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这是一部因“闪婚”、“闪离”而造成的家庭伦理情感剧。

  裴欣怡与朱大可闪电结婚又闪电离婚,离婚后欣怡发现自己已有身孕。善良的欣怡不顾家人的反对,决定生下孩子并单独抚养长大,为此欣怡的父亲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空有满腹才华的朱大可与欣怡离婚后决定到国外打工,发誓以五年为限,一定要出人投地。他刚刚出国,裴欣怡的哥哥裴勇明就把孩子抱走,放到了朱大可曾经租住的房子里,并向妹妹谎称说把孩子交给了朱大可。阴差阳错,孩子被正准备结婚的郑川平收养,由于孩子的出现,女友肖然提出了分手……

  五年后,当年的婴孩已长成了小男孩,由于郑川平的溺爱,有“小霸王”之称的乐乐在裴欣怡的调教下变得更加聪明可爱,也正是乐乐的缘故,郑川平爱上了裴欣怡,殊不知,乐乐竟是欣怡的亲生儿子。

  朱大可以“顺通”集团总经理的身份荣归故里,与郑川平的电脑公司合作。裴欣怡与朱大可见面后才得知孩子丢了,为了寻找孩子,两人暗自在一起四处奔波,彼此埋藏在心底的感情又渐渐复苏。

  “顺通”集团老总的女儿、朱大可的现任女友秋雪看在眼里,妒火中烧,设计了一系列的阴谋……

  欣怡和乐乐能母子相认吗?……

  一个是念念不忘的前夫—朱大可,另一个是养育她孩子,并深受她的男人—郑川平,在两个男人之间,她又将做何选择……

分集剧情:
  题记:爱是一种幸福;是一种折磨;是一种责任;是一种负担;是一声声的叹息;是狂欢散尽的疲惫与忧郁。他们闪电式结婚,又闪电式离婚。但是,这份爱情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在潜移默化中得到了延续,他们的孩子降临了!岂料,却又在阴差阳错间,孩子意外丢失。由此,原本相爱之心变得越发冰冷,而一场悲剧更是注定无法抗拒……

  裴欣怡,二十四岁,出生在富有家庭。半年前,刚出国留学回来的她,为了保全自己一见钟情的爱,不惜违背家人的意愿,甚至遭受被父亲赶出家门的待遇,执意嫁给了一位仅揣着硕士文凭,却一无所有的男人——朱大可,是十足的“闪婚”。

  谁知,两人婚后的生活却并非像想象中那么甜蜜!过着拮据的日子不说,还居住在四牌巷简陋的租赁房里。尽管朱大可爱妻如命,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挣钱,都无法满足裴欣怡对物质的追求。

  这也难怪,毕竟裴欣怡在蜜罐中泡大,娇生惯养,对钱从来没什么概念,更不懂得如何操持生活,做一位尽职尽责的好妻子。甚至有的时候,在明知道自家人与朱大可水火不容的状况下,竟然还背着丈夫,一如既往地接受母亲——周萍的经济援助,这无疑严重地伤害了朱大可的自尊。

  朱大可,现年二十八岁,来自县城,父母双亡,在苦水中长大。所以他从小就立志要成功,向来大有“人穷志不短”的架式,尤其是在“闪婚”事件之后,在裴家人面前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不肯接受裴家人的帮助。但是,他的举动在裴欣怡看来,可以用五个字形容——自尊心作祟。

  久而久之,夫妻之间矛盾重重,争吵不断升级。终于,在一个雷电交加的雨夜,再也不堪忍受生活艰辛的裴心怡跑回了娘家。一阵痛哭流涕之后,在父母的重压之下,对生活懵懵懂懂的裴欣怡断然与朱大可协议离了婚!

  岂料,就在他们刚办完离婚手续之即,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裴欣怡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由此不难想象,一场轩然大波骤然掀起!

