还是落在警察手里。

  邝队全面封锁十字坡,展开地毯式排查,要在天黑以前抓捕方老三及其同党!要把十字坡的犯罪分子一网打尽!包括绑架柳素素的沈六!

  沈六出门找吃的,才发现自己成了过街老鼠。柳素素救出小莉,沈六想杀柳素素,恰逢骆迦山赶到,救下柳素素,私自开着警车脱离现场。林冲赶紧联络,劝其带着柳素素归队。骆迦山直率地告诉林冲,他是要利用柳素素这个筹码将所有的罪犯捉拿归案。林冲觉得那样太危险。

  景凯旋彻底理解了丈夫,并以他的职业为豪。方老大与高森絮叨起家常,他要找机会报仇。华叔悬赏50万寻找柳素素。骆迦山将柳素素带道北关 别墅藏身处,与她详谈,想从她这里了解到张工被杀的事情,不知世事的金王之女拒不开口,骆迦山晓之以理,使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临外出的时候,骆迦山将一根短棒交给柳素素防身。

第十五集

  柳华南得知女儿在骆迦山手中,很是放心。沈六又给一个女人纹身,结果发展成爱情。

  高森得到秘密情报,接近了安全屋,派打手假装骆迦山的人见到了柳素素,骆航关键时刻报警,柳素素当场给了假警察一棍。

  骆迦山赶到,带着柳素素转移,遭到高森、柳铁、沈六等人的追击,林冲带队赶来救援。

  最后,骆迦山、柳素素逃进山区,导致林冲被迫脱队。

第十六集

  逃难路上,三人过河,桥断了,为救柳素素,二师徒落水,柳素素却逃了。

  二人自救,正在危机时刻,柳素素回来,下到河里,扔过来绳子,救了二人,三个人的手机、钱、吃的全没了,只有林冲的枪没丢,三人饥寒交迫。柳素素受伤,大病,二个大男人慌了手脚。

  骆迦山要下山找熟人帮忙,两人来到了桃源村,见到了骆迦山的前妻,也见到了7年没见的女儿。母女两人盛情款待,给这两位“不速之客”喂饱了肚子,拿了药,凑了盘缠。临走时林冲发现,骆迦山前妻的老公就是老周。

第十七集

  柳华南因女儿又没了,很是着急。柴南下要自己亲自进山寻找柳素素。

  崔局命令邝队搜山,通知山里各个派出所,寻找林冲。骆迦山、林冲追问柳素素,柳素素终于讲了目击方老三杀人过程。原来,柳素素窥见方老三杀了老张,还抢了一个174号文件。方老三走了,沈六往麻袋里装尸体,并打电话说:老骆,事儿办完了……柳素素回到家中,进门就被人打晕,醒后发现被沈六绑架。

