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22集电视连续剧《血色蔷薇》的故事内容是:冯眉眉金蔷薇公司董事长,蔷薇园的业主,美丽风韵,成熟干练,有着极强的事业心,并拥有成功的事业,她拥有的蔷薇园蕴含着巨大的价值,因此它也卷入了对蔷薇园垂涎者所设下的巨大阴谋当中,为了维护这座祖传的圣宅,冯眉眉与房地产公司老板秦川及其他的争斗者们进行了激烈的抗争,她屡遭磨难,不但被陷害入狱,甚至连最珍贵的感情也被阴险狡诈的律师欧阳秋所利用,同父异母的妹妹许寒月也在她身边悄然的对她实施着复仇的计划……

  冯眉眉为证明清白委托律师欧阳秋为自己辩护,欧阳秋出于职责接受了委托。但是这却引起了未婚妻、京剧世家出身的宗子华及其家人的不满,冯、宗两家本事梨园世交,但因对刘凯的指控非常逼真,宗子华认为冯眉眉罪有应得,欧阳秋是在为虎作伥,于是欧阳秋同宗子华夫妻之间一级同家族、亲友间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冯眉眉将计就计,利用自己是蔷薇园合法主人的身份约海外娱乐集团假装洽谈蔷薇园开发,于不知不觉中将海外娱乐集团同秦川的合同引诱了出来,秦川的收购阴谋被大白于天下,秦川对蔷薇园的收购企图也彻底失败。

  该剧摄制22集。题材是现代悬疑、感情剧。

《血色蔷薇》人物介绍:

  冯眉眉——女,28岁,单身。某艺术学院戏剧系毕业。金蔷薇演出公司总经理、著名家庭园林蔷薇园第三代业主。长相漂亮,气质高傲,个性极强,做事干练、独断,具有很强的经营管理能力。但品行善良。

  她的父母均已去世多年。永不言败的性格使她历经坎坷,创立了自己的事业。身上既有父亲那种对艺术的敏感和执著,又有母亲的果断和强悍的个性。为人精明,做事泼辣,下属们大都对她敬而远之。由于蔷薇园的区域位置在城市开发中的具有巨大经济价值,使背景颇深的开发商秦川垂涎三尺势在必得,千方百计对她施压、陷害,她为了捍卫这份颇有文化价值的祖产与秦川一伙展开殊死抗争。许寒月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由于幼时曾经受到过她母亲的严重伤害,长大后隐瞒身份打入蔷薇园寻机向她复仇,屡屡设计对她进行陷害,但是当她了解到真相后表现出了宽容理解,用血浓于水的真情将其感化。

  她对爱情充满了幻想和渴望。但是出于有钱人的戒备心理,生怕对方是觊觎她的财产而非真爱,因此长时间待字闺中,不敢轻易将感情托付给男人。但当她有一天忽然发现,女友宗子华的未婚夫欧阳秋竟然如此英俊且才华横溢,动了芳心之后不顾一切地进行追求。这恰恰使她陷入了欧阳秋的圈套,善良的感情被欧阳秋所利用。

  欧阳秋——男,32岁,京安市十大杰出律师之一。能言善辩,思维缜密,风流倜傥。他出身寒微,早年的困苦经历造成他的个性扭曲,不相信人间真情,只相信金钱和自己。由于他善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思想,行为做事又极富逻辑性,他在剧中是个最阴险的双面人物。作为京安市 人大代表宗子华的恋人,其实他并不爱宗子华,而是以迂回的方式接近京安市女富豪冯眉眉。当冯眉眉明确向他表示了好感之后,他却欲擒故纵,刻意回避躲闪。甚至当冯眉眉被陷害为雇凶杀人的幕后主使而锒铛入狱,他还拒绝为冯眉眉辩护,特意等到一审被判死刑之后,才迟迟出山。这样既显示了他超凡的才能,又让冯眉眉更加感觉他是被动的。他为冯眉眉打赢了官司,并赢得她更深的好感和信任,最终成为她的合法丈夫。当他发现许寒月的真实身份之后,巧妙地利用了许的复仇心理,借刀杀人,欲除掉冯眉眉,最终独吞蔷薇园。但是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的性命,警方将计就计,巧妙地剥去了他的伪装,将他绳之以法。

  许寒月——女,25岁,冯眉眉同父异母的妹妹。师范学院毕业,现为金蔷薇演出公司总经理助理,表面上柔弱、勤恳、敬业、任劳任怨的女孩子,其实内心极其坚强隐忍。行为方式及手段老练程度与她的年龄很不相称。

  当年,冯眉眉母亲发现了丈夫与她母亲的私情之后,一怒之下,将她们母女所居住的房产当众拍卖,令她们流离失所,其母在屈辱中死去。她的少年饱尝了各种艰辛,对冯家充满仇恨。但是当她成人之后冯眉眉的母亲早已作古,于是她便将满腔的仇恨转移到了冯眉眉的身上。为此她隐瞒身份来到蔷薇园,在冯眉眉的手下辛勤工作,寻机复仇。她首先在暗中雇用杀手除掉争夺蔷薇园继承权的葛飞,意图既保住蔷薇园,又嫁祸冯眉眉。但是当冯眉眉入狱之后,她意外发现了冯眉眉入狱前“将蔷薇园上交文物保护委员会”的遗嘱,于是便改弦更张,开始全力拯救冯眉眉的性命,帮其走出监狱。随后利用王兵、冯眉眉、欧阳秋的三角关系,挑起王兵对冯眉眉的仇恨,并成功捕获了王兵,利用他帮助她实施复仇。最后因计划被警方识破而锒铛入狱。

