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共和国最艰难的六十年代初期,农村孕妇王桂香在地里干活时突然临盆,被军官田辽沈、杨佩佩夫妻救起,带到部队医院,顺利生下一对双胞胎。见刘家无力抚养,田辽沈夫妇见状不忍,收养下瘦弱的弟弟,一对双胞胎兄弟从此天各一方。十八年后,刘栋、田阳同时当兵入伍,被分到了一个连队,对面相逢不相识的兄弟俩在这个特殊的集体中开始了新的生活。性相近、习相远,两人都争强好胜,互不相让,既是一对最激烈的竞争对手,又有冥冥中的灵犀相通。他们在各自的事业、爱情上发生了一系列磕磕碰碰的感人故事。

  《天下兄弟》主要人物简介:

  (时间跨度: 1960 年至 1986 年)

  刘栋:田阳的同胞兄弟,也是刘树和刘草的弟弟。

  尽管出生于农村不是他的错,但他的确与田阳走着不一样的路。艰难而又痛苦。当姐姐刘草搭上她一生的幸福换来了他渴望的绿军装时,刘栋心里承载的不仅仅是要出人头地,还承载着无法言说的苦痛。他为此而变得谨慎和自卑,但,却没有丢失人格,也绝不卑劣。他一步一步地走着自己的路。他在军营中与同胞兄弟田阳相遇,相互间既有冲突也有救命之恩。当一切真相大白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鲜血其实早已与兄弟融入一体。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他娶了柳三环为妻,是他人生最美妙的回报。

  田阳:田辽沈、杨佩佩的养子,刘栋的同胞兄弟。

  出生时的一次偶然,改变了他的命运,使他成为了高干子弟。他执着、坚定。骄傲、霸气,充满了理想主义。他始终在追逐着一个英雄的梦想。他选择了当兵这条路,经历了种种磨砺,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军人。

  苏小小是他心底的痛。当他的新娘苏小小牺牲之后,才明白爱需要珍惜。幸运的是,还有石兰。与她青梅竹马的石兰,让他重新拥有了幸福。更幸运的是,他最终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并与亲生的母亲和兄弟团聚,让他感受到了这世间更博大的爱。

  亲情,是生命成长的沃土。

  刘树:刘栋和刘草的哥哥,当然,也是田阳的哥哥。

  长兄如父。当父亲去世后,身为长子的他就为刘家撑起了一把遮风挡雨的大伞。可为了弟弟刘栋的前程,他不惜牺牲妹妹刘草的爱情,逼迫刘草嫁给了不该嫁的胡小胡。这让他心怀愧疚而又无奈。最终,他为了挽救妹妹于水火之中,打死了胡小胡而入狱。可即使在狱中,他仍惦记着他的弟弟和妹妹,为田阳捐出了自己的眼角膜。

  身为兄长的刘树,从没有为自己而活过一天。他所做的一切都在付出,还不求任何回报。这不因为别的,只因为,骨肉情深。

  石兰:与田阳青梅竹马,在苏小小牺牲后,嫁给田阳为妻。

  石兰像一团火,充满了激情与灵性。她是个好姑娘,性格高傲、伶牙俐齿,争强好胜。她本来不愿意去当兵,是父亲逼迫她穿上了军装。可一旦她走入军营,却又逐渐改变了自己。当父亲离休前要还她的情时,她谢绝了父亲的好意并毅然选择继续留在部队当个女兵,而且,她还要当个最好的女兵。

  石兰与田阳,是在不断冲突中恋爱的。

  石兰与刘栋,是在欣赏和失望交替中恋爱的。

  石兰十月怀胎,也生了一对双胞胎,不仅延续了生命,也抚慰了两位婆婆的心。

  柳三环:也是个好女兵,在因病退伍后嫁给刘栋为妻,后成为律师。

  柳三环像一阵春雨,润物细无声。在女兵堆里,她很普通,一点也不耀眼。她习惯于生活在光环之外。但她心地善良、纯洁,通情达理。她有病退伍,一度跌入了生命的谷底,是刘栋重新给了她勇气和信心,也给了她一份渴望的爱情。柳三环后来经过努力,当上了律师,为刘树一案重新审理积极奔走,刘树终于得以改判。

  柳三环这样柔情似水的好姑娘,是婚姻幸福的最佳保证。

  苏小小:烈属之女,后参军入伍,很幸福地嫁给田阳为妻,牺牲在救火战场上。

  苏小小像一朵山野之花,芬芳烂漫,又带着一股野性。她也很执着,或者说是固执,自从认识了田阳就认定自己这辈子就爱他了!爱上了一个当兵的,就像她的母亲一样,坚贞不渝。初恋虽然苦涩,但情感却百般真挚。难得,难得!