  骆迦山和林冲分析案情:老张是勘探专家,一定是找到了洛城山价值连城的富矿,所以被方老三杀,174就是富矿的地点,被方家掌握,所以方家才会来谈判。

  柳铁带人用电锯锯开了本以为装有174号文件的保险柜,里面只有300万现金。

  骆迦山约见柳华南、方老大。骆迦山指出有第三方势力想让双方打起来,从中渔利,也就是说沈六后面不光是方老三。骆迦山问柳华南,柳素素打电话都有谁知道?柳华南沉默思索。

  柳铁拿了方家的“狗头金”,柳华南让柳铁将“狗头金”还给方家。

第十八集

  林冲查到高森,激战,带高森入公安局审问。狗头金被骆迦山揣走了,夏天池拿着174图纸,止不住激动。

  柳铁要出10万块买骆迦山的人头,沈六逮住骆航,想从他这里赚这笔钱。崔局与林冲,林冲与师傅骆迦山达成默契。

  柳华南跟柴南下讲自己要和方老大谈,让他离开洛城,但174图纸的事情,方老大仍旧矢口否认。

第十九集

  林冲带警队抓捕沈六。

  柳华南还方老大狗头金,承诺绝不让柳素素作证。柳铁很不愿意,因为方老大不承认有什么图纸。一切似乎即将平静,骆迦山准备带柳素素归案,但林冲依然不安,因为沈六在逃。

  骆航觉得父亲有危险,揣上一支自制手枪,找到安全屋来救老骆。

  骆航看到刚刚出浴的柳素素,起色心,二人打斗过程中,触碰到枪扳机,伴着几声枪响,柳素素当场倒下。

  骆迦山赶到,见到此情此景,悲愤欲绝,让骆航走,去老周那里躲藏,骆航将柳素素“杀”死,骆迦山“伪造”杀人现场。

第二十集

  警队赶到,警察发现柳素素尸体,凶手指向沈六。

  林冲找不到骆迦山,感到老骆可能与柳素素的死有关,极度矛盾,又不明真相。

  警方封锁柳素素的死讯,但死讯还是神秘的传到方老大耳中,方老大分析一旦柳华南、柳铁得知死讯。自己跳进黄河也脱不了干系,遂决定先下手。

  警队开会研究柳素素之死,林冲拿着纹身工具的证据,没有说出来,警队结论是沈六杀了柳素素,骆迦山有可能也遇害。必须严格封锁消息,并准备调大量警力来洛城维持治安。

  方老大告诉柳华南,要1000万卖174图纸,交易时,方老大及打手用炸药谋杀柳华南,柳铁被炸伤,柴南下、夏天池救柳华南脱险,柳铁重伤住院,下半身瘫痪。

  林冲带警队赶到,林冲抓了方老大的打手,方老大、高森逃脱。

  柳华南从夏天池处逼问出柳素素已死。

  柴南下和夏天池告诉柳华南,柳素素被杀。

第二十一集

  柳华南疯了,认定骆迦山是方家人,暗调王牌杀手老胡。

  警方找到目击者,目击者看见了骆迦山、骆航从柳素素的现场出来,基于当下形式迷乱,林冲向警局说出了现场的纹身工具属于骆迦山的情况。林冲因为没有早点说出纹身工具的事,被严厉批评,调离专案组,林冲的工作由邝队接手。

  林冲求邝队再审死刑犯方老三,林冲运用技巧,终于敲开方老三的防线,亡命徒方老三交待了杀人动机:老张勘查出富矿地点,绘制了初探图纸—— 174号报告,报告详细标明了富矿在洛城山区的矿带分布,富矿价值10亿以上。方老三自己从勘探队的内线知道了有174图纸。于是就杀了老张,抢了 174,放在方老大手中。