  为了女儿的将来考虑,裴家人强迫欣怡打掉孩子。可本性善良单纯的欣怡却犹豫不决,似乎在心底仍对前夫抱有深深的爱意。但是,在家人百般劝说之下,她最终还是走进了医院。

  谁知,得知消息的朱大可赶了过来,一通感人肺腑的话语之后,尽管两人没能破镜重圆,但裴欣怡却毅然决定留下孩子,并宣布要亲自抚养其长大。

  与此同时,朱大可也暗暗发誓,五年之内一定要出人头地,并奢望着到时候能与欣怡复婚,从此一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于是,他在朋友的帮助下,决定到国外打工,寻求发展的机会。

  对此,裴家人当然不依不饶!虽说他们拗不过宝贝女儿,同意她把孩子生下来,但是却坚决反对她要抚养孩子的想法。

  之后,裴欣怡的哥哥裴勇明遵照父亲的意思,暗中找到朱大可,谎称妹妹拒绝抚养孩子。在他的恶语中伤与冷嘲热讽之下,朱大可感到自己的奢望变成了泡影。难奈与痛心之余,他与裴勇明签下了一份协定,那就是:孩子出生以后,由自己来抚养,从此与裴家老死不相往来,更不会再打扰裴欣怡今后的生活。

  后来,裴欣怡得知此事,断然拒绝,并与朱大可“谈判”,想要回孩子的抚养权。鉴于多方面考虑,朱大可没再坚持,答应了欣怡的要求。但同时,他内心已有了确定,那就是:既便孩子存在,也无法挽回他们破裂的婚姻。

  不久,朱大可按期出国了!

  岂料就在这时,孩子因早产来到这个世上。浑然不知朱大可已出国的裴勇明,把孩子抱到四牌巷的租赁房,原本想交给朱大可,但见屋里没人,以为朱大可没走多远,便把孩子搁到床上就悄然离开。之后,他又一再向妹妹谎称,是朱大可抱走了孩子。

  闻此,裴欣怡像疯了一样,竟然不顾身体的虚弱,执意要去找朱大可,想要回孩子。不料,父亲为了阻拦她,意外被车撞死。一时间,裴欣怡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自己更像是一个祸根,似乎对朱大可的感情也多了一份前所未有的埋怨与憎恨……

  就这样,在阴差阳错间,裴欣怡误以为朱大可言而无信,带走了她的孩子;而在异国他乡的朱大可却坚定不移地认为,孩子一直由裴欣怡抚养着。殊不知,在命运的捉弄下,孩子落在了另一个男人的手中,他叫郑川平。

  郑川平,现年二十八岁。本科毕业后,一直在一家电脑公司从事电脑维修。他身边还有一位相处了四年的女友,叫肖然。近期,他们已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但是由于孩子的意外出现,两人的关系出现了僵局。

  肖然执意要把孩子送往福利院,而郑川平却坚决反对,毕竟他自己就是一个孤儿,深知没有父母的孩子是何等地不幸福。所以,他有意想把孩子留下,并希望能与肖然一起把孩子抚养成人。谁知,肖然却断然拒绝,并且一气之下一连好几天都不来郑川平的住处。这一下,面对吃奶的孩子,可真是把郑川平给难倒了!

  尽管郑川平为孩子取了名字叫“乐乐”,而且爱孩子如同生命一样,但是,毕竟他是一个粗犷的男人,在照顾孩子方面,非比女人那样细心周到,所以,他常常被弄得束手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和肖然一起,把孩子送往福利院。

  谁知,就在他与院长刚办完手续的那一刻,孩子的哭声深深地触动了他。一份牵挂,一份担忧,一份爱怜,刹那间,郑川平的内心泛起百种滋味,倍受煎熬。最终,他拿定主意把孩子留在身边,要亲自抚养其长大,并严令肖然对外保守秘密,对任何人都不许说出“乐乐不是他亲生儿子”的事实。其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乐乐能够健康地长大,不被别人所歧视。

  由此,难以理解的肖然与郑川平彻底分手了!

