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血色迷雾》是悬疑剧《血色残阳》的姐妹篇,由《血色残阳》的作者林和平和《暗算》的作者杨健联合改编。该剧讲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围绕一份藏宝图而引起的一系列离奇事件:一个大家族中的老爷死了,留下一份神秘的藏宝图,4个太太各怀心事,每人手中都掌握了一句诗,唯一找到藏宝地点的方法就是把4句诗合在一起成为七言绝句。但是每个人都想独吞宝藏,特别是为此费尽心机的日本人……

  与《血色残阳》不同的是,《血色迷雾》讲述了日本人、军阀、土匪等不同方面围绕宝藏展开的争夺,故事的立意更加深邃,弘扬了以文康为代表的一批国人的拳拳爱国心,同时也客观地呈现出一群亦敌亦友的人的性格缺陷和人性的复杂。

  30年代中叶,狂热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向灾难深重的中国伸出了魔爪。江南的梧桐小城,上海来的著名侦探文康,遇上了扑朔迷离的一桩奇案……

  邢老爷上海归来,就在他即将成为江南首富、新娶第四位太太的当夜,一声惨叫惊动了所有的人:邢老爷被杀死在新房中,肝脏也被挖去。唯一的目击者四姨太紫玉,因惊吓过度而发疯。整个邢家公馆,一时间充满了血腥,恐怖,凶险,诡诈……

  人人都说,邢老爷留下一个秘密,既能带来百代富贵,又能招致血光之灾。无月的黑夜,一个酷似邢老爷的声音,在邢家公馆里回响着:“还我的肝呀——”,鬼影憧憧,阴霾阵阵,一片阴森之中……

  文康抽丝剥茧艰难调查,案情却越发纠缠——邢家大房和二房两对母子,明争暗斗;三太太与大少爷,旧情复燃;警察局长的女儿郑晓聪爱上了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夫钟一却有难言之苦,郁郁寡欢。警察局郑局长软弱无能,副局长黄德彪一手遮天,湖匪吴二麻子不请自到,日本商社的“商人”,逐渐浮出水面;文康父亲的古琴,在梧桐离奇出现……

  文康是一个人面对一群人,每一个线索,都会在他到来之前被掐断:十五年前的一桩凶案,带来了这个伴随着血腥的秘密,知情人一个个被害,都被挖走了肝脏……

  破解秘密的钥匙,就在邢老爷四个太太每人一句的一首七言绝句之中。为争夺诗句,邢家内外的各色人等,明争暗斗,机关算尽;日本浪人和当地湖匪,凶相毕露,杀人害命。文康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死搏斗中,凭着自己的勇敢和智慧,如同一叶扁舟在怒涛激浪中顺流而下,时而峰回路转,时而柳暗花明……

  到底有多少人在觊觎着这个秘密?来自几方的势力?面前的这个人,是友人?还是杀手?

  有一道门是永远不能打开的,那就是人心。

  文康终于获得了那个沾满了鲜血的秘密——宝贵的金矿地质图。这时,一个绝对意料不到的敌手,又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

  烈火硝烟中,金矿地质图永远地消失了:“谁也找不到那个金矿了。但只要它是埋在中国的地下,我们的子孙后代,总有一天还会找到它!”

  【原始剧情:】

  1927年春天,江南水乡梨树县最大的财主茂昌商行邢老爷被人杀死,酿成地方大案。上海名探文康受命前往梨树县实地侦破疑案,文康慢慢发现邢老爷是因为知道一个秘密而死的。随着案情逐渐水落石出,文康发现:原来自己父亲和邢老爷之死,都是因为一张江南金矿的勘探地质图。日本财团出钱请文康父亲勘探地质,不料发现了大型金矿;文康父亲不愿把金矿图纸交给日本财团而惨遇毒手;邢老爷也是被不明身份的势力所加害。最后,文康,郑晓聪拨开重重迷雾,终于查出幕后的凶手,得到了金矿地质图。面对日本人的威胁,钟一为了掩护文康、郑晓聪逃走,挡住日本人的子弹悲壮而死。文康在熊熊大火旁掏出地质图,举起一只手把地图慢慢扔到火里,郑晓聪问文康:这是为什么?文康回答:我相信,这座金矿只要在中国的大地上,迟早有一天我们的后代会找到它!它永远属于我们中国。

分集剧情:
第1集

  文康是上海滩著名的大侦探,孤身一人破了极为复杂日本浪人贩毒大案。遭到各路杀手的追杀!而在偏僻的小县城梧桐,一桩更加扑朔迷离的奇案在等着他。

  邢家是梧桐城里的首富。主人邢老爷刚从上海回来,兴致勃勃地对自己的三个太太说,上海之行见到了一个大人物,若是买卖谈成,自己就将是江南首富。二少爷邢子坤追问是什么买卖时,邢老爷又说现在还不能说,说早了就会有杀身之祸。接着他又宣布了另一件大家更想不到的事情:自己近日就要娶第四房太太!

  新太太是城里万隆米栈佟老板的内侄女紫玉。新婚之日,邢老爷喜气洋洋,可三个太太却各怀心思。洞房内,邢老爷对紫玉说: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能富贵千秋万代,也能招致血光之灾的秘密……

第2集

  夜半时分,洞房中突然传来恐怖的惨叫声,一桩血腥惨案发生了:邢老爷被人用刀刺死,肝脏被挖走,紫玉被人捆绑着装入麻袋塞在床下……

  县警察局副局长黄德彪和警察大队长钟一前来破案,唯一的见证人紫玉却惊吓过度精神失常了,调查无法进行。

  文康在火车站被杀手跟踪,“碰巧”被一名女学生所救,杀手被文康制服后服毒自杀,匆忙之中一个身穿和服的日本女人鬼魅似的消失在人海中……

  警察局郑局长在局里宣布,上海派了著名侦探文康探长,前来侦破刑老爷的案子。可黄德彪很不买帐,对文康充满敌意。

  文康开始进行调查,邢家大少爷邢子峰也从上海赶回奔丧。大太太坚持要用跳大神的方式来验证紫玉是否真疯了。可当文康看清紫玉的容貌后,出人意料地说了一句“慢!”