  警方四处抓捕方老大。高森按照柳华南的要求到刑警队自首。

第二十二集

  林冲继续调查骆迦山案件。

  林冲找到夏天池,夏天池供出柳华南找来一个杀手,但好像没有拿到要的东西。

  高森由于有立功表现,又没有犯罪证据,被假释,悄悄去找方老大情妇,林冲跟踪。发现高森在跟踪方老大情妇。

  骆迦山遭老胡追杀,在沈六的暗中配合下,老胡、柴南下抓住骆迦山。

第二十三集

  邝队验尸,发现重要线索——打死柳素素的子弹属于左轮手枪,叫林冲赶紧回来。

  柳华南问骆迦山柳素素怎么死的,骆迦山无言以对。

  邝队告诉林冲柳素素死于左轮手枪,林冲回想起追沈六时,打伤自己的黑枪。

  林冲复查柳素素死亡现场,发现了左轮手枪的弹壳。

  林冲跟崔局汇报,认为柳素素死于屋外的第二个杀手。崔局暗示林冲,希望他能找到证据,尽快破案。

  景凯旋意外发现了方老大情妇的藏身地。

  柳华南和柴南下在烂尾楼内准备弄死骆迦山,林冲赶到,救了骆迦山,但与老胡纠缠,枪战,林冲击毙老胡。

第二十四集

  林冲、景凯旋为骆迦山的事发生激烈冲突,林冲认为骆迦山一定是正当防卫。但景凯旋坚持举报了骆迦山。

  景凯旋到警队作证,详细叙述了骆迦山杀柳华南的过程,与现场完全符合,林冲在一旁郁闷地听着。

  夏天池、高森终于从方老大情妇处抢到174。却被赶来的林冲堵住,二人给林冲开价,高森抱住林冲的腿,夏天池拿着174跑了。

  警方开始通缉骆迦山,骆迦山成了过街老鼠,四处逃窜。

  高森和夏天池找到徐翘楚抢夺174的U盘,林冲赶到将其带回刑警队,审问高森。

第二十五集

  高森、柴南下、夏天池威胁柳铁,收编了华天、四方的工头们,把全部资产200万投资,准备开洞、采金。四人欲成为新一代矿主。

  林冲重审魏伯,发现魏伯不是沈六的指使。林冲推论出,幕后黑手是高森,因为高森是整件事后真正获利的赢家。

  林冲当机立断,将沈六的弹壳交与检验科分析处理。

  检验结果,沈六的弹壳与柳素素现场的不符,林冲判断杀柳素素的一定另有其人。

  沈六抓了骆航,虽然骆航打死不说,沈六还是找到了秘密电话,沈六告诉骆迦山骆航在自己手上,要骆迦山拿自己换,骆迦山约在下午四点在尾子坝交换。老骆求林冲救自己的儿子,举着炸药冲向矿洞,爆炸,林冲悲痛欲绝。

第二十六集

  一番交锋后林冲救下骆航,骆航说了柳素素之死的过程,林冲问究竟打了几枪?骆航完全不记得。根据林冲的判断,无论从企图上还是方向上,一枪致命的杀害柳素素绝非骆航和他的自制土枪所能为。

  沈六带伤找到高森,柴南下,原来高森、柴南下果然就是蒙面人!沈六索要500万现金,不然一起完蛋,高森、柴南下说去凑钱,沈六见二人面露杀气,弃钱逃跑。

  林冲去监视高森,恰逢沈六跑出,林冲追赶。

  林冲终于活捉了受伤的沈六,报告邝队。

  高森发现林冲去追沈六。 于是绑了怀孕的景凯旋,告诉林冲要交换。

  警队赶到,林冲带着沈六离开,邝队随后赶来。

  高森带景凯旋换林冲手里的沈六。

  骆迦山的暗枪打来,高森负伤,被林冲活捉,林冲救了景凯旋。

  沈六拖着伤逃跑,被树林里的一支猎枪击中数枪。

  林冲审高森,高森把所有罪都揽过来,不招供柴南下,承认自己一直是沈六的幕后操纵者,为了挑起华天、方家的火拼,自己从中渔利。

  林冲找夏天池,终于从夏天池处找到了174号报告,报告上有老张的血迹。夏天池对林冲讲了她和高森、柴南下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苦难经历,又说了三人决定一起联手,利用沈六,抢夺方老三手里的174号文件,占有金矿,成为矿主的经历,夏天池在整个过程中,没有违法行为。

第二十七集

  林冲在警局崔局长和邝队的暗中配合下,查到柴南下、高森、夏天池三个人的档案,发现柴南下小时候叫白玉京,白父、白母被柳华南所骗,白父走投无路,杀了白母后自杀,留下孤儿白玉京,后改名柴南下,当年办理这个案子的就是骆迦山!

  林冲找专家检验,发现174号报告是老张假造的。

  林冲问是谁告诉她和高森有174号报告的,夏天池说是柴南下。

  警队决定放掉夏天池,诱捕柴南下,林冲和小浦跟踪夏到华天大厦,夏天池逃脱,林冲来不及通知小浦,孤身追踪。

第二十八集

  林冲找到柴南下,柴南下利用夏天池逃脱,被诈死的骆迦山抓住,柴南下交代案情始末……

  夏天池开车解救柴南下,柴南下逃脱,林冲和骆迦山追击,邝队带人赶到,围捕柴南下,柴南下负隅顽抗,利用手里的枪支拒捕,骆迦山为掩护队友冲出,击毙柴南下的同时也壮烈殉职。

  邝队和战友们默默为骆迦山送行……

  除夕到了,万家欢腾,林冲为骆迦山默默送行……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