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国势衰颓,国难当头,大量珍贵文物流失之时,有中华赤子倾家荡产买下为世人瞩目,几乎流落海外不归的国宝,这位大收藏家就是张伯驹先生。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民国初年,东北王张作霖在去北平途中,故意刁难袁世凯派来的随行护卫官张伯驹和谭得侃,意欲杀回东北。张伯驹连夜为东北王找来"一百只没打过鸣儿的小公鸡的舌头做饺子",张作霖对这年轻英武的军官十分喜爱,令随行的小六子----张学良认张伯驹为兄,并亲赠价值半个奉天城的《雪江归棹图》给张伯驹。从此张伯驹走上了收藏家的坎坷之路。

  二十年后,日军加紧侵华。人称"京沪四大公子"之一的张伯驹上书宋哲元不要让奸商把文物倒卖给外国人,宋哲元和北平市长秦德纯因惧张伯驹向蒋介石告状,请张伯驹的好友傅湘前去张宅说情。

第二集

  大太监卫福海的养子卫广利准备把宋代文物卖给英国商人,被张伯驹和傅湘堵了个正着儿,张伯驹义正辞严,洋商灰溜溜地空手而去。

  恭王府内卫福海伙同索管家怂勇二爷溥濡卖唐代韩干的名画《照夜白图》。正值溥濡犹豫不决之时,张伯驹登门造访,送来一万块钱助二爷解燃之急,并慷慨陈词力劝溥濡不要卖祖宗留下的文物。索管家和卫福海眼见即将到手的《照夜白图》被张伯驹搅黄了,很不甘心欲设调虎离山之计···

第三集

  张伯驹来到上海,与京剧票友溥侗,袁克广等人在湖心亭"票"京剧。余叔岩为众人推荐天香书院色艺双全的艺妓潘素演奏琵琶,潘素的一曲《广陵散》和《普庵咒》艺惊四座,而众人却不知曲出何处。张伯驹侃侃而谈道出曲目的出处众人皆服,更令潘素心中佩服,临别时二人四目相视······张伯驹与潘素邂逅相遇,潘素误会伯驹不过是纨绔子弟,拂袖而去。陈诚的副官夏上校苦追潘素,姆妈又要她嫁人,潘素和伯驹都陷入烦恼之中,不知不觉伯驹又听到潘素那如诉如泣的琵琶声。

第四集

  循琴声伯驹再次来到天香书院欲见潘素,没想到再次被拒之门外。趁张伯驹不在北平,卫福海又来恭王府推波助澜想把《照夜白图》弄到手,恭王府二爷溥濡万般无奈将旷世奇珍,流传一千多年的《照夜白图》交给卫福海去变卖。日本奸商荒木得知卫广利父子在卖《照夜白图》,乔装打扮来到卫广利父子开的宝云阁。荒木用一幅假《清明上河图》套出卫福海欲卖《照夜白图》的真意,并当场付定金二十万,见到满箱的钞票,卫福海瞪着贪婪的眼睛看呆了。

第五集

  却不料卫广利背着养父已将《照夜白图》以五万块钱的价格卖了出去。为应付颇有背景的东洋人荒木,卫福海约荒木在昆明湖上见面,准备将西晋陆机所书稀世珍品,《平复帖》卖给荒木,荒木闻之不禁喜形于色。

  潘素愁烦之中以画铭志,伯驹为潘素未完成的荷花图续画上一朵清纯高洁的荷花,俩人尽释前嫌。潘素画案上的一方"如是砚"引来了一段"夫妻砚"的典故。

  在给张伯驹祝寿的晚会上,伯驹出人意料地当众宣布向潘素求婚,一往情深的潘素答应了伯驹的求婚,有情人终成眷属。一直迷恋潘素的夏上校忿忿而去。

第六集

  潘素沉浸在订婚的喜悦之中,不禁操琴为伯驹弹奏《阳春古曲》。伯驹听着那倾注素素心境的琴声内心万分苦恼,他为没有告诉潘素自己已有三房太太深感愧疚,终于说出真情。如睛天霹雳潘素无法承受这打击,痛苦欲绝的潘素泪水无声的淌下来,她悲戚命运的不公。

  张伯驹在一家洋人开的古董店里收买回一批文物。他把这些文物带到一家名叫"通广斋"的古董店,却不料"通文斋"店主竟是多年不遇的老朋友,老友重逢免不了寒流喧一番。席间伯驹得知,韩干画的《照夜白图》已经流落到上海的洋人手里。

第七集

  潘素从荣管家口中得知了伯驹的婚姻悲剧,她再一次回绝了夏上校的追求,并告诉他"我爱的男人,他必须是那种除了爱我之外,有更高追求的人"。

  张伯驹和傅湘来到王府,又一次资助两万块钱帮二爷渡过难关。溥濡感激万分,他带伯驹来到密室,西晋陆机所书,仅存八十三字,经一千六百多年沧桑的中国第一书法作品《平复贴》赫然眼前。为了不重蹈《照夜白图》的复辙,溥濡让伯驹带走〈〈平复贴〉〉。伯驹不肯乘人之危,叮嘱二爷为祖宗为子孙留好宝物。