  宗子华——女,30岁,宗若愚之长女,欧阳秋之前女友,著名京剧演员,人大代表。自幼与冯眉眉关系要好。心地善良,为人正直,性情温和。在整个故事中对冯眉眉发生了一些误会,后来提供了许多帮助。

  王兵——男,30岁,冯眉眉前男友,金蔷薇演出公司副总经理。因早期曾与冯眉眉一起创业而居功自傲,总爱把冯眉眉当成自己的另一半,性格暴躁,头脑简单,但打架斗殴算计人很有一套。当儒雅倜傥的欧阳秋出现之后,他便受到冯眉眉的冷落。他妒火中烧之余,仍然深爱着冯眉眉,并为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然而,结果却往往搞的事得其反。

  秦川——男,45岁,华雅房地产集团公司董事长。老谋深算,阴险狡诈,颇有城府,社会背景很深。为了得到冯眉眉祖传的蔷薇园而绞尽脑汁,极尽挑拨离间、阴谋陷害之能事,但最终阴谋被揭穿。

  宗若愚——男,60岁,宗子华及宗子红之父,原京剧名家,现为某市文物保护委员会主任。与冯眉眉的祖上有着很深的情谊渊源,为人品德高尚,刚正不阿,在故事中对冯眉眉给予了很多的理解,支持和帮助。

  宗子红——女,26岁,京剧演员,宗若愚之次女,宗子华之妹,葛飞之女友。性格外向,任性自私,自以为是。后与葛飞一道成为蔷薇园利益争夺战中的牺牲品。

  李婉淸——女,56岁,宗若愚之妻,宗子华之母。贤妻良母,但胆小爱絮叨。

  李通——男,30岁左右,秦川的助手,秦川在剧中全部阴谋的执行者。他对秦川忠心耿耿,惟命是从,为人狡猾而又怯懦,但常常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葛飞——男,26岁,宗子红之男友,金蔷薇演出公司签约艺人。轻浮、狂妄、无知,自以为是。其祖上与冯家也有很深的渊源,冯眉眉的祖父冯云楼临终遗嘱上写到:蔷薇园的产权归冯家、葛家、宗家共有。这一点被秦川所利用,使其成为对付冯眉眉的一枚棋子。后来遭到暗害。

  刘凯——男,26岁,金蔷薇演出公习签约艺员,著名歌手。浅薄、势力、贪婪,自以为是,被秦川利用。

  魏洋——女,25岁,金蔷薇演出公司签约歌手。三叶草组合其中的一员。知名度与刘凯相差无几。心地善良,不太张扬。

  范可妮——女,23岁,金蔷薇演出公司签约歌手。京安工贸总公司老板徐天奎包养的情人。三叶草组合其中的一员。与刘凯、魏洋等人关系密切,三叶草组合其中之一。在故事中与刘凯一样,站到冯眉眉对立面。

  张涛——男,30岁,市局刑警队警官,办案沉着机智,穿插于整个冯眉眉事件之中,最终使案子水落石出,揪出真正的幕后凶手。

  柳莺——女,25岁,市局刑警队警官,张涛的搭档,做事机敏,勇敢,吃苦耐劳,在办案过程中与冯眉眉等人结下深厚友谊。

  刘凤芝——女,21岁,蔷薇园保安陈小根女友。原在蔷薇园做清洁工,后被冯眉眉解雇。文化不高,心地善良,知恩图报。

  陈小根——男,23岁。刘凤芝男友,蔷薇园保安。在冯眉眉案件中敢于出庭作证,做事勇敢,憧憬美好爱情。

  杜环宇——男,40岁,京安市国土资源及房地产局局长,集贪婪、虚伪、堕落于一身,典型的权力寻租官僚。与秦川同流合租,徇私舞弊而又不肯负责任。

  赵队长——男,38岁,市局公安刑警队队长。有智慧也有正义感和责任心。

  徐天奎——男,50岁,国营京安工贸总公司总经理,范可妮情夫。贪婪、好色、虚伪,唯利是图。

  张玲——女,24岁,打工妹,刘凤芝同乡。朴实,善良。

  葛母——女,60岁,葛飞之母。因儿子不幸死去对冯眉眉充满误会和仇恨。

  绑匪甲(孙强)——男,28岁。初时以好莱坞星探面目出现,在逃避警方抓捕时汽车爆炸身亡。

  绑匪乙(何青山)——男,28岁。初时以好莱坞星探面目出现,在逃避警方抓捕时在汽车爆炸中幸存。

  麦克.唐——男,30岁。美藉华人。美国JJ公司中国商物代表。装腔作势、狐假虎威,与杜环宇之间相互利用。

  张副市长——男,52岁。主要负责城市建设开发工作。

分集剧情:
第1集

  蔷薇园业主、金蔷薇文化公司老总冯眉眉外出归来,途中突遭一场人为制造的车祸,侥幸未死,但被交警队拘留。华雅房地产开发集团老板秦川窥伺蔷薇园已久,为了软化冯眉眉的态度,接受公司法律顾问欧阳秋的建议做出姿态,由欧阳秋代表他去拘留所探望冯眉眉,他私下却买通歌手葛飞,乘机率领民工欲拆蔷薇园。冯眉眉在欧阳秋的帮助下提前释放,欧阳秋、宗子华和她的父亲宗若愚等人及时赶来,在大家一道制止下蔷薇园躲过一劫。葛飞被脾气暴躁的公司副总王兵打伤。

