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苗家旺、廖志刚和刘茹雨是青梅竹马的小伙伴,但一场意外的惨变却使他们劳燕分飞:刘茹雨失足掉进下水道后失踪,苗家旺因勇斗小偷被亿万富翁收养,廖志刚为生活所迫沦为小偷……

  十年以后,三人再次相聚滨湖,有关“后来”的故事便由此展开……

  苗家旺易名苗文皓(陈司翰饰)回到滨湖市;失忆后的刘茹雨被渔民收养并易名为蔡小梅(胡可饰)在滨湖市经营着一家饰品店;廖志刚(耿胜饰)与师傅相依为命在滨湖市经营一家花卉园过着平静的生活。一次,流氓混混来店欺负小梅,巧遇前来送花的廖志刚挺身而出英雄救美,从此,廖志刚便爱上了这位美丽善良的渔家女。又一次,苗文皓邂逅失忆的渔家女蔡小梅,渐渐地在她身上寻觅到了刘茹雨的影子,并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情感……

  苗文皓回到滨湖一心想找到刘茹雨并帮助她夺回失去的财产,解开自己的心结,使正义得到申张;贪婪的家族财产的孙又捷(钱漪饰)、孙冬珍(毛俊杰饰)父女和无耻小人刘嘉伟(白微饰)结成同盟,试图掩盖真相谋取巨大的财富而从中重重阻挠。但在苗文皓和廖志刚的帮助下,美丽善良的蔡小梅终于找回了十年前的记忆恢复了真实身份,并获得了廖志刚的爱情。苗文皓悄然离去,留下了永远的祝福。

  本剧故事以苗文皓、廖志刚帮助蔡小梅找回记忆、恢复真实身份、夺回失去财产为明线,情节曲折复杂,集集有悬念;以苗文皓、蔡小梅、廖志刚三人之间的情感发展为暗线,融合了亲情、友情和爱情,情感丰富、人物饱满。

  《后来》以朴实的生活细节讲述了三个人的后来,表面展现的是后来所发生的故事,实质上展现的是个人成长的历程。刘若英在“后来”中明白了“如何去爱”,苗文皓、蔡小梅、廖志刚在“后来”中明白了什么?你又在“后来”中明白了什么?……

分集剧情:
第1集

  少年苗家旺、廖志刚和刘茹雨是青梅竹马的好友。苗家旺是个孤儿,廖志刚和寡居的母亲生活在一起,而刘茹雨是房地产富商刘远方的独生女儿。刘茹雨在观看足球赛时撞伤,苗家旺和廖志刚把刘茹雨送到医院时同刘远方相识。两个孩子成了刘远方的捐助对象。

  刘茹雨生日,她的妈妈唐巧云在接待客人。苗家旺用粗玉雕刻了玉兔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刘茹雨,她回敬苗家旺一个皮绳做的项链,金坠子里面镶嵌着一张她小小的照片。廖志刚看上了地摊上的一条漂亮的红丝巾,没钱买,他顺手牵羊偷到红丝巾,可落到了窃贼陆顺生的手里.陆顺生收廖志刚为徒,廖志刚从此走上了歧途,沦为小贼。

  孙亦明特意从香港买来一套公主服送给刘茹雨作为生日礼物。孙亦明的弟弟孙又捷不请自到,也来给刘茹雨的生日祝福,但他抱着另一个目的。

  突然,有人给刘远方送来了他的妻子唐巧云和孙亦明两人在一起的十分暧昧照片。刘远方看后气得发病,昏死过去。

  祸不单行,刘远方被确诊为癌症晚期。孙又捷唆使孙亦明利用和唐巧云的暧昧私情,打着刘远方家产的主意。孙亦明和沉溺于私情中的唐巧云商量财产。

  苗家旺和廖志刚陪着刘茹雨到医院看望病中的刘远方,刘远方放心不下刘茹雨。两个男孩子向刘远方表示,以后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照顾好她。

  刘远方终于放心了。突然,他们发现有人在病房门口偷听他们的谈话……

第2集

  在门口偷听的是唐巧云,她知道自己只是个女工,财产都是刘远方创下的。和孙亦明的私情败露,刘远方不会把遗产留给自己,孙亦明要她去找律师宋三元。

  刘远方向律师宋三元交代完后事,留下遗嘱。唐巧云找宋三元,宋三元拒绝透露遗嘱的细节,只向她透露刘远方给她留下了郊外的一幢别墅。

  孙亦明的弟弟孙又捷是个地痞混混,他找到了老流氓胡一飞,他们一起找宋三元要他交出遗嘱副本,受到了宋三元的拒绝。陆顺生金盆洗手,看不贯孙又捷和胡一飞,他把他们想夺刘远方遗嘱的事告诉了廖志刚。

  宋三元留下副本后赶去医院,没见刘远方的人,后面有孙又捷和胡一飞追着。他遇见了苗家旺,便让苗家旺转交。苗家旺到老宅子找到刘远方。可刘远方已打开了煤气,静静地等待着死神的来临。但恍惚中的他想要抽烟,结果引起煤气起火,刘远方大火中被烧死了。

  苗家旺和廖志刚赶来,两人合力把刘茹雨救了出来。唐巧云赶来,搂住了刘茹雨哭泣,刘茹雨让母亲救救父亲。苗家旺和廖志刚听见了一旁的孙又捷和胡一飞的密语,要乘机对财产继承人刘茹雨下手。

  苗家旺和廖志刚带着刘茹雨逃避着孙又捷和胡一飞的追杀,但刘茹雨不慎掉下水道,流入汹涌奔流的大河。渔民蔡水、徐金绣夫妇救起了刘茹雨。

  苗家旺和廖志刚在埋藏遗嘱包裹时,被孙又捷和胡一飞抓住……

第3集

  陆顺生帮助苗家旺和廖志刚逃出了孙又捷和胡一飞的追杀。苗家旺和廖志刚分开,廖志刚要苗家旺到省城去找他的表舅。

  魏克俭是省城伟业房地产公司老总。在省城火车站,他受伤的女儿魏小翠的包被小偷偷走。苗家旺见义勇为受伤,魏克俭收养了苗家旺,并给他改名苗文浩。苗文浩在省城小学读书又碰上魏小翠的要好的同学刘嘉伟。

  刘茹雨被蔡水夫妇相救后,却失去的了记忆,他们收养刘茹雨,取名蔡小梅。

  孙亦明和唐巧云结婚,唐巧云想着生死不明的女儿刘茹雨,常被恶梦惊醒。孙亦明当上美丽集团的董事长。孙又捷当上保安部长。

  苗文浩请魏克俭到滨湖打听刘茹雨的下落。魏克俭来到美丽集团打听刘茹雨的下落,吃了个闭门羹,他只有去找廖志刚。廖志刚为给病中的陆顺生买药,偷了魏克俭的提包。魏克俭找到廖志刚家里,发现廖志刚是偷自己提包的小偷。魏克俭为了让苗文浩断绝和廖志刚的来往,撒谎说没见到廖志刚。