  为抵制殷汝耕拉他加入汉奸政府和面见蒋介石,张伯驹夫妇上了去北京的火车,车上夫妇二人目睹了蒋纬国和胖上校演出的一场闹剧。

第八集

  张伯驹在南京一星期七次登门拜访蒋介石,回回都被拒之门外。张伯驹和余叔岩商量,请一代名伶杨小楼,王凤卿,程继先,钱宝森等人一起唱一出《空城计》以警示国民,让那些政府官员,汉奸政府清醒清醒。

  伯驹的好友傅湘冒着大雨为演出《空城计》奔忙,不料珍爱的一幅神品墨井道人吴历的《雪山图》被雨淋毁,傅湘痛不欲生,傅妻只好求助伯驹。伯驹胸有成竹答应十天后将〈〈雪山图〉〉完璧归赵。十日后画坛泰斗,高人名流张大千,齐白石,章士钊,沈尹默,黄宾虹,谭得侃等人结队拜访伯驹,潘素临摹的《雪山图》以假乱真,竟使画坛巨匠张大千俯首拜师。

第九集

  卫广利的宝云阁里来了一位财大气粗的谭老板,此人正是谭得侃。他要卫广利帮他搞到《平复贴》。

  伯驹加紧练唱〈〈空城计〉〉之时,汉奸殷汝耕派人送来两颗子弹,伯驹不为所动。《空城计》开演之时张大千,齐白石,章士钊,于佑任等名流都来为伯驹捧场,荒木和几个不三不四的黑衣人也来到戏馆···

  为成立故物保护委员会,伯驹夫妇应张学良邀请来到西安面见蒋 介石。在张学良安排下伯驹去见蒋,出尔反尔的蒋介石却又一次让伯驹碰了壁。当着蒋纬国的面,报国无门的伯驹感叹道:"明君难求,庸帝易得,千古如此"

第十集

  西安城内同春楼饭庄蒋纬国宴请伯驹夫妇,那些达官要人,名媛富贾都是一些酒囊饭袋,全然不能理解张伯驹的报国赤子之心。伯驹决心霸王卸甲回河南项城老家。

  在河南老家,伯驹的同窗学友王森然和傅湘来见。原来王森然带来了《聊斋》手稿为革命事业筹措经费,伯驹执意不夺朋友所爱,却为国家民族有利的事情慷慨解囊相助。

  恭王府老福晋去世,卫福海,荒木和卫广利,谭得侃都想趁溥濡危难之时把《平复贴>搞到手。

第十一集

  卫福海父子为逼溥濡卖《平复贴》上窜下跳,大闹王府灵堂,二爷溥濡气得癫狂,把二人打出王府。夜晚王府密室内溥濡面对《平复贴》百感交集···

  王森然来到伯驹家中,告诉他张学良,杨虎城为兵谏蒋介石抗战暴发了"西安事变"。潘素告诉伯驹溥濡深夜来访。原来是他将传世这宝《平复贴》送来请伯驹收藏。溥濡的一番坦诚之言感动了伯驹收下《平复贴》,夜色中溥濡了却心愿,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第十二集

  荒木原来是日本文化间谍,为查明《平复贴》的下落他软硬兼施撬开了索管家的嘴,得知《平复贴》在张伯驹家里。

  伯驹已预感到《平复帖》留在北平家中不安全,他派荣管家将帖送到河南项城老家密室中藏起来,自己和潘素来到上海,一为转移外人的注意视线,二为抢救流失在上海市场上的文物,为收购流失文物,伯驹变卖祖业,但钱仍不够,为筹到钱他和荣管家"大东亚银行"董事长罗天玉赌钱,罗天玉自恃牌技高明,却不料被镇静自若的伯驹当了大赢家,收购文物的资金总算有了着落儿。

第十三集

  就在张伯驹倾全力挽救文物之时,唯利是图的商人谭得侃也在打着如意算盘,他预料张伯驹运不走文物,到那时他就可以压低价格大捞一笔。

  陈诚派夏上校来和伯驹联系运走文物,伯驹为挽救四十二箱文物不落敌手,排除宿怨文物交给夏上校,潘素却凭直觉感到不放心。

  荒木为《平复帖》来访张伯驹,伯驹义正辞严地揭露日本侵华的罪恶,恼羞成怒的荒木指使汉奸组织"反共救国"设下圈套绑架了张伯驹。

第十四集

  潘素准备卖掉房子救伯驹,傅湘带来北平朋友们凑的钱。伯驹曾两次解囊相助的朋友派王森然送来十万块钱帮助营救伯驹,而这时卫广利和谭得侃却各怀鬼胎来见潘素。

  此时被囚禁的伯驹辱气节开始绝食,潘素得后心疼万分,她去找谭得侃准备卖掉《平复帖》救伯驹,谭的门外看到他正和两个外国商人握手,潘素突然猛省让司机掉转车头。

  荒木安排了一场"鹊桥会"让张伯驹和潘素母女隔河相会,伯驹乘见面之时抢过保镖的帽子戴在自己的头上,荒木以张伯驹在示意潘素保住自己的脑袋,潘素回家后苦苦思索伯驹发来的哑谜。