第3集

  文康走到紫玉跟前,脱口叫道:“岚清!”……

  文康和钟一走在人流熙攘的街上,文康向钟一询问刑老爷生前做什么生意。马太一郎从日本商社里出来送客,文康不由地停住了脚步,似乎察觉了什么。

  郑局长的女儿郑晓聪是钟一青梅竹马的恋人,放假回到梧桐,看到文康破案,引起她的极大兴趣。

  郑局长为调和黄德彪对文康的不满,调他去清剿湖匪,而黄与湖匪吴二麻子早有勾结,他受马太一郎之托,借此机会为日本人贩运鸦片一事向湖匪疏通。

  夜里文康倚在宿舍的窗前抽着雪茄,屋里一片黑暗。突然。文康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当文康机警地回过头来,门竟晃晃悠悠地开了。突然一声闪电,古墓似的院子在雷声中颤抖,窗子后面,出现了一张似人非人的脸……

第4集

  夜里,邢家大院突然闹鬼,一个凄厉的声音,酷似死去的邢老爷,在不断叫着:“还我的肝呀……”全家上下都被吓坏了,大太太急令邱管家前去报案,文康、钟一和郑晓聪闻讯赶来,制止了混乱,但调查中文康发现,邢家的几位太太和少爷,对警察的破案似乎都很不愿意合作,没人肯提供那个秘密的线索。

  文康只好另辟蹊径,从调查紫玉的身份入手。紫玉嫁到邢家,是万隆米栈佟老板提的媒,佟太太就是紫玉的姨。于是文康准备连夜去万隆米栈佟老板处寻找线索。而钟一说这里不比上海,还是等明天再去。郑晓聪则对文康的意见表示赞同,引起了钟一的不快。

  看到两个恋人在言语上时恼时好,文康无奈,只得先和他们一起返回警察局。

  半夜里,文康突然感觉不对,立即起身带上警察赶往万隆米栈。钟、郑二人闻讯也一同赶来,果然,当他们破门而入时,发现佟老板和佟太太已经双双遭人杀害,而且也被挖去了肝脏!

  邢老爷出殡,城里人纷纷传言,邢家大院有鬼。而文康则再次受到刺客的袭击,正当他要擒住对手时,有人从远处开枪击毙了刺客。

第5集

  钟一查到一个情况:邢家二少爷昨天向佟老板讨债,佟说邢老爷已经免了他的债务,两人争吵,二少爷威胁说要杀了佟老板,还要挖了他的肝。

  文康和钟一、郑晓聪找二少爷调查,双方起了冲突,他们强行将二少爷带回警察局,却遇到剿匪回来的黄德彪干涉,放走了二少爷。

  邢家大院里,三太太在寻找机会与大少爷接近,原来他们之间曾有过一段情缘。可是,大少爷现在却表现冷淡。他更多的精力,是用在与母亲大太太商议如何弄清父亲留下的秘密上面。大太太坚持认为,来历不明的紫玉是带来灾难的根源,她不顾大少爷的阻拦,执意要除掉紫玉……

第6集

  酒馆里,黄德彪与二少爷喝酒时说,这个案子神仙也破不了。并说吴二麻子告诉他,邢老爷是因为没能守住一个重大的秘密才被杀的,要二少爷与他联手,共同找到这个能令人富贵百代的秘密。

  文康从上海方面的调查中得知,邢老爷在上海见的大人物,就是大名鼎鼎的宋子文。一个县城的土财主,竟然能与财政部长合作,由此可以断定,邢老爷的那个秘密一定非同寻常。

  大太太令邱管家给紫玉送去了一碗有毒的鱼汤,不料却被刚回家来的二少爷识破……

  二少爷阻止杀死紫玉,挑战大太太的权威,闹得邢家大院大起纷争,这场争斗透露出了两个重要线索:一是邢老爷生前有话,当家人不立温文尔雅的大少爷,却要立不务正业的二少爷。二是紫玉虽然与邢老爷接触连一天都不到,却很有可能知道那个重要的秘密!

  晚上,大少爷再次劝大太太不要加害紫玉。大太太言谈中透露,邢老爷留给她一句莫名其妙的诗,大少爷仔细揣摩,猜到了一丝线索,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第7集

  大少爷将自己的猜测告诉给大太太,邢老爷应是将秘密藏在一首七绝诗中,留给四个太太一人一句,为此才特意娶了紫玉为四太太。大太太恍然大悟,直怨自己要害紫玉,险些误了大事。

  二少爷乘夜晚没人之际,又去逼问紫玉,想从她那里套出那个秘密。但这时邢家大院又一次开始闹鬼:还是一个凄厉的声音高叫:“还我的肝呀——”吓得二少爷赶紧逃走。可是这一次,正在查帐的大少爷听到闹鬼,却显得很镇静……

  文康明查暗访,并灌醉黄德彪,找到一个新的线索,佟老板有个不为人知的小舅子,就是城外三官观的王道长。

第8集

  文康深夜找到王道长,两人交谈甚欢,都为民族苦难而担忧。可没容二人继续深谈,就有一个黑衣蒙面人跟踪而来,企图用飞刀杀害王道长。文康救下了王道长,从他那里获知:紫玉身份神秘,如今肯定有人为掩盖紫玉的真实身份,才杀佟老板夫妻灭口。

  从王道长这里,文康还获知:杀人取肝案,十五年前此地就曾发生,死者是一个画匠、一个裱匠,还有一个不名身份的外地人,死在祥云客店。文康听到这个外地人之死受到极大震撼!

  文康告别王道长,径直来到祥云客店,这里已经被日本人马太一郎包下,马的中国管家刘宝禄蛮横拒绝文康入内。于是文康找钟一监视客店,发现日本人在此与湖匪交易贩运烟土。文康、钟一带领警察企图入内搜查,却因证据不足和黄德彪赶来庇护而未成。意外的是,客店石掌柜恰在此时被杀,又一起杀人取肝案!