  蔡小梅和柳絮做完作业,去渔镇上卖鱼。正好与来这里游玩的魏克俭、魏小翠、苗文浩擦肩而过……

第4集

  十年过去。苗文浩、魏小翠、刘嘉伟大学毕业。魏克俭把苗文浩当成自己的亲儿子,苗文浩也和小翠成了恋人。魏克俭准备开发新市场,苗文浩主动提出在滨湖市成立分公司。他和刘嘉伟来到了滨湖市。魏家父女都知道苗文浩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寻找当年的同学刘茹雨。

  苗文浩要刘嘉伟先到美丽集团打听滨湖的房地产行情。孙亦明生病住院,不能正常工作,孙又捷的女儿孙冬珍在集团当副总。刘嘉伟在应聘时意外碰上上访闹事者,刘嘉伟将其风波平息,被孙冬珍看中,聘他当她的助理。

  苗文浩在公司没找到孙亦明,找到了医院。唐巧云正在和孙亦明说刘茹雨的事,十年了,她一直没把刘茹雨的死亡申请,盼望着女儿有一天能回来。苗文浩故意借走错病房,见到了孙亦明和唐巧云,可他又退了回来。

  孙冬珍来看孙亦明,碰上苗文浩和刘嘉伟在一起。她对苗文浩也产生好感。

  孙又捷担心刘茹雨还活着,他见孙冬珍招了个男助理,要她注意影响,不要出乱子。孙冬珍不要他管。

  苗文浩寻找当年的宋三元,可律师事务所已成了明珠海饰品店。苗文浩进去打听,没有宋三元的消息。可他发现蔡小梅在里面,蔡小梅很像当年的刘茹雨。柳絮觉得苗文浩很奇怪。苗文浩预订了一个风铃。此时,蔡水来到。十年前,苗文浩到渔镇游玩时,见过面。苗文浩认出了蔡水。

  魏小翠在省城和苗文浩打电话聊天,刘嘉伟心里不快。孙冬珍也要刘嘉伟请苗文浩一同参加她的派对,孙冬珍和苗文浩同舞,刘嘉伟对苗文浩起了妒嫉之心。

第5集

  苗文浩借机在派对上向唐巧云打听刘茹雨的下落,唐巧云认出了苗文浩就是在医院走错房间的人。

  刘嘉伟指着苗文浩身上挂的那个皮项链,指责苗文浩来滨湖是对着刘茹雨来的,是假公济私。现在他又看上了孙冬珍,而他在省城又有魏小翠的一份情,这样对小翠不公平,是欺骗小翠的感情。其实,刘嘉伟一直喜欢小翠。苗文浩说刘茹雨家的冤屈,他已压了十年,他一定要搞清楚。两个年轻人冲突大起!

  省城的魏小翠想着苗文浩,只有用苗文浩同她的合影相伴。

  混混阿三来到蔡小梅的明珠海饰品店骚扰,把蔡小梅给苗家旺订做的风铃砸了。廖志刚来给蔡小梅送花货时,碰上阿三欺负小梅,他警告阿三不许欺负蔡小梅,赶走了阿三。苗文浩来没有拿到风铃,买了花离开。陆顺生已改邪归正,同廖志刚开起了花卉园。廖志刚同来拿风铃的苗文浩擦肩而过。廖志刚看见了苗文浩,怀疑苗文浩是从小的苗家旺,蔡小梅很像从小的刘茹雨。他回花卉园后向陆顺生说了。

  孙亦明在医院治病,同唐巧云说起公司的事,他们发现公司财务上漏洞百出,资金有可能转移,正好被前来医院看孙亦明的孙冬珍听见。孙冬珍惊惶失措地回公司找到孙又捷,孙又捷说他把钱拿到澳门赌博去了。

  苗文浩到派出所打听刘茹雨的下落。孙亦明和唐巧云商量还得打听刘茹雨的下落。苗文浩刚走,唐巧云也来派出所,她得知刚有个年轻人也来打听过。

  阿三又来骚扰蔡小梅,再次被廖志刚相救。蔡小梅十分感激廖志刚。

  唐巧云回医院告诉孙亦明,有人也在打听刘茹雨的下落。

第6集

  孙冬珍不相信自己的美貌打动不了苗文浩,她到苗文浩住的公寓来找他。孙冬珍有意在苗文浩面前调情,被苗文浩拒绝,正好被刘嘉伟回来看见。几人十分尴尬,孙冬珍提议去酒吧,可苗文浩说有事不去。孙冬珍不爽,刘嘉伟陪孙冬珍到了兰桂坊客厅。

  兰桂坊的女老板依莎贝尔挑逗着刘嘉伟,正在这时,孙冬珍叫刘嘉伟,问苗文浩敢拒绝她,他是什么背景?刘说苗文浩就是这样的个性。孙冬珍和刘嘉伟借着酒醉,在兰桂坊突破了男女间的最后一道防线。两人在寻欢作乐时,孙冬珍的钱包被阿三偷走。

  孙冬珍见自己的钱包丢了,把依莎贝尔的员工都叫来,可她们都没拿。依莎贝尔知道是阿三偷走的。她用电话告诉阿三,有人会找他的麻烦。

  苗文浩晚上去找宋三元。魏小翠在省城交通台给苗文浩点播了刘若英的歌曲《后来》,苗文浩看听见这首歌给小翠打电话说谢谢!小翠说她在家雕他的的塑像,要他快回来。魏克俭要她把作品拿去参加省里的首届艺术节。

  刘嘉伟把孙冬珍送回家,他给魏小翠发了短信息,可小翠在雕塑,没听到。刘嘉伟又返回去勾引兰桂坊的女老板依莎贝尔。

  胡一飞想吞掉陆顺生和廖志刚的花卉园,他用几个混混把花卉园搞得没生意。

  寻梦酒吧,苗文浩找到了宋三元,说是刘远方女儿的同学,想找到宋三元律师,还原当年事件的真相。可宋三元不承认自己是宋三元。正在这时,苗文浩看见刘嘉伟带着依莎贝尔进了寻梦酒吧。刘嘉伟在依莎贝尔面前摆阔气,喝得酩酊大醉,被苗文浩和依莎贝尔送回家。

  孙又捷开夜车撞死人逃逸,回家后惊慌失措,要孙冬珍给他想办法。孙冬珍准备去找胡一飞,孙又捷不同意,说胡一飞知道他的事太多了。

第7集

  孙冬珍找到刘嘉伟,要他找人顶替父亲当替罪羊。刘嘉伟只有到兰桂坊找依莎贝尔。依莎贝尔看在刘嘉伟的面子上答应帮忙。

  全城在排查肇事逃逸司机,风声很紧,依莎贝尔以阿三偷钱包为由,吓唬阿三,要他去顶替,谈价50万元。

  孙亦明和唐巧云从医院突然来到公司参加会议,追查资金去向。同时在会上说出了当年失踪的刘茹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要大家帮助留意。孙冬珍动员孙亦明去上海治病。

  孙亦明看出孙又捷和孙冬珍是想把他支走,然后把他和唐巧云排除董事会,然后控制集团公司。孙亦明突然想起宋三元律师,刘远方还有一份遗嘱正本在他手里,他不会放弃寻找刘茹雨。