  田阳曾救过她的生命,这让她愈加坚守,坚守着自己的爱情。只是很遗憾,当他很幸福地嫁给了田阳时,却又在新婚之夜奔往了救火的现场,牺牲了。

  苏小小成为了田阳心中的疼。

  刘草:刘栋的姐姐,刘树的妹妹。

  刘草像一棵草儿一般的卑微,着人怜,也着人疼。草儿一旦失去了雨露滋润,那就会很快地枯萎。本来心高气傲的她,为了弟弟刘栋的前途,在哥哥的劝说下,她主动放弃了自己的爱情,牺牲了自己的幸福,嫁给了胡小胡,走入了没有情感的婚姻,也走上了一条苦难之路,遭受着屈辱和折磨。

  刘草怨不得,也悔不得,就因为亲情让她难以割舍。

  田辽沈:田阳的养父,当过团长、军参谋长、副军长。

  塔山阻击战闻名于世,倒下的英雄无数,站起的英雄也无数。田辽沈就是其中的一个。从战争硝烟中活下来的田辽沈,具有军人的勇敢、魄力,也具有军人的柔情。战争负伤让他无法生育,这是他不能医治的创伤。但老天有眼,让他有了儿子田阳。对田阳,他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田辽沈,是他们那一代军人的化身:为国为民,不惜一切!

  杨佩佩:田阳的养母,田辽沈之妻。

  喜欢孩子的杨佩佩却有一个无法生育的丈夫,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但她又不能怪责,因为她知道田辽沈的创伤是怎么留下来的,当年在塔山阻击战中,田辽沈把她从死人堆里给背了出来。田辽沈是为了救她而负的伤。她与田辽沈,是真正的生死与共的爱情。

  当王桂香将儿子送给她后,她喜出望外,多年的祈求得以实现。她爱子如命,不,儿子比她的生命重要得多!在她的身上,体现出了深切的母爱!

  王桂香:刘树刘栋刘草之母,当然,也是田阳的生母。

  在苦难的岁月里,她生了一对双胞胎。为了让孩子活下去,她留下一个,送走一个。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留下还是送走,都是她的痛。这个贫穷善良的农村女人,所有的苦难都赶上了,却从没有放弃对未来的希望。她坚信生活会好起来,会慢慢的好起来的。果然,在她的晚年,她得到了最好的回报。

  刘二根:刘树刘栋刘草之父,当然,也是田阳的生父。

  刘二根虽木讷,但生性倔强,不听人劝。他认为既是骨肉之亲那就不可分,一家人就是冻死饿死也要在一起。当他得知老婆王桂香生下双胞胎而且另一个儿子送人时,决意去寻找,发誓要给要回来。

  胡小胡:刘草的丈夫,胡主任之子。

  靠着父亲的这座大山,胡小胡就胡作非为了。能够娶上刘草,是他梦寐以求的美事,可惜,没有爱的婚姻终让他走上不归的路。吃喝嫖赌啥都干。多行不义必自毙,最终死于非命。

  胡主任:胡小胡之父,大队革委会主任。

  说他是主任其实是不太准确的,他是当地的土皇上。别的,就不用多介绍了。

  不过,在失去儿子胡小胡之后,当柳三环前去取证时,老了的老胡,还是亮出了自己的良心来了,给了一份对改判刘树至关重要的证据。

故事大纲:
   谁也不会想到,刘栋和田村这对孪生兄弟的命运会在1962年的那个秋天产生如此巨大的反差!