第9集

  邢家大院闹鬼闹得人心惶惶,大太太召集大家商议对策,众人个个暗藏心机,商议不出任何头绪。

  文康去找郑局长商量,但郑推诿的态度令他不得要领。于是他准备到客店秘密勘察现场,郑晓聪非要跟着去。在现场他们见到钟一已先到一步,并找到一个新的物证——玉石烟嘴。同时,文康也找到一张古琴,为此他向石掌柜的老伴询问,却遭到拒绝。

  但当文康出了客店之后,石掌柜的老伴却秘密找到他,请他为夫报仇,并告诉他,这张古琴是十五年前死在客店的那个外地人留下的,那人名叫文松——正是文康的亲生父亲!

第10集

  文康独自分析案情,决定从死去的张画匠和刘裱匠入手,寻找破案的线索。

  郑晓聪找到钟一,两人一起分析,认为文康肯定要去找张画匠和刘裱匠的家人了解情况。按照钟一分析,文康父亲之死,乃是那个秘密的开端,如今邢老爷被杀,也是因为他没守住这个秘密。

  文康先后找了张画匠的儿子和刘裱匠的瞎老伴,不料这两家人都坚称自家的人从没被杀,都是正常死亡,拒绝了文康的盘问。好象有一个巨大的无形力量,在掩盖着所有的事实真相。文康在调查过程中只发现了一个疑点:日本人的管家刘宝禄,竟然就是刘裱匠的儿子!

第11集

  地下烟馆里,黄德彪与二少爷凑在一起分析着案情。黄德彪认为,之所以有人被杀,就是因为他们都与那个秘密有关。杀人者一来在保护秘密不被他人得到,二来自己也在找这个秘密,如果找到了,就不会再杀人了。而秘密所在,一定就还是邢家大院!

  邢家大院里,三太太对大少爷旧情复燃,但大少爷却是躲躲闪闪。而大太太为了查出闹鬼的真相,当晚把邢家大院的所有人都集中在大厅,要看看还闹不闹鬼。可没等鬼来闹,他们自己就先闹得不可开交了。

  一双脚悄悄地走在文康宿舍外的走廊上,只听窗外郑晓聪大喊:“有刺客!”,就见一柄刀正对着文康飞去!

  刺客没能伤到文康,但文康和郑晓聪也没能抓住刺客,他们只能和钟一共同判断,刺客是从上海一路追杀而来,那么肯定是与日本人有关。

  大太太把全家人聚在一起,本是想借此破解闹鬼之谜。可是,即便邢家大院所有人都聚在一起,鬼还是闹起来了,而且闹得更凶了,邢家大院一片混乱……

第12集

  文康、钟一等人闻讯赶来,从一些蛛丝马迹上判断出,显然还是有人在故意制造闹鬼的事端,可这是些什么人呢?文康等人依然没有答案。

  三太太情思倦倦,盼着大少爷来与她幽会。但她等来的不是心上人,而是二少爷!他费尽心机,想从三太太这里得到有关那个秘密的线索,可全都没能令三太太开口,最后在危急时分,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女鬼,吓跑了二少爷……

  文康借进入邢家大院的这次机会,又与紫玉相见。他提起两人少年时的种种往事,用琴声呼唤着紫玉的记忆。紫玉在他的一片赤诚下终于开口了,可内容却令文康吃惊!文康再次见到钟一和郑晓聪时,对他们说:紫玉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岚清。

  三人一起分析案情时,钟一表现得非常消极,并告诉文康,这个案子你破不了!钟一的态度引起郑晓聪的极大不满,两人之间再生嫌隙。

  破案的线索全断了,文康还不断受到不知来自何方的威胁,他该怎么办?

第13集

  文康找到张画匠家,却被张画匠的徒弟告知不在,看见院中画了一半的棺材,文康问出心中的疑惑,哪知张画匠的徒弟说,有人马上就要死了!文康听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文康化装成算命先生,去接触刘裱匠的瞎老太太。但瞎老太太十分警觉,没有上当。而文康则从玉石师傅那里得到旁证:石掌柜被杀现场的那个玉石烟嘴,应该就是刘宝禄的。

  马太一郎指使手下人占了佟老板留下的房子,与向佟家追债的二少爷大起冲突,最后是马太一郎在黄德彪的调解下,亲自出面说明自己用两万大洋从王道长手里买下了这间米栈,又给了二少爷一万五千大洋,才算摆平了此事。这一切都被文康看在眼里,马太一郎为何要对这所旧房出那么高的价钱?

  郑局长费尽口舌,劝郑晓聪不要再跟文康去冒险,但郑晓聪就是不听。

  文康暗暗跟踪刘宝禄,被郑晓聪发现了,她追着文康,一起来到郊外镇上一家小客店,监视刘宝禄的一举一动。

第14集

  夜晚,三太太悄悄地来到大少爷的屋子,询问大少爷为何没有赴约,三太太不能忘情,上前抱住大少爷时,被前来的大太太“正巧”抓住,大太太扇了三太太两个耳光。三太太捂着脸跑回自己房间,悲愤之余就要寻死,被赶来的苹果紧紧地抱住,主仆二人抱头痛哭。

  大太太再次召集全家议事,想要解决院里闹鬼的问题,议来议去都拿不出办法,最后还是二少爷出面,搬动黄德彪率领一队警察前来护院。黄德彪也顺水推舟,名正言顺地住进了邢家大院。

  文康和郑晓聪还在监视刘宝禄,可就在他们跟踪刘宝禄离开小客店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几个持枪的人,将文、郑二人打昏劫持。

第15集

  刘宝禄与湖匪二当家的“大下巴”接上了头,从湖匪手里接过了日本人贩运的大烟土,又嘱托“大下巴”将文、郑二人干掉。但是,“大下巴”等人中了郑晓聪的计策,反被文、郑二人打倒。

  黄德彪进了邢家大院之后不怀好意,先是向大太太拐弯抹角打探那个秘密碰了钉子,又贼心不死去偷看三太太沐浴,结果被三太太用早以准备的鬼面具吓得狼狈逃窜。正当此时,四周又响起了那种凄厉的鬼叫声:“还我的肝呀——”,一团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也随着叫声纷纷飞进院中,众人更是吓做一团……

  而三太太却悄悄隐在暗处,看到了真正的闹鬼之人。但是,当众人在混乱过后相互指责时,三太太却没有揭露这两人闹鬼的真相,这是为何呢?