  廖志刚来到蔡小梅的店里,突然发现店里的花也没卖出去,他们怀疑有人搞鬼。廖志刚觉得蔡小梅像刘茹雨,说出了自己的生日,可蔡小梅没反应。蔡小梅和柳絮给廖志刚在饭馆过生日,突然碰上了阿三。

  阿三喝酒后告诉廖志刚,他要进局子了,他到蔡小梅的店里闹了两次是因为自己喜欢她,他要廖志刚劝陆顺生快把花卉园转让,否则,血本无归。正在这时,胡一飞也来喝酒,廖志刚带着蔡小梅和柳絮离开。

  阿三把要去顶替的事告诉了胡一飞。胡一飞知道依莎贝尔不可能是车祸的主人,他帮阿三筹划,要见主人,私下留证据,再加钱。

  孙又捷找孙冬珍,说孙亦明对他们已起疑心,要他抓紧发展身边的人,把苗文浩也拉到身边来。电视里放着车祸逃逸的新闻,要肇事者自首。孙冬珍把支票给刘嘉伟,让他去办顶替车祸的事。

  可阿三突然向依莎贝尔提出要见车祸的当事人,要再加钱,把刘嘉伟和依莎贝尔搞得措手不及。

第8集

  孙冬珍不同意见事主。刘嘉伟说要见就见他。依莎贝尔说刘嘉伟为了孙冬珍,是个情圣。刘嘉伟说他和苗文浩就是现代版的三国。

  刘嘉伟给魏小翠打电话,假装问好,实质上是挑拨离间,告诉她苗文浩到了省城,没去看她。可苗文浩给小翠打了电话问候。

  苗文浩来到省城正义律师事务所,找到宋三元,告诉他,有一个童年朋友掉进下水道,被大水冲走,至今下落不明。当年有一个叫宋三元的律师,冒着生命危险把刘远方的遗嘱给了他。可宋三元还是不承认自己是宋三元。

  蔡小梅跟着廖志刚来到花卉园,小梅被花卉园吸引,陆顺生告诉小梅,胡一飞捣乱,花没有销路了。廖志刚告诉她,她一笑特别像他从小和的一个女同学。可小梅已失忆,从小的什么事也记不起来。胡一飞来后想和陆顺生合股经营,实际上是想霸占花卉园。陆顺生没同意。

  阿三得钱后去自首。孙冬珍给刘嘉伟奖金,刘嘉伟不要。孙冬珍问他想要啥?他说要她的心,不想要苗文浩进公司。孙冬珍开导他,男子汉心胸要开阔。

  胡一飞见阿三自己去顶替自首不高兴,想着自己的主意。

  苗文浩在到蔡小梅店里买花,听柳絮说了廖志刚的名字。这时,胡一飞来闹事,说蔡小梅没在他的花园进货,同蔡小梅发生冲突。苗文浩给孙冬珍打电话,孙冬珍以为苗文浩想到公司上班,原来是请帮忙劝说胡一飞。廖志刚来到,又和苗文浩擦肩而过。

  魏小翠的雕塑作品《年轻的一代》参加省里艺术节得奖,苗文浩、刘嘉伟都去庆贺,小翠接过苗文浩手的饰品盒,激动地与苗文浩拥抱,刘嘉伟十分妒嫉。

第9集

  魏克俭、小翠、苗文浩、刘嘉伟在魏家相聚,苗文浩汇报想进美丽集团,想学习借鉴别的经验。刘嘉伟告状说苗文浩想美丽集团是想找他十年前的女同学,这个女同学是老总的女儿。可魏克俭说他知道,十年前他也帮他找过,小翠也知道,刘嘉伟讨了个无趣。

  蔡小梅的店经胡一飞几次折腾,没生意,交不出房钱。廖志刚也来问赊的花能不能先付点钱。柳絮怪胡一飞是廖志刚一起的。蔡小梅准备转让自己的店。

  孙又捷突然被传讯。死都家属向法院起诉。孙冬珍对刘嘉伟大发脾气,问花的50万去处?他要刘嘉伟通知苗文浩快点来公司上班。

  债主上门找陆顺生要帐,外面的钱收不回来,花卉园经营不下去了。胡一飞想接手了花卉园。廖志刚和胡一飞争吵起来,被陆顺生拦阻。

  蔡小梅的店也贴出了转让的牌。阿三出来后来到店里,接手店面办起了餐馆。

  刘嘉伟怕苗文浩进美丽集团,说孙冬珍不想要他,并告诉他车祸是孙冬珍的父亲孙又捷,阿三是顶替。

  苗文浩又来到省城正义律师事务所找宋三元,问起当年刘远方和刘茹雨的案子。宋三元只承认听说过这个案子。苗文浩肯定他就是宋三元,他说他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苗家旺,他把刘远方的遗嘱给他,他找了他十年。

  宋三元为之所动,承认是宋三元。他说他也等了十年,没有刘茹雨的下落。按法律的规定,刘家的财产自然是唐巧云的。除非刘茹雨还活着。不然,再怎么追也没意义。苗文浩告诉宋三元,他在滨湖发现一个叫蔡小梅的女孩子很像当年的刘茹雨。

  胡一飞霸占了花卉园,来到阿三的饭店庆贺。胡一飞知道孙又捷这次出事没请胡一飞去摆平此事,而请了阿三,是对自己有疑心了。

  蔡小梅回家说店已转让,她发现廖志刚来过她家里,并把她的照片都摆了出来,还放了花。廖志刚找到蔡小梅的店里,发现已转给阿三开了餐馆。他又追到渔镇,埋怨蔡小梅把店给转让了。蔡小梅埋怨他接触些不三不四的人才把他的店搞得没生意,她把当时廖志刚送给他的手机还给了他。

第10集

  苗文浩到孙又捷撞死的死者家里,安慰死者家属,给死者的母亲送了钱。接着,苗文浩又去找孙冬珍,告诉他应该去安慰死者家属。孙冬珍和苗文浩一块去,被刘嘉伟发现并盯梢。

  孙冬珍和苗文浩一起去安慰死者母亲,死者家人很满意,协商后处理完了这起事故赔偿,孙又捷负刑事责任,也得从轻处理。孙冬珍更加喜欢苗文浩,她情不自禁地扎进苗文浩怀里,被跟踪盯梢的刘嘉伟发现,苗文浩坐怀不乱。

  廖志刚帮人开出租车,陆顺生见他心想着蔡小梅,要他把她娶回来。

  苗文浩到美丽集团上班,他到医院看孙亦明,孙亦明和唐巧云都认出他是那个走错房间的人。经过短暂交谈,孙亦明也看中了苗文洁。孙冬珍要苗文浩当她的办公室主任。

  苗文浩到渔镇去找蔡小梅,正碰上廖志刚,两人相认。可廖志刚当时要拉客人,遇上歹徒,又错过相聚的机会。

  苗文浩来到阿三饭店,向柳絮打听蔡小梅,想安排蔡小梅到美丽集团上班。

  孙冬珍约苗文浩来到寻梦酒吧,又被刘嘉伟发现,他妒火中烧。刘嘉伟训斥为什么不回省城陪小翠?在滨湖把他的好事都给搅了。两人再次发生冲突,苗文浩说他只想找到刘茹雨。他提醒刘嘉伟,孙家深不可测,当心陷进去不可自拔。

