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1949年5月,我华东野战军某部特种团一营八连奉命驻守上海南京路。潜伏在大陆的敌特分子,勾结青红帮里的地痞流氓,妄图以糖衣炮弹打垮这支连队。八连官兵,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向上海滩上的香风毒雾,更向连队自身个别同志的变色变质,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猛烈进攻。在“抗美援朝”伟大战役到来的时刻,他们用实路证明:无论枪林弹雨的浴血沙场,还是灯红酒的十里洋场,这支英雄的连队攻必克,无坚不摧,守必固,岿然不动。

  电视版《霓虹灯下的哨兵》故事发生在被称为十里洋场的南京路上,全剧将以新的视角再现一九四九年解放军解放上海,为上海翻开历史新一页的壮丽画面。大上海一九四九南京路,人民解放军攻占上海,国民党大溃败,大逃亡,不甘失败,布下潜伏特务,操纵黑社会残余及帮派势力反动会道门一惯道,与进驻上海南京路的解放军生死较量。制造恐怖事件、色情、暗杀、爆炸、纵火无所不用其及,刚从正面战场下来的英雄们遵照"七届二中全会"的讲话精神,与暗藏的特务,反动会道门及旧势力展开殊死较量。

  这部连续剧最大的变化是,根据电视特点对原剧进行了较大的改编。女主角沈傲君将扮演原剧中没有的新角色夏梦瑶,这一新角色和路华、罗效礼之间将展开一段感情纠葛。她和参军前的路华曾有一段恋情,后因种种原因分手,嫁给了大资本家罗效礼。她的身世一直是个谜,最后她才知道自己是老K的女儿.....而指导员路华也变成了上海人,北上参军前就生活在上海。陶慧敏扮演的女特务曲曼丽戏份也超过了原剧中的林媛媛和春妮,成了女二号。

  电影版《霓虹灯下的哨兵》介绍:

  1964年天马电影制片厂摄制 彩色 13本

  根据沈西蒙同名话剧改编

  编剧:沈西蒙 导演:王苹、葛鑫 摄影:黄绍芬

  美术:张汉臣、徐克己 作曲:吕其明 录音:丁伯和 剪辑:诸锦顺

  主演:徐林格、宫子丕、马学士、袁岳、廖有梁、陶玉玲、余肖梅、姜曼璞

  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八连在参加解放上海的战斗之后,随即接受了警卫上海南京路的光荣任务。

  三排长陈喜在进驻南京路后,放松了警惕,受到资产阶级"香风"的熏染,忘记了我军艰苦朴素的革命传统,扔掉了有补丁的布袜,还说班长赵大大"黑不溜秋靠边站"。妻子春妮从乡下来部队探望他,他却嫌弃妻子太土气,跟不上潮流。新战士童阿男学生气十足,不请假就与同学到国际饭店吃饭,连长批评他"不配穿这套军装",他一赌气,留下一张字条,扬长而去。 班长赵大大怎么也看不惯这大上海,闹着要到有仗打的地方去。

  另一方面,国民党特务正在酝酿一场破坏行动。就在童阿男离开连队,准备和他过去的同学林媛媛去南京投考军政大学时,她的姐姐童阿香却遭到特务分子的谋害。幸亏路华、鲁大成及时搭救,逮捕了特务阿七,阿香才转危为安。通过这件事,战士们认识到南京路上绝非"太平无事"。指导员路华因势利导,请来老工人周德贵和童阿男的母亲,讲述了他们解放前的苦难遭遇及斗争经历,激发了战士们的革命斗志。童阿男认识了自己的错误,决心听党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陈喜也在指导员的耐心帮助下,认识到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毒害,尤其看到妻子春妮写给指导员的信,更是悔恨不已。他要求组织上给他处分,决心痛改前非。

  半年以后,特务老K和曲曼丽不甘心失败,继续策划破坏活动。在上海人民举行春节联欢的时候,他们利用林媛媛的表哥、一贯不问政治的罗克文,将装有定时炸弹的鲜花带入庆祝会场。关键时刻,童阿男抢过将罗克文手中的鲜花,避免了一场爆炸事件。特务老K、曲曼丽也落入解放军布下的天罗地网。

  经过南京路上这场惊心动魄的斗争,八连的战士们经受了锻炼。不久,朝鲜战争爆发,陈喜、赵大大、童阿男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赴朝作战的志愿军行列中。

  影片《霓虹灯下的哨兵》根据沈西蒙同名话剧改编,其原型是大家熟悉的"南京路上好八连"。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的这台话剧公演后,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 1962年,导演王苹因影片《槐树庄》获第二届电影百花奖最佳导演奖,周总理亲临颁奖大会,会后,总理把导演《霓虹灯下的哨兵》的任务交给了王苹,并鼓励她说:"你不要妄自菲薄,只要肯下功夫,一定可以搞好的。"