第16集

  文康和郑晓聪脱险后,兼程赶路截住了刘宝禄和他运送烟土的大车。审问之下,刘宝禄供认烟土是他为日本人马太一郎运送的。

  文康、郑晓聪押着刘宝禄和大车上的罪证,带领警察前往万隆米栈要逮捕马太一郎,但马太一郎在罪证面前,拒不承认自己贩毒,而刘宝禄也突然当面翻供,不再指证烟土是日本人的,而是自己揽下了全部罪责。闻讯从邢家大院赶来的黄德彪,也一味袒护日本人,与文康胡搅蛮缠,为马太一郎开脱罪责。眼看要功亏一篑,郑晓聪怒不可扼,拔枪要打死刘宝禄……

  在剑拔驽张的气氛之下,文康克制住自己的愤怒,劝止了郑晓聪,暂时放过了元凶马太一郎,而要求把刘宝禄带回警察局审问。

  但是,黄德彪利用自己的权势一手遮天,令文康不能审问关押在牢中的刘宝禄。文康想借助郑局长压制黄德彪的气焰,但郑局长却对黄德彪一再姑息,以黄的姐夫是省府要员为借口,不肯支持文康。文康已经看出,郑局长对黄德彪一让再让,肯定不是因为黄有省府的靠山,而是另有隐情。

  马太一郎派人给黄德彪送钱,买通他杀死刘宝禄灭口。黄乘机大敲竹杠,又私自将刘改换关押地点,令文康无法接触到刘宝禄。文康和钟一带领警察到处搜查,还是找不到刘的关押地点。

第17集

  黄德彪假意安抚住刘宝禄,并套出石掌柜的死另有原因。刘宝禄满怀信心等待日本人的搭救,却等来的是最后一顿晚餐。直到这时,他才明白日本人买的不是他的生,而是他的命。

  文康和郑晓聪再次受到蒙面刺客的袭击,幸亏钟一从后保护,才使两人脱险。但是,钟一仍然对文康的侦破表现出很不热心的态度,令文康和郑晓聪都很不解。

  郑局长拿出个折衷办法,由钟一替代文康,和黄德彪一起审问刘宝禄。但黄根本不把钟一放在眼里,自做主张声称刘已认罪,要发布告立即枪决,以达到杀人灭口的目的。文康忍无可忍,持枪胁迫黄德彪,逼他带路去审问刘宝禄。路上黄德彪却向马太一郎派来的人做了暗示……

  没等日本人的打手到来,黄德彪就在审问刘宝禄的现场,借助自己手下的警察,反过来制住了文康。最后黄德彪竟当着文康的面,打死了刘宝禄,完成杀人灭口。

第18集

  文康夜访刘宝禄家,面对刘宝禄的瞎眼老母,表示深深的歉疚。老人并没有责怪文康,而是讲出了一个掩埋了十五年的秘密,竟然和死去的邢老爷有诸多关联,文康从中悟出一些蛛丝马迹。

  这次失败给对文康打击很大,他病倒了。隐身在暗处的刺客,把他的病视为一个绝好的下手机会。但是,却有一个黑衣蒙面人在暗中保护着文康,他先是用字条告诉郑晓聪文康病了,又挫败了刺客们的偷袭。这个人就是钟一,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郑晓聪从字条上看出了蛛丝马迹,跑去质问钟一,但钟一就是不肯承认。

  马太一郎与黄德彪相互勾结,想赶走文康。黄一再向郑局长进言,说文康在这里,破坏了郑晓聪和钟一的感情,再不想办法让他走,恐怕郑局长中意的这门亲事就要起变化了,郑局长为此大伤脑筋……

第19集

  文康不等病愈,重新展开调查,他找到了张画匠的儿子张聚才。经过文康反复开导后,张聚才终于吐露真情。根据他们的陈述,文康看到了十五年前事件的大致轮廓:邢老爷请张画匠把那个秘密绘制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又请刘裱匠用漆覆盖。为保持秘密,邢老爷杀了张、刘二人灭口。

  邢家大院里,邱管家和小五得到了一大笔钱,正在他们得意之时,三太太带着丫环苹果来到他们面前,含沙射影的一番言语,令邱管家和小五不寒而栗……

  邱管家和小五去找大少爷想办法——指使他们闹鬼的就是他。正当大少爷安抚这两个人的时候,大太太忽然进来,事情瞒不住了。大少爷向母亲解释说,他打算,用闹鬼吓得全家不安,最后不得不为避祸去上海。到了上海就是他的地盘,不愁几个太太不说出自己所掌握的秘密。大太太对此十分赞同,母子二人准备配合行事。

  黄德彪借着郑局长的默许,要驱赶文康离开梧桐。文康用强力镇住了黄德彪,直接去找郑局长,郑局长当然不肯承认是他默许黄如此。文康干脆当着众人的面,公开了自己对案件已有的调查结果,用缜密有力的分析彻底征服了大家,将侦破的矛头直接指向日本人。郑局长背后不得不对黄德彪承认,赶走文康的打算彻底失败了。

第20集

  大太太紧急召集全家,拐弯抹角提出全家避祸去上海的主张,经过好一番怀疑、解释、争吵,最后决定由二少爷留下,其他的人当晚就一起动身前往上海。

  文康去找洛老中医看病,从邱管家来买药的异常行为中瞧出端倪,判断邢家要举家外出了;同时,二少爷也向黄德彪通风报信;更蹊跷的是,神秘的信鸽也向马太一郎传递了这个消息,邢家举家出走,令所有对那个秘密感兴趣的人都开始行动了。黄德彪想集合警察,却发现文康、钟一已经抢先一步带着警察去了邢家大院。