  廖志刚到阿三的饭馆找到柳絮,向她打听苗文浩的地方。可柳絮见廖志刚常同胡一飞在一起,怕他坏苗文浩的事,没告诉他。

第11集

  苗文浩来到唐巧云的办公室,试探地问起唐巧云有没有孩子,得知唐巧云和孙亦明一直在寻找刘茹雨。唐巧云要苗文浩帮助找一个护工,专门照顾孙亦明。这样,唐巧云就去公司上班。

  蔡小梅来给孙亦明当护工,蔡小梅问苗文浩,他俩萍水相逢,为什么要帮她?苗文浩说她像他小时候的一个女同学,可在十岁的时候失踪了。苗文浩拿出那个皮绳项链,可蔡小梅根本记不起来。她告诉他,她从小失忆,小时候的事都记不起来了。苗文浩听她说她有个生肖玉雕,上面是个兔子,粗玉做的,不值钱。

  刘嘉伟认出蔡小梅是明珠饰品店的老板娘,他很快告诉了孙冬珍。孙冬珍问苗文浩不要把不三不四的带进来,她约苗文浩在一起吃饭,苗文浩拒绝。

  廖志刚送陆顺生去医院看病,苗文浩在医院看孙亦明,两人不期而遇。两人都讲了自己这十年来的经历,他们都感觉蔡小梅像刘茹雨,他们都没有放弃寻找刘茹雨。而且,廖志刚还爱上了蔡小梅,可蔡小梅误为廖志刚和胡一飞是一伙的,她没答应。

  孙冬珍对苗文浩的追逐屡屡受挫,她只有找刘嘉伟寻欢作乐,想以毒攻毒,结果是以酒浇愁愁更愁。

  蔡小梅在医院照顾孙亦明照顾得很好,唐巧云在公司上班也干得很出色。他俩都同蔡小梅很谈得来。同时,他俩觉得蔡小梅像刘茹雨。当他们得知蔡小梅是渔镇的人时,突然想起刘茹雨会不会冲进渔镇去,他们决定去打听……

第12集

  唐巧云独自到渔镇找到蔡水、徐金锈夫妇打听十年前的一场大雨,有没有人拾孩子?她向徐金锈说了孩子丢失的时间,唐巧云看出徐金锈神色不对。

  徐金锈也知道了蔡小梅就是唐巧云丢失的孩子,两人不知道怎么办,只有带信要蔡小梅回来。

  唐巧云回来向孙亦明说出了疑惑。苗文浩传来柳絮的信说,蔡小梅的妈妈生病了,要她回去。唐巧云给钱小梅,要她快回去看妈妈。孙亦明要出院,他们答应给小梅安排工作。

  苗文浩要廖志刚把蔡小梅送回去。廖志刚说起当年的女同学过生日,他送给红丝巾,并说当时没钱,那条丝巾是偷的。又说起雕刻的生肖玉兔,可蔡小梅仍然没有一点印象。但她很感激廖志刚向她说了许多心里话,真希望他能找到他的同学刘茹雨。

  孙冬珍发现了苗文浩的皮绳项链,发现了小时候刘茹雨的照片,在送回照片时,她想和苗文浩亲热,可苗文浩坐怀不乱,拒绝了孙冬珍。

  蔡小梅回家后发现母亲没病,只是抱着她流泪,把她搞得莫名其妙。蔡水和徐金锈夫妇都向他说起廖志刚不错,要她俩明确关系,可她对廖志刚以后事隐瞒不高兴。

  廖志刚拉客时发现宋三元回来了,苗文浩告诉他宋三元已认了他,也在想办法。他们都认为蔡小梅像小雨,可没证据。廖志刚认为蔡小梅要保护起来。

第13集

  宋三元是个孝子,他退休回来照顾80岁的老母。苗文浩上门找宋三元,告诉他蔡小梅很像刘茹雨,可她已失忆,他同宋三元商量着办法,他俩分工,苗文浩负责找刘茹雨,宋三元不露面,负责保存刘远方的遗嘱正本。

  孙亦明出院上班,把办公室合并,孙冬珍不满。蔡小梅到公司当保洁员,第一天就把孙冬珍办公室的花瓶打碎了,不好收场,苗文浩帮助小梅度过了难关。刘嘉伟看出苗文浩和小梅关系不一般,趁机在孙冬珍面前挑拨离间。

  苗文浩想要蔡小梅恢复记忆力,想把唐巧云的老套房给小梅住,唐巧云很快同意。苗文浩看出唐巧云对小梅有着母爱的本能。

  苗文浩把小梅带到老宅,有意提起十年前的火灾,有人看见蔡小梅觉得面熟,蔡小梅突然有一种做梦的感觉。当年的大火后又恢复简装修,蔡小梅进去后突然觉得这个地方好像来过。苗文浩追问,她想不起来。廖志刚也来到里,小梅说觉得以前来过这个地方,就是记不起来,一片模糊。

  孙冬珍十分失意,苗文浩借口有事不陪她,只有找刘嘉伟陪她。她问刘嘉伟,苗文浩为什么平白无故地帮蔡小梅?

  廖志刚喜欢蔡小梅,他不希望小梅就是小雨。他对蔡小梅说,苗文浩眼中的小梅是她想象中的小雨,他眼中的小梅就是小梅。

  苗文浩告诉蔡小梅,廖志刚心中一直有她,他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鼓励他们大胆相爱。

  刘嘉伟跟踪,拍下了苗文浩、廖志刚、蔡小梅三人在老宅子的照片,他交给孙冬珍,孙冬珍见他们在老宅子,要刘嘉伟盯紧他们……

第14集

  许多人找胡一飞要债,胡一飞和阿三商量,绑架孙冬珍和蔡小梅,敲一笔钱。柳絮在阿三的餐馆打工,她听见了。柳絮给苗文浩打电话没打通,她正好碰上廖志刚,告诉了他。

  孙亦明发现孙冬珍的财务上漏洞百出,孙冬珍指望上市来补漏洞,孙亦明不同意。刘嘉伟有意在会上刺激孙亦明,孙亦明急得在会场发病。幸好,蔡小梅带着孙亦明的药,众人对蔡小梅的举动十分惊讶。

  刘嘉伟怀疑苗文浩进美丽集团一定是冲着刘茹雨来的,而蔡小梅很像刘茹雨,他告诉了孙冬珍。孙冬珍要他以后留心。

  孙冬珍、苗文浩、刘嘉伟、蔡小梅一起在孙亦明家里。唐巧云有意把她女儿刘茹雨的照片给蔡小梅看,并说她的女儿有点像蔡小梅。这张照片苗文浩给她看过,蔡小梅看后发呆。但她看见唐巧云十分难过,提出做她的女儿,并说不是想高攀,是看见他们难过。唐巧云把蔡小梅搂在怀里,说她和她的女儿一样懂事。

  孙冬珍在唐巧云的卧室发现了刘茹雨的照片和苗文浩那条皮项链上的金坠子里一模一样的照片。刘嘉伟说苗文浩到这里有目的,孙冬珍断定苗文浩就是当年的苗家旺。孙冬珍想趁他们没有找到刘茹雨采取措施,刘嘉伟说已派人跟踪他们了。