  打那以后,郑川平无怨无悔地担当起了父亲的角色!同时,为了能够自由地支配时间来照顾孩子,他辞去了电脑公司的维修工作,并拿出所有的积蓄,开了一家专营电脑配件的小商店……

  转眼五年过去了!

  聪明的乐乐已上了幼儿园,而郑川平的生意也越来越火,并拥有了自己的电脑代理公司。尽管他整天忙得昏头转向,但乐乐永远是他生活中的首位。对待乐乐,郑川平几乎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

  由于郑川平的过份溺爱,乐乐就像是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小皇上”,甚至一连气走了六位负责接送他上幼儿园、照顾他生活学习的家庭教师。这就难免会让别人觉得,乐乐虽然活泼可爱,但是缺少必要的家教,太不懂得礼貌。只是郑川平从来没有这样认为罢了。毕竟他早已经习惯了与乐乐的这种生活方式,仍旧一如既往地宠他,任他随心所欲……

  由于最近工作越发忙碌,郑川平不得不再度来到本市最大、最正规的家政中心,为乐乐寻找家庭教师。岂料,当负责人一见是他,便有些推辞,甚至抱怨乐乐太难管教,毕竟之前派去的六位家教都是公司较好的员工,竟无一人能够胜任。为此,郑川平开出了两倍的价格,愿意高薪聘请,显然令负责人有些动心,便答应他,公司一定会派一名更优秀的员工过去。

  岂料,这一次,公司派去给乐乐当家教的不是别人,正是裴欣怡!

  娇生惯养的裴欣怡之所以当起了家庭老师,是因为这五年当中,家里发生了巨大的变故,她是被生活所迫。

  当初,自从她父亲死后,哥哥裴勇明因为无力支撑公司的局面,便擅自挪用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炒股,结果赔得精光,无疑令原本富裕的家庭变得一贫如洗。后来,自私自利的裴勇明又变卖了家里仅有的一套别墅,与妻子杨月单独搬出去居住,完全置母亲和欣怡于不顾。毕竟在他看来,家里之所以遭受不幸,都是因为妹妹裴欣怡是一个祸根,害死了父亲。

  尽管母亲周萍深知,儿子裴勇明这么说完全是为自己自私的行为开脱,但裴欣怡听后还是愧疚不已。所以,她主动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虽说她与母亲住在简陋的房子里,但是她总是会想尽办法努力挣钱,让母亲过上舒服的日子。与此同时,饱受生活磨练的裴欣怡也渐渐变得成熟起来!

  初到郑川平家,裴欣怡显得十分小心翼翼,毕竟来之前公司的负责人就提醒过她,这家的小主人是一个“小霸王”,尽量不要去招惹他,只要把钱挣到手就好。但是,当她第一眼见到乐乐,这种感受便一下子荡然无存了,随之油然而生的是一种复杂的情绪,因为她想念自己的孩子。

  也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面对调皮又难缠的乐乐,面对溺爱孩子的父亲,裴欣怡就像是一个女主人,该管就管,该说就说,该埋怨就埋怨,该指责就指责,常常在孩子的教育问题及生活习惯上与郑川平发生争执。久而久之,裴欣怡成了这个家不可缺少的一份子,郑川平依赖于她,而乐乐更是视其为母亲一般……

  渐渐地,在不知不觉中,郑川平爱上了裴欣怡!而有所感觉的裴欣怡旋即告之,自己是离过婚的女人,而且还生过一个孩子,想以此来阻止郑川平的这份感情。但是,郑川平并没有介意,反倒生怕裴欣怡有所顾虑,便谎称自己同样也是离过婚的男人……