  邢家大院门前的行人突然多了起来,其中还有几个日本浪人出没。邢家大门关的紧紧的,后院一片静悄悄……

第21集

  文康及时阻止了大太太带领邢家全体出走上海的行动,并借调查闹鬼一事为名,要将大太太带到警察局去接受审讯。

  但是,就在文康等人押解大太太乘坐的马车去警察局的路上,突然有一挂鞭炮落下,拉车的马受惊,沿街狂奔。文康、郑晓聪和警察们奋力追赶,最后还是文康施展马术技巧控制住了惊马,这才将马车安全地带回了警察局。

  可到了警察局之后,更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马车里没有大太太,只有一具无头女尸!这时,二少爷和黄德彪也赶来了,更增添了局面的混乱。

  文康和郑局长等人一起,押着马车重回邢家大院,抑制住众人的惊诧与混乱,让他们辨认出那具女尸其实并不是大太太。

  很显然,是有人故意在街上制造了混乱,乘惊马之际做了手脚,半路劫走了大太太。文康判断,因为大太太手中很可能握有那个秘密的线索,所以她肯定还活着,劫道者在没有得到那个秘密之前,绝不会杀死大太太的。根据这个判断,郑局长立即命令黄德彪和钟一,带领警察进行全城搜查,寻找大太太的下落。

第22集

  警察们各处搜查,文康则悄悄隐在暗处,监视着邢家大院,他的目标首先就是邱管家。然而,就在他跟踪邱管家的同时,有人也从背后悄悄跟踪上了他。

  郑晓聪跟着钟一搜查到了坟地,她忽然感到不对,警察们都出来找大太太了,文康房前房后的岗不就撤了吗?万一这个时候有人去刺杀他,那可是要出事的!莫非大太太失踪是一个调虎离山之计?于是,她执意要回去查看,钟一犹豫之下,也不得不跟她一起返回。但当他们回到警察局时,文康已经失踪了。

  这时,文康已经跟踪邱管家到了妓院。在他的逼问下,邱管家透露,自己的所做所为,都是在为大少爷做事,这可大大出乎文康的预料!可就在这个时刻,几个蒙面人突然出现,文康不得不与他们展开了枪战。最后由于子弹耗尽,文康终于被擒。马太一郎露面了,所有这些,都是他在背后指挥的。

  郑晓聪和钟一告诉郑局长文康失踪了,郑局长一筹莫展。郑晓聪和钟一怀疑是日本人绑架了文康,可又没有直接的证据,说服不了郑局长,三人争来吵去,还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湖匪吴二麻子约马太一郎见面,提出要保释被日本人劫持的邢家大太太。马太一郎诧异吴二麻子怎么消息如此灵通,而且肯为邢家出头。吴二麻子说,邢老爷在世时与他有个约定……

第23集

  这时的邢家大院,为了那个秘密,依然是人人各怀鬼胎,心机暗藏。三太太与大少爷之间,在没完没了的言语调情中,相互试探着,揣摩着……

  文康被马太一郎绑架到了一个秘密的山洞里,马太一郎得意地告诉文康,他们是日本黑龙会的成员,所做所为就是帮助日本掠夺中国的资源,最终征服中国。十五年前,文康的父亲就是因不肯向日本人屈服而被他们杀害的。现在,他们则要除掉阻碍他们达到罪恶目的的文康本人!文康则告诉马太一郎,他现在已经完全清楚了这个巨大的阴谋。并同时告诉马太一郎一个不能杀他的理由。

  马太一郎气急败坏,令人残酷拷打文康,企图逼他开口,但是却一无所获。

  邢家大院里,几个太太少爷还在勾心斗角,三太太为获得大少爷的爱情,主动告诉他,自己知道闹鬼的几个下人,都是受大少爷指使的。可是即便如此,大少爷还是不肯对她吐露实话。

  大太太回到邢家大院,为重新树立权威,找借口执行家法,令家丁鞭打惩戒二少爷和三太太,结果却更加激化邢家各房之间的矛盾。

第24集

  郑晓聪急于找到文康,化妆劫持了邱管家。从他口中,郑晓聪查证了绑架文康的就是日本人。于是,她逼迫邱管家去把马太一郎或者川岛骗出来。

  邱管家跑到日本人的万隆米栈,向马太一郎报告说有人逼他把马太一郎骗出去。于是马太一郎就命川岛带人前去捉拿此人。可川岛等人随邱管家到了地方之后,却发现空无一人。

  郑晓聪使调虎离山计诱开川岛等人后,自己孤身闯进了只剩下马太一郎的万隆米栈。在她的逼迫威胁之下,马太一郎不得不说出了关押文康的地点:关门山一处叫鬼见愁的悬崖上。

  川岛等人发觉上当后赶回米栈,解救了被锁起来的马太一郎,接着就去追赶郑晓聪。而马太一郎也从邱管家口中逼问出,邱是受邢家大少爷指使,这个大少爷到底是什么人?

  郑晓聪终于赶在日本人前面到了鬼见愁,在一位采药老人的指引下攀上悬崖,冒着巨大危险解救了文康。二人与追来的日本人经过了一番惊心动魄的搏斗之后,不但逃出虎口,还俘获了川岛。在文康大义凛然的正气面前,川岛所谓的“武士道”精神终于崩溃,他供出了马太一郎的终极秘密!

第25集

  文康从川岛那了解到,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日本人只好先下手杀了邢老爷,并留下紫玉转移警察的注意力。川岛还供出了另一个让文康大吃一惊的情况:紫玉很可能就是那另一批人在邢老爷身边的内应!

  马太一郎约黄德彪喝茶,向他透露日本人有意扶植倒台的军阀孙传芳卷土重来控制江南,接着又向黄询问吴二麻子的情况,原来他已经怀疑企图获取秘密的另一批人,就是这个湖匪集团,并且认为紫玉就是吴二麻子派来的人!