  孙亦明和唐巧云要收蔡小梅做干女儿。孙冬珍质问他俩,原来是准备收她为女儿的。孙亦明说只是收蔡小梅做干女儿,改天再收她做女儿。孙冬珍指着蔡小梅说她是个清洁工,下三烂的人。

  蔡小梅受侮,急得不知所措,众人相劝安慰她。孙亦明被气得病发作送进医院抢救。抢救孙亦明时需要输血,血型特殊,血库里没有,可蔡小梅的血和孙亦明的完全一样,蔡小梅的血救了病中的孙亦明。

  廖志刚终于找到苗文浩,告诉他胡一飞要对孙家下手,想绑架孙冬珍。

第15集

  蔡小梅的血型和孙亦明一样,苗文浩看着那根皮绳项链在深思着。小翠来到滨湖市,问他找到刘茹雨没有,他说刚有了线索又断了,小翠说等参加完大赛同他一块找。苗文浩十分感激小翠对自己的理解。

  孙冬珍在办公楼门口有意为难蔡小梅,骂她是臭渔民。小梅不想干了,想回渔镇。苗文浩安慰着她。廖志刚打电话告诉蔡小梅,有人想绑架孙冬珍,要她少和她在一起,当心受连累。蔡小梅告诉了孙冬珍,可孙冬珍误为她在吓唬她。

  唐巧云和蔡小梅一同回渔镇。徐金锈见唐巧云也来了,忙躲藏起来。小梅找到徐金锈,见她不高兴。她说上次唐巧云说的丢孩子的事没打听到。唐巧云说想收小梅为他们的干女儿。徐金锈说小梅想攀高枝,母女俩吵了起来。唐巧云他们家人商量后给个回信。

  孙又捷判了三年徒刑,保外就医被放了出来。出来就到兰桂坊打牌。

  蔡小梅把蔡家拒绝小梅给孙家做干女儿的事给苗文浩讲了,他安慰着小梅。唐巧云也给孙亦明讲了,但唐巧云感觉蔡小梅好像同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廖志刚把胡一飞想绑架的事给陆顺生说了,同时也说了孙亦明的血型和蔡小梅的一样。陆顺生说有可能蔡小梅是孙亦明的,他要他告诉苗文浩。

  孙冬珍在公司吃饭时问蔡小梅,听谁说的有人要绑架她,小梅说廖志刚告诉她的。苗文浩见小梅说出了廖志刚,怕歹徒报复,廖志刚吃亏,忙来告诉了廖志刚。而刘嘉伟知道后观察着事态的发展,打着自己的主意。

  廖志刚果然被胡一飞和阿三的人打了,苗文浩在手机里听见有打斗的声音,苗文浩和小梅忙报了110。小梅见是自己多嘴惹祸,廖志刚被打伤,急得哭了。

第16集

  唐巧云告诉孙亦明,小雨是不是刘远方的女儿,而是孙亦明的女儿。孙亦明十分惊讶。如果蔡小梅是小雨,那她就是他们的女儿。他们决定慢慢来认定蔡小梅。他们接蔡小梅到家里吃饭。

  孙冬珍、刘嘉伟已觉得苗文浩领蔡小梅进美丽集团后唐巧云认作干女儿太蹊跷,孙冬珍担心刘茹雨出事,得同伯父和伯母搞好关系。他们给孙亦明、唐巧云、蔡小梅都买了礼物送去。

  孙冬珍发现蔡小梅的玉兔生肖项链,猛然想起苗文浩的十一生肖玉雕。她追问小梅和苗文浩是什么关系,警告他们不要打孙家的财产主意。孙冬珍有意在孙亦明和唐巧云面前说有人要绑架她,是蔡小梅听廖志刚说的。刘嘉伟有意说廖志刚是个贼,孙小梅和这些下三烂混在一起。

  唐巧云留蔡小梅在家陪唐巧云睡,夜里,她梦见一场大火。孙冬珍要苗文浩送她回家时,告诉苗文浩,蔡小梅有一条玉兔生肖项链,苗文浩异常激动。

  小梅的血型和孙亦明的一样,苗文浩认为小梅是小雨的希望破灭。宋三元认为却认为小梅就是小雨。因为,孙亦明在刘远方和唐巧云两人结婚之前两人就好上了。

  蔡水、徐金锈夫妇来找唐巧云说蔡小梅的事,陪不是。可小梅跟随孙冬珍出去了。原来,刘嘉伟给孙冬珍出主意,把蔡小梅拉在身边,防绑架。果然,孙冬珍和蔡小梅去游泳时被大个子、阿三绑架。

第17集

  蔡水、徐金锈夫妇以为孙家把小梅关起来了,经解释后消除误会,唐巧云把他俩安排在老宅子住下。

  唐巧云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要500万放人。唐巧云想报警,孙又捷怕撕票,不同意报警。孙亦明答应先出20万同绑匪周旋。

  唐巧云打电话给苗文浩,告诉他孙冬珍和蔡小梅被绑架。苗文浩和廖志刚在一起,他俩找柳絮和陆顺生问情况。

  孙冬珍和蔡小梅被胡一飞、阿三、大个子用绳子绑在花卉园仓库。孙又捷和刘嘉伟给绑匪送钱,绑匪换了几个地方没成交。唐巧云见苗文浩没回来,再打电话,发现苗文浩的电话已不通。刘嘉伟和孙又捷说这次绑架是苗文浩和廖志刚一起策划的。孙亦明急得发病,又进了医院。

  苗文浩和廖志刚向柳絮问情况后,同陆顺生一起分析。陆顺生准确判断孙冬珍和蔡小梅被困在花卉园仓库。苗文浩和廖志刚直奔花卉园仓库,果然,他们发现孙冬珍和蔡小梅都在这里。

  孙又捷和刘嘉伟拿着钱,几经周折,也追到花卉园仓库,正好同苗文浩和廖志刚相遇。孙又捷说苗文浩和廖志刚是绑匪,把他俩关在仓库里。

第18集

  小梅告诉唐巧云,说苗文浩和廖志刚不是绑匪。唐巧云安排刘嘉伟把苗文浩和廖志刚放了出来,但仍然说他俩有嫌疑,背着黑锅。

  苗文浩的手机丢失,无法同小翠联系。他和廖志刚到陆顺生家养伤。刘嘉伟找到宋三元告诉他,苗文浩和廖志刚是绑匪,宋三元不相信。但宋三元无意间透露了苗文浩手中还有一份遗嘱。