  解放前蔷薇园曾被人霸占,在宗、葛两家倾力相助下才将它夺回,冯眉眉的祖父感念好友的情意,留下遗嘱要三家共享此园,但宗葛两家不肯接受,便将此事隐瞒下来,是秦川支使欧阳秋查出底细,将其公开。宗若愚召开家庭会议,全家人一致反对将遗嘱还给冯眉眉。

第2集

  晚辈们见利忘利的行为让宗若愚非常失望,气愤之余将手中遗嘱付之一炬。但此事并未使冯眉眉感到轻松,因为葛飞手中仍然保留着一份遗嘱,她利用蔷薇园做抵押贷款的事情如被抓住把柄,将涉嫌经济诈骗。

  欧阳秋接受葛飞的委托来找冯眉眉,就被王兵打伤之事提出索赔100万,否则,仅凭葛飞手中的遗嘱会使她彻底丧失蔷薇园。欧阳秋两次帮过冯眉眉的忙,这让她十分感激,希望他能过来做她的法律顾问。

  王兵和冯眉眉一起创业时立下汗马功劳,并且为她坐过两年半监狱,她曾答应要嫁给他。这时他见冯眉眉对欧阳秋待若上宾,心里很不舒服,并认为欧阳秋和在同葛飞合伙敲诈,为此和冯眉眉发生激烈争吵。

  秦川勾结市建委主任杜环宇,想以行政手段强拆蔷薇园,并指派欧阳秋调查冯眉眉的资金情况。正在束手无策之时,两个好莱坞星探上门来找王兵,自称是他当年的狱友来务色演员,看中了葛飞。

第3集

  许寒月怂恿王兵尽快促成此事,冯眉眉视蔷薇园如同性命,如果帮她保住蔷薇园等于救了她的命,这样她肯定会主动提出嫁给他。

  凭空掉下的美事让葛飞兴奋得忘乎所以,仿佛自己从此真的成了国际明星,连说话的腔调都变了。宗子红也闹着要去美国发展,经与星探交涉,最后以另行收取宗子红8万元出国费用成交。

  葛飞出国对冯眉眉而言无疑是好事一桩,但“三叶草”组合是公司的主打项目,三个人走掉两个,演出业务必然受到影响。冯眉眉想把宗子红留下,马上去找宗子华进行劝阻,但宗子红去意已决。冯眉眉听了欧阳秋息事宁人的建议,送给葛飞和宗子红2万美元作为出国之用,前提是葛飞不要以手中的遗嘱破坏蔷薇园的完整性。这时秦川也想利用葛飞迫使冯眉眉让步,但葛飞急于想出国当明星,拒绝再与其合作。

  王兵把二人送去南方饭店与星探汇合,下车时把葛飞的密码箱掉包。但箱子撬开后,里面并没有那张遗嘱,但放有葛飞将遗嘱存放在银行保险柜的密码和钥匙。此事被许寒月识破,王兵对她也不隐瞒。

  蔷薇园的危机解除了,冯眉眉高兴之余在金海岸娱乐城请客,对欧阳秋和宗子华表示答谢。

第4集

  冯眉眉与欧阳秋舞罢,发现手机忘在办公室,赶回公司后发现手机被人动过,一气之下解雇了保洁员刘凤芝。此前刘凤芝的男友陈小根出于好奇动过她的手机,上面一条短信写的是“事已办妥,人已西去”。

  秦川失去葛飞这张制服冯眉眉的王牌很恼火,立刻去找杜环宇商量办法。杜环宇决定先召开拆迁协调会,然后再下达强制拆迁令。而在拆迁协调会上,冯眉眉巧妙地利用政策法规,要求提高拆迁补偿费用,赢得广大拆迁户的拥护,给宗若愚将蔷薇园申报成为文保单位争取时间。

  欧阳秋收到宗子红发来的E-mail。宗子红如获至宝,赶紧打印出来拿回家中,但宗家二老纳闷子红为何发E-mail而不打电话。欧阳秋也觉得蹊跷,了是就查看了邮件发出的IP,原来是发自本市。疑窦顿生之余又向美国派拉蒙电影公司发函查询,得到的回复是该公司没有《天堂之路》这个剧组,也没有这俩人。去出入境管理局调查,二人并没有出国。宗子华大惊失色,当即到公安局报案。警方马上展开调查。

  冯眉眉感到此事的严重性,让许寒月把王兵叫来去找那两个星探。王兵去银行寻找葛飞的遗嘱回来,这对正巧欧阳秋和冯眉眉从她的卧室出来,不禁怒火中烧,大闹一场。

第5集

  王兵陷入失恋的痛苦中。许寒月向他讲述了童年的不幸经历和母亲的悲惨命运。

  两个星探正为绑架葛飞、子红二人没有弄到钱感到晦气,雇主又打来电话,谈二人生意。

  秦川的努力又化为泡影。他马上找到冯眉眉旗下歌手范可妮的情夫徐天奎,要他以“三叶草”散摊子为由终止与冯眉眉的合作,金蔷薇公司的资金链一旦断裂,冯眉眉就会向他妥协。

  在南方饭店登记处,警方了解到两个星探情况。随后对冯眉眉进行调查,又找王兵谈话。当初两个星探是王兵找来的,现在子红和葛飞失踪了,这事儿他摆脱不了干系。在警察在园内检查的时候,冯眉眉和许寒月出门去看望宗子华,顺便再去找徐天奎谈谈,不料徐天奎却拒绝与她见面,再电话中说董事会有人提出金蔷薇公司换歌手是违约行为,要求解除合同。