  影片将话剧中两条并置的情节线作了调整,把对敌特斗争的线索处理为背景,将镜头主要对准部队内部的思想斗争。将陈喜事件、童阿男事件、赵大大事件等多组矛盾冲突交织在一起,充分展示了主题。

分集剧情:
第一集

  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打过长江,威逼上海。某部特种团一营一连奉命担任攻打上海吴淞口的尖刀连。昔日繁华的上海城陷入一片混乱,大势已去的国民党在逃离上海之前秘密处决一批政治犯,上海进步报刊《清风报》主编夏予舒侥幸存活。不甘失败的国民党潜伏下一大批特务伺机破坏即将成立的新生政权,越剧名伶曲曼丽之父被敌特头目老K扣作人质,要求曲重整旗,与共产党一决高下。正当一连连长鲁大成为进攻大上海做准备之时,师长关正鹏改一营一连为三营八连,并委派路华为新任指导员,让八连接受上海解放后进驻南京路的任务,鲁大成以为此事是路华背后捣鬼,执意退回路华,并带上血书找关请战。

第二集

  鲁大成听说进驻南京路是陈毅的命令,只好执行。曲曼丽收伏青帮把头陆家松;要其在解放军入城之前,杀害共产党家属,路华母亲被害。民族资本家罗效礼心存观望,佯称歇业去港。罗效礼之子罗克文突然回国与曲曼丽机场意外相逢,曲曼丽怀疑罗克文是老K。解放军露宿南京路,感动老百姓。夏梦瑶慰军,与昔日恋人路华意外相逢。

第三集

  梦瑶质问父亲夏予舒为何谎称路华已死,无意中泄露罗效礼未离沪。在万人欢呼声中,八连正式进驻南京路。路华因私自探望昏迷中的母亲,而被鲁大成罚站一班岗。童阿男发现陆家松假冒解放军抢劫罗克文,而被打伤。

第四集

  被救后的童阿男要求参军。在阿能、阿会的逼迫下,陆家松重回青帮夺回把头交椅。关正鹏提醒路华八连守好南京路的重要性。在执勤中,赵大大因身上有大葱味而被人讥笑,一怒之下,准备带领全班挤电车薰 上海人被老班长阻拦,路华提出批评,鲁大成因此下了不许吃大葱的命令。春妮支前送粮来到八连。

第五集

  围绕大葱事件,路华正与鲁大成发生口角之时,春妮拿着大葱来到连部。路华找到夏予舒问梦瑶近况,夏支吾应付。郝铁蛋因伤胳膊被锯,赢得了护士黄婉的同情。老K来电质问曲曼丽,表示对南京路的现状极其不满,责备曲破坏力度不够。红门大满老七逼阿香要印子钱,恰巧被执勤的赵大大所救。

第六集

  记者偷拍下赵大大与童阿香在一起的照片,夏予舒解围相助。南京路出现黑衣队,各大商场纷纷打烊关门,在对付黑衣队的问题上鲁大成与路华产生了分歧。在得知路母被害住院后,鲁大成冒充路华的哥哥去照料路母,并带领全连到医院为路母献血,路华和鲁大成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曲曼丽来到罗家找罗克文,通过试探,曲发现罗克文不是老K,并获知罗效礼没有离开上海。

第七集

  执勤中的鲁大成发现百花坊的妓女兰花有点面熟。心情郁闷的路华深夜独自拉二胡,鲁大成告诫路不要太小资情调。思念战场的鲁大成半夜拉动全连集合,路华及时劝散。梦想成为解放军的童阿男终于如愿以偿地进了八连。夏予舒要梦瑶重新考虑与路华的感情。曲曼丽接到老K指令,和陆家松策划端午永安公司打烊,破坏节日中的南京路秩序。

第八集

  端午节,陆家松率领黑衣队到永安公司进行破坏,被路华困在永安公司,陆挟持曲曼丽逃离时撞死高端午。端午事件后,罗家和林家人心惶惶,罗克文要林媛媛去美国,罗效礼则要见夏予舒以求得指点。鲁大成和路华痛定思痛,决定走群众路线来打击黑衣队。

第九集

  根据童母提供的青帮内幕,鲁大成带着赵大大和童阿男闯入青帮码头,获知陆家松去向。在组织抓捕的同时,曲曼丽命令阿能阿会杀陆灭口。关正鹏希望罗效礼带头复业,要路华前往罗家,不料竟然发现梦瑶已嫁罗效礼。老班长误吃雪花膏,鲁大成严批童阿男,要求路华就此事召开支委会。郁闷的路华与鲁大成喝酒谈及爱情,鲁不理解路的伤感。郝铁蛋得知自己要转业,连夜找关正鹏。