  刘嘉伟偷走了苗文浩手中的一份遗嘱,交给孙冬珍,说爱江山,也爱美人。

  廖志刚和苗文浩都在背黑锅,廖志刚碰上阿三,把他狠狠揍了一顿。他想到找证据,于是,他买了一个小录音机,交给柳絮帮助录证据。

  唐巧云去老宅接蔡水、徐金锈夫妇来家里作客,徐金锈在唐巧云家发现了刘茹雨从小的照片,同她们当时拾蔡小梅时的容貌一样,她断定,蔡小梅就是唐巧云的女儿。

  苗文浩发现自己手中的一份遗嘱被人偷走,幸好,电脑上还有影印件。小梅见他房间太乱,帮他收拾,苗文浩发现了小梅身上的生肖项链。

  魏小翠见苗文浩的电话不通,来到滨湖,刘嘉伟说苗文浩和廖志刚是绑匪,被公司开除了。

第19集

  胡一飞到阿三餐馆来喝酒,他们谈突然冒出来苗文浩和廖志刚,把他的计划全搞乱了。柳絮把录音机放在胡一飞吃饭的桌子下面,录下了他们谈绑架的事的录音,交给了廖志刚。

  蔡小梅给苗文浩打扫房间,失手把生肖玉雕撒一地,拾起来只有11个,还差一个白兔。正好小梅的玉兔项链和他的这套玉雕完全一样。苗文浩惊讶。他问小梅,这就是她说的一直放在家里的玉兔。小梅说是的。苗文浩十分激动地拉着小梅的手,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正在这时,魏小翠进门看到这十分亲昵的一幕。

  小梅走后,苗文浩向小翠解释,小梅就是他要找的小雨。小翠知道了他来滨湖发生的一串事,要苗文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苗文浩说等他把这事处理完后再回去。

  小梅给廖志刚讲了生肖玉雕的事。廖志刚说她就是小雨,可他希望她就是小梅。

  苗文浩找宋三元,告诉他遗嘱被人偷走。宋三元说他挨打了,不相信他。苗文浩找廖志刚拿着录音,再次找到宋三元,把录音放给他听。同时向他讲了小梅身上的玉兔项链是他十年前小雨生日时送给她的礼物。可小梅已失忆,记不起来。

  孙又捷、孙冬珍把刘嘉伟偷的刘远方遗嘱给孙亦明看。他们要孙亦明不认刘茹雨,并说苗文浩、蔡小梅来美丽集团是有目的,想着孙家的财产。孙亦明怒吼地告诉他们,谁也不准动蔡小梅。

   苗文浩告诉蔡小梅,她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刘茹雨,并向她详细讲了十年前的一切。可蔡小梅失忆,根本记不起来。

  刘嘉伟以魏小翠的名誉要苗文浩离开滨湖。苗文浩揭穿刘嘉伟的丑恶嘴脸,要他不要执迷不悟,赶快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第20集

  刘嘉伟和依莎贝尔鬼混,差点被孙冬珍发现。刘嘉伟找宋三元了解十年前的大火真相,宋三元不告诉他。孙又捷和孙冬珍来找宋三元,看见刘嘉伟刚离去。他们问刘远方的遗嘱有没有副本?宋三元要他们去问刘远方。

  唐巧云领蔡小梅到刘远方坟上,宋三元也在此,唐巧云没认出宋三元。唐告诉小梅,刘远方是她的前夫,死于一场大火,他很爱他的女儿。阿三跟踪。孙又捷、孙冬珍、刘嘉伟知道,唐巧云在想办法让蔡小梅恢复记忆力。

  孙又捷想让蔡小梅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孙冬珍说谁要是动小梅,她绝不会饶他们。他们猜出小梅是小雨,有可能是孙亦明和唐巧云的孩子。

  刘嘉伟又来到宋三元家,以宋三元是高级知识分子为名,骗宋母说可以免费检查一次身体,将宋母骗了出来。刘嘉伟要宋三元拿刘远方的遗嘱副本来换母亲。

  孙冬珍找蔡水、徐金锈夫妇,想以给小梅做相册为名,想要小梅从小和照片,以证实小梅是不是小雨。可没看到照片。

  苗文浩和廖志刚听说宋三元的母亲被人骗走,后又回来,他们商量保护小梅。但他们还在背黑锅,决定把录音给孙亦明和唐巧云听。唐巧云教小梅学电脑,要小梅以后改口叫他们干爸干妈。

第21集

  蔡小梅告诉廖志刚,孙家要认她做干女儿,请蔡家人去吃饭。廖志刚给小梅说起十年前的事,可她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廖志刚说苗文浩在查。

  孙亦明和唐巧云把蔡小梅认作干女儿,请蔡水和徐金锈来家吃饭,答应给他们送一套住,要他们搬到城里来住。正好碰上苗文浩来送录音磁带,孙亦明不欢迎苗文浩,苗文浩要他们听听录音磁带,里在有绑架者的录音。他放下后走了。

  孙亦明和唐巧云听了录音磁带后感到十分惊讶。他们叫来孙又捷和孙冬珍,放给他们听。孙又捷听后说胡一飞知道他们孙家的事太多了,他把他没辙。

  苗文浩和廖志刚遭遇到胡一飞派的打手袭击,都受伤。廖志刚的车被砸坏,被辞退。苗文浩又给他想办法租了一辆车。

  孙亦明和唐巧云告诉孙冬珍,小梅是他们的干女儿,要她多帮帮她,让她看看孙家的产业。孙冬珍和刘嘉伟带着蔡小梅到工地看孙家的产业,他们别有用心把小梅带上楼房顶,想把小梅置于死地。正好被苗文浩和廖志刚发现相救。

第22集

  蔡小梅爱惊吓后想回渔镇。孙亦明和唐巧云知道后追问刘嘉伟和孙冬珍,训斥他俩。刘嘉伟和孙冬珍分析,蔡小梅是小雨已无疑问,只有控制宋三元手中的那份遗嘱,刘远方没遗嘱,财产不会全是她的。

  孙亦明知道蔡小梅是自己的女儿不能相认,觉得十分残忍,他给小梅找来了钢琴老师,准备教她学钢琴,可小梅已跟蔡水夫妇回渔镇。唐巧云跟随追到渔镇,住在蔡家,她和小梅十分投缘。母女俩住在一起,唐巧云给她讲故事,可小梅还是回想不起从小的事。

  小翠来到滨湖,他和苗文浩商量,准备买下花卉园。她问苗文浩,找到刘茹雨没有?他说目前没挑明。

  刘嘉伟和孙冬珍派人去宋三元家搞维修,然后又使出调虎离山计,从宋三元家偷出了那份遗嘱。

第23集

  宋三元回家发现刘远方的遗嘱被人偷走。唐巧云和蔡小梅从渔镇回来。

  刘嘉伟告诉孙冬珍,唐巧云去了渔镇,他把宋三元手手中的那份遗嘱也拿到了手,他要和孙冬珍明确关系,快结婚,否则,有许多事不好办。孙冬珍同意给孙亦明和唐巧云公开他俩的恋爱关系。

  宋三元找廖志刚没找到,找到了苗文浩。他告诉他,遗嘱被人偷走了。现在,蔡家不轻易说小梅是唐巧云的女儿,孙亦明和唐巧云不轻易认小梅。看来这层纸只有宋三元和苗文浩捅破。他俩商量只有让小梅恢复记忆力。