  正在这是,文康、郑晓聪和钟一带着警察前来逮捕马太一郎。可由于川岛被文康释放后自杀,缺少了有力的人证,加上黄一彪的全力庇护,文康等人的逮捕行动没有成功。但是文康最后也严正警告马太一郎:日本人在中国的做下种种罪恶,总有一天要受到清算的!

  邢家大院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三太太主动到二少爷房中与他窃窃私语,引的在窗外偷听的大少爷妒火中烧;二太太终于在隐忍多年后,对大太太做出了当面的反抗。邢家大院里,正在孕育着一场新的风暴。

第26集

  三太太和二少爷几番对话,两人的怀疑目标逐步一致指向了大太太和大少爷母子;而大少爷和大太太,也在反复商量着对策。而邱管家和小五两个重要的知情人,却在这个时候分别离开了邢家大院。

  郑局长眼看着郑晓聪与文康越走越近,生怕两人日久生情,于是当着钟一给女儿提出了最后通牒:要么回上海去,要么立即与钟一结婚。出人意料的是,郑晓聪选择了立即结婚!

  邱管家离开邢家后,却偏偏来找文康。他向文康说了一番前后矛盾的话,想让文康相信,闹鬼的只是他和小五,是受了湖匪吴二麻子的指使,要否认他说过的,自己给大少爷办事的话。可就在文康要进一步追问下去时,邱管家突然倒地身亡。文康经过检查,认定他是被自己携带的香烟毒死的。接着,邢家大少爷也派人来报案:小五被人杀死在城外小树林内,肝脏也被挖走了!

  文康迅速作出了判断,令人抬着两具尸体到了邢家大院,向所有人公布了自己的案情分析:种种迹象表明,嫌疑最大的不是别人,正是邢家大少爷!闹鬼的目的,就是要吓邢家的女人都跟他一起去上海,从而可以逐步套问出邢老爷的那个秘密。正当大少爷被文康逻辑推理逼得无路可走时,大太太却突然站出来主动承担了一切罪责!

第27集

  正当文康要继续追查时,黄德彪却突然带着警察来了,告诉文康郑局长已经通知上海,要调他回去,籍此强行中断了文康的调查,给大少爷和大太太解了围。

  二少爷看出了端倪,他事后私下里找了黄德彪,黄告诉他,是马太一郎通知他前来解围的。马太一郎为何要为大少爷大太太母子解围?这又是谜。

  文康回到警察局,郑晓聪正在等着他。她告诉文康,自己马上就要与钟一结婚了。两个人又一起陷入了复杂的情感纠葛之中……

  邢家大院里,大太太和大少爷又在秘密谈话,大少爷告诉母亲,邱管家和小五都是他杀的。而大太太则表示,无论儿子怎么做,自己都不会反对,“无毒不丈夫!” 她告诉大少爷,老爷留给她的那句诗是:“墙映夕阳挂铜镜” ,可是,还有三句分别掌握在其他几个太太手里。

  另一个房间里,二太太和二少爷也在密谋。二少爷已经从黄德彪那里得知,那个秘密就是一张金矿地质图,而解开秘密的钥匙,就在邢家的几个女人手里。二太太则说,她的确知道秘密,但现在绝不能说,因为那样反而会害了二少爷。二少爷见与母亲说不通,就跑去找三太太。

  大少爷站在三太太的后窗下,偷听着屋子里二少爷和三太太的对话。然而,一只眼睛在屋角处露了出来,偷偷地看着大少爷……

第28集

  邢家大院里每个人都在暗中较劲,郑局长一反往常的中庸之态,句句指罪文康,暗示文康已经妨碍到别人,文康则与郑局长大吵一架。文康表示,没有上峰直接命令,他不会退出此案半途而废,一定为父亲和死难同胞报仇!

  为验证紫玉是否真疯,邢家大院再次进行凶险的跳大神,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文康终于忍不住出手搭救紫玉,公开了他与紫玉青梅竹马的关系,紫玉也放弃伪装与文康相认,两人都被警察局关押。在狱中,紫玉被人下了哑药而失语,使案情进入了新的扑朔迷离之中。

  邢家大院的三个太太,对紫玉的被捕各有心思,心里都知道关系到那个重要的秘密。二太太忽然改变态度,主动向大太太道歉示好,引起了二少爷的极大不快。

第29集

  二少爷躲在屋里生闷气,却被二太太神秘地告知,她有办法让大太太吐露秘密……

  郑局长发现钟一在暗中保护文康,便指令他,要秘密处死文康。钟一大为惊讶,质问这该如何向上峰交代?郑局长无奈地告诉他,这也是上峰的命令,国民政府派系复杂,哪个是自己真正的上峰,真不容易说得清楚。但是,钟一对处死文康的命令,最后还是阳奉阴违。

  郑晓聪突然发难,摆脱了警察的看守找到钟一,用枪逼着他去释放文康,并对他说:明天你我就要成亲了,就算这是你送给我的新婚礼物!

  可是,郑晓聪却还不知道,此时在狱中的文康,已经出现严重的症状,似是身中剧毒!

  郑晓聪挟持着钟一到了监狱中,不料狱警报告说,文康突发急症而死,尸体已经拉走掩埋!这个晴天霹雳令郑晓聪、郑局长和钟一的关系陷入了空前的危机。可令人不解的是,郑局长在这种局面下,仍然坚持要钟一和郑晓聪明日就举行婚礼。

第30集

  黄德彪对文康之死也大感意外,提出要开棺验尸。可郑局长告诉黄德彪不必了,文康是他本人下令毒死的,只为让郑晓聪能了断情缘嫁给钟一。可黄德彪岂能如此轻信?他对二少爷说,自己低估了对手,看来表面上庸碌无能的郑局长,很可能也在暗中窥探着那个秘密!

  文康并没有死,他假装中毒,用诈死之计成功越狱,暗地里继续侦察案情。

  郑晓聪和钟一的婚礼如期举行,然而钟一却发现新娘竟然是个替身。钟一刚从惊讶之中反映过来,就接到部下报告:有人乘婚礼之际化装劫狱,劫走了紫玉!