  王兵认为冯眉眉在感情上抛弃了他,这次为了讨好欧阳秋又向警方出卖了自己,绝望痛苦之余要求她兑现给他股份的承诺。冯眉眉却说,目前公司是负债经营,要分家只能分给他一笔债务。

第6集

  冯眉眉和王兵搞的很僵,但是为了公司经营,她顾不及跟他怄气,随后便去鼓动范可妮去做情夫徐天奎的工作,一方面找来本市著名歌手刘凯和魏洋,用于替补葛飞和宗子红。贪婪而油滑的刘凯开口索要200万演出费。冯眉眉在欧阳秋的帮助下,几经讨价还价,最终用30万元将其摆平。

  冯眉眉对欧阳秋的好感日深,感情上由感激发展成了爱慕,在他面前一改骄横霸道的女强人模样,变得温柔和顺,女人味道十足。但欧阳秋却不敢接过她递过来的橄榄枝,总是找借口回避与她单独在一起。

  刘凯回到公司后,日常排练从不按时到场,而且同许寒月、范可妮等打情骂俏,冯眉眉对此十分反感,把许寒月狠训一顿。

  警方向宗子华调查得知葛飞将遗嘱存入某家银行保险柜。可巧这天许寒月去银行办事遇到前去调查的警察,忙将此事通知给王兵。王兵急忙隐匿起来。到处寻找两个星探的下落,其间吃尽苦头。

  张涛和柳莺到王兵曾经服刑的监狱调查,得出的结果是星探没在此处关押过,与王兵不是狱友。

第7集

  备感寂寞的冯眉眉打电话邀请欧阳秋出来陪她吃饭,但欧阳秋拒绝了,冯眉眉只好独自去借酒浇愁。

  这天刘凯费了好多口舌才将许寒月拉入饭店,骂冯眉眉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不料这些话被坐在身后借酒浇愁的冯眉眉听到了,当即警告刘凯当心一点,如敢跟她作对,她会让他和葛飞那样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刘凯回家后被两个杀手抓住一顿狠揍,逼他说出银行存款密码,从银行提走他的30万元。刘凯向警方报了案。

  刘凯的遭遇使宗家二老又想起子红和葛飞,再三追问他们为什不给家里打电话。眼见要瞒不住了,宗子华急得几欲精神崩溃。欧阳秋安慰她说,此事瞒不住也要瞒,否则老人承受不了。

  冯眉眉具有雇凶杀人和抢劫的嫌疑,警方决定对其传讯。在公安局,冯眉眉陈说了自己不会雇凶抢劫的种种理由。最后柳莺向她透露一个信息:这桩抢劫案和葛飞宗子红失踪案是一伙人所为,也是那两个假冒星探干的。

第8集

  秦川得到消息后派李通去看望刘凯,聘请他担任华雅公司的形象大使,年薪二百万元。条件是让他出庭作证,将冯眉眉送进监狱。

  冯眉眉感觉到灾难临近,请欧阳为她秘密起草了一份遗嘱。

  在她被拘留这天,将公司的一切全权委托给许寒月,并叮嘱许寒月请欧阳秋为她做无罪辩护。

  柳莺是个网络专家,经检查发现,冒充宗子红发送E-mail的正是冯眉眉卧室里的电脑。再有就是凶手发给她的手机短信;付给刘凯30万元的事情没有他人知道;星河广场驾驶   冯眉眉宝马汽车与杀手接头的女人……面对种种指控,冯眉眉拿不出任何证据证实自己的清白。但这时欧阳却拒绝为冯眉眉做无罪辩护。

  经过侦查,警方终于掌握了两个杀手的行踪,正在布置力量收网之际,王兵却半路杀出,导致劫匪因汽车爆炸而一死一伤,原来,死掉的凶手叫孙强,活下来的凶手叫何青山。在一件件铁证面前,何青山不得不承认所犯绑架杀害葛飞、子红的罪行。王兵也被抓获。审讯时,他除了标榜自己协助警方救了人质抓住凶手,矢口否认偷了葛飞的遗嘱。

  张涛和柳莺来到宗家说明了案情:刘凯被抢一案与葛飞、子红失踪案已并案处理,葛飞和宗子红已被杀害,犯罪嫌人就是冯眉眉。

第9集

  欧阳秋的朋友宋律师来做冯眉眉的辩护人,根据案情坚持为她做有罪辩护,若做无罪辩护只能把她推向死亡,这让她由失望变成绝望。

  一审开庭。公诉人请出陈小根、刘凯、许寒月、杀手何青山等人出庭作证,冯眉眉满腹冤屈却有口难辩,一审被判处死刑。同室狱友都劝冯眉眉赶快上诉,这样起码可以缓上 一段时间,但由于欧阳秋不肯为冯眉眉做辩护人,使她万念俱灰,放弃上诉,只等一死。