  显然,郑川平为了得到裴欣怡的爱,自始至终都没有告诉她,有关“自己并不是乐乐亲生父亲”的事实……

  不久,朱大可回国了!他不仅带回了成功,而且还带回了一位漂亮的女人,是他的未婚妻,叫秋雪。

  秋雪今年二十九岁,自小生活在国外,是一位富家千金,父亲是“顺通”电脑集团的老总。朱大可在国外闯荡期间惹上了黑帮,最后由秋雪出面帮忙才得以脱身,所以才与她相识。之后,秋雪为朱大可在事业上的成功给予了太多帮助,并介绍他来到父亲的“顺通”集团,担任总经理。此次,她随朱大可回国,一来是为了开拓“顺通”电脑在大陆的市场,二来是与朱大可举行婚礼。

  显然,秋雪并不知道大可是有婚史的人,而且还有一个孩子。对于朱大可,孩子总归是他心里的一份永久的牵挂。所以,在他回国后的第一个晚上,便悄然来到裴家别墅,想看看孩子。谁知,别墅已换了主人,这无疑令朱大可百思不得其解。后来,他经多方打听才知道裴家这五年当中发生的变故,但是却始终得不到裴欣怡及孩子的半点音讯。由此,他内心的牵挂越发加重,并一再借故推迟与秋雪的婚礼。

  由于秋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将来不能生育孩子,所以她加倍小心地呵护自己的爱情,甚至变得极其敏感,丝毫容不得朱大可怠慢自己。所以,对于朱大可推迟婚礼的举动,以及他情绪上的变化,秋雪在潜意识当中已察觉到,他的背后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对此,尽管秋雪没有当面追问,但是背地里却派人调查。结果不难想象,她很快知道了一切!只是让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朱大可居然还有一个孩子,而“裴欣怡”三个字更如利刃一般插在她的心上……

  为了保住自己的爱情,思前想后,精明的秋雪决定:在找到裴欣怡及孩子以前,必须想办法尽快带朱大可离开大陆。于是,她以种种理由向父亲建议,放弃“顺通”电脑在大陆的市场。但是,朱大可却断然拒绝,毕竟他已经与别人签下了合作协议,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郑川平。

  由于合作成功,热情的郑川平邀请朱大可和秋雪到家里做客,无疑令朱大可与裴欣怡意外重逢。可以想象,在当时的那种状况下,两人的表情除了吃惊,更多的是尴尬,只有装作陌生人。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逃不开秋雪的视线,她虽妒火中烧,但却压抑着……

  随后,如坐针毡的裴欣怡借故身体不适先离开,而秋雪执意要送她。一路走来,秋雪故意在裴欣怡面前拚命地放大她与朱大可的感情,甚至说到朱大可至今未婚等等,企图有意诋毁朱大可在裴欣怡心目中的形象。

  裴欣怡听后,虽说心里有些痛苦,但不免也有些疑惑,心想:明明有孩子在身边,怎么能说朱大可是未婚呢?可是考虑再三,她还是没有过多地追问下去……

  回到家中,裴欣怡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终于,她发短信给朱大可,决定把事情问个清楚。接到短信的朱大可来了,目的是想看看孩子。闻此,裴欣怡惊愕不已。后经双方说明当时的情况,并叫来裴勇明当面对质,这才推测出一个结论:孩子丢了!

  一时间,裴欣怡的心跌入谷底,摔得粉碎,整个人彻底地崩溃了!见状的朱大可难过之余,更是愧疚百倍。同时,面对欣怡目前的生活状况,他不免涌起怜惜之情,毕竟欣怡是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而且至今难以忘怀,难以割舍。

  岂料,这一切却被跟踪过来、一直守在门外的秋雪听了个滴水不漏,不禁暗自窃喜!