  那是一个午后,大肚子的孕妇王桂香突然要临盆,昏厥在路边的大榆树下。也许一切的故事都开始于巧合,部队某军官田辽沈、杨佩佩夫妇正好开车经过王桂香的身边,身为护士的杨佩佩果断地把王桂香送到了她所工作的部队医院。王桂香很争气,一口气生了个双胞胎!

  杨佩佩在向王桂香丈夫刘二嘎道喜的时候,内心充满了落寞和叹息!她和田辽沈结婚多年,却始终没有孩子,领养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成了杨佩佩心底最大的期待!一切似乎顺利成章,由于家庭的贫困,王桂香将双胞胎中的老二送给了田辽沈夫妇,然后自己带着双胞胎中的老大回到了乡下。那个送给田家的孩子取名叫做田村;而那个农村的孩子,则叫刘栋。

  王桂香终于憋不住,将其中一个孩子送给田家的事告诉了刘二嘎。刘二嘎一听犹如五雷轰顶,他固执的认为只要是一家人,即使饿死也要死在一块儿,他决定去城里抱回自己的亲身骨肉!在田家的一晚,刘二嘎和王桂香真真切切地看到了田家对小田村无微不至的爱和巨大的不舍,再联想到自家的困难处境,两个人悄悄地离开了田家。自此之后,田村成了王桂香一生的牵挂!

  “抢子风波”之后,田村更加成了田辽沈和杨佩佩的心头肉,他在父母的呵护下快乐成长,成了大院里嘎小子们的孩子王,从没少给父母惹祸,甚至有一次还偷走了军长的佩枪,闹得整个大院实行戒严!

  刘栋在农村里艰难的成长着,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利用课余时间挖野菜、喂猪、干农活,甚至因为贫困天天吃饼子而被人起外号“刘饼子”。但懂事的刘栋自强自立,在农村贫瘠的土地上倔强的成长!

  转眼已是18年后,刘栋和田村都长成了大小伙子。这一年的征兵工作如期展开,当兵是那个年代农村青年的梦想和唯一出路。高中毕业的刘栋为当兵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哥哥刘树为了他当兵放弃了自己的幸福,忍辱负重,苦苦支撑起这个家;姐姐刘草为了他当兵放弃了自己的爱情,违心嫁给了村支书的混蛋儿子胡小胡。背负着一家人的期望,刘栋决心在部队里干出个名堂来,他上路了!

  而此时,刘栋的同胞兄弟田村却是一副高干子弟的派头,在部队大院里过着优越而阳光灿烂般的生活。他整天无所事事,甚至到处惹事,田辽沈决定将这个难以管教的儿子送到兵营这个大熔炉里百炼成钢!

  无巧不成书,兄弟俩奇迹般地被分到同一个连队,成了朝夕相处的战友。他们虽惺惺相惜,彼此欣赏,但由于两人的性格里都充满了倔强和不服输,所以不可避免地成了最激烈的竞争对手!由于自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田村在军事训练方面总是遥遥领先,而刘栋在军事对抗接连败北之后,决定独辟蹊径,利用自己喜爱文学的长处频频在军区报纸上发表文章,甚至还有文章发到了《解放军报》!兄弟二人互不服气,却又各有所长,半斤八两!

  就在这个当口,富于戏剧性的事出现了,兄弟二人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石兰!石兰的美貌,石兰的个性,石兰的脱俗,这些深深地吸引了田村!石兰对于田村的穷追猛打毫不领情,却独独对刘栋的为人和文采产生了强烈的好奇,经常与刘栋借书还书。田村很不服气,借“战士在提干之前不允许谈恋爱”来吓唬刘栋,因为家庭所背负的压力与期望,刘栋为了追求进步,忍痛与石兰保持起了距离。

  南疆战事爆发,田村觉得自己的英雄梦出现了一线曙光,在多次请战未果的情况下,他独自一个人背着枪偷偷地建功立业去了。在刘栋的带领下,连长很快追回了南下的田村,并因不服从指挥、擅自行动而关了田村的紧闭!