  湖匪和日本人,都派人去劫持紫玉,双方激烈枪战,文康却乘乱介入,救下紫玉。逃亡途中,失语的紫玉用文字告诉文康,她母亲在一个“恶人”那里,因此她才被迫受这个“恶人”的派遣,嫁给了邢老爷。

  但是,没容文康和紫玉深谈,他们很快又被日本人追上,双双被擒。然而更令文康吃惊的却是,邢家大少爷就和日本人在一起,而且俨然就是他们的首领,这个大少爷到底是个什么人?

第31集

  马太一郎带人将文康和紫玉押到了王道长的三官观,想在这个隐密的地方,从两人口中获得有关那个秘密的线索。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文康与王道长早就相识,且有共同志向。

  破败的水神庙,来了一个神秘的披黑斗蓬的人,而他身后,又有一个更神秘的黑衣蒙面人,悄悄地跟踪着他。披斗蓬的人进庙后,湖匪吴二麻子立即现身,对来人口称 “义父”,这个湖匪的“义父”,竟然就是郑局长!原来就是他,在背后一手操纵着湖匪,参与了这场几方窥探争夺那个秘密的明争暗斗。这时,黄德彪突然也闯进了水神庙,原来他也在暗中跟踪着郑局长。三人在此好一番相互威胁利诱,最后在一样的贪欲驱使下,商定共同合作,利益均沾。

  可这一切,都被隐藏在屋顶的黑衣蒙面人看在了眼里……

第32集

  郑晓聪欲要跳水寻死,被赶来了钟一拦下,郑晓聪大哭大闹,对钟一说:她不想看到父亲和钟一以死相逼,也不想看到他们对自己撒谎,文康死了,她也不想活了。钟一为了稳定晓聪的情绪,告知郑文康并没死。

  邢家大院内,太太少爷们为了那个秘密,勾心斗角没完没了。大太太把大家请到湖上游玩,主动先说出自己掌握的那句诗,想诱使其他人也把秘密说出来。但是,二太太三太太说出来的诗都是假的,她们很清楚,大太太先说出来的诗,也是假的。

  马太一郎还是没能从文康和紫玉口中得到秘密的线索,一筹莫展。而文康则保持着超人的冷静,在与日本人的斗智中又获取了一个新的信息:邢家大少爷被这些日本人称为“井上公子”……

第33集

  郑局长得知文康并没有死,气愤地质问钟一。钟一承认是他在馒头里夹了纸条,通知文康汤里有毒。并直接向郑局长摊牌:他已经知道了郑局长与湖匪之间的秘密……

  站岗的警察送来一封飞镖传书,称文康和紫玉都在日本人手里。郑局长立即忙着部署钟一带人去把紫玉抢出来。

  文康在王道长的帮助下,成功地逃出魔掌,并制服了日本人高桥。在文康强有力的心理威慑下,高桥精神崩溃,供出邢家大少爷其实并非邢家亲生,而是日本黑龙会头领井上介雄的儿子,本名叫井上横步。当年邢老爷也是听了马太一郎的建议,将邢子峰送到上海,可邢子峰根本没有在上海呆,而是从上海直接去了日本。

第34集

  文康通过在高桥那里得到的线索,一举炸毁了日本人在山中的秘密军火库,给了他们一个沉重打击。

  给郑局长送飞镖信的其实是黄德彪,他想让警察与日本人先交火,自己则和二少爷带着麻将馆的打手取鱼翁之利劫走紫玉。几方人马果然大打出手,不料郑晓聪突然出现,解救了几乎就要落入黄德彪之手的紫玉。而黄德彪为掩盖罪责,企图杀害郑晓聪,幸有文康赶来,冲入火海救了郑晓聪,两人落水后得到了采药老人的救助。而在疗伤过程中,两人的情感又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新的进展。

  邢家大院里的种种矛盾更加激化,二太太说出大太太头晕、眼花、恶心……众多不适的原因,诉说出了多年来的积怨。令大太太吃惊的是,多年来她的身边竟然埋藏着一个要命的“地雷”。情急之下,大太太私改遗嘱,想用立大少爷为当家人的办法,逼其他人说出秘密。而二太太则突然当众说出,大少爷本不是邢家的亲生骨血……

第35集

  大太太拿出了邢老爷的遗嘱,不料二太太手中还有另一份遗嘱。众人在震惊之余,也明白了大太太手里的遗嘱是假的。邢老爷的遗嘱里写明了要立二少爷为当家,当大家以为大势已去,二少爷准备接香火,跪拜祖先的时候。大太太竟然另有准备,事情更复杂了,三个太太相互间争吵、谩骂、栽赃、诬陷……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可当钟一以警察身份前来调查时,二太太三太太又都和大太太一致对外,闹得钟一哭笑不得……

  郑晓聪在文康的深情呼唤之下,总算醒了过来,两人的感情更加深了一步。文康和郑晓聪脱险之后,指证了黄德彪杀人灭口的罪行,郑局长顺水推舟,把对文康下毒之事也都推在黄德彪的头上。

第36集

  黄德彪被抓,惊恐万分。在文康愤怒地举枪之时,黄本想用老婆手里的信来威胁郑局长,做最后一搏,却被郑局长告知:他老婆已经死于从杭州回梧桐的路上。黄德彪垂死挣扎,刚要喊出些什么,却被钟一抢先开枪打死,郑局长松了一口气。

  文康向钟一表达感谢之情,但钟一却拒不承认自己救过文康,只说上峰已经驳回了对文康的指控,这个案子快到云开雾散之时了。同时,他又郑重托文康照顾郑晓聪,说郑晓聪对文康的感情是“她的第一次爱情”。这令文康大惑不解:钟一深爱着郑晓聪,可他为什么要把珍贵的爱情,当作一个物件往外送呢?他心里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

  邢家大院里各房之间剑拔弩张,图穷匕现,为争夺当家人的位子和那个秘密斗得不可开交,丫环中也不断有人自杀或被杀,情况越来越复杂。尽管被二太太揭穿了大少爷非邢家骨血的真相,但大太太却毫不退让,还是坚持要立大少爷为当家人,同时又借口二少爷对三太太行为不轨,令家丁强行关押了二少爷,逼迫他放弃与大少爷争夺当家人,但是二少爷坚决不服,事态完全陷入了僵局。

第37集

  大少爷再一次来到了三太太的房中,两人之间种种的爱恨情仇,经过了几起几落的唇枪舌剑和话语缠绵,三太太终于得到了她梦中的“爱情”。同时,三太太也告诉大少爷,她已猜出他是个日本人,就是为了得到这个秘密才来的。但是,“你就是魔鬼,我也爱你!”