第十五集

  机敏聪慧的潘素终于猜到伯驹的用意,她去找绑架伯驹的"反共救国会",说只有伯驹自己知道藏贴的地方。荒木知道伯驹软硬不吃,于是另生诡计,故意放掉伯驹。

  张伯驹将计就计,荒木以为阴谋得逞,派特务去张宅搜到锦盒,当他得意地打开锦盒却发现张伯驹奚落他的题字,气得他暴跳如雷把题字撕得粉碎,此时张伯驹全家已乘上火车脱离险境。

  抗战胜利了,"平复堂"大字匾额终于高挂堂前,傅作义将军到张宅看望伯驹,二人互诉衷肠忧国忧民,伯驹请傅将军一睹稀世绝品《平复贴》的神韵。

  湘带来三希堂珍宝《伯远贴》和唐代李白的真迹《上阳台贴》。并告诉伯驹这是卫福海求他送来的,原来卫福海是为救卫广利请伯驹向傅作义求情。

第十六集

  伯驹答应卫福海为卫广利说情,并得知《伯远贴》和《上阳台贴》,只要价十三万,伯驹和潘素商议卖房卖地也要收藏这两件珍贵的文物。

  谭得侃趁房地产大跌之时前来收买伯驹的房产。女儿传彩在和小朋友玩向老奶奶买了一个喂鸡食的盆儿是汉代的文物,伯驹高兴地告诉潘素家里又出了一个收藏家。

第十七集

  荣管家去河南老家卖房产,回北平时遭国民党兵的抢劫,钱款尽失,卫福海前来催要卖贴的款子,伯驹心情十分烦恼。雨夜潘素到伯驹书房看到他睡在书桌上心疼地要叫他,忽然看见伯驹留下的遗嘱:"我决意将我与妻潘素多年共同收藏的珍贵书画二十伯,赠与潘素,计有:西晋陆机所作之《平复贴》,唐杜牧所书《张好好诗》,宋蔡襄书《自书诗》,宋范仲淹书《道服赞》。

  眼看《伯远贴》得而复失,《游春图》去而复得,伯驹受王森然的启发决心为保护好文物和平解放北平去见傅作义将军。

第十八集

  张伯驹闹闯将军府,傅作义亲迎张伯驹。伯驹借展子虔《游春图》游说傅作义不要做千古罪人,为保护古都生灵免遭涂炭接受和平解放。

  新中国成立了,张伯驹响应政府号召来到文化部上班。午饭时在饭厅遇到专程看望也的陈毅同志,并得知当年被日寇绑架时,王森然就是奉陈毅同志之命去上海送钱的。

  伯驹下班后高高兴兴回家,在门外停着一辆高级轿车,原来是康生前来请张伯驹主持京剧改革为名,索要文物,伯驹对康生非常反感。

  谭得侃因倒卖文物犯了法,来求张伯驹向陈毅求情。

第十九集

  谭得侃羞愧地离开张宅,潘素将家中最后几块银元给了他。荣管家也参加了工作,一家人依依惜别互道珍重。

  康生借去的字画一直没有还,却别有用心地送来一张宣纸,纸上写着: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傅湘为康生借走字画不还窝囊地一病不起。毛主席派陈毅同志还回借阅的字画,在与陈毅同志对弈时,伯驹为傅湘病倒一事打抱不平。陈毅闻之痛斥"这分明是巧取豪夺嘛!"不久康生派人还回字画,临走留下一句话:"你们好自为之吧!"

  在文化部的公债认购会上,来了一位康生办公室的赵主任。

第二十集

  认购会上大家踊跃认购公债,张伯驹因囊中羞涩如坐针毡,康办的赵主任却瞅着张伯驹作了别有用心的发言。卫广利如今也成了自食其力的三轮车工人,他拉着张伯驹来到傅湘家,进到院里却看见傅湘在烧多年珍藏的字画···

  荒木刑满释放后特地前来向张伯驹夫妇谢罪,伯驹领他到《平复贴》前。荒木面对梦寐以求的稀世珍宝,在张伯驹的爱国气节面前虔诚地跪下,深深地忏悔···

  购买公债的日子快到了,张伯驹准备卖掉字画买公债,忽闻好友傅湘去世。陈毅知道张伯驹的处境,派王森然请伯驹全家去做家做客。伯驹全家来到陈毅同志的住所,得知他得而复失的《伯远贴》已在周总理的关心下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伯驹告诉陈毅自己一定信守诺言:只收不卖,决不拿祖宗的骨血做交易,更不让我手中的国宝走出国门一步。

  张伯驹请至亲好友欣赏他倾注毕生心的藏品。伯驹告诉众人这些曾属于他和潘素的国之瑰宝全部捐献给国家。

  在故宫太和殿前,张伯驹夫妇向前走去。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