第十集

  郝铁蛋到八连要走了尖刀连的军旗。夏予舒六十大寿,路华与梦瑶尴尬相遇,梦瑶向路表白,愿意为他离开罗效礼。夏予舒对曲曼丽的行为提出质疑,曲倾诉苦衷,夏要求曲投案自首。曲无意发现,老K的每道指令来自瞎子王。路华向关正鹏提出要转业。曲曼丽与陈喜在执勤中相遇,曲邀请陈去作英雄事迹报告,恰巧路过的关要路华警惕此事。

第十一集

  关正鹏得知路要求专业是因为夏梦瑶时,劝告路革命事大,个人私情事小,路收回请求。郝铁蛋到派出所报到,废除商会接风的规矩。童阿男训练时与赵大大冲突,赵请鲁大成把自己调离南京路。陈喜找鲁大成要求当副连长,鲁斥责陈名利思想太重。路华和夏予舒找梦瑶,要罗效礼带头复业,遭到梦瑶的拒绝。童阿男因陪林媛媛吃国际饭店,被鲁严厉批评,童脱军装离开了连队。

第十二集

  童阿男被媛媛带回家,遭到罗克文的强烈反对。林家和罗家先后受到恐吓,罗效礼决定举家赴港,童阿男知晓后,要林媛媛趁机办件大事。夏梦瑶来到医院与路母告别。路母把路华跟梦瑶的手在一起。关正鹏要求路华尽力挽留下罗效礼,为了确保安全,鲁大成找到郝铁蛋配合机场行动。

第十三集

  在机场,林媛媛突然变卦,加之曲曼丽和老七等的胁迫,罗效礼险象环生,幸亏早有准备的路华机敏应变,使罗脱险,倍受感动的罗选择留下。陈喜与曲的异常交往,引起了路和鲁的关注。罗克文机场受刺激,罗效礼责问林媛媛是否受人指使。阿香找赵大大告知老七逼迫她找阿男,恰巧被查岗的鲁大成发现,误会赵与阿香勾勾搭搭。

第十四集

  阿香被老七扔进苏州河,路华跳水相救。夏予舒要阿男去罗家认错,但罗效误解解放军虚情假意。春妮送粮来到南京路,赵要替陈代班,陈嫌赵黑,赵愤然离去。陈喜为了与曲曼丽约会,想支走春妮,竟然把缝衣线给扯断了。为了迎接十一建国,防止敌人破坏,八连进入高度戒备。

第十五集

  曲曼丽拿着一张路华与梦瑶的合影给林乃娴,罗效礼得知后,把当年吞并路家店铺的地契归还给路母,要求路华远离梦瑶。十一建国收听大会上,童阿男回到连队,而春妮却悄然离开了连队,留下一封信给路华。童阿男又重新穿上军装。鲁大成命令赵大大的八班抓捕老七。路母到连队,鲁劝路华母子不要与资产阶级拉扯不清,路母愤然离去。路拿出春妮临走时给战士做的袜子,鲁决心与南京路上的香风毒雾斗争到底。

第十六集

  老K要曲曼丽在南京路上与共产党打持久战。鲁觉得假照片的事应该报案,经路华同意后,郝铁蛋突审刘仁,结论是情场争斗。关正鹏来到八连,老班长责问关为何阻拦路华与梦瑶的交往。关得知陈喜近来的变化,决定留在八连,等候作报告归来的陈喜。梦瑶得知照片事件,愤然质问罗效礼。

第十七集

  一怒之下的梦瑶决定与罗效礼离婚。罗同意并把财产分其一半,梦瑶倍受感动,两人紧紧相拥。“两白一黑”空前紧张,南京路上出现抢购风,老K给曲曼丽发来指示,要打好这张牌。   曲曼丽怀疑瞎子王是老K,夜半拦截他想得知幕后情况。曲被迫找到夏予舒想平息假照片之事。关正鹏提醒路华与鲁大成南京路上的斗争将更趋于复杂。

第十八集

  在周福金宴请郝铁蛋的酒席上,周暗示要把大米提价,郝含糊默许。赵大大得知童阿男已找到老七下落,立即集合全班赶到逍遥池,在童追捕老七时,被八班战士误认拦截,老七趁机溜走。在支委会上,陈喜不满鲁大成的指责,与其发生口角。曲曼丽要老七去拦截春妮从苏北来的送粮船队,致使上海粮棉空前紧缺, 人心惶惶。赵大大看见为排队买米而昏倒的阿毛,准备踹开沪丰粮店,被及时赶到的路华制止。