  因为内心的痛苦,朱大可喝得酩酊大醉,很晚才回到住处,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裴欣怡的名字,这无疑让秋雪稍稍喜悦的心情,又一次掉进冰窟。刹那间,她似乎已经意识到,或许因为孩子的丢失,裴欣怡将永远牵动朱大可的心。

  事实果真不出她所料,为了寻找孩子,朱大可与裴欣怡暗自在一起,四处奔波。渐渐地,彼此埋藏在心底的那份感情又显露出来……

  由此,秋雪开始在他们之间制造事端,甚至还从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女儿——蓓蓓,并设法让裴欣怡来家中担任家教。她决不挑明裴欣怡与朱大可之间的关系,只是有意向朱大可强加一个概念:裴欣怡因为父亲的死,在报复他,不希望他得到幸福。但是,无论怎么样,朱大可都深信欣怡是一个好女人。

  无奈与恼怒之下,秋雪使出最绝的一招,竟然买通利欲熏心的裴勇明,要他向朱大可撒一个弥天大谎,那就是:孩子早产死了,根本没有丢失一说。

  后来,裴欣怡渐渐认清了秋雪的真面目,又从哥哥的日常生活中发现蛛丝马迹,得知秋雪“买通撒谎”之事。于是,她找到秋雪,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此,秋雪终于撕下温柔善良的面纱,露出冰冷的心,将实情全盘说出,并以将蓓蓓送回福利院相要挟,强迫裴欣怡离开朱大可。

  此言此语,无疑使善良的裴欣怡陷入万般痛苦之中!于是,她决定彻底结束这段痛苦的感情,准备答应郑川平的求婚。岂料这时,与郑川平分手五年的肖然又重新走进了郑川平的生活。

  因为之前郑川平曾经告诉过裴欣怡,自己是离过婚的男人,所以善良的裴欣怡误以为肖然是乐乐的母亲。由此,她打起了退堂鼓,并为他们一家人能够在一起做了许多努力,无疑令郑川平有一种百口莫辩之感。

  肖然见郑川平的生活今非昔比,想与之重修旧好,并以乐乐的身世相要挟。无奈之下,郑川平让肖然签下保证书,答应不把乐乐的身世说出去,否则赔偿郑川平三百万元。

  后来,保证书被裴勇明无意间捡到,利欲熏心的他便伙同阿虎,写匿名信以此事敲诈郑川平。岂料阿虎不满裴勇明的谨小慎微,擅自与刘哥一起绑架了乐乐和肖然,向郑川平敲诈一百万元。郑川平带钱赶来相救,肖然却为了救乐乐被刘哥推下楼,当场摔死。

  因为肖然的死,郑川平内心充满了愧疚,这无疑在他与裴欣怡之间垒起了一堵高墙,两人的感情陷入僵局。

  后来,欣怡无意间从郑川平的嘴里得知,其实乐乐并不是他和肖然的亲生儿子,而是从四牌巷的租赁房捡来的弃婴。刹那间,裴欣怡怔住了!她怀疑乐乐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孩子。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裴欣怡私自决定带乐乐去做亲子鉴定。结果不出所料,乐乐的确就是裴欣怡的孩子。

  一时间,裴欣怡对郑川平肃然起敬,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毕竟她深知,乐乐对于郑川平来说就如同生命一般,她怎么忍心把乐乐从他身边夺走?

  而此时的朱大可从裴勇明处得知了秋雪的所作所为,简直难以置信。他与秋雪摊牌,要和秋雪分手,却被秋雪的一番责问使自己陷入矛盾痛苦当中。

  郑川平终于得知裴欣怡和朱大可的关系,三人坐到一起,谁也不放弃对乐乐的抚养权。裴欣怡心痛难奈,痛哭离开。

  大可得知秋雪的心脏衰竭严重,余下的日子已所剩无几,出于一份责任,又见郑川平对乐乐确实有着难以割舍的父子之情,终于,他放弃了乐乐的抚养权,带着秋雪回到了国外。而秋雪在临死之前也幡然醒悟,在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悔恨和抱歉的同时,把蓓蓓留给了裴欣怡抚养。

  郑川平把乐乐送到裴家,送到裴欣怡的身边,一个人去了南方。

  时光流逝,记忆中的痛苦终将慢慢被淡忘。

  就像郑川平对裴欣怡说过的那样,有些事情是可以选择的,而有些事情是永远无法抗拒的,那就是血缘和爱……

  (完)

分集:剧情梗概 1-24集 返回页面顶部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