  冯眉眉雇凶杀人和雇凶抢劫案成了社会关注的热点。宗葛两家既颇感意外,又痛心疾首。秦川如愿以偿,拍手称快。秦川不惜花费重金收买利诱刘凯、魏洋和范可妮等人,让他们出庭作证。同时还动员宗、葛两家出面,势必把冯眉眉置于死地。

  许寒月看到冯眉眉立下秘密遗嘱之后想法颇多,找到欧阳秋苦求他出面为冯眉眉辩护,遭到宗子华的怒斥。宗子华刚刚陪同父母为妹妹选择了墓地,她绝不能容忍自己的未婚夫为杀害自己妹妹的凶手做辩护人。但许寒月锲而不舍,当晚就守在欧阳秋的楼下不肯离开。

第10集

  许寒月对欧阳秋说明情况,由于他不肯做辩护人,冯眉眉已经放弃上诉,只等一死。为了逼迫欧阳秋出山,她还故意上门找茬和秦川吵了一架,把他和欧阳秋说过的事情抖擞出来。秦川果然中计把欧阳秋解雇。

  欧阳秋到看守所探望冯眉眉,这时她已经心如死灰,只想在生命残留之际和他呆上一会,并含泪诉说了对他的信任和依恋之情。欧阳秋深受感动,当即表示愿意为她辩护。

  欧阳秋感觉冯眉眉这个案子疑点多多,幕后主使肯定另有其人。他做出要做冯眉眉的二审辩护律师的决定,让所有的人都很感到意外。为此,宗子华简直要气疯了,和他大闹一场。

  二审开庭,公诉人和辩护人唇枪舌战,辩论非常激烈。欧阳秋显示出非凡的专业才华,但缺乏有力的证据为冯眉眉洗脱罪名。其间,魏洋的出庭作证使冯眉眉的案子更加被动。魏洋指证说,6月21日那天晚上,她在星河广场亲眼看见冯眉眉驾车而来,交给凶手一样东西。欧阳秋随机应变,提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新证词,按照法律相关规定,他请求法庭延期审理,以便他进一步调查取证。法庭同意了他的请求。

  事后,欧阳秋想和魏洋了解一些情况遭到拒绝,宗子华也狠狠把他斥责一顿,说他是助纣为虐的虚伪小人。

第11集

  尽管二审没有结果,冯眉眉对欧阳秋还是无限感激,因为他已经尽力了。由于孤独寂寞,便打电话把他约来陪她聊天。

  离开庭只有一天时间了,欧阳秋忙得焦头烂额仍然没有收获。他赶来后一见是要来聊天,不禁火冒三丈,她简直是在拿生命开玩笑。这时,冯眉眉忽然想起那天晚上正在为父亲撰写祭文,曾经接到过一个女人打错的电话。欧阳秋听后如获至宝。

  欧阳秋让冯眉眉在开庭前用眉笔在脸部点上一个痣,届时他自有用途。为了找到翻案的突破口,他马不停蹄的到处调查。在找魏洋和陈小根了解情况时均碰了钉子。其间宗子华给警方打电话,举报他骚扰证人。许寒月见他仍然没有胜算把握,提出由她去作伪证,遭到欧阳的严厉批评。

  为了缓解与宗子华的紧张关系,欧阳秋主动去找她道歉,并买了一条项链亲手为她戴上,其间从她口中了解到,魏洋刚刚以八折优恵价格从秦川的分公司买了一所别墅,这里有新情况。

  欧阳秋又通过刘凤芝给陈小根做了工作,了解到那天夜里冯眉眉并未驾车出门的情况,并说服陈小根放下个人恩怨,同意出庭作证。

第12集

  法院就要开庭了,在这分秒如金的时刻,欧阳秋终于等到了那天夜里打错电话的女人回家,表明身份来意之后,对方为他出示了证明。

  法庭上,在杀手确认脸上有痣的冯眉眉就与他们见面的女人后,而欧阳秋则请冯眉眉当众将其擦掉,全场一片哗然。随后,欧阳秋请宗子华出庭作证,证明魏洋以接受60万优惠从秦川属下公司购买别墅的事实,宗子华感到十分恼火,但又不能不实话实说。接下去,陈小根讲述了那天夜里他跳入院里报复冯眉眉的经过。再加上欧阳秋收集到其它方面的有力证据,于是对冯眉眉的所有指控都不能成立。

  宗、葛两家看着电视台现场直播气坏了,骂过心毒手狠的冯眉眉,又痛骂为杀人犯辩护的欧阳秋。秦川十分懊丧,承认自己低估了欧阳秋的实力。

  冯眉眉雇凶杀人、雇凶抢劫案这桩令人瞩目的铁案,竟然让欧阳秋给翻了过来,依法判决疑罪从无,冯眉眉被释放。就在这一天,王兵也被警方释放回家。在看守所,王兵一口咬定说没拿葛飞的遗嘱,由于据不足,警方对他免予起诉。他从拘留所回来后径直来找许寒月,诉说对她的思念之情。

  法院对冯眉眉的二审判决是疑罪从无。回到蔷薇园后,她目睹眼前的一切百感交集。许寒月为冯眉眉准备了一场别出心裁的欢迎仪式。

第13集

  冯眉眉出狱这天,宗、葛两家为宗子红和葛飞举行追悼会。由于这两家人对她的误会太深,只好由许寒月代表她去参加开追悼会。许寒月和欧阳秋来到灵堂,进门遭到宗葛两家的严辞拒绝。