第十九集

  关正鹏带着陈毅的借条来到沪丰银行,请罗效礼卖平价大米,以渡百姓饥荒。老班长节食支援童阿男家,以至当场饿晕,这一切使罗效礼倍受感动,决定开仓卖粮。为了能使运粮船队顺利到达上海,鲁有意叫陈带队去截捕老七,在与曲约会时,陈无意透露出行动计划,曲撤出老七。鲁去找郝配合时,碰巧遇见百花坊的兰花姑娘,不料竟是自己的小嫂子大秀。

第二十集

  鲁大成为了寻找大秀,夜闯妓院与青帮老头子打起来了,被施桂清拍了照。郝铁蛋接到举报,前来妓院带走了鲁。关正鹏决定将计就计,关押了鲁大成。陈喜爹从苏北来到八连,追打陈喜,骂他是变了心的陈世美。夏予舒在街头大作鲁“嫖娼”事件文章。

第二十一集

  鲁大成绝食抗议,不听人劝,饿晕了过去。为了让鲁大成吃饭,赵大大叫来阿珍、阿毛。在阿珍、阿毛的跪求下,鲁终于开始放弃绝食,并要求见路华, 说明夜闯妓院的原因。陈喜以为爹来上海是春妮怂恿的,春妮对陈大失所望。路华向关正鹏汇报,对夏予舒最近的所作所为表示怀疑,关叫路先来个投石问路。

第二十二集

  在同夏予舒合奏《光明行》中,路华认为夏矫揉造作。春妮跟踪陈喜来到咖啡馆,发现陈与曲曼丽约会,在准备离开时,竟意外地探听到曲与老七绑架了大秀,急忙回到八连,把所闻告诉了路华。路华当即带人前往逍遥池搭救,迫于老七的威逼,大秀从楼上跳下。关正鹏到八连就鲁夜闯妓院之事,召开全连大会。

第二十三集

  路华说出鲁夜闯妓院救嫂的真相后,和战士一起恭敬地喊大秀一声“小嫂子”!在清风报牵头的赈灾义演上,夏予舒被暗处射来的飞镖击中。施桂清在夏予舒病情发布会上发难,梦瑶斥问路华凭什么要指责夏予舒。因郝铁蛋工作的疏忽,刺杀夏予舒的小混混被除杀,遭到关正鹏的痛骂。同样的遭遇,使鲁大成和路华产生了转业的念头,被老班长及时劝止。

第二十四集

  因偷米,阿毛被细麻杆打死,周福金提着钱箱找到郝铁蛋,要其设法相救。为救细麻杆,郝铁蛋诱骗黄三到派出所,并制造 车祸,黄三成了细麻杆的替死鬼。罗效礼被共产党所为感动,开仓放粮以平饥慌。关正鹏怀疑夏予舒玩弄苦肉记,要路华、梦瑶顺藤摸瓜。瞎子王传达老K的指示,要曲曼丽制造罗效礼被杀假相。春妮到舞厅找陈喜,陈喜发现后遛走。

第二十五集

  陈喜找到路华,说自己扛不住了,路要陈喜顾全大局,盯紧曲曼丽。梦瑶约路华到外滩公园暗示心迹,被罗克文发现。在追捕细麻杆的过程中,老班长被细麻杆开枪打死。郝铁蛋知道事败,回到家中得知黄婉已怀孕,悔恨交加。鲁大成质问郝的所作所为,并把郝带走,郝羞愧地在老班长灵前拨枪自杀。

第二十六集

  罗效礼被绑,罗克文认为这是梦瑶所为。关正鹏宣布路华停职反省,鲁大成认为路是为情所累,找关为路说情。施桂清破译老K要杀曲等的密电,并告诉了曲曼丽。夏予舒让梦瑶在情感上重新选择,鼓动她对路华大胆表白。夏予舒去探望罗效礼,要他立下遗嘱把财产分给梦瑶,罗终于明白了夏的真正身份。

第二十七集

  鲁大成请陈喜到国际饭店吃饭,要他继续盯紧曲曼丽。陈喜规劝曲戴罪立功,并告诉她的父亲已被老K––夏予舒杀害,希望她帮助解放军找到罗效礼。曲及时赶到监牢,要阿能带罗效礼逃离,阿会逼阿能要杀死罗,被陈喜击毙。路华告诉梦瑶:夏予舒就是老K,并要她配合解放军的行动,梦瑶作着痛苦的选择。

第二十八集

  五一节当天,陈毅市长要到八连授旗,全连进入高度戒备。路华和梦瑶手挽手进入了教堂,夏予舒要路按下刘公馆的爆炸点,与共产党彻底决裂,路佯装答应按下按钮,拿到了全市爆炸图。但刘公馆并没被炸。夏恼羞成怒拨枪射向路,梦瑶挺身护住路华,中弹倒下。身在监牢的夏予舒面对路华的质问,低下了头。就要赴朝参战的路华到墓地与梦瑶告别。鲁大成感慨与路华搭档这段时光,路表示回国还要来陪鲁站马路,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