  歇马屯拉练,田村遇见了自己生命中第二个重要的女人——苏巧巧。苏巧巧是一个淳朴的乡村姑娘,似一朵野花开在这乡间。刘栋却将苏巧巧当成自己的妹妹一般看待。田村在教苏巧巧投掷手榴弹时突然发生了意外,为保护苏巧巧,田村受了重伤,急需大量输血。几百号人之中,居然只有刘栋的血型与田村完全一致!刘栋的血流进了田村的体内,将田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到了此时,二人仍没有想到,原来他们居然是孪生兄弟!

  田村因为救人立功,被破格提干;而刘栋的提干之路却一路坎坷,充满了曲折!最终在田村和柳三环的帮助下,刘栋也顺利提了干。提了干的刘栋回到父亲的坟前,和哥哥刘树相拥而泣!

  为了刘草的幸福,哥哥刘树再次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他在和经常欺负刘草的混蛋胡小胡理论时,争执中胡小胡意外死亡,刘树被判无期徒刑。姐姐刘草是摆脱了,可哥哥刘树却将在牢狱里度过终生,刘栋的情绪落到了谷底!

  在刘树入狱之后,刘栋回家来接王桂香看病,王桂香忍不住告诉刘栋他还有另外一个双胞胎兄弟的秘密。刘栋一下子意识到田村就是自己的那个兄弟!但是,朴实的王桂香和刘栋却忍痛将这个秘密深深地埋在心底,不愿意去打扰田村和田家的生活。

  苏巧巧在田村为救自己受伤后,更将田村视为自己这一生可以托付的人。可田村在越来越成熟以后,发现自己所爱的人仍是石兰;石兰也在思考自己与刘栋的关系,发现刘栋与自己相差太远,根本无法把握,而田村才是最适合自己的那个人。田村和石兰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情感之路愈加甜蜜。

  刘栋和女兵柳三环的交往也密切了起来。在刘栋提干受阻期间,柳三环给他送来了平实的关心与温暖;而柳三环在一次车祸中受伤后,刘栋给她带来了支持与鼓励。刘栋觉得柳三环比石兰更懂他,他在柳三环面前总是很从容,很平静。很快,在平淡的互相鼓励中,刘栋与柳三环的爱情潜滋暗长起来。

  这时,北方某山区发生了罕见的山火。田村多次请战,主动请缨去救火前线灭火。石兰以自己对田村的了解,再看到田村的坚决,认为田村想尽一切办法都会去救火一线的。为了不让两个人的爱情留下遗憾,也为了给双方父母一个交代,石兰主动向田村提出结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两个人结婚了。

  就在田村、石兰结婚的第二天,田村、刘栋、石兰等都派到了救火第一线。面对肆虐的大火,石兰为救一个伤兵,壮烈牺牲!而田村为救身陷火海的刘栋,眼角膜严重烧伤!

  巨大的伤感围绕着悲情的田村。刘栋为鼓励田村振作起来做着不懈的努力,他找到了乡间的苏巧巧,并把苏巧巧带到了田村的面前。苏巧巧一直在等着田村,一直在心里爱着田村。面对小小的一片痴情,田村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

  为让田村重见光明,刘栋毅然决定退伍并捐献眼角膜,柳三环一直默默地支持着刘栋。自从分到军人服务社后,柳三环近乎固执的为刘栋的哥哥刘树翻案,在一次次的碰壁之后,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消息:刘树以防卫过当被法院从轻判刑!这件事令刘栋大为感动,打心里认为柳三环就是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另一半!

  狱中的刘树得知田村就是自己的亲弟弟,并知道了田村是为救刘栋而双目失的明,刘栋不惜转业也要给田村捐献眼角膜的消息。哥哥刘树再次站了出来,绝食请愿,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给了田村。

  田村手术成功,他再次看到了这个五彩的世界!面对刘家人的大度和善良,养母杨佩佩终于鼓足勇气将当年的一切告知了田村。田村抱着王桂香和刘栋,母子三人抱头痛哭,是幸福的泪水!一切终于真相大白!

  一年后,苏巧巧在医院里再次生下了一对双胞胎,杨佩佩和王桂香两位母亲抱着孩子,开心地笑,笑得很灿烂!

分集剧情:
分集:剧情梗概 1-10 11-20 21-30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