  公司举行一场庆功活动。经过这场劫难,冯眉眉反思了自己过去的为人处世,表示对不起大家。最后含着泪水说,她这次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后半生是欧阳秋给的,然后当着众人与他深情拥抱。王兵在一旁看着心里十分厌恶,找茬儿向欧阳秋发泄了一通,让冯眉眉十分难堪。

  王兵喝得酩酊大醉,醒来后发现和许寒月睡在一起,顿时惊慌失措。许寒月向他表示说,她爱他。这一天冯眉眉也喝醉了,欧阳秋默默地在她身边陪伴了一夜,把冯眉眉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从此痴情地爱上了他。

  美国JJ公司代表麦克?唐的到来给秦川增加了压力,蔷薇园拆迁再拖下去,收购契约就要重新修订。这样秦川将会损失惨重,他去找杜环宇想办法。不料杜环宇过于贪婪,收受了秦川的巨额贿赂,还要让属下公司共同开发蔷薇园,而他要在两方都持有股份,而且那个麦克?唐竟然还是他老婆在美国雇佣的经纪人。为了既当婊子又立牌坊,他请追求政绩的张副市长出面协调蔷薇园的动迁问题。

  冯眉眉出于报答之心,请欧阳秋做了公司的法律顾问,同时对许寒月这段时间的辛苦操劳也表示感谢。许寒月早就看出她与欧阳秋的关系,于是拿俩人的关系调侃。姐俩说说笑笑,俨然亲密无间。

第14集

  范可妮的公关收到效果,冯眉眉刚刚出狱,徐天奎便代表公司送来厚礼,不但继续投资“三叶草”企宣项目,还另外追加二百万宣传经费。

  冯眉眉无罪释放了,那么真凶又是何人?欧阳秋认为,虽然秦川具有嫌疑,但他没有条件冒充冯眉眉去和绑匪见面,也不会使用冯眉眉的电脑发送电子邮件。欧阳秋去许寒月的出生地福山搞调查回来,冯眉眉为他布置了非常气派的办公室,并款款深情的把他扶进门。

  冯眉眉接到通知,市里要召开蔷薇园文物价值论证会。

  欧阳秋去找宗子华解释前嫌,提出想请宗若愚出面挽救蔷薇园的命运。宗子华说他是个无赖,并且动起手来。这一幕可巧被许寒月看到,许寒月约欧阳秋茶馆谈话说他是故意刺激宗子华,把他们的关系圆满结束后,下一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接受冯眉眉发出的爱情信号了。对此他处心积虑,欲擒故纵,在冯眉眉一审时拒不出面,故意介绍不入三流的律师出场,把她置于绝境后再出马扭转局面,这样他的价值就得到了充分体现,彻底赢得她的芳心,人财两得!欧阳秋听了这番话却不急不恼,只是说他真心爱冯眉眉,他要保护她不再受到伤害。

  最近宗子华的演出场场暴满,原来是秦川在向她讨好,并提出要与京剧院合作,弘扬传统文化艺术。宗子华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便与其交往起来。其实,秦川是想利用她人大代表的身份,支持他新研究出的平移蔷薇园的方案,把蔷薇园从文物保护名单上抹除。

  论证会上,欧阳秋博引旁征,用充分的事实说明保护历史文物的重要性,建设现代文明不能以牺牲传统文化为代价。秦川要复制蔷薇园的方案一驳即倒,根本不能成立。他的发言得到与会者的赞同,张副市长夸奖他给政府部门下了一剂猛药,醍醐灌顶,很有启发。

第15集

  刘凯向许寒月吹嘘,他除了唱歌的收入之外,每年还有300万的进账,并当她的面给李通打电话,询问何时签订聘请他担任华雅集团形象大使的合同。这时发现秦川变卦了。刘凯不甘受人耍弄,当即去找秦川要求兑现承诺,否则便向警方揭发他收买证人。但秦川根本不买他的账。

  刘凯回来后将此事告诉了许寒月,年薪300万的合同过两天就签,秦川涮别人可以,想涮他没门。说罢强行和许寒月亲热接吻,正巧被王兵碰见要揍他。许寒月把王兵拦住说,不用他动手,有人会替他收拾那小子。

  这天刘凯出门被几个打手劫持,一通狠打。他伤势很重,但不敢说是被人打的,去医院也不敢说出真实姓名。李通来家看望,说秦川已经决定了,华雅公司形象大使仍由他干,年薪仍为300万,条件是向公安局报案说被冯眉眉打伤。刘凯苦苦求饶,这顿打他认了,往后好好唱他的歌,再也不做发财梦了。这时李通拿出刘凯和秦川谈话的录音,如果不按他说去做,就将这盘涉嫌诈的录音交到公安局去。

  冯眉眉听说刘凯受伤,派许寒月送去5000元给他治伤。魏洋见到他那副惨不忍睹的样子吓坏了,认为这事肯是冯眉眉干的,因为她也曾出庭作证,害怕也遭报复。她将这事告诉了宗子华,宗子华认为这5000元钱肯定是封口费。立刻和秦川来看望刘凯,要他马上去报案。见他缩手缩脚不敢去,于是就自己出面去找柳莺,情绪激动地揭发冯眉眉的罪行,警方不能再让凶手逍遥法外,受到柳莺的批评。