  刘嘉伟和孙冬珍来到孙亦明家,孙亦明不理孙冬珍,刘嘉伟和孙冬珍闹意见,正在这时,刘嘉伟接到电话,说宋三元和苗文浩在密谋。孙冬珍看样子离不开刘嘉伟。

  苗文浩被房东赶走,他正好搬到同廖志刚和陆顺生住在一起。

  孙冬珍来看孙亦明,说小梅的坏话,孙亦明恼怒训斥孙冬珍。此时,孙亦明和唐巧云联想到许多事,认为小梅不是很安全。

  刘嘉伟要孙冬珍阻止小梅和唐巧云和孙亦明相认。可又不能激怒孙亦明和唐巧云。刘嘉伟提出和孙冬珍结婚,这样哄孙亦明唐巧云高兴。可孙冬珍认为不合适,他俩又闹了起来。

  雷电闪鸣,唐巧云和孙亦明睡不着,蔡小梅被雷电惊醒,思索着……

  胡一飞的花卉园经营不下了,只有把它卖掉。苗文浩把花卉园买了回来。他们请宋三元律师把手续办得没留任何后遗症。

第24集

  胡一飞在卖花卉园时讨好苗文浩,承认以前的过错,说花卉园当初是孙又捷叫他捣乱买下的,可买下来后他又有管他的了,没生意无法经营下去。胡一飞给苗文浩和廖志刚透露,苗文浩和宋三元手中的遗嘱,都是刘嘉伟偷走的,在刘嘉伟的保险柜里。

  廖志刚撬门进办公室,准备偷遗嘱,被刘嘉伟抓住送进派出所。苗文浩和宋三元十分着急,他们商量,只有去找唐巧云。

  刘嘉伟对孙冬珍说,遗嘱在手里,小梅已是毫无价值。即使小梅认定是小雨,没有遗嘱,第一继承人是唐巧云,孙亦明是唐巧云的丈夫,有一半的财产,孙亦明无儿女,现在是病入膏肓,他死后对付唐巧云是小菜一碟。孙冬珍是惟一的继承人。刘嘉伟提出同孙冬珍结婚,孙冬珍说先不要着急,迟早是他的人。

  小梅告诉唐巧云,廖志刚被抓,唐要她以后别和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孙又捷为攀高枝,给孙冬珍说亲,是土地局长的儿子。孙冬珍不愿意。

  小梅回渔镇,苗文浩到唐巧云家里,给她说起十年前的一场大雨和一场大火、失踪的女同学刘茹雨。他要唐配合揭开谜底,这样,她失踪的女儿就可喊他妈妈。

  唐巧云和苗文浩细谈,苗文浩给她看皮绳项链,项坠中有一张小雨的照片,唐确认。苗又说起小梅身上的玉雕白兔,是他当时送给小雨的。同时,他向唐说了当时让小梅来当护工,安排小梅住老宅子,是想利用旧环境唤起记忆力。唐巧云恍然大悟。

  苗文浩提醒唐,要小梅注意的安全。他说了宋三元的一份遗嘱被丢,廖志刚是去偷那份遗嘱去的。唐马上去派出所把廖志刚放了出来。

  刘嘉伟和孙冬珍见唐巧云把廖志刚放了出来,知道情况不妙。

第25集

  苗文浩和廖志刚到渔镇,找到蔡水夫妇,问起十年前的那场大雨,蔡家夫妇很敏感,闭口不谈。苗文浩又拿出项链、照片,蔡水夫妇见后大吃一惊,他们问苗文浩安的什么心,要他走,搞得十分尴尬。

  小梅准备回城,她对苗文浩说廖志刚是小偷,不要廖志刚送。苗文浩告诉她,廖志刚是为了她才去冒险。

  土地局长的儿子来孙冬珍家相亲,孙冬珍不同意。孙又捷知道他同刘嘉伟的关系,要把刘嘉伟调到另一个分公司工作。刘嘉伟找孙冬珍没找到,最后在家里找到了孙冬珍,见孙冬珍和土地局长的儿子在相亲,且十分亲热。刘嘉伟十分生气,找到依莎贝尔去鬼混。

  苗文浩告诉小梅,花卉园收购回来了。小梅来到花卉园,向苗文浩追问廖志刚进派出所,怎么也是为了她?苗文浩向小梅讲了她的身世和那份遗嘱。小梅对廖志刚产生了强烈的好感,专门给廖志刚买了新衣服谢谢他。

  阿三听说花卉园给陆顺生管理,廖志刚也要回去经营花卉园,他准备和柳絮入股,把餐馆改成花卉店,免得胡一飞吃喝不给钱。

  孙冬珍来给刘嘉伟陪不是,刘嘉伟说她把他当棋子。孙冬珍回家说孙又捷,说苗文浩把花卉园收购了,刘嘉伟能办正事,这样伤害了刘嘉伟。孙又捷说遗嘱到手了,可以牺牲刘嘉伟,现在必须得攀高枝。

第26集

  阿三把餐馆换成了“花卉精品店”的牌子,柳絮成了小老板。小梅来贺喜,阿三和柳絮都看出小梅是对着来送花货的廖志刚来的。廖志刚和小梅好上了,阿三看上柳絮,可阿三以前干过坏事,柳絮在考验阿三。阿三找廖志刚取经。

  孙冬珍找孙亦明谈工作,有意刺激孙亦明把心思用在小梅身上,花卉园收购,小梅跑去看热闹去了,认这样的干女儿是失误。孙亦明气得血压增高。

  孙冬珍很得意,告诉了孙又捷,孙又捷要她去和局长的公子约会,她不愿意。

  刘嘉伟不去新单位报到,他找到苗文浩,想同他做一笔交易,用那份遗嘱和美丽集团的财务问题,和苗文浩换50万。苗答应三天答复。

  小梅上了夜大,晚上突然梦见大火,被惊醒。唐巧云问她,她说了火中有一个人的模样,唐知道她说是刘远方的模样。

  苗文浩和宋三元知道刘嘉伟机关已算尽,不然,他不会兜售遗嘱。苗文浩说不给钱,同他拖时间。小梅向苗文浩和廖志刚讲了她晚上做梦,梦见大火的事。他们告诉她,火中的那个人是她的爸爸。小梅一下子愣了,她问,她渔镇的爸爸是谁?

  刘嘉伟说孙冬珍叫她来拿资料,来到孙家,偷走了当初给孙冬珍的那份遗嘱。

第27集

  孙冬珍回家发现遗嘱被偷走,她四处找刘嘉伟,没找到。

  唐巧云带着小梅到渔镇看蔡水夫妇。唐有意说起丢失的女儿,说如果有人养育,她一定会报答。唐说出了小雨走的时候穿着生日那天穿的公主服,小梅说她家箱子里面也有一件。孙亦明发病,打来电话,唐巧云正准备走,蔡水和徐金锈夫妇终于说出了十年前的那场大雨,小梅是在那场大雨中拾来的孩子,唐巧云就是她的亲妈妈。一家人情深似海,抱头疼哭。