  文康和郑晓聪做了很大努力,终于见到一直不肯见他们的大太太。文康详细地向大太太说明了黑龙会的性质和大少爷身世的来龙去脉,在无可辩驳的证据和逻辑推理面前,大太太终于看清了这个她深爱着的“儿子”,竟然是一个冷血的日本杀人魔鬼。大太太深受打击,心中也暗暗做了决定。

  文康和郑晓聪在街上被蒙面人袭击,文康早有防备,郑晓聪也挣脱束缚,略施拳脚,蒙面人被擒,就在此时,前方过来一个打伞的日本女人……

第38集

  昏暗的灯光下,大太太和二太太这两个本来是你死我活的女人,仔仔细细地交流了各自的心思,最终有了一致的念头:“二少爷再不好,不过是个贼;而大少爷则是一只吃人的狼!”

  文康和郑晓聪,擒住了两个冒充日本人想绑架他们的湖匪。文康分析,湖匪是想从他这里得到刘裱匠的配方。由此看来,湖匪一开始就盯着邢老爷的秘密,岚清就是他们派到邢老爷身边的。岚清为什么要替湖匪做事,现在还难搞清楚,可有一点不难判断,岚清目前一定是带着邢老爷的一句诗,回到湖匪那里了,所以他们才急需刘裱匠的配方。只要找回岚清,日本人和湖匪都才会慌,只要他们一慌,许多破绽就露出来了!于是,文康准备深入虎穴,彻底查明湖匪的底细。

  郑局长总怕郑晓聪再去冒险,令钟一将郑晓聪强行送回上海。钟一真地强迫郑晓聪上路了,可她真就这样回上海了么?

  文康进了湖匪巢穴,原来紫玉和她的母亲云姨,当年被湖匪绑架,云姨被迫做了吴二麻子的押寨夫人,紫玉也一直生活在匪巢里,于是才有了她嫁到邢家充当内应的事情。现在,吴二麻子想用母女二人的性命,跟文康交换那个配方。云姨为了不让文康为难,毅然自尽……

第39集

  邢家大院里,二少爷受不了关押虐待,放弃争做当家人的要求,向大太太屈服。大太太通告全家,在邢老爷灵前立大少爷为当家人。可三太太觉得蹊跷,提醒大少爷小心。

  湖匪把文康和紫玉关在一个破屋子里,文康从紫玉嘴里知道了邢老爷留下的另一句诗。钟一本来送郑晓聪回上海,可半路上两人却调转方向,一同潜入湖匪老巢救出了文康。文康坚持要救出紫玉,可郑晓聪却出人意料地说出一大篇头头是道的分析判断,最终说服了文康,他带着紫玉的那句诗和满腹歉疚,不得不与紫玉暂时分别……

第40集

  邢家立大少爷为当家人的仪式上,三位太太如约向新当家人说出她们各自的那句秘密诗。可三太太刚说完,大太太二太太和二少爷突然挟持了大少爷和三太太。原来,这是他们三人合谋的一场戏,诱使与大少爷同心的三太太说出秘密,再除去大少爷这个恶狼。但是,大少爷另有准备,早安排马太一郎带人在周围埋伏。最后,大太太二太太死于非命,三太太在血腥中也心碎致极,自刎于大少爷的刀下。日本人留下了二少爷,强迫他配合大少爷,去把文康等人诱来。

  文康和郑晓聪跟随二少爷来到麻将馆,受到大批日本人的包围,二少爷却突然出手,用枪顶住了大少爷……

第41集

  郑局长知道钟一和郑晓聪返回梧桐后,十分气愤。钟一却道出:他是因为爱晓聪,才会要撮合她和文康。

  麻将馆里,文康和马太一郎谈起麻将之道,也是邢老爷做下种种安排的道理。马太一郎想以郑晓聪的命与郑局长交换湖匪手中的紫玉。

  郑局长带着紫玉来与马太一郎交换,紫玉却早有准备,以死威胁马太一郎放了文康,不然就烧掉自己手中写有诗句的白绫。马太一郎不得已放掉文康。不想紫玉冲到马太一郎面前,点着了手中泼了火油的白绫,马太一郎开枪打死了紫玉。非愤交加的文康冲向马太一郎,井上横步看四句诗的一句已毁,文康再没利用价值,便下令杀掉文康。不想,这时郑局长却从口袋里又掏出一块白绫……

  井上横步被抓,文康获救,邢老爷隐藏了十五年的秘密得以破解:地质图就画在万隆米栈佟家影壁之上。当地质图在文康手中的刷子下显现出来后,郑局长却在这时把枪口对准了文康,也就在同时,钟一也举起了手中的枪。

第42集

  郑局长死了,文康带着地质图和悲痛欲绝的郑晓聪准备离开梧桐,但是故事却没有结束。大少爷越狱赶来拦截,而文康身边却出现了新的、绝对意想不到的敌手——郑晓聪!原来她是下台军阀孙传芳派谴来的,要夺取这张宝贵的地质图,为孙大帅的东山再起与日本人做一笔交易!文康出于民族大义,毅然斩断情缘,不顾郑晓聪声泪俱下的恳求和孤注一掷的威胁,独自踏上征途。身后一声枪响,文康没有回头,也许是郑晓聪自杀了,也许是出现的日本女人杀了她……

  “我把图画在我的心里,如果我死了,谁也找不到那个金矿了。但只要它是埋在中国的地下,我们的子孙后代,总有一天还会找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