第16集

  范可妮去看刘凯时顺手牵羊偷来那盒录音带,把它交给了许寒月。冯眉眉十分欣喜,重奖立下大功的范可妮五万元。她将其复制一份交给欧阳秋,欧阳秋也认为这个证据很重要,于是想把它交给警方。随后提出这个案子结束后他就辞职,冯眉眉惊问其故,他未做正面回答。

  柳莺和张涛接到宗子华的报案来到找刘凯了解情况。此时刘凯余惊未消,说语前后矛盾,不敢讲出真相。欧阳秋向柳莺提供了秦川用来要挟刘凯的谈话录音,他做过华雅集团的法律顾问,了解秦川在蔷薇园拆迁违规操作的内幕,使警方认清秦川这段时间都扮演了什么角色。

  在外地演出时,魏洋总觉得有人跟踪她,吓得魂不守舍。宗子华在电话中让她叫冯眉眉过去陪她,否则就不上场,这样才能保证安全。冯眉眉接到许寒月的电话果然赶过去。魏洋和她寸步不离,连去厕所都紧跟其后。

  演出结束后,魏洋非要跟坐冯眉眉的汽车回来。不料半途中与一辆满载着西瓜的卡车遭遇,卡车上掉落几个西瓜砸到冯眉眉的汽车前挡风玻璃上,造成小车颠覆。冯眉眉受了伤,但无大碍,魏洋的颅脑受了重伤而始终陷于深度昏迷,极可能成为植物人。

  冯眉眉面对宗子华的严词质问有口难辩。欧阳秋认为,冯眉眉跟魏洋乘坐的是同一辆汽车,她们的危险等级是一样的。宗子华指责他专会颠倒黑白,这次她决不让害人者逃脱法律的制裁。冯眉眉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王兵对她出车祸受伤非但不关心,反而冷嘲热讽。这个世界只有欧阳秋理解她,相信她,爱护她。俩人都再也控制不住激情迸发,紧紧地缠绵在一起。

第17集

  宗子华认为魏洋这次受伤肯定是冯眉眉的蓄意陷害,这次绝不能再放过她。但张涛和柳莺认为她这种说法带有个人感情色彩。他们已就此事做了许多调查,关于这场车祸有多种说法。

  宗子华向人大小组会提交了强制拆迁蔷薇园的议案,但被多数代表予以否定。蔷薇园移位重建就变成了苍白的失去了历史光泽的展览品,既无价值又无意义。有人说秦川一贯不讲信誉,这次打着市政改造的幌子,搞到地块后难说不会挪作他用。有人指出,某些领导在蔷薇园动迁过程具有官商勾结的不良现象。人大应该督促有关部门把其中的钱权交易腐败问题查清楚。检察院真的开始进行调查,杜环宇成了惊弓之鸟,打电话让秦川马上出来商量对策,这时秦川正和范可妮腻在一起玩情趣。

  魏洋已经欠费11万元,院方不再给予应有的医治,宗子华她向院方立字担保,与魏洋同居两年的台商黄先生取得联系,希望对方拿出一些费用。不料黄先生是个很不负责的色鬼,听了这个情况躲了起来。

  宗子华去找冯眉眉,要求金蔷薇承担一些医疗费用。欧阳秋认为魏洋受伤于肇事车祸,无论是台商黄某还是冯眉眉都没有承担该事故后果的法律依据。冯眉眉是表现得非常豪爽,不但愿意承担所有治疗费用,而且决定请医院给魏洋使用昂贵的英国葛兰氏催醒素。

第18集

  冯眉眉的慷慨表现让宗子华很受感动,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认为不能就这样放过那个姓黄的台商,她想起诉此人。冯眉眉也认为魏洋和姓黄的同居了两年,从感情上他也不能就这样撒手不管。欧阳秋解释说,魏洋和黄先生只是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她现在昏迷不醒,没有当事人的授权委托,起诉不能成立。冯眉眉觉得,万一魏洋醒不过来,后半生需要一笔资金作依靠。

  宗子华对冯眉眉的态度有对缓和,但许多误会并未解除。在刘凯被打和魏洋受伤的事情上,欧阳秋向她做了有根有据的分析和解释,他认为包括葛飞和子红的被害等等,一切都是冲着冯眉眉来的。宗子华半信半疑。

  当晚,宗子华刚走下舞台,秦川又带着鲜花来祝贺演出成功,她要他以后不要再来了,因为她呈报上去的议案小组会议没有通过,理由是华雅经常言而无信,原定计划李代桃僵的事情屡见不鲜。这话把秦川气得够呛。

  宗子华去找柳莺帮忙,柳莺也无能为力,魏洋和姓黄的台商同居属于你情我愿,既不触犯治安管理条倒,又没触犯重婚罪,别人无权干涉。冯眉眉只能另想办法。那个台商做的是灯光音响舞台器材生意,在大陆有几家分支机构。她请欧阳秋摸清情况,随着在京安分公司订购了几百万元的货物,设计造成对方违约,然后索取巨额赔偿,把黄老板逼了出来与金蔷薇公司签订一份协议,共同承担魏洋今后的医疗及生活费用。

第19集

  在蔷薇园动拆这件事情上,由于官商勾结,权大于法,冯眉眉作为业主总是处在挨打受制的位置而毫无还手之力。为了保住蔷薇园不被强拆,冯眉眉决定主动出击,想办法找出建委官员与秦川同流合污的证据。