  孙又捷来告诉孙亦明,刘嘉伟把遗嘱偷走了,他要他认冬珍为女儿,这样这份家产才不会跑到别人的手里。

  唐巧云从渔镇回来,说了蔡水夫妇承认把小梅还给他们。孙亦明突然问唐,小梅的血型和他是一样的,小梅到底是谁的孩子?是刘远方和她的?还是他俩的?他们准备搞亲子鉴定。

  刘嘉伟把遗嘱拿来找苗文浩,要苗出钱把这份遗嘱买回去。苗文浩看了看告诉他,他影印了一份在电脑里。

  唐巧云一直在查公司的帐,孙又捷和孙冬珍商量对策,阻止小梅进门已不可能,只有要小梅消失,他们想用胡一飞。

  孙冬珍找到唐巧云,当心有人冒充她的女儿夺家产。唐说马上搞亲子鉴定。

  孙亦明在土地招标会代表美丽集团夺标,突然主持人宣布无效。原来有人举报涉嫌贿赂。孙亦明急昏倒发病,送医院抢救。

第28集

  孙冬珍知道是刘嘉伟举报的,因为他曾帮她设计过一个网页,只有他才能打开招标的密码和财务资料。刘嘉伟要和孙冬珍谈交易,他要孙冬珍给一笔钱他,他把这些贿赂资料和孙冬珍转移公司资金证据的资料还给她。孙冬珍不干。孙又捷知道后要她快把这些资料买回来。孙冬珍再找刘嘉伟,已迟了。

  廖志刚告诉苗文浩和宋三元,孙亦明在医院抢救,苗文浩和廖志刚保护小梅。这时刘嘉打电话约唐巧云,把贿赂资料和孙冬珍转移公司资金证据的资料,以20万的价格卖给了唐巧云。

  孙冬珍终于找到刘嘉伟,可他说资料卖给别人了。孙冬珍要出双倍的价格再买回来,可已迟了。孙冬珍回来同孙又捷商量,他们分析卖给了唐巧云。

  果然,唐巧云拿到资料后通知召开集团公司高层管理人员会议,解除孙冬珍和孙又捷在公司的一切职务。

  经DNA鉴定,小梅是孙亦明和唐巧云的女儿。蔡水夫妇在医院看孙亦明,孙亦明十分内疚,刚和小梅相认,孙亦明突然去世。

  蔡水夫妇安慰着唐悲痛中的唐巧云。

第29集

  小梅问苗文浩为什么要帮她?他向小梅讲了十年前的刘远方资助许多失学儿童,他和廖志刚都是其中的一个,他还向她讲了十年前的那场大火,刘远方的死,小雨失踪,他拿着遗嘱被追杀。他说这样做是为了讨回公道。

  苗文浩告诉小梅,孙亦明同当年的命案没有直接关系。

  孙又捷和孙冬珍刚参加完孙亦明的葬礼,孙又捷因涉嫌在土地招标中违规操作被立案。孙冬珍找到土地局长家,想请他们家帮帮忙。局长夫人怕惹事生非,拒绝了,并告诉孙冬珍,他的儿子已有女朋友了,是大学时候的同学。

  孙冬珍找到刘嘉伟,准备要他想办法帮帮忙。可刘嘉伟和依莎贝尔缠绵在一起。她又吃了一个闭门羹。孙冬珍离家出走。

  小梅说服唐巧云,准备去看孙冬珍和婶婶。可她去后发现孙冬珍丢下一封信,已离家出走。

  苗文浩要回省城,向廖志刚、唐巧云告别。小梅不在家,打来电话说孙冬珍出事。苗文浩回省城,廖志刚帮助小梅找孙冬珍。

  孙冬珍开车来到省城,不知东南西北,只有出钱要出租车司机带路。

第30集

  廖志刚和小梅到美容院、兰桂坊没找到孙冬珍,公司的人都在寻找,也没找到。孙冬珍来到明天集团,可里的留守人员说已倒闭了。她只有住在宾馆。

  廖志刚和小梅找到刘嘉伟,说孙冬珍失踪了,刘嘉伟要他们去找土地局长的儿子。他们去土地局长家,局长夫人说他家儿子怎么会同这样的人在一起呢?廖志刚和小梅到电视台登广告寻找。

  苗文浩回省城,魏克俭和小翠都很高兴,他们商量着苗文浩和小翠的婚事。可小梅和廖志刚告诉他们,孙冬珍真的失踪了,他又要去寻找孙冬珍。

  刘嘉伟找到胡一飞,商量挣钱发财。他们在孙冬珍失踪上打注意,准备以找孙冬珍为名,向美丽集团骗钱。他俩进行了分工。

  孙冬珍住在宾馆,看着电视里播出的广告,可她还是不回。突然,她看见了伟业房地产的招聘广告,她来到伟业房地产应聘。苗文浩发现了孙冬珍,他看了应聘表,确定是孙冬珍后,没有惊动她,打电话告诉了廖志刚和小梅。

  小梅去告诉婶婶,发现家里没人接电话,她忙赶到家里,发现婶婶已开煤气自杀。他们送到医院,抢救无效。

  刘嘉伟追到明天集团,没找到孙冬珍。他又到孙冬珍带他来过的几个地方,都没找到孙冬珍。

  胡一飞给小梅打电话,说他知道孙冬珍的下落,要100万的信息费。廖志刚把电话接过来说不给。胡一飞告诉了刘嘉伟。

  孙冬珍参加应聘面试,发现主考官是苗文浩,她回过身来就跑。苗文浩追上她,她得快回去,她的妈妈因她离家出走,想不开,已自杀抢救无效死亡了。

  刘嘉伟看见了苗文浩劝孙冬珍回去的一幕。他告诉胡一飞,计划破产,只有绑架孙冬珍。

第31集

  刘嘉伟和胡一飞商量,把绑架孙冬珍的地方选在310国道路口。胡一飞叫来阿三,想通过他把孙冬珍骗走,被阿三拒绝,他把阿三扣下。

  小翠要苗文浩陪她去看婚纱,突然,苗文浩接到柳絮发来的短信,说阿三和胡一飞在310国道口。苗文浩知道他们要对孙冬珍下手,苗文浩和小翠带着保安到国道口。

  胡一飞和大个子装着护路工人,把孙冬珍和车拦住停下,将孙冬珍绑架。孙冬珍发现刘嘉伟也在里面。小梅和廖志刚在国道口没等到孙冬珍,他们突然发现了刘嘉伟的车。

  胡一飞给小梅打电话,说孙冬珍的命在他的手中,要他拿100万,小梅马上告诉唐巧云。唐巧云告诉了宋三元。他们立即报警。

  刘嘉伟发现后面有车跟踪,他看出是苗文浩的车,他知道自己暴露,正在这时,前面一辆货车,拦阻了他们的去路。胡一飞、大个子、阿三、刘嘉伟忙带着孙冬珍向山里跑去。阿三想溜,被胡一飞抓住。

  胡一飞抱着孙冬珍,用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要小梅把钱打在他的帐上。这时,众人赶到。刘嘉伟提出要小梅换孙冬珍。小梅答应。阿三一把将刘嘉伟抱住,要胡一飞放了孙冬珍,不然,他就把刘嘉伟杀了。胡一飞说阿三吃里扒外,并说刘嘉伟对他已没有用了。刘嘉伟骂胡一飞、见死不救。在慌乱之中,孙冬珍一脚踢到胡一飞的下身,逃了出来。歹徒全部就擒。

  苗文浩和小翠,廖志刚和蔡小梅在蔡水夫妇的船上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孙冬珍望着一对对情侣终成眷属,流下悔恨的泪水……(剧终)