  魏洋住院后,冯眉眉找人做了顶替。为东海商贸编排的企宣节目已准备就绪,到各地巡回演出之前请徐天奎验收节目。徐天奎表示非常满意,大夸新来的小姑娘唱得好,让范可妮打翻醋坛子,把火气撒在刘凯头上。

  刘凯和宗子华说,葛飞和子红以及他的被抢和魏洋的受伤都是冯眉眉干的,想把这些罪责统统嫁祸给秦川。自己也是蔷薇园争夺战的步牺牲品。希望与子华联合起来同冯眉眉做斗争,尽管眼下没有证据,起码也能以受害人的身份要求警方加大破案力度,早日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许寒月打开电脑,匿名邮件又来了,问她有没有胆量单独见上一面。许寒月倒要看看庐山真面貌,当即表示同意。 见面地点定在郊外龙凤山。王兵怕她有危险,偷偷跟在她身后。结果被对方发现,说她太不讲信用,于是没有露面。她正在屋里琢磨这件事,欧阳秋出现在门口,一句 “你到底是谁究竟干了些什么”道破天机,原来总给她发匿名邮件的人就是欧阳秋!接下来,他问她为什么要说谎,他已经调查过,她不是福山市师范学校毕业的中专生,而是华南学校本科的大学生,她随的是她母亲姓。人们都说冯眉眉很苛刻,她为什么要委曲求全在她手下一呆就是三年。许寒月脸都绿了。

第20集

  欧阳秋揭了许寒月的老底,包括究竟是谁是杀害葛飞和子红的幕后真凶,谁能进入冯眉眉的卧室动用她的电脑发邮件,谁能冒充冯眉眉并驾驶的汽车进出蔷薇园,谁又能准确地掌握信息雇凶抢劫了刘凯等等。然而,许寒月不吃这一套,说他对这一切只是猜测,如果有证据的话早就等不到今天了。因为他根本就没安好心,他来蔷薇园就是想得到冯眉眉的财产。俩人争执了半天,临了,欧阳秋劝许寒月尽早收手,因为她和冯眉眉毕竟是亲姐妹。许寒月则说除非她死了,否则不可能。

  欧阳秋没把这次和许寒月谈话的事情告诉冯眉眉,但他说这次车祸也是个阴谋。同时告诉她,他搞调查时无意发现许寒月和王兵在外面租了房子,俩人已经同居很久。不料冯眉眉非但不以为然,反倒希望许寒月能够与王兵结婚成家,要欧阳秋不要再追究这些。

  热恋中的冯眉眉渴望结婚,欧阳秋也有此意,俩人情意缠绵,去办理了结婚登记。

  近来王兵见许寒月行事蹊跷,便问其故。许寒月坦承葛飞和宗子红的死与她有关,当年葛飞的母亲就是陷害妈妈的始作俑者,子红的死是个意外。这时她一改想利用王兵报仇的初衷,真心爱上了他,不愿他卷入这场死亡游戏,但已坠入爱河的王兵说什么都不肯离开她。

第21集

  冯眉眉去看望了宗若愚夫妇,并和宗子华签约合作。同时希望许寒月和王兵尽快结婚,并立下遗嘱将蔷薇园的继承权给予许寒月。她以姐姐的姿态要求王兵马上和许寒月结婚,又给了他一大笔钱,要他去为妹妹购买最好的结婚用品。这一切使王兵深受感动,放弃前嫌。

  许寒月担心魏洋清醒后会向警方讲出一些情况,便装成医生潜入病房,在夜色掩护下正要痛下杀手,被冯眉眉发现制止了。许寒月辩解说,魏洋这样生不如死,活着也是受罪,这时如果遭遇不测,秦川的嫌疑最大!警方肯定会对他采取行动,这样就能从根本上解除蔷薇园的危机!冯眉眉信以为真,受到感动。

  杜环宇主持的蔷薇园文物价值仲裁会泡了汤,不但蔷薇园不能拆毁的问题从此画上句号,一桩打着市政建设旗号官商勾结的商业性地皮交易在检察院的介入下浮出水面,秦川行贿行政官员、收买唆使他人出庭作证并打伤刘凯嫁祸冯眉眉等行径也被警方拿到证据。

第22集

  秦川接到许寒月问及他行贿证是否还在的电话,他见大势不好想来个金蝉脱壳逃往香港,刚出门口便被早有准备的警方截住了。

  这一天,冯眉眉得到宗子华在郊区演出被摔伤的消息,正要驾车过去看看情况,出门遇上王兵。王兵担心她夜晚出门不安全,便开着她的宝马车去处理问题。孰料,他驾驶汽车刚驶离市区便失去控制,车毁人亡。

  许寒月从外面赶回住所后,听了王兵给她留下的求婚录音,其中劝她与姐姐和好,冯眉眉脾气急躁,其实对她这个妹妹很好,还立下遗嘱把蔷薇园的继承留给了她。许寒月听了这些受到触动。嗣后听到王兵的死讯,当即肝肠寸断,精神崩溃。原来她把冯眉眉的宝马车做了手脚,觉得这次冯眉眉必死无疑,不料却害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

  冯眉眉和欧阳秋来看许寒月时,她已经被警方控制,住进公安医院。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从本故事开始,许寒月便实施了一系列报复行动,先后蓄谋制造了三起车祸,雇凶杀害了葛飞和宗子红并雇凶抢劫刘凯。她自以为做的天衣无逢,其实她的犯罪活动很快就被警方所掌握,尽管她机关算尽,最终难逃法律的制裁!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